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钱士升的案子,皇帝虽然没有明确的表态,但是对于钱士升来说,这比直接给他判刑还要难堪。

    原本对他的公诉不过是一个法律问题,最多也就是让他去职还乡而已。但是在舆论的发酵下,南北士绅的角力,再加上宫内和官僚集团的博弈下,现在他的问题已经上升为了一个政治问题。

    钱士升不仅没有保住自己的官位,甚至连自己的名誉也没能保住。崇祯要求从中央到地方官员,对于钱士升一案人人都要表态的决定,使得钱士升的案情不仅传播了大明各地,批判钱士升偷税等罪行的政治表态也成为了政治正确。

    在舆论没有发酵之前,还有些官员在私下替钱士升抱不平,认为这是李夔龙一党指使李琎对正人君子的打压,这是党争而不是一场公正的司法控诉。

    但是随着舆论的发酵之后,这些官员的言论也被发掘了出来,百姓们大肆批评这些官员的言论,认为他们这是有意拿党争迫害的名义来搪塞自己的违法行为,这是犯罪分子之间的互相包庇。

    李夔龙等人自然不会放过这样的好机会,他们一面借助社会舆论批评这些官员缺乏基本的政治素养;一面则上书内阁和皇帝,要求将这些官员调至官校进行普法教育,以纠正这些官员无视法纪的毛病。

    中央官校自成立以来,发展一直极为快速,现在已经在各省都设立了分校。对于官员来说,进入官校学习可谓是喜忧参半,这有可能是朝廷准备提拔你的前奏,也有可能是朝廷打算处置你的调虎离山之策。

    像李夔龙等人要求的,把这些发表了错误言论的官员调入官校学习,显然不是为了提拔他们。

    虽说这种调入官校学习的方式,比过去打入天牢的待遇要好一些,起码不用受刑罚之苦。但是,过去坐天牢起码还能博取一个政治声望,只要不死在天牢里总还有出头之日的。

    可是将犯错官员调入官校学习,不仅博取不了百姓的同情,在政治上也就等于是被彻底边缘化了。在这点上来说,有政治抱负的官员倒是宁可进天牢也不愿意进什么官校学习去的。

    因此当一些发声支持钱士升的官员被拉去官校学习之后,自上而下的官员们,顿时知道了应该如何对这件事表态了。即便和钱士升再怎么交好的官员,在维护他这个人之前,也要先表态他的罪行是确凿无误,不可否认的。

    在外界的口诛笔伐之下,钱士升一度绝望的想要自杀,但是他终究不是高攀龙,对自己的生命还是珍惜的很。因此最终还是在皇帝的暗示下,在大明时报上公开发表了悔过的文字,从而换取了皇帝对他的赦免。

    钱士升虽然保住了自己的性命,但是他的行为却彻底的撕开了士绅阶层的华丽外衣,让天下人看到了这袭外衣下是多么的肮脏和破败。

    这次事件中,新兴的工商业主们在政治上第一次发出了自己的声音。而崇祯则利用这次的事件为社会凝结了一个共识,即偷税漏税的行为就是对于国家的不忠诚,一个对于国家不忠诚的人是不可以担任任何公职的,即便他有多么出色的才华。

    钱士升一案扰动了大江南北的官员士绅,但唯有一处地方对于这件案子无动于衷,那就是上海。

    从上海县升级为上海市,将松江府也一并吞下之后,上海就开始进入了全力以赴的经济建设当中。以上海县为中心的上海市中心,由上海县城和北面的苏州河之间的农田开始,将这座小小的县城发展成为了一座新兴的港口都市。

    到了崇祯十年,上海县城以外的港口和北面新区面积已经隐隐超过了上海县城的面积,从苏州河开始往南建起了七横八纵共计15条大马路。

    黄浦江和苏州河边上更是修起了十六处新码头,即便是如此,遇到繁忙的日子,依然有商船要停泊在黄埔江上,等待码头的轮空。

    苏州河以南的土地已经比开埠的时期上涨了十倍,这使得后来者不得不越过苏州河购置土地修建库房。于是原本苏州河上的一座石拱桥和一座木桥,现在已经变成了五座桥梁沟通两岸。

    上海的官员和市民都埋头于经济建设之中,试图为这座城市和自己创造更好的未来,哪里还顾得上去理会一场政治斗争。

    八月十二日,是宋应升和马士英交接完成的日子,也是苏州河第六座桥梁,外摆渡桥落成典礼的日子。

    外摆渡桥位于苏州河河口,也是仿照滦河大桥修建的第二座铁桥。下部结构为木桩基础钢筋混凝土桥台和混凝土空心薄板桥墩,上部为全铁结构铆接桥梁,采用的是来自于大冶铁厂的熟铁,总造价为25万元。

    这座铁桥和滦河大桥一样,都代表了大明目前最尖端的工业能力,也意味着铁桥的修建技术开始逐渐成熟。

    外摆渡桥的建成,不仅方便了两岸百姓的往来,重要的是铁桥21米宽的桥面,也足以修建两条有轨马车,使得两岸的货物往来可以直接进行运输了。

    宋应升替外摆渡桥书写名字时,认为桥名过于直白,于是将摆改为白,这座铁桥于是就变成了外白渡桥。

    他参加了外白渡桥的落成典礼之后,便要准备坐船前往青岛,然后转乘铁路前往北京。不过看着身后这些宽敞的街道和那些鳞次栉比的建筑,宋应升心中顿时生出了一丝不舍。

    几乎这里每一条街道的建设,他都一一参与过规划,如今要离开这里,就好像要将自己的孩子丢下了一般。

    陪同在宋应升身边的马士英却是一脸的踌躇满志,宋应升过去近十年为上海打下的基础,显然给他搭建了一个可以大展拳脚的舞台。

    马士英虽然不是什么出色的商业天才,但是看着这些走在街头的上海市民,他也知道这座城市已经处于经济腾飞的边缘了。他所要做的,仅仅是将宋应升已经制定好的城市规划继续执行下去就是了。

    马士英可不是那些没有受过挫折的年轻才俊,非要推翻前任的布局,自己另起一套才能展现出自己才能的想法。他并不介意摘取宋应升种下果树的果实,好让他借着这个机会更上一层楼。

    在宋应升依依不舍的观看着自己建造起来的上海时,客船码头上,张献忠等数人也正向前来送行的上司和同僚告别。

    太湖匪盗案之后对城市无业游民的打击,使得张献忠一直在江南各地奔走着。老实说,他虽然当过捕快,但自从入了锦衣卫之后,对于这种抓捕无业游民的活计就不怎么感冒了。

    是以收到京城的调令,要求他返回京城,然后准备前往哈密担任哈密屯田军队的军法官时,张献忠的心情还是很轻松的。只不过他的义子张能奇就有些不开心了,跑去哈密屯田怎么比得上在江南督促办案舒服。

    但是畏惧着张献忠的他,也只能眼巴巴的把江南的景致记在了心里,然后跟着张献忠上路了。

    对于张献忠这位办事出色的部下,已经升为锦衣卫指挥使的赵一玮倒很是看重,不仅亲自前来送行,还封了一包厚厚的程仪给他。

    赵一玮将张献忠拉到一边对他说道:“张千户,你此次前往西域实是一次极好的机会。根据我得到的消息,哈密屯田不过是一个开始,乃是为我朝收复天山南北建立一个根据地。

    屯田军估计今后会变成野战军也说不准,只要你能够在哈密立足,也许未来就能够再上一层楼了。

    我希望你记住,不管你到时还在不在锦衣卫的名册上,你也是我们锦衣卫的人…”

    张献忠立刻恭顺的回道:“赵指挥使请放心,不管卑职身在何处,也不敢违背锦衣卫和赵指挥使的命令的…”

    赵一玮面带微笑的接受了张献忠对自己的宣誓效忠,不过他心里却不怎么相信张献忠这番誓言中有多少真心。毕竟这位是从捕快、边军中一路打磨出来的,不是他们这些锦衣卫世家出身的子弟,很难说他对于锦衣卫会有多少忠诚之心。

    但赵一玮还是希望能够将张献忠笼络住,毕竟此人在锦衣卫中是少有的了解军事的人才,其他人办案抓人还行,但是让他们上战场打仗,那也就是指挥小队人马厮杀的本事。

    做到了锦衣卫指挥使位置的赵一玮,也是极想要恢复昔日锦衣卫全胜时期的盛况的。锦衣卫可不是一开始就是今日的特务机构,而是皇帝身边的锦衣亲军,是一只能够上战场的军队。

    如果今天的皇帝是和前几任皇帝一样,都是守着家门不肯外出的主子,那么赵一玮也不会有什么建功立业的想法。

    但是今日的大明,海陆并重,四处拓展,以皇帝的年轻,这显然是一个用武之世。在这样的时代,还龟缩在京城内当一个特务头子,这就让赵一玮有些不甘心了。

    他也期待着,能够借助大明向外拓展疆土的机会,重新恢复锦衣卫的英名,而不是整日被那些文人唾骂的阉竖爪牙。只可惜皇帝并不同意他也一起前往哈密办理屯田事务,而是将他派去了北美,担任第一任的北美殖民地总督。

    于是临别分手之际,他便只能期待张献忠能记住自己的示好,等他从北美回来再做打算。

    告别了上司和同僚,登上客船的张献忠,看着面前的上海,也是有些恍惚。经此一别,也不知何时能够再次回来此地啊。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541章 上海是作者富春山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541章 上海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挽明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富春山居写的《挽明》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541章 上海是作者富春山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541章 上海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挽明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富春山居写的《挽明》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挽明最新章节- 挽明全文阅读- 挽明txt下载- 挽明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历史军事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541章 上海】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挽明】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挽明》书迷评论

  • 名门盛宠:霸道总裁请自重最新章节

        "好朋友和父亲苟合,逼死无辜母亲。rn她伤心欲绝,却被父亲送给别人,从此踏上牢狱般困兽的生活。rn他是权势滔天的上帝宠儿,霸道、强势、偏执。rn他初次见她,玩味的勾起邪魅的唇角。这个女人,很面熟。rn“不,不要过来。”她惊恐得像一只小白兔,抱住胸防备着眼前的大灰狼。rn“不要过来?你昨晚不是很享受吗?我再满足你,你为什么不要?”男人的嘴角弯起一抹嘲讽,低下头,带着惩罚性的攫住她的双唇……"rn

  • 魔界公主之嚣张舞会最新章节

        魔界公主因为一次事故而转存到人类少女尤里的身上,随着时间的延续,她渐渐发现,原来这个少女的身上有着无数的秘密。在某次舞会上发生的事情,让她在人间的生活越来越脱离正轨??“我是个真真正正的恶魔,即使这样,你也会相信我吗?”【恶魔之子】“现在我的心里都是你,你的脸你的眼睛你的笑容你所说的每一句话。再也装不下其他人了。”【预言师】“嘘,别出声!……我喜欢你。”【撒旦之仆】当她再度回归,魔界公主再临,在奔赴地狱般的舞会上,她一身艳色衣裙,裙摆大开大合像是舞到极致的蝴蝶,充满诱惑却深藏锋刃的眼神能让任何人不寒而栗又深陷其中,她缓缓的朝通往地狱的路上走去,就像是奔赴一场已然胜利的晚宴。

  • 先婚后爱:老公轻点宠最新章节

        她以为离婚成功,收拾包袱潇洒拜拜,谁知转眼他就来敲门。第一次,他一脸淡定:“老婆,宝宝饿了!”第二次,他死皮赖脸:“老婆,我也饿了!”第三次,他直接扑倒:“老婆,好冷,来动一动!”前夫的夺情索爱,她无力反抗,步步惊情。“我们已经离婚了!”她终于忍无可忍。他决然的把小包子塞过来:“喏,一个不够,再添两个拖油瓶!”

  • 一纸婚约:白少的专属影后最新章节

        结婚前,白染墨在她眼里只是一个想要睡的男人,结婚后,白染墨在她眼里就是一个全能男人。她骄傲如刺猬,即使满身创伤,也会笑得一脸的骄傲,直到遇到了他。他说,“如果你累了,可以靠在我的肩膀上,如果你困了,还有我这个家,如果你想哭泣了,还有我替你擦眼泪。”他说,“如果有一天,你不想要伪装自己了,我来保护你。”他说,“我爱你,胜过我自己。”他宠她入骨,爱她至深。一日,某记者打电话采访,“白先生,昨日看到莫小姐与一男子出入酒店,请问是否是红杏出墙?”白染墨看着某个红杏出墙的女子躺在他怀里,淡定的说着,“她红杏出墙的对象,是我。”“莫小姐近日与一个男子拍湿身大片的杂志你看了吗?”白染墨想了一下,“恩,我拍的。”记者,“……你真有情趣。”

  • 恐怖游乐场最新章节

        欢迎来到恐怖……游乐场,    这里没有过山车,也没有摩天轮,只有无数充满危险的恐怖游戏!    而你们需要做的,就仅仅只是,在这场恐怖游乐中,活下去!!js330

  • 极品单身最新章节

        &#;&#;长相奇丑的柳永,决定以死来结束自己悲催的人生。岂料跳楼的途中砸中了下凡的衰神,从此开始了一段爆笑的矮矬穷逆袭成高帅富的经历!
        &#;&#;(极品单身)读者群,群号码:,响应老三的号召,开书群一个,希望喜欢单身的朋友加入,可以在里面互相交流。

  • 禁爱总裁,7夜守则最新章节

        “不要亲了,嘴唇都肿了……”从青涩少女到豪门少妇,她在他身下缱绻辗转。他贪恋她的娇嫩,眷爱地宠她,宠到纵情声色、令人发指!薄少:学黑手道,是为了保护你!练长跑,是为了陪你逛街!站军姿,是以后做错事,不管你打骂我,只能乖乖站着!体能训练,是为了在床上提供全方位服务!锻炼腹肌,是想背你一辈子,替你遮风挡雨!再学些厨艺,陪你吃遍全天下美食……黎七羽,我爱你。好好使用你的特权!*推荐我另两本文《拒嫁豪门:少夫人99次出逃》《傲娇总裁,你好!》*

  • 与前夫种田的日子最新章节

        准备离婚的时候,祁白桃遭遇车祸变成鬼!在准前夫身边飘了一段日子之后,重回身体的她撕掉了离婚协议书!决定与木讷闷骚痴情的老公一起过上性福生活!而最先面临的问题就是——突然出现在她身上的随身空间,要不要跟爱她如命的老公分享?

  • 珠箔泪最新章节

        明朝末年,阉党为乱,内忧外患,人心惶惶,各怀心思。杭州柳家四小姐多年流落江湖,偶的机缘重返杭州,她本来的身份却已被人冒名顶替。更替的身份下暗潮汹涌,朝堂上与人斗智,江湖里与人斗勇。一方是国,一方是家,家国之间,韩玉香又当如何抉择……

  • 权婚蜜爱:boss老公别太猛最新章节

        看着被她撞坏的车,他怒火朝天:“你打算怎么办?”她挺挺胸:“肉偿行不行?”她不知廉耻的摸了他的肌肉,他沉声呵斥:“给我安分点!”她不以为意:“小气鬼,我让你摸回来就是,我胸比你大。”他是传闻中狂傲霸气的铁血大boss,听说还是个不婚族。可她就撩拨了几下,竟被他不由分说壁咚后床咚……某女欲哭无泪:大叔,说好的不近女色呢?(1v1甜宠,拒绝大狗血,治愈系婚宠系列)

  • 极品皇后最新章节

        狗血的穿越,却成了云霄国的皇后,大婚之日将皇上踹下床,爬树砸到路过的皇上,为了摘花掉进水池,钻狗洞被被抓,她和他总是冤家路窄的狭路相逢。  单纯的凤颜溪又遇上一个心机颇深的王爷云玄陌,原本他打算利用凤颜溪和她的家世背景登上皇位,最后却对凤颜溪动情,进退两难,不知该如何抉择。

  • 公主归来:双料红颜最新章节

        现代心理学学生,一朝穿越到素萦身上。做为和亲公主的她,有着双重身份,当她逐渐有了身体原主的记忆,先是面临了夫君的死,而后为了卫国,与皇后联手,为木洵夺取了皇位。并答应皇后,木洵登基以后,便与荣国使臣一起回荣国去,从此搅动皇朝风云,成为双料公主,玩弄君心。

  • 冷面总裁霸妻:第二次爱上你最新章节

        原本出身豪门的尹小羽由于父亲早年破产,导致家境落魄,背负起养家重担的她边打工边凭借着奖学金在曼斯英皇学院就读。家庭背景迫使她不得不接受名门贵族各种鄙夷的目光,尤其是以李轩娜与孙海绒为首的千金团对她处处为难、伤害。就在这时,出现了对她一见钟情的男人,默默守护着她展开烈火般的追求。舒赫是英皇的总裁,在与尹小羽发生的摩擦碰撞中对她产生了爱意,两人开始正式交往。舒赫母亲是个狠角色,设计儿子误会尹小羽与其他男人有染,尹小羽默默忍受耻辱离开,在狼狈不堪的日子遇到娱乐圈大亨前男友何子桓。一年后,舒赫特邀参加颁奖典礼嘉宾,红地毯相遇,尹小羽没有回心转意,冷漠地与他擦肩而过。

  • 姐妹情:姐姐,我错了最新章节

        姐姐,我错了,请你原谅我,如果下辈子,我们还要做姐妹。所谓姐妹情比天大,更何况是亲姐妹呢?一对情深意重的孪生姐妹在面对爱情的同时,却不择手段的伤害了对方,导致她们反目成仇,一次次的错过,一次次的不知悔过,才会酿成最后的悲剧,在最后一刻,妹妹倒在了姐姐的怀中,流下了一滴晶莹的泪珠,她轻轻地说了最后一句:姐姐,我错了……

  • 重生九零小媳妇最新章节

        想我堂堂一A级特工,却沦落到这乡野村妇身上,标配老公居然还是个穷得掉渣的无赖!老天,有带这样玩的么?不怕!看我如何蜕变,一步步走上功成名就,富甲一方的成功之路。

  • 暖婚:一胎两宝最新章节

        >dd<    对何依来说,人生就像一张茶几,上面摆满了各种杯具(悲剧)。    订婚前夕,她惨遭失身,未婚先孕,生父不详。    生下孩子刚满月,她父亲的公司破产,父亲心脏病突发去世。而造成这一切悲剧的罪魅祸首竟然是她信任依赖的丈夫。    绝望愤怒之下,她开车冲向了仇人。    五年后,她是刑满出狱的弃妇,穷困潦倒三餐不继,就连孩子都被仇人夺走,她一无所有。    小三转正,对她嗤之以鼻:“你怎么还有脸活着!我要是你,早就死了!”    她凉薄浅笑:“我活着,是为了看你们如何下地狱!”    为夺回女儿并且为父报仇,她重整旗鼓驰骋商界,发誓要虐渣到底。谁知虐渣的过程中竟然顺手牵羊捡到了萌宝一枚!萌宝聪明乖巧,跟她家乖宝正好凑一对,五官气质神韵竟无二致,这……这是龙凤双胞胎吗?    天呐,她只记得自己生了一个女儿,什么时候还冒出一个儿子呢!    天赐萌宝,这就罢了!问题是萌宝的爸爸也跟着来了,嚷着要娶她。    “为宝宝找了这么多年的妈妈,终于找到了!”某男强势拥她入怀,在她耳边邪肆低语:“这世上只有你的身体与我百分百契合,品尝过你的美味之后,其他的我再也吃不下!”    她说:“如果不能嫁给爱情,我宁愿嫁给权势!”    然而,男人得陇望蜀,拥着她诱惑道:“爱上我并不是件困难的事情,你可以试一试。”    她不屑一顾:“爱情是什么鬼?除非漫天花雨,遍地生花,我才重新相信这世上还有所谓的爱情。”    片断抢鲜看:    数十架直升飞机低空盘旋,正在施使人工降雨——花瓣雨!    漫天花瓣如雪般纷纷扬扬,五彩缤纷,流香四溢。何依沐浴在花雨里,惊喜地仰首。    盘施最低的那架飞机里有着她熟悉的俊影,她看到了他明亮的眼眸还有唇角温暖的笑。    ——他,真得让她的世界遍地生花。    ——————————————-    治愈系暖文,喜欢收藏,感谢支持(^o^)/~

  • 雷霆狂少最新章节

        王雷废柴中的极品少爷,历经家族排挤,身怀异能,张狂不可一世的他开始建立自己的帝国。他的势力迅速崛起,震撼世人,成为世界之最,经过不断的扩张,他最终站在了世界权利的颠峰。

  • 尖叫游戏最新章节

        我是一名灵异调查局的调查员,那天,我大学时代的同学找到我,她和我说,她的公司里面,发生了一场恐怖的死亡游戏。
        当我和她前往她们公司调查时,我才发现,我陷入了一个巨大的谜局中…
        (忠臣的告诫大家,有些游戏,不能乱玩!因为,会…死人的!本人qq,)

    本章内容提要:
    ...    对于钱士升的案子,皇帝虽然没有明确的表态,但是对于钱士升来说,这比直接给他判刑还要难堪。     原本对他的公诉不过是一个法律问题,最多也就是让他去职还乡而已。但是在舆论的发酵下,南北士绅的角力,再加上宫内和官僚集团的博弈下,现在他的问题已经上升为了一个政治问题。     钱士升不仅没有保住自己的官位,甚至连......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