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被父亲突如其来的怒吼吓了一跳,但爱尔礼还是很快恢复了平静劝说道:“陛下乃英明仁慈之主,只要我们循规蹈矩,必不会被人冤枉。更何况,如果朝廷真的疑心父亲背叛,难道父亲待在乌兰巴托就会没事吗?”

    阿敏不假思索的回道:“如果朝廷把衮楚克也叫回去,那么我自然会回去和他对质,如今朝廷对衮楚克什么动静都没有,我为何要回去为自己辩白?只要我还在军中,朝廷自然会投鼠忌器。

    我当日在沈阳最为后悔的就是,离开军中返回了沈阳,这才给了黄台吉以可乘之机。否则为了顾全大局,黄台吉当日也不敢令人给我扣上这么多罪名,将我软禁于府内。

    我既然吃了一次亏,这一次又怎么会再次上当。皇帝英明仁慈固然不假,但是这些明朝的文官士大夫可万万相信不得。我就待着这里,那里都不去。除非朝廷先处置了衮楚克,还我一个公道再说…”

    爱尔礼脸色变了变,踌躇了一下,方才压低了声音说道:“父亲恐怕是又错了,当日在沈阳,镶蓝旗上下受祖父恩德甚多,自然会拥护父亲做任何事。

    但是这乌兰巴托之内,军队成分复杂,各路人马都有。儿子以为,恐怕父亲是指使不了他们去反抗朝廷的。我们现在放下一切南下,向朝廷表明并无自立叛逃之心,就算是袁总督再想邀功,也无法诬陷我等的。

    我们此刻越是放权,朝廷为了不让忠义八旗将士失去信心,便越不会随意处置我等,那么事情自然就有水落石出的一天。可若是我们现在越是想要拥兵自保,恐怕将士们便越是怀疑我们另有目的。到时朝廷一纸诏书下来,这些将士们就要拿我们父子去邀功了。”

    阿敏显然不认为爱尔礼的分析是正确的,他冷冷的哼了一声说道:“你说的不错,现在乌兰巴托城内的军队来源复杂,但是驻守乌兰巴托的忠义八旗部队却大半出自正蓝旗。

    萨必干、昂阿喇、额尔克三人,正是这些正蓝旗将士的旧统领,他们此前都是莽古尔泰的亲信。我同莽古尔泰一向亲如手足,他们也是知道的。现在莽古尔泰不在了,他们便都投靠了我。

    只要这三人在我身边,乌兰巴托就是我说了算,朝廷就算有诏书颁布下来,我倒要看看谁敢去接。”

    爱尔礼苦笑了一声,方才说道:“父亲难道你忘记了?当日你可是丢下了三贝勒才逃出来的。萨必干、昂阿喇、额尔克三人真是三贝勒的亲信的话,他们又岂会真心投靠你?

    如果他们三人只是想要借此获得父亲的信任,好得到父亲的提携,现在父亲你不被朝廷信任了,他们又怎么会跟着你一条道走到黑?”

    阿敏的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他盯着爱尔礼的眼睛说道:“你是不是在外面听到了些什么?难道他们三人里,有人出卖了我?”

    爱尔礼避开了父亲的目光,看着窗外颇有些无奈的说道:“这也不应当算是出卖,他们投降大明之后发誓效忠的可不是父亲你,而是陛下。另外,如果我没有计算错时间的话,杜度大约已经接管了乌兰巴托的军队。我已经预备好返回丰镇的列车了,预备一个小时以后出发,我希望父亲您能够自己走上列车,这对于大家都是件好事…”

    阿敏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不对,他起身顺着爱尔礼的目光向窗外望去。发觉原本在广场上操练的军队现在已经不见了,而北面的武器库和库前却竖起了拒马,起码有两个连的兵力正驻守在那里。

    看着这两连人马的服饰,就知道他们应该是杜度的直属部队。这让阿敏的脸色变得铁青,他转过头来看着儿子恶狠狠的说道:“所以,你特意跑回来,不是为了确认我有没有和黄台吉勾结,而是来抓捕我的?究竟是谁的命令?是袁崇焕还是皇帝?”

    爱尔礼低着头,也是极为难受的说道:“是袁总督的意思,总督大人认为父亲和衮楚克台吉的互相指证虽然有待证实,但是在总参谋部的命令没有下达之前,你们两位都应当避嫌返回丰镇等待军事法庭的调查。我觉得总督大人说的并不错,因此请求前来说服父亲主动南返,而不是被军事调查局的官员给带走。”

    “你,你…”阿敏气的举起右手就想要扇过去,不过最后一刻他还是忍住了。现在在他身边可就这么一个儿子了,把他给打跑来就没人能帮他在外面奔走了。

    “你确定袁崇焕不是放你回来诱骗我回去的?我们两父子都去了丰镇,会不会都被关押起来?”阿敏忍下了怒气问道。

    爱尔礼摇了摇头说道:“军事法庭的审判官员是随机抽取的三人,就算是总督大人也无权干涉。判案的文字记录将会交给大理寺进行复核。因此,只要父亲你没做出什么叛国的举动,就算是总督大人也没法栽赃给你…”

    阿敏突然感到身上燥热的很,但是他也知道事情似乎已经难以挽回了。于是他拉了拉自己的领口,让自己稍稍透了口气之后,方才艰难的下决定道:“好吧,你叫人给我收拾行李。顺便让杜度把副将以上的官员召集到会议室,我对他们交代几句,就跟你南下。”

    爱尔礼踌躇了一下,还是点头答应了下来。不过就在他准备转身时,阿敏突然又问道:“那么衮楚克那边,袁总督是怎么处理的?”

    爱尔礼这次倒是回答的很迅速,“察罕浩特的位置被乌兰巴托更为重要,总督大人决定亲自前往处理,如何处理,我们这次回到丰镇后,应该就有结果了。”

    阿敏对着他挥了挥手,重新坐回了椅子上说道:“去吧,去吧,早点把人召集起来交代清楚。我们也能早点出发。”

    爱尔礼对着父亲点头应了声,便再次转头走向了门口,当他的手快要握到门把手上的时候,阿敏突然悠悠出声问道:“萨必干、昂阿喇、额尔克,他们三个人当中谁出卖了我?没有他们的倒戈,袁总督应该不会这么放心的让你来劝说我南下的。”

    爱尔礼一手握住门把手,一边回转了半个身子,看着父亲苦笑了一声说道:“父亲难道不应该想一想,这里究竟有没有人没出卖你吗?说的难听一些,我们不过是流落到大明的丧家之犬,这个时候还能指望谁会始终如一的效忠于我们。如果真有这样的人,恐怕也不会向明军投降吧。”

    阿敏终于不再出声了,爱尔礼轻轻的拉动了房门然后便快速的走了出去。确认自己无法掌控乌兰巴托的局势之后,阿敏就显得极为配合了。于是在底层将士毫无察觉的状况,一场小小的兵变很快就被掩盖了过去。

    就在爱尔礼陪同父亲乘坐列车南下的当口,义州和金州两地都爆发了小规模的斥候冲突。和金州、大连的明军相比,义州的明军显然攻击欲望更高一些。当然,这也同清军和明军之前就在医巫闾山各山道设立了军寨,双方本就在接触状态有关。

    虽然明军此前在义州之战中获得了胜利,并成功把满清的势力驱逐到了医巫闾山以东,但是沈阳却一直没有放弃收复义州的打算。毕竟只有占据了义州,满清才能真正威胁到锦州,并窥视承德地区。

    义州不仅是明军的战略要地,同样也是满清的战略要地。相比之下,满清恢复的复州卫就没那么重要了。当明军努力经营十年,把金州南山一带经营成为了地垒区之后,满人就没兴趣在金州要塞区前碰一个头破血流了。

    毕竟即便沈阳把整个旅顺半岛都占据了,满人也不可能坐船去进攻山东半岛的。海上的风险对于满人这种内陆民族来说,还是太过恐惧了。

    如果不是为了护卫营口贸易港和河西的屯垦区,满清甚至都不想恢复复州卫。在沈阳看来,旅顺半岛土地贫瘠,六丘半水三分半田,并不适宜养人养马。因此只要在金州之外的区域继续保持无人区状态,旅顺这只明军也就自我封闭在旅顺半岛之内了。

    这只明军一旦敢于离开金州地区进入到辽东平原地带,就会失去地利,成为满人骑兵分隔包围歼灭的对象。因此即便沈阳恢复了复州卫,也是监视明军动向为主,并没有一定要阻止明军跑出金州地区的任务。

    因此金州明军还在复州城附近耀武扬威的时候,医巫闾山山道上的小规模冲突已经是进入了高发期。负责争夺医巫闾山山口通道的主力是阎应元的第33步兵师,这只步兵师组建时吸收了一部分白杆兵,作为西南山地作战的头号军队,在医巫闾山这样的山区环境中作战,简直可以说是如鱼得水。

    而后勤部给第33步兵师配发的臼炮,又极为适合在这种山地中攻击堡寨和隔着山头射击,因此战争刚一爆发,满清驻守在医巫闾山的军队就吃了不少亏。济尔哈朗一度想要把军队撤出医巫闾山,准备固守北镇。

    不过随后赶到的岳托否决了济尔哈朗的想法,他对北镇城内的满人将领说道:“我八旗自成军以来就没有退守城池的先例,一旦放弃了医巫闾山各山口,明军能够轻易的把火炮搬过山来,难道北镇的城墙就能抵的住明军大炮的轰击吗?

    我们切不可涨明军的志气,把医巫闾山这样的要地就这样轻易放弃,否则一旦明军的士气上来,后面的仗就更难打了。明人现在能够占据上风,依靠的无非是火器而已,我们可以调熟悉火器的汉军上前防御,然后抽调各牛录的猎户好手,组织精干的小部队在山林中袭击明军的部队…”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664章 阿敏三是作者富春山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664章 阿敏三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挽明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富春山居写的《挽明》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664章 阿敏三是作者富春山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664章 阿敏三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挽明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富春山居写的《挽明》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挽明最新章节- 挽明全文阅读- 挽明txt下载- 挽明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历史军事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664章 阿敏三】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挽明】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挽明》书迷评论

  • 拭啼痕最新章节

        颍川侯府嫡女裴?,生性懦弱,被大归返家的长姐抢了亲事,郁郁寡欢,重病而亡。故身后与篡位而亡的长公主之子宋骞配为冥婚。三途川上,却有了奇遇,再世为人,决心这一世绝不重蹈覆辙,为自己而活。凭借着在三途川上的见闻,走上了助宋骞夺取皇位的路途。

  • 甜蜜十八岁最新章节

        十八岁,应该是很甜蜜的吧!

  • 绝武至尊最新章节

        手握天地乾坤,脚踏日月星辰,勾搭各色美女,镇压魔鬼邪神。众神之子纪麟重生在一个文弱书生身上,面对家族的凌辱,宗门的欺凌,铮铮傲骨,他怒目迎敌!为了保护挚爱,他愤然反抗,化身狂魔,与天对弈,与地斗法,走上一条毁天灭地的道路。纵起惊鸿,灭世八方。绝武至尊,逆斩万古!

  • 权婚撩人:少校步步诱妻最新章节

        林施洛这辈子做的最荒唐的事情,就是嫁给了陆衍生。这个自小便受她欺凌的人,却在她人生最低谷的时候翩翩而来,为她遮住了一切喧闹……成为陆衍生的妻子,无关于爱情。大抵是为了看着她笑话吧,就像小时候她无数次冷眼看着他狼狈的模样。“陆衍生你爱我吗?”婚后林施洛不止一次的问他他翻身将她压下,眼里蓄着深晦的笑意:“有利可图的婚姻不需要爱情。”

  • 婉仪传最新章节

        出身平凡的翰林府小姐庄婉仪,一朝被大将军岳连铮看上。成为人人羡慕的一品夫人。谁料新婚之夜他远赴战场,随后战死沙场。庄婉仪被暗恋岳连铮的四弟媳各种欺压,最后毒杀为岳连铮陪葬。死而复生的庄婉仪,下定决心不再任人欺凌。笼络,出身尊贵的嫂嫂。打脸,放肆恶毒的弟媳。与神秘的庶子结为盟友。勇夺管家大权之后,庄婉仪弃若敝履,振臂一呼——本小姐要改嫁!

  • 季风过境最新章节

        三年前的前任居然变成了大神CV?还给她们公司的游戏配了音?
        林柚感觉自从见了季景和本人之后,她的人生就失去了控制……
        喂喂喂!说好的报复的呢?突然撒一大口糖算什么!
        她本以为他会亮出尖利的獠牙,没想到他却露出了柔软的肚皮……

  • 灵泷诀最新章节

        何谓相思?是天苍地淼,山销河寂。
        何谓情爱?是青丝暮雪,旋生旋灭。
        何谓长劫?是你。
        她道:河洛阵眼已经破了,你现在就跟我一起走,我们去祖州,去瀛山,去四海八荒所有的圣地名景!
        他言:千泷,是你解开了吾之永寂。只是这天命何其玄妙,终非是吾力所能企及的。
        她说:这到底是你们妖族的天命,还是那东皇太一的天命?我越千泷有我自己的道,我的命数如何,不在他人手里!
        他道:此生得见,是吾之幸。但妄念,终究只是妄念。
        ……
        若困住你的是头顶苍穹,那我便扶云直上,捅了这天;
        若拖住你的是足下山河,那我便搅尘而下,破了这地;
        若绑住你的是凡间众生,那我便沥血抛骨,夺下七世轮回;
        若缠住你的,只是心中魔障……
        她是巫地魇池中一个不能临世的箭灵;他是混沌妄海边那位深陷永寂的上神。这十七万年,只是一个开始;这十七万年,像是一次试炼;这十七万年,只有一场轮回。

  • 日久生情:总裁撩上瘾最新章节

        他高高在上,宛如神邸,一次预谋已久的相遇,她,遇到了他……他说,“我要你!”“不!”他一往情深,步步紧逼,她退无可退,只好屈服当真相毫无预警的揭开,她才知道,缘来,是一场精心策划的交易……“我不会放你离开!!”他怒吼……日久生情,生情需日久……“谁让我,爱上了你……”

  • 妃常嚣张:废材嫡女要逆袭最新章节

        穿越成废材大小姐?没关系,她通经脉,学炼丹,身负异能震天下!庶妹狠毒还抢走未婚夫?那样的未婚夫她不屑要,庶妹如此那她就替原主讨回来!赐婚和亲?唔,那男人好像也还不错,对她这么好难道……最终她还是落入了某人的情网,本想平平淡淡的过日子,没想到,各种事情扑面而来,她的身世、某男的身世、神秘的暗月组织……

  • 暖妻在上:总裁,别玩了最新章节

        一场阴谋,一场报复,她成为了有名无实的韩太太。婚后一年,她在隔壁,听着老公在房间里和另一个女人恩爱。她心灰意冷,决心离开。“韩景初,这是离婚协议,请签字。”当着她的面,他将离婚协议撕成了碎片,恼羞成怒。“这场婚姻,由我来主宰,你说了不算!”她用尽心机,才从他的身边逃离。多年后,她一手挽着新婚丈夫,一手牵着萌娃出现,却遭到他的冷言冷语,“你以为你随便找个男人,就能让我相信,想离婚,没门!”

  • 都市惊悚刺青师最新章节

        阴术刺青解决天下阴事,魔化纹身斩尽世间万凶。我若向刀山刀山自摧折我若向火汤火汤自枯竭rn我若向地狱地狱自消灭rn厮杀邪魔,奴役恶灵,罪恶倾城,唯我永生。rn千种刺青图鉴、万种妖鬼传说、百万邪魔品类,尽在此书rn

  • 振南明最新章节

        崇祯十七年闯贼攻破京师,天子自缢殉国。内有贼酋流匪窃玺,外有鞑虏胡儿嚣衅,国破山河在......  举国同哀之际,一个现代灵魂附身在太子朱慈烺身上。  值此危急存亡之际,朱慈烺发出振聋发聩的疾呼:我大明不和亲、不赔款、不割地、不纳贡、天子守国门,君王死社稷!汉贼不两立,皇明不偏安!

  • 我的北京姑娘最新章节

        如果你爱一个人,就带他去北京,因为那里是祖国的心脏,可以让他看遍世间繁华…如果你恨一个人,就把他留在北京,因为那座城市足够冰冷,足够他把所有心事隐藏夜赏繁华,我不懂坚守北京的意义,七年情散,我才开始看到自己的一无所有,她的出现,拯救了我,她是这座四九城里最善良的姑娘之于北京,我只是一个过客,而她,却是我的归人,一个三无北漂与北京姑娘的爱情故事。

  • 篮坛第一外挂最新章节

        林易先是用Crossover在三分线弧顶晃开了防守人的重心,紧接着用山姆高德过掉了补防的阿里扎,哇靠!不看人传球,队友空了!不,队友选择高抛,漂亮的空中接力!  等等,怎么有点奇怪呢?  因为完成以上动作的是一位七尺大个。  【这是一段热血沸腾的篮球故事。】  书友群:484028022,欢迎大家进群聊天~!

  • 帝魔劫最新章节

        大千世界,自上古神魔大战之后,位面分离,生活在凡域的林羽本是被人所遗弃之子,贩卖到林场从小做着苦力,不曾想偶然间被传承上古封印,镇封魔之一魂,至此被卷入到了这一未了的战争之中。上方神域,神级高手淋漓,天才地宝比比皆是,有着最为富裕的修炼条件和上古的传承。下方凡域,曾经神魔大战的战场,被隔离遗弃之地,众人却不自知。无尽魔域,上古大战,魔战败后被封印之域,群魔崛起,操演着复仇之路。

  • 一夫当官最新章节

        小科员陆涛在接连遭受女友背叛、党纪处分、提拔受阻等厄运后,偶然挽救了一位重要领导的名声,并成为省委副书记的乘龙快婿,开启了权力之门,从此鸿运当头、步步高升,直达仕途巅峰!

  • 墨羽笙箫传最新章节

        笑看世间恩与仇,兄弟情义跃千愁,红颜相伴在左右,千金之子人难留,得天独厚乾坤镜,扶摇直上九重天,坐看风起云雨时,欲破天宇神难留。看一代天骄如何登顶巅峰,独步天下。

  • 我的老婆是白富美最新章节

        “你比我有钱吗?”    “没有。”    “你家里人比我有钱吗?”    “没有。”    “我每个月都要开支很多,保养费、衣服、鞋子、包包、化妆品,少则百万,多则千万,你确定养得起?”    “嗯,现在还不行,但不代表以后不行!”    “那你以后凭什么要养活我?”    “凭,凭,凭我的才华!“    “噗嗤~~”    萧郎决定走上这条逆袭白富美之路!

    本章内容提要:
    ...    虽然被父亲突如其来的怒吼吓了一跳,但爱尔礼还是很快恢复了平静劝说道:“陛下乃英明仁慈之主,只要我们循规蹈矩,必不会被人冤枉。更何况,如果朝廷真的疑心父亲背叛,难道父亲待在乌兰巴托就会没事吗?”     阿敏不假思索的回道:“如果朝廷把衮楚克也叫回去,那么我自然会回去和他对质,如今朝廷对衮楚克什么动静都没......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