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4年,叶尔羌汗国东部可汗阿都剌因去世,其子阿布都拉哈返回察力失继承汗位,原本一度稳定下来的叶尔羌汗国再度面临了内战的边缘。

    在梅之焕支持下,原本逃往大明的叶尔羌汗国贵族们,开始派人返回故乡煽动叛乱。但是叶尔羌汗国西部领地内的贵族们,在对叶尔羌汗位虎视眈眈的阿都剌因去世之后,并没有团结起来趁机去消灭阿都剌因留下的势力,而是再次陷入了内斗之中。

    被叶尔羌埃米尔们赶下台的前叶尔羌汗速檀阿黑麻,正在这个时候勾结了黑山派沙迪和卓,试图推翻自己的兄长速檀马合木即克雷奇汗,不过这一消息被正在叶尔羌经商的陕西商人马守应所侦知。

    马守应绰号老回回,原是陕西边军,此前跟随高迎祥起义被官军所俘获,之后被发配至青海屯垦。因为办事干练被屯垦官员所赏识被推荐给了总督梅之焕。之后因为大明对西域战略的需要,梅之焕便派遣马守应伪装成商队,进入天山以南地区经商并查探当地的地理、社会等情报。

    马守应思考了一日一夜后,便在第二日清晨穿上了华丽的盛装以商队归国的名义去求见了克雷奇汗。叶尔羌城位于叶尔羌河上游左岸,这里常年少雨,因此城内建筑大多以黄土版筑而成,走在城内的街道上,满目所及皆为金黄色,除了街道两侧及院落内伸出的树木能带来些许绿意。

    叶尔羌城南高而北低,王宫建于城南,而埃米尔的住所大多在城东,北面多为平民所居住。在王宫的东南面是一座不小的天方寺,这里每日都有大批的民众前来祈祷,不过只有汗王、埃米尔和富商才能进入寺庙内部布施祈祷。

    马守应正是凭借着自己天方教徒的身份进入了寺内,方才偶然听到了一些只言片语,从而猜测出了和卓沙迪的阴谋。作为一只规模不小的大明商队的首领,曾经的喀什噶尔总督克雷奇汗自然是不会小视的,毕竟喀什噶尔正是通过中亚及中国的贸易往来而兴盛起来的。

    在失去了对察力失、吐鲁番等地的控制之后,能够抵达叶尔羌的每一只大明商队,对汗国来说都意味着财富和税收的源泉。因此听说马守应前来告辞之后,克雷奇汗立刻在自己的宫廷内召见了他。

    和那些平民和普通埃米尔的住宅不同,克雷奇汗的宏伟王宫却是用青砖和大理石所砌筑起来的。特别是正厅地面上那些玫瑰红及其他大理石镶嵌起来的地板,据说这些石材大多来自于阿富汗的深山,经过了能工巧匠雕琢而成,这里的每一块石板价值都几乎等同于相同重量的黄金。由此可见,从前的叶尔羌汗国是多么的富庶而强大。

    正厅的顶面安装了一格格的明瓦,阳光从这些天然透明的云母片照射而下,将整个大厅照射的明亮无比。马守应虽然不是第一次来这里,但也依然为修建这座王宫的能工巧匠赞叹不已。

    他在厅内等待了没有多久,便看到一位身材魁梧,留着一把大胡子的克雷奇汗,在数名侍女和侍卫的陪同下走进了大厅。马守应立刻屈身向克雷奇汗行礼问好,而这位身体开始发福的克雷奇汗却挥着手向他说道:“不必如此多礼,我的朋友。请和我一起坐下享用些食物,等你离去之后,恐怕就很难再尝到这么美味的水果了…”

    马守应遵从了对方的请求,坐在了克雷奇汗下手的羊毛毯子上,很快四名侍卫将两张放满了食物的小桌抬到了两人面前,更有一名侍女直接坐到了马守应身边,为其倒了一杯用葡萄制成的饮料。

    克雷奇汗随手取过了一个拳头大小的石榴掰开,一边挑选着石榴籽抛入嘴中,一边则含含糊糊的向马守应询问着何时启程等事宜。两人就这么闲聊了一刻多钟,克雷奇汗便打算起身结束这场谈话。

    但是这个时候马守应却突然对他出声说道:“尊敬的汗王,其实在我出来经商之前,我国的甘宁总督大人还委托了我一件事,如果汗王您不介意的话,我希望能够单独向您转达总督大人的意思。”

    克雷奇汗楞了一会,终于又缓缓的坐了下来,然后吩咐身边的侍女和侍卫退出了大厅,这才好奇的向马守应问道:“你们的总督大人究竟有什么想对我说的?”

    马守应看着对方的眼睛严肃的说道:“其实我国总督并没有什么话让我转告给您,只是我此前听到了一个针对汗王的阴谋,不敢不来告诉汗王您啊。”

    听到马守应欺骗了自己的时候,克雷奇汗还有些想要发火,但是等听到了后半段话,他又收敛起了自己的怒气,看着马守应警惕的问道:“针对我的阴谋,你在那听到的?阴谋的内容又是什么…”

    对于克雷奇汗的一连串问话,马守应不慌不忙的一一做了回答,看着马守应沉着的样子,克雷奇汗顿时有些将信将疑了起来。最近一段时间以来,他同和卓沙迪之间的确争执不小,对方希望扩大黑山派在叶尔羌汗国的传教权力,并对在喀什噶尔传教的白山派进行打压,甚至还想干预对汗国官员的任命,这显然超出了克雷奇汗的容忍程度,因此他现在正想着扶持白山派来打压沙迪和卓的势力。

    而他的弟弟速檀阿黑麻,在听说阿布都拉哈率军进攻阿克苏的谣言后就忙不迭的逃亡到了叶尔羌来,也正是沙迪和卓的劝说,他才接纳了这位被他赶下台的前叶尔羌汗。马守应身为一名外国人,应当是无法了解其中的复杂关系的,因此他的告密显然是可信的,克雷奇汗思考了半日之后,便得出了这个结论。

    但正因为这个阴谋有可能是真的,这才让克雷奇汗开始汗流浃背,一时脑子也停止了思索。黑山派在叶尔羌地区传教多年,势力可谓极大。沙迪和卓在叶尔羌普通百姓中更是威望卓著,几乎被他们视为了先知再世,就算是宫内也有黑山派的虔诚教徒。

    克雷奇汗赫然发觉,他在叶尔羌竟然没有可靠的武力对付沙迪和卓,只要他稍有动作对方可能就收到消息了。除非他抛弃叶尔羌跑回自己的根据地喀什噶尔去,但那样的话,对方必然会扶持速檀阿黑麻上位,这一次他可不确定自己能否打赢沙迪和卓居中调和的叶尔羌军队了。

    克雷奇汗沉默了许久之后,突然抬头看到安静坐在那里的马守应,他心中不由冒出了一个大胆的念头,“我的朋友,我非常感谢你冒着这么大的危险来通知我,我一定会报答你的。可是现在我能否继续向你请求,获得你的帮助?”

    马守应有些意外的看着克雷奇汗,好半天才开口说道:“汗王,我只是一名商人,我真不知道现在还有什么可以帮助你的?”

    “不,是真主让你听到了这个阴谋。也是真主将你送来了我面前,让你告诉了我这个阴谋。那么真主也一定会让你粉碎这个阴谋,在我面前展现出他的威能。

    我知道你的商队里有着不少武士,他们和我国的任何人都没有联系,如果你能够带领这些武士帮我安静的处死沙迪和卓的话,我情愿将他的财产全部赠送给你和你的部下。”克雷奇汗双手按着小桌,身体向马守应一方前倾,快速而兴奋的说道。

    马守应并没有被克雷奇汗给出的诱惑迷失了神智,在叶尔羌待了一个冬天的他,当然知道和卓家族的财产有多少,但他也同样清楚黑山派在叶尔羌百姓中的影响力。如果他冒然出手杀死沙迪和卓,享受到的恐怕不是和卓的庞大家产,而是叶尔羌军队的追杀。

    消弭了沙迪和卓的威胁之后,面前的克雷奇汗恐怕会将罪责全都推到了自己头上,然后去接收了和卓家族的财产和势力,这才是最好的选择。

    马守应端起玻璃杯饮下了大大一口葡萄饮品,这才用手背擦去嘴角边溢出的鲜红色汁液说道:“我的武士要怎样才能安静的处置了沙迪和卓?除非被汗王您召唤,否则沙迪和卓不是在寺中便是在家中,您觉得我们应该杀上他家去?还是杀上寺中去?或是埋伏在宫内,等待他被汗王召唤时伏击他?”

    克雷奇汗一时瞠目结舌不能回答,马守应这才继续开口说道:“其实我倒是有个主意,不知道汗王愿不愿意接受?”

    脑子开始混乱的克雷奇汗就好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赶紧说道:“我的朋友,如果你有什么好主意就快说出来,现在可不是藏着掖着的时候了。”

    马守应看着克雷奇汗缓缓说道:“为什么沙迪和卓就应该死在汗王手里,而不是死在您的弟弟速檀阿黑麻手中。您看,如果速檀阿黑麻为了夺取汗位,联合黑山派的一些高级教职企图在汗王你出城游玩时袭击您,沙迪和卓为了保卫汗王您不幸被叛逆所杀害,逃回城内的您再带兵平叛,这难道不是最为合适的办法吗?”

    克雷奇汗思考了半天,终于露出了微笑说道:“我的朋友,您真是一位智者,感谢真主将你送来了我的身边,那么我们是不是应该讨论下细节问题…”

    马守应和克雷奇汗关门密谈了半日后,便返回了住所,三日后带着三百多人的商队出了城北,预备顺着叶尔羌河北上,经阿克苏等地返回嘉峪关。

    克雷奇汗同马守应交谈之后,便开始同沙迪和卓缓和了关系,不仅向天方寺大举布施,还提拔了此前沙迪和卓推荐了几名官吏,双方的关系似乎重新又亲密了起来。

    半个月后,克雷奇汗决定带着家人前往叶尔羌东南五十余里的宗郎灵泉踏青游玩,还邀请了沙迪和卓一家。宗郎灵泉位于山间盆地之中,是位于乌鲁克乌斯塘河两岸的一片绿洲,气温要比平原更为凉爽一些。

    这里泉水处处,粗大柳树处处可见,在树林外边则是一望无际的大片草原,春夏之交时极为美丽。沙迪和卓并不怀疑有他,便跟着克雷奇汗出发了。在抵达宗郎的第六日晚上,上百马匪突然袭击了他们的营地。

    这些马匪对于营地极为熟悉,几乎毫无障碍的冲到了营地中心,将沙迪和卓及其亲信所居住的帐篷践踏焚烧了起来。克雷奇汗并不允许自己的卫队去营救火中的沙迪和卓等人,他勒令卫队保护着自己退出了营地。

    在听到营中的大声喊叫之后,他顿时愤怒的说道:“这是速檀阿黑麻的阴谋,难怪他不肯跟我出城,只可惜他们找错了帐篷,把沙迪和卓当做了我。我们要连夜赶回叶尔羌,否则速檀阿黑麻就会用我们的家人来威胁我们了…”

    混乱的卫兵们,浑浑噩噩的服从了克雷奇汗的命令,放弃了和未知数目的匪盗作战以救回营中的其他幸存者,转身返回了叶尔羌。而在另一边,马应龙看着克雷奇汗的卫队离去之后,将营中的幸存者一一杀死,并翻找出确认了沙迪和卓的尸体,将之埋藏于洞穴中,方才带着部下离去。

    就在克雷奇汗带着卫队返回叶尔羌城的时候,速檀阿黑麻也接到了一个自称是沙迪和卓属下的人送来的情报,情报中告诉速檀阿黑麻,他的兄长试图杀死他,让他赶紧逃离叶尔羌。心中有鬼的速檀阿黑麻顿时带着少量的细软逃出了叶尔羌城,而这也正好证实了他图谋不轨的事实。

    克雷奇汗返回叶尔羌后,便召集了城内的埃米尔,向众人控诉了速檀阿黑麻的罪行,并令艾尔扎库尔班对城内同速檀阿黑麻勾结的人员进行了清洗。半个月后,克雷奇汗巡视喀什噶尔,再次遇到了停留在此地的马守应等大明商人。克雷奇汗和马守应畅谈了半日,赏赐了他大量的财物,并任命其为阿克苏阿奇木,以应对东部可汗阿布都拉哈的进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472章 叶尔羌的内乱是作者富春山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472章 叶尔羌的内乱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挽明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富春山居写的《挽明》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472章 叶尔羌的内乱是作者富春山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472章 叶尔羌的内乱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挽明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富春山居写的《挽明》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挽明最新章节- 挽明全文阅读- 挽明txt下载- 挽明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历史军事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472章 叶尔羌的内乱】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挽明】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挽明》书迷评论

  • 不灭猿王最新章节

        他,一个华夏的普通青年,却无意间灵魂穿越到大荒。他,本是热爱和平,却不得不化身成魔神。若修行最后失去人性,众生悲泣被肆意残杀,是否还能无动于衷?大荒中走出的一个清秀少年,携带华夏道家的无上智慧结晶道德经,一步步崛起于天地间。凝练无上血脉,驾驭江河,吞吐日月魔光!活活杀出一条天路来!且看一个少年,由微末中崛起,如何一步步成为一位绝世的不灭魔神!

  • 倾世毒妃:王爷悠着点最新章节

        她是相府嫡女,生母为当朝长公主,却被调了包,嫡庶互换,认贼为母。本该金枝玉叶,却自小以毒为伴,成为他人续命的工具。他是当朝战神,却被传断袖,更是身中剧毒,不为人知。毒发之时,却被一个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女人给强睡了。一场交易,换一纸和离书,两人互为药引。杀机重重,步步为营,最终可信的竟是彼此。秦臻:“就算解了蛊毒,你也休想离开本王。”某女怒,老子穿越过来不是来给你当解药的!

  • 情,情刀!最新章节

        刀刀!
        刀!
        曾经多少英雄,
        为刀而殇?
        ——因其情长?
        莽莽大地,
        风雨洗尽多少风流,
        尽随桃花落?
        踏花归来,
        寂寞难回首,
        罢!
        待我煮酒向天笑!
        为爱,再歌一曲!

  • 一诺惊婚最新章节

        她本是富贵的千金小姐,却在醒来之时,成为了一个陌生的女人。身份,面容,都被另一个女人代替。亲情,爱情,都被另一个女人占据。究竟是谁?夺走了她的一切?

  • 蜜战100天:独裁Boss,撩一下最新章节

        摆满摄像机的房间,搔首弄姿的八个女人。“乔沐城,跟我结婚,被她们睡,你只能选一个。”江路遥看着地上被她五花大绑的男人,一字一句,不容拒绝。“如果我不选呢?”“一夜睡八个女人和一夜被八个女人睡,两个新闻头条,你更喜欢哪一个?”六年前,他说他从不将就。六年后,她偏要逼他将就。然而,事实证明,逼婚是要付出惨痛代价的。婚后,某天夜里,同样不容拒绝的语气:“江路遥,陪我睡一辈子,被我睡一辈子,你只能选一个。”“如果我不选呢?”“那就我睡你一辈子。”“……”不是只能选一个吗。

  • 仙梦系统最新章节

        肆意挥洒激情的游戏人生,打破现实框架的无尽幻想!js330

  • 大唐江湖道最新章节

        惊雷过,风云起,半川山河生死地。    江湖岂有是非题,横手夺命连环计。    细雨茫,流星灿,一招可震四海义。    兄弟情续芒山巅,不识江湖道别离。js330

  • 冥纸人最新章节

        我叫洪尘,我的工作是一名扎纸匠,在鬼节的时候,我接了一个葬礼,葬礼上,血淌了一地胆小勿入!

  • 焚尽九霄最新章节

        身怀惊世之才却遭天妒,北冥焱一身经脉尽被天雷所毁!怨天、恨天,誓要逆天!毁我经脉,那我便强修肉体,肉身成圣!任你战技玄妙,我万钧之力破灭一切;任你势若雷霆,我肉身硬抗丝毫不惧!脚踩大地、肩扛苍穹,天道如此不公,那我北冥焱便要焚尽苍穹……

  • 空中阁楼最新章节

        我行将就木,曾经辉煌美丽,而今已是一座毫无生气的废墟。不知你路过,是否将默默浮现出过去那些盛开的花?我的世界不允许你的消失不管结局是否完美。从地球不知为何穿越而来的张傲天,肩负着集齐九块结晶,进入空中阁楼,拯救精灵族甚至整片天玄大陆的重担,面对种种爱恨情仇,他又能如何应对

  • 妖兽总裁精灵妻最新章节

        城市虽美,碍不住非人类频频出没。九条尾巴的狐狸,嘴带獠牙的血鬼……呜……还有一只耳朵尖尖的弱小精灵!虾米?邪恶男人对她动手动脚害她不慎现了原形,有幸得救,原来是出了狼窝掉进了更大的狐狸窝?苍天啊,你玩我吗?前有九尾狐狸总裁欺,后有獠牙血鬼当家追?就连怀个孩子也要状况百出?老天,你这是要亡了精灵!本姑娘严重鄙视你!当迷糊可怜小精灵杠上腹黑总裁大BOSS,是饿狼扑羊、拆裹入腹,还是小精灵修仙恋爱两不误,上演驯夫记,实施欺压与反欺压,轻薄与反扑倒?

  • 诸天世界大穿梭最新章节

        一道凭空出现的大门,开启了通往无数世界的道路。影视、小说、动漫、神话……从此胡野在无尽的世界穿梭,也拥有了无限的希望。

  • 狂战诸天最新章节

        吴赖稀里糊涂的得到圣徒传承,他从拯救天下为己任的圣徒变成了拯救美女为己任,将黑厚学与圣徒道完美结合,成就一代圣道狂徒的神话!偶然机会又让他转世重生成为了一个乡野小子,平静的生活被无端打破,段義卷入天宫和魔教的争斗中。从此,他的生活翻天覆地,一次次的背叛与伤害,换来的是成熟与冷酷。段義,断情绝义,他不再留情,力扛正邪两道,向天夺取公平!与天斗,其乐无穷!rn

  • 至尊武神最新章节

        世间是不是真的有仙,我不知道。世间是不是真的有神,我也不知道。如果真的有仙,仙是不是能长生不老。如果真的有神,神是不是永生不死?这些我都不知道!我只知道,作为一个武者,只要有一颗无畏的心就足够了。""

  • 异界梦行最新章节

        做梦即为穿越,梦醒回到现实。闫飞,一个分不清梦境与现实的青涩少年,一个因得了妄想症而被学校劝退的普通学生。当然,在其他人眼里,他还有一层身份——首次打破梦境与现实之间的桎梏,纵横于两个平行时空的伟大存在!

  • 买一送二:霸道爹地别太坏最新章节

        为了救出父亲,她被迫代替姐姐陪他温存一夜,从此被恶魔惦记上。六年后,她带着双胞胎儿子卷土重来,却没想到顶头上司居然是他!孩子们暴露后。他满脸阴沉把她困在墙角:“秦思瑶,有了孩子还想对我不负责?”她无辜微笑:“我这人一贯没底线,爱占便宜不吃亏,对你负责不可能。没毛病!”他怒不可遏,果断把某个女人扛到民政局!拿上新出锅的红本本……老婆不听话怎么办?按在家里又大又软的床上,‘修理’一顿就好!

  • 帝凤欢巢最新章节

        她是东郡国太子妃,九岁新婚,第二天就成了冷宫皇后,娘家被满门抄斩。再跨出冷宫时,她已十六岁,只一夜,又被打回冷宫。一场大火,她逃出生天,一番折腾之后,又被皇帝抓回。他冷凛地宣布,你,终其一辈子,就是冷宫!她心心念念最亲的人——沈辽哥哥,权倾天下,深爱与她,最终却只是一场空欢喜……她最恨的皇帝承鼎,她的丈夫,冷绝之下却又着既然不同的面目……他在得到她的同时,也毁灭了她。她要复仇,忍受蛊虫腐面之痛、寒蚁咬身之苦,变成另一个人,为的是灭亡他的江山。谁才是中原雨相王朝真正的遗孤——公主?谁又是灵山圣女的孩子?四个藩国争雄,螳螂捕蝉,命运给了她一个出乎意料的答案,将乾坤扭转……

  • 都市修仙弃少最新章节

        被家族抛弃的林峰得到一个修真大能的传承,实力不断增强,那些辱我、骂我之人,从此都应被我踩在脚下,亲我、善我之人我会让你拥有整个世界。

    本章内容提要:
    ...    1634年,叶尔羌汗国东部可汗阿都剌因去世,其子阿布都拉哈返回察力失继承汗位,原本一度稳定下来的叶尔羌汗国再度面临了内战的边缘。     在梅之焕支持下,原本逃往大明的叶尔羌汗国贵族们,开始派人返回故乡煽动叛乱。但是叶尔羌汗国西部领地内的贵族们,在对叶尔羌汗位虎视眈眈的阿都剌因去世之后,并没有团结起来趁机去......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