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天色大亮的时候,在安威川上游的一片桑树林边缘,近千穿着不同服饰的士兵分成了十多个团体散落在这片空地上,各自围坐在一起放松的休息着。

    这一夜大阪军释放了千余俘虏,由于夜色的关系,无法分清道路的他们为了避免迷路,大多数人都选择了沿安威川北上。

    这些俘虏中除了极少数人想要返回幕府军去,没有逃离的太远,大多数士兵宁可忍饥挨饿也想回家去,因此一直远离了幕府军的营地才停留了下来。到了天亮之后,这些士兵们就自动的汇聚在了一起。

    由于大阪军释放俘虏的时候打乱了所属,因此跑出来的这一大群人之中相识的并不多,大家都是按照被释放的批次团坐在一起。天色黑暗的时候,大家倒也没觉得有什么异常。但是当太阳升起之后,不少人就发现,被释放出来的同伴中,也并不都是两手空空,起码有三队人还携带着武器。

    这些携带武器的同伴,虽然穿的服饰和他们差不多,但是看起来却并不像他们这么精力疲惫,东倒西歪的躺在了地上,而是依旧保持着警戒。这使得没有武器的众人起了畏惧之心,下意识的远离了这三队人。

    三队人最中间的一个小圈子内,松浦信元有些焦虑的对着身边坐着的李晨芳说道:“大人,沼田兼一所部依旧还没消息,也不知道他们昨晚走到什么地方去了。

    我们的哨探已经侦查过附近的状况了,从我们这里出发,东面偏北一些,大约2公里的距离就是淀川上的一处渡口,对面就是枚方宿场。

    不过驻守在宿场内的驻军起码有六、七百人,如果我们直接进攻的话,淀川就成了对方的天然防御工事,就算找到了沼田大队,我们也未必能够攻过河去,看来要等到晚上再说了。”

    李晨芳却似乎没有把松浦信元的话听进去,他一直在观察着外面那些畏畏缩缩的逃兵们,过了许久方才有所决断的说道:“时间现在对我们很重要,就算那些幕府武士都是蠢货,也总会有人怀疑我们不断分批释放俘虏的用心。

    哪怕他们不派人搜索淀川西岸,也会加强枚方宿场的防御。一旦他们加强了对于后勤路线的方便,我们的计划恐怕就难以实现了。

    沼田兼一联系不上也没什么,我们不是还有这么多逃亡到这里的同伴么?只要利用他们作为掩护进入枚方宿场,难道还有人能够挡住我们吗?”

    饶是一向胆大的松浦信元,观望了一阵那些毫无士气的逃兵后,也有些心虚的向李晨芳说道:“他们现在估计连村子里抱团的农民都打不过,还能帮助我们进入枚方宿场?我担心对面的守军对他们吼上几声,他们就四散逃亡去了,到时岂不是把我们给暴露了出来?”

    李晨芳在他耳边小声的说了一通,然后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你按照我刚刚说的去做,他们要是不肯听从,我们也没有什么损失。但如果有人响应,我们就冒险干这一票。男子汉大丈夫,想要名扬天下,岂有不冒险之理!”

    看着李晨芳言辞中冒出的兴奋之意,松浦信元也只能将疑惑吞回了肚子,起身向着圈外走去。

    在这些逃亡士兵疑惧的眼神中,松浦信元站上了一块大石头高声说道:“诸位兄弟,咱们虽然被大阪人放了回来,但是幕府的征召令并没有结束啊。

    如果大家在这里逗留不去,恐怕不用多久,就会有人上来追赶我们,再让大家回去前线同那些大阪人作战了。要是再失败了,下一次大阪人还会这么轻易的释放我们吗?”

    一干士兵们面面相窥,他们都没有经历过这样的场面,又自觉自己不是带队的头目,因此都默不作声,没有人出来回答松浦信元的问话。

    眼看着松浦信元开局就不顺,这场鼓动士兵的演讲就要面临失败的时候,李晨芳不由主动站出来大声问道:“你说的是不错,但兄弟们的家都不在这附近,家近的有上百里路途,远的有数百里。现在大家身上又没有粮食,继续走下去难道不得饿死在路上…”

    李晨芳的语音虽然有些怪异,但是他提出的问题倒是打动了大多数士兵的心理。这些人昨晚一心只想要回家,所以极力奔跑想要远离幕府军的营地。不过当他们远离了幕府军的营地之后,才发觉在这个田野里空荡荡的季节,想要空着双手走回家去,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就在他们默默发愁时,李晨芳对着松浦信元微微点头示意,于是松浦信元便继续说道:“由这里向东走,只要跨过了淀川,就是枚方宿场,那里是井伊殿大军的后勤转运之地,里面有的是粮食。我们已经为幕府服役了三、四个月,凭什么不能去吃一顿饱饭?”

    刚刚还屏息静气的士兵们顿时活跃了起来,大家对松浦信元的话语热切的讨论着,很快就有一名真正的逃亡士兵担忧的向他问道:“要是那些老爷们不给我们饭吃,还要把我们送回前线去该怎么办?”

    松浦信元立刻拍了拍腰间的太刀说道:“我们为幕府出生入死,要是幕府连口饭都不给,那我们就自己去拿。

    至于要我们回到前线,先让幕府将取暖的衣物发下来再说。我们在盛夏被征召,现在大家都还穿着单薄的夏服。在这样的天气里,不发衣物和冻死我们有什么区别?

    大家过河先吃饱了饭,等到晚上再继续逃跑好了。乌漆嘛黑的夜里,幕府军必然不敢来追我等…”

    在经过了一晚上的奔跑之后,这些士兵们早就已经饥饿难耐了,松浦信元的一番话语顿时激起了众人的希望。虽然他们这些人看起来极为陌生,也没人能认出其中有相识的同乡,但是在松浦信元发出了这番言论后,大家倒也顾不得追究松浦信元这些人到底是来自什么地方的了。

    在李晨芳的示意下,松浦信元的部下们还贡献出了十多把太刀,30多支长枪,虽然对于数百两手空空的士兵来说,这不过是杯水车薪,但却极大的激发了这些士兵们的胆量。

    在松浦信元的建议下,这些大多还有些陌生的士兵们各自推选出了自己的头领,然后开始寻找木棍武装了起来。当他们被重新组织起来之后,倒是恢复了几分军队的模样。

    李晨芳和松浦信元的部下走在了队伍中间,那些拿着木棍的士兵则走在外围,一眼看去倒也没人能发现这只队伍有什么异常。

    近千足轻排着乱糟糟的行列出现在淀川西岸时,枚方宿场的守军果然警惕了起来。不过当问清楚他们是前方败退下来的阿部正次军,想要从他们这里讨要一点粮食返乡后,这些守军很快就放松了警惕。

    不过枚方宿场的守军虽然同意他们过河,也给了他们一些粮食填饱肚子,却也不许他们进入宿场,只许在宿场西门外的空地上休息着。

    在守军分发了一些食物之后,一名看管他们的士兵就宣布,他们不能继续北行返回家乡去,只能呆在这里等候井伊殿的命令。

    这些驻守枚方宿场的武士们觉得,哪怕不能把这些足轻送回前线去作战,就是让他们变成搬运粮食的苦力,也能减轻自己部下的负担,因此就决定把他们全部强迫留了下来。

    从京都往大阪运粮食,只要顺着淀川而下就可以了,但是从下游往上游曳拉空船,或是搬运粮食下船都是需要劳力的。附近的村民现在大多已经逃亡,这些苦力活就只能落在了足轻身上。现在跑来这么多壮劳力,守军自然不肯放他们离去了。

    在松浦信元部下的四处挑拨下,这些一心只想返家的士兵们终于和看管他们的守军争执了起来。

    当宿场内一名武士带着一队士兵过来,想要弹压这些闹事的逃兵时。松浦信元终于带着部下动手了,他一边指挥着部下对这队守军攻击,一边对四周情绪正激动的逃兵们大声喊道。

    “阿部正次老爷遇到袭击时第一个逃跑,现在却说我们是逃兵,这是想要让我们替那些武士老爷们顶罪啊。我们替幕府服役交租,什么时候松懈过?

    如果这么顺从幕府也没有我们的活路,那么就算要死,我们也要死在家里,绝不做异乡之鬼。

    大家冲进宿场,夺取了粮仓,让那些武士老爷们自己去和大阪人作战吧…”

    周边的逃兵们也是群情汹涌,连连发出了附和松浦信元的喊声。在松浦信元的诱导下,打倒眼前的宿场守军和大家回家联系在了一起,这极大的激发了逃兵们的士气。

    宿场守军在确认了这些逃兵的身份后,就已经把他们当成了自己人。主要是防范他们逃亡,而不是防备他们进攻。因此当近千逃兵开始暴动,中间还夹杂着300伪装起来的大阪军,警惕性不高的宿场守军顿时被打的摸不着方向了。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322章 鼓动逃兵是作者富春山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322章 鼓动逃兵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挽明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富春山居写的《挽明》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322章 鼓动逃兵是作者富春山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322章 鼓动逃兵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挽明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富春山居写的《挽明》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挽明最新章节- 挽明全文阅读- 挽明txt下载- 挽明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历史军事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322章 鼓动逃兵】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挽明】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挽明》书迷评论

  • 绝品小神医最新章节

        校花又痛经?我来按摩!御姐乳脉癌?闪开,让我来!小萝莉病了?让叔叔瞧瞧!王老板癌症晚期?对不起,挂号排队去吧,今晚没空,嫦娥姐姐约了!

  • 别闹,捉鬼呢最新章节

        这是一个学了一身三脚猫道术的小姑娘,磕磕绊绊在都市里慢慢成长的故事。她本以为自己能和师父一样,能凭着两三手道术过上“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的美好日子。却没想,双胞胎姐姐因车祸丧生,为了照顾有心脏病的母亲,不得不以姐姐的身份继续生活下去。好不容易打算金盆洗手做一个安静的美女子,却出现了一个戾气冲天的鬼婴对着她一口一个妈咪。为了天下苍生,她忍痛认下了这个孩子。但孩子的父亲还是手动再见吧……颜值再高,来头再大,也拯救不了这惹人嫌的臭脾气。

  • 绝色总裁的贴身狂医最新章节

        杀手会医术,谁也挡不住!金盆洗手的林逸回归都市,机缘巧合之下为美女总裁看病解毒,从而过上了“同居”生活。恩……女总裁虽然冷冰冰的,但林逸相信,自己的热情总能将她融化。高冷总裁、靓丽秘书、冷艳杀手、豪门千金,各种各样的美女接二连三的闯入林逸的生活里,让本想过着平静生活的林逸,再也平静不下来……

  • 花落城外紫竹楼最新章节

        撰写时代已经久远,如果觉得文章生涩好笑,只请大家多多包涵了(鞠躬)
        写的虽感觉起来是武侠,实质上却大都在写爱情,所以我才会把它放在这个区域。
        这是江湖上四大庄之间的故事,从紫竹庄被灭门的一晚,开始了所有的恩怨情愁.....

  • 异世幻梦传最新章节

        小弟突然心血来潮之作,文笔之烂,请多见谅

  • 婚然心动,宠妻无下限最新章节

        人前他是清冷淡漠的盛世总裁,人后他是兼具了流氓和深情的腹黑老公。长久的“不见天日”之后,张薰羽终于忍无可忍,一个抱枕狠狠的砸在从浴室里出来的男人身上:“易千率!今天晚上你睡书房!”书房?男人挑了挑眉,一把抱起床上裹的严严实实的女人:“正好,关于盛世和张氏接下来的深入合作,我们可以一起换个地点好好'研究'。”

  • 幽冥店主最新章节

        窥探三界秘辛,坐拥古今美女。最强店主,游走人鬼两界,一起装逼一起飞。

  • 将军:夫人在您的身体里最新章节

        他是战场上百战百胜的战神不过是在河边洗个澡而己就被一个女人的灵魂占了他的身体令他愤怒的是这个女人还嫌东嫌西于是战神大人炸毛了她是21世纪的一个孤女生长于孤儿院却聪明灵俐调皮在又一次捣蛋后她穿进了一个古代男人的身体里从此两人共用一个身体……二十一世纪的少女与异世界里的战神将军,两个灵魂在一个身体里,且看他们如何相爱相杀…

  • 誓不为妃:君王请下榻最新章节

        东方玲因一次车祸魂穿到了死者东方绫的身上,身为东临国首富东方家族的家主,莫名被自己的亲叔叔和弟弟联手暗害,只为夺得家主的位置。为了查询宿主的死因,与自己的“妻子”毒医世家司徒传人司徒雪一起查询真相,虽一时打败了叔、弟二人,但事情的背后还藏着巨大的阴谋

  • 宫斗之哀家不是很高兴最新章节

        大楚亡国了,判官总说是哀家的锅。哀家说冤枉,判官说是你是你就是你的锅的。于是任性的判官将哀家扔进一个又一个世界,辅佐皇孙,栽培儿子,还要调教渣男。哀家心好累,想要回家找麻麻。

  • 契约老公太霸道最新章节

        十年前,她送他一幅戒指素描,十年后,他递给她一纸婚约。
        渣男贱友齐背叛,姐姐公司又破产,季可卿以为自己已经够倒霉的了,直到陆亦辰这个恶魔出现。
        婚后,她小心翼翼,妄想与他同在屋檐下各安本分,他却夜夜爬上她的床,魔爪乱伸,美其名曰:行使权力,履行义务!她咬牙隐忍,却变得事事为他着想,一步步跳进他设下的爱情陷阱。
        终有一天,他将离婚协议扔到她面前,冷然转身,不留情面,她回肠九转!
        再回来,她步步为营,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一张契约甩到他面前,趾高气昂“三百万一夜,陪我。”他冷笑“凭什么?”女人捏住他下巴,笑得得意“你没得选择!”
        话音刚落,季可卿被一双小手拽了拽,一回头,小男孩正用闪着泪光的大眼睛仰视她,小嘴一扁“妈妈,不要欺负爸爸!”

  • 天剑邪尊最新章节

        顺为仙,逆为魔,亘古匆匆皆弹指。血染红尘踏轮回,苍茫道上破生死。葬爱颠倒黄泉路,剑气凌霄震九宇。误我今生成永劫,舍我其谁念红烛。

  • 重生天才小医女最新章节

        重生在内向自卑的新壳子里,看她如何一步步蜕变破茧成蝶!随身空间在手,珍贵药材遍地有。洗筋伐髓一走,打遍天下无敌手。神秘医术我有,白骨生肉下九幽。她不就是顺手救了他么?高高在上的帝王怎么就甘愿洗手作羹汤?不约!我们不约!

  • 背尸匠最新章节

        背尸工有三不背、五不沾。无名无姓不背、不腐不朽不背、生而未死不背。故事从我背了一具不腐不朽的尸体开始…我,即是最后的背尸工!

  • 农女成凤:种田赚钱养相公最新章节

        她,是富商之女,死于非命,一睁开眼就被个连相貌都看不清的男人夺了清白,敢动她冷映月,这个男人死定了!利用知识进入各行各业,在这个异世混得风生水起,白手起家的感觉……就是爽!未婚先孕,生下小包子,再无人来指责,求亲的男人挤破门。“三围报上来!”小包子奶声奶气的指着求亲男子。某女挑眉看了一眼来求亲的男人,果然是个人间极品,一抹算计染进眼中:“聘礼黄金百万,试用期三个月,不过关者聘礼不退!”

  • 疯语者最新章节

        知名摄影师唐寻鹰收到莫名的信件,参与到了一场阿勒泰探秘金矿之旅中,组队后却发现团队里的人五花八门,一群带着猜忌上路的旅人们进入无人区后才发现等待他们的不仅仅是大自然的恶劣,还有一系列无法解释的超自然力量如影随形。这场金矿之旅到底是为了什么?这世界上到底有没有神?到底有没有魔?“我”到底疯了吗?这一次,请原谅玉松鼠,这次吓到了你们!

  • 流年碎碎不成年最新章节

        我在我最美好的时光遇见你,用一瞬间的时间爱上你,却用了十年的时间来忘记你。听说,爱得匆忙,散的也快,我想留住这份爱,却抵不住时间的摧残。

  • 皇城商女最新章节

        她是偏远之地的小小商女,集聪慧和胆识于一身,却身份神秘。他是大辉朝皇上最倚重的名门公子,却机智狠辣,无孔不入。一场别有用心的甄选,半副血腥犹存的地图,毫不相干的两个人,自此跌入预谋已久的机诡漩涡之中。阴谋,权势,熟是熟非,待血雨腥风,硝烟散尽,梅林深处,他却执子之手:我尚未娶,你亦未嫁,何其幸也……

    本章内容提要:
    ...    当天色大亮的时候,在安威川上游的一片桑树林边缘,近千穿着不同服饰的士兵分成了十多个团体散落在这片空地上,各自围坐在一起放松的休息着。     这一夜大阪军释放了千余俘虏,由于夜色的关系,无法分清道路的他们为了避免迷路,大多数人都选择了沿安威川北上。     这些俘虏中除了极少数人想要返回幕府军去,没有逃离的太......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