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希福感觉谈判难以为继的时候,从沈阳发来的一份命令让他大吃一惊。他不由对着前来送信的使者,黄台吉身边的侍卫索尼问道:“汗王许我便宜行事,难道真的打算向明人让步了吗?”

    索尼看了看左右,确定房间内并无其他人之后,方才压低声音向着希福说道:“自从岳托贝勒去世之后,沈阳的形势就有了些变化。现在外头都在传说,岳托贝勒是吃了宫内给的药才故去的,汗王虽然公开辟谣,但是人心依然不怎么稳当。

    而且去年沈阳纸币大幅度贬值时辽东蒙古各部还没有反应过来,他们手中握有的大清元纸币数量可真是不少。开春之后,这些部族拿着大清元过来采购物资,才发觉自己手里的钱变得不经花了,他们觉得自己是上当受骗了,因此先是闹了户部,最后闹到了汗王面前,想要按照过去的价格购买各种物资。

    这些蒙古鞑子根本不管大清元值不值钱,他们只管这是他们部族卖出的牛、马、皮革和药材的凭证。因此要求汗王要么给他们相等价值的物资,要么就把他们卖出的牛、马、皮革和药材等货物还给他们。

    有些不知死活的鞑子还公然声称,如果汗王不解决这件事,他们宁可带着部族去投大明,也绝不和欺骗蒙古人的人结盟。虽然汗王下令处置了几个口不择言的鞑子,但是总不好把这些蒙古鞑子都赶出沈阳去,要不然岂不便宜了明人。

    可是想要安抚这些鞑子,就得拿出物资来。现在沈阳城内的物资连我们这些满人都不够分,如何还能满足这些蒙古鞑子?若是过去,这时候自当聚兵南下劫掠,但是现在大家都知道明人的防线坚固的很,一时半会哪里打的穿,到时反倒是白白赔上了各旗旗丁的性命。

    因此在这样的局势下,恢复和明人的贸易,就成了沈阳城内大多数人的看法。您知道,自从去年切断了同明国的贸易之后,各旗砍下的树木和积攒的各种山货、皮革等物件已经堆满了仓库。

    还有我们种植的这许多大豆,如果不卖给明人,只能拿来喂马和牛,这玩意除了明人有这许多油坊能够加工,我们自己根本加工不完。这东西储存不好就只能丢地里当肥料,那岂不是太过浪费了。

    马上春播又要开始了,大家都焦急的很,要是今年继续和明国断绝贸易往来,就的缩减种植大豆的田地,可要是恢复了贸易,就等于是错过了今年的交易。因此人人都在催促着,想要你这边早点达成协议,不要影响了国内的播种期。

    面对如此大的呼声,汗王自然也不能继续视而不见,作出一定的让步也就顺理成章了。汗王只是让我告诉你,即便退让了这一步,先恢复经济上的往来,也绝不能同意让明人派出什么官员来指导我国进行经济体制的变革…”

    对于希福提出的条件,汪春云并没有放在心里。在他看来,既然对方已经让步,同意先经济后政治,那么这场谈判就已经开始有利于大明了。

    他思考了片刻之后,便对着希福说道:“既然贵国汗王有着这些顾虑,那么我也是可以代表大明退后一步的。”

    希福顿时大喜的追问道:“那么贵使是同意了,不再坚持派出官员指导我国在经济体制上的变革了?”

    汪春云点了点头,却又摇了摇头,这让希福有些回不过神来了,正待他想要追问是什么意思时,汪春云突然开口说道:“我国可以不派官员指导贵国在经济体制上的变革,但是贵国要拿什么来保证,不会发生去年这样的金融危机?

    要知道,因为贵国的这场危机,我国手中持的大量大清元纸币,现在价值还不抵面额的十分之一。如果要保持过去的贸易方式的话,除非贵国能够按照这些大清元的面额结清了旧账再说。

    而且,我大明同贵国开展贸易以来,一直都是非常遵守协议的,但是贵国却似乎并非如此。在毫无道理的状况下抓捕了我国商人,扣押了他们的货物。经过了这样的事件之后,贵国总应该拿出一些保证来,否则我国商人还怎么敢继续同你们做生意…”

    希福虽然学识丰富,在政治谈判中常常能够引经据典,利用形势来说服对方接受自己的建议。但是在经济谈判上,他却总是有着一种无力感。他同汪春云这等从小和数字打交道的商人谈论经济,基本就是汪春云说,他听而已。

    一个缺乏了自己主见的谈判使者,最终自然就只能跟着对方的思路走下去了。在一番争论之后,希福最终还是同意了汪春云的建议,由北京和沈阳各自出人组建一个部门,专门负责协商双方的贸易争议问题。

    同时这个部门还将管理大明对于沈阳的援助资金,以帮助沈阳的经济恢复稳定。在汪春云的建议下,沈阳将会发行新大清元来取代旧的大清元,新大清元将会在北京制作印刷,待到沈阳的经济恢复稳定之后,新大清元的制作印刷将会交还给沈阳。

    而希福也赞成了,恢复大明元在沈阳市场上的流通,并同意大明商人可以对沈阳的实业注资,以尽快恢复沈阳各手工工坊的生产能力。于是在四月中旬,暂停了一年多的明清贸易终于再次开通了。

    于此同时,从长江到黄河地域的大旱情终于开始明朗了起来。今年的旱情显然比预测的范围还要广阔了不少,环太湖地区的三吴之地也陷入了春旱无雨的境地,这可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

    河南府伊水边上的一处村子边上,四十出头庄户蔡水头正愁眉不展的在自家麦田内巡视着。虽然紧邻伊水,但是从去年到今年一整年的多晴少雨,使得原本碧波荡漾的伊水也干涸了下去。

    宽阔的河道现在已经变成了一片淤泥地,只有少数地方还存着一点水,看起来这就不像是条河,而是大大小小的池塘组成的沼泽地。因为没有水分的滋润,蔡水头的麦子都是焦黄焦黄的,连叶子都卷曲成了针状。

    蔡水头随手揪过了一把麦穗,放在手中轻轻一搓,果壳里什么都没有。他心中想着,要是再不下雨的话,恐怕今年夏收连种子都收不回来了。

    他抬头向着天上望去,发觉除了令人眩晕的阳光之外,看不到一片云彩。蔡水头蹲了下去,看着眼前的麦子,感觉嘴里直发苦。就眼下这个状况,恐怕只能把这几亩土地都卖了,然后一家大小出门逃荒去了。

    但这大荒之年里,田地又能卖出什么价钱呢?能不能供他们一家七、八口人走到有活路的地方去?他甚至都不知该往什么地方跑才有活路。要么去西面的伏牛山,要么北上过黄河去山西,再远他可就没概念了。

    蔡水头此时倒是羡慕起东面临近洛阳的村子来了,据说靠近洛阳边上的村子,因为官府安置了能烧煤抽水的机器,从地下抽水出来浇灌附近的田地,因此洛阳边上这一圈村子倒是躲过了今年的大旱。

    但是那种机器极为贵重,烧的煤又多,不是官府或是有大片土地的大老爷是用不起的,他们这些贫苦小民也只能羡慕羡慕而已。

    蔡水头再次抬头看了看天空,心里还是期盼着要是能够下上一场大雨就好了,只要下上一场大雨,他的麦子就有救了,家里也就有了活路。

    就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突然听到身后有村民叫着他的名字道:“蔡勇他爹你快回去看看吧?有官家上你家了,莫不是出了什么事了?”

    蔡水头回头看着对方楞了片刻,接着便霍然起身向着村子跑去,因为跑的急,一路上还掉了好几次鞋子,让他不得不停下来。到了最后,他干脆把两只破鞋夹在了腋下,然后光着脚快跑了。

    官府有人上门,对于他们这些农户来说可不是什么好消息。本就因为旱情而不安的蔡水头,听到这个消息之后更是有些魂不守舍,不知这次官府上门究竟是催欠租还是要给他派役,这可真是没法活下去了…

    待到蔡水头跑回家门口,没听到门内传出家人的哭声和官差的呵斥声,这才算是安下了心来。

    他一把拨开围在自家门口看热闹的邻居们,口中不住的说道:“各位乡亲让让,让俺回家看看,究竟出了什么事。”

    边上一直探头往门内看的李大娘听到他的声音后,立刻忙不迭的说道:“是好事,是好事,你家蔡勇从了军,官府送他回来,还带了几袋粮食来呢…”

    “嗯?”蔡水头心里顿时一惊,蔡勇是他的大儿子,今年十八岁。如果不是因为这场该死的大旱,今年他就要预备给他娶亲了。这可是他顶门立户的长子,怎么能去从军呢?

    然而李大娘说的并不错,当他挤进自己的小院子时,正看到胸前挂着一朵大红绸缎制成的花朵的儿子,正在同老娘、弟妹告别。

    看到父亲回来,蔡勇也只是咧着嘴笑了笑说道:“阿爹,我报名参军去了,事情已经和娘、大弟交代过了。

    接下来,我们还要趁着天黑前赶到县上去,这就不跟你多说了。等我到了军中,到时候再托人寄信回来…”

    蔡水头眼睁睁的看着两名官差就这么带着儿子离开了,他楞在那里一句话都没说出来。直到吃晚饭时,看到妻子端出来的玉米面窝头和稀粥,他才开口问道:“家里哪来的玉米面?”

    妻子看了他一眼,轻声的说道:“是阿勇带回来的,朝廷对新投军的人发一石半麦面或三石玉米面,还有5元钱的安家费…”

    蔡水头默默的取过了窝头,对于他的这种态度,妻子还是很不满的。投军去的大儿子天知道还回不回得来,可是丈夫却连一句道别的话都没和儿子说,这让她觉得丈夫过于绝情了。

    可是当她半夜醒来时,却听到了一旁被窝里低声的抽泣声,她默默的合上了眼睛,并没有去打扰哭泣的丈夫。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734章 序幕一是作者富春山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734章 序幕一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挽明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富春山居写的《挽明》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734章 序幕一是作者富春山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734章 序幕一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挽明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富春山居写的《挽明》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挽明最新章节- 挽明全文阅读- 挽明txt下载- 挽明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历史军事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734章 序幕一】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挽明】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挽明》书迷评论

  • 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最新章节

        神秘高手龙潜花都,与冰山美女总裁签订婚约,但无奈被嫌弃。可怜的沈浪,只得外出觅食。不料一个个美女接踵而至,沈浪陷入各种桃运漩涡。当然,最主要的还是征服冰山女总裁。不乖?教育一下就好。

  • 名门复仇妻:首席的枕上宠最新章节

        前世,她是备受瞩目的豪门千金,却因渣男的利用,失去双亲手足,就连肚中已成型的孩子都牵连惨死。临死前,她自毁双目,立下毒咒,如有来生,她必要这对狗男女不得好死。再睁眼,她发现自己竟然重生到了三年前,面对渣男虚伪做作的嘴脸,她在心里暗暗发誓,这一世她再也不会落入别人的圈套,那些欺她的,骗她的,害她的人,她必定让他们千倍万倍偿还。

  • 农女有毒:邪王宠妻无下限最新章节

        她是克死爹娘的‘不详人’,被村人逼迫自杀而亡!当特工顾玲珑穿越而来,冷眸一眯,敢抢她的房,占她的地?来来,本姑娘教教你们什么叫“做人要厚道”!下山途中她救了一个身受重伤的男人,哪知这男人不但是个白痴还管自己叫娘亲!顾玲珑抓狂,娘亲泥煤,老娘还没嫁人呢!――五年后,当顾玲珑重新偶遇当年突然离开的男人,那霹雳天下的气势,哪里还有当年半分呆傻模样。顾玲珑秀眉一扬,“好狗不挡道,别拦着本姑娘去找男人!”管轻寒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娘子,你要带着为夫的崽去找谁?”

  • 虚幻破碎之枫铃最新章节

        一段奇怪又令人...XXX的故事...,在第十张的时候离奇出现两种不同的版本故事....偶自己也觉得奇怪~之前打的搞~离奇回来了.....好诡异喔...我怕怕捏..,不过偶还数PO上来哩~从第十张连接不一样的故事情据喔=  =丨丨~

  • 皇朝有女忒彪悍最新章节

        天煜皇朝,有一州十分特别,名唤:鹿州。此州阴盛阳衰极为严重,男人几乎绝种,所以女人们为了生存变得十分强悍。为了繁衍生息,她们只有偷偷捉周边的男人回去强行配种,被天下人嘲笑和不耻。而这群女人中的魁首,便是获封“骠骑大将军”头衔的——鹿缇莹。她武功高强,大义凛然,是一个在女人眼中帅气,在男人眼中独具魅力的奇女子!也正因为此,各种桃花朵朵开。上到皇帝,下到普通百姓,都为她的魅力所倾倒……她的身后几乎每天都有人在喊:“将军,求嫁!”“将军,求娶!”

  • 步步娇最新章节

        杜言欢从来都是平凡的人,对她来说,它的不平凡全都来自于她的经历。她的一生全都围绕的两个男人身边,从来不能自主。

  • 我被妖孽壁咚了最新章节

        临近婚礼,渣男跟渣女竟然在滚床单,还害得她差点丢掉小命。他们夺走她爸妈留下的公司,让她净身出户,她发誓,绝对不会饶过他们。于是,她选择跟他合作。他说,唯一的条件是不可以爱上他。可后来的后来,他为什么要将她压倒……

  • 仙君夫人最新章节

        年华穿越到一个修仙世界里,这里的人当修仙者是老大。她本以为自己跟着三叔打打酱油就可度过这段穿越人生,可孰不知,她要代替她的三叔去到修仙大派瑶华宫去修炼,而且还遇到这个宋子持......听说跟着他有肉吃,可他貌似只当她是药人而已。他说,希望她与他并肩成就修仙大业,可她真不知如何才是一个合格的仙君夫人啊!js330

  • hello,首相大人最新章节

        新婚之夜却被其他男人吃干抹净,放眼宇宙,恐怕也只有安暖暖一个了吧!大着肚子,被新婚丈夫放鸽子,被婆家扫地出门,被娘家当盆水泼了出去。这些,都打不倒全宇宙无敌美少女安暖暖!没有丈夫,我有俩娃。没有爸妈,我有俩娃。没有男人,我有俩娃。但是,为毛凭空多了一个狂帅酷霸的男人来跟我抢俩娃?啥,他是首相大人?我管你是什么,跟我抢娃儿的,都给我滚粗!

  • 近身邪少最新章节

        一代高手降临都市,本准备低调生活,奈何一个个妖娆多姿的美女纷纷闯入,让他很难低调!纯情校花、冷酷总裁、霸道警花、娇柔美妇、刁蛮小姐,还有一个居然是……女神!他只能高呼:你们想泡我,就不能低调点?千万不要在大堂广众之下扒我的衣服,作为绝世大高手的我只有这一点要求。
        ————————
        点击进入,欢乐无限,瞬间爽翻你哟

  • 一号亲信最新章节

        一个草根出身的公务员,以成为女领导的亲信为捷径,一步步在权力之路披荆斩棘奋勇前行。有能力的人千千万,没能成为领导的亲信就只能对着实权位置望洋兴叹。混官场最实用的法宝,就是做领导的亲信张文定在厕所无意中说了一句话,却被新来的美女领导听到,从此过上了水深火热的生活,一夜之后,却让两人之间的关系产生了莫名的变化……

  • 恰好的时光最新章节

        她是被出轨的落魄下堂妇,他是名门韩家的贵公子。她被夫家赶出家门时。他像个救世主一样,出现在她的面前,说:“既然已经离婚了,那就嫁给我,反正所有人都知道我们偷情,我们便让他们看看什么叫真爱。”她满心怨恨,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吼了一句,“滚!”三月后。她坐在精心布置过的婚房里。他微笑着推门而入,说:“韩太太,春宵一刻值千金啊。”她冷冷睨他一眼,说:“我有障碍。”“相信我,我一定可以治愈你。”从此以后,每天晚上他都立志于同她解锁各种各样的姿势……美其名曰治病要紧。……传闻,韩家三少五年前闯了大祸而被老爷子驱逐出境,不得归国……归来时,他精心谋划,请君入瓮。他说:“她不过是我的掌中之物。”然而,在他还未玩腻之时。她忽然拿着一份离婚协议书狠狠砸在了他的脸上,微红着眼眶

  • 女神的冒牌男友最新章节

        军中枭雄回归都市,成为美女的冒牌男友。自由、嚣张、霸气,无所畏惧!狂放征服女神校花警花,全方位碾压任何对手,最后他发现,美女那么多,肾完全不够用。“好害怕,照这个势头发展下去,我迟早是要被女人逆推的呀!”

  • 妃逃不可:腹黑邪王宠上天最新章节

        一朝穿越,她成了出轨被打死的王府侍妾,一上来就是各种酷刑逼问奸夫,他将她丢在乞丐堆里说:“你逃婚无非就是为了男人,这里众多男人,你就好好消受吧。”芙蓉帐里,他强取豪夺看着她的意乱情迷,夜夜索欢如同禽兽;万马军前,她逼她目睹鞭尸剥皮,令她胆战心惊不敢背叛;上元之夜,他送她灯火万千,许她共看月明璀璨姣姣柔情。他说:“你荣华富贵在我,我生死由命在天”邪魅是他,狠厉是他,华贵是他,深情的也是他。他拥有世间风华绝对权力,却偏偏俘获不了她的一颗心。祈王府中各色人物的尔虞我诈,勾心斗角的宫闱之中,你死我活的皇权之争,看女主如何在这皇权之中坐拥风华万千又如何被吃干抹净还逃不出祈王殿下的手掌心。

  • 情深言未了最新章节

        前方美女包围,叶新言发飙了:
        “方信阳,那些莺莺燕燕怎么回事?全都赶紧处理掉!”
        方信阳一脸妻奴样:
        “小言言,我的眼里只有你!”
        小包子满脸委屈哭诉:
        “妈妈只爱爸爸,根本不爱宝宝……”
        叶新言母爱泛滥,赶紧抱着小包子:
        “我把那个碍事的大包子扔了。”
        某大号包子更委屈地被遗弃,只能在风中独自凌乱……
        那份情深,言还未了……

  • 田园娇宠:夫君好粘人最新章节

        异世重生,李夏成了落魄贵族的小媳妇,娘家亲人先后失踪,婆家人个个是极品,小姑子刁钻恶毒,婆婆强势贪财,最让她闹心的是她夫君还只又瘸又丑的大尾巴狼,白天,她不仅要种田养家,晚上,她的腹黑夫君还要缠着她一起滚床单

  • 命咒最新章节

        在我即将十八成人的那一年里,一个瞎眼剃头匠将我的头发剃了。而就在头发落地的那一刹那,一系列用科学解释不了的怪事发生了……

  • 最后一个炼金师最新章节

        天启者降临,钢铁臣服于他的意志,火焰奉他为主宰,世界在他的力量面前颤抖。他将拯救一切苦难,他将天堂带到人间—《天启预言》贤者尼雅发布预言后,整个世界都为之骚动,怪物和人类都在寻找天启者。同一时间。罗森,物理系高材生,一不小心穿越到一个怪物肆虐、黑暗蒙昧的异界。在异界,他仍旧继承了牛顿牛老爵爷的衣钵,光荣地成为了一个......炼金学徒。有人说:‘牛顿是近代世界第一个科学家,也是蒙昧时代最后一位炼金师’。有诗曰:‘天不生牛顿,万古如长夜’。罗森发现,在异界,他也许......有可能......有机会把‘牛顿’这两个字替换成自己的名字。

    本章内容提要:
    ...    就在希福感觉谈判难以为继的时候,从沈阳发来的一份命令让他大吃一惊。他不由对着前来送信的使者,黄台吉身边的侍卫索尼问道:“汗王许我便宜行事,难道真的打算向明人让步了吗?”     索尼看了看左右,确定房间内并无其他人之后,方才压低声音向着希福说道:“自从岳托贝勒去世之后,沈阳的形势就有了些变化。现在外头都......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