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到快中午了,吴三桂才追上了朝鲜王的车队,看着队伍中那辆形状特异的四轮马车,他总算松了口气。不过等他和这只车队汇合之后,看着队伍中死气沉沉的模样,心中顿时不安了起来。

    扫视了一遍车队里的人员,他顿时抓住了一名朝鲜官员问道:“崔判书去哪里了?”

    这名朝鲜官员露出了为难的脸色,不能回答吴三桂的问题,不过他的眼神若有若无的撇向了朝鲜王的四轮马车。

    吴三桂顿时丢下了他,冲到了朝鲜王的座驾前,不顾护卫马车的侍卫阻拦,硬生生的逼停了朝鲜王的座驾。看到马车停下之后,他便上前拉开了马车车门,口中喊道:“末将吴三桂拜见殿下,末将有事向殿下禀告,请殿下赦末将无礼…”

    拉开了车门的吴三桂顿时住了口,转过头来看着马车边上的朝鲜官员恶狠狠的问道:“殿下和崔判书去哪了?难道你们出卖了殿下?”

    吴三桂身后的明军骑兵从打开的车门望进去,发觉车厢内空无一人,顿时将马车附近的朝鲜官员和将士围了起来,似乎一有不对就要对他们拔刀相向一样。

    这些朝鲜王身边的侍卫和官员,什么时候见过这样的场景。哪怕整只车队的人数并不比围上来的明军数量少,他们也没勇气拿起武器和这些身上血迹斑斑的明军对抗。

    因此那位负责车队的朝鲜官员终于鼓足勇气开口回道:“吴将军息怒,息怒。过江之后,殿下改为骑马出行和崔判书带着其他人去了南汉山城,并让我们带着马车继续向江都前进,殿下并没有出事…”

    从这名官员的口中和其他朝鲜侍卫的补充下,吴三桂总算弄明白了事情的经过。昨晚女真人的袭击让李倧极为担心自己的安危,他并不清楚来袭击的女真骑兵有多少,也不知道吴三桂这一营骑兵究竟能不能挡住,或是能挡住女真人多久。

    在他边上服侍的吏曹判书崔鸣吉看出了李倧的惶恐,于是便劝说他不如转道前往附近的南汉山城,召来附近的勤王军护卫再前往江都。以避免他们落在女真追击部队的手中,到时朝鲜就真要覆亡了。

    李倧几乎没怎么思索就同意了崔鸣吉的建议,他换上了侍卫的服饰,然后便带着崔鸣吉及半数侍卫转向了南汉山城,又令剩下的军队护卫着马车继续向江都前进,以迷惑有可能出现的女真追兵。

    听完了事情的原委之后,吴三桂半响说不出话来。他在心里不知道骂了崔鸣吉和李倧多少声,却也说不出一个掉头的命令。

    大明新军和旧军最大的区别就是,新军看重的不是斩首之功,而是保护战友的功劳。只要有一线可能,军队都不得丢下战友尸体和伤员。平日里同吃同住同训练培养出来的战友情谊,再加上战场上对死者和伤员的重视,这也是新军维系团体精神的一种方式。

    昨晚的交战失败对于自家这只部队士气的打击不小,但更重要的是战死者的尸体和伤员都没能带回来。这相当于告诉众人,在这里受伤就等于死亡,连尸体都回不了家,这就很难再让这只伤亡率近半的部队返身再战了。事实上,剩下的将士居然还能保持住军纪,就已经让吴三桂很是满意了。

    新军之中没有什么家丁的存在,但是军官所带领过的军队,总是能够留下一点痕迹的。吴三桂可不希望,自己第一次单独领军就成为了士兵们的嫉恨对象。他现在倒是能够强迫剩下的队伍调头,但是却不能保证这些士兵是否还能和昨晚一样奋勇上前。

    而且,吴三桂也真没打算用自己的性命去换取这场功劳。如果连性命都没了,再大的功劳对他都没有意义了。

    他扫视了身后的部下,发觉他们的目光都躲开了自己,于是下定决心说道:“罢了,罢了。既然殿下想要等各地的援兵来护卫他,那么我们就先赶上两位大君,护送他们去江华岛之后再说。”

    吴三桂的决定,让他身边的明军骑兵都松了口气。而那些朝鲜官兵和官员们也很高兴,有上国兵马护卫着他们,想必接下来的2天旅程就安全的多了。

    汉阳城内,随着朝鲜王的离去,原本喧嚣不已的朝堂反而安静了许多。受命守城的领议政金瑬及其亲信,在李倧面前只会说些他想听的主张,但是对于汉阳城能不能守住,大家都是毫无信心。

    但是当朝鲜王离开之后,这些在李倧面前大言不惭,一味指责议和就是投降的官员们,才发现事情有些不妙。他们可没预料到,守卫汉阳的责任会落在自己身上,原本他们是想要保卫李倧出巡的。

    特别是后金军的统帅多尔衮派人送信入城,言明他已率三万大军抵于汉阳城北,要求朝鲜王亲自出城入后金军营解释,为何要背叛丁卯之盟,连续几年不听从沈阳下达的命令云云。

    多尔衮最后在书信上写到,若是过了中午还不回复,他就要出动大军攻打汉阳,大军攻城恐难留手,到时全城上下恐怕就要皆为粉末了。

    金瑬及其亲信顿时被多尔衮的三万人马给吓坏了,从原本的偏向主战迅速变成了议和派,想要派人出去同多尔衮谈判。

    但是主和派的领袖崔鸣吉已经护卫着朝鲜王离开了,此刻汉阳城内正是主战派官员占据了上风。

    弘文馆校理尹集、修撰吴达济及台谏官洪翼汉三人,更是高呼:“胡虏在信中如此羞辱殿下,领议政如何能够与之妥协。岂不闻:主辱臣死吗?

    更何况如今殿下南狩,却将守卫汉阳的重任托付给领议政,难道不正是因为此前领议政在殿下面前夸口,说区区胡虏微不足道,必能教他们在汉阳城下头破血流而回的吗?

    领议政在殿下面前是一副模样,殿下离去之后又是一副模样,如此表里不一,岂是人臣所为…”

    在主和派官员的压迫下,金瑬不得不改口,说要和后金军队抗争到底。于是在一番公论下,众人决定沈器远带人守西门,金尚宪守东门,尹煌守南面,金瑬则守北门。

    沈器远同金尚宪步出昌德宫后,两人相约今日要以死报国,要让胡虏知晓朝鲜并非无人。

    然而当沈器远带着六百私兵于西门整顿防务,正和城外的女真部队对峙时,却突然从城北传来了极大的喧哗之声,一时之间让西门众军皆惊疑不定。

    片刻之后便有一名官员骑马跑来向沈器远大声喊道:“遂之,北门已破,胡虏已经入城,领议政在北门上不知生死,汉阳城已经不可保,赶紧和我一起出城去追寻陛下吧…”

    沈器远顾不得身边的将士听到这消息后都开始混乱了起来,他匆匆上前拉住了对方的缰绳,询问事情的始末。

    原来金瑬前往北门之后,便要求士兵出城背靠城墙而战,试图挫一挫后金军队的锐气。他还颁发命令,未得令而后退者斩。但是金瑬自己和他的党羽都不肯出城指挥,只肯在城门楼上遥控。

    汉阳官兵本就疏于训练,此前他们跟随吴三桂出城剿灭不到自己一半人数的女真前锋,占据了地利都未竟全功,可知这只部队的战斗力有多么弱小了。

    不过汉阳官兵虽然作战能力低下,但是作战的勇气还是不缺乏的,毕竟他们的家人也同样在城内,女真人的凶残之名早就传遍了整个朝鲜。

    因此只要依托城墙守备,再有几位靠谱一些的军官指挥,倒是还能守上一段时间的。

    但是金瑬的冒险指挥,却把这只部队彻底葬送了。豪格原本还有些担心攻城战会出现大量的损伤,但是朝鲜官兵居然出城迎战,且队列混乱毫无士气,他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豪格令两队蒙古骑兵成疏散横队冲锋,自己则带着镶黄旗成三只纵队冲锋。前面的蒙古骑兵吸引了朝鲜兵的一轮火力,而他们则趁机冲入朝鲜军的队伍中去,展开肉搏战。

    豪格的战略非常成功,即便朝鲜军官再怎么重申命令,没有经过长久训练的火枪兵,也很难在这种骑兵正面冲锋下,还能冷静的听从上官的命令的。

    在蒙古骑兵还没有冲到射程之内,已经有士兵忍不住开火了,一枪响而百枪响。被点燃的轰鸣声彻底压倒了军官们的指令,朝鲜的士兵们顿时失去了冷静,不约而同的扣动了扳机。

    朝鲜人使用的还是火绳枪,也没有装备刺刀。一旦失去了指挥,就难以再形成交替射击的次序。当后金骑兵冲入他们的队伍之后,这就成了一场单方面的屠杀。

    朝鲜军在北门外连后金一轮进攻都没有挡住,在付出了近四分之一的伤亡之后,他们就四散而去了。而此时城门都还没能关上,就让女真骑兵一鼓冲入了汉阳城。

    沈器远听后脸色惨白,他的心中一片绝望。如果王都连半日都守不住,那么朝鲜王国还有什么地方能够抵抗后金的进攻呢?万念俱灰的他顿时想要抽刀自尽,但报信的官员却及时抓住了他说道:“遂之冷静,殿下眼下还在城外,只要殿下不落入胡虏之手,我们就还有收复汉阳的机会。眼下只有靠上国援兵,才能把这些胡虏赶出朝鲜了…”

    沈器远终于清醒了过来,他咬牙切齿的说道:“不错,我们还有大明可以依赖,只要保住殿下,就能保住宗社。

    来人,跟我一起冲去东门,和金判书合兵一起冲出汉阳,去找殿下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439章 汉阳沦陷是作者富春山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439章 汉阳沦陷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挽明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富春山居写的《挽明》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439章 汉阳沦陷是作者富春山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439章 汉阳沦陷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挽明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富春山居写的《挽明》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挽明最新章节- 挽明全文阅读- 挽明txt下载- 挽明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历史军事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439章 汉阳沦陷】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挽明】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挽明》书迷评论

  • 重返千年最新章节

        如果是梦,我想早日醒来
        如果是真,我愿再世沉沦
        究竟庄周入梦乱花眼?
        还是蝴蝶寻梦迷庄周?
        有一种相聚,是天长地久有时尽
        有一种离别,叫此恨绵绵无绝期
        数不清繁华千万,望不穿情所归依
        道不完世事无常,舍不掉缱绻缠绵
        幽冥路,忘川河。奈何桥前叹奈何
        三生石,孟婆汤。黄泉碧落落黄泉
        逆转乾坤,为爱痴狂不悔
        朝暮轮回,错点鸳鸯重生顾怜
        往事如风,吹起柳絮满天
        锦瑟年华,你是我的醉里凝烟
        梦蝶的:想联系的朋友,加我!

  • 神医狂妃:妖孽王爷请自重最新章节

        她虽贵为一国之后,腹中已有足六月的皇嗣骨血,但仍然还是落得惨死的下场;等她再度醒来,居然发现老天慷慨地给了她一次重生的机会,只是重生成不入流的沈家废柴大小姐,不仅未婚失贞,还怀了野种,这叫她怎么见人?爹不疼娘已死,二姨娘巴不得她早死,庶妹更是对她恨之入骨,她要如何逆袭?且看她何步步为营翻云覆雨。但是,孩子他爹,究竟是哪个混球,你快出来!

  • 歌词创作最新章节

        虽然有词但曲的部分有些仍未完整

  • 引魂辞最新章节

        正常简介:阴阳信使行走两界,引的是魂,还是债,太平盛世之下,隐藏着的一段段京城秘事,断的是谁人的情,负的是谁人的心,繁华一梦,且道盛世不易,引魂辞去,前尘尽散。一句话简介:这是一个和鬼聊天作伴顺便撩汉子的故事。。

  • 庶不认命:逆天皇妃惹不得最新章节

        他,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大皇子,一次偶然,便救下了被人追杀的她从此,他疼她,爱她,护她,伴她成长,终于盼得新婚夜隔日,某女扶腰瘫软无力,某只妖孽,眉眼含笑,春风十里……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呢?说好的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呢?当初的温润公子呢?这特么活脱脱的就是一只狼,一只饿狼好吗?!

  • 我的娇妻是总裁最新章节

        “美女,我只是个保安!你能不能别总让我做出我职责范围的事?前天是保安,昨天是保镖,今天还得当你男朋友,我虽然是兵王,但我可是有底线的!”    一代雇佣兵王林轩退役,本想安安静静过普通人的生活,却阴错阳差成了一家大公司的保安,偏偏上司还是一个曾得罪过的美妞!从此林轩过上了白天保安晚上**的水深火热又幸福无比的生活……js330

  • 网游之逆天飞扬最新章节

        一个叫高飞扬的家伙,在虚拟世界纵横驰骋、逆天飞扬的故事~js330

  • 位面航母最新章节

        驾驶游艇出海的钱沣,遇到了一艘无主的航母,唤醒了五百小弟。在特定的时间,航母能够穿梭到小说、电影、电视剧、动漫的世界。js330

  • 六州歌头最新章节

        时光湮灭百年繁华喧嚣,王朝社稷相继颠覆,沧海桑田变换几度,新鬼往人来去消亡,而旧人生于心,驻于斯,不曾逝去。天地高迥,六州浩汤,脚下却只一条笔直的单行道,刀光冷铁,硝烟战火,你手提长枪亦是永远面朝前长歌而赴往。我只惟愿你无论在大千世界哪个角落,都能有酒、有肉、有歌、有友。敢哭、敢笑、敢爱、敢恨。

  • 离婚没关系最新章节

        谁说离婚的女人大降价?谁说离婚的女人没有春天?然并卵,温青青前二十几年憋屈的人生,就从这场离婚开始,逐步翻盘!

  • 创客联盟最新章节

        有梦,就去追!他们,是一群由八零,九零,零零三个年代组成的创业团队,他们,是一群相信梦想,敢于拼搏,永不放弃的理想主义者,他们,是一群哭了笑,笑了哭,改变自己,改变彼此,改变世界的创客!时代的步伐,正在快速行进!别忘了,你,也是其中的一员!

  • 剑侠布袋戏最新章节

        一口道尽天下事,空手操弄百万兵。
        江湖霸业谁做主?红尘剑侠梦中听。
        佛道儒三教,谁居鳌首?
        天下征战事,谁主沉浮?
        一名武林新秀,不在三教,却心怀天下;不恋权势,却念怀苍生
        试问其要如何走出自己的江湖路?
        (本作品改编自西山居网游《剑侠情缘三》)

  • 剪魂最新章节

        一张剪纸一条命,杨家天价剪纸,卖的不是钱,而是命。杨坚为了钱,不仅卖了别人的命,鬼使神差,连自己的命也卖了。从此之后,诡异不断,惊悚不断。在剪魂的世界里,惊悚无处不在

  • 我的吸血鬼女友最新章节

        上大学的学生月夜,一次在草地上休息的时候遭到黑影咬伤陷入昏迷,再次醒来的时候月夜的生活彻底改变,成为新生的狼人,成为狼人的月夜一路会遇到什么样的阻碍?

  • 灵王最新章节

        一夜之间家族惨遭灭门,仅少年一人逃出生天,火灵为友,公主为伴,肩担血海深仇,且看一代灵王如何纵横天下!

  • 傻妃嫁到:邪王狠狠宠最新章节

        一次偶然的机会,越文荻认识了来自乡下的呆傻丫头秦如凡。她是来给哥哥冲喜的,但是却没有想到,跟自己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秦如凡救了他,他本来应该感恩,但是却没有想到,众多的误会交织在一起,让他对这个看似无害的小白兔产生了嫌隙。他认为她就是敌方派过来的奸细,进而对她几番追杀。多次意外,越文荻意外发现秦如凡竟然不是废物,这倒是让他十分好奇。出于对越家的不满和对温氏等人的讨厌,越文荻决定帮秦如凡在越家站稳脚跟。

  • 冷帝独宠小贪妻最新章节

        贪吃又有点小花痴的冰芯芯,不服气闺蜜说自己是老处女去搭讪,结果却出了意外。
        一朝醒来,变成了美若天仙,却就要死了的公主襄阳芯儿。
        “什么!献祭大冥国?暴君?吸血魔鬼?”
        听说大冥国国主,冷血残暴,武功绝世,面相丑陋,在他身边的人一不留神就能丟掉性命。
        他十二年前还得了一种怪病,每年月圆之时都要吸食新鲜的王族处子血,襄阳芯儿就是今年献祭的人。
        月圆之夜,风云澈被冰芯芯的一句“你吃了我之前,先让我尝尝鲜吧”给激怒,一夜缠绵和索取,最后还阴差阳错的把毒给解了。
        毒解就解了,这暴君还不让走了,不让走就不让走嘛,有帅哥看都不能看,这也太霸道了吧?
        女人,孤就算负全天下,也绝不负你!
        ……
        澈,我爱你,就让我再救你一次吧!

  • 我的美女总裁未婚妻最新章节

        杀手会医术,谁都挡不住。传奇杀手回归都市,意外卷入恩怨纷争。既然注定无法平淡,便再战江湖掀狂澜!

    本章内容提要:
    ...    直到快中午了,吴三桂才追上了朝鲜王的车队,看着队伍中那辆形状特异的四轮马车,他总算松了口气。不过等他和这只车队汇合之后,看着队伍中死气沉沉的模样,心中顿时不安了起来。     扫视了一遍车队里的人员,他顿时抓住了一名朝鲜官员问道:“崔判书去哪里了?”     这名朝鲜官员露出了为难的脸色,不能回答吴三桂的问题......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