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四海黑着一张脸转身冲顶楼走去,开启禁制,杜绝所有人进入顶楼,随后,推开了一间常年被禁制封禁的秘密仓库,这仓库中,一名黑衣人正在盘膝打坐。

    “给我杀了这个畜牲,一刻都不能让他多活,奇珍轩三名掌柜一个不留,手脚麻利一些,不要留下任何线索,我就不信了,没有证据,青云宗敢冲老夫动手!”

    单四海咬牙切齿地冲着黑衣人吩咐道,心中则思量着,要准备一些礼物,去拜会拜会青云城城卫队西城紫星大长老,弄清楚一些消息,商议一番怎么对付向飞云……

    汪元率领城卫队返回了奇珍轩,那名灰衣掌柜和汪元一道上了三楼,青鳞亲自把二人迎进了三楼的密室。

    等汪元下楼时,空间袋中已多了一件紫阶上品的飞剑和三万灵石,为了进阶紫星境,他花光了几十年的积蓄,这枚飞剑和灵石如雪中送炭,让他心中甚是舒服,这趟差出得不亏!

    接下来,汪元带头,一众城卫队卫士每人推走了一辆单车,在几名奇珍轩活计的指点下,众人兴高采烈地学习起了如何踩单车。

    片刻后,大街之上已是围了一群人,看起了热闹。

    城中禁飞,除了有警讯,有人斗殴,紫星长老可以飞一飞,其它的时间,上到紫星长老,下到蓝星卫士,全是靠着双腿在巡城,如果有了单车……既方便又帅气,而且奇珍轩林大掌柜已经声明,单车只对城卫队卫士出售,这样一来,骑单车就成了身份的象征。

    至于眼下的这批单车,乃是众人今日辛苦一场的报酬,自然是分文不取。

    城中众修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却都能看明白,火云宗商铺和奇珍轩过了一招,看情况,火云宗商铺败了一局,否则的话,火云宗的这名灰衣掌柜也不会点头哈腰地到跑到奇珍轩赔罪。

    这名灰衣掌柜当然不想这么做,可没办法,他被逼着服了一颗毒药,不想死就只能这么做。

    汪元离开后,青鳞抬手就是一拳,再次把这名灰衣掌柜打晕了过去,塞进了灵兽袋,随后,起身走到了李鱼的房间。

    “事情已经办妥了,单四海这老匹夫应该老实一点了吧!”

    青鳞说道。

    “但愿吧!”

    李鱼揉了揉眉心,一阵头疼,这单四海在青云城经营多年,手眼通天,人又桀骜,未必会服软。

    自古商场如战场,他只不过想在青云城待上一年半截,筹集一些灵石用用,结果,卖卖钟表都能惹来杀身之祸。

    未等二人清闲多久,仅仅是半个小时的时间,三楼掌柜魏东找了过来,有人要买腕表,一次性要买两块,而且是孤身一人前来,点名要和林大掌柜交涉,谈谈价钱。

    如今展柜里只有两块腕表,价格加起来超过了三百万灵石,买主要求和大掌柜谈谈价不过份,不过,孤身一人前来,这事情却透着蹊跷。

    “走吧,看来又有麻烦找上门了!”

    李鱼苦笑道。

    “这个……属下一人就行了!”

    青鳞说道,这些天来,李鱼一直没露面,外人都以为奇珍轩的大掌柜是他。

    “小心驶得万年船!”

    李鱼站起身来,示意青鳞先出去,他随后。

    他有些担心会有银星修士找上门来,对方有备而来,万一动起手来,青鳞孤身一人会吃亏。

    二人一前一后走下了三楼。

    三楼上,此刻仅有一名男顾客,一袭黑袍,四十出头年纪,脸颊瘦削,面无表情,两名蓝星境伙计正在殷勤地为其泡茶。

    如此大的主顾,当然要伺候的周到一些,何况,店里有规矩,谁接待的客人,卖出货物之后,谁就会有一定比例的奖励,这么一大笔买卖,奖励绝不会少。

    看到青鳞、李鱼走下楼来,魏东正准备示意两名伙计离开,结果,青鳞却冲着他摆了摆手,说道:“你们先退下吧!”

    魏东和两名蓝星伙计面面相觑,只得心有不舍地离开了三楼,冲二楼走去。

    大掌柜发话了,不能不听,三人只期待着这两块腕表卖掉之后,大掌柜不要忘记给他们奖励。

    青鳞抬手间开启禁制,片刻后,这三楼就成了一个独立的空间。

    眼看着禁制开启,这名黑衣人竟然无动于衷,反而是饶有兴趣地打量起了青鳞和李鱼。

    “说说看,谁派你来的!”

    青鳞单刀直入地问道,从这黑衣人的衣着打扮表情相貌来看,怎么都不像是买高档奢侈品的主,反而像是来找茬。

    “你们……谁是林大掌柜!”

    黑衣人一字一字地问道,表情木然,声音生涩难听,仿佛好久没说过话的人,突然开口说话一般。

    “大爷就是!”

    青鳞指了指胸膛。

    话音方落,一股无形力道从天而降,室内空间骤然一紧,青鳞、李鱼肩头如同压上了一座山峰般沉重,就连体内法力也为之凝滞,正端坐在椅上的黑衣男子却是陡然跃起,五指如爪,冲着青鳞的胸膛插去,尖尖的指甲之上突然间寒光四射,似乎准备挖出青鳞的胸膛。

    青鳞抬手一拳击去,结果,发现自己的动作竟然慢的可怜,眼看着对方的爪影飞来,竟然挡不住。

    就在此时,黑衣男子脑中却是骤然一痛,神魂如同被撕裂一般痛楚难忍,双眼一黑,意识全无,利爪依然是冲着青鳞胸膛抓去,身躯却是冲着地面坠倒。

    这突然变故,让他的动作慢了三分,青鳞总算是能够挥拳砸在了他的爪影之上,一拳把其砸翻在地,心中暗自后怕,出了一身的冷汗。

    幸亏李鱼跟了下来,斩魂术击中了对方,否则的话,自己恐怕要吃个大亏,弄不好会丢掉性命。

    一脚踢在黑衣人的后脑,把其彻底踢晕。

    “守在这里,任何人不得放上来,我来看看他什么来路!”

    李鱼吩咐道。

    说罢,抬手抓起了黑衣人,冲四楼走去。

    直接施展种魂术,随后是一番搜魂,这黑衣人巫淦,乃是一名银星一阶的散修,一边享受单四海供奉,一边替单四海干脏活,而且是背着火云宗干脏活。

    经营这间商铺多年,单四海没少侵吞火云宗资产,巫淦得了其中的三成,为了不使秘密外泄,这间商铺之中的火云宗弟子,皆被单四海笼络,若有不听话对着干的,往往会被单四海剪除,动手的正是巫淦。

    火云宗商铺有一条密道,只有单四海和巫淦二人掌握,火云宗商铺之内,三名掌柜,两名炼器宗师,皆是紫星境界,火云宗之所以在青云城中这般霸道,正是因为一间商铺就拥有六名紫修,而且还有巫淦这名秘密杀手。

    “既然不想和平共处,那就来吧!”

    李鱼喃喃低语道,单四海接连两次要杀他,那也没有什么客气的,以牙还牙就是了。

    唤来青鳞,一番吩咐。

    不多时,青鳞扮成了巫淦的模样,面无表情地走出了奇珍轩,悄然沿着地下秘道回到了火云宗商铺,开启法阵,和单四海关门“密议”,再然后,“单四海”冲着两名掌柜下了一个奇怪的命令,火云宗商铺内的所有商品七折优惠,快速回笼灵石,然后大肆购买奇珍轩商品,直到把奇珍轩内的商品全部买完,让奇珍轩无力经营,自己滚蛋。

    这分明是杀敌八百自伤一千,以火云宗商铺的财力,做到这一步不难,不过,你买了奇珍轩的商品后,能够高价卖出吗,不会赔钱吗?城中又不是只有你一家商铺出售法器、灵矿,有些商铺同样是一流大势力开设,实力并不弱于火云宗商铺。

    此刻,单四海声音嘶哑,表情都有些不正常,如同换了一个人般,完全没有了昔日沉稳的模样,一副怒火中烧的样子,看来,单四海被叛徒逼急眼了,被青云宗逼得没办法了,不敢再像之前那般用阴毒招术来对付奇珍轩,不敢杀人夺宝,只能出此下策,这属于商业上的竞争手段,青云宗管不着。

    不过,这两名掌柜转眼就看到了叛徒的尸体。

    “这就是背叛的下场!”

    单四海指了指那名灰袍掌柜的尸体,神情冰冷地盯着这两名掌柜,目光如同要杀人。

    两名掌柜噤若寒蝉。

    “放手去做,不要有顾忌,接下来几天我要静静,若有人找上门说情,就说我闭关!”

    单四海冲二人摆了摆手。

    二人走出房间后,面面相觑,皆能看到对方额头上出了一头的冷汗。

    就这么短短的时间内,单四海就诛杀了这名叛徒,足见其根子硬手段多,可对手能把他气成这个样子,逼得他只能以商业手段击败对方,显然对手的后台也足够硬。

    单四海手腕强硬,把这间商铺打量的井井有条,替火云宗赚到了不少灵石,他的话,这间商铺中的火云宗弟子没人敢不听,至于办事的效率,众弟子一向很高。

    很快,七折优惠的告示贴了出来,明天就实施。

    而一众火云宗弟子则关了店门,盘点起了店中商品,学着奇珍轩的样子,把准备展示出售的每一件法器,每一块矿石都标上价格,并且在大厅显眼位置标上了“概不议价”四字,明码标价省去不少口舌,能够最快速地售出商品,回笼灵石。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金鳞》之 第333章 单四海的报复(上)是作者土疙瘩的爱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金鳞》之 第333章 单四海的报复(上)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金鳞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土疙瘩的爱情写的《金鳞》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金鳞》之 第333章 单四海的报复(上)是作者土疙瘩的爱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金鳞》之 第333章 单四海的报复(上)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金鳞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土疙瘩的爱情写的《金鳞》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金鳞最新章节- 金鳞全文阅读- 金鳞txt下载- 金鳞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武侠修真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333章 单四海的报复(上)】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金鳞】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金鳞》书迷评论

  • 一点浩然气最新章节

        没有虚幻只有残酷的现实。父坐牢,母瘫痪,少年头顶的那片蓝天坍塌了。有人为苦难的少年撑起了另外一片天空,有人为无助的少年伸出了铁肩,有浓浓的同窗谊,有绵绵的师生情。没有夸张,有一见钟情始终不渝,有勾心斗角尔虞我诈,有朦胧的初恋,有青涩的初吻,有忘年交,有师生恋,有该出手时就出手的行侠仗义,有年少的鲁莽,有青春的激昂-----
        不管你多苦,多累;不管你多委屈,多无奈;不管你多悲观,多失望;让我们心中留存一点浩然气,无愧于祖宗,无愧于子孙,不负项上头颅! 2015年12月17日 杭州逸盛路

  • 萌上天命贵女:帝妃本色最新章节

        她是金牌谋士,手握运星,乾坤独断,媚而不俗的外表,腹黑算计的内在,一半天使一半恶魔,善恶全由本心。一场变故,她穿越而来,家道寥落,无父庇护,长兄失踪,渣妹无良,妄想取而代之。大婚之日,她一身污秽,踏着晨光,重生而归。从此之后,步步生莲,光芒万丈,顺她者大运洪福,逆她者跌落尘埃。某王爷肝肠寸断:本以为她毫无价值,所以退婚,没想到明玉暗藏,本王走眼了。绝色权臣声声叹:他先爱上的女子,穷其一生却只能看着她身娇体软,没法扑倒。某皇叔傲然勾唇:几年前,本王已经翻了墙,爬了床,劫了色。她扶额:谁说失了身,就一定要嫁?走开,本姑娘誓不为后。某皇叔将她扔回软榻:再来一对萌娃,你不嫁也得嫁!

  • 画出来的冥夫最新章节

        一张画像,让我从此与鬼结缘。梦里与鬼的缠绵,醒来却发现一切都是真实的。正当我想尽办法逃离这个帅气的鬼的纠缠时,却发现自己已经怀了阴胎。一切的一切,都是一场巨大的阴谋。宿世的情缘,命运的羁绊。我,该如何挣脱……

  • 少主有令:契约一品小萌妃最新章节

        “宝贝儿,想吃还是想被吃?”“想吃……”“那好,给你吃……”他微勾唇角,欺身压了下来,“唔……不要这个,不要……我要那个,那个……”某吃货两眼放光的看着他手上的巧克力脆皮香蕉奶糕。“哦?”他意味深长的看着她,宽衣解带,满眼宠溺,“那……便给你吧……”她是阴差阳错被邮寄过来的财阀千金,他是身份神秘容貌倾城的邪魅殿下。她拥有不知所用的雨霖铃,他手握掌控世界之命脉!至圣三者,风平浪静之下的波涛涌动,阴谋,算计,步步为营;爱恋,背叛,爱恨交织!谁能携手一生,谁又为情所伤?!【此生如有你相伴,不羡鸳鸯不羡仙】【前十五万字免费,请宝贝儿们放心入坑】

  • 神魔变最新章节

        意外重生,却经脉破损丹田被废,又能怎样?让嘲笑和羞辱来的更猛烈些吧!云天佑为了尊严,为了可爱的小师妹,走上了战斗和修炼的艰难之路,却意外融合了世界最后一个神主的魂和魔王的魄……

  • 我真是大球星最新章节

        当奥拉朱旺跳着梦幻的脚步选择离开,大猩猩出一声不甘的怒吼后回归钢铁丛林,海军上将也重新戴上了斯文人的眼睛,他成为了中锋这个位置上,最后一个阻止大鲨鱼肆虐篮下的人,靠防守吗?不!事实上他是一名影帝!他重新定义了中锋这个位置,篮球即将迎来小球时代?no,你们还需要等待!js330

  • 魔门败类最新章节

        欺师灭祖,残害同门视为道门败类!    不修佛法,屡犯五戒视为佛门败类!    身为魔门血炼宗弟子林皓明,得到了一串神奇的功德珠,做“善事”、赚功德、解封印、得好处,于是魔门败类诞生了!    这是老惊回归仙侠的作品,希望大家多多支持!本书老惊先打包票,肯定会完完整整的写好,所以大家尽管放心收藏!js330

  • 斗米也养恩最新章节

        升米养恩也养仇,斗米养仇也养恩!人性的复杂不是能够用升米、斗米就可以量出来的。每个人都想做潇洒的施恩主,不愿做憋屈的受恩奴,要不然就不会有“嗟来之食!”这个词的出现。    本文应该归类于种田经商,其中没有明确的施恩、受恩,只是以刘余金、王洪英夫妻俩为主线,讲述这一家子从无到有、从农村到城市、从被动做好事到主动付出的一个平凡小世界。    因为有玄幻的强外挂和金手指,因此在里面强加了很多理想性的东西。不要考究,因为现实中付不起那个代价。js330

  • 傲世帝歌最新章节

        这是一个战乱的世界!    习兵法,阅兵书,修玄力者,为修士。    弱者,习“身轻如燕”“健步如飞”等末流兵法,强者,掌“亘古匆匆”“只手遮天”“斗转星移”之流!    这片土地,自古以来,群雄逐鹿,万世征伐,从未有过大一统之时,想要生存,唯有……以战止戈!    杀一人为罪,屠万人为雄……何为帝?js330

  • 都市修真医圣最新章节

        青年偶像?少妇之友?叶尘枫从不在乎这些虚名,大好青年就要有“宁为良医,不为良相”的人生追求!“嫂子,晚上再来推拿一次,这病就可以痊愈了。”“你个小坏坏!”“叶医生,你做我的私人医生好不好嘛?”“美女你别误会,我可是卖医不卖身的!……你能出多少钱?”咳咳,行医治病,仁心济世,功德无量,功德无量!

  • 都市超级兵王最新章节

        他是华夏龙魂的娇子,风流倜傥的护花邪少,令敌人闻风丧胆的夺命“乌鸦“,也是仇敌眼中最残暴的恶魔。如今,放下一切的他回归花都。在军队,他是兵中之王,在都市,他是人中之龙。

  • 相爷萌宠:夫人,别娇羞最新章节

        “嫁你会被坑死,我才不要!”  一朝穿越到茫茫大草原,却遇上个赔命的坑货。  君瑶觉得,这大概就是命中克星。  当暴力萝莉杠上笑里藏刀的腹黑奸相——  “除了每天玩命,还要每天悲(被)伤(上)!”  君瑶愤愤捏拳:  “陆云卿,你的良心都不会痛的么?”  某丞相大人闻言妖孽一笑,顺势将人翻身压下。  “夫人,你多悲伤几次,就会习惯了。”

  • 帝少追妻:火辣宝贝碗里来最新章节

        面对职场潜规则,林清沅霸气宣布,“楚先生,总裁并没有什么了不起,我也能当!”嫁入豪门的牢笼,林清沅拒绝做米虫,“男人都是女人生的,男人能做的事,女偿但能做,还能做得更好!”

  • 刀剑天帝最新章节

        刀剑天帝偶得神秘铜棺,却被好兄弟和妻子偷袭致死,含恨而亡。不料意外重生,得不死魔经,以魔心为根,魔棺为源,塑不死魔身,掌不死天道,成不死永恒之主!这一世,定要以吾手中刀剑,斩破九霄!剑碎天地!

  • 王爷竟然想休妻最新章节

        “王爷可是走错房间,上错铺了”“这楚王府的一草一木,皆是本王之物,王妃亦是本王之物。”“既然如此,臣妾今日就睡在西暧阁了”安歌话刚落定,转眼间人已深处别人身下,“王妃是否忘记大婚之日我二人有事末办”安歌眉梢一挑,瞥过男子的身段,“王爷如今的身子承受得住”“试试就知道了。”男子邪邪一笑。

  • 那年青春夏无忧最新章节

        十年前的一个夜晚,改变了她的一生,本以为自己已经跌入深渊,却看到了救赎……可是真的,回不去了吗?

  • 兑换传奇战记最新章节

        一部很普通的穿越小说,内容比较欢快,主要讲的是一个想要混吃等死的宅男意外成为了某大神的继承人而穿越到异世界,不得不一步步变强,最终却发现根本不是这样。
        萌新作者,第一次写小说,刚开始节奏很慢,比较慢热,不喜勿喷,阿里嘎多。

  • 农家有喜:山里捡到俏郎君最新章节

        拿珍珠换鱼目?村里最傻的姑娘魏饺饺都知道,这是一桩赔本买卖。然而那个笑眯眯的温润公子告诉她,就要拿十里红锦,三亩田地换一个魏饺饺。红锦是十八里乡最好的,田地是方圆百里最肥沃的,魏饺饺掰着手指头算了算,怎么算都是那俊俏公子亏本。对此宠妻狂魔巽玉表示,种瓜得瓜种豆得豆,种一个魏饺饺能冒出好多个金疙瘩,划算。且看一代农女如何逆袭,和米面,榨豆油,走上发家致富路,再顺手牵着夫君走。

    本章内容提要:
    ...    单四海黑着一张脸转身冲顶楼走去,开启禁制,杜绝所有人进入顶楼,随后,推开了一间常年被禁制封禁的秘密仓库,这仓库中,一名黑衣人正在盘膝打坐。     “给我杀了这个畜牲,一刻都不能让他多活,奇珍轩三名掌柜一个不留,手脚麻利一些,不要留下任何线索,我就不信了,没有证据,青云宗敢冲老夫动手!”     单四海咬牙切......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