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4年,叶尔羌汗国东部可汗阿都剌因去世,其子阿布都拉哈返回察力失继承汗位,原本一度稳定下来的叶尔羌汗国再度面临了内战的边缘。

    在梅之焕支持下,原本逃往大明的叶尔羌汗国贵族们,开始派人返回故乡煽动叛乱。但是叶尔羌汗国西部领地内的贵族们,在对叶尔羌汗位虎视眈眈的阿都剌因去世之后,并没有团结起来趁机去消灭阿都剌因留下的势力,而是再次陷入了内斗之中。

    被叶尔羌埃米尔们赶下台的前叶尔羌汗速檀阿黑麻,正在这个时候勾结了黑山派沙迪和卓,试图推翻自己的兄长速檀马合木即克雷奇汗,不过这一消息被正在叶尔羌经商的陕西商人马守应所侦知。

    马守应绰号老回回,原是陕西边军,此前跟随高迎祥起义被官军所俘获,之后被发配至青海屯垦。因为办事干练被屯垦官员所赏识被推荐给了总督梅之焕。之后因为大明对西域战略的需要,梅之焕便派遣马守应伪装成商队,进入天山以南地区经商并查探当地的地理、社会等情报。

    马守应思考了一日一夜后,便在第二日清晨穿上了华丽的盛装以商队归国的名义去求见了克雷奇汗。叶尔羌城位于叶尔羌河上游左岸,这里常年少雨,因此城内建筑大多以黄土版筑而成,走在城内的街道上,满目所及皆为金黄色,除了街道两侧及院落内伸出的树木能带来些许绿意。

    叶尔羌城南高而北低,王宫建于城南,而埃米尔的住所大多在城东,北面多为平民所居住。在王宫的东南面是一座不小的天方寺,这里每日都有大批的民众前来祈祷,不过只有汗王、埃米尔和富商才能进入寺庙内部布施祈祷。

    马守应正是凭借着自己天方教徒的身份进入了寺内,方才偶然听到了一些只言片语,从而猜测出了和卓沙迪的阴谋。作为一只规模不小的大明商队的首领,曾经的喀什噶尔总督克雷奇汗自然是不会小视的,毕竟喀什噶尔正是通过中亚及中国的贸易往来而兴盛起来的。

    在失去了对察力失、吐鲁番等地的控制之后,能够抵达叶尔羌的每一只大明商队,对汗国来说都意味着财富和税收的源泉。因此听说马守应前来告辞之后,克雷奇汗立刻在自己的宫廷内召见了他。

    和那些平民和普通埃米尔的住宅不同,克雷奇汗的宏伟王宫却是用青砖和大理石所砌筑起来的。特别是正厅地面上那些玫瑰红及其他大理石镶嵌起来的地板,据说这些石材大多来自于阿富汗的深山,经过了能工巧匠雕琢而成,这里的每一块石板价值都几乎等同于相同重量的黄金。由此可见,从前的叶尔羌汗国是多么的富庶而强大。

    正厅的顶面安装了一格格的明瓦,阳光从这些天然透明的云母片照射而下,将整个大厅照射的明亮无比。马守应虽然不是第一次来这里,但也依然为修建这座王宫的能工巧匠赞叹不已。

    他在厅内等待了没有多久,便看到一位身材魁梧,留着一把大胡子的克雷奇汗,在数名侍女和侍卫的陪同下走进了大厅。马守应立刻屈身向克雷奇汗行礼问好,而这位身体开始发福的克雷奇汗却挥着手向他说道:“不必如此多礼,我的朋友。请和我一起坐下享用些食物,等你离去之后,恐怕就很难再尝到这么美味的水果了…”

    马守应遵从了对方的请求,坐在了克雷奇汗下手的羊毛毯子上,很快四名侍卫将两张放满了食物的小桌抬到了两人面前,更有一名侍女直接坐到了马守应身边,为其倒了一杯用葡萄制成的饮料。

    克雷奇汗随手取过了一个拳头大小的石榴掰开,一边挑选着石榴籽抛入嘴中,一边则含含糊糊的向马守应询问着何时启程等事宜。两人就这么闲聊了一刻多钟,克雷奇汗便打算起身结束这场谈话。

    但是这个时候马守应却突然对他出声说道:“尊敬的汗王,其实在我出来经商之前,我国的甘宁总督大人还委托了我一件事,如果汗王您不介意的话,我希望能够单独向您转达总督大人的意思。”

    克雷奇汗楞了一会,终于又缓缓的坐了下来,然后吩咐身边的侍女和侍卫退出了大厅,这才好奇的向马守应问道:“你们的总督大人究竟有什么想对我说的?”

    马守应看着对方的眼睛严肃的说道:“其实我国总督并没有什么话让我转告给您,只是我此前听到了一个针对汗王的阴谋,不敢不来告诉汗王您啊。”

    听到马守应欺骗了自己的时候,克雷奇汗还有些想要发火,但是等听到了后半段话,他又收敛起了自己的怒气,看着马守应警惕的问道:“针对我的阴谋,你在那听到的?阴谋的内容又是什么…”

    对于克雷奇汗的一连串问话,马守应不慌不忙的一一做了回答,看着马守应沉着的样子,克雷奇汗顿时有些将信将疑了起来。最近一段时间以来,他同和卓沙迪之间的确争执不小,对方希望扩大黑山派在叶尔羌汗国的传教权力,并对在喀什噶尔传教的白山派进行打压,甚至还想干预对汗国官员的任命,这显然超出了克雷奇汗的容忍程度,因此他现在正想着扶持白山派来打压沙迪和卓的势力。

    而他的弟弟速檀阿黑麻,在听说阿布都拉哈率军进攻阿克苏的谣言后就忙不迭的逃亡到了叶尔羌来,也正是沙迪和卓的劝说,他才接纳了这位被他赶下台的前叶尔羌汗。马守应身为一名外国人,应当是无法了解其中的复杂关系的,因此他的告密显然是可信的,克雷奇汗思考了半日之后,便得出了这个结论。

    但正因为这个阴谋有可能是真的,这才让克雷奇汗开始汗流浃背,一时脑子也停止了思索。黑山派在叶尔羌地区传教多年,势力可谓极大。沙迪和卓在叶尔羌普通百姓中更是威望卓著,几乎被他们视为了先知再世,就算是宫内也有黑山派的虔诚教徒。

    克雷奇汗赫然发觉,他在叶尔羌竟然没有可靠的武力对付沙迪和卓,只要他稍有动作对方可能就收到消息了。除非他抛弃叶尔羌跑回自己的根据地喀什噶尔去,但那样的话,对方必然会扶持速檀阿黑麻上位,这一次他可不确定自己能否打赢沙迪和卓居中调和的叶尔羌军队了。

    克雷奇汗沉默了许久之后,突然抬头看到安静坐在那里的马守应,他心中不由冒出了一个大胆的念头,“我的朋友,我非常感谢你冒着这么大的危险来通知我,我一定会报答你的。可是现在我能否继续向你请求,获得你的帮助?”

    马守应有些意外的看着克雷奇汗,好半天才开口说道:“汗王,我只是一名商人,我真不知道现在还有什么可以帮助你的?”

    “不,是真主让你听到了这个阴谋。也是真主将你送来了我面前,让你告诉了我这个阴谋。那么真主也一定会让你粉碎这个阴谋,在我面前展现出他的威能。

    我知道你的商队里有着不少武士,他们和我国的任何人都没有联系,如果你能够带领这些武士帮我安静的处死沙迪和卓的话,我情愿将他的财产全部赠送给你和你的部下。”克雷奇汗双手按着小桌,身体向马守应一方前倾,快速而兴奋的说道。

    马守应并没有被克雷奇汗给出的诱惑迷失了神智,在叶尔羌待了一个冬天的他,当然知道和卓家族的财产有多少,但他也同样清楚黑山派在叶尔羌百姓中的影响力。如果他冒然出手杀死沙迪和卓,享受到的恐怕不是和卓的庞大家产,而是叶尔羌军队的追杀。

    消弭了沙迪和卓的威胁之后,面前的克雷奇汗恐怕会将罪责全都推到了自己头上,然后去接收了和卓家族的财产和势力,这才是最好的选择。

    马守应端起玻璃杯饮下了大大一口葡萄饮品,这才用手背擦去嘴角边溢出的鲜红色汁液说道:“我的武士要怎样才能安静的处置了沙迪和卓?除非被汗王您召唤,否则沙迪和卓不是在寺中便是在家中,您觉得我们应该杀上他家去?还是杀上寺中去?或是埋伏在宫内,等待他被汗王召唤时伏击他?”

    克雷奇汗一时瞠目结舌不能回答,马守应这才继续开口说道:“其实我倒是有个主意,不知道汗王愿不愿意接受?”

    脑子开始混乱的克雷奇汗就好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赶紧说道:“我的朋友,如果你有什么好主意就快说出来,现在可不是藏着掖着的时候了。”

    马守应看着克雷奇汗缓缓说道:“为什么沙迪和卓就应该死在汗王手里,而不是死在您的弟弟速檀阿黑麻手中。您看,如果速檀阿黑麻为了夺取汗位,联合黑山派的一些高级教职企图在汗王你出城游玩时袭击您,沙迪和卓为了保卫汗王您不幸被叛逆所杀害,逃回城内的您再带兵平叛,这难道不是最为合适的办法吗?”

    克雷奇汗思考了半天,终于露出了微笑说道:“我的朋友,您真是一位智者,感谢真主将你送来了我的身边,那么我们是不是应该讨论下细节问题…”

    马守应和克雷奇汗关门密谈了半日后,便返回了住所,三日后带着三百多人的商队出了城北,预备顺着叶尔羌河北上,经阿克苏等地返回嘉峪关。

    克雷奇汗同马守应交谈之后,便开始同沙迪和卓缓和了关系,不仅向天方寺大举布施,还提拔了此前沙迪和卓推荐了几名官吏,双方的关系似乎重新又亲密了起来。

    半个月后,克雷奇汗决定带着家人前往叶尔羌东南五十余里的宗郎灵泉踏青游玩,还邀请了沙迪和卓一家。宗郎灵泉位于山间盆地之中,是位于乌鲁克乌斯塘河两岸的一片绿洲,气温要比平原更为凉爽一些。

    这里泉水处处,粗大柳树处处可见,在树林外边则是一望无际的大片草原,春夏之交时极为美丽。沙迪和卓并不怀疑有他,便跟着克雷奇汗出发了。在抵达宗郎的第六日晚上,上百马匪突然袭击了他们的营地。

    这些马匪对于营地极为熟悉,几乎毫无障碍的冲到了营地中心,将沙迪和卓及其亲信所居住的帐篷践踏焚烧了起来。克雷奇汗并不允许自己的卫队去营救火中的沙迪和卓等人,他勒令卫队保护着自己退出了营地。

    在听到营中的大声喊叫之后,他顿时愤怒的说道:“这是速檀阿黑麻的阴谋,难怪他不肯跟我出城,只可惜他们找错了帐篷,把沙迪和卓当做了我。我们要连夜赶回叶尔羌,否则速檀阿黑麻就会用我们的家人来威胁我们了…”

    混乱的卫兵们,浑浑噩噩的服从了克雷奇汗的命令,放弃了和未知数目的匪盗作战以救回营中的其他幸存者,转身返回了叶尔羌。而在另一边,马应龙看着克雷奇汗的卫队离去之后,将营中的幸存者一一杀死,并翻找出确认了沙迪和卓的尸体,将之埋藏于洞穴中,方才带着部下离去。

    就在克雷奇汗带着卫队返回叶尔羌城的时候,速檀阿黑麻也接到了一个自称是沙迪和卓属下的人送来的情报,情报中告诉速檀阿黑麻,他的兄长试图杀死他,让他赶紧逃离叶尔羌。心中有鬼的速檀阿黑麻顿时带着少量的细软逃出了叶尔羌城,而这也正好证实了他图谋不轨的事实。

    克雷奇汗返回叶尔羌后,便召集了城内的埃米尔,向众人控诉了速檀阿黑麻的罪行,并令艾尔扎库尔班对城内同速檀阿黑麻勾结的人员进行了清洗。半个月后,克雷奇汗巡视喀什噶尔,再次遇到了停留在此地的马守应等大明商人。克雷奇汗和马守应畅谈了半日,赏赐了他大量的财物,并任命其为阿克苏阿奇木,以应对东部可汗阿布都拉哈的进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472章 叶尔羌的内乱是作者富春山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472章 叶尔羌的内乱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挽明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富春山居写的《挽明》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472章 叶尔羌的内乱是作者富春山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472章 叶尔羌的内乱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挽明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富春山居写的《挽明》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挽明最新章节- 挽明全文阅读- 挽明txt下载- 挽明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历史军事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472章 叶尔羌的内乱】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挽明】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挽明》书迷评论

  • 鬼王跪下唱征服最新章节

        &160&160&160&160本想做完这次任务就拿钱环游世界,结果穿越了?!行,穿越我认了,可是被叫废材?让我很不爽!堂堂的嗜血女王,会是废材?笑话!绝地反击,废柴逆天,再强的人我也虐得了。你们有的我要有,你们没有的我还要有。顶级丹药,极品神兽,我信手捏来,想和我玩是么?我等着!我要的不多,就站在这个世界的顶端就行。“那白送你个至尊相公,要不?”“你怂不怂?是不是太久没看见我杀人了?”“从爱上你的那刻,我就认怂了。”“滚!”嗜血之路,鬼王请靠边

  • 神书网备用韶光慢最新章节

        乔昭嫁给了京城一等一的贵公子,可惜连个洞房都没捞着,夫婿就奉旨出征了。再相见,她被夫君大人一箭射死在城墙上,一睁眼成了骑着毛驴的被拐少女,绞尽脑汁琢磨着怎么回到京城去。js330

  • 暗器至尊最新章节

        他是一个放牛娃,叫吕义忠。一天,他在山上放牛。不料其堂弟家的水牛发疯一般的袭击了他,被撞下悬崖。幸好抓住藤蔓,掉入绝壁上的山洞中。一颗东西掉入嘴里,他便昏迷过去。待自己醒来之时,觉得精神抖擞充满力量,更令人出奇的身上散发出奇异的香。回到家的第二天,父母居然被武林高手一掌击毙。为父母报仇拜入门派学武。更出乎意料的是,逃亡途中被一个女子救走,后拜这个女子为师。继而引出一大堆的情感纠葛与前尘往事,其暗藏的阴谋逐渐漏出蛛丝马迹。为破坏阴谋,拯救武林人士,他挺身而出。没想到破坏了原来的阴谋却引出另外一个更大的阴谋。js330

  • 萌神杂货铺最新章节

        鬼马少女米果继承了间祖传的杂货铺,让她懵逼的这里有个会说话的板砖诺基亚,还有千奇百怪的客人,这些客人都不是人,是来自五湖四海世界各地的……神灵……气管炎雷公,吃货灶王爷,老顽童土地公,泰迪精大天狗,铁公鸡财神爷,学霸文曲星,少女心阎王爷……米果从一脸懵逼到跟众萌神打成一片,带着神灵们过上了打手游吃火锅唱KTV的现代化生活。

  • 凰女归来:逆天七小姐最新章节

        被虐待,被凌辱,苦心征战十年沙场,却换得爱人的一杯毒酒!也终于明白原来带给他快乐的只有权利!一次重生,让这些人的一生,一个朝代发生变化,真正的爱人是在背后为你默默付出而不图回报的人,经历了一次次的暴风骤雨,终得花开苦难若风闻,彼岸妖娆诸似开。终究也只剩她一人。一人也可以面临以后的风风雨雨!愿你共安!

  • 锦绣春闺最新章节

        前世被毒身亡,嫡姐入狱,母亲早逝,一切都是幕后黑手操控。重生而来,看侯府嫡女如何斗庶妹、姨娘,算计祖母、婶娘,防备渣男,一步步找出幕后之人,逆势而上,谋划人心,做别样闺秀,收获许她一世独宠的佳公子。

  • 花都极品神医最新章节

        “请把腿分开。嗯,对,分开。”“啊啊我是第一次,你要轻一点啊!”张墨拿出了自己的“工具”,“你一定要温柔啊!”那个人还在紧张的嘱咐。张墨额头青筋跳动,终于忍不住了大吼道:“妈蛋,我是医生!做个手术你至于吗?”

  • 限时爱情,霸道总裁轻轻爱最新章节

        一场意外,她和他协议结婚。她以为,他所谓的合格妻子,就是让他家里红旗不倒家外彩旗飘飘。可是,他每每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总是一副恨不得撕碎她的表情。“苏问心,你到底是真蠢还是假蠢!”终于,某人忍无可忍的咆哮。

  • 秦陵寻踪最新章节

        四十年前的绝密协议曝光,秦陵地宫惊现外星人!一支自发的考古小队,为寻真相,深入地陵,机关陷阱,险象环生,离奇诡异的地下世界,未知的生物,无尽的宝藏,高度的文明……今古交错,时空交汇,人俑复活,秦军再现……各方势力,纷纷登场,地上地下上演一出惊心动魄的生死较量!上古神器重现人间,龙珠、轩辕剑、赶山鞭、定日神针、周王九鼎,易经三篇、周天十六卦……铭文上的六字楔语‘锁龙脉、布三阵’究竟是何意?又将会引出怎样的秘密呢!?

  • 快穿寻夫:凤凰遨游三千界最新章节

        凤轻舞为带着小白系统穿梭三千界面,完成各种任务,只为了重聚爱人的灵魂。只是为啥?各位界主总喜欢让她当和平大使,让世界充满爱,这个不是她的画风好不?忍!我忍!堂堂凤凰快变成忍者神龟了,终于在某一天,凤轻舞爆发了,举起反抗大旗,把让她当苦力的界主给……

  • 时间掠夺最新章节

        “支付你的时间,你可以获得一切你想要的。”——时间交易所所长苏君先生。当苏君拿起以时间为名的书籍时,他的寿命就只剩下三天。他必须在有限的寿命内,从时间交易中收取佣金,或者从卖家手上买走时之书的残页,以此为自己延续生命。如果买不走……嗯,抢也可以。这是一个关于时间和永生的故事。所谓永生者,就是永远行走在收集生命道路上的人。

  • 无敌修仙圣医最新章节

        医道修仙,济世悬壶。救死扶伤其实很容易,但是拯救苍生却很困难。困扰人们的并不是病痛,而是人们的心灵。平凡的少年郑羽,因为遇上了一座神秘的星空碑而让生活变得不再平凡。

  • 盛世谋心:特工皇妃嫁到最新章节

        一朝穿越,往事具休。再睁眼时,佼佼特警成了孤女元惊鸿,被救命恩人南宫凌转手送给了太子南宫朱雀。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太子之尊,玩弄权术得心应手,偏偏遇上这女人后渐失心防?“前路纵使沟壑难平,高山望海,我亦陪殿下。”元惊鸿颔首以笑,眉目满是深情。“他日若我爱上别人,便叫我不得好死。”南宫朱雀傲然回应。可当爱纶入阴谋诡织的朝堂密网,风云变波之际。却听她嘶吼“你曾说你爱我!”男人面无表情,眉眼里却是不易察觉的心痛困苦。

  • 王爷你老婆又上山了!最新章节

        练云裳死于一场群架,从21世纪魂穿到古代。原主溺水而亡,从河边醒来、身无分文的她与偷跑出来寻自己的小鱼儿,决心抢劫,遇到了假装没钱说要以身相许的盛麒麟。练云裳将盛麒麟偷偷弄到洪山寨,三皇子盛飞扬领命追查盛麒麟下落,小鱼儿不慎被抓,练云裳为救小鱼儿被抓,逃跑时被盛麒麟所阴,与小鱼儿一同关入监牢,才知自己打劫的是自己的未婚夫盛麒麟

  • 高冷仙尊请自重最新章节

        他,天道仙尊,六道内顶尖强者。不苟言笑,冰冷如山巅之雪。    她,陪他历劫飞升的人道炮灰,苦苦追寻他的踪迹,因爱生恨堕入魔道。    他说,频繁到魔道走动,只是出于愧疚渡她脱离魔道。    好吧,想方设法与她接近,费尽心思助她成仙,就当他是悔过吧。    诶?他不是说为了守护天下苍生可以放弃一切,那倒是别选择她啊。    够了仙尊,怎么疯起来连自己都骗?请你自重啊!

  • 最后一个锁龙冢最新章节

        二十年前,我爷爷神秘失踪。二十年后,一个带着棺材的病人闯进我的草药铺。更离奇的是,一个黑衣老头非要把他那美若天仙的孙女许给我。我身陷神秘领域,遭遇一系列谜团……大禹为何治水?这世界到底有没有龙?全国各地的锁龙冢到底连着什么?这一切,得从我左眼里的那条龙影说起……

  • 薄少,求你行行好最新章节

        某日,玩着某荣耀。“薄大叔,你喜欢什么英雄啊。”“成吉思汗。”薄西泽笑的邪恶,拉她过来,压住。“为什么?”艾小纨疑惑。“一,他是射手,二,他跟我很像。”薄西泽在她耳边轻笑,带着些许意味不明,“只识弯弓……。”艾小纨愣了愣,默默的把整句诗念了出来,然后脸爆红,太!污!了!再后来,艾小纨三天三夜都没能下榻,薄西泽用身体验证了这句话。

  • 不朽造化诀最新章节

        道有万千,却分大小,我叫林寻,以造化入道,以造化证道,以造化合道。

    本章内容提要:
    ...    1634年,叶尔羌汗国东部可汗阿都剌因去世,其子阿布都拉哈返回察力失继承汗位,原本一度稳定下来的叶尔羌汗国再度面临了内战的边缘。     在梅之焕支持下,原本逃往大明的叶尔羌汗国贵族们,开始派人返回故乡煽动叛乱。但是叶尔羌汗国西部领地内的贵族们,在对叶尔羌汗位虎视眈眈的阿都剌因去世之后,并没有团结起来趁机去......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