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名风雷殿弟子离开山脊,匆匆逃离,另一个方向,四男一女五名修士则在另一座山脊之上观望。

    “就这么放他们离开是不是有些可惜?”

    一名豹首环眼面容黝黑的黑袍青年远远地眺望着李家五人如今存身的山谷,一脸不甘地说道。

    “是啊三爷爷,那名赤修连四名风雷殿蓝星弟子都抓不住,给三爷爷提鞋都不配,何况三爷爷还有豹奴相助,放他们离开太便宜他们了!”

    另一名浓眉大眼的十三四岁黑衣少年随声附和地脆声说道,目光在那名紫袍老者的脸上转来转去。

    紫袍老者身躯肥胖如球,头发半白而稀疏,在头顶扎了一个松松垮垮的发髻,额头眼角皱纹不少,一张胖脸却是白中透红。

    “你怎么知道他不是装出来的?”

    紫袍老者笑眯眯地问道。

    “我……他若真的厉害,为何追不上那四名风雷殿的蠢货?”

    黑衣少年面色有几分涨红,不服气地辩解道。

    “说别人蠢货之前先想想自己,你没有看到那名赤修的相貌和星印,不知道的身份,又看不到他施展的神通,凭什么认为他追不上四名风雷殿弟子?”

    五人中的黑衣少女不满地瞪了一眼黑衣少年,训斥道。

    另一名三十余岁气质儒雅的黑衣男子接过了话头:“琴儿说得没错,任何敌手都不能轻视,否则,吃亏的就是自己!”

    “五叔也认为这名赤修是在故意隐藏实力?有这个必要吗?”

    黑衣少年眉头一皱地问道,心中依然有几分不服。

    他和黑衣少女乃是姐弟,这黑衣男子和黑衣青年则是他的叔叔,离的太远,再加上境界低,方才的激战,他和黑衣少女无法用灵觉查探得到,仅仅是从爷爷和两位叔叔的交谈中得知的战况。

    黑衣男子宠溺地伸手摸了摸黑衣少年的脑袋,淡淡一笑道:“此人出手狠辣,杀伐果断,却又行事谨慎,用诱敌之策分批杀戮风雷殿弟子,不给风雷殿弟子合围的机会,显然是心思慎密的狡诈之辈,能不招惹就不要去招惹,万一你三爷爷没能杀死他,让他逃走,那对我钟家就只有坏处没有好处,这坠星岛的机缘多的是,错过了这次还有下次!”

    “这……好吧,我明白了!”

    黑衣少年点了点头,不再多嘴,两位长辈同时认为李皓在“装”,他不服也没用。

    赤修杀赤修,杀死了还好说,杀不死,这仇恨就结大了,什么时候对方躲在暗处偷袭一下,都会有难以承受的危险发生,何况,赤修只有百余位,而且九成以上来自大势力,此人极有可能认识他的三爷爷,那更麻烦!

    “三爷爷,此人是个秃子,你能猜出他的身份吗?”

    黑衣少女却是眼珠一转地问道。

    “这个可不好猜,不过,他想必也猜不出我们是谁?”

    紫袍老者云淡风轻地说道,说罢,转身带头冲着来路方向走去。

    心头却是疑云重重,风雷殿弟子没能发现他们五人跟在身后,李皓却是第一时间就发现了他们的存在,而且多次放出灵觉查探,从那时起,他已经起了警惕之心,正因如此,他才没有跟得太近。而没有跟得太近的结果就是没法看清李皓等五人的相貌,也没能亲眼目睹一场场激战,判断不出李皓什么身份,实力如何,思来想去,也想不到哪个赤修同道是秃头。

    如果他靠近一些,看到李皓的相貌年龄和额头星印,就不会误判李皓是赤修,十六岁的赤修乃是修行界凤毛麟角般的存在,皆是百年难出的惊才绝艳之辈,大宗门的命根子,不可能随意扔到坠星岛来历险,何况,在进入坠星岛之前,他也没看到有这样的天才。

    李皓时快时慢的遁速,李家五人最初的逃遁,都让他心中疑惑,弄不明白李皓的真实神通,万一李皓早就发现了他们,故意在扮猪吃虎,放跑风雷殿弟子乃是想要诱他上当,那可就太危险了!

    比起四名风雷殿蓝星弟子,他的身家可丰富的太多。

    尤其是李皓现在依然频频放出灵觉在查探这边的动向,分明是不怀好意!

    有危险的事情能少干就少干,这是他一向遵循的行事准则……

    钟家五人渐行渐远,李皓不由松了一口气。

    “怎么,他们走了?”

    看到李皓的表情,李智问道。

    李皓点了点头,李智顿时跟着松了一口气。

    当他得知另有“黄雀”在远处窥伺,心中也是暗自惊惧,可偏偏他的灵觉查探不了那么远,只得依靠李皓。

    区区五名修士就敢跟在十二名风雷殿弟子的身后当“黄雀”,神通可想而知,必然有依仗,很有可能五人中有赤修存在,而这五人不敢靠近,却也证明这五人摸不清自己这边的深浅。

    既然如此,就不能表现的太过惊惶,他不紧不慢地收取着战利品,甚至还特意叮嘱李皓在几名风雷殿弟子的尸体上扔个火球烧成焦炭,他却不知道,因为李皓频频放出神识查探钟家五人,那名钟姓老者惊疑之下,反而没敢把灵觉始终覆盖在这边,没有关注这边的动静,他故意装出的“淡定”,对方根本不知道。

    “走吧,离开这里!”

    李智冲着汇合过来的李豹、李猛、李十七吩咐道,当先带路,冲着一个方向而去。

    李豹、李猛、李十七默不作声地跟了过去,李皓走在了最后面,回头望了一眼远处那座待了半个月之久的山峰,心中五味杂陈。

    命运,不经意间让自己的身份来了一个大转变!

    “李鱼就李鱼吧,不是咸鱼就行,只当是乳名!”

    李皓心中轻叹。

    李鱼这个名字的确起的太随意,可若自己都不认可,早晚会引起身边人的怀疑,引出不必要的麻烦,对于华夏国现代人来说,拥有两个名字丝毫不稀奇,乳名、网名、游戏名、QQ名、微信名……拥有十几个虚拟名字也不会变成精神分裂症,更何况,二者都姓李,改名不改姓,也没有辱没祖宗。

    “不管是李皓还是李鱼,我还是我!”

    李皓决定,把“李皓”这两个字暂时埋在心底,以“李鱼”的面目出现,在眼前不一样的异界,开始一段新的人生,这人生,要精彩,不要窝囊!

    (下一章,李皓就变成了李鱼,各位看官有何感想?)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金鳞》之 第28章 离开是作者土疙瘩的爱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金鳞》之 第28章 离开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金鳞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土疙瘩的爱情写的《金鳞》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金鳞》之 第28章 离开是作者土疙瘩的爱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金鳞》之 第28章 离开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金鳞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土疙瘩的爱情写的《金鳞》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金鳞最新章节- 金鳞全文阅读- 金鳞txt下载- 金鳞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武侠修真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28章 离开】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金鳞】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金鳞》书迷评论

  • 浮华冢最新章节

        一座世人遍寻不得的古刹,一个被召唤而来的少女,一场不为人知的交易……命运的齿轮踏着所有的隐忍不堪缓缓转动,隐在暗处的血眸里泛起深沉的冷意,是神对万物的恩赐,还是魔鬼的归来?
        她曾是他最忠实的影子,无论生前或死去。他亲手将她推下万丈深渊,白衣如画璀璨似冰。
        生前她是卑微弱小的少女,死后她是生杀予夺的魔君。她原本拥有这世间最强大的力量,却因那人一语溃不成军。
        所谓执念,不过是对过去的牵挂,它将人重新汇聚在一起,或喜或悲,或伤或乐。
        世间万物沉起沉浮,只愿与你共看烟水浩荡。

  • 我曾走过江湖最新章节

        侠者难为!
        有一种侠客在江湖的暗处,有一种侠客在世人的眼中;有一种侠客四处游走,有一种侠客守株待誉。
        一匹白马一袭衫,雪剑孤身走天涯。真侠真焉?假侠假焉?
        小说本身就是一个江湖,文字流动其中,词语布置阴谋。金戈铁马冷剑飞霜,需要从中细细思量。通过叙述在虚构的江湖之中发生的一系列事件,来展示江湖的诡异、杀手的麻木、侠客的艰难、尊严的力量、爱情的脆弱┅┅

  • 无忧传最新章节

        一个普通少年,一位民族英雄。一群惊艳女子,一个多彩的江湖。一段沉重历史,一个湮没的传奇!

  • 误惹冥夫误终身最新章节

        我只是喜欢和尸体打交道,却没想到有朝一日会在验尸房失了清白,对方还是只……鬼!§那晚,他把我压在身下,大掌在我屁臀狠狠的用力一捏,说,“温阳,我就喜欢你这种懂得欲擒故纵的女孩儿。”§欲擒故纵!欲擒故纵!!我他妈闲的蛋疼跟鬼玩欲擒故纵!!!§最后,失身又失心的我怀上了冥胎……

  • 仙界app最新章节

        穷小子黄明偶得仙界app自此人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都市逍遥,玩古玩,辨玉石,习武修仙,化身透视神医,纵横仙凡两界!在仙界,老子是天道,不服?一道闪电表情劈死你!泼猴,老子收你为徒,五百年前你大闹天宫,今日老子让你掀翻大雄宝殿。神农氏,华佗,扁鹊…想吃泡面?拿医术法力来换。哆啦A梦的任意门,龙珠猫仙人的仙豆,娜美刚换下的内裤,罗宾的大胸罩,我去,老子买,统统买了!

  • 一拳超人之我是琦玉最新章节

        莫名其妙的穿越到了一拳人世界,成为了光头琦玉,说起来还有些小激动!不过,果真所有敌人都一拳撂倒,太无趣了!    唉~~终于明白了,无敌是多么寂寞!    我只想来一场灵魂与心灵上的战斗,就真的那么难吗?js330

  • 穿越兽世遇到你最新章节

        一场人为的车祸将墨初带到生存恶劣的兽世,重生到一个同名同姓的雌性身上    但是,为毛这个雌性如此的‘丰功伟绩’,让他简直刷新三观    还有,雌性是什么东西?女人呢,他不要生包子啊!!    不过,对面的那个兽人看起来真是可口啊,他好想吃了他啊!js330

  • 道君最新章节

        一个地球神级盗墓宗师,闯入修真界的故事……    桃花源里,有歌声。    山外青山,白骨山。    五花马,千金裘,倚天剑,应我多情,啾啾鬼鸣,美人薄嗔。    天地无垠,谁家旗鼓,碧落黄泉,万古高楼。    为义气争雄!    为乱世争霸!    你好,仙侠!js330

  • 魔缘仙道最新章节

        &#;&#;一个书生,一道惊雷,一个梦境;
        &#;&#;一段故事,一个传奇,一生奋斗;
        &#;&#;仙也好,魔也好,都是人做;
        &#;&#;妖也好,鬼也罢,都是生灵……
        &#;&#;对酒当歌,剑指苍穹!
        &#;&#;长生路上,尸山血海,
        &#;&#;葬无数英雄……
        &#;&#;————如对本书有更多的意见建议,
        &#;&#;请加入讨论交流群:

  • 诸天世界穿行者最新章节

        有一个能穿越不同世界的系统老板,李梦龙身为悲催打工仔,只好顶着系统邪恶的皮鞭,像老黄牛一般默默前行。  从此穿越诸天世界,会遍万界英豪,金银财宝,应有尽有,仙丹灵药,取之不尽,功法秘笈,无穷无尽。  只要,能抗住系统邪恶的皮鞭!!!

  • 神级升级系统最新章节

        魏易获得神级升级系统。只要经验值,一切都可以升级。修为可以升级、武技可以升级、炼丹可以升级、炼器可以升级、血脉可以升级、武魂可以升级……什么,妹子也可以升级?强到爆炸的升级系统,一路吊炸天的爽快之旅。

  • 腹黑女:母仪天下最新章节

        "曾经她是卫国的费祖希女,有着令人艳羡的身世和卫国相爷之子这一门令人嫉妒的亲事。但是她遇上了蓝国的太子,这一个让她毁了一生的男人。  当她在大火中重生归来,她成了西国的长公主,虽然生长在山林之间,却依然无法逃离权力阴谋的漩涡,再一次被卷入上一世的历史潮流中。  再一次见到仇人这一次她要的是讨回她应得的一切,只不过当她再一次双手沾满鲜血被天下人冠以妖女之名追杀的时候,那一抹无赖的白色身影是否还一如当初会在她身后等着她,讨她欢心?"

  • 如果我们早点遇见最新章节

        86岁的林嫣然看着墙上老伴的照片,16岁时谈恋爱,25岁结婚生子,50岁孩子成家立业和自己的老伴拥有了一栋房子,过着属于他们的日子,但是三个月前,老伴去世了。留下林嫣然一个人守着空荡荡的房子,墙上老伴的照片,每一个瞬间她都记得清清楚楚,有甜蜜的痛苦的,感觉自己这一生过得很充实了,什么都有了,可是心里的某一处还是空荡荡的,好像还差一点什么没有去做,可以回到过去让我重新开始吗?我想找回我缺少的东西。
        一道白光射进了林嫣然的房间,她的意识开始变得模糊......
        再次睁开眼睛,自己回到了16岁。
        为了他,嫣然忍痛割爱。
        为了他,嫣然不惜舍下一切。
        为了他,嫣然浪费了整个青春。
        却换来一句:我永远不想再见到你!
        打包好一切的嫣然该何去何从,失去了全世界的她又该如何是好?
        是青春的不公还是命运的捉弄,这一段故事的痛,爱,错,都会以什么样的结局结束......

  • 绝色上司爱上我最新章节

        家道中落一事无成的小人物三子,意外结识漂亮女网友,命运曲线触底反弹,于利欲场中突破重围、走向人生巅峰……

  • 卜阴匠最新章节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鲁班宗师之后,世人延续了厌胜术法,久而久之与道、巫结合,形成了卜阴秘法。卜者,筮也,以奇门遁甲之术施法定局;阴者,死物也,以死物阴灵助术法成效。我来自祖传的阴匠家族,无奈家道中落,平日以售卖风水摆件为生,暗地里却做着一些卜阴匠的营生。因为一次巧合的经历,展开了自己诡异的旅程……

  • 梦里水乡最新章节

        乡村小农民李木生,带着乡亲们脱贫不是梦,小康成现实,共奔富裕路勤劳的村花,他付出真心却从不求回报曾经落魄的小农民,用汗水和智慧,在家乡走出一条通往小康的路!

  • 万古帝君最新章节

        大千世界十帝之乱古帝君,大婚当日,陨落于新娘之手。不甘,不愿,不信,带着一丝残魂,他来到了这片大陆。“冷无痕已死,从今往后,我就是宁小凡。”一个少年的声音在茫茫寰宇中响起。且看少年如何动乱苍宇,镇压万古。

  • 大明遗将最新章节

        明末乱世天灾人祸,官府匪帮轮流搜刮。名将之后投身军旅,累积战功却无端获罪,黄钟毁弃瓦缶争鸣。李自成农民起义、清军入关接踵而来,他应时谋划,成一方霸主。

    本章内容提要:
    ...    四名风雷殿弟子离开山脊,匆匆逃离,另一个方向,四男一女五名修士则在另一座山脊之上观望。     “就这么放他们离开是不是有些可惜?”     一名豹首环眼面容黝黑的黑袍青年远远地眺望着李家五人如今存身的山谷,一脸不甘地说道。     “是啊三爷爷,那名赤修连四名风雷殿蓝星弟子都抓不住,给三爷爷提鞋都不配,何况三爷爷......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