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枫族和此子有缘,无论用再大的代价,也要把此子留在我枫族!”

    金芙蓉身后,一名独眼老妪沙哑着嗓子说道,这老妪已经老得不成形,脸上皱纹密布,头发没剩下几根,腰身佝偻,可一只独眼,却有着与年龄不相称的明亮。

    “怎么留?”

    另一名同样老得已经看不出年纪的灰袍老者白了老妪一眼,尖着嗓子说道:“你也听说了,这小子天资不凡,能赚灵石,不缺魔核,更不缺修行功法,至于女子……我枫族有像样的女子吗?”

    “老祖这话就不对了,我枫族怎么就没有像样的女子?”

    一侧的金海棠忍不住接过话头说道。

    “你觉得你生得好看?”

    老者两眼一瞪地怼道,打量了一眼金海棠又说道:“就你这人高马大的样子,你觉得那小子会喜欢你?你能把他栓在族中?”

    金海棠顿时无话可说了,一张脸黑中透着红,就她这将近两米的身高,除了枫族男子,还真没有多少有才华的其它男子能看上她。

    “海棠怎么就丑了,若嫁给那小子,我枫族亏大了!”

    独眼老妪金英不服了,斜着眼睛冲着老者回怼道:“看不上海棠的男人,都是睁眼瞎!”

    “两位老祖莫要吵吵了,此子乃星辰殿天骄,怎可能屈尊到我枫族来!”

    另一名身材相貌和金芙蓉有几分相似的女子开口劝阻道。

    随后抬头望了一眼远处天际头渐渐稀落的雷光,又说道:“这李鱼乃是真正的天骄,所谓天骄者皆有傲骨,肯留在我枫林堡,又肯帮我枫族守城,已经是我枫族的大机缘,我等且不可得寸进尺做一些弄巧成拙之事,惹怒了他反而麻烦。

    既然他肯大张旗鼓地帮百胜军弟子进阶,显然不怕秘术外泄,我等就应该抓住机会,上门求教,请他帮我枫族修士提升一下境界!”

    “大姐说得是,我这就安排人手去问问!”

    金芙蓉点了点头。

    转身冲牛韬吩咐道:“左相辛苦一趟,去问问这李鱼,他需要什么,只要是我枫族有的,满足他!”

    “是!”

    牛韬遵令,转身离开。

    金海棠却在其身后喊道:“这小子就是个贪财鬼,他要什么,最好和他打个折扣!”

    牛韬扭头瞥了一眼金海棠,脸上挂着笑,却没有接金海棠的话头,而是下了台阶快步离去。

    他并不觉得李鱼贪财,若真贪财,岂会把床弩、连环弩的炼制图纸白白交给枫族,仅仅是讨取了一批炼器材料。

    反而觉得金海棠对李鱼太过关注,李鱼做什么,她都想知道,而且老这么针对李鱼,难不成是看上了李鱼,想到这里,心中暗自一紧,有些不爽,金海棠乃是他碗里的菜,他还没吃到嘴里呢,岂容跑掉?

    可仔细一想,却又觉得多疑了,李鱼岂会看上金海棠?不说其它,经常跟在李鱼身后的赵青就比金海棠强多了。

    “海棠这口无遮拦的毛病要改改!”

    金芙蓉皱了皱眉头呵斥道。

    金海棠已经不是第一次言语不当得罪李鱼,幸亏李鱼大度,不怎么和她计较。

    “他难道不贪财吗?为自己属下提升境界,还要收取那么多的魔核,不是贪财是什么?”

    金海棠不服气地辩驳道。

    这二十七名冲击大瓶颈的百胜军修士,赤星修士需要用十枚三级魔核从李鱼手中换取一枚契合自身法力可用于破阶的魔核,而紫星修士则需要用五枚四级魔核换取一枚,据说这批冲击瓶颈者,有九成以上拿不出这么多的魔核,全部都欠着李鱼,今后要还。

    “这世上哪有不劳而获的事情?帮人进阶这样的大事不提任何要求,那才是居心叵测!”

    金芙蓉面色一板地训斥道,目光中多了几分寒意,“今后遇事多动动你的脑子,多看,少说!”

    “哦,好吧!”

    看到金芙蓉发怒,金海棠顿时不敢再多嘴了。

    可金芙蓉似乎还没有准备放过她,又问道:“说说看,今天为什么不带人出城清剿魔兽?”

    “那李鱼新组建的百胜军神斧堂弟子皆是紫星、赤星修士,还有三名银星长老带队,四百多人一路杀过去,根本没有任何魔兽能挡得住,我枫族大军只能跟在后面收取没用的魔兽尸体,这样的事情……没意思!”

    提起这事,金海棠心中顿时又有了怨气,昨日跟在百胜军的后方,围着枫林堡转了几个大圈,斩杀了数千只魔兽,可枫族三百名修士竟然连放箭的机会都没有遇到过,彻底沦为了收尸者,而且收的还都是一级魔兽的尸体,今天她索性派了其它将军带队。

    百胜军在试验新战术,在让众修熟悉飞斧密集攻击,根本不给枫族修士杀敌的机会。

    “什么事情有意思?我枫族百姓不需要吃饭?给你四百人,你能做得和他一样?”

    金芙蓉训斥道。

    金海棠低头不语,暗自翻了个白眼。

    独眼老妪金英却是轻咳了一声,插话道:“阴山宗的那几个丫头怎么安置,是带回族地呢,还是留在这边?”

    “大姐怎么看?”

    金芙蓉转身望向了那名相貌与她相似的女子金牡丹,金牡丹一直镇守着枫族族地,平日里虽不抛头露面,在枫族中的地位却并不亚于金芙蓉。

    “有了这三种弩弓和火油,族地无需放外人进去,可若把这三人都放你身边,我又有些不放心!”

    金牡丹微微蹙眉,思量了片刻后又说道:“金秀和几名紫星弟子我带走,邬梅和章小娴就留在城中吧!”

    ……

    黑石城。

    一间大厅内。

    吕祥端坐在主位之上,面沉如水。

    下方的一众神兵山庄弟子,一个个低首垂眉,噤若寒蝉。

    三百余名神兵山庄弟子竟然莫名失踪,找了三天依然没有任何消息传来,以这队弟子的实力,虽不敢说能在方圆十余万里之内无敌,却也不可能会被其它势力弟子杀个精光,就连魔州本地大宗门也没有这个能力,因为没有任何宗门会派出大批的银星修士外出狩猎魔兽,即使遇到强敌不能胜之,那名银星七阶的虬须壮汉也完全可以逃走。

    当日这队修士离开枫林堡,前往黑石城,乃是和吕祥传过讯打过招呼的,就这不足三万里路程,会出什么意外呢?

    这队修士乃是为了伏击李鱼前往的枫林堡,如今的失踪会不会和李鱼有关?

    从卓魁、仇斌等人口中得来的消息,李鱼一行恰巧在当日返回了枫林堡,可李鱼一行仅有八十余名紫修、赤修,根本不可能是这队神兵山庄弟子的对手,何况这八十余人在外转悠了一个多月也只不过是少了几人,这足以证明,李鱼一行没有遇到这队神兵山庄弟子。

    这几日,黑石城四周的魔兽群数量越来越多,其中还有不少实力强大的魔兽群,可卓魁、仇斌能带着一队赤星、蓝量修士杀到黑石城,其间遭遇魔兽群多次攻击,仅仅折损了不足百人,这队神兵山庄弟子的实力远胜卓魁等人,不应该会遇到危险才是,真是奇了怪了!

    “天魔宗弟子失踪,找到凶手了吗?”

    吕祥突然冲着一名中年男子问道。

    半个多月前,天魔宗有一队弟子失踪,实力同样不弱,至今未找到下落。

    “天魔宗一直在怀疑这队弟子遇到了实力强大的魔人,据说有神通不逊于金星前辈的魔人在魔州南域的天鬼城、屠龙城外现身过,斩杀了多名银星、紫星修士!”

    中年男子答道。

    “有这样的事情?”

    吕祥瞳仁不由一缩。

    就在此时,城中却突然响起了一阵急促响亮的锣声,这是魔兽大举攻城的示警声,众修并不陌生。

    而城外,一队队魔兽从四而八方蜂涌而来,短短半天的时间不到,黑石城已被魔兽大军团团包围……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金鳞》之 第434章 多看,少说是作者土疙瘩的爱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金鳞》之 第434章 多看,少说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金鳞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土疙瘩的爱情写的《金鳞》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金鳞》之 第434章 多看,少说是作者土疙瘩的爱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金鳞》之 第434章 多看,少说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金鳞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土疙瘩的爱情写的《金鳞》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金鳞最新章节- 金鳞全文阅读- 金鳞txt下载- 金鳞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武侠修真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434章 多看,少说】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金鳞】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金鳞》书迷评论

  • 八绝至尊最新章节

        少林至尊,八绝天下。方云河,一个少林寺的俗家弟子,修得神功,?丝逆袭。天龙八部,美女萦绕,且看方云河如何凭借神功站立武道巅峰。

  • 小夜的笨笨日记最新章节

        嘿嘿~这里算是个"小夜储存杂货簿"吧!
        当成我的"宝贝垃圾桶"^^"
        不介意来看吧~~~~!!

  • 只是日记最新章节

        真的只是日记
        记录生活中的喜怒哀乐

  • 超级透视最新章节

        当一事无成的唐潇,拥有超级牛叉的透视能力后,才知道什么是财源滚滚,什么是美女如玉,什么是洒脱。可当他在赌石界如鱼得水时,却得罪了黑帮成员,遭到接连暗杀,他的兄弟不幸被绑架,生意也遭到竞争对手的阴谋算计。来之不易的幸福生活就这样付之东流吗?此时他的“九极真魔录”突破第一级……

  • 恋上一枝桃花,楚先生疼她入骨最新章节

        蓝城最年轻的财阀楚月瑾某天突然遭遇乌龙,被个莫名其妙的女人屁股上给抡了一棍子。这一抡居然抡出感觉了!从此开始了漫长艰辛追妻记。男小三儿挡道,他见神杀神,野桃花泛滥,他随手掐掉。米鱼从来未想过她的人生会被一个男人建设得如此层叠丰富,五味杂陈,却一步一步爱上了这样的感觉。殊不知那天,她听到了坊间流言恍然大悟,深夜逃离。他掘地三尺,却再难寻她。再见,依然误会重重,却旖旎得不断擦出火花。

  • 捡个竹马太撩人最新章节

        慕狐狸捡个小屁孩儿回去,,慕小白深受母上大人的宠爱,在懵懵懂懂的年纪,夜母开导了他的情商。慕小白打小就走上了遥遥无期的追妻之路。左一个娘子右一个娘子叫的让人羞涩愤懑不已。慕狐狸由于先前的反抗到最后的默认,再到最后一发不可收拾了。“娘子来蹭蹭”“滚。”“娘子好凶哦淑女淑女”某白提醒。“面对你就不用了。”一个拳头过去,女子的暴力,一如既往。

  • 青冢行最新章节

        白落裳,一个被江湖传的神乎其神的名字。
        有人说,白落裳已经强大到没有弱点。有人说,白落裳有弱点,他的弱点是美人,是美酒,但秋离凤却说:“白落裳有弱点,他怕死。”
        白落裳将江湖搅得沸沸扬扬,又在不断继续招惹麻烦。他侠气冲胆,他眼中的好人有难,就会出手相救。只是好事做到最后,他总忍不住要做坏事,偷宝,偷人,偷心,他来者不拒。一路逍遥一路行侠,而他的目的只是要把所有人都引到南下。当各路人马不约而同聚到月桑城城下,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被白落裳算计,掉入一个很坏的漩涡中……
        福祸无常,生死如戏,情谊至上,人活百岁不过是一场青冢之行。
        (简介:醉鬼白小偷的杯酒江湖。)

  • 网游之厄运先生最新章节

        妄想的病态最终形成真实的世界!
        看不见的星空下,由每一个冒险者画成地图!

  • 神医高手在都市最新章节

        【火热新书】医生,我胸闷气短,快帮我人工呼吸....他是杀手界令人闻风丧胆的“死神”;他也是医术界让人起死回生的神医,一场婚约,让他重回都市,面对高冷总裁,极品白富美,火爆警花,各种诱惑不断,叶子轩头痛的说道:“喂喂,别脱衣服,我是医生,卖艺…咳…不卖身”书友群——主群:576561924分群:594378649

  • 全通剑士最新章节

        少年因为车祸来到了异世界。于是乎,一场救世的冒险解开帷幕。星辰之下,苍穹之中,回忆积沙成塔,未来如雨如烟,能否救下这个行将毁灭的世界,仅仅只在你一念之间。

  • 乱世重生沈佳人最新章节

        “诺哥哥,我带你走……”百里诺从沈清歌步履艰难的背上滑落倒下,沈清歌一身白衣鲜血渗透。泣不成声的唤着地上,全身已然是千疮百孔的百里诺。茫茫荒野,大雪纷飞。遍地触目惊心的一片殷红顺着男子的身上缓缓流出。“沐言,你这个混蛋……”“不自量力!”“诺……哥哥……”倒在沈清歌身上的人,明明已经是千穿百孔血流不止,竟最后一刻还是冲到她的面前。啊……撕心裂肺的声音瞬间响彻整个空荡的雪地。

  • 最强位面交易网最新章节

        武侠世界的功法丹药,末世的科技,修真世界的长生之术.....【都市位面】伟大的铭,没想到这个名字,有着不可思议的事情生!快意都市,闪瞎世人的眼!

  • 阴婚不散:鬼夫轻点咬最新章节

        我叫阴四月,因为小时候差点死了,奶奶给我找了个水鬼做靠山,本以为可以安安稳稳的过一辈子,没想到那位水鬼大人,却不是诚心想保佑我,而是想把我占为己有……

  • 青主最新章节

        上古有仙纵横三界,睥睨无疆,然仙路崎岖,自古入道者能有几人得悟真谛?
        仙法只是第一步,这条修仙之路看不到尽头,其中更有冥冥天道左右人心,堕入迷途,少年韩石天资不凡,拜入仙门,然入道易,炼心艰,其历经重重生死磨难,一步步走向那修道的远方。
        且看韩石如何在三界踏天而起,劈开一条独属自己的大道青途!

  • 为死者代言最新章节

        法医周海,带你剖开血腥暴戾的凶杀现场,  探寻真假难辨的诡异案件,  还原最阴暗扭曲的人性。  阴谋!  追踪!  杀戮!  一个个离奇的案件不断上演。  你准备好了吗?

  • 钢海沉浮最新章节

        从刚毕业的大学生,仅仅十余年成为钢铁行业大亨!经历的世人百态,官场的物欲横流,面对诱惑的丑恶嘴脸,无一不是诉说着这个社会的现实!

  • 玄机见闻录最新章节

        我的职业使我成为前沿科技的见证者,科学的东西要求具有可重复性也叫可再现性,而我的爱好,玄学的东西又虚无缥缈似有似无且完全不可再现,这完全是两个极端。但接触的行业和人员多了,这期间发生了一些神秘的难以解释的事情,感觉这两个极端又能够矛盾且统一。正好忙中得闲,忆及此前种种,整理出来这份见闻录,分享给大家。

  • 武神龙尊最新章节

        龙血沸腾,战天斗地!四海八荒,惟我独尊!

    本章内容提要:
    ...    “我枫族和此子有缘,无论用再大的代价,也要把此子留在我枫族!”     金芙蓉身后,一名独眼老妪沙哑着嗓子说道,这老妪已经老得不成形,脸上皱纹密布,头发没剩下几根,腰身佝偻,可一只独眼,却有着与年龄不相称的明亮。     “怎么留?”     另一名同样老得已经看不出年纪的灰袍老者白了老妪一眼,尖着嗓子说道:“你也......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