莽古尔泰听了宋献策的指点的道路,顿时陷入了沉默之中,好半天才盯着宋献策的眼睛开口说道:“你让我逃离沈阳去投奔明国,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我可是后金的三贝勒,一旦离开了这里,我的部下和亲属该怎么办,难道你想让我成为一只丧家之犬吗?你真是在为我出谋划策,还是根本就是明国的奸细?”

    说话间,莽古尔泰的目光就突然凶悍了起来,常年在战场上厮杀养成的威势顿时笼罩在了宋献策身上,看起来就像是一只将要扑食的猛兽一般。但宋献策却毫无畏惧之意,没有了后金国以为后盾,莽古尔泰再怎么作出凶悍的表情,也不过是一只纸老虎罢了。

    宋献策神情淡然的看着莽古尔泰说道:“三贝勒不会是今日才清楚在下的身份吧?在下身后若不是有着大明的存在,又怎么能够给三贝勒你提供这么多消息?”

    莽古尔泰的神情慢慢的缓和了下来,他突然问道:“代善、阿敏都知道你的身份吗?你一个明国的探子在沈阳来去自如,真把我后金视若无物了吗?”

    宋献策摇了摇头说道:“大贝勒和二贝勒也许和三贝勒你一样,知道也不会说出来。至于说在下能在沈阳来去自如,那不正好说明了这后金国眼下困难重重,大家都想着为自己找一条后路么。

    就好比大家都知道,这四海贸易商行中必然会有为大明搜集情报的人员,但是就连汗王也不敢轻易动贸易商行的人。为什么,不就是因为后金的国库尚需仰仗来自贸易商行缴纳的税收,以补贴国用么?

    这并不是在下有什么可恃的,只不过你们后金国和我大明一样,也有的是聪明人。所以天命汗兵锋正盛时,后金奸细在我大明来去自如。如今既然我大明开始占据上风了,这沈阳城内我又为何不能自由走动呢?”

    莽古尔泰沉默了片刻,终于避开了这个话题说道:“既然你自称是大明的人,那么我们也不用再这么绕来绕去的说话了。

    如今黄台吉、代善、岳托等人都在外征战,济尔哈朗今日又带走了城内大部分守军,沈阳城内不过只有卫齐一人主事。我若是将阿敏放出来,合我们两人之力,难道还不能夺取这座沈阳城吗?

    若你能支持我和阿敏夺下沈阳城,那么我和阿敏都愿意向大明称臣,如顺义王的先例,为大明护卫辽东之地,使此地重归大明治下,从此罢兵言和,岂不更好?”

    宋献策继续摇了摇头说道:“三贝勒身在局内,所以看不清汗王的力量,也高估了我大明在沈阳城内的力量。

    我们在沈阳城内可以来去自如,并不代表我们有能力支持两位贝勒起兵夺取沈阳。四海商行的人员基本上都是正常的商人,可不是什么甲士。

    我们能够做的,就是替你提供一些情报和建议,但是拿着刀枪上战场,那就超出了我们的能力之外。至于三贝勒以为城内只有卫齐一人主事,那也是错误的。汗王身边的文馆,除了替汗王出谋划策掌握文书工作外,还负责着城内外的汉军管理。

    您也好,阿敏贝勒也好,甚至代善贝勒府上,都被卫齐派人监视着。您若是想要发动兵变,恐怕城内的部下还没有集结起来,西门外的汉军就已经入城抓人了。更何况,现在城内实力最强的还是两白旗,多尔衮三兄弟都不在城内,他们难道真的会听从于您和阿敏贝勒的命令吗?没有两白旗的支持,就算您抓住了卫齐侥幸夺取了沈阳,也是守不住的…”

    无论宋献策再怎么劝说,莽古尔泰依然不愿放弃夺取沈阳城翻身的想法。毕竟他可不是杜度那样的失势贝勒,身为四大贝勒之一,在沈阳城内自然有着一定的底蕴。更不用说,还有一个阿敏可以和他相互扶持。

    在没有绝望之前,莽古尔泰始终不愿意把自己的命运交给别人去处置。对其他人来说,后金不过是一个栖身之地,但是对于莽古尔泰来说,这却是父亲留下来的家产。作为有资格继承家产的主人,怎么能够什么都不做,就这么逃亡到明国去寄人篱下呢。

    宋献策最终还是放弃了劝说莽古尔泰救出阿敏后立刻逃出沈阳的主张,一来是莽古尔泰的态度过于坚定;二来是他逗留在府上的时间快到了,再不离开就有可能引起监视者的怀疑。

    两人最终达成了几项内容,宋献策为莽古尔泰提供沈阳城内的各项情报,特别是正蓝旗和镶蓝旗还有那些将领没有同黄台吉的部下过于亲密的;另外则是帮助莽古尔泰传递一些消息给他认为还算忠诚的部下等等。

    离开了莽古尔泰的府上,宋献策绕了好几条街坊,才走进了一处胡同里的小院内。就在他换掉了身上的衣服时,随从阿良就走进了房间对他说道:“老爷,外面很安静,没有人跟在您后边。”

    宋献策点了点头,拉开了房间的衣橱门,又打开了里面的暗道,带着阿良走入了暗道之内。两三步之后,他们便在相邻院子的一间卧室走了出来,然后堂而皇之的走过厅堂,从正门离去了。这间院子里的上下人等对两人视而不见,似乎两人就是隐形人一般。

    这两所院子南北相邻,这一出正门就是另一条街道了。宋献策随即上了街边等候的一辆骡车返回了自己的住所,当他踏进了自己的书房之后,总算才安心了许多。他随即就将阿良叫来吩咐道:“让我们的人都收拾收拾,除了那几个没有动用过的暗桩,其他人都准备撤退。”

    阿良顿时一惊,看着宋献策说道:“可是出了什么事么?后金那边盯上我们的人手了?”

    宋献策摇了摇头说道:“后金那边有没有盯上我们,我不清楚。但是过上几日,这沈阳城内就要热闹起来了。不管谁胜了,都会大索全城,我们可不能莫名其妙的给这些女真人陪葬,先离开再说…”

    莽古尔泰敢于放手一搏还是有些底气的,即便是正蓝旗的主力在外,通过宋献策的居中联络,他也还是拼凑起了七、八百心腹。11月17日,这一日的天气特别寒冷,就在四门落锁,城内万家刚刚上灯吃饭的时节,西城的一处街道上突然冒起了浓烟,很快就有人大声疾呼:“走水了,走水了。”

    在汗宫西门外衙门内值守的卫齐很快收到了西城走火的消息,他一时也没多想,就想要亲自带人去救火,不过一旁的高鸿中赶紧拦住他说道:“大人,现在济尔哈朗贝勒不在城内,大人一身干系重大,岂能轻易外出。这救火一事还是交给下官去办就是了,还请大人坐镇于此总览指挥。”

    卫齐思考了下,便派给高鸿中一队人马,令其去西城救火。但是高鸿中刚刚离去,东城阿敏府邸附近的街坊又着了火,这不由令卫齐感到狐疑了起来。他一边令属下带兵去将阿敏贝勒转移到汗宫内,一边则开始召集部下待命,以应对不测。

    卫齐的危机感是正确的,带队去救火的高鸿中遇到了袭击,高鸿中生死未知。逃回的将士都说不清楚是谁袭击了他们,只是隐约看着对方穿的似乎是两白旗的服饰。卫齐顿时惊骇莫名,正打算退入宫内死守。

    宁完我、李率泰却反对卫齐的决定,宁完我向卫齐说道:“两白旗的三位贝勒如今都不在城内,怎么可能会起兵谋反?即便是有两白旗的人士参与了谋反,也不可能是两旗将士皆反。大人应当速速和两白旗的驻守将领联系上,令两白旗封锁自己所住的街坊,不许任何人外出,以免为乱军裹挟才是。

    汗王令大人坐镇沈阳,是要大人保护沈阳全城而不是一个区区汗宫。大人退入汗宫自守,岂不是把沈阳城交给了叛逆?若是让叛逆占据了沈阳城,大人手上这几千人马难道还守得住汗宫吗?”

    李率泰也随之说道:“这场叛乱实在是过于蹊跷,到现在为止也没人站出来,公开打出旗号来,可见叛乱者并无多少把握夺取沈阳城。大人不如命令城内的各位贝勒前来汗宫议事,讨论平息叛乱的事务。参与叛乱者必不敢前来,则我们也就能够有的放矢了。”

    宁完我接着又说道:“如今城内除两黄旗外皆不可信,还请大人授命于下官,让下官打开西门,把西门外的汉军部队调入城内。汉军对于汗王一向忠心耿耿,他们必然不会叛变。

    只要把汉军调入城内,我们手中就有了足够的力量对付任意的一旗,那么八旗的普通旗人就会安定下来。旗人若是安定下来,叛逆也就成了无源之火,再难以动摇城内大势了…”

    在这样的关键时刻,本就对汉官没有什么成见的卫齐,立刻便一一答应了下来。他按照宁完我、李率泰两人的意思,一面联络八旗将领对本旗旗众的居住区进行戒严;一面则命令城内的大小贝勒入宫议事,以防止他们加入叛乱。

    另一边,宁完我在一队侍卫的护卫下,直接冲去了北门,从北门绕道前往了西北角的汉军营地,调动营内的部队入城。

    在这样的应对之下,想要趁乱夺取沈阳的莽古尔泰终于还是失利了,各旗贝勒们并没有响应他的号召,来和他汇合一起平乱,而是去了汗宫同卫齐去议事了。不能把这些贝勒们掌握在手中,莽古尔泰和阿敏联合起来弄出的千余人马,就成了城内的一只孤军。

    和莽古尔泰不同,被黄台吉软禁了两年多的阿敏,已经被磨去了所有的欲望,只是想着保住自己的性命。当他听到各旗贝勒都进入了汉宫之后,便悄悄的带着3、40名亲信跑去和宋献策见了面。

    两人交谈了片刻,就决定趁着卫齐的注意力被莽古尔泰吸引住的时候,从东门偷偷离去。东门的守将正是镶蓝旗的一名将领,虽然他不愿意协助阿敏谋逆,但是放旧主子出城,倒是没什么心理负担。

    随着各旗贝勒应召入宫,而莽古尔泰迟迟不至,卫齐终于确定了谋逆的主谋是谁。有着各旗的协助,加上城外汉军的入城,莽古尔泰的私军很快就被打垮。此时的莽古尔泰才发现阿敏已经失踪了,他不得不承认失败,带着剩余的部下想要从南门逃离沈阳。

    但是,此时的沈阳城内秩序已经开始恢复,各城城门守军重新被卫齐掌握在了手中,莽古尔泰无法叫开城门,只能进行强攻。但南门尚未攻下,卫齐已经亲自带着援军赶到,莽古尔泰被困于城下,不甘受辱而自杀,余部则向卫齐投降。此时天色刚刚大白,跟随卫齐平乱的女真亲贵们,看着莽古尔泰的尸体并无喜悦之色,反倒是颇有兔死狐悲之感。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448章 沈阳兵变是作者富春山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448章 沈阳兵变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挽明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富春山居写的《挽明》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448章 沈阳兵变是作者富春山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448章 沈阳兵变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挽明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富春山居写的《挽明》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挽明最新章节- 挽明全文阅读- 挽明txt下载- 挽明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历史军事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448章 沈阳兵变】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挽明】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挽明》书迷评论

  • 鸳鸯琉璃梦最新章节

        丑女戏君王:鸳鸯琉璃梦
        是身体的疼痛要命,还是内心的折磨更难受?到底是天下,还是你我?
        前世姻缘劫,今生锁情印.
        先是放不下前世情,倒追太子,除尽异己。
        再而为大义,挥刀断情,迷倒君王,直闯仙山。
        上一世,我因为你看轻自己,
        我给过你机会,可是,你没有好好珍惜,
        别怪我无情,联合别人,推了你的江山。
        害你的人,无论是谁,我也要他付出沉重的代价。

  • 穿越爱恋:今世桐花开最新章节

        世世桐花落,今世桐花开。掩面看人间,只为与他相遇。前世埋下的因,只能默默承受。今生埋下的果,只想平淡经历。她没有倾国倾城的美貌,也没有沉浮大海的志向,她只想做个普通人,可是,为什么不行?三生石旁,她被尘世束缚,被无助囚禁,只能做千年前的她,十八年前的她。她不想,她不要,她要做自己!不管是三生石还是梧桐树,她只要做自己。于是,她告诉他,“今世,我不要是你手心接住的一片桐花,我也不要做只能让你保护的人参,我要做我自己,唯一的桐花。”于是,她不再执拗前世。三生三世,她只愿在他眼前,实现千年前许下的承诺。赢得一片桐花开,然后与他长相厮守,直到天荒地老。

  • 美女的顶级保镖最新章节

        绝世兵王回归都市,低调的日子里化身酒吧小保安,龙游花丛中。为了最爱的女人,他要蛰伏积蓄力量,他要挣脱这命运的枷锁,不断变强,才能守护自己最爱的女人。

  • 首席,偷吃请擦嘴最新章节

        总裁另结新欢,要死要活要离婚?总裁,三心二意要不得,偷吃还想要转正?你有权利护航,我有长辈保底,跟我斗?你还嫩点!等等!首席要干嘛?你不要脱衣服,我……我不好男色……妈呀!不好,忍不住了!

  • 在下慎二,有何贵干最新章节

        "/<    >meta property="og:image" content="http://1xiaoshuo/files/article/image/18/18076/18076s.jpgjs330

  • 农门弃妇:太子别吃我豆腐最新章节

        一朝穿越成农妇,逼嫁屠夫命忒苦;刻薄后娘蛮横弟,全家都拿她撒气。低头认命没出息,不如翻身靠自己。生财有道种蘑菇,跻身商圈赌一赌;二嫁谁敢瞧不起,太子宠溺捧手里。靠谁不如靠自己,且看农女翻身记!

  • 二次元最强中二最新章节

        “亥-戍-酉-申-未,通灵之……等等,你不要那样看着我,我把手藏在下面是为了结印,根本不是你想的那样!……等等,别跑啊!”js330

  • 极客升仙最新章节

        来自未来世界的顶级黑客携带着最高端智脑穿越到修仙界。于是,修仙界最大的病毒木马出现了。

  • 天神荒芜最新章节

        韩冰,一身世可怜的人界少年,因紫微星宫的刻意安排和庇佑,成为了寄宿天神灵魂的肉身,他以遗落七界的各神器,战七界,再次创造神界。七灵根,炼神体,黄泉轮回渡万劫,日月星辰成阵法,就算你修为登峰造极,霸绝古今,就算你乃仙魔至尊,也难阻天神灵魂登顶之路。

  • 最牛特别教官最新章节

        能文能武,堪称抗战教育家;姑娘成群,又是护美高手。
        穿越抗战岁月,去一个神秘的地方执行一项特别使命,拿起笔教书,扛起锄头生产,端起枪来打鬼子。
        多重身份的教官,千姿百态的美女,演绎一段怎样的历史传奇……

  • 护花近卫最新章节

        一山不容二虎,除非一公一母!
        任何挡道者,干掉!
        任何情敌,更要干掉!
        当浪荡与纯情相融,谁可挡云战无敌的魅力?
        看云战如何坐拥美人和财富,谱写人生传奇……

  • 逆天丹王最新章节

        异界大陆,这片大陆中充满了血腥、杀戮、背叛种种迹象表明主人林天乙面临着是一个只有强者在才能说话的权利,林天乙会面临着怎样的考验,而等待着他的又是一番怎样的修炼之路,是冥冥中上天注定,林天乙身怀混沌之体,修炼混沌霸体决,被上天所不容,但奇遇屡屡在他身旁,美女、实力、法宝、地位林天乙。

  • 非宠不可:诱人甜妻不好惹最新章节

        一场意外落水,阴差阳错的让秦依依和叶思远这对青梅竹马灵魂互换。“叶思远这么一个英俊不凡、温文尔雅……(此处省略N字)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好男人,我以前就是瞎了狗眼,才会看上苏景辰,我发誓,从今日起,我非叶思远不嫁!”秦依依听着叶思远用自己身体痛心疾首说出的一番话,嘴角抽搐,叶思远,你还能要点脸了吗!婚后某天,叶思远将自己暗恋多年心思不厌其烦说了一遍又一遍,秦依依一听,怒了,一巴掌甩在叶思远脸上,“喜欢我这么多年,你不会早说吗!害得我瞎了一回狗眼!”叶思远怔了怔,嘴角勾起宠溺的笑,丝毫不在意俊美脸上清晰的巴掌印,将趾高气扬的她搂进怀里,“老婆,对不起,我知道错了……”

  • 萌妻嫁到:1号老公宠上天最新章节

        什么?!老哥竟然是gay!而且对方还是个花花公子!为了自家老哥的性福着想,苏小鱼决定亲自出马,誓死捍卫老哥的坚贞。可是那位花花公子似乎跟想象的不太一样——“沈居川,你不是喜欢男人吗!”“宝贝,你挺男人的,因为你正反两面看起来没什么差别。”“你去死吧!”

  • 灭世帝尊最新章节

        左北有神乘,南域兴巫妖。浩瀚神秘大陆共有人、神、妖三族共存。千百年前巫妖大军溃败,甚至险些被灭其族。后余孽龟缩在洪荒之地。终于三千年后巫妖暗自做大,正准备再度争锋人神大族。他——身负异族之血,他——怀绝世之宝,他——无尚仁义,他——得灭天之剑。无心与人争芒,却处处遭人暗算。要美人与天涯,却注定让红尘无缘rn贼老天!我命由我――――唯有逆天改命,血洗三千银河————

  • 泪欲天心最新章节

        破碎虚空兮,人间世;逾越仙神兮,知北游;红尘于此间乎兮,恶可天下匪。其说在《起源天书》,《上古行天卷》曰:道之(至)圣者谓之源,人之(至)圣者谓之皇。皇源之如道,天道以而原。异古今之道圣,为天地之圣皇。

  • 噬天狂尊最新章节

        华夏神偷唐铭穿越异世,修,修罗之身,掌,不灭鬼枪,绝世丹术,无上符箓,权倾天下,随性逍遥!

  • 大侠上位最新章节

        轻风送爽,大侠上位,而我思娇的情绪好比度日如年。

    本章内容提要:
    ...    莽古尔泰听了宋献策的指点的道路,顿时陷入了沉默之中,好半天才盯着宋献策的眼睛开口说道:“你让我逃离沈阳去投奔明国,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我可是后金的三贝勒,一旦离开了这里,我的部下和亲属该怎么办,难道你想让我成为一只丧家之犬吗?你真是在为我出谋划策,还是根本就是明国的奸细?”     说话间,莽古尔泰......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