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师弟这是不够意思啊,以你我的关系,应该给吕某留两块腕表的?”

    吕直身在金光峰,却是占了个便宜,找上门一通抱怨。

    “没听吕师兄之前提过此事,这样,下次再有机会,小弟为吕师兄准备两块!”

    李鱼一笑说道。

    “下次岂不要等到十年后?”

    吕直苦笑,随后,话头一转:“李师弟怀惴神术,却处处受制于人,这样……我神兵山庄不缺炼器大宗师,李师弟把这腕表的制造秘方拿给吕某,等我神兵山庄造出腕表后,还你百块?”

    “哦,原来吕师兄是想要腕表的制造方法,这可难住小弟了,吕师兄想必也清楚,小弟在炼器一道上乃是门外汉!”

    李鱼打量了一眼吕直,心中生出了几分厌烦,这吕直简直是在得寸进尺,已经给了他学习炼制大座钟的机会,竟然不知足。

    “这么说来,李师弟今后是不准备接灵器堂的任务了?”

    吕直声音陡然高亢,面色阴沉了下来。

    “吕师兄这是学会了座钟的制作,准备翻脸?”

    李鱼反问道。

    “别说的那么难听,吕某也是为你好,你手中的钟表法器出自宗门,卖出去的灵石还要回到宗门,你能从中得到多少利?这样……你把三种钟表的制作秘法告诉我神兵山庄,吕某可以一次性付给你一千万灵石。”

    吕直把身子往椅背之上靠了靠,双手抱臂,翘起了二郎腿,觉得这样坐得更舒服,目光则直视李鱼,仿佛要窥穿李鱼心意。

    这种有靠背的椅子,唯有李鱼的洞府才有,而除了椅子,李鱼洞府中有很多家具都与众不同,吕直觉得李鱼是喜欢享受之人,这种人,大多贪婪。

    “这是吕师兄的意思,还是吕祥长老的意思?”

    李鱼皱了皱眉头问道,一时间弄不明白吕直哪里来的底气和自己翻脸,难道是受了吕祥的吩咐?吕祥乃灵器堂银星大长老,神兵山庄出身。

    “有区别吗?”

    吕直眼神中闪过一抹讥讽,“告诉你也无妨,汪愚长老将要去魔边镇守,少了这靠山,今后谁来助你?和我神兵山庄合作,大家都有好处,不答应吕某,别说灵器堂今后不会有合适的任务派给你,神符堂也会断了你的任务,而你得罪了王廷,你以为王廷会善罢干休?吕某奉劝你一句,莫要把路越走越窄,莫要害死云霄阁、器灵宗诸位同道!”

    他早就嫉妒上了李鱼,上一次李鱼已经赚了一大笔灵石,这一次,李鱼拿出来的货品轻松卖出了一亿灵石以上的天价,他怀疑,李鱼至少能从中分到二三千万利润,凭什么?

    放眼整个轩辕大陆,神兵山庄乃是炼器宗门中执牛耳者,而他,更是一名炼器天才,结果,他在星辰殿中一块灵石也没有赚到,反而因为腕表和闹钟损失了二百多万灵石,这些灵石有一多半是他从同门手中借来,要还。

    最让他痛恨的是,为了能够学习到炼制大座钟的秘方,他委曲求全,主动在公输长手下当学徒,而且提出了不要贡献值,结果却发现这大座钟炼制起来也并不复杂,白白装了半年孙子。

    经过这半年的观察,他发现,李鱼除了会炼制两种上品的紫符,并没有其它出奇之处,神通再强,也不可能胜过紫星七阶的他。至于霸刀门、剑谷、药仙谷、南宫世家等李鱼的所谓盟友,这半年来很少有人和李鱼会面交流,很明显,这些盟友皆是因钟表利益而来,并不会为李鱼卖命。更重要的是,被李鱼倚仗为后台的汪愚,突然调往了魔边镇守,和李鱼翻脸,他不怕。

    李鱼沉默,仿佛在认真考虑利弊。

    吕直也不着急,就这么盯着李鱼。

    “好吧,一千万灵石拿来,我把三种钟表的炼制秘密卖给你神兵山庄!”

    足足有一刻钟后,李鱼做出了决定。

    看到李鱼屈服,吕直心中一喜,口中却说道:“这不行,你先告诉我三种钟表的炼制秘法,等到我能够炼制出腕表和闹钟,确定这秘法无误,自然会把一千万灵石付给你!”

    “你这和抢有什么区别?”

    李鱼神色间有几分羞怒,“这秘法涉及我云霄阁、器灵宗、药仙谷三大宗门利益,我凭什么白白送你,我若把这秘法拿来拍卖,你信不信能轻松拍出五千万灵石的价格?”

    “这么说,你是存心和我神兵山庄为敌了?”

    吕直霍然起身,怒目而视。

    “你能代表神兵山庄?”

    李鱼抬头望向了吕直,嘴角边的笑容中多了几分嘲讽。

    “你以为这是吕某一人的主意?告诉你也无妨,今日你不交出秘法,就是和我神兵山庄为敌?别敬酒不吃吃罚酒,我神兵山庄若要杀你,如捻死一只蝼蚁,你以为云霄阁、器灵宗、药仙谷能护得住你!”

    吕直冷声道,身周更是光影缭绕,祭出了护体灵光,李鱼脾气不好,他生怕李鱼突然暴起动手。

    “我要见吕祥长老?”

    李鱼话头一转,似乎要服软。

    吕直紧张的心情瞬间轻松了下来,讥笑道:“吕师叔岂是你想见就能见?放聪明一些,说出钟表的炼制秘密你又不损失什么,何苦为自己招来杀身之祸?”

    “你确定吕祥长老会阻止灵器堂、神符堂向我云霄阁和器灵宗弟子发放任务?”

    李鱼问道。

    “那当然,吕师叔只需一句话,今后你云霄阁和器灵宗两宗弟子在星辰殿将寸步难行,别以为汪愚、纪胜云能帮你说话,你以为他们会为了你得罪我神兵山庄?”

    吕直傲然道。

    李鱼再次沉默,随后却是点点头,说道:“好吧,此事我会认真考虑,明天给你一个答复!”

    吕直盯着李鱼打量了足足有一分钟,这才狞笑道:“好,吕某给你一天的时间考虑,奉劝你一句,别耍什么花招,否则的话,吕某让你生死两难!”

    说罢,起身径直向洞府外走去。

    心中暗自得意,李鱼分明是怂了,只要得到这三种钟表的炼制秘密,他可就为神兵山庄立下了大功,肯定会有一笔巨额奖励,至于付给李鱼一千万灵石,根本就是个笑话,一块灵石他都不会付,李鱼出卖宗门利益,敢捅出来吗?

    望着吕直得意洋洋地离去,李鱼心绪复杂,升米恩斗米仇,早知吕直是这样的货色,当日就不应该同意他参与到大座钟的炼制。

    不多时,公输长、段星辰、杨剑、宋泰、沈铁手、肖战齐齐聚在了李鱼洞府之中。

    一枚玉符被李鱼祭了出来,光影缭绕间,有声音从玉符之中传出,方才李鱼、吕直的后半截对话,呈现在了众修面前。

    这枚留音玉符,乃是李鱼刚刚从王廷子弟身上得来,方才,李鱼沉默时,悄然取出并激发了这枚玉符,录存了二人的对话。

    “这姓吕的简直就是畜牲!”

    段星辰愤愤不平地怒骂道。

    “贪心不足,该死!”

    杨剑冷笑。

    “幸亏当日听你了一句,这半年来大家一直在炼制零件,吕直三人以为装配出一只大座钟就学会了制造钟表,想得太简单了!”

    公输长苦笑道,暗道侥幸,到现在为止,众人也只是炼制出了一只大座钟,交到了灵器堂。

    “他不仁就莫怪我们不义,干脆向灵器堂告发他们三人偷取零件,害得我们完不成任务!”

    肖战说道。

    “没错,不能放过他们,我就不信,潜龙峰上那么多银星长老,吕祥能一手遮天!”

    沈铁手随声附和道。

    宋泰则担心地问道:“汪长老真要去镇守魔边吗?”

    “谁知道呢?”

    李鱼轻叹了一声,前去接铁猴子回山时,他特意去找过汪愚,结果汪愚不在,这才找了纪胜云,而接回了铁猴子之后,他特意准备了一块腕表,要送给汪愚,汪愚依然不在洞府,就连汪顺、汪晨两名仆从也不在,看来,这消息很有可能是真的。

    “这样,公输兄先回去稳住他们三人,我到潜龙峰走一趟,找找纪长老,看纪长老怎么说,然后再来……”

    李鱼说出了自己的想法,随后,众人一番商议。

    半个时辰后,李鱼到了潜龙峰,前往灵器堂收回了灵石,然后去往了纪胜云的洞府。

    “好大的狗胆!”

    纪胜云听过留音玉符中吕直的言语之后,拍案大怒。

    神符堂众弟子中,李鱼虽说只炼制了两种符篆,可这两种符篆却是威力最大的上品紫符,纪胜云还指望着李鱼超额完成任务,给自己装装脸面,结果,吕直竟然会威胁上了李鱼,而且是带上了他,李鱼回山后送出的第一只腕表就在他手臂上戴着,他怎会在此时对李鱼不利?

    一番思量后,纪胜云说道:“这吕祥城府颇深,如今又是灵器堂银星长老之首,吕直是不是受他指使,老夫不能确定,此事呢,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老夫可以带你去见见吕祥,如果吕直是私自妄为,事情就好办了。或者,老夫带你去找找刑堂的杜长老,为你讨个公道,可如此一来,你和神兵山庄的仇怨可就结大了,你要考虑清楚!”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金鳞》之 第377章 翻脸的吕直是作者土疙瘩的爱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金鳞》之 第377章 翻脸的吕直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金鳞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土疙瘩的爱情写的《金鳞》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金鳞》之 第377章 翻脸的吕直是作者土疙瘩的爱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金鳞》之 第377章 翻脸的吕直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金鳞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土疙瘩的爱情写的《金鳞》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金鳞最新章节- 金鳞全文阅读- 金鳞txt下载- 金鳞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武侠修真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377章 翻脸的吕直】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金鳞】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金鳞》书迷评论

  • 鬼王跪下唱征服最新章节

        &160&160&160&160本想做完这次任务就拿钱环游世界,结果穿越了?!行,穿越我认了,可是被叫废材?让我很不爽!堂堂的嗜血女王,会是废材?笑话!绝地反击,废柴逆天,再强的人我也虐得了。你们有的我要有,你们没有的我还要有。顶级丹药,极品神兽,我信手捏来,想和我玩是么?我等着!我要的不多,就站在这个世界的顶端就行。“那白送你个至尊相公,要不?”“你怂不怂?是不是太久没看见我杀人了?”“从爱上你的那刻,我就认怂了。”“滚!”嗜血之路,鬼王请靠边

  • 神书网备用韶光慢最新章节

        乔昭嫁给了京城一等一的贵公子,可惜连个洞房都没捞着,夫婿就奉旨出征了。再相见,她被夫君大人一箭射死在城墙上,一睁眼成了骑着毛驴的被拐少女,绞尽脑汁琢磨着怎么回到京城去。js330

  • 暗器至尊最新章节

        他是一个放牛娃,叫吕义忠。一天,他在山上放牛。不料其堂弟家的水牛发疯一般的袭击了他,被撞下悬崖。幸好抓住藤蔓,掉入绝壁上的山洞中。一颗东西掉入嘴里,他便昏迷过去。待自己醒来之时,觉得精神抖擞充满力量,更令人出奇的身上散发出奇异的香。回到家的第二天,父母居然被武林高手一掌击毙。为父母报仇拜入门派学武。更出乎意料的是,逃亡途中被一个女子救走,后拜这个女子为师。继而引出一大堆的情感纠葛与前尘往事,其暗藏的阴谋逐渐漏出蛛丝马迹。为破坏阴谋,拯救武林人士,他挺身而出。没想到破坏了原来的阴谋却引出另外一个更大的阴谋。js330

  • 萌神杂货铺最新章节

        鬼马少女米果继承了间祖传的杂货铺,让她懵逼的这里有个会说话的板砖诺基亚,还有千奇百怪的客人,这些客人都不是人,是来自五湖四海世界各地的……神灵……气管炎雷公,吃货灶王爷,老顽童土地公,泰迪精大天狗,铁公鸡财神爷,学霸文曲星,少女心阎王爷……米果从一脸懵逼到跟众萌神打成一片,带着神灵们过上了打手游吃火锅唱KTV的现代化生活。

  • 凰女归来:逆天七小姐最新章节

        被虐待,被凌辱,苦心征战十年沙场,却换得爱人的一杯毒酒!也终于明白原来带给他快乐的只有权利!一次重生,让这些人的一生,一个朝代发生变化,真正的爱人是在背后为你默默付出而不图回报的人,经历了一次次的暴风骤雨,终得花开苦难若风闻,彼岸妖娆诸似开。终究也只剩她一人。一人也可以面临以后的风风雨雨!愿你共安!

  • 锦绣春闺最新章节

        前世被毒身亡,嫡姐入狱,母亲早逝,一切都是幕后黑手操控。重生而来,看侯府嫡女如何斗庶妹、姨娘,算计祖母、婶娘,防备渣男,一步步找出幕后之人,逆势而上,谋划人心,做别样闺秀,收获许她一世独宠的佳公子。

  • 花都极品神医最新章节

        “请把腿分开。嗯,对,分开。”“啊啊我是第一次,你要轻一点啊!”张墨拿出了自己的“工具”,“你一定要温柔啊!”那个人还在紧张的嘱咐。张墨额头青筋跳动,终于忍不住了大吼道:“妈蛋,我是医生!做个手术你至于吗?”

  • 限时爱情,霸道总裁轻轻爱最新章节

        一场意外,她和他协议结婚。她以为,他所谓的合格妻子,就是让他家里红旗不倒家外彩旗飘飘。可是,他每每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总是一副恨不得撕碎她的表情。“苏问心,你到底是真蠢还是假蠢!”终于,某人忍无可忍的咆哮。

  • 秦陵寻踪最新章节

        四十年前的绝密协议曝光,秦陵地宫惊现外星人!一支自发的考古小队,为寻真相,深入地陵,机关陷阱,险象环生,离奇诡异的地下世界,未知的生物,无尽的宝藏,高度的文明……今古交错,时空交汇,人俑复活,秦军再现……各方势力,纷纷登场,地上地下上演一出惊心动魄的生死较量!上古神器重现人间,龙珠、轩辕剑、赶山鞭、定日神针、周王九鼎,易经三篇、周天十六卦……铭文上的六字楔语‘锁龙脉、布三阵’究竟是何意?又将会引出怎样的秘密呢!?

  • 快穿寻夫:凤凰遨游三千界最新章节

        凤轻舞为带着小白系统穿梭三千界面,完成各种任务,只为了重聚爱人的灵魂。只是为啥?各位界主总喜欢让她当和平大使,让世界充满爱,这个不是她的画风好不?忍!我忍!堂堂凤凰快变成忍者神龟了,终于在某一天,凤轻舞爆发了,举起反抗大旗,把让她当苦力的界主给……

  • 时间掠夺最新章节

        “支付你的时间,你可以获得一切你想要的。”——时间交易所所长苏君先生。当苏君拿起以时间为名的书籍时,他的寿命就只剩下三天。他必须在有限的寿命内,从时间交易中收取佣金,或者从卖家手上买走时之书的残页,以此为自己延续生命。如果买不走……嗯,抢也可以。这是一个关于时间和永生的故事。所谓永生者,就是永远行走在收集生命道路上的人。

  • 无敌修仙圣医最新章节

        医道修仙,济世悬壶。救死扶伤其实很容易,但是拯救苍生却很困难。困扰人们的并不是病痛,而是人们的心灵。平凡的少年郑羽,因为遇上了一座神秘的星空碑而让生活变得不再平凡。

  • 盛世谋心:特工皇妃嫁到最新章节

        一朝穿越,往事具休。再睁眼时,佼佼特警成了孤女元惊鸿,被救命恩人南宫凌转手送给了太子南宫朱雀。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太子之尊,玩弄权术得心应手,偏偏遇上这女人后渐失心防?“前路纵使沟壑难平,高山望海,我亦陪殿下。”元惊鸿颔首以笑,眉目满是深情。“他日若我爱上别人,便叫我不得好死。”南宫朱雀傲然回应。可当爱纶入阴谋诡织的朝堂密网,风云变波之际。却听她嘶吼“你曾说你爱我!”男人面无表情,眉眼里却是不易察觉的心痛困苦。

  • 王爷你老婆又上山了!最新章节

        练云裳死于一场群架,从21世纪魂穿到古代。原主溺水而亡,从河边醒来、身无分文的她与偷跑出来寻自己的小鱼儿,决心抢劫,遇到了假装没钱说要以身相许的盛麒麟。练云裳将盛麒麟偷偷弄到洪山寨,三皇子盛飞扬领命追查盛麒麟下落,小鱼儿不慎被抓,练云裳为救小鱼儿被抓,逃跑时被盛麒麟所阴,与小鱼儿一同关入监牢,才知自己打劫的是自己的未婚夫盛麒麟

  • 高冷仙尊请自重最新章节

        他,天道仙尊,六道内顶尖强者。不苟言笑,冰冷如山巅之雪。    她,陪他历劫飞升的人道炮灰,苦苦追寻他的踪迹,因爱生恨堕入魔道。    他说,频繁到魔道走动,只是出于愧疚渡她脱离魔道。    好吧,想方设法与她接近,费尽心思助她成仙,就当他是悔过吧。    诶?他不是说为了守护天下苍生可以放弃一切,那倒是别选择她啊。    够了仙尊,怎么疯起来连自己都骗?请你自重啊!

  • 最后一个锁龙冢最新章节

        二十年前,我爷爷神秘失踪。二十年后,一个带着棺材的病人闯进我的草药铺。更离奇的是,一个黑衣老头非要把他那美若天仙的孙女许给我。我身陷神秘领域,遭遇一系列谜团……大禹为何治水?这世界到底有没有龙?全国各地的锁龙冢到底连着什么?这一切,得从我左眼里的那条龙影说起……

  • 薄少,求你行行好最新章节

        某日,玩着某荣耀。“薄大叔,你喜欢什么英雄啊。”“成吉思汗。”薄西泽笑的邪恶,拉她过来,压住。“为什么?”艾小纨疑惑。“一,他是射手,二,他跟我很像。”薄西泽在她耳边轻笑,带着些许意味不明,“只识弯弓……。”艾小纨愣了愣,默默的把整句诗念了出来,然后脸爆红,太!污!了!再后来,艾小纨三天三夜都没能下榻,薄西泽用身体验证了这句话。

  • 不朽造化诀最新章节

        道有万千,却分大小,我叫林寻,以造化入道,以造化证道,以造化合道。

    本章内容提要:
    ...    “李师弟这是不够意思啊,以你我的关系,应该给吕某留两块腕表的?”     吕直身在金光峰,却是占了个便宜,找上门一通抱怨。     “没听吕师兄之前提过此事,这样,下次再有机会,小弟为吕师兄准备两块!”     李鱼一笑说道。     “下次岂不要等到十年后?”     吕直苦笑,随后,话头一转:“李师弟怀惴神术,却处处受制于......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