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宫里的一群大夫细细地察看了晋王爷的舌苔、眼珠摇着头叹息道:“晋王爷也没有躲过去!”

    两位王爷都染了瘟疫行宫里一时人人自危锦城的大小官员硬着头皮过来请安也都忍不住身子发抖为首的陆知府先前收到过定远侯的密信知道京城里一早便给蜀地备了药材。

    早在安郡王倒下的时候他便已经派了八百里急报去往京城如今五日过去,安郡王昏迷不醒的时辰一日比一日多,晋王爷竟也倒下了。

    先前传言的三王争霸(安郡王、晋王和岐王),现在高卧在京城的岐王只等着渊帝驾崩,继承大统了!

    贺承醒来的时候见屋里侯了许多锦城的官员让赵二将自己扶起来,叹道:“各位如今正值多事之秋本王惭愧不能和各位再一起共事还望各位大人莫将时间浪费在本王这里此次瘟疫如若不能安全度过,等待着锦城的便是灭城之灾!”

    陆知府心里一抖,他明白晋王爷的言下之意是屠城!

    下面官员一时哗然,锦城知州呼道:“不可,不可,锦城可是天府之城啊!”

    一旁的同僚拉住他,悲凉地道:“要是瘟疫好不了,难道,圣……会看着锦城的百姓传染给全藜国的民众!”

    贺承靠在床头,看着底下官员唉声叹气,叫冤不迭,心里也不好受,他虽然是在晋江长大的,可是,也曾来锦城,见识过锦城熙熙攘攘的街道,琳琅满目的店铺,如今,看着锦城连日来的灰败景象,当真是物转星移!

    陆知府见大家说的越来越不像话,喝斥了一声,又躬身对床榻倍显颓色的晋王道:“微臣请晋王爷安心养疾,陆某人定当和诸位同僚竭尽全力,与锦城百姓一起度过此次难关!”

    等一群官员告辞,贺承对赵二道:“你和吴大也不要侯在我院儿里了,我倒下了,许多事还要你们处置”

    吴大刚好端着药进来,闻听此言,把药往桌上一放,粗着嗓子道:“我吴大不是这般忘恩负义,贪生怕死的人,这等关头,怎能离了主子!”

    赵二也皱着一张难得动容的脸,在一旁点头附和。

    贺承轻轻笑道:“本王这次,定能熬的过去,让你们不要过来,是为着万一染上了,事儿谁做呢?”贺承是相信清蕙和定远侯那头是有防备的。

    一时想起远在京城的清蕙,自己独自来了锦城,京城里那些杂乱的事都要她自个处置,还要给锦城这边集聚物资和药材,黎贺承不由深深地吁了口气。

    赵二和吴大见主子已经神游在外,互相对看了一眼,同时轻轻地点了头,两人无声地退下。

    婉华郡主过来的时候,便见晋王一人在厢房内思虑着什么,素来刚毅的脸上,露出一点犹疑的神色,轻轻地抬手叩了门,清潺潺的声音如溪水一般低语问道:“晋王爷,我可否进来?”

    贺承转过脸,问道:“郡主过来可是有事?”

    婉华郡主莲步轻移,近到床前,雪白的脖颈微微低垂,红着脸,极艰难地启口道:“有一事埋在婉华心中,已久,一直想和晋王爷说,”见贺承平静地看着她,婉华郡主像得了鼓舞一般,紧了紧手中的绣帕,一鼓作气道:

    “婉华前往京城是东川王府收到了太后娘娘的迷信,有意将婉华许配给王爷,只是,后来因缘际会,王爷娶了晋王妃,婉华那一日从茶楼上恰好看到王爷您去迎亲,只那一眼,婉华自此情根深种!”

    贺承看着面前那忸怩的、羞涩的,又一副努力鼓足勇气模样的婉华郡主,心里头微微有些不耐。

    打断道:“郡主,你也知道,本王已经有王妃了,本王对王妃一往情深,是以,当初才会排除万难,执意要以正妃之礼迎娶她!”

    婉华郡主心头一慌,深深吸了口气,闭着眼吞吐道:“来锦城,也是为着王爷在!”

    见晋王并不动容,婉华郡主脑袋一懵,豁出去道:“婉华不求这份感情能够得到王爷的回应,只是现在王爷染了瘟疫,婉华希望亲自侍奉左右!”

    这最后一句,婉华郡主几乎是喊出来的!

    外头伺候的丫鬟再不想能听到这般惊心动魄的隐秘,东川王府的郡主,爱慕有王妃的晋王爷,且还愿意侍奉左右,要知道,便是她们这些丫鬟,这些日子也不敢再往安郡王和晋王爷身边献殷勤!

    两人正竖着耳朵听,忽然看到左侧的转角处露出了一截男子的衣袍,像是婉华郡主身边的侍卫白离,一时忙恭敬站好。

    里头,婉华郡主睁着一双水润的杏眸,几近哀悯地看着晋王,似乎只要晋王出口再有一个“不”字,她眼里所有的希翼,都要被扼杀。

    可是,黎贺承对婉华郡主的目光置若罔闻,侧头看向窗户道:“不需劳烦郡主,除了本王的王妃,本王不喜欢旁的女子侯在塌旁!还请郡主移步!”

    婉华郡主顿时呆若木鸡,难以相信地看着晋王爷,良久,屈一屈膝,告辞。

    门外守着的两个丫鬟,见婉华郡主出来,眼眸微湿,忙低了头。

    ******

    清蕙和斐斐在餐桌前等了许多时候,仍不见太后娘娘和安言师傅过来。

    斐斐等的着急,左瞅瞅右瞅瞅,见除了蕙蕙身边的绿意,并自己的莲裳在,并无旁人,低声对蕙蕙道:“蕙蕙,陆格和我说,近来京城里风声似有点紧!”

    清蕙一顿,自前几日晚上噩梦后,这几日都有些心神不宁,好在接到了杨头领的信,说已经找到了周郎中,已经前往锦城了!正晃神着,猛一听见斐斐神神秘秘的声音,气道:“可是哪家失窃了?”

    斐斐往蕙蕙边上挨一些,凑在蕙蕙耳边道:“宫里那个乡下丫头鸾嫔小产了,传闻孩子是岐王的,皇后娘娘咳血了!皇后母家赵家和岐王妃母家汪家都跪在了御书房外求情呢”

    清蕙心里一阵骇然,忙微微摆手,示意斐斐暂且不聊,斐斐一转头,便见夏嬷嬷匆匆地过来了。

    对着晋王妃道:“王妃娘娘,锦城不好了,那里最先开始爆发瘟疫,圣上下令,要封城,太后娘娘正要回宫,岐王那边这几日频频有动作,您这边可要守好王府”

    清蕙“嚯”地一下站起来,对夏嬷嬷道:“嬷嬷,您赶紧陪皇祖母去,我这边您放心!”

    夏嬷嬷“哎”了一声,又脚步匆匆地走了。

    苏清蕙嘴角微抿,坚定地对斐斐道:“我要去找贺承!这关头,要提防岐王府那边趁人之危,给贺承栽赃什么罪名,斐斐,你还得住在里头,佯装我在的痕迹。”

    清蕙顿了顿,接着道:“安排人晚上睡在我房里!”

    席斐斐有些担心地道:“你将小白带着吧,路上真要出了事,小白在,说不定还得靠小白呢!”

    清蕙摇头道:“蜀地闹着瘟疫,小白去,我更不放心!”

    席斐斐无奈,心里吐槽,你自个都敢去,还担心小白!可是,这等关头,也不想和蕙蕙争执。

    用过早膳,晋王府先后出了两辆马车,一辆去了皇城,一辆前往长泽巷的席府。

    席大人和席斐斐将一身男装的苏清蕙送到城外的时候,已经是晌午了。

    席恒峰这般年纪,不想还经历这番变动,将一枚巴掌大小的玉佩交给苏清蕙,道:“晋王妃的名头您在外是用不得了,这是我父亲传给我的,乃是他老人家在蜀地一带云游结交下的善缘,遇到不得已的时候,拿出来,或许有用!”

    苏清蕙屈膝谢道:“还劳烦席伯伯多多看顾斐斐和王府!”

    见席恒峰点头,也不再多言,上了马车。

    此次她们一行扮作蜀地的商人,因惦记着老家的爹娘,特地赶回去接他们来京城。清蕙被白芷稍微修缮一下,贴上了胡子和喉结,扮作老爷,绿意扮作夫人。

    一路不敢耽搁,连驿站也不敢停歇,除非是马车上备的水和干粮没了,下车备些。

    一路无事,等到了蜀地境内,苏清蕙许是劳累紧张过度,开始眩晕,然后又开始呕吐,连水都喝不得,可是又不敢停下来,一直催着车夫快赶。

    绿意和白芷不放心,要带清蕙去看看郎中,苏清蕙先是推脱,后来自个也觉得身体似乎亏损的厉害,进了一家小医馆。

    那大夫眯着眼,打量了几人一眼,轻轻地给苏清蕙把了脉,小眼睛一亮,作势地摸着胡子对苏清蕙道:“真是恭喜恭喜,夫人您这是有孕了!”

    绿意和白芷一喜,苏清蕙心里也是欢喜,正待说谢谢,想起来自己还扮作男儿身,略带尴尬地笑道:“让大夫见笑见笑,小妇人家出门多有不便!”

    小眼睛大夫善解人意地道:“这年头,灾民多,夫人此般装扮实是再妥当不过!”

    苏清蕙松了心神,又问了几句腹中胎儿是否康健,得了肯定的答复,让绿意奉上了银两,又买了一些保胎丸,这才出来。

    绿意一出门便上前扶着清蕙,道:“主子,奴婢看,不若您扮夫人,奴婢扮老爷吧,您有了身孕,也不能这般赶了,这锦城,起码得有一两日才能到!”

    白芷不经意地看了一眼身后的小医馆,见刚才那大夫还站在门口目送着她们,心里一阵怪异。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重生之盛宠夫人》之 有孕是作者半疏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重生之盛宠夫人》之 有孕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重生之盛宠夫人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半疏写的《重生之盛宠夫人》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重生之盛宠夫人》之 有孕是作者半疏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重生之盛宠夫人》之 有孕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重生之盛宠夫人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半疏写的《重生之盛宠夫人》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重生之盛宠夫人最新章节- 重生之盛宠夫人全文阅读- 重生之盛宠夫人txt下载- 重生之盛宠夫人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有孕】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重生之盛宠夫人】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重生之盛宠夫人》书迷评论

  • 惊世侠传最新章节

        个人对於所谓的网路文学的确有相当的好感,至所以会想申请作家专区,是因为想体验一下当个作家的生活,也因此我的第一部作品「惊世侠传」就此出现。

  • 魔修之路坦荡荡最新章节

        “妖僧!快放了寂莲仙子!仙子,我来救你!”不知是哪个侠义心肠的修士。rn她还没说话,他轻飘飘一掌挥出,那修士一个照面就被拍到地上,成了薄薄一片。rn“既为魔修,你心太软”他伸手接住她落下的泪珠。rn她想说我心不软,这只是习惯而已。闪身走开,在那片人和他的僧袍乌发上来回打转“你这和尚,到底修的什么道?”rn他闻言哈哈一笑“自是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之道!”rnrn

  • 透视高手最新章节

        一场几乎让他丧命的阴谋带给他神秘异能!透视万物,鉴宝赌石挖宝藏!提取记忆,破案追凶现真相!他是李凡,一个逆袭人生的透视高手!

  • 伏狮记最新章节

        蜕变时代的男女关系学,未知世界的两性狂想曲。行车指南,开卷有益,良心出品,童叟无欺。

  • 千金不比娇妻笑最新章节

        令人作呕的画面依旧在脑海中回荡,两具赤裸的身体在床上不断缠绵,毫无羞耻的呻吟声在她的耳旁响起。那一刻,她才明白什么叫绝望于心。

  • 超级惊悚直播最新章节

        “欢迎大家来到超级惊悚直播间,在开启今天的直播之前,我必须要告诉你们,本直播只有三类人能够看到:身上阴气很重的人,七天之内将死之人,至于第三种,我不便细说,只能给你们一个忠告——小心身后!”

  • 将军的田园小娇妻最新章节

        借尸还魂而来,爹瘸了娘跑了,本尊被休弃后跳河自杀了。乔晚从天之骄女变成名声狼藉的小农女。身边极品围绕,个个凶狠似豺狼。且看乔晚如何惩极品,挣大钱,发家致富成地主婆。咦,那边的镇国大将军为何死赖在她家不肯走?皇帝下旨,让她入京受赏赐,离京时她肚子里多了个娃。

  • 乡村小土豪最新章节

        村头的小妹妹诶,慢点跑,等等哥哥~
        左泡村花,右把寡妇,上能撩妹,下能赚钱,成就村里大土豪!

  • 万古神墟最新章节

        九天之下,万族并起,为挣脱天地枷锁的桎梏,不惜哀嚎遍野,血流成河。
        茫茫仙道,彼岸之花,为摆脱先天凡体,宁可枯坐百年,而不沾染一粒红尘。
        巍峨神山,彝伦攸敷,为争夺一线天机,情愿草菅人命,违逆天道论纲。
        五帝时代末,仙道邈邈,英雄暮年落泪,怒封天地,率天下大能决战域外。
        后万古,神墟荒凉,魔云再起。

  • 农家小酒娘的幸福生活最新章节

        无父无母无家产,相依为命隐农家。
        不负穿越不认命,美酒飘香幸福来。
        且看一代穿越女,如何凭借酿酒的本事,在古代混的风升水起,过着幸福快乐的小日子。

  • 无敌大神帝最新章节

        我有棵树,可结出万道。我有柄剑,可斩魔灭神。我有妹妹,可翻天覆地。我有红颜,让万界疯狂。我有群兄弟,可让天地颤抖,万界臣服。……我就是无敌大神帝。

  • 重生闲后最新章节

        前世惨死深宫的废后陆静姝没有想到自己竟有重来一世的机会。重生到入宫之前,她还是准皇后,她的亲人都还健在,没有遭到迫害,一切都还可以挽救。这一世再入深宫,她要护自己的亲人一世安然,更要守住自己的心,稳坐凤位,睥睨六宫。※一句话简介:废后卷土重来。※rn

  • 参棺最新章节

        人死如灯灭?不存在,我可以把死者生前的特长融入阴参里面。孩子成绩老不好?一株学霸阴参让成绩名列前茅。长得丑没桃花运?一株牛郎阴参让女人围着你转。夫妻生活不和谐?正巧,我这儿有株可以从晚上干到白天的阴参。我做着满足所有人心愿的阴参生意,但自己的心愿却无法满足。想知道为什么?一切都源于那天晚上,一个女人闯入我的房间……

  • 美利坚土豪人生最新章节

        李维有幸鲨口逃生,意外得到神奇的空间,从此开启了他美利坚的土豪人生..................................................................................裙830380176

  • 空忆传最新章节

        这是一个一具身体,两个灵魂的故事凌童:他走了,你难道愿意孤独的过一生?空亦寒:没关系,我不介意孤独,我只是不想再变得微不足道。

  • 第六种推理最新章节

        本作主要讲述一个犯罪心理学博士杨雨歌如何帮助警方破获多起变态杀手连环杀人案,并且在无数匪夷所思的案件与自我拉扯的纠缠中,杨雨歌如何解决自己的人性撕裂。rn本作被誉为中国的《心理神探》和《犯罪心理》的结合体,并在行为分析的基础上创造有别于三段演绎法、联言分解法、连锁推导法、综合归纳法、归谬反驳法的第六种推理,名叫人格推理法。

  • 谁的青春没二过最新章节

        原名《高中第一次打架,我进了看守所》。初上高中,第一次打架是因为女人,就引来了警察。从此后,我便由一个好学生慢慢的向坏学生蜕变,期间经历的爱情,友情,以及各种猝不及防的冲突,让我的学生时代,有了说不完的回忆

    本章内容提要:
    ...    行宫里的一群大夫细细地察看了晋王爷的舌苔、眼珠摇着头叹息道:“晋王爷也没有躲过去!”     两位王爷都染了瘟疫行宫里一时人人自危锦城的大小官员硬着头皮过来请安也都忍不住身子发抖为首的陆知府先前收到过定远侯的密信知道京城里一早便给蜀地备了药材。     早在安郡王倒下的时候他便已经派了八百里急报去往京城如今五......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