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气术?读心术?简直是一对妖孽?”

    李鱼心中除了感叹,就是感叹,原本以为这夏宝不是花痴,就是“女神经”,没想到却是个白富美的“女神”,货真价实的“神”,这要是穿越到华夏去当算命师,估计想升官发财的权贵会把夏家的门槛踢破!

    看到李鱼听得认真没有开口打岔的意思,李智继续说道:“这夏宝非但出身不凡天赋出众,相貌在云霄阁女弟子中也是数一数二,这些年来,随着她年龄渐大,云霄阁中喜欢她的男弟子越来越多,非但蓝星弟子,就连赤星、紫星长老都有人心动,宋泰便是其中之一,而夏乐方才那一声‘姐夫’,听到的不仅有宋泰,还有唐颖,这二人说不定已经把此事传开,即使二人不外传,也难保夏乐不会到处宣扬,到时会有一大堆人视你为眼中钉肉中刺,方才我还以为大家成为云霄阁弟子,最大的麻烦会是你,现在看来,大家都会有麻烦!”

    李智说罢,长叹了一声。

    李鱼皱了皱眉头,暗自郁闷,夏宝、夏乐姐弟二人的行事风格太让人无语了,这么高调干什么,这个“姐夫”让人无福消受呀!

    若只是一些蓝星弟子喜欢夏宝,顶多是有些麻烦,可连赤星、紫星长老都有人在觊觎夏宝,自己突然成了“姐夫”,简直是要命!

    “夏家姐弟是不是行事张扬,嚣张霸道的那一类?”

    李鱼问道,突然就想起了曾经的妻子,妻子当年也是貌美如花,岳父乃是当地一名处级副职小领导,就因这样的家世,妻子一向强势,家庭生活总让人压抑和憋闷,而夏宝的父亲更牛b,这样的老婆他不想要。

    “嚣张霸道谈不上,夏乐虽有些强势,有些偏激,却从不主动欺负同门,至于夏宝,听说性格温婉可人,一向行事低调!”

    李智说罢,不由上下打量了李鱼几眼,他也不明白夏乐为何会突然粘上了李鱼,按李猛打听来的消息来看,夏乐并不是一个喜欢信口开河之人,而且和夏宝关系亲密,姐弟二人并没有嫌隙,不可能不经过夏宝同意就喊李鱼“姐夫”,此事很有可能是夏宝在背后指使,难不成,夏宝通过“望气术”看出了李鱼的不凡,这才动了什么心思?

    “行事低调?若真如此,那可就麻烦了,看来要拜会拜会她才是!”

    李鱼喃喃低语,嘴角边浮出一抹苦笑。

    他的灵魂已经不是少年,对一见钟情这样美好的事件早已不抱幻想,眼下的这张脸虽不丑,却也不是潘安、宋玉之貌,不会让人见之入迷,而且没有显赫的身世,更不是绝世天才,夏宝这名高高在上的白富美不可能对他一见钟情。

    既然不是一见钟情,不是嚣张任性的大小姐,却又来粘上自己,这其间必有不为人知的目的,正所谓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被人惦记上的滋味不好受!

    “是要去看看这夏家姐弟究竟是何意!”

    李智点头说道:“不过,云霄阁这片驻地非但有云霄阁内门弟子,还有外门家族修士,以及一些和云霄阁亲近的散修聚居,夜间有宵禁的禁令,此刻禁制大阵已开启,非内门值守弟子,不得在夜间远离洞府四处游弋,今天是无法弄清楚这件事情了!”

    他也想尽快弄清楚夏家姐弟在捣什么鬼,如今突然成了云霄阁外门弟子,要听云霄阁号令行事,他必须要在第一时间弄清楚谁是敌人,谁能成为助力。

    “那就明天一早!”

    李鱼沉吟着说道。

    “是要早一些!”

    李智轻叹了一声,兄弟二人在行事风格上有一个共通点,那就是能解决的麻烦就尽快解决,不要拖着。

    接下来,二人一番商议。

    第二日。

    天色方亮,李智、李鱼、李猛三人已走出了洞府,来到了山脚之下,左右观望。

    李猛昨日已打听得清楚,云霄阁的这片驻地,共分为了三部分,东南方向大阵禁制最为森严的十余座山峰,乃是云霄阁紫星、赤星长老和内门弟子的居住地,另一个方向的十余座山峰,则是依附云霄阁的外门家族修士的聚居地,李家兄弟如今居住的这座山峰以及四周围的六座山峰,乃是来访客人以及客居散修的暂居地。

    放眼四顾,发现附近几座山峰之上有散修在洞府外活动,放开灵觉查探,更远处,云霄阁内门弟子所在的区域同样有修士在洞府外走动,没有察觉到禁制之力的阻碍,看来宵禁已解除。

    也许是有人察觉到了三人灵觉外放,也许是一直有人在暗中观察此处动静,片刻间,竟有多道灵觉从近处、远处探来。

    李鱼甚至还敏锐地察觉到,至少有四道灵觉在兄弟三人身上徘徊一圈之后,锁定在了自己身上,其中一道灵觉来自右侧方向的一座山峰。

    扭头望去,右侧山峰山腰间一座洞府外,一名褐袍中年男子正在居高临下地打量着自己,目光闪烁,面无表情。

    发现李鱼抬头望来,男子犹豫了片刻,转身推门回到了洞府。

    另外三道灵觉则来自远处,山峦起伏间,目光难及。

    “看来是被人盯上了!”

    李鱼一阵头疼,昨天入住这处洞府时,也曾有人关注,却只是好奇,而此刻,三兄弟起得已经够早了,还有人关注,那就不仅仅是好奇了。

    李智同样发现了不对头,眉头皱成了一团。

    唯有李猛灵觉低弱,还没有发现异常,望了望李智,又看了看李鱼,看到二人神色阴郁,顿时有些忐忑,怯怯地问道:“去吗?”

    “为什么不去?”

    李鱼反问道,嘴角边浮出一抹嘲讽。

    夏宝不顾闺阁名声粘上自己,自己怕什么?至于李智准备把赤阶异族的尸体亲手送给三位云霄阁赤星长老,让这三人省了心思下手谋夺,更不用害怕什么。

    云霄阁好歹也是有明门大派,不可能在这光天化日之下对三名刚刚收入门下的外门弟子下毒手。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金鳞》之 第78章 女神是作者土疙瘩的爱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金鳞》之 第78章 女神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金鳞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土疙瘩的爱情写的《金鳞》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金鳞》之 第78章 女神是作者土疙瘩的爱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金鳞》之 第78章 女神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金鳞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土疙瘩的爱情写的《金鳞》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金鳞最新章节- 金鳞全文阅读- 金鳞txt下载- 金鳞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武侠修真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78章 女神】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金鳞】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金鳞》书迷评论

  • 诱爱无度壁咚总裁大人最新章节

        “一个既不能陪你,又不能睡你的老公,你拿来干嘛?”顾齐琛眸色森然的看着眼前的女人,问出这个讽刺至极的问题。叶温暖面露委屈,幽幽的回答??“顾太太这个身份,除了能救命,还可以膈应小三。”★叶温暖22岁时的遭遇:渣男背叛,亲人无情,还被催着生孩子。老公不愿意碰她就只能做试管婴儿了,只是做了数次都不成功,走投无路只能……“叶温暖,你比我想象中的……贱。”昏暗的房间内,他擒住她的下巴狠戾开口。她不怒反笑,“女人不贱,男人不爱。”明明是恨极了他,最后,却还是失了身丢了心。本以为他要的是孩子,谁知两个月后,她怀孕的消息一传出??“把孩子打了,我们马上离婚!”漆黑的夜,他将她粗暴的拖下床,原因竟然是……★五年后,重聚。他将她抵在墙角,笑着问,“小姐,有兴趣和我跳支舞吗?”她

  • 药女倾城:无耻小叔要抱抱最新章节

        一朝成为童养媳,被迫呆在别人屋檐下看人脸色。无赖的小叔子倒痴缠了上来,种的一地好药田。宫里宫外声誉攒起。一切烟尘浮华尽在嘴角笑窝中。

  • 武极帝尊最新章节

        斗天骄!斩异族!踏万物!登巅峰!粉丝群:451973746;欢迎大家加入。

  • 超级寻物APP最新章节

        自从有了超级寻物APP,妈妈再也不用担心丢东西了js330

  • 娇宠恶妃:重生嫡女要上天最新章节

        傻一次不可怕,可怕的是一傻再傻。傻子阮轻云直到幼子被害,才知道父母兄弟皆死于姨娘之手。而这位姨娘所出庶女,居然还被她傻逼的答应以平妻身份迎入府中共侍一夫。良善不可欺。阮轻云写血状走刀山淌火海挨廷杖敲响了登闻鼓。阮家一家九口的血海深仇终于得报。再次睁眼,却回到了小时候。阮轻云哈哈大笑,苍天有眼,良心未死。这一次,辱我者,死!这一次,欺我者,杀!

  • 首辅家的小娇娘最新章节

        念莜上辈子死的时候,是带着肚子里的孩子死的。别人说她通奸了,可是她自始至终不知道,自己和谁通奸了。这辈子,她活过来了,她想好好过。

  • 厉害了,我的断袖夫君!最新章节

        他是身份成谜的国公府私生子,孤高冷傲,不近女色,传闻此男疑是断袖!唐煜冷冷一笑,是不是断袖你且试试!她是美丽高贵的伯府九小姐,大方得体,温婉贤良,实乃贤妻不二人选!沈瑾妍白眼一翻,画风不符请自行脑补!十二岁的沈瑾妍遇到了十八岁的唐煜,那就是小白兔掉进了大灰狼的嘴里,只是想起俩人不为人知的过往,她心里很怀疑,作为男人……他到底是行还是不行?

  • 重生玩转八零年代最新章节

        重生一世,叶秋桐回到八零年代。好窘迫,口袋里只有十元钱;好捉急,军营白富美死缠着自家兵哥哥;好奇幻,竟然冒出了两对爹妈……重生之后她坚定地霸占着兵哥哥不再放手,谁让他坚贞不二还体贴入微。最重要的是,兵哥哥什么都很强,腰好、体力好、深耕浅作,是干活的一把好手!叶秋桐:老公,往左一点,往右一点,对准中间那里,好,用力戳进去……迟生:老婆,我穿个针你也这么大呼小叫的,真是比跑十公里拉练还累心……

  • 撩人娇妻有点儿痞最新章节

        ”你敢再说一遍,孩子不是你的?“一记耳光打来,他不避不闪,眸光却依然森寒,对视着她的清泓水眸,阴阴一笑,“那又怎样你始终在我一掌之握……”

  • 三界农家乐最新章节

        我无意间做了一次接盘侠,接管了一个农家乐,从此,我的生活变得惊悚诡异起来,白天给人做饭,晚上给鬼怪神仙各路妖邪做饭,还成了一个奇怪的中间人,支撑缓冲着三界的平衡点,还要处理它们之间的纷争,借着万户食经,我逍遥都市,肆无忌惮的行走在人鬼仙三界…

  • 闲妻不贤最新章节

        钟离怀瑾说:小舟,你我既然是知己,我必然护你一世无虞。竹大少说:小舟,当初既然是你逼着我成了亲,如今岂能说不要就不要,上穷碧落下黄泉,你只能冠着我的姓氏。渔舟说:我走了,不必寻。他是谁?他是当年父母双亡、众叛亲离、体弱多病的竹大少,也是后来令人谈之色变、避之不及的活阎罗。她是谁?她是当年好吃懒做、家贫如洗、恶名远扬的村姑,也是后来身世显赫、名满天下的书画大家。寻寻觅觅,兜兜转转,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 名门女帝最新章节

        苏瑜从来不信命!  所以当她意外得知当今天子的秘密,要被天子杀了灭口的时候,眼睛一闭心一横:来呀,谁怕谁,大不了同归于尽。  然而她命硬,明明同归于尽,她却再活一世!  既是活了,就不负这一世春光,前世为人做嫁衣,这辈子,这皇位我自己坐,谁抢灭谁!  一个腹黑女帝,一个霸道将军,对内相爱相杀缠绵悱恻,对外混合双打联手虐渣。

  • 不朽神王最新章节

        唯我独尊乾坤中,掌指覆过日月空。大道无涯身做岸,仙登绝顶我为峰。姜小白天生奇骨,蕴含无上奥秘,却被诬陷为天生反骨。一朝崛起,潜龙出渊,碎骨重生,破碎九重天,登临绝顶。我是神王,寰宇绝望。不朽之路,无人能挡。

  • 农女种田忙:夫君要霸宠最新章节

        被退婚意外摔下,木云歌穿越而来,面临饥饿和贫困,决心发家致富,活出自己的一片锦绣天地。

  • 吾乃大皇帝最新章节

        “父皇,想灭高句丽不过弹指之间。”“父皇,这我们征服全世界吧。”“父皇,吐蕃又送女人来了,儿臣要不要收呢?”“父皇,以后宣布圣旨,就用:’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吧”“……”“好好好……”李世民高兴的抚着胡须说道。

  • 重回九零末:小媳妇太难追最新章节

        修安前世受尽屈辱而死,醒过来之后,却发现重回到了1999年,也就是十八岁的时候。为了不走前世的老路,她经历重重险阻离开了小山村。  想要奋斗,可是没钱;想要努力;又所投无门!  修安奔斗的历程很艰苦,好在运气很好,遇到了生命中最重要的人——顾韩。他带着修安过上了最向往的生活,开了一家属于自己的——开心农场!  顾韩不止一次的庆幸,自己的好心肠,娶到了这世上最好的媳妇!

  • 金媒玉聘最新章节

        佟姜戈她姥姥是媒婆,她妈是媒婆,她未婚夫是媒婆,她,还是媒婆。某天,佟姜戈接受了一位大人物老母亲的请托。“请帮我的儿子说一门亲。”“好说,好说,夫人能否说说您的择媳标准?”“脾气好,身体好,模样好,三者缺一不可。”“夫人能否相告,令郎姓名,年龄,供职何处?”“我儿子复姓闻人,单名一个臻字,二十六岁,奉诏供职少府监。”“少府君!”

  • 阴阳诡匠最新章节

        老话说:宁惹阎王,不惹木匠’,木匠不是拉个木板做个门,搭个桌子,那叫木工!通阴阳,懂风水,能使家宅兴旺,亦能让暴毙横死,这才是木匠!原本我或许一生都是个普通的木工,直到奶奶给我一本神秘古书……

    本章内容提要:
    ...    “望气术?读心术?简直是一对妖孽?”     李鱼心中除了感叹,就是感叹,原本以为这夏宝不是花痴,就是“女神经”,没想到却是个白富美的“女神”,货真价实的“神”,这要是穿越到华夏去当算命师,估计想升官发财的权贵会把夏家的门槛踢破!     看到李鱼听得认真没有开口打岔的意思,李智继续说道:“这夏宝非但出身不凡......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