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公,你这次同那些漕运官吏牵涉过深,你的弟子又卷进了反土地改革一案,哪怕是我也压不住多久。依我看,倒不如以退为进,这次和我一起告老还乡,那么那边自然会高抬一手,把你从这案子里放过去,这也是官场旧例么。”

    黄立极一边吹着手中热气腾腾的茶盏,一边趁着换气的空隙说道,他斜对面的张瑞图一言不发的看着门外地砖上的阳光,过了许久方才呼出了一口长气,直着脖子说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他崔呈秀难不成真的能够一手遮天了?陛下就真的会纵容此等小人为祸士绅了?”

    黄立极轻轻喝了一口滚烫的热茶,这舒服劲从喉咙一直畅快到了肚子里,这才懒洋洋的说道:“陛下都登基五年多了,长公你还不了解他想要的是什么吗?

    陛下现在念念不忘的其实只有两件事,外消蒙古、女真之患,内除底层百姓变乱之忧。其他事情上也就算了,要是在这两件事上做什么手脚,就算是宗室藩王都不在陛下眼中,何况是我们这些外臣。

    洛阳传回来的消息,想必你也听说了。长公真的以为,陛下回京之后事情会发生什么变化吗?我看真要逼得陛下亲自出手,反而更糟。”

    张瑞图眼睛顿时缩了缩,沉默了许久方才问道:“那么运河一案如何了结?我那些弟子又如何处置?”

    黄立极放下了茶盏说道:“和朝中没什么相干的士绅大户抛出几家来,流放海外开拓荒岛。让那些商人准备一笔款子,把那些漕工安抚下去,运河的案子也就这么结束了,给大家都留些体面。

    至于你那些牵涉进土改案子的弟子,只要愿意认罪拿出土地支持土改,我替你去同崔呈秀去说,罚他们一笔银子也就算了。只要今后不再糊涂,也碍不着自己的前程。如果继续顽抗到底,那就不好说了。”

    张瑞图的眼角跳了跳说道:“拿出土地来也就算了,崔呈秀一钱不出,还想着罚别人银子,这是不是不讲理啊?”

    黄立极看了看左右无人,方才压低了声音说道:“这倒不是崔呈秀的意思,是陛下的意思。陛下的原话是:如果有人想要让百姓看不到希望,那么他就要让人看不到明天。罚一笔钱,小事耳。真要让陛下记住了谁谁谁的名字,那才是大事。”

    张瑞图哑口无言,知道这次是非退不可了。当然他心里也有些清楚,黄立极非要他告老还乡,也是想为钱谦益铺平道路。原本他还想要争一争,毕竟江南士绅支持他的并不在少数,钱谦益的新东林党只受到了一小部分江南士绅官僚的支持。

    至于北方大部分士绅所支持的科学进步党,党魁徐光启精力不济,连吏部尚书都推掉了。党内虽有李天经、温体仁、周延儒这些中坚力量,但是李天经资历太浅,温体仁虽然已经接任了吏部尚书的位置,却不愿支持周延儒去竞争这个首辅之位。

    张瑞图原本觉得自己还是有希望的,但是谁知道在这个时候,黄立极会借这两个案子劝退他。张瑞图左思右想之下,终于还是点头应允了黄立极,不愿让自己陷入到更麻烦的处境之中去。

    皇帝在洛阳城对着拦道宗室的那些话语,不仅仅传到了黄立极这些内阁执政的耳中,就算是一般的官员百姓,也从那些民间刊印的小报上看到了大部分内容。

    在黄立极、张瑞图这些阁臣的眼中,这些话语无疑代表了皇帝对于当下某些政治事件的表态。但在大多数普通官员和市民百姓眼里,不过是一些茶余饭后的谈资罢了,他们并不会对此深入的思考什么。

    不过对于袁可立这样的官僚精英来说,皇帝这些话语,无疑是能够看出很多东西来的。不过就在他在家安静的思考着,皇帝对宗室说这些话背后的用意是什么的时候,却听到儿子前来通报,刑部尚书惠世扬登门拜访来了。

    袁可立辞去刑部尚书一职后,便将精力放在了律法条文的核定及司法大学的教育上,虽说他已经不再插手刑部实务,但是刑部官员却不敢不跑来向他请教某些律法条文的解释。因此他不以为意的吩咐儿子,将惠世扬带来自己的书房相见。

    正如袁可立所预料,惠世扬正是为了一件案子而来,他拜见了袁可立之后,便迫不及待的说道:“袁老尚书安好,下官此次上门可是无事不登三宝殿,是向老尚书求援来的。”

    看到惠世扬如此急迫的模样,袁可立也有些诧异了起来,他坐正了身体说道:“惠尚书究竟有什么事要找老夫商议,不妨直说。”

    惠世扬也不可客气,就这么直接的说道:“其实就是一件小案子,但现在却牵涉到了宫内,下官一时把握不住,便来向老尚书讨个主意。

    保定有个小地主马家,家中有两个儿子,长子取妻贾氏,是邻村一村民之女,花费了嫁妆五十六两。但是两人成婚不足三日,长子就暴病而亡了。

    贾氏欲归家,但翁姑却不同意,反而想要让她再嫁给自己的二儿子。贾氏不愿,便在当晚逃离了马家,她也没有回自己娘家,反而跟着村人跑来了京城,最后进入了纺织工厂。

    贾氏在纺织工厂内又认识了男子赵大木,两人之间又不知不觉起了情丝,他们两人正要谈婚论嫁的时候,马家却循着一封家书找到了京城。

    赵大木了解了前因后果之后,表示愿意退赔五十六两嫁妆,从此贾氏和马家再无关联。但是马家父子并不同意,他们堵着工厂门口只要把人带回去,不管是活人还是死人。

    赵大木和工友一时气愤,殴打了马家父子,马家父子便把一张状纸送到了区法院,告赵大木诱奸儿媳。区法院便按照法典,判赵大木流放海外,十年内不得返回中原。

    不过赵大木的叔叔是内务府的管事,他自然不肯侄子吃这个亏,便上诉至刑部,认为在马家父子上门之前,侄子并不清楚贾氏的背景。而且马家父子逼迫贾氏改嫁小叔,有违人伦,要求撤销区法院的判决。

    此案传开之后,部内的官员虽然有些人同情贾氏,但也依然认为应当维持原判,毕竟马家要求贾氏改嫁小叔还只是口头一说,并无实施。

    但是宫内听说了此案之后,便派人给下官送来了一封信件,要求刑部保护女子的权利,不可让贾氏再入虎狼之穴。若是因为刑部的判决造成人伦惨剧,则刑部当为此负责。

    因为宫内的表态,本部官员倒是又无法裁断了,现在马家父子整日在刑部门口喊冤,实在是令本部官员很是难堪,不知老尚书能否指点一二?”

    袁可立听完后心念一动,便出声问道:“宫内来信是指?”

    惠世扬马上回道:“是袁、田两位贵妃,她们现在正是京城妇幼会的主持者。”

    袁可立眯了眯眼睛,继续问道:“那么周后是什么意见?”

    惠世扬叹了口气说道:“周后未曾表态,下官也不好去问。不过内务府这边的态度倒是很明确,贾氏、赵大木两人都是要保的。否则,其他人也学着马家父子来工厂闹事,这工厂还能开的下去?

    可现在京城的清流却是支持马家父子的,他们认为这件事还是贾氏不守妇道在先,马家父子虽有不是,但毕竟还是有名分在的,应当让马家将贾氏带回家中去。”

    袁可立终于了解了惠世扬的为难之处,他略略理了理最近发生的事,方才说道:“看来是有人不甘寂寞,想要用这件风化案子反击此前朝廷办理的运河、土改两案啊。

    若是刑部站在了马家这边,他们就算是在陛下面前挣回了一点面子,伦理纲常总是国朝之重么。不过那样的话,恐怕刑部就要成了陛下的眼中钉了。我们现在可经不起陛下再来一次清洗,否则这两年来的功夫就白费了。”

    惠世扬皱着眉头回道:“可若是保了贾氏、赵大木,恐怕刑部在这些清流口中,就成了趋炎附势之徒,他们对付不了陛下,但是给我们找麻烦还是有些手段的。”

    袁可立思考许久,方才对着惠世扬问道:“你觉得现在还有什么可以束缚住陛下的手段?”

    惠世扬摇了摇头说道:“陛下不畏天命,不畏圣人之言,不畏青史之记载,我等实际上已经无技可施了。”

    袁可立却摇了摇头说道:“我觉得陛下还是有所畏惧的,他对于律法总是保持着不去触犯,对于不能接受的律法宁可出声废除,也不会视若无物。

    今后如果说我们还能仰仗什么去劝阻这位陛下的话,大约就剩下这些法律条文了。所以,我们首先自己不能去践踏这些法律条文。

    这件案子不在于,我们站在谁这边,而在于究竟应当选择什么法律条文去审判。

    陛下签名通过的民法典已经实施了,但是区法院居然还在使用旧的大明律来判决,这样真的合适吗?

    刑部应当追究的是,区法院为何要引用错误的法律条文审判此案。根据民法典中婚姻法的规定,只有在当地县衙登记的婚姻,或是事实婚姻一年以上者,方才作为合法婚姻进行保护。

    这个贾氏既然和丈夫成婚不足三日,想来还没去登记过,那么双方就不算正式婚姻。贾氏和马家并无关系,退还嫁妆,从此男婚女嫁各不相干就是了。”

    惠世扬低头想了想,顿时点头称赞道:“还是老尚书高见,这样一来双方也就没有什么借口了,这民法典的威信也竖立了起来…”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407章 一件案子的审判是作者富春山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407章 一件案子的审判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挽明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富春山居写的《挽明》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407章 一件案子的审判是作者富春山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407章 一件案子的审判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挽明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富春山居写的《挽明》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挽明最新章节- 挽明全文阅读- 挽明txt下载- 挽明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历史军事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407章 一件案子的审判】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挽明】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挽明》书迷评论

  • 惊魂超市最新章节

        深夜子时,一般的店铺都关门了,只有寥寥无几的超市和成人店还开着,我就是其中一家超市的店员,经历着常人根本无法想象的诡事。
        大哥哥,我渴了想喝水,可我没有钱。脸色惨绿的小女孩伸出了小手。
        QQ群:70584453

  • 药神毒妃,邪王乖乖缠最新章节

        一朝穿越,从此一个惊才潋滟的天才就此崛起。医毒双绝,她成药神,拥有异火榜第一异火,超神兽……他,则是人人惧怕的第一美男子,“邪王”魔翎,身为神界的第一天才。一次下凡界大陆,他看见她刚穿过来就狠辣的杀人场景,从此便缠上她,强势护卫,暖她冰心,走上无上宠妻之路……

  • 穿越之最强攻略最新章节

        无意间进入一个游戏里面,只有最早通关的人才能顺利回到原来的世界。于是,各显身手、百家争鸣,用最强的攻略,征服男人的心。可是,成为石榴姐、丑八怪、打酱油的她就忍了;好不容易变成美女,为嘛不是潘金莲就是要被砍头的妲己!掀桌,坑爹呢这是!

  • 凤女重生最新章节

        他是一国之主,他说许她荣华富贵给她这世间最尊贵的后位,但是她拒绝了,反目便是一刀送上,她说:“凤夙,这是你前世欠我的。”

  • 神话管理人最新章节

        神话是什么,就是过去看不懂,现在更加看不懂的事情    管理人是什么,就是居委会大妈,给神话擦屁股的    北方出马家族来了,我要苦口婆心的劝说和解    吸血鬼来了,我引来教廷对付他们    ......    你说我怎么这么怂,那我告诉你,这不是怂,这叫不费力气办事情,你以为神话管理人要去打架吗?那你就错了,我们的任务是让别人打起来,我们坐收渔翁之利js330

  • 网游之逆天飞扬最新章节

        一个叫高飞扬的家伙,在虚拟世界纵横驰骋、逆天飞扬的故事~js330

  • 婚后试爱:顾少来床咚最新章节

        三年时间,她赶不走顾少身边的莺莺燕燕,成不了他如影随形的甜蜜娇妻。该怪她父母背叛顾氏,还是怪他身边的女人层出不穷?误会,陷害,她无法躲过。最后只剩一纸离婚协议,却换来他的一句:“除非你能逃出我的视线之外,否则,你别想再找其他男人。”

  • 大神曾是路人甲最新章节

        一次巧合无可厚非,两次巧合也并不奇怪,然而,巧合次数多了,那必定是有一个人有意为之。在程星桃飞蛾扑火的那段岁月里,乔跃只是一个旁观者。可是,乔跃真的只是一个旁观者吗?那不过是因为那时的程星桃,心里眼里满满的都是萧裕阳,再看不见其他。几年后,当极力忘却往事的程星桃再次遇见乔跃,被尘封的记忆开启,只是,这一次,回想起的过往,与以往记忆中的有一点点的不一样。扑火的飞蛾在烈火中遍体鳞伤,它还会有勇气朝着光明飞去吗?程星桃觉得不会。但是乔跃说,会,因为那就是她的本质。js330

  • 极品保安最新章节

        修真大仙秦小白重生成了一名小小保安,本以为可以远离纷争潜心修炼了。结果总有那么一些二代、富帅,在他面前跑来跑去的。自以为天王老子他第一的武者、异能者,非要来他面前装逼。于是乎,史上最牛的保安出现了……

  • 无仙最新章节

        武侠修仙,其乐无边

  • 腹黑妈咪爱上坏总裁最新章节

        一压一夜情,叶乔觉得就当被狗吭了,谁没有个马失前蹄的时候,起床拍拍手走人……二压新婚时,反正都压一次了,再来一次又何妨,逮到我就让你嘿嘿嘿……

  • 总裁大叔太撩人最新章节

        这是一个腹黑兔子对抗腹黑大叔的故事。“我腹黑?我做护工的时候,他装作双腿残疾,让我背着他走了多少冤枉路?”某兔子表示抗议。“我腹黑?是谁在我手术恢复视力之后,跑得不见踪影?”某腹黑大叔也抗议。“谁为了引我爸出来,撩我跟他结婚,又在婚礼上扔下我?”“那又是谁叫了另外一只兔子冒充自己,把我蒙在鼓里,像傻子一样?”“来啊,互相伤害啊!”某兔子叫嚣着。“来啊,互相相爱啊!”某个大叔认输了。

  • 扑倒总裁大人:但愿沉醉不复醒最新章节

        被闺蜜和未婚夫联手设计,她失身于他。又突然得知,一夜之间,一无所有。他——沈城叱咤风云的大人物!翻手为天,覆手为雨!他深情的看着她说:我沈少的女人,怎可留宿街头。跟我走!她自嘲的笑道:我身上有一千万的债务!他寒气逼人:你欠下的一千万,我帮你还!她笑的妩媚妖娆:你是做什么行业的这么有钱?医疗?房地产?他嘴角轻轻勾起帅气的弧度:恐怕要让夫人失望了,你夫君是卖保险的!她大跌眼镜!

  • 特种嚣张兵王最新章节

        我本兵王,无限嚣张。无愧于心,纵横四方。顶天立地又何需向你解释?读者催更群:兵王的嚣张群群号:271173834

  • 此情致深:医流娇妻很撩人最新章节

        蔺情想躲,却被这个男人拉回抵在墙壁上,“车都上了,票早就补了,岂有下车的道理?”一旁的小家伙更是无赖,扯着她的衣角,“妈咪……”蔺情:可以退票吗?

  • 帝霸苍穹最新章节

        五百年前,青龙传人尤斯文同时遭到兄弟和爱人的同时背叛,一代天骄就此陨落。五百年后,尤斯文在另一具身体中醒来,发现曾经最爱的女人已经嫁给了自己曾经的好兄弟;而他,已经成为了一代大帝。“等着吧,从今往后,我将化为你们挥之不去的梦魇,总有一天,我会拿回属于我的东西!”在雷霆的见证下,尤斯文立下誓言。

  • 破荒噬元最新章节

        地球历2100年,5年前大仇得报的莫凡,身体也到了崩溃的边缘,于是他决定让自己的灵魂奔向星辰大海。但却因为不知名的原因,重生在了一个未知的广阔世界里。这里的人类生存是艰难的,强大的蛮兽、奇妙的生态、无耻的阴谋、种族的碰撞都是人类发展所要面对的。且看莫凡这个不在规则限制下的灵魂会在这个奇异的世界中走出一条什么样的道路。如何在前进的路上揭开一个又一个的谜底,未知永远是迷人的,莫凡始终认为自己就是一个喜欢探索的平凡人而已。当莫凡打破囚笼,才发现,自己的路也许还有很长要走。

  • 祭苍血最新章节

        祭出吾心,可掩日月!山河为之变色!苍天无眼,逆天成魔!天地为之动容!血流成河,涤荡浑浊!宇宙为之颠倒!

    本章内容提要:
    ...    “长公,你这次同那些漕运官吏牵涉过深,你的弟子又卷进了反土地改革一案,哪怕是我也压不住多久。依我看,倒不如以退为进,这次和我一起告老还乡,那么那边自然会高抬一手,把你从这案子里放过去,这也是官场旧例么。”     黄立极一边吹着手中热气腾腾的茶盏,一边趁着换气的空隙说道,他斜对面的张瑞图一言不发的看着门......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