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师弟这是不够意思啊,以你我的关系,应该给吕某留两块腕表的?”

    吕直身在金光峰,却是占了个便宜,找上门一通抱怨。

    “没听吕师兄之前提过此事,这样,下次再有机会,小弟为吕师兄准备两块!”

    李鱼一笑说道。

    “下次岂不要等到十年后?”

    吕直苦笑,随后,话头一转:“李师弟怀惴神术,却处处受制于人,这样……我神兵山庄不缺炼器大宗师,李师弟把这腕表的制造秘方拿给吕某,等我神兵山庄造出腕表后,还你百块?”

    “哦,原来吕师兄是想要腕表的制造方法,这可难住小弟了,吕师兄想必也清楚,小弟在炼器一道上乃是门外汉!”

    李鱼打量了一眼吕直,心中生出了几分厌烦,这吕直简直是在得寸进尺,已经给了他学习炼制大座钟的机会,竟然不知足。

    “这么说来,李师弟今后是不准备接灵器堂的任务了?”

    吕直声音陡然高亢,面色阴沉了下来。

    “吕师兄这是学会了座钟的制作,准备翻脸?”

    李鱼反问道。

    “别说的那么难听,吕某也是为你好,你手中的钟表法器出自宗门,卖出去的灵石还要回到宗门,你能从中得到多少利?这样……你把三种钟表的制作秘法告诉我神兵山庄,吕某可以一次性付给你一千万灵石。”

    吕直把身子往椅背之上靠了靠,双手抱臂,翘起了二郎腿,觉得这样坐得更舒服,目光则直视李鱼,仿佛要窥穿李鱼心意。

    这种有靠背的椅子,唯有李鱼的洞府才有,而除了椅子,李鱼洞府中有很多家具都与众不同,吕直觉得李鱼是喜欢享受之人,这种人,大多贪婪。

    “这是吕师兄的意思,还是吕祥长老的意思?”

    李鱼皱了皱眉头问道,一时间弄不明白吕直哪里来的底气和自己翻脸,难道是受了吕祥的吩咐?吕祥乃灵器堂银星大长老,神兵山庄出身。

    “有区别吗?”

    吕直眼神中闪过一抹讥讽,“告诉你也无妨,汪愚长老将要去魔边镇守,少了这靠山,今后谁来助你?和我神兵山庄合作,大家都有好处,不答应吕某,别说灵器堂今后不会有合适的任务派给你,神符堂也会断了你的任务,而你得罪了王廷,你以为王廷会善罢干休?吕某奉劝你一句,莫要把路越走越窄,莫要害死云霄阁、器灵宗诸位同道!”

    他早就嫉妒上了李鱼,上一次李鱼已经赚了一大笔灵石,这一次,李鱼拿出来的货品轻松卖出了一亿灵石以上的天价,他怀疑,李鱼至少能从中分到二三千万利润,凭什么?

    放眼整个轩辕大陆,神兵山庄乃是炼器宗门中执牛耳者,而他,更是一名炼器天才,结果,他在星辰殿中一块灵石也没有赚到,反而因为腕表和闹钟损失了二百多万灵石,这些灵石有一多半是他从同门手中借来,要还。

    最让他痛恨的是,为了能够学习到炼制大座钟的秘方,他委曲求全,主动在公输长手下当学徒,而且提出了不要贡献值,结果却发现这大座钟炼制起来也并不复杂,白白装了半年孙子。

    经过这半年的观察,他发现,李鱼除了会炼制两种上品的紫符,并没有其它出奇之处,神通再强,也不可能胜过紫星七阶的他。至于霸刀门、剑谷、药仙谷、南宫世家等李鱼的所谓盟友,这半年来很少有人和李鱼会面交流,很明显,这些盟友皆是因钟表利益而来,并不会为李鱼卖命。更重要的是,被李鱼倚仗为后台的汪愚,突然调往了魔边镇守,和李鱼翻脸,他不怕。

    李鱼沉默,仿佛在认真考虑利弊。

    吕直也不着急,就这么盯着李鱼。

    “好吧,一千万灵石拿来,我把三种钟表的炼制秘密卖给你神兵山庄!”

    足足有一刻钟后,李鱼做出了决定。

    看到李鱼屈服,吕直心中一喜,口中却说道:“这不行,你先告诉我三种钟表的炼制秘法,等到我能够炼制出腕表和闹钟,确定这秘法无误,自然会把一千万灵石付给你!”

    “你这和抢有什么区别?”

    李鱼神色间有几分羞怒,“这秘法涉及我云霄阁、器灵宗、药仙谷三大宗门利益,我凭什么白白送你,我若把这秘法拿来拍卖,你信不信能轻松拍出五千万灵石的价格?”

    “这么说,你是存心和我神兵山庄为敌了?”

    吕直霍然起身,怒目而视。

    “你能代表神兵山庄?”

    李鱼抬头望向了吕直,嘴角边的笑容中多了几分嘲讽。

    “你以为这是吕某一人的主意?告诉你也无妨,今日你不交出秘法,就是和我神兵山庄为敌?别敬酒不吃吃罚酒,我神兵山庄若要杀你,如捻死一只蝼蚁,你以为云霄阁、器灵宗、药仙谷能护得住你!”

    吕直冷声道,身周更是光影缭绕,祭出了护体灵光,李鱼脾气不好,他生怕李鱼突然暴起动手。

    “我要见吕祥长老?”

    李鱼话头一转,似乎要服软。

    吕直紧张的心情瞬间轻松了下来,讥笑道:“吕师叔岂是你想见就能见?放聪明一些,说出钟表的炼制秘密你又不损失什么,何苦为自己招来杀身之祸?”

    “你确定吕祥长老会阻止灵器堂、神符堂向我云霄阁和器灵宗弟子发放任务?”

    李鱼问道。

    “那当然,吕师叔只需一句话,今后你云霄阁和器灵宗两宗弟子在星辰殿将寸步难行,别以为汪愚、纪胜云能帮你说话,你以为他们会为了你得罪我神兵山庄?”

    吕直傲然道。

    李鱼再次沉默,随后却是点点头,说道:“好吧,此事我会认真考虑,明天给你一个答复!”

    吕直盯着李鱼打量了足足有一分钟,这才狞笑道:“好,吕某给你一天的时间考虑,奉劝你一句,别耍什么花招,否则的话,吕某让你生死两难!”

    说罢,起身径直向洞府外走去。

    心中暗自得意,李鱼分明是怂了,只要得到这三种钟表的炼制秘密,他可就为神兵山庄立下了大功,肯定会有一笔巨额奖励,至于付给李鱼一千万灵石,根本就是个笑话,一块灵石他都不会付,李鱼出卖宗门利益,敢捅出来吗?

    望着吕直得意洋洋地离去,李鱼心绪复杂,升米恩斗米仇,早知吕直是这样的货色,当日就不应该同意他参与到大座钟的炼制。

    不多时,公输长、段星辰、杨剑、宋泰、沈铁手、肖战齐齐聚在了李鱼洞府之中。

    一枚玉符被李鱼祭了出来,光影缭绕间,有声音从玉符之中传出,方才李鱼、吕直的后半截对话,呈现在了众修面前。

    这枚留音玉符,乃是李鱼刚刚从王廷子弟身上得来,方才,李鱼沉默时,悄然取出并激发了这枚玉符,录存了二人的对话。

    “这姓吕的简直就是畜牲!”

    段星辰愤愤不平地怒骂道。

    “贪心不足,该死!”

    杨剑冷笑。

    “幸亏当日听你了一句,这半年来大家一直在炼制零件,吕直三人以为装配出一只大座钟就学会了制造钟表,想得太简单了!”

    公输长苦笑道,暗道侥幸,到现在为止,众人也只是炼制出了一只大座钟,交到了灵器堂。

    “他不仁就莫怪我们不义,干脆向灵器堂告发他们三人偷取零件,害得我们完不成任务!”

    肖战说道。

    “没错,不能放过他们,我就不信,潜龙峰上那么多银星长老,吕祥能一手遮天!”

    沈铁手随声附和道。

    宋泰则担心地问道:“汪长老真要去镇守魔边吗?”

    “谁知道呢?”

    李鱼轻叹了一声,前去接铁猴子回山时,他特意去找过汪愚,结果汪愚不在,这才找了纪胜云,而接回了铁猴子之后,他特意准备了一块腕表,要送给汪愚,汪愚依然不在洞府,就连汪顺、汪晨两名仆从也不在,看来,这消息很有可能是真的。

    “这样,公输兄先回去稳住他们三人,我到潜龙峰走一趟,找找纪长老,看纪长老怎么说,然后再来……”

    李鱼说出了自己的想法,随后,众人一番商议。

    半个时辰后,李鱼到了潜龙峰,前往灵器堂收回了灵石,然后去往了纪胜云的洞府。

    “好大的狗胆!”

    纪胜云听过留音玉符中吕直的言语之后,拍案大怒。

    神符堂众弟子中,李鱼虽说只炼制了两种符篆,可这两种符篆却是威力最大的上品紫符,纪胜云还指望着李鱼超额完成任务,给自己装装脸面,结果,吕直竟然会威胁上了李鱼,而且是带上了他,李鱼回山后送出的第一只腕表就在他手臂上戴着,他怎会在此时对李鱼不利?

    一番思量后,纪胜云说道:“这吕祥城府颇深,如今又是灵器堂银星长老之首,吕直是不是受他指使,老夫不能确定,此事呢,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老夫可以带你去见见吕祥,如果吕直是私自妄为,事情就好办了。或者,老夫带你去找找刑堂的杜长老,为你讨个公道,可如此一来,你和神兵山庄的仇怨可就结大了,你要考虑清楚!”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金鳞》之 第377章 翻脸的吕直是作者土疙瘩的爱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金鳞》之 第377章 翻脸的吕直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金鳞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土疙瘩的爱情写的《金鳞》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金鳞》之 第377章 翻脸的吕直是作者土疙瘩的爱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金鳞》之 第377章 翻脸的吕直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金鳞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土疙瘩的爱情写的《金鳞》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金鳞最新章节- 金鳞全文阅读- 金鳞txt下载- 金鳞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武侠修真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377章 翻脸的吕直】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金鳞】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金鳞》书迷评论

  • 非望即安最新章节

        在青春末尾,我抓住了你,从此我们的世界里非望即安,多么幸好。

  • 别样仕途:靠近女领导最新章节

        一个草根出身的公务员,以靠近女领导为捷径,一步步在权力之路披荆斩棘奋勇前行。有能力的人千千万,没能紧跟领导就只能对着实权位置望洋兴叹。混官场最实用的法宝,就是靠近领导rnrn

  • 超级分身系统最新章节

        无形透明的影子分身能够做什么,穿墙入室、窃取秘密,还不用担心被发现……帮助警花老师保护绝美校花,没想到上大学的时候又遇到了警花老师,她竟然还是老师……

  • 胭脂玉暖最新章节

        养了十八年的童养婿金屋藏娇,气得阮家大小姐一根绳子吊死。穿越来的梁语嫣没来得及耍大小姐威风,就被大魔头童养婿打包,送给大魔王白少帅做姨太太,开启了在【高冷禁欲少帅大魔王VS高智变态残冷大魔头】的夹缝中求生存的故事。梁语嫣:“少帅大大,我是飞机师,我会开飞机。”大魔王:“我会打飞机。”

  • 凤临天下:绝世倾城最新章节

        上一刻,她还被人误认作“小三”而遭到追杀。然而,下一秒她却吻上了一个陌生男人的唇。“啊,臭女人,你……你居然敢咬我,我要你好看!”男人誓要报复她,将她当作报仇的工具。她却说:“哼,司马骞允,从你救我的那刻起,就注定了你此生要为我而沉沦,这辈子,你休想逃脱!还不快快拜在我裙下,随我一道凤临天下?”

  • 专属小甜心:老公,晚上见最新章节

        薛晴天过着平静的生活,谈着一个平静的男朋友。本以为自己会和男朋友结婚,然后终老一生。直到席官城肆意的笑脸出现在自己朦胧半醒的眼中。五年后,薛晴天带着孩子去求他帮助自己父母。席官城笑着说,可以,签了这份协议。看着他每天带着不同的女人回来羞辱自己,薛晴天心在滴血,脸上依旧微笑。爱上他,她卑微到甚至可以为他去买杜蕾斯。席官城看她日渐憔悴的脸,心里应该高兴。却在她病倒时让她强行灌下鸡汤。他以为那是折磨。原来,他早已经爱上这个看似没有情绪的小妻子。毕竟,再恨,她也是他儿子的妈妈。

  • 剑逆诸天最新章节

        你说我是废物?我一剑光寒十九洲,败尽天下天骄!你说你天资高?我手握开天神器,一年可当千年用!你说你副业牛?听说过诸天神丹吗?那是我炼制的废品!废物少年从沧云走出,一人一剑掀翻诸天!

  • 英雄联盟之唯我独尊最新章节

        网吧通宵与美女主播双排上分,第二天她竟然骗了我手机,气的直接融了她的符文,没想到刚融完,却…………………………加更条件:一枚玉佩加一更,皇冠十更(五天内完成)!欢迎各位撸友点击追书,谢谢!书友群:244496613,欢迎加入js330

  • 我的冰山总裁老婆最新章节

        【最热门新书】他是赫赫有名的战争机器,让地下世界闻风丧胆的“死神。”因一场事故回归都市,跟冰山女总裁订立有名无实的婚姻。这是一个无耻小男人,征服一个冰山女总裁跟一群美女的故事!叶雄语录:哥这么无耻,会不会下地狱?读者群:568992156,欢迎进群。js330

  • 特种神兵最新章节

        郑浩天以前是让很多战乱国家军人最害怕的特种兵,同时也是世界杀手组织们的噩梦。干一行,爱一行,他还不小心成为了以毒攻毒的科研实践巨头,成为了真正的用毒高手。他对待凶残的人,比他们凶残百倍,千倍!对待朋友,亲人,他用心呵护,成为了花丛中的香饽饽,美女都想来咬一口!在美丽的城市里,郑浩天的人生,才刚刚开始……

  • 混世纪最新章节

        混世,这是一个百废待兴的时代,没有富饶的土地,没有繁华的商业,没有瑰丽的楼台……有的只是走不尽的十万大山,望无边际的无尽之海,危机暗伏的古森林,一群在荒芜中与天争、与地夺的灵师……

  • 农家珠宝小娘子最新章节

        白风荷被酒鬼老爹三两银子卖给元家那个当兵的儿子,名义上的丈夫没看到,一家子极品让她分分钟想要一封休书。好在这个当兵的男人很会疼人,不管老爹还是老娘,毫不犹豫站在她这一边。婆婆贪财虚荣,用钱砸,公公冷漠自私,用钱砸,小姑难缠,用钱砸……丈夫当兵,这挖墙脚的有点多啊,怎么办,用钱砸?

  • 诡墓谜情最新章节

        一个奇怪的客人,一个奇异的空宝盒,一张像极了自己的画像,一张公元前的古墓地图,一个又一个的千年墓穴,这一切的一切让我人生注定不再风平浪静,下墓、历险,惊心动魄的经历,一次次的死里逃生,谜底正在逐步揭开,是计谋?还是有预谋的策划?

  • 遇见我,算你倒霉最新章节

        女人获得幸福,大概只需要两步。1、遇见一个爱你、宠你入骨的男人。2、相信爱情。  觉得爱情不过是消遣的钱宝,遇见爱情至上的某个男人。从南北差异的观念碰撞,火花四射到甜宠,或许,只需其中一个人自认倒霉而已。PS:游戏GM与玩家的纠缠、网恋、甜宠、姐弟恋、无穿越、无重生。又名《我有一只小奶狗》《忠犬驯养记》

  • 弱水最新章节

        蜜雪儿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睡在海岛豪宅里的欧式大床上。洁白的蚕丝被上留着她的斑斑血迹,那个叫做封擎阳的男人,在临海露台上无限循环地弹着《水边的阿狄丽娜》。一次次的高调出场,竟让蜜雪儿“受虐成瘾”,跃下跨海大桥的刹那间,还在心里念叨着那个男人的名字。也许爱,本就是错综复杂地虐……

  • 我的大学最新章节

        一个90后大学生对自己大学的真实记录,道出了每一个当代大学生的困惑、不满和憧憬。因为真实而格外动人。rn

  • 春锁深闺最新章节

        那天她把许家小姐的花轿挡在大门外,终于逼得俞老夫人点头同意让她进门说好进门要做大,怎么一转身又成了病痨鬼的冲喜媳妇儿?本以为他是出水芙蓉弱郎君,哪料竟是只披着羊皮的大灰狼压下仇恨一往情深时,夫君又要另娶她人……

  • 我们的电影时代最新章节

        影帝无所畏惧!    除非女儿哭泣…???    【粉丝:如果他把电影里的配乐全都写出来,一定是歌坛大家!】    【阿甘:对不起,我是演员。】    ……    读者群:527419535

    本章内容提要:
    ...    “李师弟这是不够意思啊,以你我的关系,应该给吕某留两块腕表的?”     吕直身在金光峰,却是占了个便宜,找上门一通抱怨。     “没听吕师兄之前提过此事,这样,下次再有机会,小弟为吕师兄准备两块!”     李鱼一笑说道。     “下次岂不要等到十年后?”     吕直苦笑,随后,话头一转:“李师弟怀惴神术,却处处受制于......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