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少爷如今在府中风头正劲,随便喊了一嗓子,身后顿时多了六名临时随从。

    三位少爷,三位小姐,带了十二名随从,浩浩荡荡地杀向了青江城。

    最近三年,仇人太多,疯狗太多,李家的一众少爷小姐出个门都是提心吊胆,像现在这般一大群前呼后拥准备在青江城撒欢的景象,少有,十二名仆从既骄傲又担心,李勇、李虎摇身变成了器灵宗真传弟子,的确需要在人前炫耀一番,可若有仇家来使坏怎么办?

    而一路上看到三位少爷神情淡定,三位小姐谈笑风生,一众仆从提起的心顿时放了下来,六位主子又不傻,说不定是老祖特意做出的安排,说不定另有目的,有几名脑子反应快的仆从频频回头观望,想看看身后跟的有没有人。

    青江城两条最大的主街,一东一西。

    一行人从东城门进城,沿着东西大街先逛起,一路上,七少爷似乎看什么都好奇,遇到看起来顺眼的美食就想尝一尝,全然不顾自己修者的身份,和凡人挤在一起也不觉得掉面子,至于十二名仆从,没有人被轻视,凡是七少爷尝过的美食,十二名仆从都有份,不吃都不行。

    这样大方的主子让人受宠若惊,除了李十七,其它十一名仆从刚开始有些拘谨,有些受宠若惊,不明白七少爷是不是受了什么刺激,可看到李十七处之泰然,众人也就放开了,有样学样,敞开肚子海吃山喝。

    这样的美事这几年他们从未遇到过,不沾沾光太吃亏了。

    一间间店铺逛过去,好玩的,好看的,好吃的,随手就买。

    对于李笑的购买要求,七少爷有求必应,一大把金、银币撒出去,不多时,一众仆从的手中已是提满了各种打包好的吃食、衣衫、首饰,甚至还有李笑看上的一堆玩偶,再然后,发现七哥是真大方不是来假的,李秀、李凤二女也放开了胆子购买起了心爱之物。

    六名主子腰间皆有空间袋,却偏偏要众仆从把买来的物事提在手中,这分明就是要炫耀啊!

    一众仆从发现围观者越来越多,再次焦虑担忧了起来,青江郡王府对李家频频打压,青江城中没有修行势力对李家友好,各种明里暗里的冲突,各种欺辱,尤其是最近三年,李家人已经处在了半隐居状态,极尽低调,别说是张扬,上个街都提心吊胆,就连城中的法器铺子都被逼迫着关了张,可依然还是出了事,就在半个月前,十少爷李信连带着两名贴身仆从大白天在青江城失了踪,至今渺无音讯,七少爷、八少爷、九少爷今天究竟要干什么?

    十二名仆从,唯有李十七脸上不见一丝担忧之色,众仆从暗自佩服,也暗自羡慕,毕竟是跟着几位少爷在坠星岛上经历过生死的人,牛!

    “大老爷,您行行好,给我一张饼,我娘快要饿死了!”

    路过一条街道时,一个瘦骨嶙峋的小乞丐突然从街脚窜出,抱住了李十七的腿,目光死死盯着李十七手里提的一包包食物,这些食物有些是方才众人吃不完的,有些则是李笑、李凤好奇想吃,买来后却又觉得不好吃,至于大饼,李十七手中并没有。

    李十七犹豫了片刻,拿出了一只完整的烧鸡,递给了小乞丐,柔声道:“吃吧,不够还有!”

    当年没有进入李家之前,他也挨过饿的。

    小乞丐愣了愣,打开荷叶,贪婪地闻了闻喷香的烧鸡,喉头动了动,却没舍得吃,跪倒在地,砰砰砰磕了三个响头,转身飞奔向了街角,高喝道:“娘,娘,大妹,二妹,有肉吃,有肉吃……”

    一脸的兴奋。

    街角,一张破毡皮上,一大二小三个衣衫褴褛之人同时抬起了头来,大人挣扎着刚刚坐起,一阵饥饿无力感涌来,眼前一黑,摔倒在地,头颅撞在地面,发出一声闷响,两眼翻白,竟是晕死了过去。

    “娘,娘!”

    两个小的惊叫了起来,慌了神,晃着母亲的胳膊,泪如雨下,姐妹二人小泥猴一般,浑身黑糊糊一片,眼泪这一流,却露出白生生的面容。

    二人清楚,这几天讨来的食物,母亲几乎是没有吃过,都给了兄妹三个。

    小乞丐急了,向前狂奔,却是不小心被一块石头拌倒在地,磕的满嘴鲜血,手中的烧鸡也飞了出去。

    不远处的另一个中年乞丐,狂奔上前,捡起烧鸡,冲向了另一条街道。

    李十七大怒,抬腿就要去追,耳畔却传来李鱼的一声长叹:“罢了,由他去吧!”

    中年乞丐双手死死抱着烧鸡,盯着四周的行人,目中凶光四射,仿佛生怕有人来抢,前方的街道中,同样有一群群的流民乞丐,最多的就是妇孺。

    “那边有个粮店,你们几个……”

    李鱼冲着几名仆役吩咐道。

    接下来,十二名仆役变成了主角,按着李鱼的吩咐,这条街道之上最大的一间米粮店中的粮食被全部买下,慷慨地分发给街道上的流民、乞丐,消息传来,街道之上瞬间沸腾了,一群群面有菜色衣不遮体的流民从四面八方围了上来。

    前些时日的一场暴雨,青江郡无数凡人房屋倒塌,衣食无着,沦为了青江城中的流民、乞食者、小偷和盗匪……

    一把把银币扔出去,变成了一袋袋粮食,街道上很快就排出了一条长龙。

    尚未到中午时分,小半座城池已沸腾,聚拢来的流民越来越多,长长的队伍排出了几里地。

    只到接连搬空了这条繁华街道上的六间米店,李十七拍了拍腰间挂着的一只空间袋,说了一句今天带的钱币已花光,都散了吧,这条长龙才散了架。

    而接下来,李鱼一行开始逛起了青江郡大大小小修士势力开设的法器、灵矿铺子。

    又一次大扫荡开始,一间间法器、灵矿铺子中的炼器材料几乎被席卷一空。

    青江城中的大大小小修行势力全部被惊动,明里暗里一大群人跟在后面,想要看看李鱼一行究竟想做什么,有心人粗略统计过,经李鱼、李猛二人手中流出去的灵石已超过了六千,有时候,数量大了,兄弟二人直接丢几株灵药出来抵账,灵药同样是硬通货。

    没有放过任何一间法器、灵矿店铺,二十几间大大小小的铺子扫过一遍,李家一行这才大摇大摆地冲东城门方向走去,似乎要返回李家。

    李仁、李秀、李凤、李笑四人一个个暗自忧心,左顾右盼,生怕有人跳出来刁难,结果,众修只是围观,竟然没人敢出来阻拦刁难,在法器铺子之中扫货之时,每一间法器铺子的掌柜都是陪着笑脸,这一幕幕太诡异了。

    跟在众人身后的修士只是远远旁观,却无一人敢靠近,平日里盛气凌人的江家、唐家、姬家子弟,看到四人目光望来,一个个冲人群中躲闪,神情惊慌中透着尴尬。

    四人不明白原因,李鱼、李猛、李十七却明白是什么缘故,器灵宗对青江郡王府的一番敲打,李勇、李虎真传弟子的身份,吓到了这些明里暗里的敌人,让他们不敢光明正大地对李家下手。

    而以李鱼如今的神通,即便是有赤星修士来阻拦,李鱼也能应对,至于青江郡王府的紫修供奉,没有人会傻到当众得罪器灵宗?

    李鱼这一番赤裸裸的炫耀就是要让人跳出来,然后……当然是炫耀的更猛然一些!

    “什么意思,太嚣张了?”

    “这是在钓鱼吗?怎么没见李家的长辈在后面?”

    “这分明就是器灵宗的安排?你什么时候见李家子弟这么张扬过?”

    “看来,从李家传出的消息是真的,这几兄弟果然在坠星岛上采摘到了不少灵药!”

    “器灵宗这是要借李家来引蛇出洞吗!”

    “听说李家新布设了不少法阵,要为器灵宗炼制法器,看来,郡王府这次是真的惹怒了器灵宗,器灵宗恐怕要借李家之手和郡王府打擂台!”

    ……

    众修士在背后议论纷纷,猜测着李鱼一行的真实目的,按众修的推测和判断,李家一行中,境界最高者也不会超过蓝星四阶的修为,谁给他们的胆量在青江城中公然炫耀?

    青江郡地域辽阔,多山多河流,修行势力众多,修士十余万,实力超过李家的势力不少于三十家,这些势力大多占据着灵脉之地,坐拥数量不一的灵矿,青江城中的法器、灵矿铺子就是这些大的修行势力所开设,李家仅仅是青江城中的四大世家之一,还是排名最后的一个,连条灵脉都没有,有什么资格来青江城如此炫耀?这里面有阴谋,这件事没这么简单!

    一座临街的楼宇,二楼窗户边,一老一少两名男子正在盯着李鱼一行。

    “这里从青崖丹阁购来的一枚紫星破阶丹,仅次于药仙谷出品,事成了,另有三万灵石随时奉上!”

    老者目光转向了那名个头矮小相貌丑陋的青年,一边言语,一边取出了一只玉瓶,“机会只有这么一次,就看你有没有胆量!”

    青年盯着老者手中的丹药看了又看,目中有渴望,随后咧嘴一笑,伸手接过丹药扔进了空间袋,转身冲楼下走去。

    片刻后,这青年已是大刀金刀地站在了街道中间,拦在了李鱼一行前方。

    “这是……铁猴子!”

    “铁猴子?这厮什么时候回到青江郡的?”

    “啧啧啧,这妖猴胆子真大!”

    “那不是铁猴子吗,这是想当街打劫?”

    “好,太好了!”

    “铁猴子……果然有种!”

    四周围观的人群中传来一阵低声议论,跟在李鱼一行身后的众修一个个兴奋了起来,李鱼几兄弟今日太嚣张了,简直不把青江城众修放在眼中,终于有人敢跳出来杀一杀他们的威风。

    李家众仆从一个个神色大变,有人在盯着铁猴子,有人望向了李鱼,有人则冲着四周张望,期待着李家老祖现身。

    李仁、李秀、李凤、李笑四人看清铁猴子的模样暗叫不妙,他们四人清楚,李翱、李琰两名老祖根本没有跟来,而挡住众人去路的铁猴子,乃是青江郡恶名远扬的散修,赤星七阶巅峰的强者,无论是实力还是名头,在青江郡皆不弱于李翱、李琰。

    李猛、李十七相互对视了一眼,心中同样是各自一沉,这铁猴子,他们听说过,私下里有人传言,此人有一半妖族血统,神力惊人,身法如电,昔日曾偷窃过袁家的灵药田,被袁家的一名紫星老祖追杀了上万里依然逃掉了性命。

    李鱼听着人群中的议论,打量着眼前的青年,嘴角边浮出一抹浅笑,终于有人肯站出来了。

    这青年二十七八岁年纪,身材瘦小,肌肤黝黑,双臂奇长过膝,赤红色毛发卷曲,尖嘴猴腮,瞳仁暗红,貌相凶恶,真如一只人形猿猴。

    “小子,听闻你李家在坠星岛得了不少百年灵药,借几株用用如何?”

    铁猴子目光扫过李家众人,最后落在了李鱼脸上,咧嘴一笑,露出一口白森森尖牙。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金鳞》之 第227章 炫耀(下)是作者土疙瘩的爱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金鳞》之 第227章 炫耀(下)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金鳞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土疙瘩的爱情写的《金鳞》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金鳞》之 第227章 炫耀(下)是作者土疙瘩的爱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金鳞》之 第227章 炫耀(下)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金鳞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土疙瘩的爱情写的《金鳞》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金鳞最新章节- 金鳞全文阅读- 金鳞txt下载- 金鳞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武侠修真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227章 炫耀(下)】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金鳞】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金鳞》书迷评论

  • 通灵猎人最新章节

        普普通通的大学生,意外卷入了一场本不该发生在生人界的百鬼夜行,却误打误撞激活了体内沉眠已久的冥族之血。是巧合,或是命运的使然?
        一脉相承的八大家族,月下狂啸的传说级武器,美丽动人的事务所老板娘,好吧好吧,不一样的人生,不能反抗,那我就只有默默享受咯!
        读者群:,喜欢的朋友可以加进来一起参与本书情节讨论哟~

  • 韩娱之寻觅最新章节

        我翻过山河和日月,跨过白昼与黑夜,走过漫长的时光找寻到了你的面前,你可曾感觉到我的心跳。泰妍 撒浪嘿js330

  • 婚后试爱:总裁,请止步最新章节

        相恋三年的男友意外身亡,她从此只想随便的找个男人嫁了。可事后她才知道,她嫁的男人不是别人,竟是她死去前任的亲哥哥,全市首屈一指的尊贵男人!“除了爱情,我什么都可以给你。”他对她说。她微笑,“刚巧,我也是。”一个被情所伤,一个为爱执着,当死而复生的英俊首长出现在她面前,当从国外惊艳归来的初恋介入他们的婚姻……一场不死不休的阴谋与纠缠,愈演愈烈。

  • 军婚也撩人:首长染指小甜妻最新章节

        他是最年轻的少将,第一次见面就对她动手动脚,逼着她闪婚领证,还要逼她夜夜亲密。“老婆,你朋友给你送了一盒套套做礼物,还是水果味的。既然是水果味的,就要趁新鲜尽快用完防止过期对吧?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老婆,你不是怕打雷吗?别害羞,来老公怀里,老公陪你运动,运动累了就能好好睡觉,就不怕打雷了。”“该死的流氓,再动手动脚我就离婚!”“宝贝儿,军婚离婚是犯法的,你就等着让我宠一辈子吧。”

  • 哥在日本混社团最新章节

        我叫张牧舟,日文名字叫安腾牧舟。敬请关注,我的日本生涯!
        【日版猛龙过江】

  • 豪门婚约:总裁夫人有点狂最新章节

        未婚夫和姐姐两情相悦却还管不住自己的腿!?本想成人之美的海小闵果断找人给未婚夫戴了顶帽子,还是绿炸了的那种。本以为可以顺利解除婚约,没想到未婚夫是个忍者神龟!海小闵转身找到隔壁老王:“凌少,我们谈笔交易怎么样?”这样那样之后,男人提起裤子笑得邪魅:“味道不错。”“那交易呢?”“我说过答应么?”“……”凌曜,你特么还算不算个男人!?后来,她天天扶着腰验证了自己这句话的真实性……

  • 娇妻难宠:总裁的新婚秘爱最新章节

        误入帝少的房间被压倒,还被拍了亲热照片,被逼闪婚嫁给了他。传闻商界帝少冷酷无情,不近女色……可是某夜,叶星辰看着步步逼近的某人,大声抗议:“顾北庭!今天不准再进房间了!”“宝贝,乖,该关灯了。”

  • 囚宠,总裁玩上瘾最新章节

        “顾湘湘,这是你欠我的!我恨不得扒你的皮抽你的筋,喝你的血以解我心头之恨!”
        “你是谁?”
        她在茫然中被复仇的火焰席卷,以为从此再无活路,画风突转……
        “老婆听话一点,我保证不会再弄疼你!”
        “……”某女冷笑,谁信?
        “老婆,配合我就给你买上次你看中的那个古董。”
        “……”
        “游艇?”
        “……”
        “爱马仕全部新款?”
        “……”
        “小岛要不要?”
        某女终于发飙:“雷少霆,你给我滚!我不是你用钱就能玩弄的女人!”
        “老婆三观好正!”雷三少一把钞票塞进某女怀里,迅速脱衣:“我是用钱就能玩弄的男人,老婆快玩我!”

  • 齐天封魔最新章节

        西天取经,真假猴王,究竟是皈依之心,还是一场闹剧?九窍玲珑心,这神奇的心脉,不断传承,一切都是潜心安排,还是如若天定?旷世的爱恋,生生世世!问世间终究何为道,何为佛?一个个谜团,终将解开,既然神佛如魔,我何不自封为魔,竖旗齐天,斗破天地,我,终究归来,战个痛快!

  • 邪恶后裔最新章节

        重生成恶魔,游走于万千位面,随手播下邪恶的种子,收获无尽的罪恶。  “想得到你要的一切吗?”卡洛张开双臂,面带微笑:“用灵魂来交换吧。”  ————  这是一只小恶魔穿梭各个位面,诱人堕落,努力长成深渊主宰的故事。

  • 娇女诡事最新章节

        孟笛就是一个倒霉孩子。当头霉运跟她简直就是不离不弃,身边还隔三差五地飘过一两只“好兄弟”。
        人前,她是努力工作,时常犯二的傲娇小白领;
        人后,她是火爆跳脱的都市捉鬼人。
        “师傅,给个外援先?”某被贬下界的小仙含泪问道
        “乖徒儿,你看这是什么?”老和尚乐呵呵地取出一个黑猫挂坠……
        “呜呜,人家是神兽,不是黑猫!”某仙府神兽泪奔。
        “烈女怕缠郎,老子还就跟你死磕到底了!”江令凯在第N次被表妹轰出家门后,咬牙切齿地发誓。
        “切!你倒是想当董永,可老娘不是七仙女!神仙和凡人谈恋爱,是犯天条的啵?”孟笛狠狠摔上房门,悄悄背诵着神仙守则。
        这是一个贬下凡间的神仙,在红尘中的历劫之路。

  • 总有渣攻宠爱我最新章节

        第一世温铭是一普通大学生,他怕他,躲他,到最后的恨他。孟陵黑道教父,他在乎他,爱他,却囚禁他折磨他。这段强迫的畸情,终于不堪得让温铭一步步走向灭亡,悬崖边,温铭笑得解脱“孟陵,你不是爱我么,可我就是死,也不愿接受你那肮脏的爱,下辈子,下下辈子,生生世世,都别再让我遇到你,否则我会剐你活心以解我今世含恨之怨。”身殒崖底,原以为魂归西天,却不想再世重生。在万千世界中,他明白了痴情嚣张的弥子瑕,一朝真心却换来断腿之刑的绝望。他是柔美天真的周小史,却被变态王爷囚为禁娈,到死不见天日。他来往于时空,见证了多情人的缠绵,更经历了无情之人的背叛。既然人心薄凉,他又何苦委屈求全。“王,你可知双腿被断之痛为哪般?分桃之情你不念,如今便用你的活心祭我双腿可好!”

  • 异度冲击最新章节

        人会得病会畸形,那么世界呢?  当地球所在世界发生法则层面的“基因突变”,其他世界的试探随之到来。  ——————  “第二次异度冲击终于来了!”  身披黑色兜帽连身袍的秦晓侠坐在桥头看着江流感叹,深沉的背影结合桥上惨烈的痕迹,给身后的几人带来了强烈凝重感和无限想象空间。  “我们的力量已经难以阻挡,希望你们做好准备吧~!”  说完这句,桥上的黑袍身影渐渐淡化并消失在几人的视线中。  夜色和凛风,在几人身体和心里都带起寒意。  。。。  几百米外,黑袍人和一个小小的身影出现在一家没什么客人的麻辣烫店面。  “大表哥,第一次异度冲击啥时候来的?”  秦晓侠给豆豆一个栗子拷。  “哪有什么第一次异...

  • 美漫法神最新章节

        这是一个不学无术的学渣伪装成学霸,去美漫世界里吊打各路学霸和大佬的故事。  这也是一个装逼没装成傻逼,反而成了牛逼的故事。  天将降大任于英雄,必先取其小名为‘毛病’,让其网名为‘节操’,化其品行为‘良心’。  除了主角姓梅,其它都挺好的。

  • 墓地不纯最新章节

        三年前一场所谓的车祸,让万俟阳弄丢了三年的记忆,美国绿卡,还被永久驱逐出境,现在是南大大三学生,依旧逃不开和死人打交道的命运,主修法医,还保持国外的习惯,平时靠着送快递和帮考古系解剖尸体为生。  直到1504号尸体的出现,原本平静的生活被打破,幻觉,照片,坐标,人面疮,朋友,还有那个叫慕容的男人,万俟阳感觉一切就好像一张预先布好的大网步步逼近,所有的线索似乎都和自己缺失的记忆有关。

  • 无限仙钓最新章节

        【无厘头】【非无限流】【搞笑修仙日常】【大热血】【两极分化】【神秘精彩之旅】黑夜将至。仙钓启路。我得资格,即刻跋涉。前路坎坷,踏成泥沙。积毁销骨,碾为齑粉。我无惧黑暗,逆起乱境。我睥睨仙域,血染笑傲!我是轮回中的利刃。我是凯旋者的圣枪。是刺破黑暗的光明。是堕落势力的死敌。我要做搅动天宇的大棋。我要逆改青神族的命运。战宇意不灭,立六道加身。我将不停前游,至死方休!纵我卑渺。誓破黑湮!神秘代码:流儿武流武亦流流气

  • 暖心娇妻:顾少任性宠最新章节

        四年前她被闺蜜陷害,失去了深爱的男人,甚至于差点失去自己腹中的孩子和生命。四年后,傍上首富顾少的她,狠狠的虐渣,虐绿茶。“怎么小东西,利用完我了,就想逃吗?”顾少欺身而上。“没有,我们还不太了解。”叶韩欣眼神微闪,退无可退。“我记得四年前我们已经从里到外了解的透透的了。”顾少勾唇邪魅一笑,肆意的在叶韩欣的身上扫视了一圈……

  • 神医蛊妃:腹黑九爷,极致宠!最新章节

        >dd<    “王爷!王妃给郡主和一头猪下了情人蛊,让他们爱得死去活来了!”    某王爷宠溺一笑,“果然是我妻,这也只有她能想得出来。”    “王爷!王妃给贵妃下了听话蛊,让贵妃当众脱衣跳舞了!”    某王爷蹙眉,“现在太阳大,送一些冰镇甜瓜给王妃,边吃瓜边看。记着打好伞!算了,本王自己去。”    “王爷,这回糟了!王妃说她不想当王妃了,她要带她的蛊娃娃去征服天下!”    某王爷迅速改名“天下”,将某王妃压得死死的,邪魅一笑,“听说你想征服天下,我已准备好……”    她是带着七个蛊娃娃穿越的巫医杀手,腹黑狠辣,护至亲虐白莲,谁挡怼谁。    他五洲四海的至尊九殿下,手握所有君主的生杀大权,被她顺手一救,他决定以身相许。    【女强爽文、宠文,1v1双洁】

    本章内容提要:
    ...    七少爷如今在府中风头正劲,随便喊了一嗓子,身后顿时多了六名临时随从。     三位少爷,三位小姐,带了十二名随从,浩浩荡荡地杀向了青江城。     最近三年,仇人太多,疯狗太多,李家的一众少爷小姐出个门都是提心吊胆,像现在这般一大群前呼后拥准备在青江城撒欢的景象,少有,十二名仆从既骄傲又担心,李勇、李虎摇身变......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