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公,你这次同那些漕运官吏牵涉过深,你的弟子又卷进了反土地改革一案,哪怕是我也压不住多久。依我看,倒不如以退为进,这次和我一起告老还乡,那么那边自然会高抬一手,把你从这案子里放过去,这也是官场旧例么。”

    黄立极一边吹着手中热气腾腾的茶盏,一边趁着换气的空隙说道,他斜对面的张瑞图一言不发的看着门外地砖上的阳光,过了许久方才呼出了一口长气,直着脖子说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他崔呈秀难不成真的能够一手遮天了?陛下就真的会纵容此等小人为祸士绅了?”

    黄立极轻轻喝了一口滚烫的热茶,这舒服劲从喉咙一直畅快到了肚子里,这才懒洋洋的说道:“陛下都登基五年多了,长公你还不了解他想要的是什么吗?

    陛下现在念念不忘的其实只有两件事,外消蒙古、女真之患,内除底层百姓变乱之忧。其他事情上也就算了,要是在这两件事上做什么手脚,就算是宗室藩王都不在陛下眼中,何况是我们这些外臣。

    洛阳传回来的消息,想必你也听说了。长公真的以为,陛下回京之后事情会发生什么变化吗?我看真要逼得陛下亲自出手,反而更糟。”

    张瑞图眼睛顿时缩了缩,沉默了许久方才问道:“那么运河一案如何了结?我那些弟子又如何处置?”

    黄立极放下了茶盏说道:“和朝中没什么相干的士绅大户抛出几家来,流放海外开拓荒岛。让那些商人准备一笔款子,把那些漕工安抚下去,运河的案子也就这么结束了,给大家都留些体面。

    至于你那些牵涉进土改案子的弟子,只要愿意认罪拿出土地支持土改,我替你去同崔呈秀去说,罚他们一笔银子也就算了。只要今后不再糊涂,也碍不着自己的前程。如果继续顽抗到底,那就不好说了。”

    张瑞图的眼角跳了跳说道:“拿出土地来也就算了,崔呈秀一钱不出,还想着罚别人银子,这是不是不讲理啊?”

    黄立极看了看左右无人,方才压低了声音说道:“这倒不是崔呈秀的意思,是陛下的意思。陛下的原话是:如果有人想要让百姓看不到希望,那么他就要让人看不到明天。罚一笔钱,小事耳。真要让陛下记住了谁谁谁的名字,那才是大事。”

    张瑞图哑口无言,知道这次是非退不可了。当然他心里也有些清楚,黄立极非要他告老还乡,也是想为钱谦益铺平道路。原本他还想要争一争,毕竟江南士绅支持他的并不在少数,钱谦益的新东林党只受到了一小部分江南士绅官僚的支持。

    至于北方大部分士绅所支持的科学进步党,党魁徐光启精力不济,连吏部尚书都推掉了。党内虽有李天经、温体仁、周延儒这些中坚力量,但是李天经资历太浅,温体仁虽然已经接任了吏部尚书的位置,却不愿支持周延儒去竞争这个首辅之位。

    张瑞图原本觉得自己还是有希望的,但是谁知道在这个时候,黄立极会借这两个案子劝退他。张瑞图左思右想之下,终于还是点头应允了黄立极,不愿让自己陷入到更麻烦的处境之中去。

    皇帝在洛阳城对着拦道宗室的那些话语,不仅仅传到了黄立极这些内阁执政的耳中,就算是一般的官员百姓,也从那些民间刊印的小报上看到了大部分内容。

    在黄立极、张瑞图这些阁臣的眼中,这些话语无疑代表了皇帝对于当下某些政治事件的表态。但在大多数普通官员和市民百姓眼里,不过是一些茶余饭后的谈资罢了,他们并不会对此深入的思考什么。

    不过对于袁可立这样的官僚精英来说,皇帝这些话语,无疑是能够看出很多东西来的。不过就在他在家安静的思考着,皇帝对宗室说这些话背后的用意是什么的时候,却听到儿子前来通报,刑部尚书惠世扬登门拜访来了。

    袁可立辞去刑部尚书一职后,便将精力放在了律法条文的核定及司法大学的教育上,虽说他已经不再插手刑部实务,但是刑部官员却不敢不跑来向他请教某些律法条文的解释。因此他不以为意的吩咐儿子,将惠世扬带来自己的书房相见。

    正如袁可立所预料,惠世扬正是为了一件案子而来,他拜见了袁可立之后,便迫不及待的说道:“袁老尚书安好,下官此次上门可是无事不登三宝殿,是向老尚书求援来的。”

    看到惠世扬如此急迫的模样,袁可立也有些诧异了起来,他坐正了身体说道:“惠尚书究竟有什么事要找老夫商议,不妨直说。”

    惠世扬也不可客气,就这么直接的说道:“其实就是一件小案子,但现在却牵涉到了宫内,下官一时把握不住,便来向老尚书讨个主意。

    保定有个小地主马家,家中有两个儿子,长子取妻贾氏,是邻村一村民之女,花费了嫁妆五十六两。但是两人成婚不足三日,长子就暴病而亡了。

    贾氏欲归家,但翁姑却不同意,反而想要让她再嫁给自己的二儿子。贾氏不愿,便在当晚逃离了马家,她也没有回自己娘家,反而跟着村人跑来了京城,最后进入了纺织工厂。

    贾氏在纺织工厂内又认识了男子赵大木,两人之间又不知不觉起了情丝,他们两人正要谈婚论嫁的时候,马家却循着一封家书找到了京城。

    赵大木了解了前因后果之后,表示愿意退赔五十六两嫁妆,从此贾氏和马家再无关联。但是马家父子并不同意,他们堵着工厂门口只要把人带回去,不管是活人还是死人。

    赵大木和工友一时气愤,殴打了马家父子,马家父子便把一张状纸送到了区法院,告赵大木**儿媳。区法院便按照法典,判赵大木流放海外,十年内不得返回中原。

    不过赵大木的叔叔是内务府的管事,他自然不肯侄子吃这个亏,便上诉至刑部,认为在马家父子上门之前,侄子并不清楚贾氏的背景。而且马家父子逼迫贾氏改嫁小叔,有违人伦,要求撤销区法院的判决。

    此案传开之后,部内的官员虽然有些人同情贾氏,但也依然认为应当维持原判,毕竟马家要求贾氏改嫁小叔还只是口头一说,并无实施。

    但是宫内听说了此案之后,便派人给下官送来了一封信件,要求刑部保护女子的权利,不可让贾氏再入虎狼之穴。若是因为刑部的判决造成人伦惨剧,则刑部当为此负责。

    因为宫内的表态,本部官员倒是又无法裁断了,现在马家父子整日在刑部门口喊冤,实在是令本部官员很是难堪,不知老尚书能否指点一二?”

    袁可立听完后心念一动,便出声问道:“宫内来信是指?”

    惠世扬马上回道:“是袁、田两位贵妃,她们现在正是京城妇幼会的主持者。”

    袁可立眯了眯眼睛,继续问道:“那么周后是什么意见?”

    惠世扬叹了口气说道:“周后未曾表态,下官也不好去问。不过内务府这边的态度倒是很明确,贾氏、赵大木两人都是要保的。否则,其他人也学着马家父子来工厂闹事,这工厂还能开的下去?

    可现在京城的清流却是支持马家父子的,他们认为这件事还是贾氏不守妇道在先,马家父子虽有不是,但毕竟还是有名分在的,应当让马家将贾氏带回家中去。”

    袁可立终于了解了惠世扬的为难之处,他略略理了理最近发生的事,方才说道:“看来是有人不甘寂寞,想要用这件风化案子反击此前朝廷办理的运河、土改两案啊。

    若是刑部站在了马家这边,他们就算是在陛下面前挣回了一点面子,伦理纲常总是国朝之重么。不过那样的话,恐怕刑部就要成了陛下的眼中钉了。我们现在可经不起陛下再来一次清洗,否则这两年来的功夫就白费了。”

    惠世扬皱着眉头回道:“可若是保了贾氏、赵大木,恐怕刑部在这些清流口中,就成了趋炎附势之徒,他们对付不了陛下,但是给我们找麻烦还是有些手段的。”

    袁可立思考许久,方才对着惠世扬问道:“你觉得现在还有什么可以束缚住陛下的手段?”

    惠世扬摇了摇头说道:“陛下不畏天命,不畏圣人之言,不畏青史之记载,我等实际上已经无技可施了。”

    袁可立却摇了摇头说道:“我觉得陛下还是有所畏惧的,他对于律法总是保持着不去触犯,对于不能接受的律法宁可出声废除,也不会视若无物。

    今后如果说我们还能仰仗什么去劝阻这位陛下的话,大约就剩下这些法律条文了。所以,我们首先自己不能去践踏这些法律条文。

    这件案子不在于,我们站在谁这边,而在于究竟应当选择什么法律条文去审判。

    陛下签名通过的民法典已经实施了,但是区法院居然还在使用旧的大明律来判决,这样真的合适吗?

    刑部应当追究的是,区法院为何要引用错误的法律条文审判此案。根据民法典中婚姻法的规定,只有在当地县衙登记的婚姻,或是事实婚姻一年以上者,方才作为合法婚姻进行保护。

    这个贾氏既然和丈夫成婚不足三日,想来还没去登记过,那么双方就不算正式婚姻。贾氏和马家并无关系,退还嫁妆,从此男婚女嫁各不相干就是了。”

    惠世扬低头想了想,顿时点头称赞道:“还是老尚书高见,这样一来双方也就没有什么借口了,这民法典的威信也竖立了起来…”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三卷 帝国之路 第407章…是作者富春山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三卷 帝国之路 第407章…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挽明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富春山居写的《挽明》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三卷 帝国之路 第407章…是作者富春山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三卷 帝国之路 第407章…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挽明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富春山居写的《挽明》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挽明最新章节- 挽明全文阅读- 挽明txt下载- 挽明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历史军事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三卷 帝国之路 第407章…】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挽明】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挽明》书迷评论

  • 末法狂神最新章节

        星辰大陆,魔法为源,诸神掌控世界,诸神制定规则,诸神既是一切。一名饥寒交迫,有着地球灵魂的小乞丐,势必要成为一名魔法师。诸神的规则不可逆转,但小乞丐却不愿成为奉献灵魂的信徒。规则的破碎,将改变他的命运,最终他将要弑神!当诸神的谎言被勘破,这个世界将会如何?是毁灭!又或者重生!

  • 太古造化诀最新章节

        世间有石碑千座,含诸般奥妙,惊世神通。石碑或隐于山林,或藏于幽海,或埋于大地,或立于火境。遇有缘人,当赐一场造化,成就英雄物语!

  • 骗个大小姐当老婆最新章节

        会武术!会杀猪!还会撩妹!从昆仑山而来的风骚少年,一朝成为大小姐的近身保镖,当在花花都市之中遇到清纯小萝莉,辣妹大小姐,冷艳女杀手的时候,他是否能守身如玉?保持纯洁?且往下看……

  • 二婚皇后:魅颜嫡女乱后宫最新章节

        前世的她,所爱之人并不爱她,爱的却是阴差阳错的娣姐;时光轮回,得以让她回到一切的开端;她要开始新的生活,让之前的误会不再困扰两人,她要留住所爱之人;奈何,嫡姐嫡母蛇蝎心肠,既是如此,她便不会再手下留情!嫡姐想要抢夺她所爱?她便让她嫁的守活寡!嫡母想谋害亲弟?她便能让她痛失爱子!父亲想舍弃她包住官位?那莫怪她连根拔起!这一世,拼尽了性命,舍弃了一切,我只愿与他举案齐眉!

  • 动漫穿越APP最新章节

        “明日香,我和真嗣来帮你来了!”    “麻美学姐,小心头!头!”    “好色仙人,纲手婆婆说了,回去就和你结婚。”    “艾斯,路飞,我带着木叶村的两大扛把子回来了!”    莫名其妙的从女神那里得到一款动漫穿越app后,李晓开始了自己的拯救之旅。    李晓:“那些个被作者画死的倒霉蛋,来来来,都到我面前排好队,看我挨个复活你们!”js330

  • 天道神途最新章节

        天分九斗,又分三清。浩瀚疆土,广袤无垠。然,皆为林凡一人囊中之物。天地诸神,皆为我一道分身。挥挥手袖,万物珍宝飞跃而来。执掌七万年,天尊林凡从走一遭轮回,开辟逆天之路,屠尽仙魔,再登九天。九天之上,唯我独尊。

  • 摄政王黑化日常最新章节

        她是万家茶楼老板娘,寡妇一枚,拖油瓶一个。  她贵为江南第一名门千金,却受尽冷眼。  她被师父训练成杀手,身不由己。  姐妹毒,亲哥狠,老爹更是渣渣渣。  明争暗斗的漩涡里,是他站了出来,替她扛下了一切:“本王千娇万宠地把你追到手,可不是让你被人欺负的!”  ……  唐古:“你喜欢我娘,是因为她胸大么?”  某摄政王:“这是原因之一,其实她臀也挺翘的……”

  • 植掌大唐最新章节

        穿越成了终南山中的一个马上要被饿死的小农民,怎么吃饱饭成了要命的问题。好在有了植物改造系统,填饱肚子,发财致富,甚至封妻荫子都不再是问题。没事遛遛宠物,享受下美食,顺便挖一挖世家的根基。当一百二十岁的石磊被问到,是什么让他有如此大的成就时,他淡定的答道,其实我只是想让大唐的人民都能吃饱饭而已。

  • 嗜妻如命:权少好好疼最新章节

        她是蛮横骄傲的豪门千金,他是面目可憎的二世祖。一次意外,他们一夜缠绵。第二天,他就出现在她家说要娶她,被她毫不客气地赶出大门。谁知一夜过后,她醒来发现自己被扔进军营接受再改造,而他竟然是部队首长!她不肯屈服,屡屡在军营惹事生非,屡屡颜面扫地被他当众关禁闭。可是关禁闭不是一个人面壁思过吗?他怎么也进来了?还像大灰狼般向她逼近?救命!你想干什么?!

  • 半世皇后半世妃最新章节

        林七七一个十五岁的孩子,经历了她这个年纪不该经历的,得到了她这个年纪不该得到的,失去了她这个年纪不该失去的。

  • 戮天战帝最新章节

        千年前,仙界第一帝叶风被未婚妻陷害致死,一代神帝,就此陨落。千年后,叶风逆天归来,却发现自己坠落凡尘,修为尽失。驻足凡界,叶风远望天边,心中怒火难抑,“再从头,破灭诸天,杀帝成神。”

  • 欢天盛世最新章节

        爱一个人就是一辈子!这是她的信仰,没有想到打破她信仰的人却是她至爱至亲的人!
        此后,冷眼看着世间所有的恩爱变成了凉薄!
        “如果没有把握一辈子爱我就走开!”曲承欢甩手离开。
        “我把我的心交给了你,生生世世都任你主宰,你说这是什么?”周云天岂是轻易放弃的人,遇到她之后人生就圆满了,所有的孤单日子只是为了遇到她而盛开的罂粟花。
        当两个人的生命一起纠缠的时候,就是所有的寂寥盛开的磨砺,当有一天,一起携手天下的那一刻,便是欢天盛世之时!

  • 画蛊最新章节

        第一卷:村长的神秘死亡可以说是作茧自缚,认识了相伴一生的人,是亲情还是爱情。无意间拿到的古镜带来意想不到的命运。是无意还是指引。【第一卷完】神秘的村寨里少年诡异的怀孕,并且生下了蛇尾的婴儿,孩子的父亲是人是蛇?是一次发情的错误还是有人蓄谋已久。白衣的女子,黑衣的男人。一切阴谋都指向20年前甚至更远的真相。敬请期待第二卷【责编:夏菡】

  • 一纸休书:邪王请滚粗最新章节

        现代保密处成员、特工队队长魂穿冥月国成为将军府二小姐上官蕊雪。大小姐虐待,被‘卖’病秧子六王爷。世人称:丑女配病王,双双入鬼门!她步步为营,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与他同甘共苦,誓要夺回万里江山。却不想,他皇袍加身之时,便是她万劫不复之日……待对上那一双寒眸和绝然,她将何去何从……

  • 茅山极品道士最新章节

        :【僵尸酒吧开业大酬宾全场只要998】————一群被制服的僵尸为了丰富他们的业余生活允许他们在茅山脚下开设酒吧,话说你开就开吧!占那么大面积干嘛?某道士:小龙把他娘的意大利炮拿来。戚小龙:师傅,尊命!戚小龙:师傅拿炮干嘛?某道士:干他呀!

  • 打工小子修仙记最新章节

        一次意外,莫小川偶得鸿蒙遗宝,激活鸿蒙皇族血脉,修炼神诀,横行都市,开始演绎一段非凡的传奇人生。

  • 天道罚恶令最新章节

        陆笙获得罚恶令,附身在衣锦还乡的士子身上。    绚丽江湖,谁主沉浮?    你说你一双铁掌打遍天下?来,接我一招降龙十八掌先。    剑仙剑神,决战金陵!怎么可以少了一剑西来天外飞仙?    罚人间之恶,得我盖世绝学!    小李飞刀成绝响?一刀芳华震京华。    入道之境无敌天下?那是没见过在下的战神图录吧?    问我凭什么代天罚恶?老子代表月亮消灭你!

  • 极品神医奶爸最新章节

        陆瑶说:“我家相公是从乡下来的,不懂时尚,没有风度翩翩!你们不要欺负他。”    那些被苏尘抢了风头的富家子弟欲哭无泪:到底谁欺负谁啊!    楼以潇说:“我家苏尘忠厚老实,什么内功,炼丹,中医,武学都不会的!”    那些被苏尘治好的病患,被苏尘秒杀的仇敌:喂喂,这位美女,您是瞎了吗?    苏西说道:“爸爸,今天有人欺负妈妈们了!”    苏尘挽起袖子:“西西,你要记住,我们是文明人,能动手的就不要哔哔,走,爸爸用拳头去和他们讲道理!”    “我们家是男权主义,我在家里从来都是说一不二的!”苏尘跪在搓衣板上豪气干云的说道。    苏尘的众兄弟:“大哥,脸是个好东西,拜托您要一下!”

    本章内容提要:
    ...    “长公,你这次同那些漕运官吏牵涉过深,你的弟子又卷进了反土地改革一案,哪怕是我也压不住多久。依我看,倒不如以退为进,这次和我一起告老还乡,那么那边自然会高抬一手,把你从这案子里放过去,这也是官场旧例么。”     黄立极一边吹着手中热气腾腾的茶盏,一边趁着换气的空隙说道,他斜对面的张瑞图一言不发的看着门......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