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错,你是李鱼!”

    李智淡淡一笑,心中松了一口气,李皓眼神清明,没有发疯的迹象。

    “你当然是李鱼,还会是谁?”

    李豹同样是面带笑意地说道,没有人愿意让自己的兄弟发疯,何况,如今的李鱼还拥有着一个大秘密,这个秘密太重要了。

    “七哥,我……”

    李猛话语说了一半,却不知道接下来该说什么,站起身来,搓着双手,一脸的尴尬,想道歉,却又生怕哪一句话说不对再让七哥犯病,一直紧张的心情却是松驰了下来,只觉得全身如虚脱般,很累!

    他心中发誓,话要少说,决不再去招惹刺激眼前的七哥,七哥的脾气太怪了,永远猜不透他的心思。

    李家三兄弟的关切溢于言表,这不是装出来的,李皓心中不由一暖。

    这样的兄弟之情,他还没有经历过,他是家中独子,非但是他,整个华夏像他这样年龄段的独子(独女)多了去了,而随着华夏家庭结构的改变,堂兄弟表兄弟的关系也变得客气而不亲近,远不像李家三兄弟这般亲厚。

    这三人也许对自己能够驾驭真气流转的秘密有觊觎之心,可即使没有这个秘密,这三人依然会悉心照顾自己,这正是珍贵的兄弟之情。

    这具躯体之内流淌的是李氏血脉,这种血浓于水的亲近感,并没有随着李鱼神魂的湮灭而流逝,他如今是这具躯体的主人,承认自己是李家子弟也没有什么心理障碍。

    唯一让他觉得尴尬的是,他的心理年龄还是李皓的三十四岁,而不是这具躯体显现的十六岁,要让他管李智、李豹这两个青年喊哥哥,他喊不出来。

    而“李鱼”这个名字也让他有吐槽的冲动,兄弟几人一个个智、勇、虎、豹、猛,偏偏自己是一条“鱼”,这名字起的也太随意太不负责任了吧?

    “这段时日让大家受累了!”

    李皓目光环视三人,站起身来,冲着三人弯腰施了一礼。

    “这可不敢当,照顾七哥是小弟应该做的事情!”

    李猛吓了一跳,慌忙躲在了一侧,李家尊卑有别,长幼有序,兄长哪有冲弟弟施礼的道理?何况是照顾兄长这样的小事!至于李皓弯腰鞠躬的动作更是吓人,在李家,奴仆对主人才这般施礼。

    “七弟客套了!”

    李豹拱手还了一礼,虽觉得李皓弯腰施礼的动作有些“大”,却并没有往其它地方想,毕竟,老七李鱼一向我行我素,干出什么出格的事情都不意外。

    “七弟客气了!”

    李智摆了摆手,上下打量着李皓,眉头不由微微一皱。

    瞪了一眼躲在一边的李猛,嗔怪道“粗心大意,都不知道给你七哥找件衣衫来穿!”

    听到李智的言语,李猛、李豹齐齐把目光盯在了李皓的下体,瞥了一眼后,各自尴尬失笑,李皓先是一愣,随后顺着众人的目光瞄了一眼自己的下体,脸面顿时有些发烫。

    前几日如同焦炭人一般,披着一身黑痂,更是一直躺在石榻之上,没有下地,而如今,腰间胯间大腿之上的黑痂脱落了大半,丁丁蛋蛋上黑布套一般的黑痂同样脱落不存,再这样赤*祼地站在三人面前,的确是大为不雅!

    军营洗漱间内沐浴头往往是一字排开,数量众多,战友之间洗澡之时常常赤*祼相对,比个鸟什么的都不算事,李皓早已习以为常,否则的话,醒来的这几日他早已会觉得不妥。

    至于李家三兄弟,一直把李皓当病人看,自然也不在意。

    “当日你被天火击中后,空间袋和手中长刀尽皆被天火所毁,你我身高相近,试试大哥这套衣衫可否合身!”

    李智一边言语,一边从腰间空间袋中取出一套衣衫,又取出了一双靴子,递给了李皓。

    天蓝色的衣衫,料子柔软,似乎是丝绸,有亵衣,有中衣,有外衣,李皓从未穿过古装,每一件衣服都需要用几条带子束缚,穿得他手忙脚乱。

    李猛看得着急,忍不住走上前去,帮他穿好了衣衫,并套上了靴子。

    皮革面的靴子,靴底颇硬,一眼望去,似乎是用铁板制成,铁板之上垫有厚厚兽皮。

    衣衫穿起来柔软舒适,看起来也颇为合体大方,只是从未穿过这种汉唐风格的古装,举手投足间李皓只觉得别扭。

    而他笨拙不自在的动作落在李家三兄弟眼中,三人心中皆有几分叹息,这一场天火,的确让“李鱼”改变颇多,昔日骄傲而优雅的兄弟,竟然在一套衣衫面前变得笨手笨脚!

    即使是心细如发沉稳持重的李智,也想不到此刻的“李鱼”,已和半个月前截然不同!

    “即使没了头发,七哥还是这般英武!”

    李猛上下打量着李皓,啧啧赞叹。

    李皓的一颗大光头上还有几片黑痂没有脱落,又没了眉毛,没穿衣衫之前还不显眼,现在有衣衫一衬托,反而显得有几分滑稽,不过,他就这么随意一站,却是腰身笔直渊渟岳峙般气度不凡。

    这股气质,乃是李皓十余年军旅生涯培养出来的军人气质,阳刚而自信,已融入了灵魂和骨子里,没有随着身躯的改变而改变!

    李智心中一动,本能地生出几分疑惑,觉得眼前的李鱼似乎有些异样和不同,可又一时间不明白哪里出了问题。

    他对李鱼可谓是熟悉之极,性格敏感孤僻,内心骄傲,平时不喜出风头,却总会在关键时刻挺身而出,相貌有几分英气,却和眼前这种英姿勃勃还差着一定的距离。

    李豹双目一眯,心中莫名地生出几分警惕,眼前的李鱼,就这么随意一站,却有一种说不出的侵略性,这种气场让他有几分陌生和不安。

    可无论二人上看下看,横看竖看,眼前之人的确是老七李鱼无疑!

    “难道是因为进阶的原因?”

    李豹暗自猜测,实力增强的确能让人为之自信和骄傲,以李家的微薄资源,能在十六岁踏入蓝星四阶也足以让人自傲。

    “这究竟是什么样的天火,能够让老七生出如此大的变化!”

    李智在心底问着自己,却没有答案。

    站在山洞之外担任警戒的李十七却在此时突然退后,把身影缩进了山洞之中。

    “有人在靠近此处!”

    李十七压低了声音提醒道,右手麻利地从腰畔箭壶中抽出一枝铁箭。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金鳞》之 第20章 气质是作者土疙瘩的爱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金鳞》之 第20章 气质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金鳞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土疙瘩的爱情写的《金鳞》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金鳞》之 第20章 气质是作者土疙瘩的爱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金鳞》之 第20章 气质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金鳞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土疙瘩的爱情写的《金鳞》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金鳞最新章节- 金鳞全文阅读- 金鳞txt下载- 金鳞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武侠修真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20章 气质】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金鳞】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金鳞》书迷评论

  • 银翼幻想最新章节

        海军儿女志飞扬,劈波斩浪七风洋。
        上揽九天摘圆月,下穷碧海吞扶桑。
        眉间容得千尺浪,百万雄兵心中藏。
        为我联邦自由志,侠风傲骨向大洋!

  • 夜巡最新章节

        误入阎罗殿,引出几千年前的身世,未完成的姻缘,没有结果的结局,又将如何重新续演。阴差阳错,他成为新一代的打更人,他将如何带领她的女子鬼妖军团守护这个夜晚的和平。苦接天降大任,修千年桃花劫,雾里聚朋会友,看上古大神复苏,备战只为苍生,战千古妖鬼魔。夜巡带你看男主赶美女巡夜。

  • 总裁索爱:女人,你是我的最新章节

        她仰着脸,用发颤的声音说道:“先生,求你,救救我。”他低头,笑容邪魅而诱惑:“救你,有什么好处?”她把心一横:“我有的都给你!”“好,成交。”轻易将她扔在床上,声音沙哑得吓人:“女人,你忘记你说过什么话了,你说,你有的都给我!”她哀求:“不,那不包括我自己……”“可是我要的,只有你……”

  • 丑妃有毒:皇子,你太坏最新章节

        上辈子身处阴谋漩涡却不自知,亲人亲手将她送上了地狱血路再见,上辈子和她为敌的皇子,却成了她的新郎他,低声说道:我的王妃,这样叫你,可还心心念念着我的皇兄?重生血路,她为的就是虐渣到底表妹害她,分分钟让你自食恶果姑母算计,一招手让你破财难堪皇子谋害,挥挥袖让你见识毒虫四起使臣折辱,弹指间让你阵亡哀嚎卧槽?你们要联手放大招?那就看看是鹿死谁手了十皇子却是忽然一笑颠倒众生:王妃,咱们夺天下可好?

  • 凡士修仙传最新章节

        木讷的少年,修道十年,却毫无所得,反而受尽屈辱和折磨。不想筋脉断裂后,却得到了洗髓换骨的奇遇,从而踏上艰难修炼的道路,前方坎坷亦或者磨难重重,却不惧,请看凡人少年的修仙之途。rn

  • 鬼神的交易最新章节

        &#;&#;世间红尘千万丈,唯有欢喜唯有悲。众人只为执念思,方为灵台一点明!他不知来自何方,又将去往何处,甚至于自己姓甚名谁都已不曾想起。唯。可当他想起过往一切之时,他又将何去何从!
        &#;&#;喜欢本书请加群
        &#;&#;

  • 重返十七岁最新章节

        他支吾着询问前排的赵文杰:“我是不是干了什么特别蠢的事?”    赵文杰翻了翻白眼,仿佛是第一次认识郝俊一样,伸起食指,轻轻敲击着郝俊的桌面,“1998年3月25号,郝俊同学在全校放学期间,高调堵住校园门口,大声地向着初三年级级花俞岚儿表达爱慕之情,惨遭拒绝,心灰意冷之下无端向着朱俊杰竖起中指,严正挑衅。史称三二五事件!”    郝俊头疼地拍了一下额头:“我勒个去,怎么他妈就已经办了呢?”    …………    亲,求个推荐票撒?亲,求个收藏吧?亲,求个点击总行吧?还不行?亲!你想闹哪样啊?js330

  • 王者荣耀之超神弃少最新章节

        不愿意打假赛!一场蓄意车祸不仅让他缺席了LOL的世界总决赛,更因此落下了左手肌腱损伤的病根。曾经立誓为中国电竞抗韩的少年天才沦为键盘都会按错的废物!被俱乐部以一纸解约扫地出门的林杨回到了镇海二中,成为了一名普通的高三插班生。一个偶然的机会,《王者荣耀》让他永不放弃的电竞梦想,涅磐重生!

  • 撼仙最新章节

        &#;&#;仙路漫漫,且惜春光,把酒言欢...
        &#;&#;仙路艰难,且断妄想,迎难而上...
        &#;&#;迷雾重重,我腾晨定将其尽数斩断。
        &#;&#;此心悠悠,我腾晨定不负天下恩仇。
        &#;&#;仙帝之血,摘星仙剑,逆天始道。
        &#;&#;待我杀上九天,一统八界,就是你四界之人灭顶之时,也是天下真仙解放之日!

  • 微信算命大师最新章节

        在线风水公众号?断吉凶、判阴阳,只用动动手指!月销售第一不够,还要财色兼收!用美色侮辱我?好,凶宅给你改成发财屋!用手段强迫我!好,海景房给你改成乱坟冢!什么?美国总统找我选退休圣地,麻烦看看我档期!被李嘉诚喻为第一阳宅奇才的房地产推销商!被宗教界推崇为半神的神算子!“其实,我就是个搞推销的”李轩在福布斯财富榜上谦虚的介绍道。

  • 名门极致宠妻:老公轻轻罚最新章节

        人前,他是高冷狠绝的集团BOSS,人后……他却是一个宠妻狂魔。席北尘这辈子最热衷的事情,就是每天晚上变着法的跟唐初心造人!老公体力太好,她不堪劳累,打算离家出走,却被他轻易的捉回,禁足一个月,还美名其曰,闭门专心造人!不仅如此,他还霸道的要承包她的生生世世!“老婆,这一世,下一世,生生世世,你都只能跟我……生孩子……”他宠她,宠到毫无原则可言!(极品宠文)js330

  • 顾自言欢最新章节

        他是现实,他是梦想,两个人之间的距离,是顾言欢无法跨越的光年,那些暗夜里的挣扎,成为在成长路上逆生长的荆棘,但是我们与黑暗路程的对峙,就像我们站在的两岸,时间帮扶着我们,他说,河流终有尽头。

  • 镇国公主最新章节

        尹雪,龙澹国唯一的一位异姓长公主,先帝赐名轩辕文和;五岁那年,曾做了最大胆的一件事,救了他国在龙澹的质子——百里陌;十一岁那年,在一场政治皇权的斗争中,尹氏一族就此满门覆灭。她从断头台下死里逃生,一个个阴谋接二连三地浮出水面,等待她的是风口浪尖下的必死之局。重

  • 绑架你,迫嫁他最新章节

        候选佳婿名单上剩下最后一个人,雨姗欣喜若狂像抓住了最后一根稻草,将俊美状元郎绑入洞房,不料他以死相抗。“一刻千金,放心吧,我会对你负责到底的。相公,你就从了我吧……”我沿着你的足迹不停追逐,蓦然回首,才发现你从来都不曾移步。原来,我所追逐的却是别人的脚步……

  • 张苏静的幸福日常最新章节

        阜路项目部的男员工的基本特点就是猥琐。  而张苏静遇到的某糙汉子,就是其中的典型。  某糙汉子:挺漂亮的姑娘,难得有一个能瞎成你这样的看上我,我能轻易放过你?!  张苏静:好汉饶命!!  ***  PS:一如既往,还是甜文,宠文,种田文,现实向。

  • 华鸾最新章节

        “宝华与你,上至碧落,下至黄泉,生生世世永不相见。”宝华看着眼前深不见底的悬崖,不由扭头看向站在她身后的那个男人。这二十多年的恩恩怨怨,也该做个了结了,宝华决绝的说完这些后,眼中再没有丝毫畏惧,毫不犹豫的纵身向前跳去。等到宝华再次睁开眼睛,她竟然回到了命运刚刚开始的时刻。这一世,她一定不会再任人摆布,她要自己掌控所有的一切。

  • 甜宠娇妻,总裁给你摘星星最新章节

        林星辰无意中与总裁蔚深结缘,之后事情不断,真相和阴谋发酵成为他们之间的障碍,仇恨掩饰了他的心,也掩盖了他的爱。两个人的痛苦,成为无尽的黑暗,他们能否成功在一起?共同度过那无边的黑暗呢……

  • 独家宠婚,早安小甜妻最新章节

        “薄叔叔,我觉得我们年龄差距太大了,不是很合适。”“老男人才懂得怎么疼你。”“可是薄叔叔,我觉得我现在首要目标是好好学习,不该随便谈恋爱。”“我可以教得更好。”宁初然不死心的将某男生拉来,倔强的扬着脑袋:“我有男朋友了!”男人脸色一变,隔天就传来那个所谓的男朋友搬家的消息,某小丫头还被提回房间好好治理了一回,这回宁初然再不敢乱来了,乖乖做某人的小甜妻。外界传闻薄连辰淡漠疏离,性子极冷,却不知他满心温柔早已许给了宁初然一人

    本章内容提要:
    ...    “没错,你是李鱼!”     李智淡淡一笑,心中松了一口气,李皓眼神清明,没有发疯的迹象。     “你当然是李鱼,还会是谁?”     李豹同样是面带笑意地说道,没有人愿意让自己的兄弟发疯,何况,如今的李鱼还拥有着一个大秘密,这个秘密太重要了。     “七哥,我……”     李猛话语说了一半,却不知道接下来该说什么,站起......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