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了皇帝的回答之后,孙承宗默默的把想要劝说的话语又咽了回去。是啊,现在还有什么比赈灾更大的事。比较起有可能危及大明大好局面的党争,找不到活路的北方灾民们现在才是直接动摇大明根基的最大威胁。

    旱情最严重的河南省一旦发生变故,几乎可以顷刻之间截断南北运输的通道。就算灾民暴动之后不去截断南北运输通道,转而直接南下冲入几乎没什么防御的中都和南方地区,也足以让整个国家动荡不安,直接把这十几年的建设成果化为乌有了。

    孙承宗在政治上从来都是一个很稳重的人,很少会发表和皇帝意见相左的言论。即便他认为皇帝的做法有什么不对,也会等待私下沟通的机会,而不是直接当众指出来。因此作为弟子的天启皇帝才会一直这么信任这个老师。这也是崇祯能够放心把陆军总参谋部交给他,从未感到有什么可担忧的缘由。

    朱由检登基已经快有一十二年了,这些年中朱由检的执政在大方向上几乎就没有出过问题,在细节部分也许还有一些小问题,但却无法掩盖他执政的功绩。孙承宗觉得,即便是换自己来制定这些治国的方针,也未必强于这位年轻的皇帝。

    既然皇帝到了这个时候依然胸有成竹,还是死死抓住了大明最关键的问题,孙承宗觉得自己和那班大臣们考虑的还是有些浅薄了,因此他也就没必要在黔国公的问题上说些什么了。

    于是孙承宗很快就转换了话题,提起了自己这些日子最为关心的事,“陛下既然对此事已经有所定论,那么老臣也就没什么可说的了。

    不过老臣今日来见陛下,也不单单是来和陛下讨论黔国公一事的。老臣还想要问一问陛下,这乌兰巴托都督阿敏和察汉浩特总管衮楚克台吉互相攻击对方和后金私通一事,陛下究竟是怎么看的?”

    听到孙承宗提起这件事,朱由检也是下意识的伸手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这才出声回道:“先生问我怎么看?我以为,察汉浩特、乌兰巴托都是远离京城的边城,这两处地方和京城交通不便,因此驻守将领的权力几乎和一国之君也差不离了。

    在这样天高皇帝远的地方,手中又有着近乎无限的权力,就算是从前忠诚于朝廷的汉家将领呆久了,也会滋生出一些不该有的念头,更何况是阿敏和衮楚克台吉这两个素有野心之人。

    先生应当也看过军情局递交的报告了,阿敏也好,衮楚克台吉也罢,事实上两人从去年开始都同后金派出的使者接触过。阿敏和叶赫部的德尔格尔台吉之子南褚见了四次,衮楚克台吉和南褚见了七次,可他们却没有一人主动向朝廷和朕汇报过。

    这个南褚,朕这边的资料也不多,不过黄台吉能够把自己的东宫福晋博尔济吉特氏转嫁给此人,可见必然是其心腹无疑了。两人和黄台吉的心腹私下见面,却隐瞒着朝廷,他们互相指责对方同后金私通这条,倒是还真没说错。

    不过这样也就证明了,黄台吉其实并无把握真正拉拢到两人,因此干脆引诱两人互相攻击,让朝廷对察哈尔部和投降的女真人生起疑心,从而期待我们做出错误的判断,让察哈尔部和投降的女真人对朝廷离心离德罢了。”

    孙承宗连连点头,附和道:“老臣的看法倒是和陛下一致,若是满清真的已经策反了两人,倒是不会如此大张旗鼓,惹起我国的注意。

    只是,两人既然已经将官司打到了陛下面前,说明双方已经势成水火。朝廷现在反而难以处置,一旦偏向一方,另一方估计肯定是要叛逃了的。

    臣想着,最好还是将两人引诱回京城慢慢处置,则边军的动荡也会压至最小。但是这也需要能够让两人信任的人员前往劝说,否则恐会让两人狗急跳墙,事情反而会变得糟糕了。

    此外,满清那边既然要策反两人,那就说明他们对于大明的野心并没有停止,只是在积蓄实力,等待一个合适的时机进攻我国罢了。

    因此我们派人前往察汉浩特、乌兰巴托,劝说衮楚克台吉、阿敏回京时,满清那边必然不会坐视不理,这就又是一个问题了。不知陛下是如何看待这个问题的?”

    朱由检用手拄着下巴沉思了许久,方才说道:“我这两日也正思考着这个问题。依照我的想法,这件事还是应当从内外两处着手。

    这内部么,便是如先生所言,如何将阿敏、衮楚克台吉调离现在的位置,断了黄台吉的那点念头。

    不过朕倒是不赞成将两人一起调回京城来,察汉浩特、乌兰巴托都是抵挡满清入侵草原的第一线,一下子将两名主将都撤掉,我担心还是会引起当地军队的思想混乱的。

    更何况,乌兰巴托的驻军还负有控制漠北喀尔喀三部的重任,没有一个素有威望的人坐镇,终究还是不够妥当的。

    就阿敏和衮楚克台吉两人而言,阿敏反倒是更不易投降黄台吉。一来他的镶蓝旗部众已经为黄台吉所侵吞,黄台吉无可能再把这部分力量退还给他,黄台吉也不可能再承认四大贝勒共治的原则;

    二来阿敏现在所带领的女真降人多出于正蓝旗,自从莽古尔泰死后,黄台吉就对正蓝旗大动干戈,处置了不少正蓝旗的将领,双方可谓势如水火。就算阿敏想要投降,底下的正蓝旗将士也不会这么轻易的跟随他。

    三来乌兰巴托之所以能够存在,完全是依赖于内地的物资供应,乌兰巴托实际是仰赖于内地同漠北及林中之民的贸易利益而生存的。只要我们截断了这条贸易之路,阿敏根本养不活这些部众。

    所以,只要阿敏脑子没有坏掉,他最多也就是割据一方,在满清同我之间左右逢源而已。对于今日的大明来说,只要阿敏不同黄台吉联手,哪怕就是让他割据乌兰巴托,也是可以忍受的。

    漠北终究是苦寒之地,就连喀尔喀蒙古都难以生存,阿敏割据此地是不可能有什么发展前途的。只要我们收拾了卫拉特蒙古,反手就能把漠北地方拿回来。

    当然我们也不可能什么都不做,阿敏、爱尔礼父子在一起则势强,分之则势弱。朕的意思是,提前设立漠北西面的乌里雅苏台将军辖区,让爱尔礼去任乌里雅苏台将军,既可借此监视喀尔喀蒙古,也能让阿敏失一臂助。以减小阿敏反叛之可能。”

    孙承宗思考了一会,便点了点头说道:“老臣以为可行,那么衮楚克台吉这边怎么办?”

    “衮楚克台吉毕竟是察哈尔部的亲贵,又是林丹汗的妹夫,以他的身份还是很能迷惑一部分蒙古部族跟他走的。

    察汉浩特又是锦州、义州,直到乌兰巴托这条外围防线的中段,此地一旦被满清所击破,不仅漠南蒙古将会直接受到清军之威胁,内地和乌兰巴托之间的联系也有可能被切断。

    所以,既然衮楚克台吉不可靠了,我们自然就要将其撤换下来。衮楚克台吉虽然在察哈尔部威望甚高,但是他毕竟不是黄金家族的成员,还做不到让察哈尔人无条件的跟着他走。

    有贵英恰驻守在呼和浩特,察哈尔本部自然不会因为衮楚克台吉的反叛而背弃朝廷。因此唯一可忧虑的,乃是察汉浩特地区的察哈尔人及蒙古部族。

    林丹汗之子额哲已经18岁了,朕以为也该让他去见一见自己的族人了。朕的意思是,派人护送额哲巡视呼和浩特和察汉浩特,一方面安察哈尔众之心,另一方面则借这个机会令衮楚克台吉回京叙职。

    只要不出问题,这应当是代价最小的召回衮楚克台吉的办法了。”

    孙承宗沉默了半天,方才向崇祯问道:“额哲真能为我大明所用吗?”

    朱由检沉默了片刻,才沉闷的说道:“如果他不可靠的话,那也应该死在蒙古人的手中,而不是死在我们手里。起码我们现在还有一个备胎和林丹汗的遗孀可以制衡他,现在冒一冒险并不为过。如果额哲能够接受现实,则蒙古诸部融入大明的过程将会更为简单一些,这件事的收益可是无法估算的。”

    孙承宗也是楞了一下,不过他很快就忽略了崇祯刚刚对额哲人生的安排,继续向皇帝问道:“那么对于满清,陛下打算怎么阻止他们对阿敏、衮楚克台吉的继续拉拢和支持?”

    朱由检没有立即回答他,而是转头向吕琦要了一份文件,然后交给了孙承宗说道;“这是从沈阳发来的最新消息,先生可以先看一看。

    二年多前,社会调查部借用四海贸易公司在沈阳的商号为满清埋了一颗雷。今年夏天,这颗雷被引爆了。当初我们通过满清的银行业和股票交易市场给满清挖了个坑…

    到了今年五月,这个击鼓传花的金融游戏终于玩不下去了,范永斗跑路,而沈阳股票交易所的股票暴跌,而大清元一度跌到了票面价值的十二分之一,市面上的商铺开始拒收大清元纸币…”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647章 北方之变一是作者富春山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647章 北方之变一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挽明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富春山居写的《挽明》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647章 北方之变一是作者富春山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647章 北方之变一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挽明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富春山居写的《挽明》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挽明最新章节- 挽明全文阅读- 挽明txt下载- 挽明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历史军事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647章 北方之变一】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挽明】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挽明》书迷评论

  • 美女总裁的极品保镖最新章节

        曾经的龙影小队队长沈铮,因为突然失去味觉,不得不提前退役。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相亲,却没想到遭遇乌龙,还被人当成是走后门的,最终糊里糊涂的成了美女总裁的保镖。霸道女总裁,富家千金,极品小太妹,傲娇警花一一出场,沈铮的压力好大啊。

  • 血色菩提花最新章节

        一场家变使沐依云亿万家产尽数散去,还发现自己竟然“被小三”了,于是她奋起反抗,却是覆水难收……一个描着菩提花的青花瓷瓶赋予了她点石成金本领,同时将家族百年传承的使命——寻找一朵被玉化在翡翠当中的血色菩提花。即使她是赌石界不败的神话,即使她找到血色菩提花后坐拥家族留下的无尽宝藏,即使她将身边的叛徒一一铲除。当她左手拥有爱情,右手拥有友情时候,她所怀念的依然是当初舞弄墨文荷叶下,吟诗作赋北窗里的那个不谙世事的天真可爱的小女孩。!

  • 废少的妖孽替身最新章节

        一个世人都知道的废少,一个被无数人期待着长大的废少,直到某一天,一个叫做卡奈的地方,突然间出现了可怕的变异人,这个废少才变得懂事起来。原因是……他叫夜三十七,一个妖孽般存在的替身。他不是废少,所以他将带领人类战胜末日的到来。

  • 慕少,别来无恙最新章节

        父亲破产,后母跳楼,亲姐相逼,走投无路下她设计了一场‘引君入瓮’,从他那儿骗走了价值三亿元的瑞士金卡。他是谁?慕迟,国内第一大财团——帝景集团的总裁,京城慕家的二公子,在京城都能横着走的权少。他就代表着三个字,钱,权,政!“女人,还没有人能在拿走我的东西后全身而退的。”他意味深长的勾唇,颀长的身子缓缓朝她逼近。“想好你的遗言了么?”她微微一笑,主动送上红唇,“恐怕这次又要让你失望了呢慕少”,“嗯?”“我怀孕了、!你的哦……、”

  • 逆时空成圣最新章节

        一面宝镜,穿越时空,在蜀山中练剑,在西游里成佛,封神大战有他的身影,亘古洪荒也曾一游。历百难,经千劫,终成圣。js330

  • 万域天尊最新章节

        大千世界,万域交汇,群雄并起,争天夺地。    一个少年手携一块黑石重生于一千年后,心怀猛虎之志,闯向了这片万域,开启一段热血沸腾的至强者之路。    ...........    诸天万域,亿万生灵,6峰笑看天地,他要做这万域之中最耀眼的一人。js330

  • 上神,不可以最新章节

        四界关系紧张,随时可能发生战乱。千年之后的那一日冥界彼岸花悉数盛开,黄泉水沸腾,十八层地狱动荡,三生石上多了一个婴儿。冥王明人推算婴儿命格,却无果。加之天象异常,思索之后便将婴儿送给了九华门掌门。十七年后,桑泠偷跑下山,却打碎了桃灼客栈的琉璃挂,没钱赔,被留下来做杂役赔钱。

  • 元武朝阳最新章节

        道门弟子刘辰,带着一枚青铜古戒意外转世来到圣荒大陆。荒大陆武道昌盛,帝国、宗门林立,身居偏远山村的刘辰,怎样在这以武立世的大陆站稳脚跟?一只杂毛狐狸一路跟随,又发生了哪些精彩故事?一根棍棒,打遍天下,一腔热血洒遍圣荒,且看刘辰怎样攀上武道无上巅峰!

  • 重生之叱咤风云最新章节

        全球排名前十位之列的超级黑客与杀手同归于尽,重生豪门之后,他以铁血般的手段,凭借超呼常人的智慧,纵横天下,叱咤风云。香艳的美女,黑暗的地下制度,竞争激烈的商场,且看重生恶少如何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 娇妻撩人:总裁轻点宠最新章节

        她被相亲对象上下其手,他镇定解围,“你忘了跟我的约会?”她愣了半天,众目睽睽下,他牵起她的手,“还不走?”“为什么救我?”“想救就救了。”那个时候,夏言觉得陆正霆这人深沉的很,摸不准猜不透。可是后来,她觉得这男人简单到只有两个字:腹黑。“我喜欢席玺。”“小屁孩有什么好喜欢的?”“小屁孩总比老牛好,年轻又活力。”陆正霆脸黑了下去,“你嫌我老?”夏言立马作狗腿状:“陆总裁威武雄壮……”话还没说完就被某人一扔在床,“晚了,我有必要证明一下谁更有活力。”

  • 婚迷不醒:总裁夫人好威武最新章节

        世人皆知,海城的白太太是一个为了攀附权贵,不择手段的女人。却只有他知道那张冷漠的面孔下藏着怎样的柔情。结婚时,她对他而言,只是一个陌生的名字,无所谓存在。而离婚时,她却是他死也不能放手的禁忌。某天某人打量着这个传说中貌丑且不行的男人,飘了一眼他的下方:听说你某方面不行?某人咬牙,我身残志坚啊。

  • 可负如来可负卿最新章节

        我听过最美的诗句,是一个和尚写的: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当时我并不知道这说的是什么意思,直到我成了梦神,掌管了世间尘缘,看遍了生死,猜透了所谓红尘。终于明白,何谓贪嗔痴,何谓怨憎会……
        我可以看到任何人的梦,因为我的责任就是为那些留有遗憾的人造一个美梦。
        他们在凡尘俗世中,不能做到的,不敢奢求的,我全部可以替他们做到。而代价只是他们的一滴眼泪,一滴泪换下一世的释怀。
        我可以圆很多人的梦,却唯独遗漏了我自己……

  • 透视兵王最新章节

        一次意外,让兵王叶凡被迫退伍,但好像自己却因祸得福?哇卡,那是什么?透过衣服竟然看到了……不仅如此,自己竟然还能穿墙视物,各式美女纷至沓来……领导,我都已经退伍了,怎么还来找我做任务?老铁,说好的一起走向人生巅峰,你怎么突然走了另一条路?妹子,陪我聊人生聊事业聊感情,你是认真的吗?

  • 控魂最新章节

        第一次交易,她失了自由,怪只怪自己实力太弱,先忍忍吧;
        第二次交易,她失了主权,怨只怨自己毫无见长,再……忍忍吧;
        第三次交易,她失了颗心,恨只恨自己城门不紧,还是再……让让吧。
        反正这账她是给他记着了,来日方长,她会慢慢地收回来的,所以她还真真能忍于这一时,只要在最后躺着笑的是她便行了。
        要怪就怪,他先是不明不白、后又半懂半不懂地撩拨了她,让她芳心暗动,那他就不要怪她暗撒情网,一步一步地引诱与攻陷他。
        然而,到最后她才知道,其实她才是他的瓮中鳖。
        【片段】
        “以你般不屑于我的个性,不如此?你何以会走近于我,站于我身旁?”沧珏笑得奸宠,这可真真好一大盘油浇于火上啊!可他却不知,还自得着。
        凤舞怎容他这般算计自己?
        只见她双手拖腮,看着沧珏,双眼黑曜星皎,眯眼如月牙儿,微笑勾双唇,浅露梨涡,道:“如此,甚好!那你便好好地正经八百地来追求我一次,再好好地重复一次我对你做过的所有事,一件不可漏!不然,我便随了那些个还倾心着我的人,毕竟,他们可是让我享受了不少被追求的权利。”
        “怎办?”沧珏也看着她,笑达眼底,“那些个事,都似恰发生在眼前,历历在目,这怕是要断了你要随了他人的路了。”

  • 长嫂难为:全能农女发家史最新章节

        21世纪的全能军医阿九,殉职穿越到大周朝,成了小农女叶红,面对那些极品渣渣,她毫不客气地提醒:“我是阎罗殿走过一遭的人,死时胸前堵着一口压不下去的气儿,气不顺,脾气就暴,不好惹,你们还想像以前一样奴役我压迫我别说门了,连窗户都没有!不知死活的,就放马过来,老娘一巴掌把你们拍到墙上想抠都抠不下来!”某男专业甩锅:“拙荆脾气暴不好惹,我是个惧内的,不敢休妻再娶个贤良淑德。”叶红冷笑:“哼,算你识相!”

  • 快雪江湖引最新章节

        早将东珠许你,上阳宫外,玉子梅前,瑶琴语,今日别,再勿言他日相聚,陆露芽短,奈手中无寸尺凭依。怨幽人谱早,晚生曲

  • 带娃种田:猎户家的小娘子最新章节

        本应享受来之不易的假期的乔柳柳穿越了,还是穿越到一名刚被买回去的农妇身上。莫名有了个猎户相公,还当上了便宜娘亲。也罢,既来之则安之,家里没田可以开垦,没钱可以慢慢赚。可这迫不及待把身无分文的儿子分家赶出来,又死皮赖脸缠上来的极品父母,还有那突然冒出来的死活要复合的前妻是要逼死人的前奏吗?罢了,既然避免不了,那就让你们瞧瞧我乔柳柳的嘤嘤嘤吧。

  • 大符篆师最新章节

        神秘的孤岛,不甘束缚,向往自由的少年。  鸟儿就要自由的翱翔在蓝天白云之间——  小白同学的大符篆师之路。

    本章内容提要:
    ...    听到了皇帝的回答之后,孙承宗默默的把想要劝说的话语又咽了回去。是啊,现在还有什么比赈灾更大的事。比较起有可能危及大明大好局面的党争,找不到活路的北方灾民们现在才是直接动摇大明根基的最大威胁。     旱情最严重的河南省一旦发生变故,几乎可以顷刻之间截断南北运输的通道。就算灾民暴动之后不去截断南北运输通道......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