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澜双目微眯,抬头望天,只觉得阳光是如此的明媚,风轻云淡,鸟儿的叫声清脆悦耳。

    终于不用餐风露宿地为人看守洞口了,终于可以不用在阴暗潮湿的溶洞中睡觉了。

    突然,有弓弦声在耳畔响起,紧跟着,鸟儿不叫了,扭头一望,一只画眉鸟肚子间插着一枝弩箭从高高的树梢上掉了下来,有鲜血溅落地面。

    前方不远处,李猛正兴高采烈地把玩着一张十字弩,黑铁弩弓之上闪着幽光。

    “真扫兴!”

    高澜皱了皱眉头,心中一阵厌恶。

    目光扫过李家兄弟,看到李家五人一个个顶盔带甲,腰间挂着剑壶,手中提着弩弓,心中更是鄙夷。

    修士若没有仙风道骨般的出尘风姿,你至少也打扮的斯文儒雅一些,李家五人倒好,偏要穿上冷冰冰的钢铁战甲,打扮的和凡人军卒一般,实在是俗气!

    战甲就战甲吧,五人的战甲还是黑不溜秋的颜色,不少甲叶子还烧焦了一般翻卷难看。

    最不可思议的是,李鱼的背后还背了一个黑不溜秋的龟壳般的圆盾,你说你堂堂绝世天才,发起飙来能砍死赤修,你能不能注意一点形象?

    “太不讲究了!”

    高澜暗自鄙夷。

    看看自己身上风度翩翩的长袍,再看看李家五人,完全不一样的画风,这五人,只配给自己当保镖随从。

    “姓高的,你究竟走还是不走?”

    正在胡思乱想,李猛突然扭头冲他吼了一嗓子。

    “走,走,当然走了!”

    高澜强自挤出一抹笑脸,丢掉了胡思乱想,快步跟了过去。

    他不走又能怎么样,自己一个人去寻找失散的师兄,他没有这个胆量,即使李鱼已经还了他空间袋,而且告诉他可以自行离开,李家不会和药仙谷结仇,只要他今后聪明一点老实一点,不会无端要了他的命,他也不会走。

    李鱼在他神魂中下了禁制,这个禁制不解除,他离开了李鱼也睡不好觉,只要想到命运操纵在别人手上,他就哀怨地想杀人,何况,这坠星岛如此凶险,孤身一人太危险,有李鱼这个大保镖在,他才有几分安全感。

    空间袋中的物品只少了一套备用袍服,不过,装物品的空间袋却不是他的,而是李鱼随意找了两只小号空间袋代替了他的中号空间袋。

    他的中号空间袋此刻还在李鱼的腰间挂着,备用袍服也被李鱼穿在了战甲里面,这一点让他不解和鄙视,你堂堂天才,身家富裕,抢人家的衣服不觉得丢人吗?

    不就是天蚕丝织成的天蚕锦,能简单地辟水辟火,你少挥霍一些灵石,出去后买一匹天蚕锦做他几十套衣衫不行吗?

    虽鄙视,他却不敢去索要,李家五兄弟中,他宁肯和经常想揍他的李猛打交道,也不想和李鱼套近乎,这小子太凶残,太打击人。

    高澜跟在李家五人身后一路胡思乱想,而李家五人则人手一张十字弩,四处寻找飞禽走兽,逮到什么射什么,一路上不知道拆散了多少和谐美满家庭!

    十字弩的精准度远胜李智、李十七手中的长弓,虽说握在手中沉重了一些,却无需耗费法力使劲拉弓弦,射程五百米,二百米内射杀猎物精准迅捷,不发飘,李智做过测算,若是五张弩弓在一百米内冲自己齐射,即使持弩者只是李猛、李十七这样的蓝星三阶修士,自己也躲不过去。

    此刻,五张弩弓在手,只要使得熟练,配合默契,若是再遇到江鹰、公孙博这样的赤修,无需近身就有杀死他们的可能,当然,前提是箭头有毒。

    有高澜在,箭头有毒就不是事,第二天,五人手中就各自有了十枝带毒的箭头,也各自多了几瓶性能不同的毒药,随用随涂,尤其是血目妖蛤的蟾酥,据高澜讲,这毒药只要进入血液,足以轻松把赤修给麻痹。

    短短四天的时间,李家五人对弩弓的运用已经精熟,联手齐射也配合的默契,李猛已经雄心勃勃迫不及待地想要找一名拦路打劫的赤修试试毒箭的威力,只可惜一路走来,别说赤修,连个修士的影子都碰不到。

    之前李家五人都是一路躲着人走,一旦发现有修士靠近,远远地就躲开了,两不相见,现在想见一见面,偏偏又找不到。

    联想到这两个多月来竟然没有修士在溶洞附近出现,而这片地域也不算太偏,不可能两个多月的时间不见一队修士,李家五人反而不淡定了,这太诡异了,难不成,这附近的修士都被异族杀了?

    可异族呢?怎么看不到呢?

    想什么就来什么!

    第六日,李十七在一处树林的边缘翻烤着一只刚刚猎获的野猪,野猪肉滋滋冒油,香味远远传开,高澜左手拿个小刀子,右手拿个小刷子,一边在野猪肉身上划口子,一边刷油刷香料。

    二人正忙得不亦乐乎,远处却有一阵轰鸣尖啸声响起来,紧跟着,还有叫骂声呼喝声传来,似乎是有人在打斗。

    看这打斗带来的响动,只怕打斗者的神通还不弱。

    果然,对方速度迅捷,远非蓝星修士可比,打斗的声音越来越近,不多时,已到了这片密林的另一边,看方向,似乎是冲着二人而来。

    二人吓了一跳,不约而同地冲着密林中的一株大树窜去,哪里还管野猪肉会不会被烤糊。

    这株大树直径丈许高有百米,而在五六十米高的枝叉上,李智、李鱼、李豹、李猛各自占据了一个位置,早已警惕地望向了打斗声传来的方向,人手一张弩弓,箭已上弦,背上长刀也是抬手可取。

    高澜、李十七攀着树上垂下的老藤飞身上树,蹲在了属于自己的位置。

    到了此时,高澜这才佩服起李鱼的谨慎和未雨绸缪。

    选择在大树上栖身和休息,他原本是不屑,甚至是鄙视,你连堂堂赤修都能斩杀,临时休息一下都要躲树上,丢不丢人,现在看来,站在这株大树上居高临下,视野开阔,有粗大的树枝遮挡防身,进可攻,退可守,实在是个好地方。

    一边取出长剑,一边警惕地望向远处。

    就这片刻间,打斗声已近,一道身影风驰电掣般从密林间窜了过来,身周裹着一团淡金色光影。

    这人影乃是一名中年男子,身材高大,长发披肩,四方脸膛,怒目圆睁,神情剽悍,手中提着一把车轮大斧,大斧之上同样有一层金色光晕缭绕,不过,这男子此刻的状况却狼狈不堪,一身赤袍破破烂烂,身上血迹斑驳,也不知道是自己的还是敌人的,更不堪的是,一条左臂竟然被人从肘部生生折断扯了下来一般,白骨外露,血肉模糊,上臂处还有深深的爪痕。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金鳞》之 第49章 密林打斗是作者土疙瘩的爱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金鳞》之 第49章 密林打斗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金鳞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土疙瘩的爱情写的《金鳞》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金鳞》之 第49章 密林打斗是作者土疙瘩的爱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金鳞》之 第49章 密林打斗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金鳞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土疙瘩的爱情写的《金鳞》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金鳞最新章节- 金鳞全文阅读- 金鳞txt下载- 金鳞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武侠修真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49章 密林打斗】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金鳞】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金鳞》书迷评论

  • 华先生,求放过最新章节

        苏婧儿不喜欢看到有女孩挽着华子扬的手,于是,这么多年来,华子扬身边从来不站除了苏婧儿以外的女孩;苏婧儿不喜欢有事的时候找不到华子扬的那种孤单和失落,于是,每一个夜晚,华子扬从来不关掉手机;“华子扬,你可以一直不告诉我你爱着我,你可以一直默默的守护在我身边宠爱我。只要有你在我身边,我总是感到很安心。但是为什么你要在我爱上你的时候,彻底的离开我?”“苏婧儿,我愿意一直爱着你宠着你,只要你开心,即使你依偎在其他男人的怀里,我也不介意。但是很抱歉,我不能再继续如此爱你”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原本以为只是兄妹之情,却没想到情根深种!幡然醒悟,却已太迟!他们的感情总是不同步,没有在同一条起跑线上。迟到的爱情,需要付出生命的代价!

  • 活阎王最新章节

        我叫李鬼,是一名道士,根据师父的嘱咐看守辈辈传下来的店铺,同时为周围的人消灾解祸一天一个胖子找到了我,带我进了一个鬼楼于是一个围绕着我身世的惊天阴谋开始了我的存在到底是对是错?我到底是谁?

  • 天境最新章节

        他,身负重任,潜伏敌营,他,本该受到众人的赞许,得到的却是冷嘲热讽,他,不想与人争来争去,却次次被卷入阴谋当中,每个人都想成为至高武者,只是成为至高武者,究竟是为了什么?摆脱孤独?独霸天下?还是踏平世间不平事?他一直追寻着作为武者的真谛,世界已经拉开帷幕!

  • 废后当立最新章节

        她贵为一国公主,却注定一世沉浮。  历经三废三立,她终成震慑天下的一代权后。  爱恨交缠,国恨家仇,编织出她浴火重生,跌宕起伏的一生。  死前誓言换回一次重生的机会,宁愿一生孤独终老,也要屠尽所有敢于践踏她的人。  前一世备受欺凌,含恨而死。这一生满腹心机,只为助一人天下大统。  纵使这条路荆棘遍布,但她也要血染芳华,素手将这天下撼动。

  • 宇宙公务员最新章节

        你已进入宇宙公务员系统,异能、美女、黄金,手快有,手慢无!姜子牙申公豹的兄弟恩仇,土行孙邓婵玉的恋人积怨,有纣王、有妲己——闻仲,你不要捣乱啊——小保,机遇来了:所谓一花一世界,一树一菩提,世界不止一个,宇宙到处都是,位面数不胜数,穿越从来不是个事儿……且看都市青年王保保纵横虚拟宇宙,笑傲都市群雄——

  • 剑灵最新章节

        天剑大6,宗门万千,强者如林。    为了避免姐姐被恶少强娶,6轩不得不努力修炼,加入宗门寻求庇佑。    一颗来历神秘的剑型晶体,机缘巧合融入6轩体内,无数顶尖功法,强大武技,应有尽有!    一个武道的传奇,从此开始……js330

  • 农家小医女最新章节

        《2017十大新作》我去,居然穿越了,一个堂堂二十一世纪的中医大师,穿越到一个村丑的身上,更令人吐血的是还有一个傻子相公,这人生是过得有多苦啊!幸亏随身带了个灵泉空间,什么奇珍药材应有尽有,奇难杂症?没问题,看秦怡在这异界是怎样撩尽所有高富帅的!

  • 强者恒强最新章节

        赵家先祖曾说:以我无上武道为根基,以我自身为支点,可撬动万古时空!武道,是强者之道。无数年后,赵家自身难保,危在旦夕。赵鹏有一颗不灭的强者之心,却生来卑微,是天生的弱者,受尽冷眼与唾弃!他肩负着赵家复兴的希望,要问鼎武道绝顶、立于万古之巅!为了心中道义,他宁可举世皆敌!他要让天地众生,知道什么叫遇强更强,强者恒强!

  • 至尊逍遥神最新章节

        被一砖拍到异世,本是全身经脉闭塞的废人,却靠着所戴玉佩的意外开启,获得特殊的神级功法,废体变神体!从此,一位立于巅峰的武圣诞生,纵横无敌,笑傲苍生!

  • 修真全能高手最新章节

        曾经的绵竹山少主秦六合,一夕之间家破人亡,被震断修炼筋脉,成为废人后,被同事殴打推下山后,死而复生,获得道家法宝伯阳金炉。从此废人隐藏锋芒,重新修真,炼丹,问药看病,成为百姓口中人人传送的医仙,千金小姐,可爱师妹,前女友纷纷前来表达爱意。修炼,治病救人,痛打外鬼佬暴虐部队首领的间隙,谈情说爱,手刃仇人,无一耽误。

  • 九龙战天决最新章节

        白战魂穿低级位面天元大陆,凭借体内的神秘九龙魂,修逆天九龙战天决,掠夺天地万物之灵气,铸九龙神体,踏九条万丈魔龙,遥望荒龙域,带着睥睨天下之色,神色平淡道:“三宫四阁,当初你们灭我天龙殿,今日,我定要将尔等尽数屠灭,找到幕后黑手!”

  • 孤独九剑最新章节

        曾铁哥和云飞扬在华山参与《笑傲江湖》剧组令狐冲和风清扬演员选拔失败后,掉进山洞,找到了九把剑和九本秘籍,学会九种剑法,并在华山跟《笑傲江湖》剧组,以及报复曾铁哥的袁守一、周二毛、乔三、赵四等九人发生冲突,最后深刻理解了九把剑的真正含义,它们分别是健康之剑、学习之剑、定位之剑、强者之剑、团队之剑、人脉之剑、修心之剑、修行之剑、修技之剑。理解和逍遥为何物,知道了《笑傲江湖》的真谛!

  • 荒芜最新章节

        愿时光不相倾,愿岁月不余恨。一年一季一叶轮回,所有的温婉多情,都留不住那一抹时光,抵不过岁月倾刻变迁。所有盛开的高贵无暇,结尾处都是荒芜,一场场华丽丽的衰败。光阴有恨,念一场纪念,落一笔闲愁,无人知,无人问,人生此间冷暖,唯有自知。

  • 地府特派员最新章节

        自打成了阴司公务员后,我就巨忙,没事别找我,有事更别来打扰,土地公公和城隍爷还在等我打麻将,哥没空!你问我忙啥?闲来无事调戏调戏狼妖妹纸,嘴馋了去水里抓条龙王出来清蒸闷炖,还要到处拯救各路女妖,女鬼,你说我忙不忙?所以别来打扰哥,否则看你不爽老子请判官减你阳寿,再不然请我黑哥白哥出来勾你魂魄,就问你怕不怕且看一介孤儿,如何在都市中潇洒惬意,玩转这个光怪陆离的世界。

  • 误惹豪门:秦少的歌星娇妻最新章节

        她是当红歌星,却不小心开车撞到了湘城名门世家的千金大小姐;他深爱他的妹妹,不愿放过这个让自己妹妹半身不遂的歌星;他设计和她签下协议,她成为了秦家的仆人,从此便上了秦灏天的贼船;“秦灏天,你给我滚下去。”池烟一脚将秦灏天踢下床。他眸色深沉,眉头紧蹙,拍了拍身上的细灰,淡漠说道:“你就是这样对你的救命恩人的吗?”池烟冷笑:“呵,你确定你不是在害我,而是在救我?”秦灏天莞尔一笑,扯动嘴角浮起一抹邪笑,炙热的吻霸道的落在她的薄唇……

  • 蜜爱不限时:娇妻欠调教最新章节

        有人问叶承爵,为什么会娶不受待见的落魄千金林迦南,叶承爵答:“小白兔在外面,总有人惦念着要吃,想了想,还是放自己身边比较安全。”林迦南揉着酸痛的腰抗议:“哪里安全了!”叶承爵:“我意思是,放身边,就可以自己慢慢吃了。”

  • 上神难为:灵主不好追最新章节

        一个独活万年,看尽沧海桑田,只为守着那份约定的上神,一个初入人世,天生心性顽劣,却被那抹微笑迷了眼的鬼神,最后千帆过尽,殊途同归,他们只想护好她一个人n,眼下混沌将至,灵主现世,上神一边要守护约定,一边要追回灵主,鬼神从中挑拨,上神着实为难。

  • 大美女的至尊高手最新章节

        驰骋佣兵界的一代兵王回归都市,去见未婚妻,邂逅各大女神,斗邪恶势力,灭黑暗力量,建造商业帝国,谱写轰轰烈烈的都市长歌

    本章内容提要:
    ...    高澜双目微眯,抬头望天,只觉得阳光是如此的明媚,风轻云淡,鸟儿的叫声清脆悦耳。     终于不用餐风露宿地为人看守洞口了,终于可以不用在阴暗潮湿的溶洞中睡觉了。     突然,有弓弦声在耳畔响起,紧跟着,鸟儿不叫了,扭头一望,一只画眉鸟肚子间插着一枝弩箭从高高的树梢上掉了下来,有鲜血溅落地面。     前方不远处,......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