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天色大亮时,站在兴津城中高处的土岐頼泰、稻叶正利等人,便看到城外东、西、北三处都有幕府军在挖掘壕沟,以阻止城内的军队出击,但又故意空出了面向骏河湾的南方。

    土岐頼泰到底是名门之后,只是看了幕府军这副做派,就冷笑的对身边的同僚说道:“我还以为幕府派出板仓重昌过来领军,是因为此人有什么出色的才能,却不料只会用这种老掉牙的围三阙一之策。

    看他们如此卖力的挖掘壕沟,板仓重昌好像完全没有发现松浦、沼田两队人马的动向啊。这一仗,我们赢定了。”

    土岐頼泰的身后的武士们一个个如释重负,看到幕府军真的中计了,他们突然觉得此前对于幕府的恐惧还真是好没来由。如果幕府的军队都是这样的蠢货,那么这场战争的结局究竟会怎么样,还真是难说。

    土岐頼泰享受了下身后部下们的吹捧,便再次开口说道:“请稻叶殿主持本城的防务,我带着其他部队暂且休息,一旦幕府军在兴津川对面的营地燃起了烟柱信号,便请稻叶殿派人通知,我将会亲自带着队伍出城追击,今次务必要留下幕府军一半的人马。”

    稻叶正利知道,这位土岐頼泰是不想被自己再抢去风头了。否则的话,这一仗就全成了他和松浦、沼田三人的功劳了。看了看战场的形势,稻叶正利觉得这一仗自己参不参加应当都不会有什么太大的变化,于是便毫无怨言的答应了下来。

    就在土岐頼泰带着部下下了屋顶休息时,幕府军四千军势已经全部抵达了兴津城下。除了500人驻扎幕府军背后作为警戒部队外,剩下的三千五百人分成了三队,毫不停息的卖力挖起了环绕兴津城东、北、西三面的长壕。

    到了太阳渐渐升至头顶时,一条一人深两人宽的长壕已经渐渐成型了。由于在整个施工过程中,城内的骏河军都没怎么打扰过幕府军,因此这条壕沟还在继续向南延长,似乎想要把软弱的骏河军完全包围在城内一样。

    在壕沟渐渐成型的时候,板仓重昌再次向城内进行了喊话,声称只要骏河军投降,除了大前日冒犯了幕府军的叛逆外,其他人都可以获得赦免。

    幕府军这种毫无诚意的喊话,让城内的士兵大为失望,也坚定了不少士兵抵抗幕府的决心。天知道这些幕府军要如何区分叛逆。

    就在两名幕府低阶武士声嘶力竭的对城内喊话时,稻叶正利等待了一个早上的信号终于出现了,一条淡淡的烟柱袅袅升起,接着很快变成了滚滚的黑烟。

    这条烟柱是这么的显著,不仅城内的骏河军看到了,城外的幕府军同样注意到了这一诡异的状况。不久便有幕府军的士兵反应了过来,对着同僚不确定的问道:“着火的地方,难道不是我们的大营么…”

    坐在兴津城东北面木棚下的板仓重昌、柳生宗矩等人,在侍卫们的提醒下,一个个走出了木棚向大营方向观望了过去。

    “那边烧起来的,莫不是我们的大营?”“一定不会错,就是我们的大营…”“这么大的烟柱,岂不是什么东西都烧光了…”“都这个时候了,还惦记烧了什么东西,难道你们就没想过,这是有人抄了我们的后路,我们现在被困在了兴津川西面么…”

    听着身边这些藩军将领们的议论声,板仓重昌和柳生宗矩两人的脸色都是一阵青一阵白,他们现在都不知道要如何向幕府交代了。

    第一次渡河时被骏河军打了个灰头土脸,他们还能说自己运气不好,被敌军来了个半渡而击之。但这次被骏河军抄了后路,显然就没有什么托词可言了。

    板仓重昌终于有些吃不住的向身边的柳生宗矩问道:“但马守大人,我们是撤围回去救援大营呢?还是继续对城内的敌军围困下去呢?”

    柳生宗矩脸色漆黑的说道:“事已至此,难道我们返身回去救援大营,就能把大营救…”

    柳生宗矩话说了一半突然停顿了下来,板仓重昌莫名其妙的看着突然脸色大变的柳生宗矩几眼,狐疑的顺着他目不转睛的目光看去,那边却只有一个正在偷懒吃饭团的足轻。

    板仓重昌心里不由有些不快的说道:“但马守大人,现在可不是关注士兵犯了错的时候,我们现在究竟是撤还是攻啊?”

    柳生宗矩却一脸绝望的看着他问道:“你昨晚过河的时候,随身带了多少粮食?”

    板仓重昌颇为不耐烦的说道:“自然是一天份的饭团,我们的大营就在身后,还要带多少…”

    板仓重昌说着便霍的停了下来,他终于意识到哪里出了问题了。被人烧掉的大营内,存放着他们所有的军粮。现在不是他们留不留下的问题,而是能不能在粮尽之前和后面的军队接上头的问题。

    现在虽然是秋收之后的时节,附近村子里的农民一定会有一些存粮,但是没有那个村子能够独自供应四、五千人吃饱的粮食。在骏河军虎视眈眈之下分兵去征粮,这不是自杀么。

    如果不能就地征粮,他们就要尽快脱离和骏河军的接触,跳到兴津川以东,和自己的后援部队汇合。但是占据了大营的骏河军,会让开道路吗?只要把他们堵在兴津川以西一晚,明日他们就要饿着肚子打仗了,人数再多又有什么用呢。

    板仓重昌回头看了一眼身后还没反应过来的武士们,这才转回头来脸色苍白的向柳生宗矩问道:“但马守大人,眼下我们应当怎么办?”

    柳生宗矩脸色终于恢复了正常,平静的说道:“抽调人手回援大营,但是这里要留下些人来迷惑城内的守军,要是让这些守军以为我们大举逃亡了,恐怕最终大家谁也回不去对岸了。”

    两人经过了一番商议之后,决定先让柳生宗矩悄悄的带着800人回去救援大营,等到柳生宗矩恢复了浮桥,并顺利过了河之后,再通知板仓重昌带着主力撤退,至于剩下那些用来迷惑守军的官兵,就丢给骏河军去处置了。

    就在柳生宗矩暗中抽调人手回援时,幕府军在兴津川东岸修建的大营内,最后一处抵抗的区域也刚刚向松浦信元的部下丢出了武器,表示要投降。

    从大营东面进攻的沼田兼一踏过了一片狼藉的营地,和从北面进攻的松浦信元在大营中间的大帐内会了面。

    站在门口的沼田兼一看着几名士兵从大帐内抬出的成箱的幕府军旗帜、文件等琐碎之物,不由对着松浦信元好奇的问道:“你带着这些破烂做什么,不嫌累赘吗?这些俘虏要怎么办,我们好像没办法带上他们。下一步就是拆了浮桥,把板仓重昌部堵在对面吗?”

    松浦信元认真的看着手中的信件,摇着头说道:“恐怕堵不住,如果这些信件属实的话,幕府军的援军,今晚就会抵达。这两天内,陆续会有三、四只部队,预计不少于3000人马带着给养抵达这里,我们没可能两面作战的。

    这些俘虏就是前几天被我们打败过一次的沼津、小田原两藩的部队,如果不是他们守着大营,我们还没可能这么快攻下这里。这些士兵已经毫无战意,留下来还要费心照顾他们,不如把他们全部赶过河去,让板仓重昌自己头疼怎么处置他们。

    至于浮桥,拆不拆好像没什么意义,这么窄的河,他们很快就能搭建七、八条新桥出来。与其让他们到处乱窜,还不如留着浮桥,限制住他们过河的位置,这对我们判断他们的行动有好处。

    现在我想的是,放他们过河之后,在土岐殿的追击下,幕府军还能不能保持队形?如果幕府军被追散了,我们能不能在靠近萨垂岭附近再伏击他们一次。但是我担心到时候幕府军的援军赶到,到时候伏击不成,反而被幕府军打出一个反击出来。”

    看着松浦信元皱着眉头思索的时候,沼田兼一看着被士兵们抬出去的物什,突然从中抓起了一件物品后说道:“那样的话,倒不如派人假装成板仓重昌的信使。

    反正这里有这么多代表幕府的空白信鉴,我们替板仓重昌发出一道指令,把这些援军再调回去就是了。这些藩国的军队根本不认识板仓重昌的人,他们只认留有幕府标识的信鉴,难保不会上当。”

    松浦信元楞了下,放下了手中的信件说道:“替板仓重昌处理文书的两名武士刚好也被我们俘虏了,我们只要分开对他们进行询问,就知道如何书写这些命令的格式,但是要找什么借口让援军返回呢?”

    沼田兼一看着手中的物件想了一会,便微笑着说道:“就说甲斐有豪族响应了忠长殿下的乱命,这些豪族纠集了上千山民试图顺富士川而下,切断我军后路。

    柳生但马守收到消息之后,便向板仓殿建议,命令身后的援军转向,防守富士川,保住我军的后路。”

    松浦信元顿时轻轻的拍了拍手说道:“这个理由不错,说不好那些白痴真会上当。

    另外干脆再给萨垂岭的守军也发一封命令,告诉他们,这里燃起的烟柱是但马守大人的惑敌之策,令他们坚守萨垂岭不得擅自下山,那么我军之后在萨垂岭附近的行动就更安全了…”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三卷 帝国之路 第297章…是作者富春山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三卷 帝国之路 第297章…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挽明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富春山居写的《挽明》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三卷 帝国之路 第297章…是作者富春山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三卷 帝国之路 第297章…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挽明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富春山居写的《挽明》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挽明最新章节- 挽明全文阅读- 挽明txt下载- 挽明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历史军事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三卷 帝国之路 第297章…】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挽明】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挽明》书迷评论

  • 总裁宠妻百分百最新章节

        送个外卖而已,被霸道男人粗暴占有,事后竟大言不惭的让她去买避孕药。想忘记那些耻辱的画面,再也不要看见那个瘟神,可总裁大人偏偏阴魂不散的找上门来。高高在上的总裁大人也会遭遇催婚,干脆把小丫头娶回来好好调教。可是,这丫头简直就是制造麻烦的专业户。放下几千亿的生意给她善后不说,还要陪着她一起丢人现眼。苍天啊!咦!这是神马情况?小丫头竟然桃花连连,送情书的、送玫瑰的,还有送房产证求婚的……愁的总裁大人要吐血了!神啊!那是我的私宠小娇妻,谁都不许染指!rn

  • 绝世圣皇最新章节

        穿越之后,萧乾发现玄幻小说里面的世界真的存在。这是一个神奇的世界,学院和世家并立,科技和修行结合,人人都有可能成为强者。体质多如毛,系统遍地走!就连学院看门的大爷都自带系统。各路天子骄子,谁才能笑到最后?萧乾偶得世界之树的种子,必须灭体质,抽系统才能提升修为,他的修行之路怎么就这么难。

  • 超级神瞳系统最新章节

        古城根的古玩市场,最近波谲云诡,谁都没听过的李然突然成了今古典当行的掌柜,不但痛打了大混混于三,还赌赢了鉴宝老师傅章老,就连欺行霸市的赝品集团都被他neng死了……美艳的老板娘,高贵的洛家小姐,都抢着要嫁给他!李然到底是谁?这一切,都要从他在古墓里带出来的那副古画说起……

  • 密契:荒城狱道最新章节

        一个原本坐落在中缅边境的宁静小山村为何怪事频发,无故失踪的女童,老坟圈子里莫名消失的尸体,似乎能听懂人话的狐狸,这一切都是那么的匪夷所思。有人说这一切都是源于三百多年前发生在缅北原始森林中一件怪事,以至于煞气成魔,而今又到了还债的时候。这个世界到底有没有魔鬼,如果没有,那又为何缅甸人至今仍称缅北原始森林一带为“魔鬼居住的地方”。可如果这个世界真有魔鬼,那又为何有那么多人宁愿牺牲也要坚守一份“密契”,只为找到隐藏在缅北原始森林中的一座荒城,以求在那里打开前往地狱的通道,他们究竟图什么呢。

  • 请和废柴的师傅谈恋爱最新章节

        废柴学渣中了五百万,只因喝了一罐酒就穿越,仙侠世界遭追杀,废柴只能仰天长啸一声:假酒害人啊!废柴心中虽苦,却摇身一变成仙尊。那天界万人敬仰的太子殿下心系芸芸众生,却偏偏投入废柴门下。那妖界王子屠神屠魔,风流多情,偏偏也拜了这废柴为师。但是,徒弟啊!请和废柴的师傅谈恋爱啊!

  • 蜜汁娇妻:帝少的心尖宠最新章节

        她爱了这个男人十年,终于如愿的嫁给了她,以为幸福婚姻从这一刻开始了,谁知道这份幸福三天就幻灭了。她被迫签下离婚协议,搬离明家,想跟这个男人断绝任何往来,找了份工作好好过日子,却被男人抓回来了。“明靖琪,你不是有病啊,我们已经离婚了。”某男:“保护好你,就是保护我的孩子。”“我又没怀孕。”某男直接将她扑倒:“那就现在怀好了,我是合法的。”她一脸黑线,怎么有这么无耻的人。

  • 他杀了他的室友最新章节

        你若以为,有撕X、斗殴、打胎的才叫青春,另有一种,它用生命诠释,叫——铁窗……

  • 深宫逃妃:王爷手下请留情最新章节

        有人说棋子不该有情,但有些人却偏偏要玩棋自焚。重生之后,颜乔一直被当做棋子,被歌笑云当做聚敛财富的棋子,被颜冷当做统一三国的棋子,被君陶当做感情谈判的棋子,被白倾城当做掩人耳目的棋子……这世间最看不透不过人心,最理不清不过感情,没爹疼没娘爱又怎么样,既然所有人都要和她逆路为棋,那她偏偏要反棋道为之,若留棋先留情,且看这棋局最后是谁家天下。

  • 我的新娘是只鬼最新章节

        山是山,水是水,山不是山,水不是水,山依旧是山,水依旧是水,人鬼殊途谁定的,山亦能不是山,水亦能不是水,为啥俺就不能跟鬼结婚?
        有人学习茅山法术收鬼,亦有人学习鬼医术救鬼,更有有养鬼,可我都学不会,为了留住老婆,俺就只能……

  • 重生佣兵杀手最新章节

        他,只是平凡生活中的一个为了生活而奔波,早已被生活磨灭了梦想的不起眼的中年男人,偏偏在那一天,他遇到一个可以改变他一生的一个人。……看着自己最亲爱的她从一开始的惨叫到只剩下胸口微弱的起伏,他觉得自己真的是对不起她,他痛苦的哀嚎着,直到他痛苦的看到自己的身体倒下的那一刻,他心里仍然充满着熊熊的怒火和满满的恨意……突然间,一道黑灰色的光出现在他的周围……rn

  • 长白剑仙最新章节

        生于屠城废墟的林琅,遭逢神州陆沉,诸胡乱华的末世,为了汉家百姓,为了长白宗门,为了亡国灭家之恨,誓要杀他个胡无人兮汉道昌!于是,雄鸡一唱,天下长白。

  • 天下策:惊世宠妃最新章节

        一身罪孽累白骨,欺尽天下奇英才!重活一世,她带着破天辛秘,再闯一次权利场!有人敢挡,冷眸淡看她虐渣虐爹虐后妈,爽快利索!风云诡谲,九重塔上她破朝纲扶新君,忠心昭昭!烽烟四起,医道渺渺她令天下活百军,势如破竹!传闻道,事有不决,但问计于渊正王!只是:娘子,皇帝问我讨贼?某女:讨!是怎么回事儿?!某妖孽:臣惶恐,臣妻说了算!

  • 案底神探最新章节

        主人公叶天本是皇家警察学院的高材生,毕业后也官路亨通,20岁年纪轻轻就当上了重案组长,患有低危抑郁症,智商又是卓群,任何细微的证据都逃不出他的眼睛,自己也可以根据现场的种种痕迹,脑海之中可以完美虚拟出案发现场的景象。
        但却一个莫大的神秘集团设计,不仅深受迫害,而且还锒铛入狱。
        出狱的那一刻他获得了“新生”,开始了新的生活!
        “新生”之后一场无可抗拒的豪门婚约,一名世界顶尖杀手的兄弟,无数让他费尽心思的案件,当然还有他的复仇之路。。

  • 缘起之许你一见钟情最新章节

        茫茫人海,也许常有这样的陌路擦肩,也许某个人在不知觉中走进你的视线,成为了那道风景。
        度洛一手指轻轻来回不停摩挲着手机上显示的那张头像。眼前浮现出她那对他不屑的表情,他眼角微弯,唇角轻扬“韦梵……很高兴认识你!”。

  • 我是主角他老爹最新章节

        得到一个坑爹的“万界老爹”系统,穿越到各个世界之中去当主角的老爹,这个主角也很“绝望”啊!

  • 鬼牢最新章节

        一场梦,把我从安稳的生活里带到了一个从没见过的惊心动魄的世界,道行多年的道士身负血海深仇,监狱里形形色色的朋友带给我不一样的经历,贩毒,抓人,遇鬼,是成长是蜕变,我的生活正一点点的变化……

  • 我的姐姐你惹不起最新章节

        -【天命】正在绑定宿主……    -系统正在扫描虹膜……    -绑定成功……    ……    君楚:“夏姐姐,这就要走么?”    夏焱妃:“我身上的伤已尽数恢复。自是不再多做停留。君,自重。”    ……    “哈哈,小娃娃,毛长齐了没啊,居然就来参加佣兵团?”    君楚蔑视的看着他,道:“毛没长齐?睁大你的狗眼看看,叫爸爸!想当初,你小爷我单枪匹马闯雷域,进死城……你一个小小的佣兵团团长,也瞧不起我?佣兵女王,秦凤凰,见到我也得叫一声……弟弟,你知道吗?”    ……    “哇,那两位,不就是光明圣会的圣女,和黑暗教会的大魔头,江青璇和幽幽么?”    君楚揉了揉耳朵。“能不能都闭嘴,那都是我的……姐姐们……”

  • 飞越三十年最新章节

        1985年的一天,李一鸣脑子里突然出现了许多来自三十年后的重生小说。他惊恐地发现未来是如此可怕,于是他写了一封信寄了出去……    八十年代,不一样的故事,他不是重生,只是一个热血的少年,他要如何拖动一个时代飞越那三十年的长河?    群号:二期四期饿要爸爸饿

    本章内容提要:
    ...    当天色大亮时,站在兴津城中高处的土岐頼泰、稻叶正利等人,便看到城外东、西、北三处都有幕府军在挖掘壕沟,以阻止城内的军队出击,但又故意空出了面向骏河湾的南方。     土岐頼泰到底是名门之后,只是看了幕府军这副做派,就冷笑的对身边的同僚说道:“我还以为幕府派出板仓重昌过来领军,是因为此人有什么出色的才能,......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