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糟了!”

    李鱼第一时间想到了是凤琳儿告了什么刁状,柳长风要找自己的麻烦,扭头冲凤琳儿所在的方向望去,却发现,凤琳儿老老实实地坐在那里发呆,苏晴就在她身边,看二女的状况,不像是有什么事情。

    “看什么看,还不过来,还要老夫去请你吗?”

    柳长风的声音再次在脑中响起。

    “老贼,算你牛!”

    李鱼暗自嘀咕了一句,银星高人找他,他能不去吗?

    云惊空在那里,即使会有麻烦,也会替自己顶着。

    随手把葫芦塞进空间袋,抬腿冲几人走去,这葫芦能装千斤水,却能塞进中号空间袋,不会引人注意,这一点,很让李鱼满意。

    一座宽阔的平台,有半边伸出了悬崖,远处海天一色,近处浊浪翻滚,的确是好地方,好风景。

    五名银星高人一边观海,一边围坐在一张石案前饮茶品酒,还能把心思放在众修进阶之上,放在自己这样的小角色身上,这一心多用的神通李鱼暗自佩服,更佩服的是这五人脸皮够厚,尤其是闻天行,方才几乎就要和云惊空、段文浩、蔷薇夫人大打出手,现在却是积年老友一般杯来盏往谈笑风声。

    “弟子李鱼见过长老,见过诸位前辈!”

    远远地,李鱼停下脚步,冲着云惊空施了一礼,又冲着柳长风等人各自施了一礼,不卑不亢。

    礼多人不怪,冲几个活了一大把的老怪物施礼,李鱼也不觉得丢人。

    云惊空冲着李鱼含笑点头,心中有几分诧异,自己并没有唤李鱼过来,这小子跑过来干什么,不由得扭头望向了段文浩,以为是段文浩耍什么花样,云惊空早就想单独把李鱼叫到身边好好问上一问,探探李鱼的深浅,却不希望把这“宝贝”展示给其它人。

    段文浩的目光中同样有诧异和疑问之色,不明白李鱼为何在此时跑来,你不去进阶,跑这里凑什么热闹?

    闻天行面无表情地受了李鱼一礼,目光却望向了云惊空,他也以为是云惊空招李鱼过来,疑惑着云惊空想搞什么鬼。

    蔷薇夫人则是满面含笑地打量着李鱼,目光亮得让人心惊。

    “小子,我问你,你可是对晴丫头动了心思?”

    柳长风直截了当地问道,伸手抚须,目光如电,仿佛要洞穿李鱼心思。

    这一问,众人才明白,原来是柳长风把李鱼给唤了过来。

    段文浩双目不由一亮,上下打量着李鱼,暗赞李鱼眼光不错,下手准,苏晴乃丹道天才,相貌出众又聪慧。

    云惊空却是皱了皱眉头。

    “前辈说笑了,晚辈已有心仪之人,岂能脚踩两条船?”

    李鱼淡淡一笑地说道,面对柳长风的目光逼视,没有躲避,也没有惶恐,他的确没有对苏晴动心,自然不怕。

    “脚踩两条船?这句话有意思,这么说来,你也觉得晴丫头不错?”

    柳长风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话也问得玄乎,李鱼一时间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犹豫着答道:“苏仙子自然是不错的,晚辈和她交往已久,曾多次请教丹药阵法之道,亦师亦友,并没有非份之想。”

    柳长风:“可她若对你有想法呢?”

    “不可能!”

    李鱼脱口说道。

    他对苏晴太熟了,若苏晴眼中有什么爱意透出,他立即就能捕捉,可他从未有这种感觉,一个夏宝都够他欢喜的,他也从未生过勾搭其它女子的心思。

    “你这么确定?”

    柳长风双目一眯地说道,神情中有愠怒。

    其它四人一个个目光灼灼地望向李鱼,神色各异。

    “当然!”

    李鱼没有退缩,他确定柳长风是在诈他,以苏晴的性格,即使对他有爱慕,也不会让柳长风来问。

    “我等修士寿元漫长,大丈夫三妻四妾也是常事!”

    柳长风突然话风一转,神色也缓和了不少。

    “这老贼还是在试探,苏晴堂堂药仙谷谷主的亲传弟子,怎可能去做妾?再说了,各大宗门年轻才俊多了,苏晴凭什么会看上自己?”

    李鱼心道,神色不变,淡淡一笑:“晚辈有夏宝就够了,心中没有多余的位置!”

    目光平静,神情坦然,这也是他的心语,只觉得来到这个新世界,恬静乖巧外柔内刚的夏宝就是上天对他的厚赐。

    此语一出,柳长风的脸色瞬间阴沉了下来。

    云惊空心中却暗自赞许,越看李鱼越顺眼,他已经活了二百多年了,见过的有才华的年轻人多了,李鱼不过是在炼器之上有几分天赋,修行资质却仅是中上,如今也不过是蓝星四阶的修为,称不得“天才”二字,对修士来说,最重要的还是修行天赋,天赋足,前途才会宽广,炼器只是小道,李鱼虽为宗门立下大功,却还难以入他法眼,而现在,就凭李鱼面对银星强者不骄不躁宠辱不惊的心态,就凭李鱼对夏宝的这份珍视,就足以让云惊空真正重视。

    修行即修心,心不正,志不坚,天赋强大反而容易走上歧路,担不得大任,倒在修行路上的天才数不胜数,相反,心正志坚者即使天赋差了一些,难以踏入至高境界,却也能成就一番事业,成为宗门之内的中流砥柱。

    “此子不凡!”

    云惊空为李鱼下了个定语,有几分心动,想把李鱼收入门下,可细想之,又觉得不妥,李鱼已经和夏家走在了一起,他若从夏青松手中“横刀夺爱”,夏青松还不知道会怎么想,夏青松虽比他年轻,可前行的路要比他宽敞,踏入金星境界的可能更大。

    段文浩同样是越看李鱼越顺眼,暗骂器灵宗弟子瞎了眼,竟然错过了英才。

    蔷薇夫人目中秋波流转,自顾自地想着心事。

    闻天行神色平静,心中却有波涛翻涌,他也觉得李鱼不凡,可越不凡,他心中的恨意就越深,这样的人才,不应该让其崛起,应该想想什么办法,把其一巴掌拍死。

    众人都不言语,气氛突然间变得压抑了起来。

    柳长风暗自轻叹了一声,苏晴之事他只是随口一问,关键是想试试李鱼喝了千军酿之后醉了没,想套套铁西瓜的秘密,可眼前的李鱼分明没醉,极为清醒,难道说,他方才喝的不是千军酿,是自己猜错了?

    “小子不错!”

    柳长风脸上的阴霾突然一扫而空,打量着李鱼,目光中有欣赏,抬手拿起酒坛,把面前玉盏倒满,指了指玉盏,说道:“段老儿的千军酿,便宜你了!”

    “这……谢前辈的厚赐,晚辈法力浅薄,段前辈的灵酒……此刻只能收藏了!”

    李鱼干笑着说道,酒香扑鼻,他能确定这就是千军酿,可稀释了百倍的千军酿喝下之后依然让他肚腹间有千里万马奔腾,若是原浆,这一盏下去说不定会醉倒,他虽好酒,却向来不喜欢喝醉,不喜欢当众出丑。

    有心想拒绝,却又觉得不妥,索性脸皮厚一些,一边言语,一边拿出了紫铜葫芦,上前一步,就准备把这盏酒倒进葫芦。

    “慢着!”

    柳长风抬手阻止,斜睨着李鱼说道:“你是存心不给老夫面子是吗?”

    “这特么就是酒霸,给你面子就是和我自己过不去?”

    李鱼暗自腹诽,突然就想起了一个个缺德冒烟的酒场败类,自已不喝,却挖空心思灌别人,各种花言巧语,各种道德绑架,各种威逼利诱,各种杜撰来的风俗礼仪,以灌醉别人为荣,以灌醉别人来显示自己酒量高,看别人出丑为乐,甚至是另有所图……酒品即人品,酒品不佳的人,李鱼直接把其拉进黑名单,少接触,不接触。

    明知道这一盏灵酒喝下去有醉的可能,他自然不想喝,求助般地把目光望向了云惊空。

    “这小子一杯倒地,岂不败了大家酒兴!”

    云惊空突然淡淡一笑地说道。

    此时此刻,他当然要为李鱼出头。

    段文浩则两眼一瞪地骂道:“滚蛋,你小子够滑头的,骗了老夫一坛灵酒,还想来占便宜!”

    “晚辈告退!”

    李鱼被骂得面红耳赤,心中却感激,这两个老贼还算不错,关键时刻还是能硬得起来。

    转身就准备离开。

    “我让你走了吗?”

    柳长风冷着脸说道,目光扫过云惊空、段文浩,“存心糊弄老夫是吧?你二人怎么知道他喝不了这盏酒,老夫观这小子不凡,一盏酒而已,还能喝死他不成?”

    李鱼顿时僵在当场,心中有一万匹草泥马奔过。

    怪不得凤琳儿和这老贼投缘,这特么就是臭味相投,一样的德行,霸道不讲理。

    “堂堂男儿身,行事却如女子一般婆婆妈妈,将来能成什么气候?”

    喝斥过云惊空、段文浩,柳长风又把矛头对准了李鱼。

    这句话就说得重了,一杯酒就把李鱼从“男人”变成了“女人”,偏偏还是长者的口吻,恨铁不成钢般训斥。

    云惊空、段文浩面面相觑,神色尴尬,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去劝,柳长风乃是银星七阶的强者,他二人联手也未必能占到便宜,最关键的是柳长风脾气古怪,为了这点小事闹翻合适吗?

    一盏酒下去,李鱼顶多是醉上一场,肚腹间闹腾的难受,当然是死不了,如果把酒力炼化,还能提升一大截法力。

    “天才当然有桀骜的资格,他日一跃化龙扶摇九天,怕是未把柳兄放在眼中!”

    闻天行阴阳怪气地说道,心中暗自畅快,此时不出手,哪里去寻机会?

    “闻兄此言差矣,不过是一盏酒,没那么复杂,李小友面薄,怕出丑而已!”

    蔷薇夫人浅浅一笑,颇有几分风情。

    云惊空心中却是一沉,斜了一眼蔷薇夫人,不明白此女突然发什么神经,这是要恩将仇报吗,没有云霄阁的帮助,百花宫弟子死伤只会更惨重,十成的收获铁定了只能拿到一成。

    段文浩同样是疑惑地瞪了一眼蔷薇夫人,闻天行使坏正常,蔷薇夫人是想要做什么?

    二人正在思量着该如何替李鱼挡下这杯酒,没想到李鱼却突然转身而回,走到了柳长风面前,恭敬地施了一礼,伸手取过酒盏,一饮而尽,淡淡一笑:“多谢前辈赐酒!”

    说罢,也不管柳长风做何想,转身走到了云惊空身侧后方,就这么大大方方地席地而坐,掐诀炼化起了灵酒,片刻间,肚腹已有热浪在翻腾。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金鳞》之 第196章 逼酒是作者土疙瘩的爱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金鳞》之 第196章 逼酒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金鳞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土疙瘩的爱情写的《金鳞》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金鳞》之 第196章 逼酒是作者土疙瘩的爱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金鳞》之 第196章 逼酒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金鳞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土疙瘩的爱情写的《金鳞》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金鳞最新章节- 金鳞全文阅读- 金鳞txt下载- 金鳞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武侠修真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196章 逼酒】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金鳞】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金鳞》书迷评论

  • 千金难买种田妻最新章节

        穿越成小地主家的傻女儿,可是原身好歹享受过几年的富贵日子,等待她的却只有一个败家子爹,娇小姐娘,还有一个破败的家。从此以后,她要种田,她要养家,她要让这个家东山再起。但是青梅竹马的夫君一眨眼就可以让她少奋斗二十年,空有一身种田技能却无法施展,想想就好气哦。

  • 将妃万万岁最新章节

        "一朝穿越竟成敌国将军,命中注定与他为敌。rn第一眼见到便再难忘记,一生注定与她纠缠。rn一对cp开创和平盛世之前必然要经受鲜血的洗礼,战场上他们不得不相爱相杀。rn一位皇子、一位将军,一位才子、一位佳人,一位皇妃、一位国君。rn他们走过的路,便是那永远流传的历史,他们趟过的河,更是那经久不变的爱情。rn她用一个人的威名生存,用另一个人的躯体演绎,一代将妃终得天下敬仰。rn万岁,万岁,万万岁!"

  • 最强红包系统最新章节

        程功不过就是半夜从网吧出来吃了袋方便面,吃出一张红包系统的邀请卡。然后恭喜你抢到张松的记忆力!恭喜你抢到戴宗的神行太保功!恭喜你抢到吕布的武术!尼玛!这还是VIP等级1的福利!他程功这是要走上人生巅峰啊!????求追书!求推荐!求果实!各种卖萌打滚求!还可以萌一个留言你想看到的红包内容哦你想要从红包里面开出什么呢?留言告诉阿珩吧也许就写进去了呢群么么

  • 新娘秘书最新章节

        大多数女孩一生难有登台机会,婚礼台是唯一的天赐,哪怕这天烟花灿烂,过后落花成灰,也要演一出惊艳镇魂的大剧。
        婚庆公司的米筱竹,看多了这样的剧目。
        她以为自己的婚礼不会去和别人攀比,却发现不比不行了,只得成为勇士,为尊严而战,为一场梦幻般的奢华婚礼。
        新娘秘书——婚庆界最新潮的职业,“米立方新娘秘书工作室”成立了。
        你说,除了智商高、情商高、德商高,又漂亮又贤惠又可爱又孝顺之外,我还有什么优点?米筱竹发问。
        马凡笑眯眯:你还有个优点是自信,没心没肺的自信。
        一系列好玩的故事。
        打造美丽新娘,狂虐吃瓜群众。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有些不可能,恰恰不可思议的发生了;有些可能,偏偏注定没有结果,围观一笑。

  • 天界最新章节

        『夜幕当空,皓月如皎;七星泯灭,世道湛忧!』
        一夜观星,感叹魔长道微!
        一名神秘的老者费尽了千年道行以及生命,抑止魔子转世,为苍生换来了三十年平静的生活。
        三十年後,魔子力量渐强,四魔相继转生,七星子却仍未寻获┅┅能与魔子抗衡的光子,亦无所踪。
        一名在世人眼中,所谓的不良少年,在接触了几次不平凡的经历之後,意外被卷入了天界与魔界历代的争斗之中,他又将在这段新的斗争中背负起什麽使命?又将面临什麽样的困境与为难?

  • 和女房东同居的日子最新章节

        当程序猿遇上香车、独栋别墅、奇葩强势美女房东。
        还能否保持淡定?能够同居愉快?
        什么?又有奇怪的房客住进来了?不是说好了只招程序猿合租的吗?
        什么?只针对我一个?
        天啊,为什么啊?
        我能找你理论理论不?
        你可不准用你那跆拳道黑带五段来对付我,也不准用刀威胁我,我们君子动口不动手好不好?
        ----------我是一点都不华丽的分割线----------
        本书会每日更新,如果有特殊情况或者工作比较忙时会单更,不忙的时候尽量保持双更或多更,感谢大家的支持!

  • 系统终结者最新章节

        为人进出的门紧锁着,为狗爬出的洞敞开着系统的声音高叫着———跪下吧,给你荣华富贵!我渴望荣华故里,亦渴望富贵逼人但我深深地知道———当你选择跪下,就要从狗洞里爬出!或许有一天地下会涌出烈火,将穷困潦倒的我埋葬在时光里,那又怎样?呸!

  • 绝世天君最新章节

        少年郑十翼天生无双神魂,却被祖地霸道夺取,偶得神秘通天青藤,踏上传奇之路!    公道?很多人已经不讲了……可我!还讲!所以……我来拿回本该属于我的一切,我来创造那本该由我创造的传奇——郑十翼    这里有最热血的故事,这里有最刚硬的骨头,这里有最挺拔的脊梁,这里还有动人的情谊!    一个属于高楼大厦的故事,一段为热血,友情而诞生的传奇。js330

  • 武道天下最新章节

        双脚踏平十八府,一剑寒光荡九天。武道世界,强者为尊,得逆天传承,废武脉亦是最强武脉,寻双亲,报血仇,踏上武道巅峰。少年江尘,自南域出,一人一剑。杀上九重天!

  • 全能书域最新章节

        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上古书圣纵横天下,终免不了岁月的侵蚀。毕生心血化为一道流星,穿梭宇宙之间,静待有缘之人。二十一世纪的有缘人便是赵枫,且看赵枫商业战场如何运筹帷幄,决胜千里之外。美女倾心,他却敬而远之,这又是为何?

  • 剑指无极最新章节

        这是一片修炼灵气的世界,在这一片灵气充沛的世界之中,有着诸多强者,每人都是奉强者为尊,这时便有一位少年丹田尽毁,从此与灵气告别!然而少年遇到被封印千年的剑灵之后,便转而修炼肉体。剑灵更传授少年万古奇功—《神魔煅体》重拾实力之后,少年便是参加了两年一度的少年会……

  • 逆妃重生:王爷我不嫁最新章节

        青鸾王爷,传言是世间最俊美最尊贵的男人。她用尽手段嫁他为妻,一番苦心深情,换来的是他与自己庶妹的双宿双栖。庶妹倾城,手段狠毒,一步步将她名声弄臭成了人人喊打的落水狗。入府一年,她因恶毒的名声而被青鸾王爷无情休弃。一腔柔情空付,她不甘心,在逐出王府的前夜,浴火而亡。不求来生相守,只求今生他一眼的驻足。烈火之中苦苦挣扎,最后一眼看见的却是今生挚爱的人搂着她的庶妹缠绵离去。重生一世,为了复仇。她选择嫁给无用的六王爷。斗庶妹,毁天下。上一世你们欠我的,这一世该涨利息了!繁华落尽,是谁执她之手登上那至高之位?母仪天下,她想要的不过是一段儿女情长。——先占坑,喜欢的收藏个先 ̄3ε ̄

  • 梦境实录最新章节

        黑灯瞎火下,她与他的气息只差毫厘—张扬如红娘:“身为女子的我脸红是自然,毕竟我也是第一次被男人这样压着。不过瞧你这脸不红心不跳的,啧啧啧!”红娘的眼里全是戏。而内敛似他,双手做投降状:“我也很紧张,不信你看!”借着丝丝豆光,她看到他的手在反光。这是一个关于长生不老的梦境故事,也是一断关于矜持与调戏的风花雪月。

  • 屠魔编年史最新章节

        幽灵、残魂、兽族、魔族纵横,古世纪人类的生存并非上天的眷顾;牧师,守护者,猎魔人,甚至是古籍预言书中所描绘到的屠魔后裔,种种的存在也是这个平衡世界的一种制衡手段……

  • 神级斗图系统最新章节

        洪七公喊我前辈,张仲景非要拜我为师,孙悟空非要和我拜把子,食神对我甘拜下风,这一切都是因为我无意中加入了一个神级斗图群……风格:诙谐搞笑,装逼打脸,爽文必备。

  • 无限抉择最新章节

        陈木是个普通的上班族,过着每天朝九晚五,如行尸走肉一般枯燥的生活,一天他在公交车上突然接到一个神秘的电话,然后被拉入一个恐怖的场景进行未知的游戏…

  • 云衣柱国最新章节

        国史之狱,大魏国司徒崔浩被治以宣扬国暴之罪,崔氏满门因此被朝廷诛杀,在这场灾祸中,只有崔浩寄养于怀荒的私生女侥幸逃脱。面对父仇,她该何去何从;面对污秽的朝廷,她能否秉持初心!从边镇怀荒的护军统领,到位高权重的八柱国,身为女儿之身的她一步步走来遍是荆棘利刺,危机重重!

  • 早安,学神大人最新章节

        >dd<    靳夏末是被父亲“流放”到学校的米虫,本来最大的梦想就是混吃等死,悠悠闲闲地过完这一辈子(谁让她投了个好胎,家里的钱几辈子都用不完)。    而江子聿则是津阳市医科大的传奇人物,不止长相出众,且年纪轻轻就斩获过国内外几项大奖,全校师生几乎都引以为傲。    谁知开学第一天,她就将鞋砸到了这位学神清隽的脸上,从此开启了虐狗式日常……    告白篇:    “江大神,追女孩子呢,绝对不能像你平时这么高冷的。喜欢嘛,你就要大方地说出来让她知道。    我教你哈,你趁她不注意,就这样直接把她抵在树上,这叫壁咚懂不懂?我保证女孩子都喜欢这个调调。”靳同学说着得意地冲他眨眨眼睛。    “壁咚是墙吧?这是树,应该叫树咚吧?”某神却在一本正经地纠正她的措词。    “你管它什么咚呢?总之你要靠她很近,眼睛深情款款地看着她,让她先接收到信号,然后说出准备好的那三个字——”    “靳夏末,我喜欢你。”接下来的话却被某神截断。    靳同学微怔,抬眸正好对上他近在咫尺的脸……    求婚篇:    “靳夏末,刀不是这样握的,你手势不对。”    “下手要利落一点,你以为磨木头呢?”    “靳夏末,你是不是个白痴啊?!”某日,给靳同学补课的江学神终于压抑不住自己的脾气。    “那你还跟白痴谈恋爱?”被训的靳同学不高兴地丢下手里的手术刀和猪肉,瞪着他。    只见江学神故作无奈地摇头:“我也在后悔。”    “你!”    靳同学气得鼻子都歪了,转身便走,岂知下一秒就被拦腰放到琉璃台上。    江学神额头抵着她的额头,道:“不如你直接嫁给我吧?以后我来养你。”

    本章内容提要:
    ...    “糟了!”     李鱼第一时间想到了是凤琳儿告了什么刁状,柳长风要找自己的麻烦,扭头冲凤琳儿所在的方向望去,却发现,凤琳儿老老实实地坐在那里发呆,苏晴就在她身边,看二女的状况,不像是有什么事情。     “看什么看,还不过来,还要老夫去请你吗?”     柳长风的声音再次在脑中响起。     “老贼,算你牛!”     李鱼......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