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六章

    结束张慕年的事情,王冲又拨了一大笔,几十万两黄金给表兄王亮,让他购买、建造船队,以及招蓦船员,士兵。

    靠着和张家之间的合同,这笔钱,王冲倒还承受得起。

    “该去宫中看看了。”

    结束这一切,王冲叹息一声,然后坐上了前往宫中马车。在宫门处,一名宫中的禁军早早的等着。

    “跟我来吧!”

    那名禁军二话不说,领着王冲来来回回,在宫中曲曲折折的转着。不知道过了多久,在王冲的面前,出现了一座地下的入口。

    入口的上面,只有两个字:

    “死牢!”

    字迹斑驳,漆面脱落,很是有些年头了。而大门口,一十二壮硕的金吾卫一字排开,面无表情的守卫在大门口,如同一尊尊魔神一般。

    这里就是死牢!

    宫廷中的监狱,共分“天牢”和“死牢”两部分。最严重的罪犯关在天牢之中,由圣皇判断生死。

    大部分人都是很难出来。

    而死牢之中的人,相对稍轻一些。王冲的二哥王孛,就关在死牢之中!

    阴风瑟瑟,王冲坐在马车里,透过窗子,看着十二名黑甲金吾卫守护的死牢入口,长长的叹息一声,心中此起彼伏。

    王家四兄妹,从小和王冲最系最好的,不是大哥王符,也不是小妹王小瑶,而是二哥王孛。

    大哥王符年纪比自己年长很多,很早就参军出去了。真正陪自己长大的,是二哥王孛。

    然而随着年纪的增大,两人之间的关系不但没有长进,反而越发的疏远了。对于王冲来说,心中深深的遗憾。

    王冲知道这是为什么,正是因为知道,所以才更加的遗憾。

    这次参加昆吾训练营,如果说有一个人是王冲最想见的到话,那么就一定是自己的二哥王孛。

    “帮我打开!”

    王冲从马车里下来,拿出一张令牌,在十二名把守的黑甲金吾卫面前晃了一下。这是宋王的腰牌。

    有了这张腰牌,在皇宫里,大部分地方王冲基本都去得。

    “轰隆隆!”

    其中一名气息森冷的黑甲金吾卫在看了一眼王冲的腰牌之后,慢慢的拉开了大门。

    “嗡!”

    寒气汩汩,一股黑冷的地下雾气,随着气流从地下涌了过来。王冲微微皱了皱眉,然后踏入了地下甬道之中。

    地下甬道里,非常安静,走在里面,王冲可以听到自己清脆的脚步声。

    在一间特殊的囚房里,王冲终于见到了自己的二哥。

    这是一间特制的囚牢,空间比任何一个囚牢都要大的多。它的栅栏、柱子,每一根都有碗口粗细,而且全部都是附加了铭文的深海玄铁打造。

    而在这间囚牢的最中心,一道削瘦人影看起来备受折磨,正盘膝坐着,一动不动。他的头发披散,眼眶深陷,四肢、躯干,总共五根粗大的锁链,如同蛛网一般,纵横交错,从四面八方将他牢牢锁住。

    这就是自己的二哥王孛。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王冲简直无法相信,眼前这道形销骨立的身影,就是自己记忆中那个不可一世、张扬霸道的二哥。

    “二哥,我来了。对不起,我到现在才来看你。”

    看着囚牢中那披头散发,备受折磨,犹如行尸走肉一般的身影,王冲心中突然阵阵的难受。

    这不该是自己那个二哥的样子。

    这里,这种阴暗潮湿的囚牢,也绝不是属于他的世界。

    囚牢里静悄悄的,除了王冲的声音,没有任何的回答。那囚牢里的身影一动不动,就好像听不到任何的声音。

    “二哥,我们都很想你。大哥想你,小妹想你,我和母亲也一样想你。出来吧,二哥,你不是属于这里的!”

    王冲叹息道。

    死牢是关押囚犯的地方,但是王冲心知肚明,自己的二哥和这些人截然不同。因为他是自我关押在里面的。

    王家的人,所有人犯了“狂血症”的人,都可以自由进入死牢之中。这是圣皇当年给予爷爷的恩惠。

    是爷爷当年从龙之后,特别求取的。

    这间花费极大的囚室,就是圣皇出资特别建造的。所有王家的后人,犯了狂血症之后,都可以进入其中,囚禁自己。

    这一代,就落在了二哥王孛身上。他是自有放逐进去的,除了他自己,谁也无法放他出来。

    囚牢里静悄悄的,依然没有半点声音。王冲叹了一口气,继续道:

    “……二哥,如果你是为了郑国公的长子的话,那大可不必。他已经恢复了,并没有死!”

    “你以为我是因为郑王侯才这样的吗?”

    一个阴冷的声音突然从囚牢里响起,打断了王冲的声音,不知道什么时候,王孛突然抬起头来,一双通红的眼睛,隔着栅栏,冷冷的盯着王冲。

    “二哥!”

    王冲怔了怔,大喜,“你终于肯跟我说话了。”

    “你真的以为我因为他才进来的吗?”

    王孛听若未觉,双眼冷冷的盯着王冲,不带丝毫的感情:

    “滚!立即给我滚出去!我不需要你来看我,也不需要任何人来看我!滚!——”

    最后一个字,如同雷霆迸裂,死牢里面,狂风滚滚,扑天盖地,即便以王冲元气七阶的实力,配合蛮神劲和蛟龙之骨,也被吹得衣袍猎猎,噔噔后退。

    虽然身负“狂血症”,发作起来神智癫狂,但是王冲二哥王孛,却绝对是京师城里拔尖之流。

    狂风来的快,去的也快。

    只一会儿,死牢里又风平浪静。王孛盘坐在囚牢中,又恢复了平静。

    “二哥,即然不是因为郑王侯,那你为什么不出去呢?”

    王冲望着囚牢里的人影,却并没有退缩。

    他到这里来,是要改变一件事情的,这件事情没有做完,如论如何他都是不会离开的。

    王孛一动不动,就好像没有听到王冲的声音一样。

    但是王冲却并没有放弃。

    “以你的能力,这里是困不住你的。距离你进来这里,已经半年多了,难道你还准备在这里一辈子待下去吗?”

    王冲道,一边说着,一边朝着囚牢的栅栏走过去。

    “不要逼我对你出手,出去,现在,马上!——”

    王孛终于再次有了反应,伸出一只手,指着死牢出口的方向,声音冰寒无比。

    “二哥,狂血症并不是不可能战胜。以你的能力……”

    “狂血症!哈哈哈,你跟我说狂血症!你知道什么时狂血症吗?”

    轰隆,锁链滑动,响成一片,剧烈的震动声中,一股强烈的危机感突然从王冲心中产生。轰,巨大的钢铁轰鸣声中,一张削瘦的脸孔,皮肤苍白,眼眶深陷,血红着眼睛,散发出庞大的杀气,猛的出现在王冲的视野之中。

    这一翻暴起突如其来,那阴冷,冰寒、血红,充满着杀机的目光,简直能令人做噩梦一般。

    被这双眼睛盯着,就算是意志过人之辈,都会胆战心战,跄跄后退,但是王冲没有。

    王冲定定的看着那双魔性的,冷酷的,充满杀戮和嗜血欲望的眼眸,四目相对,站在那里,一动不动,连一丝半丝的后退都没有。

    “……这一次,我绝对不会后退的!”

    王冲望着那双通红的,布满血丝的眼睛,还有长久不见天日而变得苍白的脸颊,眼神深处掠过一丝深深的哀伤。

    王冲是来赎罪的!

    王冲其实早就知道二哥王孛为什么自我放逐在这里。“狂血症”是王家人背负的诅咒,一旦发作,六亲不认。

    二哥是怕伤害家人,是怕伤害自己和小妹,所以才故作冰冷,封闭心灵,令自己和小妹自发的疏远他。

    他是想要刻意的制作裂痕,让自己疏远他的。

    “狂血症”的痛苦并不令人可怕,独自索性的孤独也不可怕,真正令二哥受伤的,是来自家人的畏惧。

    可惜上辈子自己并不知道。

    第一次看到他发作后的样子,自己跄踉后退,那是小的时候。正是那一次,他永远的疏远的了自己。

    记忆中那个和自己最亲近,会在大雪天,把自己举在肩上,在雪花里转圈的二哥消失了。

    取而代之的是那个冷冰冰的,患了狂血症,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王孛。

    而第二次,就是在这里。就是在这张苍白的脸孔,通红的眼睛面前,自己将他亲手送入了深渊。

    也永远的失去了这个二哥!

    那小小的一步后退,彻底的割裂了自己。也让王冲后悔了一辈子。很多东西,总要过去了才会明白。

    上辈子的错误已经无法弥补,这辈子,无论如何,王冲都不会再退缩。

    “你不怕我杀了你吗?”

    王孛看着栅栏处,面色平静的王冲,怔住了。

    “我为什么要怕呢?你是我的二哥,现在是,过去是,未来是,永远都是。我怕谁,都绝不会怕自己的二哥!”

    王冲隔着隔着栅栏,定定道,目光没有丝毫的闪避。

    这是王冲的肺腑之言。

    这一世,无论如何,他都不会让自己的二哥离开。虽然“狂血症”是不治之症,但是王冲愿意尽自己的全力,把自己的二哥救出来。

    王孛怔住了,通红的眼眸中突然闪过一丝痛苦和惶恐的神色。他的脚步跄踉,猛然松开了栅栏,往后退去。

    “走!走!走!我不想见到你,离开这里!这不是你应该来的地方!”

    王孛披头散发,背对着王冲,一边挥着手,一边驱逐道,声音中透露出一股浓浓的痛苦。

    看着二哥的样子,王冲心中也跟着狠狠的抽搐起来。不过王冲脸上却并没有表现出来。

    “二哥,没有什么是不可战胜的。狂血症是血脉遗传,不是精神遗传,我希望你深深的记住这句话,‘不以心为形役’,用你的精神,用你的意志,去战胜血脉里的狂血症。”

    “我们王家人没有什么是战胜不了的。也绝对不会被狂血症控制。我相信你!”

    王冲沉声道。

    囚牢里,听到“不以心为形役”,王孛的身形猛然颤动了一下,但很快又平静了下来。

    “走吧,走吧,不要再打扰我!”

    王孛挥着手道。

    王冲看着王孛的背影,眼中闪过一丝黯然的神色。

    “二哥,我这次来其实是跟你告别的。我很快就要加入昆吾训练营了。时不待我,大唐正在面临许多的危险,我可能很快就要进入战场了。有些话,我不会跟别人说,但我可以告诉你。”

    “未来的大唐,将会有一场大祸乱。我不知道我的计划能不能成功,或许成功,或许失败,但是哪怕马革裹尸,我也绝不后悔!”

    就在王冲说这句话的时候,脑海中响起命运之石的声音:

    【警告,宿主正在试图愈越界限,扣除10点命运能量。若有第二次,直接抹杀!】

    ……

    一阵剧烈的痛苦从全身各处传来,王冲脸色发白,袖子里,双手都抽搐起来,但是王冲并没有表露出来,而是继续说道

    “二哥,我需要你的帮助!如果可以的话,就离开这里,过来帮我吧。狂血症虽然在京师里处处掣肘,但是战场上,这却根本不是问题。——我希望你来帮我!”

    王冲说完这句话,便转身往外走去。

    身后,王孛一动不动,只是当王冲消失在甬道口的时候,才转过头来,望着王冲的背影,目中露出复杂之极的神色。

    “小弟……”

    声音在甬道中回荡,如风吟低语,微不可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一百八十六章 二哥,王孛!是作者皇甫奇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一百八十六章 二哥,王孛!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人皇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皇甫奇写的《人皇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一百八十六章 二哥,王孛!是作者皇甫奇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一百八十六章 二哥,王孛!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人皇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皇甫奇写的《人皇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人皇纪最新章节- 人皇纪全文阅读- 人皇纪txt下载- 人皇纪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一百八十六章 二哥,王孛!】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人皇纪】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人皇纪》书迷评论

  • 超级微信红包最新章节

        恶魔萝莉,妩媚御姐,清纯校花,火辣警花,绝色明星一个个的都争着抢着约齐扬,可是齐扬却是头也没抬,只是玩着自己的手机!为什么?因为他的手机可以撩拨嫦娥,可以调戏四仙女,可以勾引九尾妲己!也可以指挥哮天犬去咬二郎神,哪吒大战李天王,太白金星撩拨王母娘娘!因为齐扬,天庭有了lol联赛,因为齐扬,天庭有了选美比赛,因为齐扬,天庭有了丝袜大长腿,流行了内衣比基尼!这还不是最毒的,更毒的是,在天庭,内衣刚刚流行的时候,是外穿的!为什么?因为齐扬!

  • 清宫帝王情最新章节

        传奇的顺治帝,传奇的一生,传奇的爱情,传奇的历史…

  • 爱妻入骨:总裁老婆你真帅最新章节

        “你不是沈亦泽,你到底是谁?”他掐着她的脖子,只为了寻求一个答案。“你仔细看看,我是谁?”她忍着疼痛,面色不改任何。五年前,为了复仇与家业,他委身于蛇,却在五年后意外发现有着与爱人相似的男人归来。在这场相爱相杀的较量中,谁会是最大的赢家?

  • 女配在上最新章节

        苏醒重生了,回到了高中那年。    小胖妞决定夹起尾巴好好做人,谱写一个大好的明天。    不过……怎么总有人先她一步脚踏朵朵白莲花?    还好,在这黯淡无光的日子里还有一个不平凡他。js330

  • 机械狂潮最新章节

        嘿,现了吗?整个世界与你想象的截然不同,    生物机械人在《坎伯宪章》中根本不受保护。    .    因为是次品就想废掉?夏承浩不会接受这种命运。    从此不做清洗者,现在开始变身为暗夜幽灵。    .    “复仇也得有个经纪人,就是你了。”    安晓雅耸耸肩,“付得起钱吗?否则免谈!”js330

  • 恐惧魔王最新章节

        “年迈的皇帝对我叩首求饶;百战的将军因我拔剑自刎;火爆的明星因我遁世荒林;飞天的仙子对我痛苦流涕;富可敌国的富豪因我散尽家财……我,就是恐惧的化身。”“懦弱的男人因我奔赴战场;孱弱的产妇因我嘶喊拼杀;稚嫩的少年因我歃血立志;娇柔的少女因我披挂戎装……我,就是恐惧的化身。”“矮人因我在山巅修筑连绵的棱堡;精灵因我举族逃亡海外;天使因我堕落,魔鬼因我颤栗……我,就是恐惧的化身。”简单归纳,这个故事讲述:一个重生者,如何利用重生的优势,以及制造的怪物军团,如何在不同的世界兴风作浪,扮演灭世魔王。PS:请不要对书名和简介产生误解;本书讲述的故事,其实从头到尾都充满爱与正义。另,本书为第三人称叙事。js330

  • 穿越之残王毒妃最新章节

        一朝穿越,她变成了丞相府不受宠爱的庶女,不过,不受宠爱又怎么了?即使只是庶女,我也可以在这世界掀起滔天大浪!我要让所有敢于欺我、辱我的人付出代价,我要得到属于我的幸福,终将有一日,我要站在这世界的顶端,供人仰望!他,本是尊贵的三王爷,暗夜帝王,为了减轻皇帝兄长的忌惮,为了不损害兄弟情谊,在战场上坐上了轮椅。这世间,有谁能引起他的注意?他却愿意为了她折腰。想要欺她、辱她,先过了我这关再说,即使我粉身碎骨,也要护了她在这世上一世辉煌。她要这世界,我便捧了这世界献于她又如何?

  • 婚路漫漫最新章节

        一场酒后意外促成了两人的婚姻,却不想这一走就走到了天荒地老。赵帆如最喜欢用坚强伪装脆弱,却偏偏遇到了什么都能看懂她的沈亦铭。“我很讨厌你的自以为是,你知道么!”赵帆如厌恶沈亦铭仿佛能将她看透的目光,却又渴求着他的救赎。“我有点喜欢你了,你知道么?”不知不觉,相爱而不自知。“别怕,我愿一直做你的依靠。”漫漫婚路,只愿有你相伴。

  • 鬼咒最新章节

        我叫秦宁,和爷爷相依为命。某天,一个女人来到诊所求助,结果却让我差点把命搭进去……

  • 麻衣风水师最新章节

        麻衣风水术始于宋朝,可通阴阳,相人鬼,移水地龙,至于拔砂分金,望气断阳更是不在话下,可如今知晓此术者确凤毛麟角。而在天东省有这么一个当铺,一个破玉可卖上千,一个小铜镜价值数万,玄门正派屡屡光顾,邪魔外道也频频来此,富商巨贾更是不惜一掷万金,只求一卦。年纪轻轻的青年赵小安,因此也有了大掌柜这个称呼,当赵小安在赚钱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之时,逃不了的命运终于还是降临,当铺之秘也逐渐揭晓……

  • 继室生存手册最新章节

        原本以为自己会在宫里老死,没想到出宫嫁人还是这操劳的命,上有几层公婆,下面还有便宜儿女,小妾成群,睁眼便有几十张嘴巴等着她赚钱吃饭,好容易这家有起色了,男人带着情人恬不知耻的回来,还要赶她下堂……

  • 一生一世笑皇图最新章节

        他爬上她的床:“你想不想得到我的身体?”她无情推拒:“不想,请滚!”却蓦然被他压住:“那就只能我来得到你的身体了!”他,北辰皇朝众皇子中,最善凌虐人心的——恶魔。她,21世纪里,充满恶趣味臭名昭著的——变态。当恶魔遇见变态,还组了个队成了夫妻,其他人就只能倒血霉了……【听说是有爱宠文】:北辰邪焱:“暗恋,是世上最怯懦的情感,不过是人性的深处藏着自卑,因为怕被拒绝,所以才默不敢言。”夜魅:“你想说什么?”北辰邪焱:“我想说,如果你真的喜欢我,不妨说出来,何苦暗恋?”夜魅:“抱歉,我并不暗恋你!”北辰邪焱:“那好,我暗恋你。”【又仿佛是虐文】:洞房花烛。他气度优雅,似高贵的神祗,撩起她胸前墨发:“...

  • 我要稳稳的幸福最新章节

        白颖一直以为自己会在言安泽面前一辈子嚣张下去的,可男人爱你的时候把你当成宝,不爱了就突然变成了一根草,习惯了就好。只是在此后漫长的时光里,谁也不知道会再遇到什么人什么事,谁也不知道后悔难过的会是谁?

  • 超级灵戒空间最新章节

        因为坐在校花身边,他饱受嫉妒。在高考前被富二代打伤,坚持高考,却发挥不佳,因此落榜。本以为蹉跎一生,想不到偶然的机遇重回五年前,凭借神秘的灵戒空间,他扭转命运,与人斗与天斗,打脸富二代,守护所爱之人,在装逼的路上越走越远。

  • 痴情鬼夫太撩人最新章节

        “还没过门,就这么主动了?”
        “呃……”
        “我的蔻儿,才几天的时间蔻儿就把我忘了?”他说着,将我轻轻的放在床上,“你是第一个找到我骨灰坛的人,那就是天定的阴缘人……”
        我叫豆蔻儿,今年十八岁。
        就因为悲催的采蘑菇事件,我挖出了别人的骨灰坛。
        打那以后,一个身穿黑炮、头戴尖帽的无常鬼差夜夜来缠我。

  • 快雪江湖引最新章节

        早将东珠许你,上阳宫外,玉子梅前,瑶琴语,今日别,再勿言他日相聚,陆露芽短,奈手中无寸尺凭依。怨幽人谱早,晚生曲

  • 重生之神医狂妃最新章节

        前世,她被自己最爱的人利刃穿心而亡。“萧天喻,沈如画,来世我沈如诗必定将你们亲手斩杀!”重生一世,她看透爱情,变得腹黑决绝手腕凌厉!渣女陷害?渣男示好?呵……看我不撕烂你们的尊严!只是当碰上那个风华绝代的贵公子,沈如诗所有的淡定消失殆尽,“萧天陵,再动手动脚的,小心本姑娘把你的手折断!”某腹黑狼勾唇邪笑:“看是我的手折断,还是你的腰折断?”

  • 笙笙如我最新章节

        陆嘉泽看着慕笙笙恬静的睡颜,低头亲了亲她微微隆起的小腹。散落在一旁的漫画本上,曾有个少年草草描绘过一栋建筑,如今跨过多少晨昏,终与他们所住的这栋房子几欲重合。你曾隔着山山水水为我放下画笔,却也日日夜夜为我筑起千万朝暮。

    本章内容提要:
    ...    第一百八十六章     结束张慕年的事情,王冲又拨了一大笔,几十万两黄金给表兄王亮,让他购买、建造船队,以及招蓦船员,士兵。     靠着和张家之间的合同,这笔钱,王冲倒还承受得起。     “该去宫中看看了。”     结束这一切,王冲叹息一声,然后坐上了前往宫中马车。在宫门处,一名宫中的禁军早早的等着。     “跟我来吧......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