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鱼打量了一眼怒容满面的黑面男子,心中暗自郁闷,时机没有把握好,不应该这么着急出手,应该等赤发异族和铁头人逃远,等魁斗门弟子追不上之后再动手,到了那时,对方也就没有理由愤怒。

    眼前的状况,他兄弟二人的确有摘桃子的嫌疑,他也不喜欢被人摘桃子,从这点来讲,黑面男子的愤怒来得并不奇怪。

    指了指地面上的灰袍铁头人,说道:“此人乃是我二人的仇敌,我二人正是为他而来,以他的神通,想逃的话,道友未必抓得住!”

    他说的是实话,黑面男子听了却反而更愤怒,手中弓猛然拉紧,长箭对准了李鱼,怒道:“少来这一套,这厮杀了我魁斗门弟子,夺其资源,我等费了好一番功夫才堵住了他,岂能便宜了你们?放下空间袋,否则的话,别怪老子不客气!”

    这一下,李鱼心头也有怒火升腾,这厮莫非脑筋抽疯了,真以为他自己能杀了铁头人和赤发异族?

    还未等他开口,李勇却是两眼一瞪地冷声说道:“你是谁的老子,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我二人出手是救了你们的性命,别不知道好歹!”

    “我陶定方用得着你来救?藏头缩尾的一对贼胚,一看就不是好东西!”

    黑面男子斜睨了一眼李勇,手中长箭离弦,一箭射向了李鱼。

    坠星岛内,杀人劫财乃是常事,谁强谁有理,李鱼、李勇的解释,反而被陶定方认定为理亏、胆怯,二人的装扮,再加上过于年轻的声音,则让陶定方不爽,认定了二人心怀不轨而来。

    看到陶定方动手,他身后的两名赤修却是暗自叫苦,陶定方脾气太暴躁了,对方能杀了赤发异族和铁头人,也能杀了陶定方,这不是引祸上身吗?

    可陶定方已经出手,他们岂能袖手旁观,二人手中长剑挥动,十余道剑罡呼啸着飞出,攻向了李鱼、李勇。

    李鱼灵巧地闪身避过陶定方射来的利箭,手中长枪一抖,一朵硕大的金灿灿枪花飞起,撞向了陶定方,枪影迅捷,陶定方第二枝长箭刚刚搭在弦上,来不及瞄准,急匆匆射出,随手举起银弓砸向了枪影,脑中却在此时一阵撕裂般痛楚,眼前金花飞舞,意识有些模糊,银弓顿时失了准头,枪花如一枚重锤般结实地砸在了陶定方的胸前,护体灵光溃散,身躯向后倒飞,轰然砸在地上,把地面砸出一个大坑,衣衫崩裂,胸前血肉模糊。

    李勇则挥动长刀,斩出了一连串刀光,挡向了剑影。

    一阵轰然作响,刀光、剑影纷纷溃散,李勇竟是凭一人之力挡下了两名赤修的攻击。

    陶定方倒地,两名赤修不由得吓了一跳,他二人联手也难以杀死陶定方,结果陶定方却挡不住李鱼随手一枪,难道说,李鱼乃是一名紫修?

    二人身后追来的两名蓝星弟子更是吓得心胆俱裂。

    对手太恐怖,四人勇气顿失,不约而同地选择了转身而逃。

    李勇也被陶定方倒地吓了一跳,老七也太猛了,对方可是赤星七阶的强者!

    看到对方逃走,却是本能地提刀追杀了上去,双方已打了起来,已结仇,就应该把对方杀个精光,放过对手,就是为李家招敌。

    这两名魁斗门赤修早已是精疲力竭身上带伤,又选择了分散而逃,而李勇则是越战越勇,身法轻盈迅速,浑身是劲,片刻间,二人已被李勇先后斩翻在地。

    两名蓝星弟子更加不济,没逃出多远,已成了刀下之鬼。

    远处的另外三名蓝修见状,同样是选择了分头逃离,一个个叫苦连天,恨不得多生出两条腿来。

    李勇没有任何犹豫地提刀追了过去。

    望着最后一人倒地,李鱼心中郁郁,轻叹了一声……

    仔细看去,这名灰袍铁头人的体型和当日的黑衣人有一定的差距,应该不是那名黑衣人,而是其同党,李鱼抬手抓起灰袍人,冲着远处的那处战场走去,那里还有一名持刀的铁头人尸体,不知道是不是徐焰。

    不多时,李鱼、李勇二人离开了此地,和李虎汇合,另一名铁头人也不是徐焰,这二人倒霉就倒霉在这铁头上,否则的话,李家兄弟不会插手,今日未必会死在这里。

    李勇、李虎二人兴奋地整理着地面之上的一堆空间袋,把各种资源分门别类,眉稍眼角间的笑意就没有断过,有心把所有的收获都带走,想想李鱼方才的叮嘱,也只好强忍着不舍,把那些有标记的没什么大用的衣衫、法器挑拣出来准备扔掉。

    看着一堆堆灵药,二人不约而同地想到了李鱼为何会对采摘灵药不感兴趣,有这种快速赚取灵药的手段,谁还喜欢漫山遍野地在乱草丛中寻找灵药,岂不是傻!

    和大宗门大势力不同,李家需要的并不是最为珍稀的那些灵药,只要是灵药,李家都需要,数量比质量还要重要。

    让二人更感兴趣的是五花八门的丹药,只可惜李家太穷,二人之前没有服用过多少丹药,也不懂丹道,此刻分辨不出哪些丹药可以服用。

    两名铁头人的空间袋在李鱼手中,内中的灵药、灵石之多让李鱼小小震惊了一把,对灰袍人搜魂之后,李鱼则彻底被震惊了。

    这二人来自赫赫有名的杀手组织摘星楼,擅长袭杀、易容、隐匿,甚至可以用秘术来遮掩变幻眉心间的星痕印记,赤星修士扮做蓝星修士难露破绽,有人以散修身份进入坠星岛,有人早在进入坠星岛之前已经潜藏在大小势力之间,究竟有多少名杀手进入了坠星岛,是谁在背后操纵,这二人竟然不清楚,只知道为首者乃是一名紫阶杀手,传达号令者,则是四名赤阶杀手中的佼佼者。

    他们接到的命令是和这三名赤阶异族交换灵药资源,随后赶往下一处地点,结果,魁斗门弟子却诡谲地出现在了他们的接头地点,双方随之大打出手,都想杀光对方发一笔横财。

    而他们赶往的下一处地点,正是云霄阁弟子的一处集结地,云霄阁、器灵宗两派弟子前行之路上的一处处集结地,乃是当日赵沉舟和公输不贰商议后做出的安排,赵沉舟和李鱼手中各有一份地图,以方便从内围返回后追赶队伍。

    云霄阁弟子的一处处集结地乃是秘密,知道这些秘密的也只有云霄阁、器灵宗双方的紫星、赤星长老以及一些身份特殊的蓝星弟子,现在秘密外泄,这说明摘星楼杀手已经渗透到了两大宗门内部,这两名铁头人前去云霄阁弟子的集结地,难道是有人准备冲云霄阁弟子下杀手?

    摘星楼杀手价格昂贵,能请来一群紫星、赤星杀手效力,也只有大势力才有这个财力,难不成幕后主使者是风雷殿、百花宫,是万兽宫、剑谷、天台寺这样的一流大势力?

    云霄阁众修的血光之灾莫非是应在这一次?也只有大势力能吞掉大势力!

    小半个时辰后,李家三兄弟匆匆离开此地,直奔云霄阁众弟子的那处集结地而去,对照地图算算行程,全力赶路也需要数天的时间。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金鳞》之 第163章 杀手是作者土疙瘩的爱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金鳞》之 第163章 杀手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金鳞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土疙瘩的爱情写的《金鳞》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金鳞》之 第163章 杀手是作者土疙瘩的爱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金鳞》之 第163章 杀手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金鳞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土疙瘩的爱情写的《金鳞》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金鳞最新章节- 金鳞全文阅读- 金鳞txt下载- 金鳞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武侠修真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163章 杀手】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金鳞】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金鳞》书迷评论

  • 尔敢与君绝最新章节

        跨越千年只因梦回牵绕内心深处一段放不下的执念。
        曾经一段山盟海誓忠贞不渝的爱情,却整整错过了千年。
        回到了过去,却回不过曾经,当他已有另一个她,那她存在为何?
        再次爱上你却不想被你践踏在红尘中,真心换来的欺骗,能否被宿命眷顾?
        却不想命运弄人,多事之秋的那些年终究是错付了。
        我用三生烟火,换你一世迷离。

  • 奉子闪婚:鲜妻不准逃最新章节

        她意外怀上他的孩子,穷酸孤女一夜间成了人人艳羡的齐家少夫人。“为什么要娶我?”齐睿声音冰冷,“我需要一个妻子,还有继承人,而你正好适合。”婚后……“喂!你在做什么!”慕思?忍无可忍朝床上男人踹了一脚。齐睿理所当然开口,“夫妻义务……” 【齐睿冰块脸:简单来说这是一个霸道总裁吃掉小白兔的故事!嗯……只是……只是有时候那只该死兔子咬人也挺疼的!!】

  • 农家有女来种夫最新章节

        莫子言上辈子是家暴虐死的,所以一朝穿越,胆子比小兔子还小!买一赠二,多了一个相公,还附带俩娃,莫子言表示俩包子好可爱啊好可爱啊!某相公那为夫呢!莫子言眼角含泪……你把衣服穿上,我们详细讨论!这是一个铁血腹黑真汉子死不要脸老牛吃嫩草,拐带温婉善良软妹纸的故事!

  • 剑王朝最新章节

        自连灭韩、赵、魏三大王朝,大秦王朝已经迎来前所未有之盛世,强大的修行者层出不穷,人人都以身为秦人而荣,但丁宁,一个出身毫无疑问的秦国都长陵普通的市井少年,每天所想的,却是颠覆大秦王朝,杀死修行已至前所未有的第八境的秦皇帝。
        </p>
        各位书友要是觉得《剑王朝》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p>

  • 阴阳桃花劫最新章节

        “我会在身边,永远保护你的。”柳浮生如是说,可他只是跟在我身边的一只男鬼。“来来来,小姑娘,在这个契约上按个手印,咱们就算是说定了。”月老拿着我的手,在一张纸上按了个手印。误打误撞当选了天庭的桃花仙,但我只是个有着阴阳眼的凡人。“上面派我来考察你。”帅到没天理的总裁大人录用了我,但他的真身却是天庭的第一小气美男子慕容子墨。因为我的一句“先X后X”让我从天上到地上吃尽了苦头。终于历经重重磨难,打怪升级,即将要修成正果。却迎来了一仙一鬼的表白和一场天庭人间的混乱,到底是谁布下了桃花劫数这个局?向左,是柳浮生,向右,是慕容子墨,我又该牵住谁的手?

  • 女帝家的小白脸最新章节

        户部大臣抱着厚厚的《经济学》每天研读。  刑部上下每天都在钻研《宪法》。  工部所有人看着主角弄出来的蒸汽机无从下手。  兵部的人拿着合金钢刀耀武扬威。  这是一个地球人在异界培养科技党的故事。  主角拿着火药,看着一群人在那欢快的徒手拆城墙,心中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

  • 重生之奔腾年代最新章节

        牛仔裤、交谊舞、录像厅和租书店,这是个奔腾的年代,更是个改革开放枭雄辈出的年代;功利、狂躁、偏狭、荒谬混合在一起,使那个时代铸造成了前所未有的、不断突破禁区的大时代。而陈天朗就在这样的时代重生了,未来他会变成引领时代的枭雄,还是成为大时代洪流中一粒不起眼的沙子……

  • 庶女嫡妻锦玉传最新章节

        庶女又怎么了?庶女就应该得不到疼爱、饱受欺凌吗?你莫让我翻身,否则此前一切,百倍奉还……

  • 造化神宫最新章节

        【玄幻爽文,全民追读!】地球宅男魂穿异世,领悟无上神功,一路碾压。开灵海、凝龙脉、结地丹,化天婴……诸天万界,所向披靡。=========================================================PS:稳定更新,欢迎收藏!书友群:555101423

  • 农门宦妻:嫁个太监去种田最新章节

        穿越到太监村,她一脸蒙逼——这村穷山恶水,田地贫瘠,唯一的产业就是净身入宫当太监。她爹是个净身师傅,被迫继承家业后,她用现代美容知识、厨艺、按摩技术建立强大的宦官培训基地。自此后,宫里混得好,有权有势,有情有义的太监,都得喊她一声“师傅”。直到一日,东厂姿容无双的俏督公找上门,说为报当年刀下留根之恩,要娶她为妻?!

  • 娶个仙女做娘子最新章节

        据说人的一生一个如彩虹般绚烂的人,之后无论再遇到谁都会觉得他们都是浮云,一旦遇见,眼里再容不下其他人,一遇公子便误了浮生

  • 我真是修行者最新章节

        一觉醒来穿越到平行世界是司空见惯的常事,问题是,这新世界貌似被篡改得不太正常……  97年3月,传说的世界末日,一颗天外陨石的降临,开启了属于修行者的时代!  作为一名没有修行天赋的叛逆少年,陈烨却以另类的方式企及巅峰。  大体,这是主角携带外挂系统装逼打脸的故事,偶尔蕴含着一些日常小温馨。l0ns3v3

  • 庶女神医最新章节

        “娘子,为夫病了,相思病,病入膏肓,药石无医,求治!”“是吗?该不是中毒了吧,我用银针试试。”“银针无用,唯有娘子是为夫的神药,吃下去瞬间就好,娘子,来吧。”“……”她是国医圣手,一朝穿越成相府不受宠的庶女,为了家人,不得不四处周旋。他是最尊贵的少爷,却也是皇帝老儿遗落民间的私生子,表面和善一派,却极为护短。这一生,只有一块逆鳞,就是她!

  • 重生纵意人生最新章节

        重生鉴定?造化篇、推衍篇?猪脚被判重生的背后又隐藏着什么呢?纯真的爱情?会有!美女?那还用说!不一样的重生,不一样的历程,一样的强悍!猪脚不一定要资质超凡,看即便平凡也照样造就不凡的人生!看重生潮流下的真相,看一次奇怪重生鉴定引发的故事!看猪脚如何把握自己人生!纵意逍遥的异世之旅已然开始!(本故事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新书《异界霸皇成长史》,期待支持!

  • 绝色总裁的近身杀手最新章节

        国际一流杀手,天榜红人,却遭好友背叛,无奈回归华夏,隐姓埋名。本想安安分分的卖个盗版光碟,谁知道却受到了各种美女的追求。我是真的想要低调,可惜一个个美女却不允许。当他开始装逼的时候,恶少臣服,美女迷醉,这个世界开始变得不平静。

  • 闪耀篮坛最新章节

        1999年,王朝垮塌,赛季缩水,乱上加乱,是为乱世。四大中锋仍旧活跃在球场上,四大分位开始崭露头角,随时等待着接管联盟。“记住,千万不要把悬念留到第四节,因为他是第四节之王!”蒂姆·邓肯“和他在同一时代打球,也不知是我的幸运,还是不幸!”科比·布莱恩特“他是我的模板,我为此感到自豪!”勒布朗·詹姆斯在新老交替的时代,池亮横空出世,引领联盟走向,登基成神!金手指:动态视野!

  • 美女总裁的极品高手最新章节

        迟凡退伍回到都市,从此开启妖孽人生拳打各种二代,脚踢各种不服泡美女,成为各种美女的梦中情人

  • 工地诡事最新章节

        我所在的工地周围有很多坟地,更奇怪的是我们刚来不久就死了一个施工员,晚上我去解手居然发现他坐在坟头上!我掉头就跑,却无意中发现一座古墓……

    本章内容提要:
    ...    李鱼打量了一眼怒容满面的黑面男子,心中暗自郁闷,时机没有把握好,不应该这么着急出手,应该等赤发异族和铁头人逃远,等魁斗门弟子追不上之后再动手,到了那时,对方也就没有理由愤怒。     眼前的状况,他兄弟二人的确有摘桃子的嫌疑,他也不喜欢被人摘桃子,从这点来讲,黑面男子的愤怒来得并不奇怪。     指了指地面上......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