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年二月末,朱由检一行的队伍终于抵达了洛阳城,从兰州经陇西、天水、关中平原进入河南的这两个月历程,崇祯即看到了西北山区的贫瘠,也看到了关中平原的富饶,及陕西民众这几年的水利工程和交通设施的修建成果。

    应该来说,这五年来的改革虽然没能让陕西民众富裕起来,却总算是阻止了当地经济和农业生产的继续恶化。从总体来看,陕西各主要通道及关中平原地区,治安还是很不错的,但是其他地区么,只能说是寻常了。

    不过这样的状况对于朱由检来说,已经很是松了一口气,毕竟现在的陕西民众大多数还能活下去,没有四处揭竿而起。在这样有秩序的社会环境下,朝廷对于陕西的建设和赈济投入总算是保持在了一个可以忍受的数目上,而不至于变成让整个国家持续失血的大伤口。

    对于皇帝的出巡经过,陕西地方上的民众还是保持了较高的敬意,特别是那些获得了王府更名田的百姓,确实是对皇帝充满了感激之情。因此在皇帝经过的地方,总是有许多百姓拿着当地的特产来进贡给崇祯。

    从河套、宁夏、甘肃绕了一大圈的崇祯,这才发觉自己居然没有可以回赠的财物,他自然不好意思白拿这些百姓的特产,于是便向陕西商人公会借贷了一笔资金用来赏赐。只不过随着他进入关中平原之后,闻讯而来的百姓越来越多,导致崇祯最后不得不收起了旗号,连夜赶路去了。

    在西安城内,他召见了杨鹤等地方大员,还见到了时任西安府推官的史可法。这位历史上的名人,在他登基元年的琼林宴上见过一面后,这还是第二次见面。虽然他的官声不错,但依然没能表现出什么出声的才能。

    这一路行来,虽然有些地方官员对他有所劝谏,认为皇帝不应该轻易出京,但对于皇帝的行程安排和物资供应上,倒是没让崇祯费上什么心思。

    只有当他来到了洛阳城,才刚刚走进城门就被恶心到了。三、四十名宗室成员,大多在三、四十岁,捧着太祖的画像跪在街道中心,拦住了崇祯的队伍,口口声声要求皇帝看着太祖的面子上,给他们一口饭吃。

    崇祯身边的侍卫们也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状况,一时之间也不知如何是好,只能停下了脚步回头看着崇祯的表情,似乎在等待着皇帝的命令。

    朱由检看着街道两侧窃窃私语的百姓,心里也是极不痛快。他侧耳听了听这些宗室叫嚷的言语,心里就更不以为然了。这些宗室说来说去就是一个意思,他们的俸禄本就少的可怜,但是皇帝还要断了他们的世禄,废除了他们的特权,这无疑是在逼迫他们去自杀云云。

    朱由检拨动马头,催着坐骑从队伍中走了出来,在这些宗室面前方才停了下来。原本正在痛哭流涕的宗室们顿时安静了下来,偷偷的打量着皇帝的脸色,想知道这位年轻的天子会不会因为害怕丢脸而向他们屈服。

    朱由检高据于马上,扫视了这些宗室一眼,看着他们都低下了头去,方才出声问道:“朕看你们有手有脚,能言善道,耳朵好像也没问题,为何不愿去劳动养活自己,难道是有人不让你们去劳动吗?如果有的话不妨说出来,这一点朕倒是可以帮助你们的。”

    跪在崇祯面前的宗室们顿时看向了最前方的三人,这三人中最年长的一位不得不直起身来回答崇祯道:“我们好歹也是太祖的血脉,岂能去从事贱民之业,令太祖丢脸。陛下和我等同出一源,难道连这点亲戚情分也不念吗?”

    朱由检看着同自己侃侃而谈的中年宗室,不由讥讽的说道:“太祖高皇帝哪怕是平定天下之后,也从未忘记过自己的出身。就算是每日都要处理国家政务,也不忘在闲暇时在宫内开辟田亩种植蔬菜。

    尔等口口声声说自己身上流着太祖的血脉,却把劳动视为鄙贱之事,一心只想不劳而获,你们真的是太祖的子孙吗?”

    这些宗室只是安静了片刻,便又嘟嘟囔囔的嚷嚷道:“这天下终究是姓朱的,陛下不向着我们这些亲戚,难道还向着那些外人不成…”

    看着这些胡搅蛮缠的宗室,朱由检也失去了同他们讲道理的兴致,他现在是看出来了,这些人压根就不是来和他讲理的,而是打算在百姓面前闹上一场,给他戴上一个刻薄亲戚的名头。

    在这样一个时代,一个人连自己的亲戚、乡党都不愿意厚待的话,很难让人相信他会宽厚的对待其他人。这些宗室的行为,就是想要向洛阳百姓证明,皇帝并非如他们想象中那般仁厚,天知道他们的身后是不是还有什么人在兴风作浪。

    朱由检转身朝着身后的一名侍卫勾了勾手,便有一名侍卫上前而来。他也没有多话,只是顺手拔出了这名侍卫腰间的绣春刀,然后随手抛在自己的马前。

    钢刀同青石板碰撞,发出了“哐当,当”数声。皇帝的这一异常举动,顿时让街道两侧的百姓和跪在街道上的宗室们都安静了下来,有不少位于外围的宗室悄悄的往后挪了挪,生怕皇帝年少气盛,作出不可理喻的行动出来。

    朱由检抬头看向两边的百姓,口中却大声的对着这些宗室们呵斥道:“蒙元无道,而令天下苍生陷于水火之中。我太祖高皇帝虽为一介之布衣,却也心怀天下,愿意为天下百姓而抗击暴元。

    朕遥想当日,天下群雄并起,陈友谅、张士诚,哪个不是当世之雄,为何天命最终却归于我太祖高皇帝。无他,只因他人起兵之后,都只想着为自家富贵而战,唯我太祖高皇帝始终如一,为天下苍生而战斗至最后一刻耳。

    两百多年过去了,却有你们这等不肖子孙,歪曲太祖高皇帝建国之初心,将自家祖宗视为一个为了子孙后代富贵而战的守财奴。你们这等嘴脸,日后黄泉之下真的见得了祖宗吗?”

    这些宗室成员拜大明实施的宗室政策,大多都是些粗鄙不文之人,不但缺乏见识,甚至连国初时的历史知道的都不是很清楚,最多也就是从大明英烈传里了解一些演义故事罢了。

    被崇祯这么用凛然大义的大道理劈头盖脸的砸下来,顿时都有些不知所措了起来。他们想用太祖高皇帝的名分来压制崇祯,自然不会有人会不长眼的出来反驳皇帝,说太祖高皇帝为人没这么好,给崇祯一个整治他们的借口。

    这些宗室成员虽然平日里一副滚刀肉的做派,但实际上并没有那么不把自己的性命不当一回事。他们往日里仗着自己的身份在市井内欺行霸市倒也还成,但是这么正面对抗皇权,也还是生平头一回。

    如今道理上压不住皇帝,亲戚的情分看起来也靠不住,一大半的宗室顿时膝行到了道路两侧,只留下了当中最有胆气的十余人,在道路当中死撑。

    朱由检俯下身子,看着这些浑身发抖也还跪在原地不肯动弹的宗室,不由继续无情的开口说道:“如果尔等身上还有一点太祖留下的血性,认为朕这个皇帝当的不够好。就拿起刀剑来把朕赶下皇位就是了。只要人民支持你们,你们想干什么不成,朕的位置你们也可以上来做一做么。

    但是,凭借着那一点血脉,就想要让天下百姓白白养活你们,任你们驱使如牛马,只要朕还是大明的皇帝,你们就休想。现在你们要么拿起刀剑,要么就给朕滚开,别他妈扭扭捏捏的像个委屈的小媳妇…”

    任凭崇祯骂的再凶狠,这些宗室成员也没人敢接近那柄被皇帝丢在地上的绣春刀,他们一个个都低着头远离了皇帝的坐骑和那把绣春刀,唯恐被皇帝身后已经跃跃欲试的侍卫们当成叛逆,当场被拿下。

    事实上,自从皇帝提出太祖高皇帝的初心之后,街道两侧原本还有些同情宗室的百姓,已经一边倒的转而支持起皇帝来了。虽说这两年洛阳城的宗室们消停了些,不过大部分百姓都还记得他们前几年是什么德性。

    之所以在他们拦路时有些犹豫,也不过是平日里接受的儒家道德观念的影响,同情弱者和亲情为大的思想作怪。当崇祯把自己和宗室之间的矛盾,转化为宗室有没有资格接受百姓给养的问题,便立刻让百姓们醒悟了过来,知道应该站在哪一边了。

    看着这些宗室毫无骨气的让开之后,朱由检也不禁摇了摇头,接着便毫不客气的催促马匹前行,硬生生的在这些跪着的宗室中间走出了一条道路。

    崇祯身后的那位侍卫立刻跳下马,捡起了自己的绣春刀,恶狠狠的看了这些宗室一眼,方才牵着马匹跟上了皇帝。随着崇祯走过了这一段街道,那些跪在道路上的宗室赶紧起身避让开了后面的大队人马。

    看着这些人马如龙的骑士,大多数宗室只能叹了口气,灰溜溜的挤进了人群走掉了,他们心里很清楚,今日的举动不仅没能让皇帝退步,反而更是激怒了皇帝,今后显然只能自谋生计,而不必再想着天上掉馅饼的美事了。

    就在崇祯训斥这些洛阳宗室时,伽利略也正在金陵大学内讲学。自从他抵达南京,发现了北极阁山上就有观象台,且内有浑天仪、简仪、圭表等一大批古代天文仪器之后,顿时就留下不肯北上了。

    他一边研究着这些古代天文仪器的原理,一边接受了金陵大学的聘请,进行了短时间内的讲学。他一边宣扬日心说,一边则反对中西方古代传流下来的一种共同观念,即不变是高贵和完善的标志。他认为运动并不是一种变化,它并不导致生长或毁灭,只是部分和部分之间的简单移动,即不消灭什么,也不产生什么新东西。

    日心说倒也罢了,因为皇帝支持的缘故,这已经不是什么犯忌的学术理念了。但伽利略提出的事物永远都在运动的观点,则引起了金陵士人极大的反对。因为“道不变,天亦不变”。

    对于这些金陵士大夫们的反击,伽利略和其弟子刚开始还有些慌张,但是他很快发觉这些士大夫只是想要论理,没拿出火刑柱来和他理论,这顿时让他胆气壮了许多。

    不过他也明白自己应该尽快北上去获得这个帝国主人的保护,以免被这个国家的学者打压成异端,因此他在最后一课上对那些质疑自己的士人们说道:“科学的真理不应在古代圣人的蒙着灰尘的书上去找,而应该在实验中和以实验为基础的理论中去找。真正的哲学是写在那本经常在我们眼前打开着的最伟大的书里面的。这本书就是宇宙,就是自然本身,人们必须去读它…”

    之后,伽利略便带着弟子继续北上了。金陵大学相对于燕京大学来说,其实更像是一所旧式的书院,但是因为伽利略这几个月的讲学,倒是给这些年轻士人们打开了一个新奇的世界。相比起一成不变的儒家经典,伽利略主张的永远不停的宇宙运动更吸引着这些士人。

    当伽利略离开南京北上之后,《关于托勒密和哥白尼两大世界体系的对话》中文版,顿时成为了南京最为畅销的读物。不管是喜欢他的学说,还是憎恨他的学说,士人们都要买上一本,以便充做日常的谈资。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406章 洛阳和南京是作者富春山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406章 洛阳和南京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挽明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富春山居写的《挽明》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406章 洛阳和南京是作者富春山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406章 洛阳和南京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挽明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富春山居写的《挽明》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挽明最新章节- 挽明全文阅读- 挽明txt下载- 挽明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历史军事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406章 洛阳和南京】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挽明】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挽明》书迷评论

  • 庶女医妃:王爷缠上榻最新章节

        傲娇女主很傲娇的说:“就算我死之前你爱我又怎样?就算我死之后你依然爱我又怎样?就算我重生了你还是爱我又怎样?我明确的告诉你,我没空和你风花雪月!”深情男主很深情的说:“没有关系,本王可以直接同你在芙蓉帐里进行不可描述之事,无须风花雪月。”

  • 重生之复仇影后最新章节

        前世,方冉以为罗远是那个最爱她的人,临死,才知他是那个对她最狠之人;重生归来,只为复仇而生!只是那谁,麻烦你让让,你挡住我的路了!喂喂喂,你、你想做什么救命唔

  • 药香田园:农家有女桃花多最新章节

        她穿越而来,成了无父无母的孤女,带着弟妹跟着尖酸刻薄的三伯娘讨生活。什么?让她嫁给一个瘸腿的麻子?那可不成!吵架?她辩才无双!种田?那可难不倒她,谁让她有灵泉空间?谈谈情、种种药,带着一双弟妹奔小康。神挡杀神佛挡杀佛,自然还少不了一个俊相公。什么?相公还有别的身份?相公身份成谜,拨云见月后,她感叹,我家相公好厉害噢!

  • 春野小村医最新章节

        回乡小农民无意得神农咒语,开始了自己强悍的人生。青山绿水,他要打造一片人间乐土。钱要有,美女更要有!村花校花、人妻少妇……等等,我今晚该在哪个房间睡?

  • 极品村医最新章节

        高考状元录取名额让达官贵人替掉,这还不是最悲催的,倒霉的林凡还让人拉到了传销窝里,不甘心的他拼死逃生,生死时刻无意中打开了传承空间,获得了三大技能,从此走上了一条充满了传奇的道路,种菜发家致富,替美女解决问题,更是拥有着神奇的香医传承,闻香识女人,成为人生大赢家!

  • 网游之女帝妖娆最新章节

        五年前,她从游戏老公手里接过全服第一大帮会,成为一帮之主,帮会在她的带领下盛极而衰,一天天日落西山,曲终人散。
        她改名换姓,在新的服务器里韬光养晦,消沉度日。
        他在现实结婚后,同样改名换姓重回游戏,再次成为服务器中的风云人物。合服之后,他深谋远虑,步步计算,将他的敌帮逼入解散绝境。
        五年后,她临危受命,再次成为一帮之主,她率领濒临解散的帮会绝地崛起,一步一泪,一计一血地重铸她的辉煌,挥师兵临他的城下!

  • 狂妃在上:域主宠妻无度最新章节

        众生皆不甘为棋子,但这棋局若是自己所布,又当如何?月溟从沉睡中醒来,掩尽倾世之资,化身男儿,成为连云宗少宗主,搅弄风云,算遍天下英雄。“你别过来啊,你再过来我就叫了啊。”“少爷,你就从了我吧。”“我我我,我是女的,”“没关系的,真爱无关性别!”月溟哭了,该怎么向家里那位醋王解释呢。

  • 暧昧高手最新章节

        YD有理,暧昧无限;‘笨蛋’学生范伟意外得到未来文明的产物,各项能力大大提升,在花园和校花一起补习,回到家中还有美女邻居来串门,空姐、明星、小可爱纷纷登场,暧昧不断,精彩连连!

  • 一欢成婚最新章节

        谁不知江州市第一美人顾之欢成了落水凤凰,豪门圈子里茶余饭后的笑话?独独江州市第一豪门继承人南时见对她情有独钟,捧她上天。参加个宴会都会被人议论一番,眼红的人说她顾之欢就靠着一张脸,把南时见迷得神魂颠倒,才能飞上枝头做凤凰。顾之欢也不在意,淡漠得恰到好处。晚上南时见就看见自己媳妇儿站在镜子前迟迟不肯睡觉,心急了问她原因。顾之欢说,别人说你对我是乍见之欢,迟早会成为下堂妇呢。南时见一把搂过来很认真的强调,明明我们是久处不厌,别忘了我认识你的时候你连牙都没有。顾之欢,……

  • 问佛,有灵否?最新章节

        作为红尘修行的出家人,我知道我是不凡的,可是,我没想到,我是所谓的地府最高神地藏王?收鬼之怨,得我之灵,黄泉鬼道,身边都有他的跟随。地狱鬼塔破,前世记忆回,抱着化为原形,生死不明的他,我目眦尽裂,这一次,我愿弃佛,为你归来。

  • 末世之恶魔领主最新章节

        【2018超级恶魔文】外星生物入侵,黑暗笼罩全球,人类彻底陷入绝望与恐慌之中!本就觉得世界不公的鬼无常被一头外星生物震出的余波弄死,偶得一款恶魔领主系统,重生一次,性情大变!!他要建立属于自己的秩序!!

  • 败家系统在花都最新章节

        主持人:您的梦想是什么?吕小布:混吃等死,为所欲为。主持人:既然如此,那您是怎么成为全球首富的?吕小布:我特么哪知道?你问败家子怎么赚钱?真的是!我要回去睡觉了。主持人:别……吕小布:赏,五千。主持人:跪送小布少爷,小布少爷千秋万代,一统江湖!吕小布:哇咔咔!

  • 巨星小甜妻:前夫,请出局最新章节

        第一次嫁给他,她被他一枪爆了头。第二次嫁给他,她成了智商5岁的低能少妇。为了活命,她果断地拍出一纸离婚协议把他狠狠羞辱,然后……被压在了墙角。时令衍勾起她的腿弯眼睛微眯,“你以为你换了一张脸,我就认不出你了吗?”于是,又被他压着嫁给了他第三次_(:3」∠)_时先生说:“爱老婆,就要把她疼得跟智障一样。”施媚:“我敲你妈!”-【重生】伪?智障VS真?腹黑

  • 校草来袭,神经丫头有点甜最新章节

        又名《时间里的我们》“您脱衣服干嘛?”“换衣服!”第一次见面,那人仿佛一个恶魔,直接把她揪进了更衣室……上一秒变装,却在下一秒变身成恶魔的未婚妻!本以为一切就这么结束了,才发觉一切才刚刚开始而已。每逢下课便有一群人指着她喊:“勾引顾少,死!”某人欲哭无泪:麻烦顾家的后援团团长出来我们谈谈……你们不能因为喜欢顾言洛就冤枉我啊,明明是他缠着我好吗!!让我好好的当个小哑巴有那么难吗!“叶未眠,就因为你我一夜未眠,你得对我负责!”“不负!滚!”

  • 无人可逃最新章节

        罪恶源于猜忌,阴影深埋内心,一念之差,万劫不复!因为一句话将几个人卷入一场疯狂的算计与被算计之中。四个潜伏已久的恶魔将魔爪伸向了待宰的羔羊,殊不知却坠入了深渊。网文版烈日灼心,犯罪悬疑新作。

  • 傲世无双:绝色炼丹师最新章节

        苗族巫女一朝穿越,成了爹死娘不见,不能修炼的可怜虫?NO!没有爹娘,她还有如珠如宝宠着她的家人。不能修炼?那是她骗你们玩的。她是凤家千百年来第一个契约凤和凰的人,同时她也是一位可以跨级炼丹的天才炼丹师,她练的丹药全是极品。皇室联合其他家族想要除去凤家?没关系,看我如何虐你们千百遍,让凤家成为四神大陆的统治者,闪瞎你们这群人的狗眼。天灵大陆的家族又要来害凤家?也没关系,我虐得你们后悔和凤家作对。谁敢欺负凤家,她会千百倍的偿还。“夫人,手疼不?为夫帮你虐渣。”“老腊肉,滚一边去,别来啃我这颗嫩草!”

  • 降灵最新章节

        一场缠绕多年的梦,让“我”始终没法置之不理,一次偶然的机会,为了探寻与“我”梦境相关的真相,我竟卷入了一场跨越千年的计划之中

  • 婚然天成,总裁情深入骨最新章节

        十二岁那年,她随母亲踏入慕家,遇见了他。她惶恐不安,谨小慎微。他生性淡漠,冷若冰霜。初见,她声音微抖地喊了一声,“哥哥……”那一瞬间,他怦然心动。在慕家,她每一步都走得如履薄冰,继妹陷害,亲妈嫌弃,一朝不慎被乱棍赶出,那个彷徨无助的雨夜,他于她,是天神一般的存在。他说,以后,我会保护你的。然而,他是慕氏的总裁,集万千荣耀于一身。而她,不过是母亲的一颗棋子,在慕家受尽白眼,夹缝中求生。或许,一开始就是错的……直到她一步步走到了娱乐圈的顶端,而他亦扫除所有的障碍站在了金字塔尖,双眸一如既往的深情专注——丫头,你可知,我所有的贪心欲念都是你……

    本章内容提要:
    ...    六年二月末,朱由检一行的队伍终于抵达了洛阳城,从兰州经陇西、天水、关中平原进入河南的这两个月历程,崇祯即看到了西北山区的贫瘠,也看到了关中平原的富饶,及陕西民众这几年的水利工程和交通设施的修建成果。     应该来说,这五年来的改革虽然没能让陕西民众富裕起来,却总算是阻止了当地经济和农业生产的继续恶化。......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