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

    “终于来了。比我想像的早了许多啊!”

    听到申海、孟隆的话,王冲眼睛一亮,目中闪过一道光芒,一边笑边收功,一边慢慢往外走去。

    虽然卢廷没有说找自己什么事,但王冲知道十有九八还是为了太真妃的事。朝廷的事情王冲虽然没有特别去关注,但是也知道宋王已经有好几天没上早朝了。

    王冲本来以为,宋王至少还要十多天才能醒悟过。现在这么快就过来,倒是比他预计的早很多。

    王冲是在王家的大厅里见到卢廷的。

    卢廷坐在茶桌旁,手捂着一只青瓷的茶蛊,似乎等了有一会儿。看到王冲进来,卢廷目光闪了一下。

    堪堪十五岁的王冲是穿着一身浅灰色宽松练功服进来了,腰带随意的扎着,乌黑的头发,剑眉星目,看起来非常俊朗。

    以往的时候还没有发现,但是这一次再看到王冲,卢廷突然发现,在这个年轻人身上似乎有一股同龄人所没有人的从容和自信。

    他似乎无论做什么,都是有着自己的目的一样。不管是广鹤楼,还是四方馆,完全无法让人把他当成一个十几岁的孩子看待。

    甚至有的时候,卢廷都感觉自己无知不觉把他当成了一个可以请教的同辈的存在。

    放在以前,这对卢廷来说是完全不可想象。

    “公子,卢廷有礼了!”

    卢廷猛然站起身来,深深的行了一礼。

    “卢大人为何行礼,小子可受不起啊!”

    王冲站在大门口笑了起来。

    这个卢廷给他的感觉挝好玩的。广鹤楼的事,他自以为做的隐秘,但是这个卢廷似乎很早就看穿了他的谋划。

    还有这次的太真妃事件,王冲敢打赌。卢廷在里面绝对有巨大的关系。

    “呵呵,公子真乃神人也。太真妃的事情真的被公子猜中了!这一礼受得,受得!”

    卢廷心中不由笑了起来。

    刚刚还觉得他成熟稳重,和成年人差不多。但是这一刻,王冲又明知故问,像个孩子一样。

    “什么啊?我并不记得我说过什么呀?”

    王冲假装不懂。

    “呵呵!四方馆的时候,公子不是想要劝阻宋王,打消念头,不要阻止太真妃吗?”

    卢廷躬着身子,配合着道。

    “卢大人,您记错了吧。我可不记得我有劝阻过宋王啊,我只是让宋王去看看寿王,叔侄相叙啊。”

    王冲脸上的笑意愈外的浓厚了。

    “公子,您就别逗我了。上次的事情是我错了,是我错了,还不行吗?以后公子有什么意见,尽管提就是,我一定尽力去劝说宋王!……”

    卢廷双手一摊,苦笑认输。

    “哈哈哈!………”

    王冲笑了起来。

    卢廷也忍不住跟着大笑起来。

    有些事情揭破了比不揭破好,四方馆的时候,卢廷和宋王的想法一样,都认为王冲的劝阻有伪臣子名节,这是双方的第一次信任危机。

    双方如果没有信任的基础那也就没有办法合作了。这是王冲故意装糊涂,卢廷故意认输的原因。

    揭破了双方心里的一层隔阂,才能真正的继续合作。

    “卢大人,这可是你说的。”

    王冲伸出一根指头,笑指着卢廷道。

    “当然,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冲公子已经用自己的能力证明了自己。卢廷哪里还敢多说。”

    卢廷道。

    这翻话却不是恭维,而是卢廷的真心话。不管是广鹤楼的事,还是太真妃这件事,这些都不是普通的小事。

    王冲虽然年纪小,但他在这种大事上展现出来的睿智和洞察,就连卢廷都自叹不如。

    姚广异栽在他手上,就是最好的证明。

    “冲公子,因为太真妃的事情,宋王已经被圣皇勒令在家休养,不得早朝。这件事情非同小可,还是请公子与我一起去趟宋王府吧。殿下已经等候多时了。”

    卢廷诚声道。

    “那就有劳卢大人了。”

    见卢廷说的严重,王冲不再推辞。

    两人钻进马车,从王府出现,一路轰隆隆往宋王府而去。

    王冲是在宋王府的大殿里见到宋王的。宋王,卢廷,老总管,加上王冲四人,这就是大殿中的所有人。

    而除此之外,大殿之中没有一个人。

    大殿的大门紧闭着,四周、角落,屋顶,到处都是王府的高手。王冲虽然是第一次进入宋王府,也能感觉到这里的气氛非常凝重。

    “冲公子,现在你告诉我们了吗?”

    大殿里,宋王、老总管、卢廷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王冲身上。寿王和太真妃的事情已经纠缠了宋王很久。

    如果说有一个人能知道里面的秘密的话,那么在宋王看来。那个人必定就是王冲了。

    如果不是王冲提醒自己,宋王绝对不会想到去见寿王,更加不会发现,结婚数年的太真妃居然还处子!

    四方馆第一会面的时候,宋王还在怪王冲不知纲常礼义,但是现在,他已经完全不敢这么想了。

    “殿下以为我知道真相?”

    就在所有人期待着王冲答案的时候,王冲的回答却让所有人意外了。

    “你不知道?”

    宋王一脸的错愕。他之所以邀请王冲过来,就是因为认定王冲知道答案。没想到王冲居然说他也不知道。

    “殿下高看王冲了。我倒是想知道,但是这里面的真相我也不知道。”

    王冲摇头苦笑。

    太真妃的事情,不管上一世还是这一世,对于王冲来说都是一个谜团。甚至来的路上,王冲从卢廷那里知道太真妃是处子的时候,王冲比卢廷还要震惊。

    不论在哪一个时空中,最多也就是说太真妃和寿王没有子嗣,但从来没有提及太真妃嫁入皇宫的时候还是处子。

    这个结果王冲又何尝不意外呢?

    宋王期待从他这里得到答案,但是王冲知道的恐怕不比他多多少。

    “冲公子,来的路上你可不是这么说。如果你不知道答案,那你为什么会想到劝殿下去看寿王?”

    卢廷也皱起了眉头。

    因为急于带王冲去见宋王,所以路上,他也根本没有追问真相。倒是王冲,问了他一些关于寿王和太真妃的事情。

    “殿下和卢大人都误会了。”

    王冲没有隐瞒,就将自己看到寿王的事情说了出来。只不过,上辈子的事情被王冲换成了这辈子。

    “这么说来,你是因为看到寿王才产生怀疑的?”

    宋王眼中难掩失望。希望越大,失望越大。他本来以为王冲知道答案的,没想到完全不是如此。

    “呵呵,殿下,我以为殿下现在操心应该不是这个问题。”

    王冲看着宋王,笑了起来:

    “真相是什么真的重要吗?我只是想知道,不论真相是什么,殿下真的想好了接下来该怎么做吗?”

    王冲声音一落,宋王、卢廷瞬间变了脸色。老总管看着王冲,也是目光凝重。

    “殿下,不论真相是什么。无外乎两种。第一种,陛下确实抢了寿王的妻子,有违纲常人伦之理。这种自然就不必说了。”

    “第二种就是另有隐情,这件事情根本不像外界想像的,是群夺臣妻,父夺子妻。如果是这一种,殿下想好了该怎么应对吗?”

    王冲迎着宋王的目光,从容自若道。

    这翻话可谓大胆之极,放了是以前,王冲是绝对不敢这么说的。但是此一时彼一时。

    现在是宋王主动请自己过来。

    而且太真妃的事情关系重大,不止关系到宋王,也关系到大伯和王家。王冲不可能不管。

    王冲心知肚明,留给宋王的时间可并不是太多了。

    “王冲,怎么跟宋王说话的?”

    卢廷在一旁呵斥道。

    “无妨!”

    宋王却是摇了摇手,在一旁露出沉思的神色。放了是以前,王冲敢这样跟他说,他肯定是勃然大怒。

    但是现在,五道圣旨已经给了他当头棒喝,让他冷静了不少。

    宋王已经不会像以前那样了。

    “王冲,你想说什么?”

    宋王长长的叹息一声,身影中透露出一种疲惫的感觉。

    “殿下,太真妃的事情,不日将尘埃落定。留给殿下的时间真的不多了!”

    王冲叹了口气,换了一种语气,声音柔和了许多。从一个十几岁的年轻人口中说出这种话来,其实是很怪。

    但是不管是宋王、卢廷,还是一直没怎么说话的老总管都没有觉得这有什么,似乎自然而然的就接受了王冲的这种态度。

    “……殿下,陛下在这件事情中的态度已经表露无疑。殿下和我大伯带领群臣,联手反对陛下和太真妃。而为了维护太真妃,陛下甚至不惜连下五道圣旨,将殿下排斥出朝堂。那殿下有没有想过,连殿下都是如此,那换了其他大臣又会怎么样?等到此事尘埃落定,太真妃那里又会怎么样?”

    “若是异日太真妃成了皇后,殿下以为,她会怎么样对待当初那些反对他的人”

    王冲这翻话说的非常轻柔,但是落在大殿之中,不蚩于一颗重磅。

    “你的意思,这件事情还会牵连到其他大臣?”

    宋王终于变了脸色。他一直在犹犹豫豫,到底这件事情要怎么办。反对还是不反对陛下。

    但是王冲说的话,却让他心中一凉。

    他一直只注意到自己该怎么办,却恰恰忽略了这件事情会对朝廷,会对其他的大臣怎么样。

    “不可能的!陛下绝对不敢这么做。那可是半数的朝臣啊!”

    宋王脸色都苍白了不少。

    “殿下以为呢?”

    王冲心中长长的叹息一声。如果宋王不转变态度,这就不是会不会发生的问题。而是一定会发生的事情。

    没有人明白圣皇为什么会对一个女子这么维护,但是这就是事实。太真妃在圣皇心中的份量,远比外人想像的重要的多。

    至于其中的缘由,这注定是个迷团,不足为外人道理。

    大殿中静悄悄的,宋王睁大着眼睛,额头上冷汗都流出来了。

    卢廷的脸色也绝对好不到那里去!

    看着一旁的王冲,卢廷一脸见鬼的神色。这个年轻人对世事的洞察,远远超出了他的想像。

    在他和宋王还在钻研寿王和太真妃身上隐藏着什么秘密的时候,王冲已经提前思考到这件事情可能引发的后果了。

    这个时候,卢廷也不由暗暗庆幸,幸好自己广鹤楼注意到了王冲,幸好自己这次把王冲请了过来。

    否则的话,他们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醒悟过来。

    只要想想半数朝臣都被卷入进去,所会引发的后果,就连卢廷都后怕不已。

    这一刹,大殿中一片死寂,只余下沉重的呼吸声。

    王冲看着这一幕,这才微微点了点头。宋王他们能够意识到这点算是相当不错了。也不枉自己在四方馆的时候一翻苦心。

    “……殿下有没有想过。如果半数的朝臣被贬,甚至外放地方洲郡,齐王和姚家掌管朝堂,接下来会这样吗?”

    “姚家也就算了,姚老爷子还是要点脸面的。但是齐王呢?以齐王的性格和作风,殿下以为齐王会放过这种机会吗?如果朝廷的军国大事都落在姚家和齐王这样有私心的人手里,殿下以为将来会怎么样?”

    王冲诚声道。

    直到这个时候,王冲才把心中劝谏的话说了出来。此一时,彼一时,在四方馆中,王冲这些话没有说,也不能说。

    但是现在宋王接了五道圣旨,闲赋在家。这翻话说出来,份量已经不同以前。

    宋王的脸色顿时越发的难看了。老总管和卢廷的脸色也不太好看。王冲说的这些,都是他们以前没怎么想过的。

    “你觉得我应该怎么做?”

    宋王终于抬起头来,盯着王冲。看着眼前这个王严王耿直的第三子,宋王已经再不敢因为他的年龄和外貌而有丝毫的小觑了。

    在宋王心中,这一刻,已经真正的把王冲当成了一个小谋士。而且还是极有份量的那种。

    “呵呵,这就要问殿下了。一边是私事,一边是国事,殿下以为哪边为重?”

    王冲笑道,知道宋王已经意动。

    “但是君臣之义,人伦纲常,难道就不顾了吗?”

    宋王反问道。

    “那殿下以为,是臣子的名节大,还是大唐的国事大?”

    王冲夷然无惧道。

    “诶!”

    宋王长长一叹,心中突然涌起一种深深的挫败感,他已经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

    “殿下其实不必如此自责,这件事情里,寿王没有受到伤害,太真妃没有受到伤害,陛下也没有受到伤害。这不就可以了吗?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只要能对大唐有利,对国家有利,殿下又何必在乎个人的得失。”

    王冲安慰道。

    对于宋王,王冲是发自内心的尊重。一般人如果遇到宋王这种处境,恐怕早就投降了。只有像宋王这种内心正直的人,才会备感折磨,挣扎这么久。

    “苟利国家生死,岂因祸福避趋之!说的好,说的好啊!”

    宋王发出一声长长叹息,恢复了一点原本的样子。

    “不过现在,我就想做点什么,也来不及了啊!”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一百二十章 二劝宋王【修】是作者皇甫奇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一百二十章 二劝宋王【修】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人皇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皇甫奇写的《人皇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一百二十章 二劝宋王【修】是作者皇甫奇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一百二十章 二劝宋王【修】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人皇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皇甫奇写的《人皇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人皇纪最新章节- 人皇纪全文阅读- 人皇纪txt下载- 人皇纪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一百二十章 二劝宋王【修】】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人皇纪】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人皇纪》书迷评论

  • 被你写进心坎里最新章节

        不到黄河心不死,别不知好歹!”拜托,我已经深陷黄河之中了,好不好?哪儿来的心死?五年后“媳妇儿,你什么时候回来啊,你家老公饿了。”“我不饿就行了,冰箱里有饺子,你自己做,我过会儿回来。”“媳妇儿,媳妇儿……”我很果断的挂断了电话。我和他或许天生就是冤家,也正是为了妈妈的医药费,我惹上了他,从此我和他之间相互爱过,恨过……最后还是恨不及爱,都给了对方一次重新来过的机会……

  • 绝痞高手在校园最新章节

        绝痞高手回都市,上大学,在校园里面掀起连番波浪。简单直接是他的做事风格,不服就干是他人生座右铭。在校园收拾得了人渣畜生,拯救得了万千迷途小美女。就看他如何纵横都市,坐拥财色天下。

  • 圣武战神最新章节

        天与地八万四,心与口八寸四。莲,圣之道业。火,武之涅槃。被人修武我修身。以身化莲,成至天地,举手之间星辰破碎,投足之间山崩地裂。

  • 复活亡者最新章节

        穿越而后重生,在法术力量支撑的异界,带着复活的禁忌力量,一路上挡者披靡,所向无敌!曰:“信我者,得永生!”js330

  • 独宠贪财将军妻最新章节

        意外去世,在冥界同妖艳货冥王打了场王者荣耀,赢了就许她做将军。
        “小胖妞,咱们三局两胜,你赢了我许你做个女将军怎么样?”
        李悠然有点质疑的问道:“厉害吗?”
        妖艳货二郎腿一翘,表情夸张的说:“超级厉害!”
        李悠然还是不太相信:“死得早吗?”
        妖艳货嘴角一牵:“长命百岁~”。
        李悠然开始心动了:“有钱吗?”
        妖艳货想了想极认真的回道:“相当有钱~”……虽然不是她有钱,但只要她愿意整个阡陌大陆都可纳入囊中!

  • 全能邪少最新章节

        重回都市,救下美丽女总裁,便宜没得到,不想惹下一堆麻烦和误会……

  • 顾少的鬼眼萌妻最新章节

        前世,她爱他痴狂,愿意为了他付出一切,却不曾想,在婚礼的前夕,撞破他与自己堂姐的奸情。一朝身死,重生到了八岁,意外学了一身算命的本事,这辈子,她只想给人算算命,玩玩古玩,赌石,顺便带着家人发家致富奔小康,这就够了。只是,身边的这位大叔,您是什么情况?大叔表示:媳妇儿要从小养成的才好。

  • 上神请留步最新章节

        “师父,您听说过双修吗?”
        蒲团上打坐的仙人,眉峰一挑:“你想被逐出师门吗!”
        “师父,南华山上那个白胡子老道又来了!”
        白衣胜雪的男子脸色微变:“你个小混账又给我惹了什么祸?”
        “师父,您吃过莲子扣肉吗?”
        淡然若水的大神再淡定不下去了,那是他养育了三千年的雪莲啊……
        当有一天世界终于清净了,耳边再没了那聒噪的声音,却为何呆惯了的数万年如一月的琼摇仙岛,一时间寂静的可怕。青灵,你真的如一道轻灵般飞走了,再也不见了吗?

  • 都市之作死狂少最新章节

        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活着的意义是什么?我不知道!在这个世界之前我便一直存在,在这个世界之后我打遍天下无敌手,这种寂寞你们无法体会。无敌是一种罪,我唯一的敌人就是自己,于是我开始寻找杀死自己的方法——最强作死大帝,都市轮回重生!一天不作死,浑身不带劲!

  • 阁老夫人养成记最新章节

        "这是一个俗套的英雄救美的故事,美人儿遭遇险境,千钧一发之时,被(貌似)弱质书生所救。rn美人儿:恩人高义,大恩大德,无以为报,小女愿来生结草衔环…rn书生打断她的话:姑娘,今生恩情今生报,不用等来生,比如说以身相许。rn多年后,京中贵夫人们私下议论阁老家的那位糟糠妻,都道她除了会生儿子,一无是处。rn美人摇着团扇,看着满院子跑的儿子们,淡淡一笑。rn本文1V1,女穿越,男重生,女主不良善,男主非善类。"rn

  • 神级透视狂医最新章节

        透视再手,天下我有!治病救人打混混,泡妞装逼混都市!一代牛人从此走上了一条传奇之路!

  • 拐个诱受过来宠最新章节

        柯木活了两世,性子沉稳冷静,怎么到了林渊这里就变得任性了?偏偏这人就黏上他了,各种讨好和宠爱,赶都赶不走。林渊不过心血来潮救了一人,没想到意外中救了未来老婆(小受)。自此威逼利诱,装乖耍帅,一路劈荆斩棘,不仅追到了人,更是意外赢得了众人的祝福。从此,林渊百般呵护,把柯木宠上了天……PS:扮猪吃老虎攻VS温柔冷静受,一言不合就啪啪啪。

  • 宠婚撩人:总裁的麻辣娇妻最新章节

        许晓晴也曾深爱过,本打算与男友携手一生。男友残酷地告诉她,结婚就是必须生个儿子,在家洗碗拖地,做好饭等他回来!于是,她决定这辈子都不结婚!阴差阳错和陌生男人一夜缠绵,让打定主意做一辈子光棍的她,从此被纠缠不休。坑蒙拐骗,让她一步步踏入骗婚的阴谋之中……

  • 快穿之虐渣手记最新章节

        连清被害在病床上躺了三年,她以为这辈子都没有报仇的机会了,谁知莫名其妙被绑定一个系统。只要完成别人的愿望就可以继续活下去,还可以改变自己的命运?有活下去的机会当然要把握,连清开始穿梭三千世界,谁知在完成别人愿望的同时,时不时会遇到一个为自己遮风挡雨,扫清障碍的男人,什么,他就是那个神秘人?好吧,那就咱两一起去虐渣渣。

  • 明贱难躲最新章节

        春天是个百花盛开的季节,也是个发春的季节,某种亢奋的激素一直蔓延了整个春日。什么,吃着碗里的,还要想着锅里的,三天不打上房揭瓦了吧。什么,结婚,你说结婚就结婚啊,小样儿,看你还能得瑟不,你就是我手中的孙悟空,这辈子都逃不了了。其实我喜欢你很久了!欢喜婚爱路,一路宠,一路爱。rn

  • 银心棺最新章节

        二十世纪初、一段有关于金字塔的秘密从遥远的地方流传开来:有人发现它整体的布局居然与太阳系的星系完全吻合、神秘磁场中成就了不朽的木乃伊就如始皇握权后,一直追寻的长生。莽荒的气息中、无数巨大的古老的怪物宛如新生、僵与灵魂国度之间的夺权背后、一条巨龙从云霞中摇曳而出……勾画出轮廓的银心棺能见未来的末镜崖这些离奇的岁月宛如梦端的烟袅袅离开眼前时、那时的你、又能看得到什么呢?

  • 农家书香:将军家的小娘子最新章节

        现代女姜姮无意穿越,初到此地,父母双亡,弟妹嗷嗷待哺,祖母大伯惦记着亡父家财闹腾分家,最后竟然只分得一间茅草屋一口袋糙米。幸好,姜姮自带一个图书馆,想要发家致富吗?书中自有黄金屋!想要迎娶高帅富吗?书中自有颜如玉!

  • 妖后穿书打脸日常最新章节

        黎伽是只麒麟化身的大妖怪,美丽而懒散,痴迷小说。某一天,她不过是吐槽了一下书中的狗血情节,却忽然晕了过去。等她意识清醒时,周边变得陌生又熟悉,死亡开始降临。躲过了白莲花、妈宝男、同妻、绿奴,却没躲过那个雪中送炭的他。他以血将她唤回,她只身为他涉险。妖怪管理局里,黎伽被季宿壁咚,“是小说重要还是我重要?”“小……小说……”“嗯?”季宿眸里阴暗不明,“看来还是我努力不够,要不要再去回炉改造?”黎伽心一咯噔,慌忙改口,“小说中所有的你最重要。”

    本章内容提要:
    ...    第一百二十章     “终于来了。比我想像的早了许多啊!”     听到申海、孟隆的话,王冲眼睛一亮,目中闪过一道光芒,一边笑边收功,一边慢慢往外走去。     虽然卢廷没有说找自己什么事,但王冲知道十有九八还是为了太真妃的事。朝廷的事情王冲虽然没有特别去关注,但是也知道宋王已经有好几天没上早朝了。     王冲本来以为......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