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的尤西斯已经换下了在学院时的红色制服,转而穿上了一套代表克鲁琴州艾尔巴雷亚公爵家族的绿色礼服。

    ……老实说,这个颜色始终让莱恩感到有些不习惯。

    尤西斯不知因何原因来到了中央广场,在几名随从的陪同下,他正准备往南转向工匠街时,突然用眼角余光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莱茵哈特?”

    听到这个名字,尤西斯身旁几名跟随的随从和周围关注着他的贵族全都绷紧了神经,顺着尤西斯的视线往站前大街的方向看去。

    莱恩笑着向尤西斯挥了挥手“没想到来巴利亚哈特转乘交通工具居然能正好遇到你,看样子你对代理公爵的工作已经得心应手了嘛。”

    “哼~”尤西斯听到这里就有些不忿“要不是父亲在内战时胡搞瞎搞,哪里需要花半个多月时间来打理烂摊子。”

    “今天才好不容易从一团乱麻的账本中抽出空来,正打算视察一下RF集团的新分部,没想到居然能在翡翠公都看到你。”

    除尤西斯的态度还算随和外,周围大多数克鲁琴州的贵族都以敌视的眼神看着他,但那副敢怒不敢言的样子却让莱恩感到有些好笑。

    看到莱恩脸上略带嘲讽的笑容,尤西斯的眉头微微挑了挑。

    随后他转头高声对四周的贵族喝道“你们适可而止吧!不要丢了我们克鲁琴州贵族的脸,输也要输得起,这才是贵族的担当不是吗!”

    “是……”

    撇下所有随从,两人一起漫步前往翡翠大道时,尤西斯轻轻叹了口气“抱歉,因为之前逼迫父亲隐退和突然与改革派达成和解的原因,克鲁琴的贵族对你有一点……小意见。”

    “呵呵~”莱恩不在意的耸了耸肩“只是小意见吗?我感觉他们对我非常不满,你还是抓紧时间敲打这些眼睛长在头顶上的家伙吧,毕竟……时间不等人啊。”

    “我知道。”尤西斯黯然的叹了口气,他望着天空有些惆怅的说道“父亲这些年来做出了错误的表率,兄长又……克鲁琴州的贵族心态都有点飘,我还需要一些时间。”

    莱恩理解的拍了拍尤西斯的肩膀“加油吧,五月的领邦会议时,希望你能摘下代理的头衔,正式继位公爵。”

    “很难。”尤西斯苦笑着说道“我不像你,从一开始就被内定为拉玛尔州的管理者继承人选,有不少贵族都在背后对我母亲出身平民的身份说三道四,他们依然寄望着兄长有一天会归来。”

    “哈!”莱恩不屑的说道“这些蠢货现在还看不清形势吗?如果不主动求变,奥斯本下一轮攻击就能让他们通通灭族。”

    “你也最好有所取舍,哪些人能救、值得拉一把,千万别把他们和那些被腐蚀到无药可医的蠢货混在一起,近墨者黑啊。”

    “呵~”尤西斯轻笑着回应道“上任也没多久,你看起来才真是有模有样了,这种拉一派打一派的手段玩得很熟练嘛。”

    “哎~”莱恩嘚瑟的摊开手摇了摇头“生活所迫啊,如果再不努力求变,说不定等贵族被扫入历史角落的那一天,你我都会作为反面教材被写入历史书里。”

    ……

    作为仅次于拉玛尔州的第二大领邦,克鲁琴州的州都巴利亚哈特拥有40多万的人口,整个城市被大致规划为五大区域。

    由传统贵族居住的贵族街、工艺品商店云集的工匠街、作为城市中心的中央广场、方便购物与转乘交通工具的站前大街和平民们主要居住的翡翠大道。

    与海都欧尔迪斯类似,作为公爵领的州都,这座历史悠久的翡翠公都同样有着较为严重的阶级矛盾。

    最近莱恩接连修改了多项拉玛尔州律法,显著的提升了平民的地位,限制了贵族们毫无顾忌欺压平民的可能性。

    当然一时半会儿不可能让新政策迅速见效,莱恩临走前还让米尔蒂露设计了一个上访渠道。

    如果有贵族毫无理由欺压平民的情况发生,民众们可以进行有偿举报。

    但举报的内容必须是真实的,否则不光领不到赏金还会反过来被罚款。

    这项政策毫无疑问会在海都引起巨大的争议,至于是好还是坏,就全看正式实行后的民意反馈了。

    不过可以预见的是,一向作威作福的贵族们一定会对莱恩的决策表示坚决反对。

    但莱恩可不像自己父亲一样会惯着这些眼睛长到天上去的家伙,如果不听劝被人告到公爵城馆,一经查实,对不起,准备按照触犯律法的轻重而接受惩罚吧。

    当尤西斯和莱恩一路交流着领地管理方面的经验,漫步来到翡翠大道上的游击士协会支部门前时。

    眼前这个刚刚重新挂牌的协会支部尚未完成整修,洞开的大门中乱七八糟的箱子到处都是。

    “麦尔斯!先把终端搬出来接上啊,还有国际联络设备,你不装上联络设备怎么请求其他支部过来支援!”

    “托瓦尔……我觉得你还是先把箱子全部拆出来再说吧,你知道导力终端和国际联络设备在哪个箱子里吗?”

    “额……”

    这个以前就作为游击士协会支部的大厅十分宽广,毕竟是堂堂一个州都的支部。

    而且扎根在贵族大本营,不可能搞得太过简陋,不然那些贵族老爷会东挑西拣的嫌弃这嫌弃那。

    此时整个宽阔的大厅中只有托瓦尔、麦克斯和另外三名苦着脸收拾箱子的游击士。

    莱恩和尤西斯走进大厅后只能看到五人埋首在地上淅淅索索的拆箱子,托瓦尔那标志性的白色风衣倒是让莱恩一眼就把他找了出来。

    “哟~看起来挺忙的嘛。”

    莱恩笑眯眯的向在场的五人打招呼,托瓦尔和麦克斯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同时抬起头看了一眼。

    “是莱恩啊……你怎么有空来巴利亚哈特?”

    莱恩自来熟的拉过一张刚刚拼装好的椅子坐下来,同时示意尤西斯也别客气。

    “刚从雷格拉姆回来,顺道路过而已,怎么就你们五个?不可能堂堂巴利亚哈特支部就五个人吧?”

    之前海都的支部已经在莱恩安排的人手协助下早早的完成了重建,为了方便来往的人群递交委托,协会支部的位置就在面向大海的港口区。

    和托瓦尔一样为准A级游击士的温蔡尔,带领8名游击士和一名接待员迅速投入了工作中。

    此时欧尔迪斯、乃至周边的欢乐都市拉克维尔和海岸边的各村镇,已经有不少人知道游击士协会重新开张了。

    托瓦尔苦着脸坐在地上挠了挠头“温蔡尔和莎拉那两个家伙……他们先我一步,把第一批愿意返回帝国的游击士全部划拉到了自己那边,留给我的暂时就只有这几个人了啊。”

    身穿绿色大衣的麦尔斯推了推眼镜吐槽道“说到底是你自作自受吧,关键时候跑去什么法典国……”

    “哈哈哈哈!”托瓦尔突然用大笑声遮盖过了麦尔斯的爆料。

    “那啥,今天我请大家一起吃饭吧,就当庆祝巴利亚哈特支部重新运营。”

    莱恩翻了个白眼,好歹没有当面拆穿这家伙‘红曜石吗,那种超级女汉子你到底看上她哪一点……’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红莲轨迹》之 第五百五十六章 苦逼的托瓦尔是作者咸鱼不惧突刺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红莲轨迹》之 第五百五十六章 苦逼的托瓦尔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红莲轨迹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咸鱼不惧突刺写的《红莲轨迹》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红莲轨迹》之 第五百五十六章 苦逼的托瓦尔是作者咸鱼不惧突刺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红莲轨迹》之 第五百五十六章 苦逼的托瓦尔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红莲轨迹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咸鱼不惧突刺写的《红莲轨迹》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红莲轨迹最新章节- 红莲轨迹全文阅读- 红莲轨迹txt下载- 红莲轨迹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网游动漫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五百五十六章 苦逼的托瓦尔】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红莲轨迹】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红莲轨迹》书迷评论

  • 幻世录最新章节

        嗯...
        这篇小说写了满久的(也打了很久)...
        因为打字慢
        所以觉得遗憾啊...
        因为我还满喜欢这篇的
        嗯...
        关於这篇小说的内容
        大家应该会觉得很熟悉
        所以...
        就让大家自己慢慢看呗

  • 总裁说,先婚再爱最新章节

        一夜之间,父亲被捕,未婚夫背叛,小三强势来袭,唐洛心从唐家千金跌成流浪女!“想报仇么?做我的女人,我给你你想要的一切。”坐在车内的陆璟年向她递出了一张纸巾。于是,翌日一条新闻在全江城炸开:“全球四大财阀之一的陆氏长子陆璟年宣布一个月后将举办盛大婚礼,新娘正是前唐氏千金唐洛心!”顾子豪:“唐洛心!你胆子也忒肥了,心思都敢打在我舅舅身上!”唐洛心:“前男友!注意你的言辞,以后见面,记得叫我一声舅妈!”五年婚姻,唐洛心如履薄冰,却终究深陷在陆璟年的温情之中。可他最后却告诉她:“对不起,所有的一切我都可以给你,唯独爱情……”原来他爱的,一直都是他记忆中那个和她相像的女人。

  • 我的手机里有工厂最新章节

        子阳的父亲运营着衡山县的一位水果加工厂,因为仗义执言戳穿了恒海市饮料集团在使用原料方面的问题,被饮料集团的富二代马明喜找混混打进了医院,加工厂都能打砸了,工人能挖走解散,甚至连刘子阳的女朋友,都被马明喜给抢了。

  • 贞观帝师最新章节

        梦回贞观,一览千年,汉唐盛世何其傲然,却终究难逃国溃离散。异族的铁蹄踏碎长安,华夏涂炭。雕栏玉砌犹在,朱颜却改,此恨绵绵,何时可及?恨不能踏碎凌霄,乾坤倒转。也罢,便教我重回长安,以人为笔,书画三千卷,为盛唐续篇!    我的大唐,没有遗憾。js330

  • 婚恋深深,偷心Boss太难缠最新章节

        初见,他留恋她身上熟悉的香味,于是设计将她留在自己身边。rn他为她悔婚,得罪名门,尽管她来历成谜,他依旧不去追问,只因他一直认定她就是当初对他舍命相救的女孩,虽然她早已不是当初的那张脸。rn他的宠溺,令她甘愿放弃自由,成为他锋利的刀刃。rn直到有一天她真正的身份被人恶意揭开,她居然是他灭门的仇人,她仓皇逃离,却被他再次追了回来。rn他说怀着老子的种想去哪儿?rn她欲哭无泪,完了,这下更牵扯不清了。

  • 天庭小仙官最新章节

        奉承天庭圣旨当官,纵横花都,我本纯情少男,奈何美女太热情。

  • 妖孽强者在都市最新章节

        因为无意吞噬龙魄,秦天辰得了一种没有女人就得死的病……迫于无奈,他只好进入花花都市。绝美老师未婚妻不服管?没事儿,我有校花警花来暖床。借助她人身体,达到自身阴阳平衡。从此以后,秦天辰便走上了一条与众不同的道路。会武功会泡妞,能治病能杀人!时刻诸美相伴,脚踩嚣张纨绔,拳打各派高手,人称妖孽至尊。

  • 武道情缘最新章节

        本书围绕主人公明少的复仇之路进行铺叙!途中偶遇佳人凌青竹,从此双剑合璧,纵横天下,群雄逐鹿,抵御外族……飞升成仙!情节跌宕起伏!值得一览!

  • 你们到底要拿我的身体做什么啊喂最新章节

        我名孔瀚海,自从转学来到了这个学校,我就从没发生过什么好事。转学没多久就被迫向妹妹表白,而且还被拒绝了。这样已经引起小小的轰动了。这样也就算了。并且还和我们学校的校草眉来眼去?我不搞比利好吗!拜托了,你们这堆怪东西就不要随随便便闯进别人的身体里好吗?这可是我的身体啊!

  • 妖气冲天最新章节

        神州大陆,妖孽横行,易凡自地球携带生物基因而来,暴走整个世界。融合生物基因,铸造无上血脉!易凡:我要站在食物链的最顶端!

  • 叛逃前妻最新章节

        一场阴谋,她走进了豪门的婚姻陷阱。原本她暗里谋划着逃脱恶魔身边的计划,没想到迎接她的却是杀手那冰冷的枪支!他冷眼看着她堕入无际的大海,她心头涌出了许多许多的恨意,如能死里逃生,她誓将报复进行到底!

  • 校花之极品妖孽最新章节

        他是人们眼中的梦魇杀手,而她,则是颠倒众生的美女校花,前世今生的身份交错,又会摩擦出怎样的爱情火花?

  • 掌家小农女最新章节

        一朝穿越到了农家,家徒四壁,弟妹弱小。极品三叔,刻薄奶奶。什么!抢房子,抢田地。不过没有关系,咱们系统在手,天下任我走。悍女的名声传遍地,没人敢娶。谁说的,咱自有男神收。虽然男神平时话少了点,看似冷了点,但是忠犬样子也没谁了。

  • 鬼厨后裔最新章节

        我莫家鬼厨是阴间有名的大师傅。阴宴、破关、斗鬼无所不能。曾经的辉煌却因为爷爷泄露天机,招来灭门之灾。母亲拼尽全力将我护送到干爹家,却也留书出走,从此查无音讯。走阴过冥的养父,为了保全我,金盆洗手将我抚养长大,而我却走不出命运的轮回,因为一次离魂事件,再次卷入阴界的盛宴。勾魂的纸人、腌坛中的活尸、地狱黑河下的厉鬼无数的恐惧蔓延而来,让我从此走上继承鬼厨与鬼同行的道路。

  • 二婚闪嫁,这个媳妇有点辣最新章节

        三年相知相爱,三年婚姻相守,依然抵不过小三的一个低眉浅笑。一纸离婚书,让祁落心如死水,对婚姻不再抱以希望。却无意入了某人的眼,得了某人的宠。片段一:我们离婚吧,你知道我家三代单传……片段二:我们结婚吧,你知道我已经有孩子了,不在乎你能不能生……于是,斗婆婆,斗小姑,斗小三还有客串小四!天,他前妻的妈和哥哥来凑什么热闹?来来来……放马过来,女儿是我的!老公是我的!这个家都是我的!

  • 穿越之厨娘不为妾最新章节

        她,21世纪的厨神,一朝穿越成为了将军府中的小小厨娘,还是个爬床未遂的!暗中几股势力都想要将她铲除,受陷害,遭暗杀,被放逐……重重磨难之中,只有他始终默默护她周全。朝野风声鹤唳,天下局势动荡。平寇大将军亦是无法再抵挡暗流,小小厨娘又如何倾覆天下。作者微博:野生的小风子

  • 武破巅峰最新章节

        社稷争、宗庙斗、江湖乱。刀光剑影,尔虞我诈。小小武者白泽策马高歌,举枪前行,誓要还这天下一个太平。

  • 贵门嫡女:将军请接招最新章节

        数年前的雪夜,她提着灯笼,好心救他相女,边北小霸王。数年后的冬日,她带着行李,义无反顾随他出生入死的心尖人。朝廷风云,边疆战乱,幼帝也罢,佛王也罢,一切纷争混乱皆不足以动摇你我。凤凰歌一曲,红尘皆羡婉,凤舞江山,凰飞九天,此生只愿一生相随,浪迹天涯。

    本章内容提要:
    ...    此时的尤西斯已经换下了在学院时的红色制服,转而穿上了一套代表克鲁琴州艾尔巴雷亚公爵家族的绿色礼服。     ……老实说,这个颜色始终让莱恩感到有些不习惯。     尤西斯不知因何原因来到了中央广场,在几名随从的陪同下,他正准备往南转向工匠街时,突然用眼角余光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莱茵哈特?”     听到这......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