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去年冬天在安集延城下的败绩,阿布阿吉斯虽然没有被父亲纳迪尔穆罕穆德解除领兵的权力,但是他手上的部队差不多也被其父分派给了其他将领,只是让他留在大营内管理后勤物资的接收工作而已。

    哪怕就是外系的将领们,此时也看得出这两父子之间的关系已经出了问题。因此自然没有人会跑来阿布阿吉斯面前献殷勤,去惹未来的布哈拉汗不痛快。

    不过也正因为如此,阿布阿吉斯和他的嫡系人马才没被卷入到这场注定要失败的混战中去。当位于后营的阿布阿吉斯听到前方战场上传来的不利消息后,便跑去了大营旁边的一座丘陵上观看了战场上的形势。

    仅仅看了一眼,阿布阿吉斯便失去了前去解救同僚的兴趣,因为战场上本方的主力已经完全失去了指挥,除了小部分将士团结在平日里较有声望的将领身边各自为战之外,大部分士兵都被敌军驱赶着向自己的中军冲击。

    这一幕对于阿布阿吉斯来说实在是太过眼熟了,上一次他也是这么被自家的溃兵所冲散,接下来就是全军败退了。因此他想都没想,就调转马头带着自己的手下跑路了。

    阿布阿吉斯一逃,布哈拉军的后营自然也就跟着卷堂大散了。毕竟连纳迪尔穆罕穆德的亲儿子都不愿意去救自己的父亲,其他人又为什么要为纳迪尔穆罕穆德去拼命呢。

    纳迪尔穆罕穆德虽然为人暴虐,但是对于自己身边的近卫骑士还是极为看重的。因此当联军驱赶着溃兵来冲击布哈拉军的中阵时,这些纳迪尔穆罕穆德身边的近卫骑士还是在拼命奋战,试图给主帅纳迪尔穆罕穆德一些时间重整阵脚的。

    不过中军这边还在坚持的时候,后营的部队突然就这么一哄而散了,这给还在抵抗的布哈拉军士兵们一个很大的打击。不少和纳迪尔穆罕穆德关系不深的布哈拉骑兵,也开始纷纷掉头脱离战场,似乎想要趁着中军近卫骑兵和联军纠缠的功夫,先行逃到安全的地方去。

    纳迪尔穆罕穆德此时还不清楚,这场闹剧是自己儿子阿布阿吉斯的杰作。他还在部下面前一个劲的咒骂着,这个儿子过于无能,居然连一个后营都管不住。

    不过他嘴上骂归骂,身体却是很老实的上了自己的坐骑,在近卫骑兵的护卫下调头离开了战场。纳迪尔穆罕穆德身边的上千骑士,虽然不足以在这场战争中扭转狂澜,但是保护他逃离战场却并不困难。

    而代表着纳迪尔穆罕穆德的军旗倒下之后,就连那些还在抵抗联军的小股部队,此时也知道再无翻盘的机会。原本还能够保持阵型向中军移动的这些小股部队,在看不到希望之后便再无继续作战的意志了。

    这些在联军突袭下还能保持阵型的,大多是布哈拉各地的大小领主。凭借着这些领主身边十几、数十的近卫骑兵作为核心,才使得周边被联军冲散的布哈拉军士兵能够重新集结起来,没让联军的骑兵肆意的屠戮布哈拉军的士兵。

    在布哈拉汗国,武艺娴熟装备精良的近卫骑兵才是领主最为宝贵的财产。没有了土地和官职不要紧,只要这些近卫骑兵还在,领主就能够拿回一切。

    但是一名领主如果失去了自己的近卫骑兵,那么就好像妇人失去了自己的衣服,武士失去了自己的铠甲武器,即便他们手中还有着土地和官职,也是无法保住的。

    因此,当看到战败的结局已经注定之后,这些还有一战之力的布哈拉汗国的领主们,都选择了向联军投降,以保住自己的性命和自家最可宝贵的财产。

    阿尔斯兰和固始汗同样不愿意,把自己最可靠部下的生命消耗在这些愿意投降的小领主的身上。固始汗更是急着追杀逃亡的纳迪尔穆罕穆德,不给这位败军之将重整旗鼓的机会,因此他很快就将战场丢给了阿尔斯兰,自己带着和硕特部主力向着西面追杀下去了。

    阿布阿吉斯的当机立断,让他带着百余嫡系毫发无损的离开了战场,但是他的运气似乎也就到此为止了。联军在交通要道上安排的小股部队,此时成为了从安集延城下逃亡的布哈拉军最大噩梦。

    在不知联军的追兵距离自己多远的状况下,布哈拉军溃兵们根本不愿和这些堵截自己的队伍交手。他们甚至都没有意愿去帮助那些被拦截下来的溃兵,反倒是将这些和联军小股部队纠缠的溃兵,当成了让自己顺利脱逃的筹码。

    这些布哈拉军溃兵的软弱表现,使得出来拦截溃兵的小股部队大受鼓舞。甚至于连一些武力微弱的本地村民,也开始纷纷在原野上搜索起零星的溃兵来了。

    这些溃兵虽然身上没带多少财物,但是他们身上的铠甲和武器就是这个时代最好的财产。阿布阿吉斯这只人马,不仅甲胄齐全,且撤退时还能保持住基本的队形,因此在连续两队人马拦截失败之后,便有人将这只部队的消息传到了指挥破坏交通作战的海达尔耳中。

    此时安集延城外联军再次大胜的消息已经传开,海达尔立刻放弃了破坏敌军交通的任务,将自己的部下重新集结了起来。于是在安集延之战后的第四天,海达尔率领近2000人马在玛尔噶朗城外截住了阿布阿吉斯。

    阿布阿吉斯在逃亡的过程中还顺便收拢了200多散骑,此刻他身边的人马也有将近400骑之多。虽然双方的人数相差悬殊,但是仗着有上百近卫骑兵在身边,加上玛尔噶朗城就在面前,因此阿布阿吉斯选择了正面对抗的战术。

    不过海达尔却意外的让开了大路,只是指挥部队从侧面截断了这只向玛尔噶朗城冲去队伍的尾部。当阿布阿吉斯冲出包围圈时,他身边又只剩下了200余骑,但是他也并不介意,毕竟被拦截下的不过是路上收拢来的败兵而已。

    但是令阿布阿吉斯未曾想到的是,驻守玛尔噶朗城的浩罕将领居然拒绝打开城门让自己进入。因为这些浩罕人宣称,从现在开始浩罕城将会选择中立,不再介入布哈拉汗国和叶尔羌汗国之间的战争。

    阿布阿吉斯抬头不可思议的看着城墙上的浩罕将领喊道:“你他么是疯了吗?叶尔羌人将我们从这里赶走之后,难道还会允许浩罕保持中立吗?”

    这名浩罕将领对着阿布阿吉斯苦笑了一声说道:“小王子何必装傻,我若是把你放进了城内,小王子难道就愿意和我们一起殉城吗?

    这一仗过后,你们肯定是要退出盆地的,但是我们浩罕人怎么跑?与其让我们的家人死在逃亡的路上,倒不如去赌一赌叶尔羌人的仁慈。既然他们能够容的下安集延人,没道理一定要对我们浩罕人赶尽杀绝。

    请小王子不要在为难我了,我若是你便尽快绕城走了,要不然你可就真的走不了了。”

    这位浩罕将领说完之后就干脆下了城墙,躲开了城外将要发生的战斗场面。阿布阿吉斯身边的部下固然是破口大骂城上的浩罕人,但是大家都知道除了在嘴上发泄一通之外,其实完全起不了任何作用。

    浩罕人让他们尽快逃亡,但是在连续四天的奔跑和战斗之后,大多数人的马力差不多已经用尽,这个时候逃亡基本就等于是慢慢被敌人割肉,最终大部分人都将被敌军留下来。

    但是想要转身和身后的敌军决一死战,最好的时机却已经过去了。身后这只敌军主要以安集延人及叶尔羌人为主,虽然战斗力并不放在阿布阿吉斯身边近卫骑兵的眼中,但是在他们马力疲惫又被浩罕人拒之门外后,整只队伍实际上已经再没有什么战意了。

    阿布阿吉斯此时也是极为后悔,早知道会被浩罕人拒之门外,他倒不如刚刚和这些堵截自己的人马奋力拼杀一阵,搞不好还能将这只军队给击败了。

    毕竟刚刚队伍上下看到玛尔噶朗城时,大家都看到了活下去的希望,那个时候也是整只队伍最有斗志的一刻,哪怕敌军人数再多一些,大家也还有战斗下去的欲望。

    但是现在,那些半路收拢来的败兵已经知道,他们随时会被队伍抛弃给敌人,自然也就不会和阿布阿吉斯同心协力的战斗下去了。

    而浩罕人的迎头一击,更是将整只队伍的士气给打散了去。由希望变成绝望,并不一定会激发人的斗志,倒是很有可能让大多数人自暴自弃。

    起码阿布阿吉斯已经感受到,他身边那些最为忠诚的近卫骑兵们,此时大多数人脸上也是流露出了死意,并没有再继续战斗下去的意志了。至于那些外围的败兵们,更是左顾右盼,寻找着脱离战场的求生途径。

    在阿布阿吉斯身后的敌军,此时已经重新整理了部队压了上来。即便是已经占据了如此优势,对方的将领依旧很谨慎的排出了一个完整的战斗阵形。

    约三分之一的人员下马列阵居中,提着盾牌长枪步行而前。骑兵则列于两翼,稍稍突前。这样中规中矩的战阵,显然不是阿布阿吉斯此时的兵力能够突破的了的,但是如果转身逃离,将后背暴露给这只军队,那么整只部队恐怕垮的更快。

    默默注视了这只徐徐向前的敌军许久,阿布阿吉斯长长吐出了一口气,解下了自己的佩剑交给一旁的副官沙曼后,对着周边的部下大声喊道:“我决定把一切交给真神来决断,如果你们仍旧愿意服从于我,那就解下武器下马休息吧。

    如果你们不愿意…那也没什么,就请自行离去吧。希望真神能够保佑你们安然回到自己的家乡,和自己的家人团聚。对于我们来说,战争已经结束了。”

    阿布阿吉斯说完之后,扫视了身边的部下一眼,便调转马匹向着敌军阵列缓缓走去了。他的部下们默默的让出了一条道路,但是并没有人首先站出来表态,倒是一些外围的骑兵开始不管不顾的向着空旷的原野逃亡了。

    沙曼看了看手中阿布阿吉斯的佩剑,又看了看阿布阿吉斯渐渐远去的背影,突然翻身下马就地盘坐了起来,口中大声喊道:“你们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我决定听从真神的决断,倒霉了这么久,真神总应该保佑我们一次吧…”

    近卫骑兵们面面相觑,终于有人学着沙曼解下了武器,下马坐在了地上。这就像是一个信号,近卫骑兵一个接着一个的下了马,有人将马匹赶到了一边,大多数人就这么毫无顾忌的或坐或躺在了地上。

    ps等了半天也没等到停电,那就只好更新了。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636章 走投无路是作者富春山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636章 走投无路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挽明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富春山居写的《挽明》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636章 走投无路是作者富春山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636章 走投无路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挽明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富春山居写的《挽明》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挽明最新章节- 挽明全文阅读- 挽明txt下载- 挽明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历史军事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636章 走投无路】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挽明】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挽明》书迷评论

  • 美女的极品高手最新章节

        强大修士穿越到地球,却重生成一个傻子!被家族嫌弃?被未婚妻轻蔑?秦世对此不屑一顾!他炼制灵丹妙药,修炼《洗髓经》,成为深藏不漏的绝世高手!想要求药治病,那得看我的心情!敢来找麻烦,统统都杀掉!不知不觉中,人们惊恐发现,所有人命运竟都掌握在他手中!

  • 顶级闪婚:帝少的心尖宠最新章节

        “帮我,我就是你的人。”走投无路之际,她打开他的车门,坐进去大胆道。“女人,如果想傍大款,你找错人了。”森冷的扫过她,帝少阎高傲得像天上的星辰。男朋友劈腿表妹,爸爸意外死亡,姑父夺走爸爸的公司,甚至还差点凌辱了自己。林沐汐告诉自己,是她的,她必须要拿回来。上天入地,他一直在找她,没想到她会撞到他车里,自此,领证,结婚,生娃,当爸,眨眼间他完成人生的三级跳。怎么?她不认识自己了?没关系,此生还够长……

  • 少女心事最新章节

        也许...我在你的面前..
        傻傻的...钝钝的..
        但是...
        我想甚麽...你又知道吗?

  • 魔屠仙界最新章节

        双重人格的一头恶魔,降临在一片人类主宰的大陆上。变身、嗜血、屠杀、恐怖是他手下幸存者对他的印象。邪恶、灾难、祸端、反派是人类七大宗派对他的定义。勇气、友善、帅气、情义是真正了解他的人对他的看法。召唤、争霸、宗派、王国、修真、魔法……魔幻世界中,人类与恶魔们自以为是的认为已经掌控了世界,其实宏大的篇章才刚刚开始续写……

  • 首席的代孕婚妻最新章节

        男友一朝变妹夫,唐语薇愤然之下夜店风流一夜,本想斩断乱麻重来,没想到一个“意外”打乱她所有计划,登记,同居,婚礼……迈着风风火火步伐前进。原以为老天眷顾自己可以就此安稳度日,哪知前男友不要脸来造谣,渐温的关系跌至冰点,两个逐渐心生喜欢的人该何去何从?“爹地,妈咪又离家出走了。”“臭小子,赶紧去追。”

  • 随身带个侏罗纪最新章节

        随身带着恐龙大世界,燕飞原本只不过是想吃点恐龙蛋,尝尝恐龙肉……    却忽然现,自己也能变成恐龙,于是从一只小小的细颚龙开始,生活,变得越来越精彩了……js330

  • 连氏有喜最新章节

        十年前连氏惨遭灭门,十年后我誓要寻出真凶。然而大仇未报,居然再次惨遭毒手,难道连氏最后一丝血脉也将消亡于世?    尘世纷扰,有情人能否承受住这份身不由己;戎马倥偬,有心人能否复仇成功;儿女情长,并蒂芙蓉能否如愿携手相伴一生?    当连氏传人遇到连氏后人的那一刻,两颗年轻的心碰撞在一起,二人的命运即将以一种轰轰烈烈的方式继续谱写。js330

  • 密契:荒城狱道最新章节

        一个原本坐落在中缅边境的宁静小山村为何怪事频发,无故失踪的女童,老坟圈子里莫名消失的尸体,似乎能听懂人话的狐狸,这一切都是那么的匪夷所思。有人说这一切都是源于三百多年前发生在缅北原始森林中一件怪事,以至于煞气成魔,而今又到了还债的时候。这个世界到底有没有魔鬼,如果没有,那又为何缅甸人至今仍称缅北原始森林一带为“魔鬼居住的地方”。可如果这个世界真有魔鬼,那又为何有那么多人宁愿牺牲也要坚守一份“密契”,只为找到隐藏在缅北原始森林中的一座荒城,以求在那里打开前往地狱的通道,他们究竟图什么呢。

  • 乾衍录最新章节

        被判死刑的废柴少年,不料却是最纯正的血脉继承者。是命中注定的平凡,还是另有深意的安排。机缘巧合得到最顶级的阵法奥义,从此一鸣惊人,阵法炼器,无所不能。天若阻的,踏碎这天,神要拦我,弑神灭仙。

  • 武神无限最新章节

        武以载道,神以明之。这是一个疑似少年的主角以武道在无限大世界中闯荡、变强的故事……

  • 二婚新妻:攻略纯情总裁最新章节

        被恶毒婆婆下了药,叶欢神志不清和丈夫的大哥滚到了一起,才知他们靳家居然要借腹生子!叶欢被软禁,却是大伯救了她,他对靳家的人说:“她是我的人。”逃出牢笼,叶欢以为获得自由身,靳浔却将她逼到角落,“女人,我会对你负责的。”“……”叶欢想说,她不需要负责。可是男人不仅帮她办了离婚协议书,还想办一次他和她的结婚证书。好纯情,怎么办?扑倒么?于是叶欢化身女版总裁,怒怼前夫,棒打小三,谁想沾染她的人,通通一边儿去!某男腹黑一笑,勾勾手指,“老婆,过来!”

  • 伊塔之柱最新章节

        欢迎来到艾塔黎亚,浮云之上的国度。  让我们推开门扉,拿起手杖,冒险,将从这里开始——  穿过云与海的丘陵,如浮浪的草茵,浅河闪亮;  流淌金与蜜的原野,满载欢笑,罗戴尔的矮屋之下,轻歌悠扬。  穿过埃贡恩古老茂林,幽暗之中枝蔓横生,低语萦绕;  越过峻岭与崇山之间,地下世界黑影祟动,危机四伏,宝剑折光。  男孩追逐于梦想的故事,天空与云脊之上,巨龙之影,翱翔展翼。  而时光尘封之后,炉火依旧明亮。

  • 权妃:佳丽三千唯你独宠最新章节

        她是二十一世纪的商场大鳄,一朝穿越成了千金小姐。锦衣玉食过的虽好,只是日日被算计,被送到了风流王爷的床上。让她忍辱负重?开玩笑!是圣意又如何?不嫁就是不嫁!

  • 深夜书屋最新章节

        一家只在深夜开门的书屋,  欢迎你的到来………………

  • 暗恋成瘾:严少,请走开最新章节

        订婚前一天,她遭人陷害。与藏在心底的男人共度一晚。订婚当天,她拒绝与严少白订婚,她的艳照被扔的满天飞。严少白受不了打击疯掉了。严母被推下台阶,成了植物人。而她,被送进了牢里。因为秦晴害的人,他却让她苏夏背黑锅来坐牢。无论她怎么解释不是她,他仍旧将她送进了牢里。她做牢半年,难产差点死掉,生下孩子不敢露面。而严少擎他与秦晴共度良缘。他说,他会弥补她。她说,不用,这是她欠他的。他怒吼,她不欠他任何东西。

  • 女友来自新世界最新章节

        “恭喜你被上海大学人类学专业提前录取!当然,我们实际上学的是狩魔。”  一项废材的超能力,一名来自未来的三无少女,一张诡异的录取通知书……  叶南原本平静的人生就此改变。  “我叶南就是饿死,死外边,从这儿跳下去,也再不当狩魔人了!太TM穷了,连个QQ会员都充不起。”  “真香。”  P.S.单女主倾向,日常篇幅较多,大结局happyend

  • 归园田居:农家俏媳养相公最新章节

        田苗苗重生了,重生成一个婆婆不疼,公公不理,大嫂拼命想要扫地出门的农家小媳妇,小媳妇命苦,相公是个残废,要想办法给相公治病,还要承受大嫂日常的欺负,还有阴阳怪气的小叔和过分活跃的小姑,还有恩公大怪人。相公:我腿好了,咱们圆房吧。田苗苗:我,我还小呢,还小。相公:你看,咱们都这么有钱了,该生娃了,圆房吧。田苗苗:我,我明日要去药铺呜呜呜,到底被扑倒了。

  • 战王枭宠:医妃药逆天最新章节

        她是特种部队的王牌军医,一朝穿越,却成了人人耻笑的草包丑女!草包?赏梅宴上惊才绝艳,怼得第一才女狼狈逃窜!丑女?当丑颜褪去,真容显现,又是谁惊艳了谁的眼光,令无数美男竞折腰!医疗系统在手,专治各种不服!却唯独一人死活斗不过。惹不起还躲不起吗?她包袱一卷,打算跑路。却转眼就被某王爷捉了回来,笑得妖孽横生,“救命之恩当以身相许,夫人就安心受了吧。”

    本章内容提要:
    ...    由于去年冬天在安集延城下的败绩,阿布阿吉斯虽然没有被父亲纳迪尔穆罕穆德解除领兵的权力,但是他手上的部队差不多也被其父分派给了其他将领,只是让他留在大营内管理后勤物资的接收工作而已。     哪怕就是外系的将领们,此时也看得出这两父子之间的关系已经出了问题。因此自然没有人会跑来阿布阿吉斯面前献殷勤,去惹未......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