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里走!”

    姬重光怒喝一声,奋力掷出了手中银枪。

    狼面人反手一锤磕飞银枪,头也不回地全速狂奔,他觉得姬重光就是个疯子,离的越远越好。

    姬重光收回银枪,左右一望,腾空而起,驾驭遁光冲去。

    李翱、李琰等人已经撑不住了,狼面人再杀过去,岂不要命?

    “不要逃,站住!”

    李鱼同样是怒吼道,抬腿追了上去。

    黑牛紧随其后,片刻间已是超越了李鱼。

    马面猿猴身上被斩了上百刀,却没有一刀致命,反而被激得凶性大发,上窜下跳,一杆大棒舞的呼呼生风,李瑞、李辉、李青山先后被马面猿猴击倒,就这片刻间,场间已只剩下了李翱和两名老仆。

    远处的叶眉、李智见状,不约而同地挥刀冲上前去,刚刚冲到半路,一名老仆被一棒砸碎了头颅,下一刻,另一名老仆被一棒扫飞。

    一杆银枪却在此时呼啸而来,刺在了马面猿猴的背部,正是姬重光见势不妙,掷出了银枪,姬重光的力道远比一众赤星修士强上太多,银枪直接在马面猿猴背上刺出一个大洞,把马面猿猴刺倒在地,马面猿猴正要翻身爬起,李翱却是一步跨来,双手持刀,一刀劈在了马面猿猴的脖颈之间,这一刀,含恨而发,十成的力道,咔嚓一声,马面猿猴的脖颈直接被劈断,一颗头颅飞了出去。

    另一侧,一声闷响,李琰却被猿面人一棍击飞,手中两把长刀断了一对,口中鲜血狂喷,摔倒在地挣扎着爬不起来,他已然被砸中多棍,骨骼断裂多处,只是仗着一股悍勇之气死拼。

    “哈哈,看你还能狂到何时!”

    猿面人哈哈大笑,提棍冲向了李琰。

    李翱飞身而来,挥刀怒斩。

    “滚开!”

    猿面人一脸不屑,随手一棍击出,一道粗大的棍影砸碎刀影,砸在了李翱手中长刀之上,刀飞,人飞,李翱重重摔倒在地,挣扎着爬不起来。

    “完了!”

    姬重光暗叫不妙,远远地挥拳击向了猿面人,希望能挡得一挡。

    李鱼同样是暗叫糟糕,猛然止步,准备着从混沌空间中召出追风,他没想到,看起来稳重的猿面人并没有与众修对峙,反而是不顾死活地冲入人群中大打出手,早知如此,就不应该去对付狼面人,而是先联手重创猿面人,判断失误,麻烦大了。

    叶眉、李智不约而同地停下了脚步,一瞬间,心如死灰,完了,李家要完了。

    “不!”

    躺倒在的李勇吼叫道,满心不甘,自己的前途原本一片光白,难道今日要断送在此?

    挣扎着想要爬起来,却是不能,他的双腿被马面猿猴一棒击断。

    就在此时,天际头突然间狂风呼啸,一只掌影从天而降,直奔猿面人,第一眼看到时,掌影还在天穹,离着众人有百丈之遥,而下一刻,所有人只觉得身周空间骤然一紧,肩头之上如同压上了巨山一般,无法动上分毫。

    猿面人手中长棍已经举起,眼看着就要砸在李琰身上,动作却突然凝固,紧跟着,掌影飞落,结结实实拍在了他的身上,一声轰然大响,尘土飞扬,地面之上多出了一个大坑,地面颤动,房倒屋塌,众修不约而同地被颤动的地面弹了起来,随后又摔倒在地。

    原本正在腾空飞来的姬重光,突然间就掉在了地上。

    狼面人吓得魂飞魄散,掉头就逃。

    “小崽子,见了老夫还敢逃,跪下不死!”

    一道苍老的声音远远传来,

    听到这声音,正在逃跑的狼面人瞳仁一缩,暗叫不妙,猛然止步,双腿一软,扑通一声就跪倒在地,哀嚎道:“前辈饶命,前辈饶命!”

    一边嚎,一边磕头,涕泪横流!

    这声音,他熟悉。

    李家众人一个个震惊在当场。

    李鱼、李智、李勇、李豹四兄弟一个个神情怪异,纷纷抬头冲着天际头望去,搜寻声音的主人。

    这老者的声音,他们也熟悉。

    柳长风,竟然是柳长风,这老贼在海上唱曲子唱了几天的“啦啦啦”“道道道”听得人耳朵生茧子,没有人不熟。

    果然,一艘飞舟从小青山背后的东侧方向穿云裂雾而来,舟头之上,一名须发雪白满面皱纹的灰袍老道,身背长剑,手提拂尘,不是柳长风又是何人?

    柳长风身后,影影绰绰地还有不少人。

    “这老儿跑来李家做什么?”

    李鱼心中说不出是什么滋味,感激、庆幸、狂喜,又有三分疑惑。

    “李小鱼,老夫来看你来了,怎么,傻了?不欢迎?”

    柳长风伸手拂须,似笑非笑地望着抬头张望的李鱼。

    “前辈怎么……晚辈李鱼恭迎前辈法驾!”

    李鱼远远地躬身一礼,原本想直截了当地问问这老贼怎么会跑到李家来,话说出口却改了主意。

    这事来的太诡异,他怎么也想不到柳长风会从天而降,早在踏上陆地后柳长风已带着药仙谷弟子离去,若想来李家,为何不一道同行,大家都是向南,完全可以同路。

    直觉告诉他,柳长风肯定是为他而来,可图什么呢,又看上自己什么了?

    绝不会是为了一首词一首曲,而柳长风手里的灵药比自己多的多,更不会是为了灵药,那他能看上自己什么?

    “李智拜见柳前辈,前辈法驾,我李家蓬荜生辉!”

    远远地,李智同样是冲着飞舟之上的柳长风躬身一礼,心中也有疑惑,更多的却是狂喜和感激,

    李勇、李豹二人也想施礼问好,只可惜伤势在身,站也站不起来。

    “小老儿李翱拜见前辈,多谢前辈救了我李家老小!”

    李翱强忍着痛楚,挣扎着爬起来,躬身一礼,话音方落,却是身躯一晃,再次摔倒在地,口中狂喷鲜血,猿面人的一棍虽没有杀死他,却让他受了重创。

    “老祖!”

    “老祖!”

    “老祖你怎么了!”

    李智、叶眉、李笑先后冲了过来,扶起了李翱。

    “快,快,看看你二祖!”

    李翱冲三人吩咐道。

    李智、李笑快步走了过去,李琰的情形更惨,竟是晕死了过去,身前吐了一大滩鲜血。

    李鱼顾不得再去和柳长风见礼客套,慌忙冲此而来,这边躺倒了一片,还不知道情况如何。

    飞舟之上,柳长风皱了皱眉头,突然抬手冲着远处的一个方向一掌击去,紧跟着,十指连弹,一道道光影飞出,化作一枝枝蓝色冰箭冲着另外几个方向飞去。

    一声轰鸣传来,十余里外,一名正在驾驭遁光逃窜的紫星修士被柳长风一掌拍翻在地,另外几个方向,三名赤修也在亡命而逃,片刻后,三人全部倒在了地上,身躯之上蒙上了一层蓝色坚冰,如冰雕一般。

    木妖、武辰、柏崖、高澜四人先后跃出舟外,飞舟则直奔李家。

    李家北侧一处房舍完好的院落中,受伤的李家众修或躺或坐。

    柳长风端坐在堂屋前的一张大椅上,大手一挥,一脸霸气:“放心,有琳丫头、晴丫头在,只要还有一口气,都能活命!”

    苏晴脸上带着笑,心中却是一阵无奈,她明白柳长风是为了什么来李家,却并不看好。

    凤琳儿偷偷瞄了一眼李鱼,心跳莫名快了几分,想起一路上柳长风私下里教导的话语,一时间心乱如麻,这可恶的家伙竟然会和自己扯在一起,真奇怪!

    李鱼的心思却不在她二人身上,此刻正在打量着一众伤员,查看谁伤的最重,谁需要优先治疗,李家三代男丁中的强者全部躺在了这里,李翱现在把烂摊子交在了他的手中,他无法推脱。

    李琰、李青江、李辉、李瑞、李虎昏迷不醒,伤势严重,另外六位家仆同样是昏迷不醒,对修士来说,只要有合适的疗伤丹药,就能自行疗伤,可这十一名昏迷者皆是被棍、棒击伤,骨断筋折又伤了脏腑,一个处理不慎,就会死去,损毁道基跌落境界大有可能。

    “还请两位仙子先救一救老朽的二弟吧!”

    李翱突然开口说道,示意李笑扶自己起来,要冲凤琳儿、苏晴施礼。

    苏晴慌忙摆了摆手,笑道:“您老太客气了,‘仙子’二字可不敢当,我姐妹二人和李鱼道友乃是故交好友,从这里论起来,你老还是长辈呢!

    “这……道友此言可羞煞老夫了!”

    李翱一脸不自然。

    方才李鱼、李智已经向众人介绍了柳长风、苏晴等人的身份,李琰直接被惊到了,半天回不过来神,如坠梦中。

    “药仙谷”在人族修行大势力中的地位比器灵宗还要高上一头,李琰从未想到过药仙谷中高高在上的银星长老竟然会驾临李家,会和他面对面交流,换做平时,别说是药仙谷银星长老,即便是药仙谷蓝星弟子到了李家,他也得亲自迎接,把其当贵客来款待,可今天,事情全反了,一众药仙谷弟子无论是赤星境界还是蓝星境界,见了李鱼,皆透着亲热客气,对自己则更客气,一个个上前施礼问好,而柳长风这名银星高人看李鱼的目光,如看自家子侄一般亲热,这就让李翱受宠若惊了,不自在了。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金鳞》之 第235 跪下不死是作者土疙瘩的爱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金鳞》之 第235 跪下不死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金鳞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土疙瘩的爱情写的《金鳞》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金鳞》之 第235 跪下不死是作者土疙瘩的爱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金鳞》之 第235 跪下不死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金鳞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土疙瘩的爱情写的《金鳞》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金鳞最新章节- 金鳞全文阅读- 金鳞txt下载- 金鳞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武侠修真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235 跪下不死】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金鳞】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金鳞》书迷评论

  • 恶魔情人最新章节

        哈棉~我是爱苓,本来命运就很命苦的我,却被爸爸叫到这栋富有的人家当庸,本来还满心期待的开始新生活,却没想到,会遇到一个超级恶劣的少爷,最後竟然成了他的专属佣人,我的日子..在那一天起,有了微妙的起变了....
        38篇後~请记得按    的连结喔!

  • 金妆郡主:相公关灯来耕田最新章节

        她是现代女博士,带着空间穿越到了一个架空的大志王朝,成了一个已经重生还被冤枉致死的郡主。面对着爹不疼,哥不怜,娘已死,老公怀里是他人,三堂会审板子上身的情况下。她怒了,霍然的站起来,舌战群臣,对抗皇上,与心中有挚爱别人的老公合离,却被小心眼的皇上发配到了穷山恶水的双城。他白衣墨发,前朝贤王之孙,身怀经天纬地之才,看透一切,却又无视一切,直到他遇见了她。在她困难的时候,他援手相助,在她快乐的时候,他微笑相伴,在她伤心的时候,他把酒相陪,在她光彩夺目的时候,他隐身幕后。世间多少红颜绝美不敌吾妻一颦一笑,世间多少王侯将相不敌吾夫亲手画眉。世间多少功名利禄,不敌青山绿水,情深一世,执手一双人。

  • 军婚老公有点坏最新章节

        前世她年幼无知,他不懂柔情,错过一生。今生,她顿然悔悟,把握一切,重生第一天,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紧紧抱住他。……论百炼钢该如何化为绕指柔——“薛城,你个混蛋!你说谁矮了!”她努力地抬起头,眼里包含了泪水。男人笑,直接将她抱起,放在台阶上,揉了揉她的脑袋:“乖,这样和我吵就不累了……”

  • 日久深情最新章节

        你相信吗?有人爱你如生命。从十四岁到二十四岁,庄墨离的人生牢牢的跟沈棠捆绑在一起。初见美如玉,彼时年少,夹杂着蜜糖品尝禁忌。成长,肆意蔓生的荆棘扎的彼此鲜血淋漓。庄墨离“沈棠,放过我也放过你好不好?”沈棠“至死方休!”有些人有些事,错过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再也无法挽回。庄墨离“沈棠,不要跟他走,留在这里!”沈棠“晚了。”纠缠半生,夜深人静时,眼前梦中还是那人年轻时的样子。推醒身边的人,“沈棠,你还记不记得我们第一次正式见面的时候?”男人还没完全清醒,伸手揽着他的腰说,“记得,那天的雪,下的真好看……”不满,“那我呢?”男人很累,沉在梦里说,“我爱你。”主cp沈棠x庄墨离多副cp此文,必须happyending。

  • 特种仙医最新章节

        一次意外,让叶秋借尸还魂了。世界还是那么一个世界,人还是那么一个人,但生活的味道却是变了不少。生前军医,生后大夫,也算是人尽其才。重生同一个世界的他,立下志愿,泡进天下美妞,装逼全世界,打脸全地球。与此同时,查探前世死因的他,陷入一个又一个的阴谋中去。阴谋诡计在强大的实力面前,一切的一切都是扯淡的。且看我们的医武高手叶秋,如何带领诸人装逼,如何泡妞,如何吊打自以为是的豪门阔少的。

  • 贴身战龙最新章节

        强力贴身,舒适温馨;送你一份柔软,让你感受温暖……我是贴身保镖,给你24小时完美呵护!
        下面说点不正经的——
        纵横大千世界,翻手为云覆手雨;
        游戏十丈红尘,美人如玉剑如虹。
        莫道病虎可欺,且看狂龙再起!

  • 元和长歌最新章节

        元和初,宪宗初立,励精图治以诛叛藩。  白居易初入仕途,韩愈官任郎中,“二王八司马”已黯然销魂去。  而注定将死于宦官之手的皇子,想要离开长安,谋求外任。  “元和中兴”之世,又将是怎样波诡云谲的一曲血火长歌?

  • 婚婚欲睡甜甜妻最新章节

        她是被直接打包送上门的相亲对象,他是被万众瞩目的高冷总裁。一纸婚书,她成了有名无实的豪门太太。婚后她努力的做好妻子的角色,却从来讨不来他的温柔。直到有一天,她看到他护着另外一个女人笑的宠溺。一份离婚协议,她带着无人知晓的孩子远走异国。五年后归来,他把她堵在无人的角落里。一个面容精致的孩子却挡在前面,冷冷的开口问。“你是谁?”

  • 万能数据最新章节

        一觉醒来,程诺发现自己眼中的世界完全变的不同了。  任何东西在他眼中,都能化成一组组数据。  程诺眼中的美女:身高168厘米,体重57千克,胸围85厘米,腰围63厘米,臀围89厘米  程诺眼中的台球:台球直径57.15毫米,重量170克,杆长145厘米,三号球入袋所需用力2.14牛,角度68.54度  程诺眼中的……  你可以称程诺学霸!数据帝!速算达人!  拥有技能:百分百投篮命中,百分百射门命中,百分百一杆清台……  程诺的人生格言就是:在这个世上,没有数学解决不了的问题。如果有的话,那就再加上物理和化学!

  • 未经允许,私自爱你最新章节

        娱乐报道头条:“情歌小王子沈朝饮疑似同性恋,深夜约会神秘男子!”配图是深夜的某公寓楼下,沈朝饮搂着一个男人的腰,两人一同往公寓走……

  • 神幻最新章节

        【火爆玄幻】古文明重现!  焚书坑儒,焚的是何书,坑的又是何人?为何要筑十二金人建阿房宫?阿房宫真的被一把火烧毁?十二金人又下落何处?繁荣的诸子百家为何开始沉寂?始皇为何不顾反对坚持泰山封禅?长生炼丹之术,到底存不存在?  何方站在山巅上说了三个字:“骚,浪,贱!”

  • 重生之一代神棍最新章节

        简介:    现在的女混混不好当啊。    带着小弟上街收保护费,差点被各种防狼武器虐到残。    出摊想卖点山寨包包搞点小钱,结果被城管追了三条街。    下赌场出老千想大赚一笔,结果被人家用高科技截胡,差点连内裤都输掉了。    学人打诈骗电话,结果每天被人从祖宗一代一直问候到了十八代,几十遍也忽悠不到一个上钩的,真是吐血三升都不止。    最后没办法了,借了个香炉,把自己装扮成神棍,搞搞仙人跳,可是……说起来都是泪……    好不容易做一次好事,想要扶老奶奶过马路还被辆违章小破车撞成了鬼。    接着她就穿越了!回到了六十年代的华夏!又成了一名女混混!还是个被拐卖的悲催女混混!    好再一招穿越得了金手指,开天眼,得神通,一路混的风生水起...

  • 诱妻入怀:老公,请休战最新章节

        上辈子,被最信赖的妹妹害死,失去了最爱的男人,失去了孩子,失去了父亲,失去了曾经的她引以为豪的一切。重活一世,她只想要好好的保护她在意的人,让曾经伤她害她的人,得到应有的报应。却没有想到,一场意外,误惹了帝少穆凉川。明明只是认识了几天而已,他却对她步步紧逼,毫不退让,在她一而再再而三的退让之下,他揽她入怀,宠她入骨,看着她深情而缱绻,他说,“以欢,你知道吗?除了呼吸和活着,爱你是我坚持最久的一件事。”1V1,超甜

  • 重生之护花邪龙最新章节

        黑暗世界一代强者,与对手决战时突然重生,成为世俗曾经那个弱不经风的少年,再走一遍自己的人生历程,一步一步重新主宰黑暗世界,曾经的各种恩怨情仇也再度萦绕而来。

  • 隐婚天后最新章节

        16岁时,叶芜与青梅竹马逃离了那个令人窒息“家”。半年后,竹马将她一人抛下。21岁时,叶芜归来,势必要所有伤害过她的人,付出血的代价!她以为自己会孤军奋战,不想,却遇上了那个能与她携手共前的男人。此生不负,唯卿一人矣。原来,她也可以被宠爱。

  • 宠宠欲动:老公,碗里来最新章节

        防火防盗防渣男,被青梅竹马劈腿,好姐妹勾引男友出轨,母亲在一夜之间变成了植物人,这么悲凉的命运想让她低头,不可能,秦子霞是谁?打不死的小强。人只要有希望说不定下一秒你就能翻盘,不过谁能告诉她!不是说这人有洁癖,怎么喜欢把她困在怀里,而且这么小心眼的男人,连狗狗醋都吃!秦子霞很想大呼‘契约可不可以不算数啊!’坐在旁边的冰山美男,抬手摸着她的头发,一脸同情地望着秦子霞。‘席家规矩,货已售出,概不退货!’

  • 极品农仙最新章节

        贫穷落魄的腾飞,意外从《神农本经》一书中,得到了神农氏的真传,凭借神书他带领全村种植稀有药材、珍贵作物,发家致富,随着他对神书学习越深,却发现,书中居然还隐藏着一个不为人知的惊天秘密……

  • 都市妙手仙医最新章节

        张宇左手阴雷,右手阳雷,即使杀人的战技,又是救人的仙术。都市谁为王,医术通天地,美女如云,快乐医仙。

    本章内容提要:
    ...    “哪里走!”     姬重光怒喝一声,奋力掷出了手中银枪。     狼面人反手一锤磕飞银枪,头也不回地全速狂奔,他觉得姬重光就是个疯子,离的越远越好。     姬重光收回银枪,左右一望,腾空而起,驾驭遁光冲去。     李翱、李琰等人已经撑不住了,狼面人再杀过去,岂不要命?     “不要逃,站住!”     李鱼同样是怒吼道,抬腿......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