拥有的时候不知道珍惜,失去了才知道后悔,大多数人都有这样的通病,李皓也是其中一员,可这世间,没有后悔药!

    李皓心中苦涩,傻愣愣呆坐石榻!

    “放心,这些铁翅枭还伤不到我等兄弟!”

    绿袍男子的声音在耳畔响起,惊醒了李皓,抬头望去,蓝袍、绿袍男子正目光灼灼地望来,暗夜里,二人的眼珠如兽目般发着光,手中利刃同样是寒光四射。

    “多谢!”

    李皓强自挤出一个笑脸,却全然忘了脸庞上结着一层厚厚黑痂,别人根本看不到,肌肉拉动间,阵阵刺痛传来。

    “兄弟间何需如此客套!”

    绿袍男子笑了笑,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齿,牙齿上如有寒光一般,让人莫名心悸。

    蓝袍男子则说道:“血腥味浓重,恐怕会引来其它凶兽,不过,你只管安心静养就是!”

    目光打量着李皓,脸上同样浮出了一抹笑容,李皓方才口吐的“多谢”二字,虽有几分含糊,却足以让人听清,这说明,李皓的咽喉并没有完全烧坏,他可不希望自己的弟弟被烧成丑八怪,然后又变成哑巴。

    李皓再次愣住,心头浮出一种怪怪的感觉,方才,随口间吐出的二字,竟然不再是华夏普通话。

    “我还是我自己吗?”

    暗自诘问,李皓发现,脑海中突然塞进来的一大堆散碎记忆,终将会让自己变成另一个陌生的李皓。

    默默地冲着眼前二人点了点头,李皓再次缓缓躺倒在了石榻之上,目光散乱地打量着头顶上参差不齐的乱石,突然发现,自己竟然也能在黑暗中视物,搁以前,在这无灯的暗夜,目光绝不可能望得如此远,更不可能看得如此清晰。

    这几日遇到的诡异太多,这一点点诡异已经不能让李皓惊奇,就连心跳也没有因此而快上半分。

    看到李皓如此“乖巧”,蓝袍男子和绿袍男子相互对视了一眼,脸上的笑容齐齐变成了苦笑。

    “放心吧,会好的!”

    蓝袍男子轻声道,也不知道是说给自己,还是说给绿袍男子和李皓。

    说罢,转身向洞外走去,夜枭的尸体要尽快处理,否则的话,浓郁的血腥味真的会引来其它猛兽。

    绿袍男子想要跟过去,犹豫了片刻,却又停在了洞口,再次端坐在了那块大石上,手中长刀没有还鞘,而是随手插在了身畔坚硬的山石中。

    另一个方向的高大少年和黑衣男子收起长刀弓箭,快步冲着向谷底走去的蓝袍男子汇合。

    十几只夜枭的尸体被收集在了一起,一把火烧成了灰烬,这种铁翅枭的肉颇为粗糙,不好吃,而这片山林中,并不缺少食物,留之无益。

    即使如此,弥散在四周围的血腥味依然引来了其它凶兽,三只牛犊般大小的黑狼,一头攀援山崖如平地的岩豹先后悄然靠近,其结果却是两只黑狼被蓝袍男子斩杀,变成了食物,另一只黑狼断了尾巴仓惶而逃,至于岩豹,在靠近山洞时,警觉地察觉到了危险,及时转身而逃,虽被射中一箭,却逃掉了一条性命。

    好在,李家四人不喜欢在暗夜中追杀凶兽,反而是集中在了李皓所在的山洞。

    以四人的能力,此等凶兽还无法危及到他们的生命,只能成为被屠宰的对象,不过,这四人能把自身的安危置于杀戮的快感之上,这一点,李皓颇为认同和赞赏。

    站在军人的角度,无论任何时候,只有保住自身安全,才能最大化地杀伤敌人!

    随着暗夜褪去,红日东升,李家四人紧张的情绪也渐渐褪去,这一次,蓝袍男子守在了李皓的洞口,绿袍男子、高大少年和黑衣男子则去往了另一座山洞中打坐休憩。

    李皓冷眼旁观,这四人似乎是没有睡觉的习惯,打坐静修就能代替睡觉,至于蓝袍男子随手间拿出一把长刀,抬手又让长刀消失不见,并不是这把长刀会像传说中的法宝般钻入体内,而是蓝袍男子腰间挂着一个巴掌般大小的灰黑色兽皮口袋,长刀用过后随手塞进了兽皮口袋中。

    “看来这就是传说中的空间袋!”

    李皓暗自羡慕。

    从四人的言语对话中可知,蓝袍男子在李家兄弟中排行老大,绿袍男子排行老六,高大少年排行老九,至于黑衣男子,则是李家的仆役下人,名唤李十七,乃是高大少年的亲随。

    他脑中有李鱼的记忆残存,可这记忆如同碎片一般,无法拼接出这四人的名字和性格爱好,也无法得知这四人的神通深浅。

    这一点让李皓格外郁闷,脑中残存一堆无用的碎片,却偏偏派不上任何用场。

    打小他就有一个坏习惯,有喜欢完美的强迫症,遇到不喜欢或看不顺眼的玩具总想扔得远远,看不到为止;买来一个东西,发现这个东西不是自己想要的或者有一点瑕疵,他就会萌生出把其砸碎破坏并远远扔到垃圾堆里的念头,或者干脆送人。

    可这人世间哪有那么多完美的东西,于是就平添了许多烦恼,眼下,一堆无用的记忆碎片存留在脑海中,扔,扔不掉,用,无法用,这让他莫名地郁闷烦躁。

    无法准确地弄清楚李家四人的情况,也无法弄清楚自己为何会和四人在一起,思来想去,李皓改变了昨日想法,决定行险一试。

    “我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为什么会觉得和四位很亲近!”

    李皓直接问出了心中疑惑,一字一字说得缓慢,抛弃华夏普通话,立求言语腔调和四人相近,让四人能够听得懂,听得清楚。

    昨夜与凶兽一战,这四人把自己守护的结结实实,把自己的性命看得格外重要,分明没有害自己之心,也许是自己多疑了。

    与其让李家四人察觉到自己不是“李七”,然后翻脸成仇,倒不如直截了当地提出疑问,如此一来,即使四人发现弄错了关心对象,也不是自己的错,不至于成仇——毕竟我提醒过你们,是你们粗心大意!

    当然,李皓的问话也是有技巧的,这三个疑问,有很大的可能让李家四人误认为自己是被烧傻了,失去了记忆。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金鳞》之 第11章 我是谁?是作者土疙瘩的爱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金鳞》之 第11章 我是谁?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金鳞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土疙瘩的爱情写的《金鳞》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金鳞》之 第11章 我是谁?是作者土疙瘩的爱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金鳞》之 第11章 我是谁?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金鳞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土疙瘩的爱情写的《金鳞》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金鳞最新章节- 金鳞全文阅读- 金鳞txt下载- 金鳞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武侠修真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11章 我是谁?】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金鳞】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金鳞》书迷评论

  • 狂妃难驯:王爷要上天最新章节

        她,前世为黑道老大,一朝身死,成为大越国将军遗孤之女。他,身为异姓王世子,才华横溢,玉颜无双。她,桀骜不驯,从小在军营中长大,视礼法为无物。他,性格温润,真实面目却隐藏在那残疾的外表下。一道赐婚圣旨,将这样的两人绑在了一起。成婚后,沈凌嫣表示,世人所言果真不可信,什么世子爷温柔听话,到底是哪个混蛋放出来的传言!她拉直手里的小皮鞭阴森森的笑了,对于不听话的男人,那就调教到他听话为止!

  • 危情婚爱,总裁宠妻如命最新章节

        潼市人人都说,聂相思是商界传奇战廷深最不可冒犯的禁区,碰之,死。--五岁,一场车祸,聂相思失去了双亲。“要不要跟我走?”警察局,男人身形秀颀,背光而立,声线玄寒。聂相思没有犹豫,握住男人微凉的手指。--十八岁以前,聂相思是战廷深的宝,在战家横行霸道,耀武扬威。十八岁生日,聂相思鼓起勇气将心仪的男生带到战廷深面前,羞涩的介绍,“三叔,他是陆兆年,我男朋友。”战廷深对聂相思笑,那笑却不达眼底。当晚,战廷深将满眼惶然害怕得叫都叫不出来的女孩儿困在身下,抽身剥茧,吃干抹净!事后,聂相思白着脸道,“战廷深,我要告你!”战廷深将两本结婚证扔到聂相思面前,眯眼冷哼,“我跟我自己的妻子在自家床上做的事,谁敢有异议?”聂相思瞪大眼看着床上那两只红本本,彻底懵了!“还不快叫老公”

  • 诛天血帝最新章节

        身为盗墓贼出身的宫明,在一次进入一座不知名古墓时,得到一张神秘的面具,在不经意间血液滴到了面具上,意外穿越到了异世界,一个以武为尊的世界,本想安心修炼逍遥快活,岂料到因为这张神秘面具卷入了一场惊天阴谋中…

  • 神级上门女婿最新章节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算我抄你。    上门,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js330

  • 军嫂的彪悍时代最新章节

        苏麦子重生了,回到一切还来得及后悔的时候,面对前世将她折磨的生不如死的李大庆一家,苏麦子热血沸腾,惊喜万分,哈哈,她苏麦子彪悍的人生从此开始……js330

  • 盛宠特工狂妃最新章节

        她是醉心科研的特工,意外穿越,亲人陷害,和亲堪忧,追寻自由之路坎坷多变。他是五州敬畏的亲王,兄弟相杀,父子相残,热血冷凝,以为从此人生再无温情。命运相逢,为博红颜一笑,为汝称王任你狂。

  • 信不信我吃了你!最新章节

        看着眼前这个孔雀开屏自以为是的男人,苏长乐咧嘴一笑,露出一口整齐漂亮的小白牙:“信不信我吃了你!”男子稍稍一愣,随后语气暧昧地道:“那晚上?”苏长乐:“呵呵。”娇弱小白花?恐怖霸王龙?谁才是真正的演技派!

  • 医流高手最新章节

        丁浩儿时被人所打了绝杀印,在绝世神医的传授下,下山寻找自己命中有缘人,化解身体内毒素,谁能想到,这一去便是鲤鱼跃龙门,一遇风雨化成龙。且看少年丁浩如何让权贵、富商、政要对其敬若上宾,如何让一个个绝世美人倾心倾慕,如何让一个个对手闻风丧胆。

  • 重生之超级兵王最新章节

        灵魂穿越重生了,楚河获得了一个超级强悍的兵王分身!这下牛逼了!杀人不用亲自动手,装逼不用亲自张口,兵王,上去砍他!泡妞不用亲自……咳咳,这个不用分身来,我自己可以搞定。不过前世兵王分身被废了不能行人道,吸血升级能不能康复呢?到时候,一个灵魂两个肉身……咳咳……我什么都没想!!!

  • 一夜沉沦:傅少,轻点爱最新章节

        我叫曲悠然,他叫傅南山。那年的相遇,我为了捧红自己,把一颗卵子卖给了他。然后,我们的故事就此发生了……

  • 我的大学最新章节

        一个90后大学生对自己大学的真实记录,道出了每一个当代大学生的困惑、不满和憧憬。因为真实而格外动人。rn

  • 独家蜜爱:高冷老公惹上身最新章节

        她,在娱乐圈十年始终不温不火,直到遇见了他,误打误撞下不仅失了身亦失了心,却在功成名就的时候,却还在想着逃离……他,不苟言笑,早已站在娱乐圈的顶峰,却在一个神奇的吊坠之下开始了与她的爱恨纠葛……“秦桑,你竟然会与我姐夫

  • 混元天书最新章节

        问:仙已去,道已隐,何处寻仙?何处问道? 答:仙未去,道未隐,隐去的是你的心!问:如何解脱?答:心外无物,不着他求!问:无欲无求,岂非圣人?答:世人皆可成圣问:如何成圣?答:千圣本无心外诀,六经需拂镜中尘【本书第一书友群:圣堂190880466】

  • 无脉修真最新章节

        本是天资聪颖,碾压同辈
        谁知天降横祸,经脉具断
        如果这就是命运,我不接受;
        如果这就是天意,我不认同。
        命运决定我该失去修为,那我就将这命运改变,使我的决定变成他人命运;
        天意命令我应经脉具断,那我就把这苍天捅破,以我的意志成为新的天意。

  • 重回九四最新章节

        种田文,重生文,半现实文。且看主角如何在农村走出一条致富路来,

  • 大黄饶命最新章节

        黄超俯视着缤纷瑰丽、多如繁星的幻想世界:如此之多的生命堕入灵智扭曲、丧心病狂的深渊,甚至整个世界都仅是一个粗制滥造骗人坑钱的阴谋……    需要大黄光明正义的铁拳制裁!    “我这一拳下去,你可能会死!”    黄超深深吸了一口气。

  • 中国神秘事件回忆录最新章节

        几十年前神秘消失在雾中的日本军舰、有生命的雾气、调查组拍摄的诡异录像、雾中出现的神秘巨兽、海底的巨大青铜门……离奇的事件接踵而至,一股诡异的力量推动了命运的转盘。东海离奇大雾三月不散,两艘交通部搜救舰失踪在大海深处,国家紧急抽调各行精英组成救援小组,但所有成员失落在雾中。调查超常事件的机构三零二领命介入整个事件。宿命,即将来临……PS:

  • 联盟之最佳射手最新章节

        重生S7?    厂长是我表锅?    望着奋斗在赛场第一线越来越捞的表哥,明一觉得是时候表演真正的技术了。    厂长:小一,红蓝都给你,给我留个f4吧。    明一:不,我全要。    厂长:.......    大魔王:明一,我把Bang给打死,你来skt吧!    uzi:他是唯一一个对线可以压制我的AD!

    本章内容提要:
    ...    拥有的时候不知道珍惜,失去了才知道后悔,大多数人都有这样的通病,李皓也是其中一员,可这世间,没有后悔药!     李皓心中苦涩,傻愣愣呆坐石榻!     “放心,这些铁翅枭还伤不到我等兄弟!”     绿袍男子的声音在耳畔响起,惊醒了李皓,抬头望去,蓝袍、绿袍男子正目光灼灼地望来,暗夜里,二人的眼珠如兽目般发着光,......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