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师弟,今天这么快?”

    “李师弟,这个,在下想买个闹钟!”

    看到李鱼从楼上下来,两名执事弟子一前一后迎了过去,前面是那名胖执事,后面,则是一名方脸男子。

    李鱼冲着胖执事点头一笑,随后又冲方脸男子说道:“我手中现在只有座钟,师兄要吗?”

    “听到了吧,老夫岂能骗你们?”

    穆三举起手中的座钟晃了晃。

    “这样啊……那就买个座钟,能不能……便宜一些!”

    方脸男子神情矛盾,有失望,有渴求。

    “当然可以,大家都这么熟,给个底价就行了!”

    李鱼一边说,一边拿出了几只座钟。

    贱卖了十只座钟,李鱼走出藏经楼,沿着山路台阶向下走去,准备到丹堂看一看,丹堂之内出售的丹药数量有限,一次无法购买太多,只能分批购买,李鱼手中拥有巨量灵石,储备一些丹药很有必要,尤其是紫星破阶丹。

    聂天图随在李鱼身后走出了藏经楼,眉头紧锁,面色阴冷,方才,他看到了李鱼贱卖座钟,只觉得李鱼太市侩。

    当日竞技场一战,他也在场,觉得李鱼是个人物,而在这半年中,他喜欢出入藏经楼,喜欢钻入典籍中,李鱼同样如此,而李鱼在功德榜上的排名仅仅比他差一位,他认为李鱼和他是同一类人,属于可以结交应该结交的对象,可今日,李鱼的举动让他不舒服。

    发现聂天图远远跟在身后,李鱼并没有理会。

    而未等走到丹堂,吕直却迎面而来,身后还跟着三名神兵山庄弟子,四人一个个怒容满面。

    “姓李的,为何出尔反尔?”

    “卑鄙小人,欠我神兵山庄五千万灵石为何不还?”

    “枉我们当你是兄弟,你却这般无耻,把那批珍稀灵矿还来!”

    “做人怎可忘本,没有这批珍稀灵矿,你能造出来腕表?”

    吕直等四人一人一句,气势汹汹地堵住了李鱼的去路。

    “几位戏演得真好,不去当演员实在是屈才!”

    李鱼怒极反笑,不慌不忙地取出了一只留音玉符在四人面前晃了晃。

    “李某敢来面见吕祥长老,又岂能毫无准备?走吧,随李某到刑堂走一遭,顺便请上吕长老,李某倒要看看,吕长老能不能在这潜龙峰上一手遮天,想打劫谁就打劫谁,想让谁死就让谁死!”

    此刻,这条道路上行人稀少,可四周围却有不少修士走动,李鱼这句话突然间中气十足,远远传开,半座潜龙峰上的众修皆能听得清清楚楚,一名名修士纷纷好奇地把目光望来,神符堂、灵器堂、灵兽堂、丹堂、藏经楼、执事堂等一处处堂室皆有执事弟子听到声音从大厅中走出,查看动静。

    “这小子,又来了!”

    藏经楼中,穆三皱了皱眉头,懒洋洋地走出了藏经楼。

    神符堂中,章诚和另一名执事弟子一前一后地走出了大厅,心中顿时有了几分恍然,方才,纪胜云带着李鱼来领取了海量的资源,众人原本还在疑惑这什么情况,现在看来,恐怕是吕祥眼红李鱼手中资源,做出了恐吓威逼之事,吓得李鱼要闭关躲避。

    灵器堂中,一众执事弟子面面相觑,总算明白了李鱼为何宁肯赔付一笔违约金,也要收回全部钟表。

    吕直四人的脸色变了。

    死死盯着李鱼手中的留音玉符,心中阵阵懊恼后悔。

    早知道李鱼奸滑,竟然奸滑到这种程度,吕祥已经收了他的证据,他竟然还有第二份证据。

    有了这证据,还如何栽赃?到了刑堂,吕直可就吃不了兜着走,威逼、恐吓同门,而且还牵扯到多名银星长老,刑堂能饶了他?刑堂银星长老乃是特殊存在,不会顾忌吕祥的面子,最关键的是,还有纪胜云这个证人,刑堂一插手,吕祥直接就臭了,别说谋取潜龙峰大长老的位置,如今的位置能不能保住都是个问题。

    “走啊!”

    李鱼目光扫过四人,随手把留音玉符塞入了空间手镯。

    这一下,一直犹豫着要不要动手抢走留音玉符的吕直顿时绝望了。

    “这个,方才是开个玩笑,李师弟还当真了!”

    吕直嘿嘿一笑。

    “是啊,是啊,李师弟连个玩笑也开不起,真是没劲!”

    “李师弟这是准备到丹堂去吧,大家不同路,下次再聊吧!”

    另外两人同样是脸上堆了笑,改了话头,可这笑容中的假,太明显。

    说罢,四人竟是不约而同地掉头冲着来路而去。

    “站住,聂某没有看明白诸位在玩什么,能不能告知聂某真相!”

    李鱼没有开口,身后不远处的聂天图却突然开口道。

    “真相?大家开个玩笑而已,有什么真相?”

    吕直一边言语,一边快步向前走去,只想早点离开此地,心中懊恼,把李鱼给想简单了,以为李鱼不敢到刑堂告状,不敢得罪吕祥,结果,并不是这样,早知如此,就不应该在这里堵截李鱼,应该在前往金光峰的路上堵截才是。

    “你们能走得掉吧,聂某最痛恨同门之间以强凌弱,身为刑堂弟子,发现不公,岂能置之不理,今日不把话说清楚,谁也别离开!”

    聂天图冷声道,身影一晃,凌空飞起,落在了吕直等人的前方,和李鱼一前一后把吕直四人堵在了中间。

    吕直四人脸上的笑意瞬间消失,神情中多了几分惊惶和愤怒,他们竟然不知道聂天图身兼刑堂弟子。

    李鱼则是有些哭笑不得,这狗拿耗子来得突然,仔细想了想,方才的那一喊,此事已经没有了退路,只能捅到刑堂去了。

    “李某从不和别人开这种无耻的玩笑,四位,请吧!”

    李鱼神色一肃。

    “老夫也好奇你们在闹哪一出,过来吧!”

    一道苍老的声音远远传开,刑堂大殿之外,一名灰袍老者正居高临下地冲此观望,正是刑堂银星大长老杜璀。

    吕直脸色瞬间变得苍白无血,方才已经特意打听过消息,杜璀并不在潜龙峰,怎么突然间回来了?

    杜璀这一开口,再无退路。

    另一个方向,纪胜云嘴角边浮出了一抹苦笑,抬了望了一眼吕祥的洞府,摇了摇头,不明白吕祥如此精明之人怎会让弟子做出这么笨的事情,李鱼上门,是给他面子,不想得罪他,不是真的怕他,王廷弟子李鱼都敢往死里得罪,神兵山庄又算老几?

    “该死!”

    洞府内,吕祥面目狰狞,五指用力,一把捏碎了李鱼方才留下的那只留音玉符,李鱼太狡猾,而吕直等人太愚蠢,心太急,交代好的事情还能办砸,他乃银星七阶巅峰的修为,这段时间功法有突破,感到了瓶颈有所松动,准备冲击大瓶颈踏入金星境界,可手头之上急缺大笔灵石用来购买珍稀灵药炼制破阶丹,这才对李鱼对了心思,早知如此,就不应该威逼李鱼,而是想办法直接杀了李鱼劫财,然后嫁祸在王廷弟子身上。

    吕祥被请了过来。

    纪胜云也被请了过来做证。

    李鱼手中共有五枚留音玉符,敢去见吕祥,早就防备着吕祥毁灭证据,早在金光峰时,已经特意用第二枚留音玉符做了备份。

    “此事乃弟子一人之罪,弟子嫉妒这李鱼,生出了邪念,吕长老训斥弟子,弟子反而恼羞成怒,威逼三位同门随行,犯下了这第二次错误,还请长老责罚!”

    看到李鱼的留音玉符不假,吕直痛快地扛下了罪责。

    “把他们四个分开审问!”

    杜璀一句话就让吕直的心跌落到了谷底。

    “吕某管教弟子不严,有罪在身,自会在尊者面前请罪!”

    吕祥丢下一句话,起身而去,场面已经失控,吕直等四人罪责难逃,不过,他相信这四人不会供出自己,再留在这里只有尴尬和羞辱。

    杜璀面沉如水,没有去阻拦,他当然明白此事和吕祥有关,如果对吕直等四人搜魂,当然能知道真相,不过,吕祥乃银星七阶巅峰的境界,人星阁现任阁主青木尊者的心腹之一,仅凭这件小事,还扳不倒吕祥。

    最关键的是,李鱼在这件事情中分毫无损,若李鱼被杀,巨额灵石被抢,他倒是有了把吕祥赶下台的理由。

    一番审问后,吕直等四人被打入了冰火炼狱,吕直刑期十年,其它三人五年。

    “小子,你准备再折腾几次?”

    吕直四人被押走,杜璀把目光投向了李鱼,神色不善。

    上一次,王廷弟子和李鱼大打出手,银星长老中公孙雄被迫离开了潜龙峰,这一次,吕祥即使能逃过一劫,也臭了名声,他身为刑堂长老,管得就是各种纠葛,却也不想因为李鱼一次次得罪同僚。

    “弟子也不想折腾,上次吃过亏,原本是不准备再寄售钟表,可有多位长老派弟子出头索要钟表,各大宗门弟子也来索要,弟子不好拒绝?”

    李鱼苦笑道,“长老放心,这一次乃是最后一次,接下来,即使有人威逼,弟子也不会再拿钟表来出售,弟子方才已经从灵器堂撤回了钟表!”

    “知道就好,身为星辰殿弟子,你的职责是修炼,是为星辰殿尽心效力,把其它的杂事抛一边去,这一点,你应该像聂天图好好学学!”

    杜璀说罢,摆了摆手,示意李鱼离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金鳞》之 第379章 备份的证据是作者土疙瘩的爱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金鳞》之 第379章 备份的证据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金鳞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土疙瘩的爱情写的《金鳞》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金鳞》之 第379章 备份的证据是作者土疙瘩的爱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金鳞》之 第379章 备份的证据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金鳞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土疙瘩的爱情写的《金鳞》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金鳞最新章节- 金鳞全文阅读- 金鳞txt下载- 金鳞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武侠修真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379章 备份的证据】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金鳞】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金鳞》书迷评论

  • 花都兽神最新章节

        做个老实人真不容易,陪吃陪玩陪睡不说,还得陪猴子,而且这死猴子还总想搞事。天生通晓兽语的钱峰因为偷吃了妹子的香蕉而无奈带着猴子去马戏团打酱油,却没想竟然就被抓住不放了,最蛋疼的是,还有个猴子总想撮合自己。“你们能理解那种被强迫着承受的桃花运吗?”钱峰叹了口气:“其实一开始我是拒绝的。”

  • 女配之五行轮转诀最新章节

        萧楠发现自己睡醒之后穿越了,还是穿成书中只有几次出场率的小女配。你说你一没傲人的家世,二没出众的资质,在这个拼爹拼后台的世界,往上凑什么?为了好好活着,自己还是老老实实的修仙吧,但是,剧情人物们都找我干什么?我真的不想参与啊……

  • 拐个王爷做夫君最新章节

        现代孤女一次落水中穿越,爱上了三王爷,如愿相守。“睡了本王的床榻,别想再离开。”冷傲如他,这是他唯一的甜言蜜语。春宵暖帐中,他是她的神……“再坚持一会儿,本王还没吃饱。”帅的如同妖孽的脸凑过来。那男人的气息太撩人……身下女人潮红一片,媚态尽显,令他心痒,不管了,再来一次了爱妃……

  • 武极神王最新章节

        白手起家,身家百亿,因救人而身死,魂穿异界废材之身,觉醒逆天神秘武脉,从此一路逆袭!天下所有武脉,皆是他之养料!世间一切天才,皆被他踩踏在地!上古老怪、远古大魔、太古诸神,皆顺生逆亡!这是一个武道为尊的世界,这里有一个永不低头永不屈服只拼命向前九死不悔的少年——天不服,毁之!地不服,灭之!命运不服,改之!武道境界:炼体境,真脉境,灵台境,青云境,龙门境,观星境,武劫境,道尊境,神极境

  • 王牌军医最新章节

        王牌特工许开光因秘密任务从前线回到家乡,离乡十载,他再不是当初那个傻小子。他无意处处留情,奈何美人多情,校花警花,姐妹母女蜂拥而至;他本淡泊名利,奈何富贵滚滚,高官巨贾争相追捧。小医医病,名医救人,无双神医妙手治国。王牌军医,王牌归来。

  • 豪门溺宠:老公认怂吧最新章节

        一个忘不了激情四射的美丽初恋,一个厌倦了死水一潭的平稳婚姻,学生时代的恋爱会带来什么样的结局?是坚守婚姻的壁垒,还是追求刺激?一座围城,被关在里面的是责任,被拒之门外的是激情。他们是背负枷锁还是拥抱幸福?看世俗男女如何演绎爱情。

  • 孽徒太难缠最新章节

        顾筱心被师兄设计,一朝穿越在了太医院院判的家里,为了活下去,衍生物利用最后的灵力使出障眼法,让她女心男身,随着时间的偏移,能力的提升,这障眼法很容易被识破!小时候显被生母所杀,五岁时显被师傅所害,心有怨恨的顾筱心想着,以后只要对自己好就行,可是却被天山双煞好心收养,在他们的照顾下,顾筱心学艺有成。却不成想,一个转身,错过杀人凶手,一个晨曦,居住的地方无人生还。为此,顾筱心踏上了复仇之路!

  • 女总裁的一品狂兵最新章节

        华夏秘密作战部队战龙小队一级特种兵段峰,因队长龙四去世,来到鹏城暗中保护龙四独女唐晓月!一代兵王重归都市,美女总裁,可爱校花,霸气御姐,接踵而来,看段峰如何纵横都市之中,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

  • 系统之拐个男配玩穿越最新章节

        她沈画因为吐槽某红文而意外穿越她同情的女配沈画屏身上,随后被原女主冷琉璃的爱慕者所杀,遇见男主,随后进行了漫漫女配扶正的道路。

  • 重生之宁做农门妻最新章节

        夫君停妻另娶之夜新娘惨死,被污凶手林芸浴火自焚以明心志,一朝重生她发誓再也不做状元妻。种种田酿酿酒斗极品揍渣男,带着爹娘发家致富奔小康,可谁能告诉她这冷面刀疤男为何来求亲?她可不可以拒绝?某男冷笑:“拒绝?晚了!娘子,我们来生孩子吧!”

  • 萌妃撩人:摄政王爷欺上门最新章节

        21世纪,她是娱乐圈潜力无限的新晋小花。一朝穿越,成为了相府最悲催的嫡女,中元节出生,自小痴傻,爹不疼,娘不爱,姨娘和姐妹各个是戏精,最让人郁闷的是未婚夫居然是个女的。为了幸福生活,某女抓住机会,原本想依附慕容太后翻身,却不小心抱上了那个权倾天下摄政王的大腿,自此某个摄政王缠上了她。“王爷,不好了,王妃当众打了长公主一巴掌。”护卫胆颤心惊来报。“旁人不得阻拦,让她继续打。”正在看公文的摄政王连头都没有抬说道。“王爷,不好了,王妃把吴王府给拆了。”“带一帮人帮着王妃一起拆。”“王爷,不好了,王妃和慕容公子一起离京了。”摄政王再也无法淡定,这还得了,这丫头反了,随即化成一道风追了过去。第二天,摄政王当众昭告天下:觊觎王妃者,杀无赦。

  • 皇家小农女最新章节

        喜鹊原是宫里专为皇帝煮小米粥的一个小宫女,因为在皇帝面前打翻了一碗粥被贬到了乡野。她两眼一抹黑,在农村中磕磕绊绊,幸得村中的冷面神相助,日子才好过一点。可是生活仍然艰难,她不得不重操旧业,卖粥养活自己,然而,慢慢的也顺带着把乡亲们带上了发家致富的道路

  • 醉枕大唐最新章节

        一个现代孤儿,前世是一个白手起家的成功商人,穿越成一个穷山村农妇家的大儿子,看见家中家徒四壁,李安决定重头再来,种地经商做得风生水起,缔造了一个朝代的辉煌。
        性格:有才,踏实稳重。

  • 岭南鬼术最新章节

        岭南,古为百越之地,重巫术、尚卜筮、祟鬼神!造鬼神方以惑民众。南越巫风之盛,历史久远,闻名于世。迷童子、自梳女、蛛丝卜……童年时,我被鬼婆子掏心,险些丧命,没想到多年后的中秋夜,历史再度重演!

  • 未来最强保镖最新章节

        一心一意想成为这个世界上最伟大的保镖,但是现实却一直阻碍着赵德柱。雇主家的大小姐三天两头的诱惑着他,安全局的美女局长隔三差五的请他办事,每天晚上邻家的小学妹还总是穿着睡衣,去他房间请教功课,更别说那些女总裁,女老师,女护士了,一天天的骚扰个没完没了!我赵德柱,只是想安安心心的当一个保镖而已,就这么难吗?

  • 农女成凤,步步为营最新章节

        她,一个现代女混混,竟然穿越到古代,还成了个丑傻女,好得很!拿了我的给我还回来,吃了我的给我吐出来!说我是丑傻女?老娘就要好好恢复容貌并干出一番事业!说我没男人娶?这不天上掉下来一个吗?说我有极品哥嫂?不急不急,慢慢收拾就好。什么?你说我见到的那个男人是王爷?某女大手一挥:从此以后,拼尽所有助你复仇,夺回应属于你的一切,以爱为名,以命为注,步步为营,凤临九天!

  • 算卦我靠玩扫码最新章节

        大师:先生,我看你印堂发黑,时运不济,不日将有破财之灾。    男人跳脚:笑话,我从三岁看股识K线,五岁杀入股市做实操,炒股二十余年,我的字典里没有破财二字!    男人数日后回归:大师,真准!能不能帮我看看今天时运如何?    大师拿起手机,来来来,扫个码……    被一道奇异的球状闪电击中,吴恪发现自己的手机能扫出别人身上的二维码,进而识别出健康指数、时运指数等卦象信息。    从此,吴恪靠着扫码开启一段不纯粹的算卦人生,一不小心成为一代宗师……

  • 异世兽君最新章节

        一块来历神秘的血玉,一个来自麒麟的传承,一名不屈从于天命的少年,一帮把情谊看的比命重要的人,一段夹杂在种族斗争之中的复杂情感,一个自微末中崛起的传奇故事。天生人族便是天地的主角吗?我不信,哪一个种族不是在自然法则残酷的优胜劣汰下走到最后的?面对这同样留存到如今的兽族,为什么大多数人的想法是排斥和杀戮?我虽然也是人族,但是我看!不!惯!
        贪婪,狡诈,自私······相比于人类所普遍所存在的阴暗面,兽族反而要单纯的多,它们敢爱敢恨,直来直去。你们既然嘲笑,讽刺,挖苦,鄙夷我如同兽族一般,那我便于兽族为伍,于它们谋福,即便人是天地的主角,你们能耐我何?

    本章内容提要:
    ...    “李师弟,今天这么快?”     “李师弟,这个,在下想买个闹钟!”     看到李鱼从楼上下来,两名执事弟子一前一后迎了过去,前面是那名胖执事,后面,则是一名方脸男子。     李鱼冲着胖执事点头一笑,随后又冲方脸男子说道:“我手中现在只有座钟,师兄要吗?”     “听到了吧,老夫岂能骗你们?”     穆三举起手中的座钟......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