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朝余手执一只狼毫墨笔静默了片刻,便动手在一方上好的玉版宣上一气呵成的写下了数十字。他刚刚将手中的毛笔放下,身边的清客吴有会便忍不住大声称赞了起来,“东翁这一笔草书,已经深得《急就章》的个中三味了,也只有陛下这首《沁园春·雪》才值得东翁亲自动笔啊。可是东翁为何只写了这上半阙?这若是写全了,当可留给子孙以为传家宝了啊。”

    从丫鬟那里接过了热毛巾擦干净了手之后,刘朝余刚刚写字时的精气神才彻底散去,变成了一位寻常可见的老人,他一边欣赏着自己的杰作,一边则微笑着说道:“用之传家,上半阙已经足够了。下半阙哪是吾家可以承受的,当为子孙惜福啊。”

    吴有会顿时醒悟了过来,他马上轻轻拍了自己嘴皮子几下,方才忙不迭的道歉道:“一时被东翁的书法所惑,小人倒是得意忘形了…”

    刘朝余正和清客评判自己的书法之时,突然便有人闯进了他的书房,这让刘朝余吓了一跳,抬头方才看到闯进来的是自己的三儿子。看着他脸上张皇失措的神情,刘朝余也不由有些焦急的问道:“怎么回事?外面是出了什么事么?”

    刘宏智赶紧匆忙回道:“王家小妹来了,现在就在府门外,大哥不肯放他进来,还请父亲救小妹一救…”

    刘朝余脸色顿时微变,好半天才冷冷说道:“他们王家自己造孽,难不成还想把我家也牵连进去不成?”

    看到父亲动怒,刘宏智虽然感觉透不过气来,但是想到府门外的王家小妹,不由又咬牙说道:“这在家从父,出嫁从夫,孩儿本就在和王家小妹正在谈论亲事,为何不能就此成亲,也能把小妹庇护下来。”

    刘朝余看着儿子的脸色更为不善的训斥道:“王栢峰自持和钱牧斋有世家之交,不肯听我之劝,非要跟着别人去同朝廷作对。如今连钱牧斋都不肯为他出声,我家一区区乡绅,有什么能力去庇护一罪人之后?

    崔呈秀一出手就是绝户计,把这些对抗朝廷的士绅都打成了策应后金出兵的内奸,现在陛下在外迟迟不归,内阁诸位阁老一声不发,满朝文武有哪个敢为这些人求情的?别人家遇到这种事连躲都躲不及,你倒好,一口一个王家小妹,想要拼了命的凑上去,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就你这身子骨扛的下来吗?

    你王家小妹的命是命,你父母、你兄弟姐妹、你侄子外甥的命就不是命了?给我跪下,你们都给我看着他,让他跪足三炷香,香没有燃尽之前,谁也不许放他出去…”

    刘朝余怒气冲冲的从跪下的儿子身边走了出去,随即便有人把书房的门给关了起来,只剩下了一个孤零零跪在房内的刘宏智。

    刘府门外,王芷若平静的坐在一辆油壁马车之内,静静的看着自己的奶妈不断上前,和刘府的门子交涉着,但对方始终不肯打开府门,只是一味摇头。

    刘府所在的地方是河间府吴桥县西南的刘家庄,这庄内都是刘家的族人。刘府正居于庄子的正中心,一座大院占去了庄子近四分之一的面积。

    王芷若已经注意到,自从刘府拒绝她们进入自家宅院之后,刘府前的这条长街顿时就冷清了下来,似乎她们已经成了不受待见的瘟神一般。

    王芷若的左手紧紧的握着一块用来压住裙琚的青玉佩,在不自觉的用力下,玉佩已经深深的给她的手掌留下了一道痕迹。可手上的痛楚并没有让她心里所感受到的屈辱减去半分,王芷若此刻不由深恨起了推动土地改革的崔呈秀,还有自己那个贪心不足的父亲来了。

    就在她满怀怨恨的时候,一阵马蹄声又出现在了街头,王芷若的奶娘赶紧跑回到马车边上守护着自己的主子,而刘府的门子则顺势溜进了小门,只留了一道缝隙观察着外面的状况。

    王芷若的奶妈和车夫看到转进长街来的是两辆马车而不是官兵,方才松了口气。这两辆马车同样在刘府门前停了下来,从第一辆马车上下来的年轻人有些好奇的看了一眼停在自家门前的马车,便打算走上台阶去敲门去了。

    不过他才起步,便听到后面传来了一个柔婉的女声喊住了他,“刘家二哥,小妹这边有礼了。”

    刘宏文下意识的转过了身去,看到拦在自家府门前的马车上下来了一名十六、七岁的少女,他脑子里转了许久,才有些不确定的问道:“是王家小妹芷若吗?”

    王芷若在奶妈的搀扶下下了马车,对着刘宏文福了一礼,方才有些张惶的哀求道:“二哥救我。”

    刘宏文顿时有些手足无措的说道:“起来,起来说话,究竟出了什么事?世伯、世兄他们没有陪你过来吗?”

    王芷若三言两语的就把自家发生的变故简单的对这位世兄说了一遍,还没有等她抬起头来,便听到了一个陌生男子的沉厚声音说道:“王氏固有其罪,不过说到谋逆就有些牵强了。”

    王芷若听了顿时大怒,也不待看清是谁说话,便出声反驳道:“我家拿着真金白银卖的田地,如何就有罪了?崔呈秀一介阉党余孽,贪赃枉法尚且无事,现在借着邀宠陛下复起,以土地改革之名,掠取民财,残虐士绅。小女子倒要请问路边君子一句,士绅何辜,该受此罪?”

    夏允彝倒是一时说不出话来了,面前的少女容貌清丽,又是这桩案子的苦主,他也的确拿不出大道理来责备对方。

    站在夏允彝身边的刘宏文顿时有些紧张了起来,一边是自家世交,一边是京城年青士人的领袖,双方若是争执了起来,这结局恐怕都不好看。他正想着从中转圜时,却见跟在夏允彝身后的一名十一、二岁少年不忿的上前说道。

    “那么老百姓又有什么罪,你们这些人家锦衣玉食,家中有什么缺乏的?为什么连小民手中赖以糊口的口粮田都要夺走?皇上推行土地改革,不过是想让天下的老百姓有口饭吃,但你们却仗着自家有钱抢先买走田地,这难道不是罪过吗?”

    王芷若被堵的说不出话来,看着比这名比自己低一个头的少年一脸正义的模样,她突然就感觉有些牙痒。

    就在这少女和少年对视的时候,夏允彝不由对着少年责备道:“定国,不得无礼,退后。”他的话音未落,却从边上传来了一阵鼓掌声,“说的好,这老百姓又有什么罪过,连自己都养活不了。陛下怜悯百姓,故才想要实施耕者有其田的土地改革之策,一群享用国禄的士绅,居然还不及一名童子有见识,岂不可笑么?”

    夏允彝、刘宏文等人转身看去,却见从长街另一头走来了三、四名身穿灰色大衣,带着一顶熊皮帽子的军士。夏允彝倒不如何,刘宏文却有些色变了。

    这些穿着双排扣大衣,同大明服饰相去很远的军士,正是曾经的锦衣卫。他们身上的衣服、裤子都是呢绒所制,这种从英国进口的布料之所以不被明人喜爱,就是不适合裁剪成明人的服饰,也太过笨重。

    但是如果改制成笔挺的长裤、加装了黄铜扣子或是铁质扣子的衣服,不仅可以显示出身材的挺拔,也便于行动,还极为保暖。当然,普通的明人还无法接受,皇帝对于这种西式军服的审美,因此这种军服主要还在军队中推行,特别是新军和锦衣卫中。

    至于圆筒状的熊皮帽子,帽子上别着的盾与剑组成的黄铜徽章,正是代表着这些人锦衣卫的身份。虽然这样的装扮不及从前的缇骑威风,但是京城中人反而更为畏惧起了,这些深居简出的锦衣卫来了。因为只要他们出动了,便是一场大案,而不再如从前的缇骑,也有可能是出来敲诈勒索的。

    看到这些锦衣卫出现,王芷若反而安心了,她知道自己是无路可走了。母亲为她设计的唯一一条生路,随着刘家的闭门不纳,也失去了机会。

    就在她万念俱灰之时,夏允彝却拦在了她身前,脸色阴沉的说道:“你们不像是跟着这位姑娘过来的?倒是早就在这里等候了?难不成你们故意放她来这里,就是想要将刘府也一网打尽吗?”

    带队的锦衣卫少尉却不承认道:“怎么会,我们只是偶然路过此地,却发现了一名罪犯家属。

    既然刘府不接受这位姑娘,那么我们自然是要将她带回去同父母团聚的,夏先生可是有什么不同意见吗?”

    夏允彝不得不给一边的刘宏文使了个眼色,想让他出面接下话来,毕竟他同这位少女非亲非故,不能为之出头。

    只是刘宏文却有些闪躲着夏允彝的目光,正当夏允彝忍耐不住向他说道:“宏文兄,你看…”

    “我们刘家一向忠诚于陛下,忠诚于大明,岂能接纳一个罪人之女。宏文,带着夏公子进来,不要怠慢了贵客。”

    不知何时,刘府的大门已经打开,刘朝余站在台阶上,对着门外的众人出声表明了态度。

    锦衣卫带头的少尉看着面前的场景,嘴角不由一撇,似乎在讥笑面前这些装模作样的读书人。

    夏允彝看了一眼心若死灰的少女,终于不忍的转头向少尉说道:“如果,我不让你带走她,你是不是连我也抓起来?”

    此言一出,众人的目光都汇聚到了夏允彝身上,这名少尉只是安静的看着他数秒,方才说道:“怎么会,我们锦衣卫监狱的预算也是有限的,不会请不相干的人进去。

    如果夏先生想要留下她,只要具结担保就可以。不过这样的话,一旦我们需要找她问话,而先生你又不知去向的话,就要由你来承担这个责任了。”

    夏允彝沉默了片刻之后,便对着少尉点了点头说道:“好,我替她担保…”

    王芷若霍的抬头看向了夏允彝,实在难以相信这位陌生人会出手帮助她。比照起这边刘府的绝情,王芷若终于忍不住落泪了。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405章 谁才有罪?是作者富春山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405章 谁才有罪?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挽明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富春山居写的《挽明》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405章 谁才有罪?是作者富春山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405章 谁才有罪?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挽明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富春山居写的《挽明》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挽明最新章节- 挽明全文阅读- 挽明txt下载- 挽明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历史军事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405章 谁才有罪?】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挽明】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挽明》书迷评论

  • 万化祖神最新章节

        问世间可有完美之躯,力可缚妖魔,一念生万灵,弹指间法则叩首,宇宙生灭?
        少年信天两年梦醒,却发现自己莫名修成万化之体。
        地球异变,白雾弥漫,凶兽纵横,如何?
        深陷荒寂宇宙,背负逆天诅咒,又如何?
        战!血战、狂战、逆战。
        看信天如何从凡尘崛起,打穿多级宇宙,揭开起源之秘,修成完美之躯,登上万族之巅。
        =============================
        万化祖神-读友群 QQ群号:521026908

  • 嫡女无双:腹黑小毒妃最新章节

        明明是侯府嫡女,却遭胞妹陷害,婚前失贞,被父亲视为弃子。成婚当日,更被渣夫君囚禁在暗无天日的牢房里。一碗堕胎药不够,再加一杯毒酒,在羞辱中被了结一生。光阴往复,一朝重回当年侯府,什么渣妹渣爹渣丈夫通通滚远点。一个一个,一件一件,当年所受,一定千倍万倍还给你们!

  • 弘成皇后最新章节

        都说昭德二年两榜进士冉清轩的小弟子慕音天纵奇才。弘成帝闻之,点点头不仅天纵奇才,治国良臣,更是温香软玉,秀色可餐,朕见之久久不能忘怀。
        本文架空历史,当软弱的大治帝顾诀行将就木,看其亲弟顾谨如何扳倒庶兄,拉下权臣,和心爱的弘成皇后慕音守住江山。
        基本稳定更新,偶尔不稳定,但一定会写完的,欢迎读者大大踊跃跳坑~

  • 闪婚厚爱:首席独宠甜妻最新章节

        崔小婵在酒店买醉,竟然在宾馆遇见了一个完美男人!这么优质的男人,当然是要先吃干抹净了!男人嘴角带着笑容,裸露着胸膛看着崔小婵,“喂!吃干抹净就想要走嘛?”“不然你想怎麽办?”男人从床上走了下来,身上不着一物,“当然是要你负责。”崔小婵急忙捂住双眼,“说话就说话,别动手动……脚……”“谁动手动脚了,我动的是嘴,还有……唔。”

  • 我被妖孽壁咚了最新章节

        临近婚礼,渣男跟渣女竟然在滚床单,还害得她差点丢掉小命。他们夺走她爸妈留下的公司,让她净身出户,她发誓,绝对不会饶过他们。于是,她选择跟他合作。他说,唯一的条件是不可以爱上他。可后来的后来,他为什么要将她压倒……

  • Boss大人,别催稿最新章节

        某天,某位幼儿园教师兼小粉红写手被强制性换了编辑。摔!别人家文学公司老总哪会伪装成编辑勾搭小作者啊!原编辑眼睁睁看着自家老总霸占了自己的小作者,欲哭无泪。“把她的文放到首页大封推。”酷炫狂霸拽的BOSS大人丢下这一句话,走了。原来,女频写手最快的成神方法是勾搭老总?(误)等等等等,自家班里萌宝竟是BOSS大人的宝贝?!BOSS,别拿着你家萌宝威胁我交稿啊!我交,我交还不行嘛!

  • 透视神医在花都最新章节

        他有着天下第一的功夫,兵王拳王轻松吊打。他有着出神入化的医术,生死人肉白骨,无病不可治。他还有着举世无边的艳福,清纯校花、美女总裁、娇俏小护士,各色美女纷纷投怀送抱。看着面前的一群如花娇妻,林峰豪情万丈的说道:“老婆们,为夫陪你们决战到天亮!”js330

  • 死人禁忌最新章节

        民间存在着诸多禁忌。1:捡到的钱要立即花掉,不然会失去更多的财。2:不要嘲笑别人的短处,不然自己也会中招。3:路过自家先人的墓要拜一下,因为死人最小气。4:走路的时候不能踩井盖,不然会倒霉透顶。5:不要把筷子笔直地插在饭碗中间。6:女人来月经不能碰香火之类的。7:有人说好的不灵,说坏的灵,被称为乌鸦嘴,这种人要远离。……有些事情无法用常理解释,却不得不相信。如果要想过得好点儿,就得学会避开这么禁忌,不能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否则到头来倒霉的还是自己。而我,就是为了达到一个目的,不顾前车之鉴,触犯了某种神秘的禁忌,结果惹祸上身,逐渐令自己陷入到万劫不复之

  • 前任,扯证吧最新章节

        他们的爱情经历了四个回合。第一回合他说,“小西,你的固执终于成就了我的妥协。”她却因为好友的以死相逼,慌忙逃离。第二回合他败在她的出现,“你不是要躲吗,何不躲一辈子,还出现在我眼前干嘛,不是我残忍,是你张小西最残忍。”她却因为好友的设计,间接害死他爷爷,再次逃离。第三回合他出现在她面前,拿着一指未签字的离婚协议。她却已失忆做借口,把他排除在外。第四回合这次换她来追他。

  • 大明至圣最新章节

        苏白衣穿越回到明末,随身带着教授系统,不想称霸、不想做官、不想读书,那好,咱就老老实实的教书吧。  教着教着,教出个太平盛世  教着教着,教出个万国来朝。  教着教着,教出个明扬天下。  教着教着,成就了千古一圣。  “屁的千古一圣!”  “苏白衣,你有辱斯文!”陈圆圆怒目圆睁,将一张照片甩在他脸上,没过三秒钟,又粉面含羞的低声道:“如果你肯教我画画,画我身子这事,就扯平了……”

  • 兼职大反派最新章节

        地球人,一度让半个多元宇宙为之颤抖的梦魇。  刚因一场殖民战争而提前踏入星河时代的他们,却已迫不及待的发起了向全宇宙侵略的冲锋。  他们就是一群不应被放出闸笼的疯狗,席卷吞噬一切的蝗虫,是最混乱的开端,最毁灭的终极,所过之处,群星寂灭,万物成灰...  但地球人同样也有自己的烦恼,那是一个名为星火议会的暴力组织。  银民联邦称它是人类文明的毒瘤,猩红王朝也斥其为十恶不赦之大逆,国教十字军视他们为玩弄信仰的异端,宿子科技也将它背书为科学侧最无解的BUG,哪怕是敢于劫掠全宇宙的樱花结社,也对它避如蛇蝎,窜逃至宇宙的最边缘。  而它的主宰,名为戴维.阿克蒙德.李维斯。  一个人人为之侧目的终极大反派...

  • 亲亲男神老公最新章节

        这是一个老公遍地捡的时代,这也是个老公无处寻的时代。国民老公,几乎没有哪个女孩会拒绝。那男神老公呢?

  • 唯爱萌妻:腹黑总裁不好惹最新章节

        相恋四年的男友,说劈腿就劈腿。而劈腿的对象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的亲妹妹。“郁幽然,你看看你自己,穿的这么土,和你走在一起我都觉得丢脸。”“是啊姐姐,你可别怪阿毅和我在一起,实在是你……唉,你这个样子,大概只有老头子会喜欢吧。”面对渣男和贱妹的双重羞辱,郁幽然决心报复。而报复的第一步却是……“想不到现在牛郎的水准都这么高了!”半醉的郁幽然盯着躺在床上陷入昏睡的男人,然后扑了过去……事后,当被人强上了的韩总裁看到留下的那一百元消费后,咬牙道:“该死的女人,你最好祈求千万别让我找到,否则……”

  • 胡血最新章节

        一段被尘封的历史,一段黑暗的历史,这是一个人吃人的时代。
        司马炎人生的道路已经走到了尽头,全然意识不到自己的西晋王朝即将崩塌。
        这一幕时代的大剧才刚刚登场,各方人物粉墨登场,传说中的五胡乱华究竟是什么样的?
        主角作为一名普通人如何在这乱世生存?
        接下来就跟着本书一起去探究历史,看看尘封在历史漩涡中的种种谜团。

  • 超级霉运系统最新章节

        自从有了扫把星系统,屌丝张扬从此走上了一条左拥右抱,纵横都市的张扬之路。什么?有人找事儿?尽管来嘛!谁惹我,我就要谁倒霉喽!你不信?哎,走路小心点,天上掉的不仅仅是馅饼,还有尿盆!还有你,跑啥呢?跑快了容易抽筋!哦对,哥们你注意些啊,拉肚子也会死人的!

  • 不灭剑主最新章节

        大千世界,天骄辈出,强者如林,我只问一句,何人敢接我一剑?QQ群:432754418

  • 凶宅喜事最新章节

        ——误买凶宅,缺阳气,在线等男人,挺急的———如果住凶宅就可以交到帅男票,住不住?沈薇薇:住住住!如果住凶宅就可以赚到上千万,住不住?沈薇薇:住住住!好的,您的千万资产帅男票付泽已经发货了,请给个好评哦!……没得挑男票就算了,说好的千万呢,这不还是他的吗?差评!

  • 盛唐纨绔最新章节

        贞观四年秋,    此时,名相杜如晦已经重病难愈,卧榻在床,    此时,长乐公主李丽质萝莉初长成,    此时,武则天还是假男孩,    此时,文成公主还未远入吐蕃,    此时,兵部尚书府李靖晚年之子---李逸李伯安,在贞观大唐,开启了属于他的纨绔人生……

    本章内容提要:
    ...    刘朝余手执一只狼毫墨笔静默了片刻,便动手在一方上好的玉版宣上一气呵成的写下了数十字。他刚刚将手中的毛笔放下,身边的清客吴有会便忍不住大声称赞了起来,“东翁这一笔草书,已经深得《急就章》的个中三味了,也只有陛下这首《沁园春·雪》才值得东翁亲自动笔啊。可是东翁为何只写了这上半阙?这若是写全了,当可留给......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