第二百二十四章

    一百年以上的人参,在高句丽都是禁止外流的。王冲没想到,两人拿出来的居然是三百年高句丽老人参。

    “那就多谢了。”

    王冲也没有拒绝。他正好需要突破到元气八阶,两人送的这份礼物来的正好。

    “王兄客气了。”

    看到王冲收下礼物,郭封、柴志义都松了口气。郭家、紫家虽然是大唐的开国公臣,但毕竟已经有几百年的时间了。

    而王家却是大唐的新贵,特别王家的老爷子“九公”,不但有从龙之功,做过宰相,而且德高望重,在朝野都有极大的影响,俨然已经呈现出新的老牌世家的迹像,比起他们也不差多少。

    而王冲在广鹤楼大闹,把姚风揍了一顿,又一手掀起了天下关注的节度使事件。两人本来以为,王冲可能不太好说话,或者至少有点脾气。

    但是现在看来,王冲却是出乎意料的好打交道。

    “对了,王兄如果有空的话,不妨到京中的虎豹堂来,我和柴兄到时一定做东,说不定能介绍一些朋友给王兄认识。”

    郭封道。

    “是啊。其实还有很多人希望能和王兄见上一面。”

    柴志义也在一旁道。

    京师里也有三六九等的,同是王公子弟,也分成一个一个的群体。“八神阁”是京师中那些十五六七岁的世家子弟玩乐的地方。

    而“虎豹堂”就不一样的,那里的层次就要高出许多。

    能进入“虎豹堂”的,大部分各自世家的中受到重视的子弟,或者即将参军,有了功名的子弟。

    和八神阁里那些溜鸡斗狗的纨绔子弟是完全不同的。

    一般情况下,王冲是很难进入那里的。郭封和柴志义这翻话,无异于向王冲打开了大门,将王冲容纳进了自己的群体。

    尽管同为京城世子,但对于很多人来说,虎豹堂还是很难进的。

    “呵呵,正好我也准备成立切磋交流武功的元气楼。郭兄和柴兄如果有兴趣,到时候不妨过来坐坐吧。”

    王冲突然开口道。

    “元气楼?”

    郭封和柴志义互相看了一眼,大为惊讶。

    “不知道王兄的元气楼准备开在哪里?”

    “当然就在这里!”

    王冲伸出一根手指,随手往着外面一指。郭封和柴志义面面相觑,第一次感觉有点看不懂王冲了。

    “王兄放心,我们到时一定过来。”

    两人同声道。

    在王冲的房间里盘桓了片刻,两人很快离去。王冲送别两人后,独自一个人坐在房间里,很快陷入了沉思。

    “元气楼”的事,王冲并不是随便说说的。

    郭封和柴绍准备把王冲纳入自己的群体,但是王冲又怎么可能答应。他加入昆吾训练营,可不是为了加入某个势力。

    昆吾训练营是百将之营,王冲的心愿就是将他们全部聚集起来,凝成一股,并且利用自己的知识,眼界和储备的功法,帮助他们超越前世的桎梏,达到更高的成就和境界。

    对于王冲来说,这些人都是自己未来的伙伴。必须有一种方法将他们聚集起来。而元气楼就是最好的方法。

    “这件事情,只能麻烦姑父去做了!”

    王冲心中暗暗道。

    现在他身边的人统统都被他差谴出去了,申海、孟隆、李诛心、宫雨绫香全部都不在。

    拓跋归元正在负责和张家的事,而且家族里的事情他也不懂。阿罗迦和阿罗约之前就走了,说是有什么消息很快会联系到。

    导致一时之间王冲身边居然没有什么可用之人。

    不止是如此,由于李诛心等人的离开,王冲身边的守护是一片真空。而且昆吾训练营也不能让外人进来。

    这也是让王冲头疼的事情。

    姚家、齐王,还有那些胡人,在实力还没有起来之前,自己现在的处境还是极为危险的。

    “或许,也该把那一位弄过来了。”

    王冲心中暗暗道,脑海中却是想起了一人来。

    神通大将李嗣业!

    在大唐帝国的历史上,这位留下的绝对是浓墨重彩的一笔。在大唐将星璀璨,最为辉煌的时间段,这位燃烧出生命中最璀璨的光芒,并且赢得了所有人的尊重。

    这是大唐唯一一位不懂兵法,仅以勇猛,就晋封到“大将军”的前锋,他虽然统领过百万兵马,更没有坐镇一方的彪柄权势,但在军伍和大唐历史上的地位,却丝毫不逊色于张守珪、高仙芝、夫蒙灵察一流。

    大唐的军伍,没有过人的实力,地位,覆历,没有坐镇一方的彪柄,是不可能做上“大将军”这个位置的。

    所有王冲的父亲王严,姚家姚广异,还有那些封号将军,统统没能坐上“大将军”的位置。

    李嗣业能够凭借个人的勇猛,坐上大将军的位置,并且官封“神通大将”,其勇猛程度可见一斑。

    在帝国的历史上,对李嗣业的评价是:

    在战场上,能够凭借个人的勇武,在一场战役级的大规模战争中,改变整场战争走向以及最终的胜负走向!

    这是独一份的评价!

    李嗣业战斗起来的风格是,不避矢石,勇往直往,不管对手有多么强大,也绝不后退。

    也因为这个原因,李嗣业身上的伤痕多的超乎人的想像。

    这是真正的硬汉,也是大唐历史上公认的第一前锋!

    大唐的名将里面,王冲最想得到的部将就是他。不过,尽管如此,想要收服这位未来的神通大将却并不容易。

    首先,李嗣业出生草莽,关于他的出生来历,以及入伍之前的人生轨迹,始终是个谜团。

    即便是后来李嗣业死后,也没有人能够知道。

    这位似乎从来不跟人提起。

    所以王冲即便知道这个名字,也没有办法提前去找到。

    另外,做为未来的“神通大将”,李嗣业的成长轨迹实在是太快太快了。在他人生轨迹中,只有半年的“真空期”。

    想要招揽他,就只有那么短短的半年。半年之后,他就会进入到另外一位大将的麾下。

    那时候王冲就算想挖也不一定能挖得到。

    而再过得两年,李嗣业锋芒毕露。那时候,已经不可能被任何人收服了。

    所以对于王冲来说,真正的机会就只有那么半年。抓住了就是抓住了,抓不住,就要永远和这位未来的神通大将失之交臂!

    “……没有意外,他现在应该已经招募入伍了!”

    王冲心中暗暗道。

    这是李嗣业第一次登上历史的舞台,不是却不是在这里,而是在前往安西的应募军伍之中,还在里面做着一个小小的,无人注意的普通士卒。

    这个时候应该是他最低微的时候!

    不管尽管如此,要想把李嗣业挖过来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军伍有军伍的规矩,所谓军令如山,一旦登记在册,就很难随意调动。

    想要把人从安西的应募军中调到这里可并不容易,别说是王冲,哪怕是王冲的父亲王严,也一样做不到这点。

    “只能拜托宋王帮忙了。他主掌兵部,有调拨之权,这件事也只有他才能做到这一点了。”

    王冲心中暗暗道。

    静下心来,王冲很快写了一封,通过信鸽送了出去。

    接下来,王冲又接待了几拨访客,之后便起身前往中央的昆吾训练营。他需要一处空间,好好的揣摩苏正臣送给自己的“苍生诛戮术”。

    ……

    与此同时,另一处地方,青龙峰上。

    “哼哼,孙知命,你真的以为你能够背叛得了我吗?”

    邓明心带着一拨人,毫不客气的闯入孙知命的房间。昨晚的夜袭,邓明心因为分配在青龙峰上,正好躲过了一截。

    虽然夜袭的事情是闹的沸沸扬扬,但邓明心最关心的,还是那个背叛自己的家奴。

    “邓公子,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参加昆吾训练营,是我自己争取的机会。不存在什么背叛不背叛!”

    看着闯进来的一群人,孙知命脸色白了不少,紧紧的攥着紧头,但神色间却并没有妥协。

    看到孙知命当着众人顶撞自己,邓明心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以往的时候,孙知命在自己面前,完全是逆来顺受,说什么他就做什么,从来没有这么顶撞。

    但只不过一天,他居然就敢直着身子,在外人面前顶撞自己来。

    “孙知命,不要忘了你的本份。你只不过是我们邓家的一个小家奴!居然敢在我面前这么说话。”

    邓明心的脸色霎时间阴云密布:

    “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是要背主求荣,跟着王家的那小子,还是重新跟着我!”

    “邓明心,不管你说什么,这次我是绝对都不会答应的。”

    孙知命咬咬牙道。

    他好不容易才从邓明心掌下逃脱出来,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再回去的。否则的话,以邓明心的性格,以后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邓公子,用不着对他客气!”

    “这小子是欠收拾!居然敢对邓公子这么说。”

    “教训教训他,让这小子知道知道厉害!”

    ……

    一群跟进来的人纷纷帮腔。

    “孙知命,即然你铁了心不悔改,那就怪不得我了。吏部你父亲也不用待,早早的告老还乡。别以为你投靠了王冲那家伙就有用。现官不如现管,从此以后,你们孙家的人,老老少少,就不用再想出人投地了,在家乡好好的种田吧!”

    邓明心大袖一挥,神色冰冷无比:

    “告诉你,孙知命,这一切都是你害的!”

    “邓明心,你敢!”

    孙知命唰的一下,脸都变了,变得苍白无比。孙氏一族不是什么世家豪强,而是世代的耕种之家。

    孙知命出身的安南,贫脊穷苦,积贫积弱,孙家人靠着自己的努力,一代一代才走出那片穷困的大山。

    在这个过程中,孙家人没有借助任何的帮助。而是付出了巨大的心血和代价才做到这一步。

    在以往,邓明心已经不是第一次这么威胁他了。只是孙知命没想到,邓明心真的敢这么做。

    借助着他父亲的地位,一句话,就要抹除整个孙氏族人的努力。

    邓明心的父亲“位高权重”,孙知命知道他是绝对有这种实力做到。对于邓家来说,孙家只是一个无足轻重,动一动就可以踩死的小蚂蚁。

    “哼!敢不敢,你很快知道了。”

    邓明心冷笑道。

    “哗啦啦!”

    正在说话的时候,突然一阵破空声传来,众人扭头望去,只见一只漆黑的夜鸢从天空中飞了下来,掠过大殿,轻轻的落到了邓明心的手臂上。

    邓明心一下子认了出来,这真是帮自己给父亲递信的夜鸢。

    “孙知命,你不是以为自己攀上了高枝吧。告诉你,我现在就让你知道得罪我的代价!”

    唰!

    邓明心二话不说,唰一下从夜鸢身上取下书信,唰的一下扔到了孙知命面前!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二百二十四章 书信!是作者皇甫奇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二百二十四章 书信!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人皇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皇甫奇写的《人皇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二百二十四章 书信!是作者皇甫奇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二百二十四章 书信!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人皇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皇甫奇写的《人皇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人皇纪最新章节- 人皇纪全文阅读- 人皇纪txt下载- 人皇纪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二百二十四章 书信!】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人皇纪】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人皇纪》书迷评论

  • 腹黑总裁的圈养小绵羊最新章节

        他是人们眼中弑父逼兄的腹黑总裁,她是学业未成提前离校的纯洁妹。素昧平生一夜激情,他决定养了她这只小绵羊,却不知乖乖巧巧的她,竟是她仇人的帮凶。新欢遇旧爱,仇敌与情敌,爱恨纠缠,他们将何去何从……

  • 婚浅情深:季少的大牌宠妻最新章节

        人前,他是道上赫赫有名的‘太子’,被尊称为季少。他寡言凉薄,手段狠辣冷厉,杀伐果断为人所敬畏又恐惧着。人后,他是宠妻至上的忠犬妒夫,不分原由的护妻被人戏称为妻奴。他专情独一,性格霸道专制,脉脉深情让人对她羡慕又嫉妒着。都说季少寡言狠辣,可她却为什么一点也没有感觉到?第一次见面,嗯,的确狠辣。第二次见面,嗯,的确寡言。第三次见面??“加上这次,我和你见过三次面。从第一次见面,到现在这句话为止,我总共和你说了三十句话,总共发给你一百零九条信息,我记得很清楚,这些能证明我喜欢你吗?”不是说寡言凉薄?谁见过第三次见面就直接表白的?而且竟然说出几十字的一大串的不是情话胜似情话的告白来?等等,季少,这和您一贯的形象不服啊?到底她哪点被看上了?能改不……

  • 狼性总裁:老婆请入瓮最新章节

        亲她男朋友?她就睡她准老公!她是外人眼中十恶不赦的妖女。勾引好友之夫,成功嫁进豪门。为了争宠,当众羞辱好友。婚后不到一年,公然出轨。都说她是哪个男人有钱跟哪个,但只有他知道。他把全部的财产捧到她面前,她也不屑一顾。

  • 女人请接招:总裁专宠最新章节

        "当风筱璃绝望漂泊在海是齐御救的她。rn当风筱璃逃不过恶梦的摧残时是齐御给予了她爱的温暖。rn当风筱璃坠机时齐御着急的满世界找。rn当风筱璃失忆时齐御想尽办法帮她恢复记忆。rn……一次又一次……rn“风筱璃,不管此行是福是祸,只要我们都能平安度过,回去之后我必定娶你。”齐御笑得温柔似水,含情脉脉的望着风筱璃。rn风筱璃低垂着头缓解情绪,再抬头冲着齐御勉强一笑,声音沙哑的说:“谢谢你,齐御。”rn爱情就是这样,哪怕刚开始是欢喜冤家,最后也能缠得你情深刻骨。"

  • 法师战纪最新章节

        我丑陋不堪、遭人羞辱,曾流浪于城市的街头巷尾,苟延残喘。    我原以为人生就在浑浑噩噩中卑微一生,却又被命运推下深渊。    我想我会在痛苦折磨中死去,但我却涅槃重生。从此,我身上流淌着恶魔的血液,可那掩盖不了我善良的心。    在那我遇到了一生的慈父,那个用希望带我走出黑暗的男人!可我又永远失去了他!    我答应他要活的精彩。于是,我走上了一条传奇之路!    我有我的同伴,他们性格不一。我有我的爱人,我教会她学会爱。    当我热爱的土地遭受侵略的时候,我会挺身而出,即使死,也要成为故土的一块墓碑。    若干年埃尔洛的人们还会记住我,我是贤者!一个流淌着恶魔血液的贤者!    ps:每日大概12点更新,一天一更大章。js330

  • 嫡女追夫:大理寺探案日常最新章节

        姚菀养了十年的童养夫跟人跑了,那拐跑人的还是皇帝的表外甥女。如何从强权手里抢回未婚夫?姚菀决定曲线救国,盯上了表外甥女的大哥……手持霜华刀,脚踏绝尘骑,大理寺卿卫大人一直是处于云端的人。处在云端的卫大人最近却有个烦恼。有一个疯狂的追求者怎么破?关键问题是,那追求者还越看越顺眼。要不就勉为其难收了她?

  • 随煜而安最新章节

        周雨幻只是个没有任何经验的大三实习生,不曾想居然在正式上班前遇到了自己未来的上司,然后还莫名其妙地当了他的助理。章煜谦好像总是有办法弄得她心神不宁,遐思万千,当她不知不觉被他吸引,当危险的警钟在耳边敲响,当她不知不觉沦陷,当沉眠多年的记忆开始苏醒,那一条坠子牵出了怎样的秘密?原来他们竟在十五年前就有了交集?甚至造成她现状的还有他的一份功劳?他的刻意接近和引诱究竟是何目的?当所有的真相浮出水面,她该如何自处?

  • 权婚难违:壁咚吧,长官先生最新章节

        父亲意外去世,母亲病重,她沦为落魄打工妹,甚至青梅竹马的男友也要和白莲花堂妹订婚。在他们的订婚典礼上她态度绝决的拖上另一个男人作掩护。却不想从此将自己给搭了进去。那个男人宠她爱她纵容她,她一度以为他们只是各取所需,却在自己的心一点点被他占据之后猛然惊觉,他对她的温柔宠溺从始至终。“喂,顾先生,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的?”顾余生宠溺一笑,一把将她搂入怀,“我对你蓄谋已久”。

  • 步步紧逼:总裁莫无赖最新章节

        墨弈其人霸道温柔,是无数女人眼里的黄金单身汉,只有江子沫知道,他吖就是是一头披着羊皮的狼!某天,电视台采访影后和她幕后的boss老公“请问江小姐平常在家里喜欢做什么呢?”“运动。”某总裁邪魅一笑,“每天早上,沫沫和我一起上上下下,左左右右……”江子沫扶额,跳个健美操用得着这么说的这么暧昧吗?

  • 修仙家族史最新章节

        大千世界中存在无数修仙家族,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家族为何能在众多势力中脱颖而出,最终走向无上巅峰?只因家族中出现了一条真龙,且看真龙强势崛起!

  • 兽破苍穹最新章节

        ★精华简介★一个拥有神奇战兽的少年,不屈于命运,一步步踏上巅峰,赢得无数美女欢心,与天抗争?天又有什么资格跟我争?

  • 我的娇媚校花老婆最新章节

        寒门学子,偶得奇缘,当上三界典狱长。从此,天上地下,神妖魔怪,任他鞭策;都市校园,古武异界,随他纵横;校花御姐,总裁罗莉,右拥右抱;杀手兵王,古武高手,恣意践踏。但看他如何在这芸芸众生中打造一代传奇神话。

  • 寂灭天道最新章节

        天下四洲,以东胜神州、西贺牛州为尊。天地间,有入道强者一念纵横万里,罗汉菩萨抬手遮天蔽日。神佛为天道掌管众生,亘古不变。直到一个少年走出了偏远的王朝,故事由此开始。

  • 都市狂武神医最新章节

        站在世界巅峰的灵武大宗师陆云为弥补遗憾,夺取春秋蝶,毅然重生回到少年高中时期。既然重活一世,注定逆天改命,不留任何遗憾,神挡弑神,佛挡杀佛,唯我独尊!

  • 葬妆最新章节

        我是一名入殓师,再给一具尸体化妆的时候不小心把尸体丢了!在我找尸体的时候,一件又一件的诡事接踵而来

  • 凶尸最新章节

        一个恒古不变的诅咒,谁也逃不出这诅咒之下死的命运。一具离奇死亡的女尸,无人能制,为何如此之凶?旱魃出世,赤地千里上可旱天屠龙,下可引瘟渡江!究竟谁人能阻?厉鬼缠身,道家斗法,染指凶尸变!

  • 邪帝缠宠:神医九小姐最新章节

        “小九儿,为夫饿了”“饿了就吃。”“好啊,啵”“你咬我干什么!住手!停下……”某男邪笑,“饿了吃你。”她是华夏圣手君九,医毒双绝。一朝穿越,却成了人人可以羞辱的废物小姐。废物?虐渣打脸她样样拿手!神品丹药随手炼,坐拥神兽,夜睡邪帝!到底谁才是那个废物?

  • 最强系统终结者最新章节

        你穿越了,携带着一个牛逼哄哄的系统。    你忍辱负重,逆天崛起,正要无敌,却遇上了我。    我的系统压制一切系统,我通情达理,总是给人很多选择,比如,臣服,或者暴毙。

    本章内容提要:
    ...    第二百二十四章     一百年以上的人参,在高句丽都是禁止外流的。王冲没想到,两人拿出来的居然是三百年高句丽老人参。     “那就多谢了。”     王冲也没有拒绝。他正好需要突破到元气八阶,两人送的这份礼物来的正好。     “王兄客气了。”     看到王冲收下礼物,郭封、柴志义都松了口气。郭家、紫家虽然是大唐的开国公臣......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