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宫昊暗叫不妙,手中银枪一举,一枪刺向了魔猿胸膛,身周雷光飞舞,霹雳声大作,几十道手臂般粗细的雷光飞出,离体而去,袭向了魔人。

    两者速度皆快,逃无可逃,只能是拼死一战了。

    一枝利箭却是突然间呼啸着破空而至,目标直指魔人胸膛,正是远处的金芙蓉看势不妙,发起了攻击。

    魔人似乎忌惮这雷光,又发现利箭袭来,不愿硬挡,身影突然间冲天而起,灵活如跳蚤,窜起了几十丈高,放弃了攻击南宫昊,选择了躲避。

    轰隆一声大响,魔猿的利爪和南宫昊的银枪对撞在一起,二者同时向后倒飞,魔猿的利爪之上骨肉碎裂被刺出一个大洞,南宫昊则再次狂喷了一口鲜血。

    这一次,南宫昊不敢再陷入两面夹击的境地,身影借力向后飞退,突然转向,冲着远处窜去。

    一道雪亮的剑光袭来,直奔魔猿的脖颈斩去,却是王岳远远地祭出了飞剑,紧跟着,远处破空声大作,一道道剑光飞射而来,紧随在王岳身后的一众星辰殿紫星弟子纷纷祭出了飞剑,发起了攻击。

    另一侧,卢元杰躲过了鹰鸦的第一次偷袭,一剑击退了魔人,结果,鹰鸦嘴巴一张,冲着卢元杰喷出了一团淡金**焰,轰的一声,卢元杰瞬间变成了一个火人,浑身刺痛难忍,惨叫着冲一侧冲去,那头魔虎正好追杀娄金虎到此,一爪子拍在了卢元杰的头颅之上,一颗大好头颅瞬间崩碎。

    娄金虎刚刚一锤子击飞了和卢元杰对战的魔人,看到这一幕,怒吼一声,挥锤砸向了魔虎。

    魔虎灵巧地躲了开来,娄金虎紧追不舍,在经过另一头魔兽身侧时,却是突然间转身,一锤子砸碎了这头魔兽的头颅,紧跟着,再次扑向了魔虎,心随意动,金色飞剑呼啸而回,冲着魔虎拦截斩击。

    另一侧,娄金虎的金身法相一锤把银蜥砸在了地底,却也为之崩溃不存,银蜥一条长长的尾巴骨骼尽断。正被银蜥追杀的四处乱逃的连天云,发现有便宜可占,转身冲了过来,一斧头劈在了银蜥的脖颈之上,结果,银蜥脖颈之间一簇簇的鳞片竟是坚硬之极,这一斧,劈碎了不少鳞片,却没有劈断银蜥的脖颈,银蜥猛然甩头,一口咬了过去,连天云仓皇飞退,却被一颗锋利的獠牙在肩头上划出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

    银蜥挣扎着冲天而起,身躯摇摆着冲远处飞去,断了尾巴,它很难保持平衡,速度慢了不少。

    连天云看了又看,竟不敢去追,左右一望,发现被娄金虎一锤砸飞的那名魔人倒在地上挣扎着爬不起来,大口吐血,而此魔的长刀跌落在一侧,顿时双目放光,抬手一抓,长刀飞起落在了掌中,随手塞入了空间袋,纵身扑向了魔人,一斧斩下了魔人头颅,随后,发现这魔人的腰间竟然挂着几只空间袋,心中大喜,麻利地拽下空间袋。

    娄金虎手提大锤冲着魔虎紧追不舍,而那名魔人和魔鸦却是在一侧频频偷袭,这三者皆不是娄金虎的对手,可娄金虎也被三者联手逼得手忙脚乱。

    南宫昊虽受了重伤,那头魔猿却被金芙蓉接二连三射来的利箭逼得上窜下跳,一时间也顾不上攻击南宫昊。

    卜西风对战另一名魔人,却是落在了下风,被斩了多刀,遍体鳞伤,形势岌岌可危,好在,王岳及时祭出了飞剑,逼得这名魔人挥刀抵挡,一侧观望的连天云趁势掩杀而来,挥斧劈断了魔人的一条小腿,魔人吓得是仓皇逃窜,连天云紧追不舍。

    远处,一众紫修三五成群地紧随其后,飞剑、利箭、赤焰、风刃远远袭向了众魔。

    眼看着人族势大,败局已定,那名和娄金虎缠斗的魔人突然间抽身而退,口中发出一阵阵尖锐的呼喝声,几只高阶魔兽齐齐发起了猛攻,逼退对手后快速逃离。

    而那只魔鸦从几名星辰殿弟子头顶上空窜过时,陡然喷出了一口烈焰,瞬间把两名紫修包裹在了其中,两名紫修惨叫着从空中跌落,竟然生生被这烈焰烧死。

    其它紫修吓得四散而逃。

    魔鸦嘎嘎狂叫着冲天而起,越逃越远。

    娄金虎紧追着那头魔虎不放,追出了几十里外,却也仅仅是刺了魔虎一剑。

    连天云、王岳联手追杀那名断了小腿的魔人,结果,这魔人却和银蜥汇合在了一起,飞身落在了银蜥背上,一人一蜥联手,连天云、王岳很难占到便宜,只得无奈返回。

    南宫昊无力追杀魔猿,金芙蓉接连几箭过去,射中了魔猿两箭,却无法把其射杀,眼看着魔猿和魔虎、银蜥、魔人汇合在了一起,只得无奈停下了追击。

    斩杀了一名魔人,却也折了卢元杰一条性命,南宫昊更是身受重伤,娄金虎陷入了暴怒状态,发现无法追上魔虎,回头疯狂追杀起了四处逃窜的三级魔兽。

    一众星辰殿紫星弟子同样是三五成群地追杀起了三级魔兽。

    城中众修纷纷杀出城外,失去首领的魔兽群四散逃窜,彻底被击溃,丢下一地尸体……

    “本将军金海棠,把约定的神臂弩拿出来吧!”

    银甲女子再次找到了李鱼。

    与其同行的高振堂冲着李鱼点了点头,“娄长老允许你原价卖出三十架弩弓!”

    听闻到“原价”二字,李鱼心中顿时有几分不爽,一锤子买卖,正要起个高价呢,娄金虎却特意吩咐原价,难道说,娄金虎还能从中得到一些好处?

    李鱼目光从高振堂脸上掠过,落在了金海棠脸上,问道:“我想知道,是谁告诉将军神臂弩是我造出?”

    听到此问,高振堂神色异样地打量了李鱼一眼,眼神中有疑惑,不明白李鱼此言是什么意思。

    金海棠却是翻了个白眼道:“你这人名声在外,出了名的贪财,随口一问,大家都知道神臂弩是你所造!”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金鳞》之 第399章 名声在外是作者土疙瘩的爱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金鳞》之 第399章 名声在外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金鳞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土疙瘩的爱情写的《金鳞》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金鳞》之 第399章 名声在外是作者土疙瘩的爱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金鳞》之 第399章 名声在外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金鳞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土疙瘩的爱情写的《金鳞》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金鳞最新章节- 金鳞全文阅读- 金鳞txt下载- 金鳞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武侠修真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399章 名声在外】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金鳞】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金鳞》书迷评论

  • 妖精治愈手册最新章节

        两千年前,一对伉俪被杀,其妻鬓角所戴之花染血化妖,名为弋之。弋之立志寻找夫妇转世,帮他们再续前缘,却无意陷入人类对妖怪的讨伐,被困万妖冢千年。千年后万妖冢崩塌,弋之重获自由偶救言二,两人几经生死,结交了人佛妖鬼各道新友,以为生活平静,却不想风雨重袭,故人寻仇,道出弋之身世背后惊天秘密。

  • 总裁掠爱成婚最新章节

        她,甜美温柔,贫苦却不失温雅,是不招人喜爱的女孩。他,冷俊如冰,高贵绝然,是跨国公司的神秘总裁,商界的传奇。一个美丽的错误,让他与她相缠此生。看到她为钱,把自己依进其他男人怀里,他满心愤怒,霸道掠夺她的爱,用一纸婚书,把她禁锢在身边,让她逃无可逃。残情交易,她成了他的妻,以为会是幸福的开始,最终换来是他无情的摧毁。为了他心爱的女子,他错手将她推下楼。看到腿间鲜血染红衣裙,痛了是谁的眸,伤了又是谁的心。纤弱身影从他的世界消失,他才知她早已融入自己坚硬的心。知悉她的过往和一切,让他在无边的悔恨中徘徊,他又该怎样挽回逝去的情。

  • 豪门掠爱:帝少宠妻入骨最新章节

        她遭相亲对象暗算,被灌迷药,误入霸道总裁的房间,一夜之间被吃抹干净。总裁食髓知味,助她灭渣男,没日没夜的找她“重温旧梦”。叶笑笑紧握着双爪祈求:“总裁,求放过……”“女人,你睡我一次,我睡你一辈子!”他斜靠在床上,笑的颠倒众生。

  • 军婚劫:前夫不安分最新章节

        长官高调求婚:“颜颜,嫁给我?”某女冷哼:“高同志,咱两没戏!”本想一拍两散,不想酷帅长官沦为跟屁虫,还处心积虑破坏相亲?!毁清白不算还抹黑?混蛋,看我怎么整治你!

  • 太妃有喜最新章节

        秦霜华觉得自己很苦命,穿越到皇宫之中,连老皇帝的面都没见,老皇帝就死了。年纪轻轻便成了太妃,还莫名其妙身重剧毒。上有太后迫害,下有庶妹算计。去御药房偷点儿药,还被一个妖孽男吃干抹净。

  • 网游之武林浩劫最新章节

        大叔级玩家有幸参加大型网游《武林浩劫》内测,不料更幸运地成为特殊人物“邪恶高手”,从此在游戏中叱咤风云,独领风骚。兄弟,美女,金钱,一样都不能少!js330

  • 大刁民最新章节

        一个武力值彪悍的大哥李弓角如虎南下,一个大智近妖的二哥李徽猷似隼北上,唯困于昆仑读了二十年等身书的大刁民持才入仕,开始了他不一般的人生,纵身仕途,居然一步一步揭开了三兄弟非同一般的身世之迷……书友群:210967935,微信搜索公众号“仲星羽”或直接加“zhong-xing-yu”,欢迎所有喜欢大刁民的书友加入催稿。js330

  • 神装游戏系统最新章节

        一次偶然的机会,邪天无意开启了不知名的外星辅助系统,同时有着系统的辅助战甲相助,还有更多系统辅助功能;什么是辅助功能?来个抽奖系统?不管是神兵利器还是灵丹妙药,还是内在功法还是超群技能,更甚至血脉异能,都有可能抽到;什么?还有商城系统未开启?然后,再来个‘游戏模式’,杀怪掉物,简直无敌??从此,邪天走上逆天修炼之路,有着最强辅助系统,自当‘双脚踏翻尘世浪,一肩担尽古今愁’

  • 再婚BOSS追爱路最新章节

        深山墺里走出大老板,姓滕名龙,年少时受过苦挨过饿,依附于家乡资源,造就了一个西山集团,名震一方,但是却是一直单身不婚。直到某一天媒妁之言,他凭借父母给的一张相片,就定下心性,再婚了!练情梦,一位被长辈一句话就许了婚姻的繁华大都市青春飞扬新时代女性,怎么可以接受?不要以为人家天生是弱不禁风的样子,但是练情梦的本质可是坚韧如藤条一样的,就是要活个自我的!“不要以为我是好欺侮的,我不靠任何人就可以走天下!”“好,你走,我追好了!”

  • 每天都在震惊娱乐圈最新章节

        别人批命都是命中带火、贵不可言之类的,穆静命中带…震惊体。她每天干的事,就是一次次逆袭,震惊娱乐圈。穆静笑眯眯:虽然被称为娱乐圈逆袭神话,不过,其实我就是个有一点点厉害的编剧,真的只有一点点(嗯,直径百米以上的一点点)。

  • 妃本轻狂:王爷,约吗最新章节

        神迹大陆最有名的“恶女”变成了废材庶女,她轻狂一笑,废柴?千年妖狐,奉她为主,仙丹妙药,她吃到想吐,有谁见过这样外挂全开的废柴?
        昔日的皇太子,如今的羽王爷,腹黑毒舌,阴鸷孤高,性情多变。
        荒谷之中,她被他扔入虎口。作为回报,金銮殿上,他亦被她掰断手臂。当一切尘埃落定,她却被迫嫁他为妻!洞房花烛夜,她却被锁在了困魔笼中……
        看到某人不知不觉地喝下了加佐料的酒,玉玲珑换了个极撩人的姿势横躺在牢笼中,对着笼外的凤倾墨羽呵呵两声。
        “王爷,你这么缺德,小心阴~阳~失调……”

  • 拐个相爷吃肉肉最新章节

        她是国之贵女,恣意妄为;他是一朝宰相,刻板拘谨。要不是因为她的怪病,这辈子,她都不会搭理这位大叔。问题是,这位大叔端的古板过了头,说相府不收五谷不分之人,甚至让她干活抵食宿,有没有搞错?她是公主,好不好?一言不合,就开始训人,一言不合,就开始不说话,一言不合,就开始不理人。好吧,你帅,你有理……

  • 邪君难养:废材小魔妃最新章节

        她,二十一世纪杀手界的头牌,一朝穿越重生,成了玄武大陆冷宅三房落魄之女。上一世,她自出生就被认定为废材受尽折磨,这一世她誓要展开报复夺回属于她的一切。他,冷漠诡异的魔君之子,行踪飘忽不定,唯独每每在她需要时总会出现。最初只为探寻她身上的秘密,却为她受到伤害而自责内疚,为保护冷灵琪不惜褪掉自己身上的魔功,不惜放弃魔君之位。她起初觉得他多事,对他厌恶憎恨,后来却谁知……

  • 万古诸王最新章节

        妖魔肆虐横行,人族式微。今日,有一人负剑而出,他战诸王、灭圣魔,以剑平仇,以古为敌,只活一世,只争无敌。剑锋休住,灭千古神祗作史。笔锋休住,留千秋暴名谁问。狂风休住,卷三千世界于掌!

  • 狂刀异闻录最新章节

        看似一片平静的江湖,暗潮涌动,能人异士、无名组织各怀野心抱负,雄图诡计,蠢蠢欲动。这样的乱世凶年之中,一柄狂刀、一捧龙血——两种与这个武侠世界截然不同的神秘力量乍现于世间。两个手握命运的少年,正悄然将整个世界的格局改写。

  • 世界第一第二第三都是我最新章节

        重生回到2004年,董方卓不是要证明他比别人了不起,而是要证明他失去的东西一定要亲手拿回来!  (前几章节奏飞快,前期铺垫,大家有点耐心看哈,要搞劳工证!)

  • 爆宠萌兽:王爷,求收养!最新章节

        传闻,东皇国七王爷赫璟墨冷血无情,阴晴不定,杀人不过眨眼之间。传闻,七王爷长相绝色,乃是东皇国第一美男子!传闻,七王爷从来不近女色,乃是有龙阳之癖……传闻,最近七王爷得了一萌宠,极其宠爱,羡煞旁人……然而,当某一日,萌宠化身成人,画风突变——“以后,不许你跟其他男人出去!不许你跟其他男人喝酒!不许你跟其他男人勾肩搭背!不许你看其他男人!”看着眼前出落得越发水灵标致的少女,某男子霸道宣布。面对男子的霸道宣布,夏柒柒紧拽小粉拳不满抗议。“你那么多不许,以后人家嫁不出去怎么办!?”“呵呵,柒柒,你可曾听说过,一日为主,终身为夫!?”【禁欲王爷vs萌系小萝莉,男女身心干净,甜宠兽文】

  • 我的108座试炼场最新章节

        某:叶安!我要跟你大战三百回合!    叶安:抱歉,我拒绝。    某:那你从湘儿身边离开!    叶安:好的。    某:哈哈哈哈!湘儿你看到了吧?这家伙就是个废物!根本配不上你!    韩湘儿想了想,忽然抽剑唰唰飞斩,某惊恐大叫,全身冰凉只留一丝。    韩湘儿:抱歉,你也配不上。    三天后,一处密林中。    叶安看着脚下的某,劝导说:人的生命只有一次,每个人的生命都应该好好过,做人最重要是活着,你们说,对不对?    某热泪盈眶,吃着泥土:好!好!真是太好了!    叶安转头,看向一大群提刀拿剑的人:你们觉得呢?    刀剑瞬间抛了满地,人群像受惊的兔子,后退一大步,疯狂点头:好!好!真是太好了!    我有108座试炼场,还不够征服世界?

    本章内容提要:
    ...    南宫昊暗叫不妙,手中银枪一举,一枪刺向了魔猿胸膛,身周雷光飞舞,霹雳声大作,几十道手臂般粗细的雷光飞出,离体而去,袭向了魔人。     两者速度皆快,逃无可逃,只能是拼死一战了。     一枝利箭却是突然间呼啸着破空而至,目标直指魔人胸膛,正是远处的金芙蓉看势不妙,发起了攻击。     魔人似乎忌惮这雷光,又发现利......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