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天小儿,紫云乌龟,滚出来!”

    李鱼怒喝道,这件诡异的事情肯定和这两个老鬼有关。

    没人搭理他,脑海中静悄悄一片。

    “滚出来!”

    “有种你把老子也吸进这漩涡里?”

    “王八蛋,臭乌龟,方才为什么不跳出救大爷?”

    “滚出来!”

    任凭李鱼如何叫骂,脑海中始终没有任何动静,没有人搭理他,仿佛他方才经历的只是幻觉,并非有“鬼”存在。

    这样的情况见怪不怪,一刻钟过后,李鱼的情绪渐渐平静了下来。

    四周有冷风吹来,李鱼这才意识到自己光溜溜没穿衣衫,四下一打量,不见空间袋,想必是掉在了外面,恐怕他的衣衫在祭出护体烈焰第一次与青鳞拼杀时已经焚毁,空间袋也在那时跌落,只不过当时情况紧急,他察觉不到。

    四周仔细找了找,只找到了青鳞的斩马刀,仔细搜索,确实没有空间袋掉在附近,李生这才打量起了周围的环境。

    除了草木苍翠一些,树木高大一些,风景和外围似乎没有什么区别,仔细感受,也没发现这里的灵气比外面浓郁多少。

    顾不上冲着远处探查,思量了片刻后,李鱼决定试一试能不能破开禁制光幕回到外围。

    空间袋还掉在外面,衣衫、兵器、丹药、灵石都在里面,他可不喜欢裸奔,何况,他要试一试是不是三色烈焰融化了这道禁制光幕,试一试自己能不能返回外围。

    他不认为青鳞能一刀劈开禁制光幕,若能,青鳞早就进来了,唯一有可能破开禁制光幕的就是自己体内的三色烈焰,当日李勇、李虎能进来,恐怕也和这三色烈焰有关,并不仅仅是飞船碎片之力击破了禁制光幕。

    靠近光幕,催动法力,滚滚烈焰从体内喷涌而出,把身体靠在光幕之上烧灼,果然,随着烈焰越来越猛,禁制光幕融化了一般破开一个人形大洞。

    如同穿墙一般,李鱼轻轻松松就跨了出来。

    转身,怔怔地望着这人形大洞越变越小消失不见,李鱼有种想骂人的冲动,早知道破开禁制光幕如此轻松,上一次就进来了,也不会遇到云霄阁弟子,不会惹出一大堆的麻烦事,更不会被青鳞狗撵兔子一般追杀,说不定现在已经快乐地采到了一堆百年千年灵药。

    当然,若是如此,也就碰不到夏宝了,想起夏宝,心头就是一暖,这丫头现在也不知道到了哪里,有没有在想他。

    果然是没有血光之灾,望气天赋太神奇了,这丫头,必须娶来做老婆,不能便宜了别人!

    突然就想到了赵沉舟,不知道这自私自利的老家伙现在死了没有,若是没死,若是知道自己能轻松进出内外围,会不会气得吐血?

    万一这老家伙和那群鸟人误打误撞地跑到了这边,岂不麻烦?

    想到这里,李鱼悄然放开灵觉冲着四周细细搜索,灵觉直探到六十里外也没有发现赵沉舟和那群鸟人的踪影,这才松了一口气。

    赵沉舟危机关头抛下自己不管,自己也没有必要去管他的生死,那群鸟人不是善类,可以高飞,难以发现形踪,不好击杀,细细一想,这里不能多呆,谁知道鸟人会不会追过来,会不会有其它异族和修士在附近活动?

    第一时间寻到双刀、匕首、空间袋,李鱼“穿墙而过”,再次回到了内围区域。

    也不知道是对体内真火免疫了还是其它原因,这一次,李鱼的头发眉毛没有被烧光,仅仅是毁了一套衣衫,这套代表着云霄阁弟子身份的青衫,刚刚穿了一个月,还是件新衣服。

    李鱼这次带了三只中号空间袋和四只小号空间袋,除了那只黑色的中号空间袋,其它六只全是空的,烈焰烧坏了两只小号空间袋,还把一只中号空间袋烧出了一个大洞,其它三只倒还完好。

    取出一套黑袍穿在身上,把四个空间袋系在腰间,举目四望,确定方向后,李鱼冲着东南方向的一片连绵山脉走去。

    这只黑色的中号空间袋,以及这套黑袍,乃是高澜的空间袋和备用衣衫,黑袍乃天蚕丝织就,可辟水火,空间袋不知道是何种材料制成,皆能顶得住三色烈焰的短暂焚烧,正因如此,李鱼才会扣下高澜的空间袋不还,今日总算是派上了用场。

    没有了危险,少了紧张,各种疼痛就跳了出来,虎口迸裂了,手臂被青鳞抓伤了,脏腑间似乎也有伤势。

    取出疗伤药服下,学着李智、李豹等人,寻了一座孤高陡峭的山峰,攀上山巅,双刀和长枪插在身畔,静坐疗伤恢复法力了起来。

    从夏乐处找来的疗伤药不错,仅仅半天的时间过去,身上的各种痛楚已消散,试着起身活动了活动筋骨,李鱼顿时松了一口气,暗道侥幸,幸亏是误打误撞地跑回了这内围附近,否则的话,恐怕已被青鳞剁成了肉酱。

    想到青鳞,李鱼顿时不淡定了,这家伙消失的太诡异了,自己体内怎么会有一个可以吞噬活人的“黑洞”,几个月来怎么从未发现?

    卷起衣袖,被青鳞抓伤的地方,依然有指印的痕迹,紫青色却淡了不少,无论李鱼怎么睁大了眼睛去看,也看不出这条胳膊上有什么异样。

    静下心来,内视法躯,右臂靠近手掌的位置果然有诡异,有一团黑雾,无法看清,试着探出一缕灵觉进入黑雾,轰的一声突然在李鱼的脑中炸响,紧跟着,李鱼的眼前一亮,竟是出现在了另一片陌生的空间。

    这片空间诡谲,四周围一片黑暗,唯有中间的一片区域有光明存在,抬头望去,头顶之上有一轮银盘般的白色太阳,散发着淡淡白光。

    这是一片戈壁滩,到处都是灰黑色的碎石,戈壁滩的中心处,却有一片面积不大的绿州,绿州的中心处,乃是一处水潭,丈许宽阔,碧蓝色的潭水深幽不见底,也不知道有多深,潭边有木桶,离着水潭不远,有一棵一人粗的大树,看模样,像是桂树,枝繁叶茂,树荫下有一座不大的石屋,条状灰麻石堆砌而成,看起来颇为结实。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金鳞》之 第136章 奇异空间是作者土疙瘩的爱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金鳞》之 第136章 奇异空间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金鳞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土疙瘩的爱情写的《金鳞》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金鳞》之 第136章 奇异空间是作者土疙瘩的爱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金鳞》之 第136章 奇异空间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金鳞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土疙瘩的爱情写的《金鳞》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金鳞最新章节- 金鳞全文阅读- 金鳞txt下载- 金鳞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武侠修真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136章 奇异空间】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金鳞】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金鳞》书迷评论

  • 惊悚日记最新章节

        那天跟兄弟去包夜,我总觉得网吧里不太对劲……

  • stop!公爵大人最新章节

        初见,月圆之夜,他是爆发野性的狼,肆无忌惮的掠夺她的美好。再见,他是高高在上的公爵大人。“从今之后,我站着你不能坐着,我躺着,你就必须坐上来!自己动!”“不准穿暴露的衣服,不能和除本公爵外的任何异性接触……”“……”条条规定限制着她所有自由,终于,忍无可忍,她爆发:“stop!公爵大人!我受够了!”“想停?宝贝儿,在我这里,只有不要停……”天啦噜,她倒了八辈子霉了,居然惹上了狼性的公爵大人……

  • 谁为夜雨写梧桐最新章节

        最初良好的开端,一段真挚的情意。明知没有牵手的可能,却也心甘情愿的固守着友谊的神奇。彼此的深情厚意,幻化成各自奋斗的动力。让明月见证了夜雨梧桐的静谧和凄迷以及缠绵的缱绻的心迹。想用什么样的方法告诉你,什么才是真正的不离不弃!该书不见得能够让你痛哭流涕。但是,多愁善感的人,定会边看边掩面而泣。感动于角色的酸楚,动情于真情实感的流露。不见得牵手才是爱的最终的归宿。在信息高度发达的今天,网络覆盖全球的时代,相见恨晚的痛楚,恪守约定的尊重,也能书写可歌可泣的新时代的梁祝寄语。

  • 魔舞最新章节

        冷晨借尸还魂,附身在一个五岁小女孩身上,从此开始开启了一段不同于以往的人生!面对冷玉儿的贪婪与窥探,冷晨轻松的将其阴谋拆穿,并让其服下红颜丹第二天,冷玉儿就神秘消失了!这其中!究竟隐藏着什么

  • 仙道可期最新章节

        启灵,筑基,结丹,元婴,婴变,煅神,合体,真道,飞仙。    九大境界的拼搏,畅游多界的角逐。是混吃等死,还是垂死挣扎?    怀谨小慎微之心,行勇猛精进之事,天道在我,机缘加身,假以时日,则仙道可期。    燕国少年,凡尘俗世,仙道大业。创世纪的精彩,无懈可击的未来!    不一样的味道,不一样的你我,不一样的触觉,带你走进一个不一样的世界。    人的挣扎,仙的潇洒,万般滋味,尽在此js330

  • 捡个妖精当女儿最新章节

        捡到一只毛茸茸的宠物,不想竟是一个呆萌逗比逼的小狐狸精!一人一妖,一唱一和,让人忍俊不禁又笑料百出。且看小职员张峰如何在世事浮沉中苦中作乐,由芸芸众生中的一员踏上无上仙途!

  • 凤求江山也求凰最新章节

        她只是一名戏子,但她可以叫这天下无人敢轻视她。她狠得下心,见得了血,撕得了人,打得了仗,唯一能叫她服服帖帖的,只有励王殿下。他只是一个不受重视的王爷,风流是他的表象,轻浮是他的伪装。一颗伤痕累累的心设下最为坚固的堡垒,堡垒中唯一的软肋,便是乔清澜。他为复仇而生,终只赴了她的仇;她附上一双手,便助他覆了这江山。

  • 饿狼老公忍一忍最新章节

        家道中落,男友背叛,哥哥病重,沐橙咬牙苦苦支撑。却在这时,遇到一条枭狼,一步一步,把她叼回了狼窝。战九枭寻找多年,终于找到当年救过他命的女孩,却看到什么?居然有人在欺负她!通通滚蛋!婚后。沐橙看着坐在床上的战九枭:“你进来干什么?”“生儿子!”“滚!”说完后,她锁了门窗,却不知道战九枭有特异功能,能够上天入地,无所遁形。“我的地盘我做主!”饿狼奸诈笑着,扑向小白兔,啃了个精光。

  • 黑暗曙光最新章节

        有一天,你一不小心地把一个玻璃做的瓶子从空中摔在地上,它碎了,你和它说一声“对不起”,但是它却没有恢复原貌。曾经我们一起并肩作战,但是现在我们都在离开了……

  • 运河天地之锦绣山河最新章节

        大明正德末年,紫禁城内正德皇帝忽然神秘失踪。种种线索皆指向正德帝的失踪,跟传说中永乐大帝在疏浚大运河北京段时暗中藏在惠通河畔的“永乐秘藏”有关——“永乐宝藏”的藏宝地图被绣在一幅“乾坤璇玑图”的绣品上!此时被暗中觊觎天子之位多名权臣、藩王所知,一时之间以“谢绣”名闻天下的谢家瞬间潜流暗涌杀机重重——现代北京少女顾卿魂穿到谢家因为为情所困的少奶奶谢怀玉的身上,将本就诡异非凡的形势,搅动的越发扑朔迷离——看现代刺绣高手如何展现神技,集各家之所长,将刺绣技艺名扬四海。从来历神秘入赘到谢家的丈夫陆九,到英气不凡的锦衣卫倪震,再到霸气腹黑的楚王朱无常,看顾卿如何步步心惊,补全绝世绣品‘乾坤璇玑图’,与君携手江山!

  • 大荒图录最新章节

        冰冷的暗夜,一座巨碑降落昆仑,平地千里。一个古老的宫殿破开尘土,见于天日。这世界究竟蕴藏了什么样的秘密,到底是来自星空深处的呼唤,还是被执掌于手间的宿命?莽荒大界,神魔太古,一道身影断天而行!

  • 巫族诡事最新章节

        巫子佑十二岁那年,一场离奇的车祸导致父母双亡,父亲死前却一直惊恐的看着无人驾驶的大卡车,念叨着逝去多年的爷爷。某天深夜,偶遇鬼魅勾魂,惊吓过度的他激发了自己体内血脉之力,也发现了奶奶不为人知的秘密。为了复活死去的双亲,他走遍了地球的每个角落,从现代都市到远古大西洲蓝血人部落再到到海底金字塔……

  • 90后少爷最新章节

        少雨只是一个初中生却是幻境主人看准的渡劫之人,迷茫后为了修炼众叛亲离、孤苦伶仃。经历了世间磨难,爬山涉水,翻山越岭终于对世间的一切从新认识创造了神奇的意念冥想,从此他的生活越来越精彩,但有一群红粉知己却不知如何应对这是一个普通少年踏上巅峰之路让我们一起期待他慢慢变强熟悉撑控拯救这个世界……

  • 王子骑白马最新章节

        “花小意”平民小丫头,因为从小喜欢安羽希的关系,决定考入威廉音乐学院去找他,但是因为身份等级的不同,在贵族王子小姐中求生存,简直就是在水深火热中沉浮啊。为什么会这么倒霉,在这所贵族学院里总是撞在恶魔的枪口上。上帝,你一定要可怜可怜她,快赐给她一位英勇无畏又俊美无比的骑士吧,最好纯洁得像天使一样。什么?MYGOY!为什么恶魔与骑士长得是一模一样的?眼看光了?拼命地揉一揉。呜呜…是真的一模一样的孪生兄弟,到底哪一个才是她心中最爱的骑士呢?骑着白马的,不一定是王子,也不一定是唐僧,哇哇哇,还有可能是恶魔!嘿嘿,当然啦,骑着白马的,也许还是带着洁白羽翼的天使。

  • 网游之龙神传奇最新章节

        开局直接抱上多位上古神兽的大腿,抽奖更是直接抽中了真龙血脉,什么北斗七星世家,都是弱鸡!什么?这些世家子弟叫长辈欺负人?老子直接召唤一群上古神兽吓死你!老头子!就是他们,他们欺负你最宝贝的徒弟!这能忍?你不帮我,以后都没有辣条吃了!

  • 景秀长安最新章节

        天啊,小姐这是要做王妃耶,这真的是太好了好什么呀,全京城谁不知道,那位王爷每天喝酒打人逛妓院,摊上这么个主,会害了秀儿一辈子的爹娘,我走了,以后我不在身边,你们要多保重为什么有一种视死如归的感觉……rn

  • 最强鉴宝师最新章节

        不久跟自己发小聊天,当时他的发小陆展曾提到一个事,那便是在村里有人挖出了宝贝,听说是卖了大价钱。这事当时他没去在意,挖宝虽说能挖到宝贝,可能不能卖到数额则是个问题,其次这就是个碰运气的过程。挖到好的宝贝则是发财,没有则也不会损失太多。想到徐云骄的幸福,想到徐虹疼痛的病症,再想到吴溪咄咄逼人的画面,徐阳的目光落在车窗不断闪过的画面,内心在想:希望这次能挖到宝贝,解了燃眉之急。

  • 限量专宠:禁爱总裁,请温柔最新章节

        “从现在起,你身体的每一寸都是我的,不许反抗。”失踪两年,重新回归,他却像是变了个人。连本带利想要从她身上讨回那笔债。他连同身心肆意侵占,可到头来怎么就成了那个离不开的人了。当霸道总裁变成狗皮膏药……秦舒妤:“这位先生,你晚上睡我白天粘我,还能不能有点私人空间了?”霍诩挑眉笑道:“过来,我们可以被窝里聊聊……”

    本章内容提要:
    ...    “焚天小儿,紫云乌龟,滚出来!”     李鱼怒喝道,这件诡异的事情肯定和这两个老鬼有关。     没人搭理他,脑海中静悄悄一片。     “滚出来!”     “有种你把老子也吸进这漩涡里?”     “王八蛋,臭乌龟,方才为什么不跳出救大爷?”     “滚出来!”     任凭李鱼如何叫骂,脑海中始终没有任何动静,没有人搭理他,仿佛......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