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这人迎面走来,云涛的呼吸都快要停止下来。

    “这位道友,敢问……”

    云涛一句话没说完,下一刻他的话语完全咽了下去,嘴张得大大的,脸上写满了惊愕之色。

    他竟然……竟然看到这青衣人从自己的身体内穿了过去!

    云涛的心,瞬间不淡定了。

    “难道……是鬼?”

    云涛猛然间想到了什么似的,背上立马升起一阵鸡皮疙瘩。

    云涛自问见过不少杀人不眨眼的大魔头,也见过毫无灵智的修士魂魄,可就是没见过鬼!

    云涛狠狠的咽了一口口水,壮起胆子悄悄的跟着这名青袍修士一路往前方走了过去。

    青袍修士脚步虚浮,一路走到船头之上停了下来,在他的身遭两侧,有两个龙头含着幽绿色的珠子。

    这两枚幽绿色珠子散发着幽幽的绿光,在绿光的照耀之下,青袍修士的背影更是凭空增添了许多神秘鬼怪感。

    突然间,这青袍修士猛地一转头,朝着云涛所在之地望了过来。

    云涛被吓了一跳,下一刻,他终于见到了这名青袍修士长得是何模样。

    他的下巴尖尖,其上有青灰色的长须,鼻孔朝天,与牛鼻颇有几分相似,其上还有两根长须一直垂到了胸前,头部之上,竟然还有两根如羚羊一般的朝天大角,看起来异常威严神俊。

    云涛看呆了,他自问从未见过如此奇形怪状的生物,这到底是个什么妖兽呢?

    蓦地,云涛似乎想起了什么,他整个人的身子猛地一颤!

    “是……龙!!!”

    云涛双目死死的盯着那个龙头,目光再也挪不开。

    这是一个人身龙首的怪物,所以他方才没有认出来,若只看他的头,不就是传说中的龙吗?

    这头龙双目空洞,其中竟然没有眼珠!

    他的眼珠,好似被人给生生挖了出去!

    “小辈,你过来,我有话与你说。”

    那青袍修士朝着云涛所在之地招了招手,一道充满无尽威压的声音在海面中传播开来。

    霎时间笼罩着这片海域的海雾终于散了开来,露出满天繁星,视野无比开阔,就好似整个天穹都压了下来。

    一言之力,竟然有如此神威!

    听到这龙首人身之人对自己说话,云涛猛然间惊觉了什么。

    “此人让红佛他们都陷入沉睡,唯独留下了我一人,难道……有何阴谋!”云涛心头暗自思忖,

    可纵然是知道这人有阴谋,云涛也不敢抵抗,莫说他现在灵力全失,即便有巅峰时期的实力,也万不敢在这神秘的龙首人身之人面前有其他心思。

    毕竟能让凤天泣与红佛这等人物随意陷入沉睡,这手段,已经是堪称通天了!

    云涛抬起步伐,壮着胆子来到这名龙首人身的青袍修士面前,朝着他拱了拱手道:“晚辈云涛见过前辈,不知前辈引我到此所为何事?”

    “我想请你帮我一个忙。”青袍修士道。

    “前辈请讲,若在晚辈能力范围之内,晚辈必当竭尽全力相助。”云涛口中打着哈哈道。

    俗话说无利不起早,这青袍修士先前将自己吓得一愣一愣的,现在却要自己帮他一个忙,自己又为何要帮他?

    当然,云涛的嘴上可不会当场拒绝,他若是拒绝,谁知道接下来会面临些什么。

    “你难道就不问问我是谁?为何要找你帮忙?”这青袍修士反问道。

    云涛道:“前辈若是想告诉晚辈,自然会讲的。”

    云涛知晓了这人是有求于自己,这态度自然变得不咸不淡。

    青袍修士摇了摇头,似乎是将云涛的心思看得一清二楚。

    他开口道:“你身上有我龙族的印记存在,这印记乃是龙族中的绝杀印记,它已经潜伏在你的血脉深处,待得时间一到,这道绝杀印记便会化成绝杀之毒,将你的七魂六魄全部熔炼干净。”

    “前……前辈你莫要与晚辈开玩笑,我与你龙族无冤无仇,身上怎么会凭空冒出你龙族的绝杀印记?”

    云涛脸上有些惊疑不定,忽然间他想到了什么似的,目光直凛凛的盯着面前这名青袍修士。

    他方才所言“我龙族”,难道代表着这人竟然是一条龙?

    有传言仙凡船乃是以龙身铸就,那么……

    一个猜测在云涛脑海中出现,不过下一刻云涛又觉得荒谬怪诞至极。

    仙凡船是龙铸就的,唯有三生大帝才有如此本领,而三生大帝是十多万年以前的人物了,那条龙定然也是十多万年以前的存在。

    如此悠久的时间,这条龙怎么可能还存活着?

    青袍修士继续道:“你莫不相信,你身上的绝杀印记有烛龙一脉的影子,烛龙乃是我龙族地龙一支中的极阴之龙,它种下的印记有至阴至邪的毒素能量。”

    “不入合道,必死无疑!即便是入了合道,也会遭受重创,以致寿元大减!”

    “烛龙!”

    云涛瞳孔猛地一缩,他当初在尘宇星无尽魔海之中,不就是遇见了一条太古烛龙吗?

    他还记得他当初以灵墟悬圃园之内的菩提果为引,换得太古烛龙出手帮他杀了两名元婴高手,并且让那太古烛龙护送自己去参加万剑朝天大比。

    难道……自己体内的烛龙印记,便是在那个时候被种下的?

    可是自己与它是有交换条件的啊!为何它还要对自己出手?

    云涛立马问道:“请问前辈,你可看得出来我体内的烛龙印记多久会爆发?”

    青袍修士道:“应该是六十年之后了吧!”

    “果然如此!”

    云涛听到这个期限时,顿时咬牙切齿,心头将那头太古烛龙恨得牙痒痒。

    他现在总算是明白了过来,那条太古烛龙从来就没想过真正与自己做平等交易,它也没有给自己留活路。

    只怕等到六十年时间一到,自己带它取得菩提果之后,它便会当场引发烛龙印记让自己身死。

    云涛连忙道:“前辈若有所托,晚辈必当竭尽全力以赴,只求前辈为晚辈解了这烛龙印记。”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逆天神医》之 第一千五百六十二章 太古烛龙的阴谋是作者月亮不发光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逆天神医》之 第一千五百六十二章 太古烛龙的阴谋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逆天神医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月亮不发光写的《逆天神医》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逆天神医》之 第一千五百六十二章 太古烛龙的阴谋是作者月亮不发光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逆天神医》之 第一千五百六十二章 太古烛龙的阴谋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逆天神医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月亮不发光写的《逆天神医》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逆天神医最新章节- 逆天神医全文阅读- 逆天神医txt下载- 逆天神医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一千五百六十二章 太古烛龙的阴谋】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逆天神医】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逆天神医》书迷评论

  • 灵珑赋最新章节

        他是王族,她是仙族,与子偕老的诺言能否细水长流?
        他是她心头的一颗能蔓延成血的朱砂痣,情深缘浅,不悔相思,是遗憾也是毅然。
        她柔弱,却也敢恨。报复的滋味,竟也这般淋漓尽致!
        仙音落凡,缘分辗转。她阅透百态,终归其位。一曲灵珑赋唱尽衷肠催魂断。
        PS:本人虽是刚出坟墓,但一直很努力在写哦!越到后面越精彩,希望大家不要放弃我(若有喜爱者请留言,本人可以根据需要尽量将VIP章节延后,只求大家不要放弃我!)

  • 穿成奔五渣男最新章节

        现代未婚帅哥聂冬一朝穿越,直接穿成儿孙满堂的老侯爷。rnrn但这位老侯爷的人品却渣的天怒人怨,渣的令人发指!rnrn吃喝嫖赌俱全,家里小妾成群,更把嫡妻活活气死……rnrn试问聂帅哥如何适应古代渣男生活?rnrn聂冬:适应个屁,哥来之前芳龄24,现在变48,还外带几个大胖孙子!哥完全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来干嘛的!╯‵□′╯︵┻━┻rnrn本文别名:《最美不过夕阳红》。鼓掌!

  • 老子是村长最新章节

        别拿村长不当官儿,村长也能富可敌国,权倾朝野,名动世界!
        </p>
        各位书友要是觉得《老子是村长》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p>

  • 崛起在大明最新章节

        崇祯元年,冬季,山西延安府绥德州米脂县,这一天的下午,米脂县的大牢之中,刑房里,一个高大的男子被绑在十字架之上,披头散,蓬头垢面,被打得浑身是伤,却是一坑不坑,活脱脱的硬汉形象。囚衣之上,布满一道道血痕,看得人触目惊心,一个狱卒还在不断抽打着高大男子。js330

  • 诡冢掘墓人最新章节

        一封亡故人的来信,揭开了探索掩埋了十九年的秘密的序幕;神秘的大山深处,罕绝人迹的原始森林,骇人听闻的鬼怪传说;一处战后残留的日军基地,从地下发往天外的无线电波,六十年前日军创建不死军队的荒诞构想,潜藏中国六十年之久的日本奸细在这片大山之中,到底还隐藏着多少二战后的疑云。一次又一次被推翻的真相,一次又一次人心的较量,真相的残酷,人性的泯灭,这个世界到底还有多少我们不知道的真真假假

  • 窃国为后:掌家女总管最新章节

        俗话窃钩者诛,窃国者候,她一介女流看来是当不上封疆大吏一方诸侯了。“不如当个皇后试试?”他将头枕在叶君棠的肩上,仿佛是在说最动人的情话。所有故事的起因,都在叶君棠意外死亡之后开始,她得到一个意外重生的机会,可是万万没想到,想要回到现代,她则必须辅佐乾王当上皇帝。没有外挂金手指,没有美男相助,每一步她都如履薄冰,身后是万丈深渊。要成万世之功,步步杀机。一步踏错,便万劫不复。

  • 我的不正经女友最新章节

        为全面营造和谐、美满的幸福生活,维护同居生活的秩序,针对各位神仙住户的个性特征,特制定以下规范条例:精卫:不得偷吃冰箱、微波炉等物品;苏妲己:禁止在家里玩毛线球,以防摔坏茶几、水杯等生活用品;九天玄女:以和为贵,不能一言不合就跟众位神仙打架,严厉禁止出现掀屋顶等暴力行为;……望各位以温柔善良,贤淑有礼的白素贞为榜样,否则将受到一到十晚不等的暖床惩罚。

  • 你是一次漫长的短时旅行最新章节

        “盛夏,难道我们那么久的感情都是假的?为什么我说的你都不信?我们的感情就那么脆弱?我没想到你那么不信任我。”他的眼神突然之间冷下来,他从未对我有过这种眼神,我心里一慌,想说也许他说的是实话,我该相信他。他又说:“盛夏,你真让我失望。”“宋亦杰,我看到你是亲她的,你是先过去亲她的……如果你不喜欢她的话,你怎么会听她的话主动亲她。”“对不起,那是我一时糊涂。你还是不肯相信我吗盛夏?”

  • 封神问道行最新章节

        浑噩痴傻十六年,一朝醒来却换了人间。陆川醒来,却发现自己身处在封神时代,一场集结了仙、妖、神、人、魔的争斗,也即将拉开序幕。只是这一次,他从一个听故事的人变成了亲身经历者……

  • 一见朗少误终身最新章节

        本以为的生父哄她做了亲子鉴定,一纸鉴定书摆在她面前,顿时天塌地陷。这个冷傲的男人对她伸出了手。“梁暖暖,你想留下吗?”彼时的她舍不下这美好,可留下的代价已让她无法承受。而经年后……“梁暖暖,这辈子你都别想逃出我的手心。”纠纠缠缠,彼此误会这么久,若是孽缘也罢,可我这辈子如何舍的下你?爱,从此一发不可收拾。

  • 妾室心计最新章节

        断腿后秦王才知道他那个三棍子打不出一句话的侍妾是天下第一谋士的女儿,一个罪臣之女居然胆大包天要把他当刀使,还不知天高地厚的要帮他登上皇位。倒要看看她有几分本事。

  • 盛世娇商最新章节

        她,三世为人,一世为鬼,却都是悲戚收场。rn以为一切都是定局,复仇无望,却又一次借尸还魂……rn这一世,她心止如水,只盼家人安宁,没有任何其他杂念,对男女之情,更是没有半点期许。但因自己一时的口不择言,说了某人一句“技不如人”,从此便被某人惦记上了,更是在以后的漫漫长夜对她纠缠不休,誓要证明自己在某一事情上,能力是非常强悍且突出的人……rn

  • 主神之路最新章节

        一觉醒来,霸占了别人的软妹子,一夜之间变身大淫贼?被人喊杀喊打?前任的锅,我不背!穿越不够劲?被陈长生的污血带进了主神空间,做生死任务?褚禾哭丧着脸,使劲的捏了捏大拇指,居然是真的!

  • 神话禁区最新章节

        苍穹之下,神藏鬼伏。
        我无意间揭开了传说背后的隐秘。踏遍三江六岸,血染绝峰雪原,几经生死,争天斗命之后,我仍然活着,世间却没有了我的痕迹。

  • 庭月照落花最新章节

        上一世,韶之晏不顾家人的反对,执意嫁给顾清欢,成了他的王妃,成了他的皇后。可当一切尘埃落定,顾清欢杀了韶氏满门后,韶之晏才明白,自己也不过是顾清欢安稳前朝的一枚棋子罢了。韶之晏这一世的骄纵独宠,终是因顾清欢冰冷的目光变得支离破碎。重生一世,韶之晏倦了,怕了。亲族的恩宠也好,顾清欢的喜爱也罢,这一切的一切都不在重要了

  • 全能升级系统最新章节

        卢山在一款网络游戏里打怪爆出一个升级宝盒,却没想到在使用该装备的灵魂绑定功能时,竟然真的把这个升级宝盒绑定到了他的灵魂之中。于是在现实世界中卢山就拥有了一个堪称逆天的作弊器……橙汁+胡萝卜汁+南瓜汁+番茄酱,可以合成生命药剂。生命药剂的作用是回复生命值,甭管是癌症、爱滋还是缺胳膊断腿,只要回复生命值到满血的状态,哪怕是马上就要断气的人也能在瞬间百病全消、断肢重生。野菊花+百合花+玫瑰花+茉莉花,可以合成精神药剂。精神药剂可以促进增长记忆能力、思维能力,只要有足够的精神药剂,白痴也能变成爱迪生。一件破旧的夹克衫+红宝石+蓝宝石+绿宝石,可以加敏捷、加力量、加精神、加加加……

  • 穿书后她成了万人迷最新章节

        不就是吐糟了一句作者垃圾吗,竟穿成了书里同名同姓的花心女配!而且马上就要离婚成为炮灰!宁檬表示:她要抱紧老公大腿,逆转人生!  当红天王很傲娇:“宁檬,这是我为你唱的歌。”  电竞高手小奶狗:“姐姐,你不在我拿不了冠军。”  就连原著男主都来凑热闹:“只要你跟着我,我可以为你摘星捞月!”  宁檬:??  她默默回头,看向脸黑的老公,快要哭了。  求问,闷骚老公变身柠檬精,天天都在吃醋怎么哄?!

  • 逆袭星途:影后上位复仇记最新章节

        “傅星彦,你曾经带给我的一切伤痛,我被你毁掉的前半生,便要你用这一辈子去偿还!等着我红遍天下,等着我登上巅峰,等着我。我会向世人说出你做过的一切恶事……”她双眼通红,而他只是苦笑:“岳玲珑,我只是不该爱你而已。”究竟是不该爱,是不敢爱,还是不能爱?兜兜转转,只为找寻那最初的答案。可是绕来绕去,绕的远了,红绳断了,他能否再牵起她的手?又一年花开,她的枕边早已换了人来。

    本章内容提要:
    ...    随着这人迎面走来,云涛的呼吸都快要停止下来。     “这位道友,敢问……”     云涛一句话没说完,下一刻他的话语完全咽了下去,嘴张得大大的,脸上写满了惊愕之色。     他竟然……竟然看到这青衣人从自己的身体内穿了过去!     云涛的心,瞬间不淡定了。     “难道……是鬼?”     云涛猛然间想到了什么似的,背上立马升......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