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

    “终于来了。比我想像的早了许多啊!”

    听到申海、孟隆的话,王冲眼睛一亮,目中闪过一道光芒,一边笑边收功,一边慢慢往外走去。

    虽然卢廷没有说找自己什么事,但王冲知道十有九八还是为了太真妃的事。朝廷的事情王冲虽然没有特别去关注,但是也知道宋王已经有好几天没上早朝了。

    王冲本来以为,宋王至少还要十多天才能醒悟过。现在这么快就过来,倒是比他预计的早很多。

    王冲是在王家的大厅里见到卢廷的。

    卢廷坐在茶桌旁,手捂着一只青瓷的茶蛊,似乎等了有一会儿。看到王冲进来,卢廷目光闪了一下。

    堪堪十五岁的王冲是穿着一身浅灰色宽松练功服进来了,腰带随意的扎着,乌黑的头发,剑眉星目,看起来非常俊朗。

    以往的时候还没有发现,但是这一次再看到王冲,卢廷突然发现,在这个年轻人身上似乎有一股同龄人所没有人的从容和自信。

    他似乎无论做什么,都是有着自己的目的一样。不管是广鹤楼,还是四方馆,完全无法让人把他当成一个十几岁的孩子看待。

    甚至有的时候,卢廷都感觉自己无知不觉把他当成了一个可以请教的同辈的存在。

    放在以前,这对卢廷来说是完全不可想象。

    “公子,卢廷有礼了!”

    卢廷猛然站起身来,深深的行了一礼。

    “卢大人为何行礼,小子可受不起啊!”

    王冲站在大门口笑了起来。

    这个卢廷给他的感觉挝好玩的。广鹤楼的事,他自以为做的隐秘,但是这个卢廷似乎很早就看穿了他的谋划。

    还有这次的太真妃事件,王冲敢打赌。卢廷在里面绝对有巨大的关系。

    “呵呵,公子真乃神人也。太真妃的事情真的被公子猜中了!这一礼受得,受得!”

    卢廷心中不由笑了起来。

    刚刚还觉得他成熟稳重,和成年人差不多。但是这一刻,王冲又明知故问,像个孩子一样。

    “什么啊?我并不记得我说过什么呀?”

    王冲假装不懂。

    “呵呵!四方馆的时候,公子不是想要劝阻宋王,打消念头,不要阻止太真妃吗?”

    卢廷躬着身子,配合着道。

    “卢大人,您记错了吧。我可不记得我有劝阻过宋王啊,我只是让宋王去看看寿王,叔侄相叙啊。”

    王冲脸上的笑意愈外的浓厚了。

    “公子,您就别逗我了。上次的事情是我错了,是我错了,还不行吗?以后公子有什么意见,尽管提就是,我一定尽力去劝说宋王!……”

    卢廷双手一摊,苦笑认输。

    “哈哈哈!………”

    王冲笑了起来。

    卢廷也忍不住跟着大笑起来。

    有些事情揭破了比不揭破好,四方馆的时候,卢廷和宋王的想法一样,都认为王冲的劝阻有伪臣子名节,这是双方的第一次信任危机。

    双方如果没有信任的基础那也就没有办法合作了。这是王冲故意装糊涂,卢廷故意认输的原因。

    揭破了双方心里的一层隔阂,才能真正的继续合作。

    “卢大人,这可是你说的。”

    王冲伸出一根指头,笑指着卢廷道。

    “当然,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冲公子已经用自己的能力证明了自己。卢廷哪里还敢多说。”

    卢廷道。

    这翻话却不是恭维,而是卢廷的真心话。不管是广鹤楼的事,还是太真妃这件事,这些都不是普通的小事。

    王冲虽然年纪小,但他在这种大事上展现出来的睿智和洞察,就连卢廷都自叹不如。

    姚广异栽在他手上,就是最好的证明。

    “冲公子,因为太真妃的事情,宋王已经被圣皇勒令在家休养,不得早朝。这件事情非同小可,还是请公子与我一起去趟宋王府吧。殿下已经等候多时了。”

    卢廷诚声道。

    “那就有劳卢大人了。”

    见卢廷说的严重,王冲不再推辞。

    两人钻进马车,从王府出现,一路轰隆隆往宋王府而去。

    王冲是在宋王府的大殿里见到宋王的。宋王,卢廷,老总管,加上王冲四人,这就是大殿中的所有人。

    而除此之外,大殿之中没有一个人。

    大殿的大门紧闭着,四周、角落,屋顶,到处都是王府的高手。王冲虽然是第一次进入宋王府,也能感觉到这里的气氛非常凝重。

    “冲公子,现在你告诉我们了吗?”

    大殿里,宋王、老总管、卢廷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王冲身上。寿王和太真妃的事情已经纠缠了宋王很久。

    如果说有一个人能知道里面的秘密的话,那么在宋王看来。那个人必定就是王冲了。

    如果不是王冲提醒自己,宋王绝对不会想到去见寿王,更加不会发现,结婚数年的太真妃居然还处子!

    四方馆第一会面的时候,宋王还在怪王冲不知纲常礼义,但是现在,他已经完全不敢这么想了。

    “殿下以为我知道真相?”

    就在所有人期待着王冲答案的时候,王冲的回答却让所有人意外了。

    “你不知道?”

    宋王一脸的错愕。他之所以邀请王冲过来,就是因为认定王冲知道答案。没想到王冲居然说他也不知道。

    “殿下高看王冲了。我倒是想知道,但是这里面的真相我也不知道。”

    王冲摇头苦笑。

    太真妃的事情,不管上一世还是这一世,对于王冲来说都是一个谜团。甚至来的路上,王冲从卢廷那里知道太真妃是处子的时候,王冲比卢廷还要震惊。

    不论在哪一个时空中,最多也就是说太真妃和寿王没有子嗣,但从来没有提及太真妃嫁入皇宫的时候还是处子。

    这个结果王冲又何尝不意外呢?

    宋王期待从他这里得到答案,但是王冲知道的恐怕不比他多多少。

    “冲公子,来的路上你可不是这么说。如果你不知道答案,那你为什么会想到劝殿下去看寿王?”

    卢廷也皱起了眉头。

    因为急于带王冲去见宋王,所以路上,他也根本没有追问真相。倒是王冲,问了他一些关于寿王和太真妃的事情。

    “殿下和卢大人都误会了。”

    王冲没有隐瞒,就将自己看到寿王的事情说了出来。只不过,上辈子的事情被王冲换成了这辈子。

    “这么说来,你是因为看到寿王才产生怀疑的?”

    宋王眼中难掩失望。希望越大,失望越大。他本来以为王冲知道答案的,没想到完全不是如此。

    “呵呵,殿下,我以为殿下现在操心应该不是这个问题。”

    王冲看着宋王,笑了起来:

    “真相是什么真的重要吗?我只是想知道,不论真相是什么,殿下真的想好了接下来该怎么做吗?”

    王冲声音一落,宋王、卢廷瞬间变了脸色。老总管看着王冲,也是目光凝重。

    “殿下,不论真相是什么。无外乎两种。第一种,陛下确实抢了寿王的妻子,有违纲常人伦之理。这种自然就不必说了。”

    “第二种就是另有隐情,这件事情根本不像外界想像的,是群夺臣妻,父夺子妻。如果是这一种,殿下想好了该怎么应对吗?”

    王冲迎着宋王的目光,从容自若道。

    这翻话可谓大胆之极,放了是以前,王冲是绝对不敢这么说的。但是此一时彼一时。

    现在是宋王主动请自己过来。

    而且太真妃的事情关系重大,不止关系到宋王,也关系到大伯和王家。王冲不可能不管。

    王冲心知肚明,留给宋王的时间可并不是太多了。

    “王冲,怎么跟宋王说话的?”

    卢廷在一旁呵斥道。

    “无妨!”

    宋王却是摇了摇手,在一旁露出沉思的神色。放了是以前,王冲敢这样跟他说,他肯定是勃然大怒。

    但是现在,五道圣旨已经给了他当头棒喝,让他冷静了不少。

    宋王已经不会像以前那样了。

    “王冲,你想说什么?”

    宋王长长的叹息一声,身影中透露出一种疲惫的感觉。

    “殿下,太真妃的事情,不日将尘埃落定。留给殿下的时间真的不多了!”

    王冲叹了口气,换了一种语气,声音柔和了许多。从一个十几岁的年轻人口中说出这种话来,其实是很怪。

    但是不管是宋王、卢廷,还是一直没怎么说话的老总管都没有觉得这有什么,似乎自然而然的就接受了王冲的这种态度。

    “……殿下,陛下在这件事情中的态度已经表露无疑。殿下和我大伯带领群臣,联手反对陛下和太真妃。而为了维护太真妃,陛下甚至不惜连下五道圣旨,将殿下排斥出朝堂。那殿下有没有想过,连殿下都是如此,那换了其他大臣又会怎么样?等到此事尘埃落定,太真妃那里又会怎么样?”

    “若是异日太真妃成了皇后,殿下以为,她会怎么样对待当初那些反对他的人”

    王冲这翻话说的非常轻柔,但是落在大殿之中,不蚩于一颗重磅。

    “你的意思,这件事情还会牵连到其他大臣?”

    宋王终于变了脸色。他一直在犹犹豫豫,到底这件事情要怎么办。反对还是不反对陛下。

    但是王冲说的话,却让他心中一凉。

    他一直只注意到自己该怎么办,却恰恰忽略了这件事情会对朝廷,会对其他的大臣怎么样。

    “不可能的!陛下绝对不敢这么做。那可是半数的朝臣啊!”

    宋王脸色都苍白了不少。

    “殿下以为呢?”

    王冲心中长长的叹息一声。如果宋王不转变态度,这就不是会不会发生的问题。而是一定会发生的事情。

    没有人明白圣皇为什么会对一个女子这么维护,但是这就是事实。太真妃在圣皇心中的份量,远比外人想像的重要的多。

    至于其中的缘由,这注定是个迷团,不足为外人道理。

    大殿中静悄悄的,宋王睁大着眼睛,额头上冷汗都流出来了。

    卢廷的脸色也绝对好不到那里去!

    看着一旁的王冲,卢廷一脸见鬼的神色。这个年轻人对世事的洞察,远远超出了他的想像。

    在他和宋王还在钻研寿王和太真妃身上隐藏着什么秘密的时候,王冲已经提前思考到这件事情可能引发的后果了。

    这个时候,卢廷也不由暗暗庆幸,幸好自己广鹤楼注意到了王冲,幸好自己这次把王冲请了过来。

    否则的话,他们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醒悟过来。

    只要想想半数朝臣都被卷入进去,所会引发的后果,就连卢廷都后怕不已。

    这一刹,大殿中一片死寂,只余下沉重的呼吸声。

    王冲看着这一幕,这才微微点了点头。宋王他们能够意识到这点算是相当不错了。也不枉自己在四方馆的时候一翻苦心。

    “……殿下有没有想过。如果半数的朝臣被贬,甚至外放地方洲郡,齐王和姚家掌管朝堂,接下来会这样吗?”

    “姚家也就算了,姚老爷子还是要点脸面的。但是齐王呢?以齐王的性格和作风,殿下以为齐王会放过这种机会吗?如果朝廷的军国大事都落在姚家和齐王这样有私心的人手里,殿下以为将来会怎么样?”

    王冲诚声道。

    直到这个时候,王冲才把心中劝谏的话说了出来。此一时,彼一时,在四方馆中,王冲这些话没有说,也不能说。

    但是现在宋王接了五道圣旨,闲赋在家。这翻话说出来,份量已经不同以前。

    宋王的脸色顿时越发的难看了。老总管和卢廷的脸色也不太好看。王冲说的这些,都是他们以前没怎么想过的。

    “你觉得我应该怎么做?”

    宋王终于抬起头来,盯着王冲。看着眼前这个王严王耿直的第三子,宋王已经再不敢因为他的年龄和外貌而有丝毫的小觑了。

    在宋王心中,这一刻,已经真正的把王冲当成了一个小谋士。而且还是极有份量的那种。

    “呵呵,这就要问殿下了。一边是私事,一边是国事,殿下以为哪边为重?”

    王冲笑道,知道宋王已经意动。

    “但是君臣之义,人伦纲常,难道就不顾了吗?”

    宋王反问道。

    “那殿下以为,是臣子的名节大,还是大唐的国事大?”

    王冲夷然无惧道。

    “诶!”

    宋王长长一叹,心中突然涌起一种深深的挫败感,他已经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

    “殿下其实不必如此自责,这件事情里,寿王没有受到伤害,太真妃没有受到伤害,陛下也没有受到伤害。这不就可以了吗?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只要能对大唐有利,对国家有利,殿下又何必在乎个人的得失。”

    王冲安慰道。

    对于宋王,王冲是发自内心的尊重。一般人如果遇到宋王这种处境,恐怕早就投降了。只有像宋王这种内心正直的人,才会备感折磨,挣扎这么久。

    “苟利国家生死,岂因祸福避趋之!说的好,说的好啊!”

    宋王发出一声长长叹息,恢复了一点原本的样子。

    “不过现在,我就想做点什么,也来不及了啊!”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一百二十章 二劝宋王【修】是作者皇甫奇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一百二十章 二劝宋王【修】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人皇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皇甫奇写的《人皇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一百二十章 二劝宋王【修】是作者皇甫奇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一百二十章 二劝宋王【修】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人皇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皇甫奇写的《人皇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人皇纪最新章节- 人皇纪全文阅读- 人皇纪txt下载- 人皇纪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一百二十章 二劝宋王【修】】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人皇纪】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人皇纪》书迷评论

  • 妖娆千金之逆袭最新章节

        十年辛苦筹谋,却是为他人作嫁衣裳,拼尽全力所爱之人,竟然一直当她是眼中钉,肉中刺,真心真意疼爱的妹妹,却在她面前和丈夫缠绵,心爱的弟弟也因为她锒铛入狱,一招清醒却是以丧子,丧弟作为代价,……
        她死前立下重誓:若转世投胎,她定要步步为营,定要让害她伤他之人生不如死,血债血偿,她定要护爱她、疼她之人周全!
        希望大家喜欢豆豆的《妖娆千金之逆袭》

  • 一生挚爱:天价皇后最新章节

        她原本是府邸上面受尽宠爱的千金大小姐,自己也已经心有所属,从小与心爱之人青梅竹马,双方父母亲也都很认可这段婚姻。却因为皇上仓促登基严重缺乏后宫嫔位,被逼迫去选秀。选秀那一日纵然没有怎么打扮过,却因为她本身长相漂亮,身材也好,一眼就被皇上看中,第二天圣旨就传到了府中,雪乔被封为正七品答应,并且皇上选择了一个好日子,让她进宫。雪乔知道以后,跟父母亲说自己的心里话,根本就不想进宫。担心家里会出事,古老爷子还是厚着脸皮求自己的女儿进宫去。最终俩人可以在一起吗?宫中危机重重,雪乔又能否每一次都化险为夷呢?rn

  • 医手逆天:邪王毒吻小狂妃最新章节

        她是被人退婚的小废物,饱受欺凌抑郁而终;他是神秘莫测的贵公子,众生膜拜万人敬仰。一道惊雷,小煤球从天降。公子曰:“小东西,有点脏,你该洗个澡。”一手银针,转乾坤逆阴阳。公子曰:“小东西,针(真)不错,过来我瞅瞅。”靠!你个禽兽,非得在我洗澡的时候瞅嘛?!等等,你丫往哪儿看?!你不是瞅针嘛?!……公子掌中她是小宝,放眼天下她是恶霸!且看她拳打皇子,脚踢王妃,左砍圣人婊,右劈白莲花,肆意恩仇,好不痛快!某女:没错,姐姐就是传说中的纨绔子弟!众人:公子,您这样宠着她真的好吗?!某男风华绝代曰:嗯,都怪我当初瞎了眼……

  • 女友高我一厘米最新章节

        我是学通信的,凡人,很平凡的人,尤其是在这个学校中,学通信的家伙简直比台币都常见。
        她是学电子商务的,美女,很普通的美女,特别是在这个学校里,学电子商务的美女简直比电子系多十倍。
        但当我们是恋人时,却很特别的一对,因为┅
        她高我1cm.

  • GOD最新章节

        一本书的男主角该有什麽风范?
        俊帅有型?
        错!他长相可爱,没事还爱装无辜!
        心地善良?
        再错!他出手狠辣没事乱挖人心肠,不用XXX圣剑(XXX随机套入各种神只名称),而爱用血腥蛇鞭SM别人。
        嗜武成痴?
        不好意思,嗜「吃」成痴可不可以呀?
        对拯救公主有特别的兴趣?
        这点完全没错,拯救完还顺便收集起来当宠物!
        OH~MY GOD!
        这、这到底是个什麽样的男主角?
        让这样的人来当主角~~乱了,这个故事一开始就乱了啦!

  • 爱太傻最新章节

        再度合写的小说。
        请多指教。

  • 星际英雄传最新章节

        神秘的宇宙带来无尽的思索,到底外层空间是个怎样神秘的世界?
        本书将带你走过一个地球少年从成长,到纵横星宇的光辉历程。
        绚丽的魔法,神奇的星际特殊技,不可思议的光质能量,以及众多为了他而奋不顾身的银河佳丽,演绎出一出又一出传奇。。。。。。

  • 发个微信上天庭最新章节

        充150块话费,送手机。男主一声惊讶,我的手机居然可以连接天庭微信群。从此,男主的生活变得丰富多彩,为所欲为!校花、傲娇音乐女神、性感美女老师、美女荷官、萌新学妹,我靠,还有外国妞儿。我全要了!疯狂赚钱、吊打纨绔、成功泡美女!屌丝男主走上人生巅峰,晋级装逼始祖!千里眼:“我这有透视丹一颗,送与小友”太上老君:“仙丹大促销”

  • 小人物大作为:步步为赢最新章节

        刘旭东是个小人物,小的没法再小,虽然大学毕业后他靠着关系谋求了一份别人看起来还算光鲜的工作,但对他来讲,他的生活充满了无奈和无聊,偶然的机会他走了狗屎运,成了领导身边的红人,而她的出现,更是让刘旭东步步为赢,可是这一切并非来得那么顺利,随之而来的陷害、威胁、背叛让刚刚俯视众生的刘旭东步入了他人生的坎坷之路……

  • 古墓仙凡恋最新章节

        他本是女娲氏天台山炼石补天时,试炉所炼的黑水玉灵石,下凡治沮漆两水流域之灾患,
        她本是被无名风吹到天台山上的喇叭花籽,在天台山上落地生根,他受天雷时用花汁救了他一命,被天地顺便送到人间,不过就是比他晚了一些到人间,等她出生时他已经被人陷害死于意外,仙灵与肉身都被封于古墓中。
        天地说:“呆兽我可以让你早些化人形,下凡去吧。”
        萌兽说:“天地尊上为什么我也要下凡。”
        天地说:“你可以跟着去,给他们捣乱。”
        萌兽心想,是方便你捣乱吧?

  • 法影大陆最新章节

        他出身大陆顶级的修真门派,他有一个天骄父亲。  他却回不了门派,也跟不了父亲修行。  他从小跟着一个古怪的老头,在树林里修行,这是为什么?  他身负父母恩仇,他将在大陆上,掀起何等惊涛骇浪。

  • 正经点,我的鬼老公最新章节

        我是公司里普通的一名出纳员,每天做着重复的事情,突然有一天三姨来电话说我家老宅要拆迁让我回老家处理一下,从我回去开始诡异的怪事就接连不断,从此我也踏上了一条诡异且充满死亡味道的道路……

  • 他从敢死队来最新章节

        【火爆新书、万人追更】这是一支由一群不要命的疯子组成的特种部队,只听命于最高领导人,没有番号,没有档案,一切都是空白,就连名字都是敌人给取的,称它为:“敢死队”!敢死队所过之处,寸草不生,天地色变!屠夫一怒,血溅五步,世界颤栗!敢死队的口号:“完不成任务,绝不活着回来!”这一天,他从敢死队来…………他从敢死队来VIP群:703897653,欢迎兄弟姐妹们加入!

  • 韩冬最新章节

        一个信守承诺的人,一个荡气回肠的故事,一个披荆斩棘的传奇。

  • 修真医仙在都市最新章节

        一针生一针死!普通高三学生偶得阴阳诀,治百病、行天道,横行都市,脚踩修真界。气质婉约校花、古灵精怪小魔女、霸道强势女总裁、英姿飒爽警花、善解人意干姐姐......有的,有的,都有的。

  • 青铜萌叔最新章节

        而立之年的何牧,是一家三线城市电竞酒吧的老板。    虽然只是青铜段位的嘴强王者,但却有着一颗向往王者的心。    或许注定成为不了那个让别人喝彩的人,但是依然可以用自己的方式去为那拥有电竞的青春呐喊。    何牧就这样守在不起眼的小酒吧里呐喊着:    我们是冠军    我们又是冠军    我们总是冠军……

  • 皇后她每天都想弑君最新章节

        一次刺杀醒来之后,君宸发现自己和皇后互换了身体。君宸去和沉柒月理论,却发现两人只能同盟。同盟才开始,沉柒月就设计了君宸。一时间,整个后宫都在传皇帝不举这件事。君宸:“朕想杀了沉柒月!”贺钊、君雪幼死死拉住了君宸:“不,你不想!”君宸好不容易忍下了这口气,又听说沉柒月要将自己的妹妹送去和亲。君越第一妹控又暗戳戳拿起了自己的剑。“本宫这次一定要弑君!”沉柒月挑了挑眉,似笑非笑。“哦?”

  • 我的夫君有点坏最新章节

        >dd<    【小白小萌,轻松幽默里讲述江湖厮杀和朝堂纷争】    她九岁那年,在京城青楼最大的花房里遇见了他。    他正准备干不可言说之事,她躲在衣柜里偷看。    后来,她不但忘了他,也忘了以前的所有。    很多年后,她和他私奔了。    她说:“江湖路远,我们就此别过。”    他说:“一男一女才叫私奔,分开走,只能叫离家。”    黑暗中,他说:“我陪你私奔,毁了名声,你是不是要补偿我?”    她说:“别动,否则我杀了你。”    他说:“你要有杀了我的能力才行。”    她在心里骂了一百遍,他究竟有多少自己不知道的事?

    本章内容提要:
    ...    第一百二十章     “终于来了。比我想像的早了许多啊!”     听到申海、孟隆的话,王冲眼睛一亮,目中闪过一道光芒,一边笑边收功,一边慢慢往外走去。     虽然卢廷没有说找自己什么事,但王冲知道十有九八还是为了太真妃的事。朝廷的事情王冲虽然没有特别去关注,但是也知道宋王已经有好几天没上早朝了。     王冲本来以为......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