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冲刚一踏进议事厅,其实就已经注意到了赵敬典。可惜,当着殿内的众老,王冲也不可能那么鲁莽的跑去贸然相认。

    更何况,自己虽然记得赵敬典,但赵敬典却未必记得自己了。

    上辈子,自己没有能够踏足议事厅,认识赵敬典。直到很多年后,颠沛相遇,互报姓名,才知道双方爷爷是主仆关系,从那以后,赵敬典便成为了自己最好的兄弟,一辈子生死不弃,直到最后……一战!

    这是王冲心中的遗憾。而这辈子,自己终于弥补了这个遗憾。

    “好兄弟!”

    虽然赵敬典神情惊讶不已,但是王冲心中却非常高兴,这恐怕是他一天中最开心的时候了。

    “哼!不要!我才不要认什么少爷!——”

    就在王冲和赵敬典兄弟相认的时候,突然之间,一声剌耳的少女声音传来。一刹那间,整个议事厅里一片死寂,一双双目光全部顺着那声音望了过去。

    只见不远处,一名十六七岁的少女,脸蛋精致、绝美,扎着马尾,神情高傲、倔强,正努力的从自己的爷爷手里挣扎手腕。

    “屏儿,听话,不要闹了!——”

    被一帮人盯着,连一帮老兄弟都看着自己,叶老神色讪讪,脸色胀红,别提多尴尬了。

    “说了不要,就是不要!你们看看他!——”

    那被称做“屏儿”的少女突然伸出一根冰肌玉骨的葱指,指着王冲,一瞬间所有人的目光又顺着这名叫做“屏儿”的少女,转移到了王冲身上。

    “才这么一点修为,元气五阶还是六阶?跟我比差远了,我叶银屏怎么可能认一个弱者当少爷?”

    叶银屏指着王冲,骄傲的脸庞上一脸的不屑和瞧不起。

    “尴尬了!”

    王冲心中也是说不出话来。这姐姐火眼金睛,居然一眼看出他的境界修为,连刚刚突破到元气六阶都瞒不过她的眼睛。

    偏偏被人家当众这么鄙夷,王冲还没法反驳。因为王冲知道,人家上辈子就是属于那种自己只能仰视的存在。

    人家确实有这么说话的资格!

    上辈子,大伍之中有少数几个天才少女,叶银屏就是其中之一。爷爷所有的老部下,包括王家在内,恐怕没几个人的天赋比得上眼前这个孔雀般骄傲的少女。

    妹妹王小瑶或许能微微超过她,但是小妹练功三天打渔,两天晒网,就凭这种劲头,这辈子怕是赶不上了。

    堂姐王朱颜倒是修为比她高,但是年纪也大啊!

    叶老的这个孙女,可是真正的天才,不止天赋高,而且练功非常用功,简直是拼命。魏皓算是够拼了,但跟这个叶银屏是没得比。

    因为人家一天只睡两个时辰(四个小时),晚上也在那里练功。所以虽然年纪轻轻,才只有十六七岁,但已经突破到真武境了,恐怕连姚风都比不上。

    要不是京师里轮资排辈,只论男子,不论女子,这叶银屏恐怕也要在上面闯出一翻字号来。

    “屏儿,你怎么说话的!叶少爷是九公的孙子,快点道歉认错!”

    叶老也急了,板着脸,斥道。

    这次和九公相逢,带着这孩子过来,本来也是想让叶、王两家延续上一辈的香火情谊。而且,王冲这孩子也确实不错,九公那么多子孙里,只有他是让自己和一帮老兄弟们最满意的。

    本来还想着以后带着他,怎么栽培他。没想到,这才刚开始,就给冲少爷脸上抹了把黑,这以后还怎么栽培?

    当着这么多的老兄弟,一张老脸往哪里搁啊!

    “哼,不知道这小子说了什么,让你们鬼迷心窍的。反正我是一个字听不懂,要想让我认他做少爷,门都没有。”

    神情倔强、高傲的少女哼了一声,马尾一甩,理都没理自家爷爷,径过身来,昂着脖子,径直就一个人走了。

    留下叶老一个人在那里,那个尴尬啊。一张脸都涨得发紫,手掌几次扬起,又放下,舍不得打啊!

    不可否认,这孩子性情高傲,非常叛逆,说她完全不听。但是她的天赋也真的是高啊,而且一个女孩子家,练功真是用功,都不用催,自己就在那里废寝忘食的练功,就算他这个做爷爷的,也挑不出毛病来。

    很多时候,看着她这么用功,手上磨出血来,吭都不吭一声,心里都心疼。

    “哎,真是拿她没办法啊!”

    叶老又是心疼,又是生气,转过身来,看着一班老兄弟,无言以对。议事厅里静了静,随即爆发出一阵哄天大笑。

    “哈哈哈,叶老头,你也有今天。上阵杀敌,百万雄师都不惧,居然搞不定一个十六七岁的小孙女!”

    “龙生龙,凤生凤,老家伙这种性格,也难怪生出这么个性格的孙女!哈哈哈!”

    “哈哈哈,认识老家伙这么久,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糗!”

    “老家伙那是舍不得打,叶家的凤女,以后也不知道谁能降服”

    “小孩子倒是很有个性,不知道和我们家冲少爷配不配?”

    ……

    议事厅内的众老本来还是取笑叶侗,但是不知怎么,话题一转,突然就到了王冲身上。

    王冲那个尴尬啊,脸都红了!

    “冲少爷,实在是对不起。屏儿从小被我骄纵惯了,真是越来越无法无天了,回去,我好好教训教训他!”

    让王冲丢了这么大个脸,叶老赶紧过来道歉。

    “没什么,叶老不必在意。”

    王冲摆了摆手,洒然一笑,并没有在意。叶银屏上辈子他打过交道,知道她是什么样的人。

    虽然武道天赋惊人,但是和其他女孩子一样在,对政治天生不感兴趣,自己说的什么东、西突厥汗国,什么关税,她估计听得云里雾里。问她大食和条支在东边还是西边,估计她都是一脸茫然。

    自己刚刚的表现能获得她的尊重才怪。

    叶银屏那种要强的女孩子只会臣服于比自己强的强者,就像她说的,一个元气五六阶的弱者,凭什么让她叫少爷?

    “即然不屈服,那就打得你屈服,总有一天,你会心甘情愿,认我这个少爷的。”

    王冲心中微笑道。

    上辈子可没少在叶银屏手里吃苦头,这个叶家的天才少女似乎是嫌自家的爷爷地位没有老爷子高,也不愿意见了王家的人,就低下头来。

    所以上辈子,她就使劲找自己的麻烦。

    不过这辈子,如果叶银屏还想像上辈子一样从自己身上找回存在感,恐怕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这般想着,王冲转过身来,向外走去。

    今天能重新认识上辈子的兄弟赵敬典,这也是一大收获了。不过王冲并没有显得太热情,过犹不及,现在的赵敬典,还未必知道自己为什么对他感觉这么亲切。

    “等一等!”

    致知阁外,王冲刚刚走到一座假山的位置,有竹林遮掩,一个声音突然从身后传来。

    听到这个声音,王冲脚步一顿,骤然停了下来。

    “为什么要帮我?”

    一个声音从身后传来。

    “什么?”

    王冲转过身来,诧异的看着不远处,堂兄王离站在那里,脸色阴晴不定的看着自己。

    “哼,你不会以为我真的那么糊涂吧,连自己说过什么话都不记得?而且,我从来都不会去假山上休息,你骗得了别人,骗不了我。”

    堂兄王离道。

    因为小时候曾经从假山上摔下过,所以心里有阴影。虽然长大了不至于怕了一座假山,但是从那个时候起,王离就不喜欢爬到假山上。

    这件事情,王离谁也没有告诉。

    最开始的时候,王冲说是从他那里听来的,他还差点真的相信的。但是听到那座什么假山上休息的事,他就知道,这一切完全是王冲在胡扯。

    “呵呵,是吗?那说不定是我记错,说不定是我在别的什么地方听说的。”

    王冲笑道,依然坚持,没有改口。

    竹林附近,霎时间静悄悄的。

    王离深深的看着王冲,眼中变化不定,就好像是第一次认识这个堂弟一样。但是很快,王离的神色就慢慢变得冰冷起来,恢复了原来的样子。

    “哼,别以为帮我,我就会领你的情。自作聪明!”

    王离冷冷的说出这句话,但脸上的神情却柔和了许多,并不像刚见到王冲时那么疏离。

    说罢,转过身来,很快消失在竹林的那一头。

    “果然还是那么面冷心热啊!……”

    王冲笑了笑,看着堂兄离去的背影,心中掠过一丝暖流。和记忆中的完全一样,虽然已经因此改变了对自己的看法,但嘴上却是永远不会承认的。

    王冲心中想着,很快转过身来,向母亲走去。

    ……

    与此同时,致知阁的另一个房间,等孙儿辈和王冲一起离开之后,几位老爷子的部下却聚在另一间房间里,并没有离开。

    “你们觉得,九公的这个孙子怎么样?”

    叶老首先开口道。

    几十年的老兄弟,只需要靠眼神,就知道对方在想什么。毫无疑问,这次议事之后,大家都想要聚一聚,商讨商讨。

    “聪明,灵机,有眼识,有胆魄!更重要是,有一颗拳拳的爱国之心!”

    一旁的马老道。

    他想起了王冲在大厅里说话的样子,王冲说什么,怎么说其实不重要。最重要的是,他在王冲身上感觉到了一股拳拳的赤子爱国之心。

    他说起“节度使制度”和“重用胡人”的制度,可能连他自己都没有感觉到,他无意中流露出来的那份真诚,那份对黎民百姓的同情,以及帝国危机的忧虑。

    从议政厅的那翻接触来看,九公的这个孙子聪明,机伶,有胆识,有胆魄,有战略眼光,有领袖天赋。

    但是这些天赋可以用于好,也可以用于坏。就像一剑,可以用来伤人,也可以用来伤己。

    相比起那些胆识,天赋和领袖才华,众人更看重的其实还是王冲赤子胆子,真诚流露的那份拳拳爱国之心。

    王冲绝对不会知道,众人之所以最后突然全部认可了他,并不是因为什么“节度使制度”和“重用胡人”的策略,但是因为他身上的拳拳爱国之心。

    对于饱经风霜的众老来说,这一点比什么都来得珍贵。

    “东汉末年的天机相术许邵见曹操,说他是治世之能臣,乱世之奸雄,至少,冲少爷一身天赋,我们不用担心他会成为奸雄!”

    孙老道。所有人里面,他是最后对王冲表示认可的。

    孙老话声音一落,殿内众老都纷纷点头。

    机敏、伶利,有胆识,有胆魄,有眼光,有领袖的天赋,而且还有一份拳拳爱国之心,不会为祸帝国。

    在众老眼中,这才是王家真正能够凝聚灵魂,获得众人认可的对象。九公这么多子孙,在连续失望了十几年后,众人终于找到了自己可以追随的对象!

    “九公后续有人呐!”

    “我们这一关,他是通过了。但是真正的考验,现在才真正开始。他到底能不能获得九公那些门生故旧的承认,就看他自己日后的表现了。这才是真正的考验,这一点谁也帮不了他!”

    “听其言,观其行!怎么说不重要,怎么做才重要!这一次考验他的,将是天下群才。九公年寿已高,希望这孩子能够成功通过考验,这样,我们中土神洲未来也能再出一个定鼎之才,大唐的国祚也能再绵延百年!……”

    一声长长的叹息,然后房间里便陷入了一阵漫长的寂静!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一百零二章 赤子之心!是作者皇甫奇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一百零二章 赤子之心!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人皇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皇甫奇写的《人皇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一百零二章 赤子之心!是作者皇甫奇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人皇纪》之 第一百零二章 赤子之心!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人皇纪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皇甫奇写的《人皇纪》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人皇纪最新章节- 人皇纪全文阅读- 人皇纪txt下载- 人皇纪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一百零二章 赤子之心!】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人皇纪】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人皇纪》书迷评论

  • 双灵人最新章节

        吐槽群:
        命运并非如此,除非你找到拥有两个灵魂的人。
        ***
        少年成了白莲花
        女人都是心机婊
        谁的谎言数第一
        不惜把儿当情人
        ***
        这世上总有你爱错,信错,敬错的人。

  • 人间诡事最新章节

        无意间打破了哥哥的饭碗,我中了奶奶多年前留下的鬼谶。剑走偏锋,为了那句谶言,发丘刨坟、地底寻珠。就这样跌跌撞撞,一晃就到了现在?????

  • 【讦谯姊妹作】~丑女小野猫最新章节

        ◎●●  前    言  ●●◎
        我是『森田呆子』,这是一篇以『性感小野猫』为女主角的小说。
        那『性感小野猫』是谁呢?
        『性感小野猫』以『森田呆子』为主角,写了一篇【带赛的笨呆子】。
        =============
        网上第一部讦谯姊妹作
        出版社∶毅霖文化科技有限公司
        ISBN/ 9574561747
        ISBN/ 9574561755
        出版日/90/12/03

  • 邪王嗜宠神医狂妃最新章节

        她是闻风丧胆的国际杀手,一朝穿越代替了痴傻同名同姓的人儿,虐渣男,整庶姐,欠她的,十倍奉还!初遇,他寒毒发作,被她顺手敲诈。“为什么求婚要单膝下跪?”夏阡墨勾了勾唇“双膝跪地那是上坟。”洞房夜,掏了掏口袋,她摸出一枚铜钱扔到床上,摸着下巴笑的猥琐“给,把你买了,今夜伺候好本小姐。”南宫非炎一席银白色的轻衣勾人心弦,抿了抿唇“找不开。”“……”衣衫半解,他绯红的双眸一片涟漪“不如以身还债。”

  • 给九千岁请安最新章节

        她中了七千万彩票,被渣男贱女害死而无福消受。穿越过来被逼嫁给太监,大婚夜,她身中合欢散,面具男主动上门替她解毒,却让她不幸怀了身孕。“王妃好大的胆子,居然给本座搞个野种回来?”他是倾国倾城、风华绝代的九千岁,却也是世间最毒的男子,狠辣如鲨,诡魅如狐——面对最喜欢用剥皮抽肠的邪魅相公,要怎么死里逃生?那个与她纠缠、几次三番救下她的面具男,真正的身份又是?

  • 未来之小丑档案最新章节

        当命运的交响曲奏起,拿起小丑的面具,世界变成了杀戮的红色。在黑暗中崛起的正义,代表着那哭笑不得的规则...(惊现PS!本书内容只讲正能量,所有黑暗的丑陋纯属杜撰。另外,本书并不是只说主角一人,这是一个团队的故事。每个成员都是一种正能量的体现。请继续往后关注,另,本书会有番外篇穿插,敬请注意!)
        另,本书群号:,欢迎各位志同道合的朋友前来一起讨论!

  • 卖命人最新章节

        癌症晚期,明天就要死了,他也不想挣扎,然而有人告诉他:“你老婆跟经纪人跑了……”js330

  • 无赖首长缠上身:娇妻欠管教最新章节

        一场被设计的婚姻,顾悠然莫名其妙的跟自己的准姐夫结了婚。
        书房内,顾悠然一脸平静的将离婚协议递到他面前,“离婚吧。”
        男人抬头看着她,没有说话,可肩上那两杠四星闪了顾悠然的眼。
        没有人能够忍受身为军人的丈夫出轨,而且出轨的对象还是自己的姐姐……

  • 链画传奇最新章节

        他,身患重疾,冷漠决绝,运筹帷幄,决胜千里
        他,一身白衣,温文而雅,心思缜密,风姿卓越
        她,纯情女子,秀雅绝俗,身负家恨,万里寻仇
        —————————————————————
        他们——谁是画中人,谁是链中诗。
        透光项链和双姝图隐藏着怎样的惊天秘密?
        沙漠之宝又是怎样的离奇与神秘?
        这是一部集悬疑、虐恋、烧脑、推理、权谋、复仇、
        奇遇、乱世、寻宝一身的小说,以平淡切入,渐入情境。
        —————————————————————
        浊世笑红尘
        缘来梦也真
        链中诗写影
        最美画中人

  • 重生天才小医女最新章节

        重生在内向自卑的新壳子里,看她如何一步步蜕变破茧成蝶!随身空间在手,珍贵药材遍地有。洗筋伐髓一走,打遍天下无敌手。神秘医术我有,白骨生肉下九幽。她不就是顺手救了他么?高高在上的帝王怎么就甘愿洗手作羹汤?不约!我们不约!

  • 惑爱成婚,偷心小娇妻最新章节

        一场陷阱重重的婚姻,让她悲痛离开。三年后,她华丽转身。他却步步逼爱,夜夜追欢……

  • 六道传奇最新章节

        尘世之中屹立着四大山脉:淮芸山、白枫山、天禹山、南轩山,四大门派威名显赫,震慑四方。宇文天,一个人人眼中的废物,受到整个门派的耻笑。rnrn大道万象,虚无渺缈。六道循回,各有所定。爱恨交织,恩怨长流。正邪交锋,天道无为。rn混乱当中,他又怎能摇身一变,成为那个能在试仙石三十丈之上留名的传奇人物?…

  • 英雄无声最新章节

        在江城百姓眼中他是油嘴滑舌的青皮混星子;在敌人眼中他只会见风使舵,甚至贪生怕死,没人知道他是如何在江城越混越稳;其实,他是才能突出、意志坚定的共产党员,是我党插在日伪心脏中的一柄利刃,面对日伪的鲜花和掌声,他更在乎那于无声处的信仰,最终为江城解放贡献出卓越力量!

  • 矩阵游戏最新章节

        柏拉图说:真正的世界只是存在于我们的想象中。大概我们每个人都有过这样的疑问:或许这个世界是为我设计的;或许所有的一切在我所不能感知的时候都不曾存在;或许有一天我会“醒来”。也许世界无穷嵌套,也许真实无法触及。我思故我在,但谁知道呢?也许世俗的幸福,正是来自无知——然而,正是因为是不确定的未知,所以才能够有着如此的魅力。这是一个科学交汇传说,幻想变成现实的故事……大概。

  • 农家弃妇:再嫁夫君是前夫最新章节

        刚穿过去,居然在生娃,娃生下来没看一眼,就被奇葩前夫抢走了,只留个自己一个女娃。家里一贫如洗就罢了,还有一堆奇葩亲戚。幸好她天生乐观,不爱与人计较,只管把自己的小日子过好了,抚养好女儿,有朝一日能将儿子的抚养权拿回来。可奇葩亲戚总来找茬,村民又欺负她们家势单力薄,个个都欺负她头上来,扰了她的清净田园日子。一怒之下,找了个新夫君当靠山,哪料这新夫君才是欺负她最狠的那个!

  • 超级霉运系统最新章节

        阎王要你三更死,你活不到五更,陈小天要你倒霉,你不过三秒就开始倒霉!偶得霉运系统的陈小天,一朝从穷屌丝转变成高富帅!泡校花,开公司,闲来无事完成个任务得透视眼,隐身术;从此开启直霸路线!

  • 千金小姐的无敌保镖最新章节

        杨军身为组织的王牌,居然被区区一个小女生套路了?这要是传出去,那他瀚海苍龙的脸还要往哪里放?!不行,他不能任由这个套路往下走!可是…“我家素素手段无敌”杨军说。“我家琼琼天下第一!”杨军呐喊。套路?什么套路?

  • 绝代神皇最新章节

        武者,炼体魄,淬神魂,夺天地造化,强大己身,寻求长生。天武大陆,武者争锋的世界。强者如君王,俯瞰天下;弱者如蝼蚁,苟且偷生。陈凡,天生丹田如铁,经脉堵塞,是武道废物,却因祸得福得大造化,困龙升天,青云直上,在众多杀机之下,步步崛起,登临武道之巅。

    本章内容提要:
    ...    王冲刚一踏进议事厅,其实就已经注意到了赵敬典。可惜,当着殿内的众老,王冲也不可能那么鲁莽的跑去贸然相认。     更何况,自己虽然记得赵敬典,但赵敬典却未必记得自己了。     上辈子,自己没有能够踏足议事厅,认识赵敬典。直到很多年后,颠沛相遇,互报姓名,才知道双方爷爷是主仆关系,从那以后,赵敬典便成为了自己......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