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岐頼泰带着主力慢腾腾的赶到兴津时,前方已经传来了稻叶正利所部大胜幕府军先头部队,和幕府军隔着兴津川对峙的消息。

    原本还死气沉沉的队伍,听到了这个不可思议的胜利消息之后终于活跃了过来。从土岐頼泰到普通一兵,对于这次出城迎战幕府军的结局并不看好。

    土岐頼泰率领的这只部队,武士还不到四分之一,剩下的都是被强行招募来的农夫和町人,这些毫无作战经验的普通人,完全没有信心和幕府大军对战。这也是为什么土岐頼泰强烈反对晚上行军,便是害怕这些被强征的士兵会趁着夜色逃离队伍。

    不过当稻叶正利击退了幕府的先头部队之后,原本以为自己这趟是送死的士兵们终于有了一些生气。土岐頼泰反复询问了来报信的使者之后,确认了消息的真实性后,终于催促部下加快了脚步。

    从上到下都试图亲眼看一看幕府军究竟是如何惨败的,因此土岐頼泰的命令,终于第一次不打折扣的被执行了。当下午2、3点钟的时候,土岐頼泰终于赶到了位于兴津川的战场。看着河里浮浮沉沉的尸体,和对岸被捞上岸的成排尸首,土岐頼泰所部终于相信了稻叶正利所言不虚。

    土岐頼泰和稻叶正利的部队汇合之后,对面的幕府军顿时向后方撤退了一段距离,似乎是害怕他们再次发动攻击一般。

    当天晚上,幕府军的主力也抵达了兴津川东面,和早上被击败的柳生宗矩所部汇合,幕府军的兵力达到了4千有余,人数再次超过了骏河军。

    第二天天亮后,幕府军并没有急于进攻,而是一边伐木制作浮桥、大营;一边等待着后续部队的到来。看到对面的幕府军改变了之前长驱直入的姿态,想要采取稳扎稳打的方式推进后,骏河军这边召开了第二次军事会议。

    土岐頼泰这次总算对松浦信元、沼田兼一两人客气了一点,虽然他自持身份,不过却也不是傻子,在幕府大军在对岸的逼迫下,还做不出鄙视功臣的无谋之举。

    不过土岐頼泰虽然放下了身段,有意和两人缓和关系,但是会议上双方依然没有谈到一块去。土岐頼泰和其他武士觉得,既然幕府军不动,他们就应当也不动。幕府军可以在对岸修建营房,他们也可以征发附近的村民来这里修建一处简陋的堡寨,就这么和幕府军僵持下去。

    结果松浦信元一句话就把众人的美梦给戳破了,“诸位想要和幕府军僵持下去,请问诸君,幕府军真的会和我们僵持下去吗?幕府分三路来攻,我们只是其中一路而已。若是其他两路出了问题,我们坚持在这里又有什么意义?不过是早死和晚死的区别。

    另外,兴津川不是什么波涛湍急的大川,如果幕府军只是在麻痹我们,他们随时可以从上游绕道过河,然后切断我军同骏府城之间的联系。到了那个时候,失去了后方的我军,还有多少勇气和幕府军战斗下去?”

    被松浦信元戳破了幻想的武士们都很恼火,一名中年武士便语气不善的对着松浦信元训斥道:“不要以为你们在没有防备的幕府军身上捡了一个便宜,就能这么无礼的和上官说话了。就算是忠长殿下,对着土岐殿也是要敬重三分的…”

    看着松浦信元眼中不以为然的神情,土岐頼泰心中也是一阵窝火。但是在战场上,立功的人拥有较大的话语权这还是军中的旧例。于是他强笑着拦住了这名武士为自己出头,对着松浦信元尽量平静的问道:“那么你既然反对我军驻守此地的建议,却不知松浦你有什么计划呢?不妨说出来,让大家参考一、二。”

    松浦信元并没有计较周边武士眼中的讥笑之意,不管是中国也好还是日本也好,在这样一个时代,军学都不是普通人,甚至是普通武士能够接触的学问。在场的武士们虽然惊讶于稻叶正利能够带着八百人击溃一倍以上的幕府军队,但并不认为松浦信元这些出身不明的武士,能够对军事指挥上说点什么有用的东西出来。

    “军队存在的目的就是为了消灭对手,并击破对方的反抗意志。防御也好,进攻也罢,如果不是为了消灭对方,那就毫无意义。

    我们和幕府军隔着兴津川对坐着,难道就能用眼光消灭对方了吗?这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我们在这里和幕府军对峙的越久,对方的援军就会陆续赶到,而我方这边还有什么援军可以期待的?

    如果对面的幕府军队数量超过了我军的数倍,我们还能够守住兴津川吗?骏府城一半的军力被幕府军牵制在这里,一旦其他两路幕府军突破了当面的防线,骏府城还有什么力量去救援他们?当幕府军抵达骏府城下,我们还有什么后路可言?

    诸君难道要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幕府军腹背夹击,然后被歼灭在这兴津川边上么?昨日河中的尸体,焉知不是明日的我们?

    幕府军不动,那么我军就应该让出此地,引诱对方动起来。只有当对方动作起来,才会给我们有机可乘的机会…”

    松浦信元的一番话语顿时让不少武士们收起了轻视之心,他们这时才有些认可起,松野重元不知从哪里网罗来的部下,的确是有几分真本事的,并不是依靠自身的蛮勇和出色的装备才赢得的昨日的胜利。

    土岐頼泰听完之后,思索了很久才皱着眉头说道:“如果对方就是不肯动弹,又或是步步为营,在河上修好了浮桥,然后在这边也修上一个大营,以防备我们在他们大举渡河时的突袭呢?”

    松浦信元还在思考时,一只沉默的沼田兼一却说道:“所以我们应该分兵,土岐殿带着主力退至兴津小城,我和松浦趁着今晚的夜色掩护,从上游渡过兴津川。

    幕府军若是看到我军退却,便大举渡河追击我军主力,那么我和松浦便进攻幕府军在对岸的大营,并烧了浮桥。若是幕府军谨慎从事,先控制兴津川,再慢慢渡河。

    我和松浦便越过对方的大营,直接攻击幕府军后方的萨垂岭,切断幕府军的后勤通道。我看幕府军远道而来,随身携带的粮秣却不多。

    一旦被我军切断了后路,他们总不能再悠闲的伐木造营了。到时不管他们是向前拼力一搏,还是反扑萨垂岭撤退,都是我军消灭这只军队的最好时机。”

    沼田兼一的计划,顿时让众人动容了起来,就连一直面沉如水的土岐頼泰,也有些紧张的向沼田兼一问道:“你们两部人马真的能够做到这些事吗?对面起码有五、六千军势,要是被他们发现了,你们可能就回不来了。”

    沼田兼一胸有成竹的说道:“对面的幕府军并不是来自于一处,而是从各藩召集来的军队,除了那些武士之外,最底层的士兵也是如我们一般被强征的农民。

    为了防止这些农民跑回家去,幕府军很少允许单独的人员离开大营。这也就表示,对方虽然有五、六千军势,但是控制的区域却非常的狭窄。

    以对方的大营为中心,应当不会超过半径为4公里,奥,也就是日本的一里半径的圆形区域。我们只要在这个区域外活动,并小心行事,就不太可能惊动对面的幕府军。

    在这个距离上,即便是惊动了幕府军,我们也能轻易的摆脱他们的追击。现在幕府三路围攻骏府,若是不能彻底击败其一路,则骏府之围恐怕难解,我军也就没有什么将来可言…”

    板仓重昌和柳生宗矩虽然好整以暇的在兴津川东岸修建的大营,但是两人心中也是惶惶不安的。

    原本在两人的设想中,带着优势兵力出击的他们,应当是一路碾压过去,没有什么意外的打到骏府城下才是。

    但是昨日兴津川一战,不仅打残了沼津和小田原两地的军队,连带着其他各藩征召来的军队也变的畏畏缩缩起来了。

    虽然柳生宗矩很想冲过兴津川为自己昨日的失败报仇,但是军中士气的下落,使得他和板仓重昌不得不听取了那些藩军将领的建议,先在兴津川东岸修建大营扎住阵脚,然后催促后续部队尽快赶来,集中手中所有力量进攻对面的骏府军。

    除了他们率领的六千军势之外,从较远藩国征发来的第二批3000军势,也已经快到富士川了。两只军队汇合之后,去掉那些被消灭的部队,也有8000之众,和对面将近3000人的骏河军相比,可谓是占据了绝对的优势。

    不过,就在板仓重昌和柳生宗矩焦急的等待着后续部队的陆续赶来时,和他们对峙了一日多的骏河军突然就不见了。柳生宗矩派出了几名门下弟子过河打探,最后才发觉对面的骏河军趁着夜色退回到了距离兴津川不远处的兴津小城内。

    兴津小城名字里有个城字,但却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城池。这不过是一个较大的村镇,为往来东海道的旅人提供休息的地方,小城四周虽然围着一些低矮的木栅栏,但也是用来防范山贼而不是军队的。

    板仓重昌和柳生宗矩虽然不明白这只骏河军的统帅为何会干出这么不智的事,但是他们倒是很清楚,如果周边没有其他伏兵的话,三千人守在狭小的兴津城内,无疑就是自寻死路。

    他们只需要把这只军队困在这座小城内,然后等着后续部队抵达,或是掘壕沟围困,或是率军强攻,这只战力不俗的骏河军都算是完了。失去了这样一只力量,进攻骏府城时幕府军不知要减轻多少伤亡。

    急于给自己洗刷战败耻辱的柳生宗矩,在探明了兴津城附近确实没有伏兵之后,再次向板仓重昌请求为大军前锋,将骏河军困在兴津城内。

    不愿意得罪将军剑术师范,又渴望着一战功成的板仓重昌,终于决定,趁着夜色渡河。柳生宗矩带着一千五百前锋先行,自己带着二千五百中军增援,此前受损严重,士气低落的沼津、小田原军千余人驻守大营,以接应一两日内就要抵达的后续援军。

    兴津川到兴津小城大约1公里有余,而从兴津川到萨垂岭大约不到3公里。如果是空着手行走,从兴津川到兴津小城大概不需要20分钟;背着行囊的旅人大概需要30分钟;而如果是全副武装的士兵,以警戒姿态行进的话,怎么也超不过40分钟。

    在兴津川战败的第三个晚上,柳生宗矩凭借着夜色的掩护,迅速搭好了准备好的浮桥,然后花费了一个半小时,完成了渡河及赶到兴津城下的行军,将骏河军堵在了城内。

    看着木栅栏上亮起的灯笼,和城内传来的噪杂声,柳生宗矩终于心情畅快的对着自己身边的弟子说道:“去传话给板仓殿,就说我军已经成功将骏河军堵在了城内,请他尽快渡河前来支援,将骏河军牢牢封锁在兴津城内…”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296章 三战兴津川二是作者富春山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296章 三战兴津川二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挽明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富春山居写的《挽明》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296章 三战兴津川二是作者富春山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296章 三战兴津川二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挽明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富春山居写的《挽明》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挽明最新章节- 挽明全文阅读- 挽明txt下载- 挽明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历史军事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296章 三战兴津川二】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挽明】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挽明》书迷评论

  • 大千之尊最新章节

        大千世界,玄门奇术纷涌而起,有智有谋者方能登一界之尊。rn异界天才携遁世阴阳眼轮回转世,却与今世体质冲突,沦落废柴,机缘巧合之下,破茧为蝶,造神通,开阴阳,化乾坤,夺得一方至尊。

  • 军婚撩人:少将娇妻太惹火最新章节

        乐乔相亲会上头脑发热,随便抓了个男人闪婚了。“混蛋,不是说好了只婚不爱的吗?”“季太太,我可没说只婚不做……看来你还不是很了解我,来,我们深入了解一下。”男人微笑着把炸毛的女人一点点拆吃入腹。“季沉,你又骗我,你不是说你是个破落户吗?”乐乔再次发飙,感情这男人压根不是什么破落户,而是江州最矜贵的男人,第一军少季沉!直到再次被他以霸道的方式堵住了嘴,她才明白,这男人除了骗婚,还要骗心!

  • 重生之一品庶女最新章节

        前世,嫡母当权,亲弟早夭,她遇人不淑,沦为世人嘲笑的丧门星。步步为营,九死一生,只为心爱之人夺得太子之位,雄图霸业,却不想,真心人爱的是嫡姐,刻意接近为的是她孟家祖传的传世兵书,换得的却是沉溺湖底,含恨而终……今生,她虐嫡母,欺嫡姐,定要将踩下这乾坤,让他们尝尝掏空了真心,却不得善终的滋味!

  • 万世颂最新章节

        这是一个注定被万世歌颂的存在。林泽穿越到强者为尊的玄天大陆,成为了二流门派青城宗的一名外门弟子。在这里,他看见强者翻江倒海,崩天裂地,气盖山河,如神似魔。所以,他也要成为强者!

  • 我的小说女友最新章节

        随着高三的到来,原本有着电脑的我,成绩不断下滑,被老*种种限制,由原先打游戏看动作片等等的多功能战斗机变成了如今我的小说码字机,不甘屈服的我,最终让我的小说大火了起来,还泡到了可爱又迷人的小说女主角呢!什么,你问我是怎么做到这些的?你看下去就知道了呀!(一定要看下去,深表感谢。)

  • 纸醉金谜最新章节

        十年交往抵不过一夜钟情安以柯以为自己永远不会爱,直到他的出现这个男人霸道地入侵她的世界,如同野兽吞噬掉她原本的生活无法拒绝,听天由命爱情究竟是身投体合,还是情志想通?

  • 凡人回炉最新章节

        34岁的IT程序员别长安,一夜醉酒之后,又重新回到了自己高考前夕的课堂上。  一介凡人,两世人生,他就像是一个流水线上不合格的工业零件,在回炉重造之后,终于大放光彩,实现了自己的人生价值。  有了先知先觉的中年大叔,自2001年创业开始,曾先后问鼎,互联网IT,娱乐传媒,房地产投资,科技环保等一系列产业,在成为商业巨子的同时,他的生活也随之发生了巨大的改变……  这是一个凡人回炉的故事。  同时,也是一个小人物奋起拼搏,书写时代不朽篇章的人生传奇!  ----------------------------------------------------------------  本故事纯属虚...

  • 大劫主最新章节

        黑山老鬼新书

  • 至尊医妃:王爷,劫个色最新章节

        一觉醒来,拥有高智商双学历在21世纪混的风生水起的苏祁穿越了。爹不疼,娘……没有,嫡母长姐各种欺辱,原身还是个神智不清的痴傻儿。苏祁表示,这枯燥无味的古代生活,还是可以来点调味剂的。嫡姐伪善,当众撕下她娇柔做作的面具。太子纠缠,直接送到庶妹床上。只是,她斗过了所有人,谁来告诉她这么个无赖王爷是从哪冒出来的?

  • 诡局最新章节

        我和我哥哥是双胞胎,但我们两个长得一点也不像。我长得像我爹,我哥哥却长得像我爷爷。村里人风言风语,一天我爹把我哥哥带出去,回来却只带了一把沾血的斧头。

  • 异界最强反派系统最新章节

        姜邪穿越到主角云集的世界,没有当成主角,却获得了反派系统,于是主角们全变了画风……萧炎演义圈一哥!草庙村超人张小凡!爱自杀的陈长生……,当然这些都比不过,集合了所有反派能力的姜邪,比如魔贯光杀炮,镜花水月,陨石天降什么的,他还有一堆呢!

  • 弃女初修仙最新章节

        人人都说夏初雪是被父母抛弃的野种,她却不信命,仍然昂首挺胸骄傲的走过各种眼光。  一个空间,一汪神泉,一片紫金土地。  无意中开启的传承玉佩让夏初雪走向了修仙的大道。  每次午夜梦回,那妖娆的红衣男子总是刺痛了她灵魂深处………这是一篇现代修仙文,且看弃女如何翻身。  QQ群号680391770若水听风

  • 请叫我仙忍大人最新章节

        “仙忍老婆,你去哪里?”“回娘家!”“啊?是我做错了什么吗?”“不是,只是我感觉你的脸皮太厚了!以后再敢占我便宜,我就杀了你!”“哇!老婆你好暴力啊!”“是吗?我现在就给你个痛快啊!”“救命啊。。。”

  • 钟馗斩诡传最新章节

        佛教典籍中记载,上古的十月初八这一天,地府之门大开,妖魔横行于世,后有钟馗者,捉百鬼,镇妖魔,关闭地狱之门。后画“百鬼图”,作为后世捉鬼之法器。地狱之门200年重开一次,钟馗200年转生一世……

  • 太古帝尊最新章节

        地球顶级杀手魂穿天武大陆,融合魔尊记忆,以无敌之姿,破宿命、败天道,俯瞰诸天万界,太古之上,吾为帝尊!(ps:已有三百多万字《重生之都市修真者》正在连载,书荒的可以去看看。)rn

  • 天赐之能最新章节

        怪异的事,不可思议的事,一个不一样的异世界故事,本不该降临在我这种平凡至极的人。在一个夏日的晚上,我,死了?被大概是死神的人转生到了异世界战场,然后又跳跃了世界线?

  • 布衣天国最新章节

        安逸到兵临王京城下的时候,才明白宫廷到底是怎么一个恐怖黑暗的地方;
        以至于把一个原本纯真、善良的妹妹变成了权倾朝野的“妖后”;
        如果没有结识当年那个气宇轩昂的马上少年,是不是现在兄妹俩还可以在乡间的老树荫下享受着悠闲?
        还是早已经被萧燕儿的铁骑化为了尘烟?
        也许皇陵里的那场大火释放了一个饱受禁锢的灵魂,那洁白灵魂在璀璨的夜空下孤独的摇曳着,用她樱桃般的粉唇低声喃语:“宁为太平狗,不做乱世人”。

  • 美女的最强兵王最新章节

        萧强被安排在一个绝美女总裁身边保护她,而他们面对的是,是一个各国特种部队都为之恐惧的人物,国际地下雇佣组织的黑暗兵王萧未。就是他双胞胎的哥哥……在美女如云的城市、为了正义而战!

    本章内容提要:
    ...    土岐頼泰带着主力慢腾腾的赶到兴津时,前方已经传来了稻叶正利所部大胜幕府军先头部队,和幕府军隔着兴津川对峙的消息。     原本还死气沉沉的队伍,听到了这个不可思议的胜利消息之后终于活跃了过来。从土岐頼泰到普通一兵,对于这次出城迎战幕府军的结局并不看好。     土岐頼泰率领的这只部队,武士还不到四分之一,剩下......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