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看着李家五人一步步走近,眼看着李豹、李智、李十七三人脸上的神情愤怒而决然,仿佛是准备着扑上前来博命,江鹰嘴角边不由浮出一抹嘲讽。

    实力在这里摆着,差距太明显,李家五人再是不服,也只能任由自己摆弄。

    不过,李智、李鱼平静的神情却又让他有几分怒意,都到了这个地步,不应该是愤怒而失望吗?

    自从江家和李家反目成仇之后,他最想干的一件事情就是把李家斩尽杀绝,李家人的脾气太臭,骨气又太硬,留着这样的仇敌让人睡不好觉,只可惜,凭借江家的实力,还难以把李家连根拔起,现在好了,李家四兄弟正好撞在他手中,虽无法斩草除根,却也可以从李家的这棵大树上砍下一根枝丫,而且是一根粗壮的枝丫,李智可谓是李家这一代男丁中的灵魂和翘楚。

    江家众子弟的心情和江鹰一般无二,不少人眼角眉梢间全是嘲讽和得意,十年前江家背叛了李家,结成了死仇,这些年来,他们遇到李家兄弟,无不是严阵以待,甚至是心中暗怯,而现在,终于逮到了机会,有人已经在幻想着该怎么折磨和凌虐眼前的李家五人。

    二百米,一百米,五十米……李家五人越来越近。

    突然,最前方的李鱼伸手摸向了腰间空间袋,江鹰目光一冷,严神戒备,心中却有鄙夷,想不通对方拿什么来翻盘,若是李智,他还会多几分警惕,可这李鱼,能干什么,蛮力再强也不是自己堂堂赤修的对手。

    没想到,李鱼并没有从空间袋中掏取什么杀人的利器,而是不慌不忙地解下了空间袋,紧跟着,双手一扬,空间袋和长枪一左一右地冲着江鹰和公孙博飞去。

    江鹰瞬间瞪大了双眼,一脸的惊诧,这什么意思?

    长枪不是掷来,而是扔来,轻飘飘没有什么力道,至于空间袋,同样是轻飘飘飞来。

    这样的长枪根本不具备杀伤力,而以李鱼的神通,即使能用意念操纵长枪突然转向,也不可能伤到赤星三阶的公孙博,二者间实力差距太大。

    至于空间袋……江鹰还从未听说过有人拿空间袋砸人!

    看到这一幕,非但江鹰有些懵,一向多智的公孙博同样有些懵,弄不懂李鱼是要做什么?是投降吗,是要向众人证明他没有反抗的意思?

    “懦夫!”

    公孙博身后的一名江家子弟一脸嘲讽地说道,目光轻蔑地扫过李鱼,落在了李智的身上,李鱼一脸平静地当先而来,他还有几分紧张,疑惑着李鱼为何要压李智一头,要做这个出头鸟,是不是有什么杀招,现在看来,恐怕是李智不好意思当面屈膝投降,特意派了李鱼打头阵。

    李智的神情似乎也有几分发懵,似乎没料到李鱼会扔出手中兵刃和空间袋,就连前行的脚步都突然停了下来。

    李豹、李猛、李十七也紧跟着停下了脚步,一个个神色怪异,一个个伸手摸向了腰间空间袋。

    在李鱼扔出空间袋和长枪时,他四人同时听到李鱼低喝道:“符篆护体!”

    眼看着空间袋冲自己飞来,江鹰皱了皱眉头,抬手冲空间袋抓去,几十年来,他也争斗无数,见过不少奇招怪术,唯独没见过用空间袋砸人,这样的招术他不怕,当着一众子弟的面,若不伸手去接,反而显得自己怯了小辈,不过,他也不是全无戒备,手掌之上银光一闪,凭空多出了一个淡银色罡气护罩,万一这空间袋有毒,也会被护体灵光遮挡。

    另一侧,公孙博看到江鹰抬手接住了空间袋,犹豫了片刻,伸手一招,长枪加速冲他飞来,被他捉在了手中,当然,他手掌之上同样是青光缭绕,祭出了护体灵光。

    就在此时,李鱼的身影如炮弹出膛般跳起,冲着二人扑来,轰的一声,一团熊熊烈焰从李鱼体内迸出,眨眼间李鱼已是化作了一个火焰巨人,身周腾起的烈焰赫然有五六米高低,紧跟着,李鱼双臂一震,盘绕在身周的烈焰离体而去,化作一团团火球冲着众人撞来,最大的一团火球直奔江鹰,火球的直径超过了三米。

    随着烈焰的出现,四周的温度骤然飙升。

    江鹰心神狂震,这一幕太过不可思议,蓝星修士怎么可能祭出如此大的火球,何况是在这法力被压制的坠星岛上?

    火球劈面而来,眨眼即到,来不及多想,手中提着的长弓一挥,冲着火球砸了过去,紧跟着,法力一催,一团银光从体内迸出,化作一个护体光罩护在了身周。

    轰的一声大响,火球迸裂,四散飞溅,一大半却还是落在了江鹰的身躯之上,滋滋燃烧声中,护体光罩碎裂,阵阵刺痛传来,衣衫、头发瞬间被烈焰点燃,就连脸上也落了一团烈焰,肌肤刺痛,双眼竟然被烧得不能视物。

    江鹰大骇,这烈焰的温度和威力远超他的想像,别说是蓝修,就连赤修祭出的真火恐怕也没有如此大的杀伤力,双目阵阵刺痛,仿佛已被烈焰灼瞎,而头发更是被烈焰瞬间烧成了飞灰,整个头皮阵阵刺痛。

    未等他多想,身前狂风呼啸,李鱼已从另一只空间袋中拽出了两把长刀,裹着一团烈焰冲到了他的身前,劈面一刀。

    本能地挥动长弓砸向了长刀,他的反应足够迅捷,长弓准确地迎向了长刀,一声大响,身影被震得向后退出了一步,手臂发麻,李鱼这一刀中蕴含的力道竟是奇大无比,丝毫不弱于他。

    暗叫不妙,身影一晃就要冲一侧窜去,没想到,第二道刀光袭来,劈在了他持弓的手臂之上,血光飞溅,一条手臂离体而去。

    李鱼势若疯虎,双刀连环劈来,根本不管江鹰会如何反击,而江鹰双目被烈焰灼瞎,不能视物,此刻又断了一条手臂,竟如呆傻了一般不知道如何反抗,眨眼间被劈中三刀,第四刀紧随而来,却是斩在了江鹰的脖颈之间,一腔热血飞溅,一颗头颅冲天……

    一脚踹开江鹰的无头尸身,李鱼深吸一口气,目光扫过四周。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金鳞》之 第41章 大火球是作者土疙瘩的爱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金鳞》之 第41章 大火球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金鳞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土疙瘩的爱情写的《金鳞》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金鳞》之 第41章 大火球是作者土疙瘩的爱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金鳞》之 第41章 大火球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金鳞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土疙瘩的爱情写的《金鳞》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金鳞最新章节- 金鳞全文阅读- 金鳞txt下载- 金鳞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武侠修真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41章 大火球】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金鳞】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金鳞》书迷评论

  • 我的室友是重生者最新章节

        第一次见到他,以为他是一个同性恋,这让我担心了好几天,因为他竟然拥抱了我,而且还对我的脖子吸气。
        只不过他好像是重生的。
        重生?
        有这么夸张吗?
        他口口声声说是为了拯救我,不过怎么看都像是要害死我的节奏!

  • 一念追仙最新章节

        太上老君坐下炼丹童子被‘齐天大圣’丢进八卦炉中,重生再踏仙路。

  • 女相谋权:腹黑皇商认栽吧最新章节

        她,原是晋国公主,却在七岁那年成了流浪女。族人被杀,她痛哭流涕,终是立下誓言,不报此仇,誓不为人!十五岁及笄,创立风华楼。十七岁芳华,考中燕国探花。后又扶持幼弟登基,当上燕国丞相。从一个小小的翰林院典簿,最终登上那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位置。他,富甲天下的商人,亦是她最忠心的谋士。世人本以为二人相遇,必有一伤,却不料“官商勾结”,“狗男女”携手天下,治水患、屠世族、谋逆皇权……天下之大,得一人入心,何其有幸!

  • 超位面学霸最新章节

        在学校,他是通晓古今拥有超常记忆力的学霸;在江湖,他是来自另一位面的超能狩猎者;他的朋友不多但是真诚,他的敌人不少也很毒辣。rn他叫离洛,一个早已被注定了宿命,却对自身宿命一无所知的人或者“人”。

  • 古都疑陵最新章节

        沉睡的夜郎古城、楼兰遗迹,神秘的古代文明,难解的消失之谜,就算是深深隐藏在人迹罕至的大山与荒漠中,依旧难逃盗墓者的黑手。大难不死之后,我的命运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一座座的疑陵,一处处的古城,引出惊天长生之谜!

  • 权路崛起最新章节

        带着特殊使命,市秘书长林子达去首都北京,在省城机场遭遇高官的地下女人夏雪。不料,回到德州后,患官场抑郁症的妻子唐果跳楼自杀,他自己也莫名其妙地待岗在家。家庭、仕途走到了绝地,看他如何通过多色攀爬,走上一条男权下位的官场升迁路,谋取副市长一职,协助市长秦思民大手笔打造王母玉帝之城,建造亚洲最高佛像王母娘娘圣像,最后荣登市长宝座……

  • 归藏剑仙最新章节

        时来天地皆同力,运去英雄不自由。归藏剑阁三十二代弟子宋明庭天赋平庸,悟性愚钝,却凭着大恒心大毅力一步步赶上同门。然而就在宋明庭一步步赶同门之际,归藏剑阁突遭魔宗奇袭。一夕之间,山门被毁,同门凋零。此后宋明庭便开始了一百多年的逃亡生涯,然而纵使他如何挣扎,最终却还是难逃死亡命运。再次醒来,宋明庭却现自己正躺在年少时期常练功的水潭底……本书严肃向,正剧向,主配角智商正常,反派有风骨~

  • 天庭微信群最新章节

        自从手机里加了个天庭微信群,抓鬼倒斗,这日子简直不要太美好!

  • 超品神才最新章节

        父母相继离开家,弟弟考上国外大学,妹妹有病要治疗,楚云早早缀学打工。尝尽了世间酸辣。几年后,一场突然而来的车祸,让他拥有了神奇的能力,过目不忘,控制电力,透视万物,看破命运等等,开始了一场逆袭崛起之路……js330

  • 田赐良缘:侯爷如此多娇最新章节

        一场空难,特种兵沈岚竟成了望门寡沈南星!婆婆变态?小姑恶毒?搅得你不得安生!爹娘包子?奶奶偏心?看我在家翻云覆雨!亲戚极品?日子艰难?我一双巧手财源广进!可谁来解释下,面都没见过的相公怎么又活了?还怎么看都像那个不着调的傲娇侯爷!n楚樾:“那姓邢的是个书呆子,没有情趣!”n沈南星:“哦。”楚樾:“北胡太冷了,苏合就是蛮夷!”沈南星:“嗯。”楚樾:“其实我这么惊才绝艳你真的不考虑?”沈南星:“滚!”

  • 超级人生最新章节

        身为一个底层屌丝,陈凡某天买了部二手手机,忽然接到了来自未来的自己打来的电话,从此他的人生仿佛开挂了一样,不光财源滚滚,还俘获了校花的芳心,走上人生巅峰

  • 男神,你尾巴粗来了最新章节

        “‵′靠!建国之后不是不许动物成精吗?”“建国是谁?”狼爷獠牙一露,“爷还能排在别人后面?”罗宝宝以为天降软萌的大型犬,却没想到是只披着“狗皮”的狼人。上来就袭胸、强吻、同居。说好的长毛萌物呢?结果是引狼入室。人家“妖”报恩都是以身相许,最不济也是金银珠宝一大堆。这只可好,爪子一伸,一句封口,让她瞬间为奴为俾。她觉得自己一定是中了妖术,否则怎么突然看这“狗妖”有点儿帅呢!

  • 大武无穷最新章节

        苍天浩渺,苍生寂寥,苍云主宰,谁来分晓?
        强者为尊,是为道也,
        适者生存,是为法也。
        问世间,沉浮谁堪主?!
        苍云大陆,境界九重:
        踏武境:升腾之初,至尊之始。
        明心境:心静神明,天朗气清。
        入道境:道心初成,万物收声。
        唯王境:锋芒所指,孰敢不从。
        彻地境:移山填岳,弹指沧桑。
        通霄境:纵横乾坤,驰骋穹窿。
        归真境:浩瀚无穷,返璞归真。
        混元境:阴阳流转,生死不动。
        无极境:苍天有限,我心无穷!
        雪清月:无极之上,是为何物?
        道无涯:勘破无极,纵横苍宇,好男儿,当如是!

  • 大唐女仵作最新章节

        素手纤纤眉山黛,本是小女儿娇俏可人的年岁,却成了远近闻名的问尸高手,“鬼手阿瑾”千金难求。然而,一朝家门破,三年守孝期。圣旨急召,北行神都,命运流转间掀起埋在深渊下的桩桩诡案。女帝登基,风云涌动,内卫慕容昭看似冷清无情,却屡屡相救,盛世华唐之下,谱出一段曲折情,谁道孽缘就不是缘呢?

  • 护花狂徒在都市最新章节

        黑夜里生杀予夺的王,行走在繁华耀眼的大都市。为了身边外柔内刚的邻家妹妹,叛逆逃婚的大明星,高冷孤傲女总裁以及心目中留下深深烙印的美女师傅。赵沧溟纵横都市,所向披靡,拳打门阀贵胄,脚踢修真万家,撑起一片广阔天空,主宰莽莽星球。“不服我者,皆可杀之。””不尊我者,皆可灭之。”“我有一剑,可破万法。”

  • 劈腿你就死定了最新章节

        第一次,他在她怒火中烧的时候出现在她身边,她却认为那是蓄意的嘲讽,“混蛋,要是敢把今天的事说出去,你就死定了!”高傲的她纠着他的衣领怒吼!  第二次,他在她因为喝醉而差点被流氓劫走的时候他救了她,当她意识慢慢恢复后却主动给了他一个香吻,是调戏还是感谢?  第三次,她遇到专业黑道的突袭,在性命攸关的时刻,他却从天而降!一次次的出现到底是注定还是偶然?  他是K学院的皇帝,她是T学院的皇后,两校一直以来水火不容,视对方为眼中钉。  然而,当面对高高在上的权力,当面对两校学生的极力反对,当面对敌人的从中作梗,当爱情已在心中悄悄萌牙,他与她如何决择?

  • 落升最新章节

        原本只是一个一心求学,将来能考个功名让母亲过上好日子的孩子,一场变故让他的价值观全部崩塌,为不让自己再经历一次连至亲都保护不了的无力感,他决定主动求变,走上了另外一条争霸之路。
        对于世家,这就是政治,他们看上去高高在上,但是只要有一步走错就会万劫不复,犯错的可能只有自己一人,但受到牵连的却是整个家族。所以很多时候他们做的事外人看来都不能理解,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为了自己,也为了整个家族,他们必须这么选择。
        每天固定更新时间:凌晨十二点和早上七点

  • 仙境临时工最新章节

        往来于仙凡两界,游走于大街小巷。白天,他是高冷女总裁的高级小秘,夜晚,他又是仙界的废品贩卖大佬。其实,陈松他就是一个在仙界收废品的而已,还是临时的。……“喂,七仙女,能把你身上的包臀裙脱下来嘛?你家的废品根本换不了这个,旁边的那双袜子到时可以换走。”

    本章内容提要:
    ...    眼看着李家五人一步步走近,眼看着李豹、李智、李十七三人脸上的神情愤怒而决然,仿佛是准备着扑上前来博命,江鹰嘴角边不由浮出一抹嘲讽。     实力在这里摆着,差距太明显,李家五人再是不服,也只能任由自己摆弄。     不过,李智、李鱼平静的神情却又让他有几分怒意,都到了这个地步,不应该是愤怒而失望吗?     自从江......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