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李晨芳忙的快要忘记对于义勇们的处分时,片冈左卫门穿着一身素衣在午时之前抵达了三之丸的西大门。

    在李晨芳的纵容下,昨日参与本丸庆功宴席的义勇们,早就把片冈左卫门等人受到的处罚传播了出去。

    对于城内的普通町人来说,他们最为关心的还是,在昨日这样一场**之后,夺取了这座城市的统治者究竟有没有恢复城市秩序的意愿和能力。

    李晨芳对于片冈左卫门等义勇的处分,还有前町奉行水野信古亲自带人贴出的安民告示,这些消息总算是让原本惶恐不安的町人们看到了希望,开始慢慢安心了下来。

    在午时没到之前,城内的町人都赶到了三之丸的西大门前,他们想要亲眼看一看,大阪的新城主究竟会不会真的处罚片冈左卫门等人。

    看着片冈左卫门穿着素衣出现在平野街道上,町人们总算是相信了传闻的不虚。也是在这一刻,不少人开始相信早上贴出的安民告示的内容,也许并不是糊弄他们的。

    李晨芳站在了天守台上,居高临下的看着依照约定而来的片冈左卫门,也不由有些佩服了起来。

    白色石子铺就的庭院内,并排放着三张草席,这就是给片冈左卫门三人准备的切腹场所。和一脸平静的片冈左卫门相比,另外两人则连站都站不稳了。

    李晨芳迟迟没有发出开始的指示,他思索了许久才不慌不忙的向片冈左卫门问道:“你的身后事已经安排妥当了吗?可有什么遗愿未了的?”

    片冈左卫门看了看身后围观的义勇们,并没有说出什么怨言,而是坦然的向李晨芳说道:“罪人的身后事已经交待妥当,并没有什么未了的遗愿。”

    他稍稍暂停了一会,才叹息了一声说道:“与其说有什么遗愿,倒不如说有些遗憾。若是能够早些明白大人所说的义理,罪人也不会犯下这样的罪过了…”

    李晨芳抬头向围观的义勇们看去,发觉大多都露出了不忍的神情,他再次思索了片刻,方才问道:“你能够依照约定而来,倒也算是一位好汉。不过你为什么不逃亡呢?大阪城之外可就不是我军的地盘了。”

    片冈左卫门沉默了片刻后说道:“罪人背弃了义理已经是大不应该,如果为了自己的苟且偷生,还要连累手足,并毁弃和大人的约定。

    今后罪人又有什么面目,以片冈左卫门的名字生存于世上。与其今后隐姓埋名的活上一辈子,倒不如今日作为一名武士轰轰烈烈死去。起码,今后天下人还知道我片冈左卫门不是一个贪生怕死的小人。”

    李晨芳抬头看了看万里无云的晴空,心中却想着,今天可真不是一个杀人的好天气。

    李晨芳低下头看着片冈左卫门许久,方才说道:“能够有这样的认识,倒是不愧于武士之名了。

    在大义的面前,我无权赦免你。不过你既然至死都能保持身为武士的品格,我倒是可以给你一个更为光荣的死亡方式。

    兵库津是西国街道上的一个重镇,也是一个重要港口。阿部正次率领的长州讨伐军,大半物资就储备于此,其中倒有不少是从大阪运去的。

    片冈左卫门,你是否愿意招募义勇前去夺取兵库津,并为大阪警戒西国方向的动静?”

    听到李晨芳有赦免片冈左卫门的意思,不待片冈左卫门回复,五郎左卫门同石田岸和两人便立刻大叫了起来,表示愿意前往兵库津。

    李晨芳轻蔑的看了两人一眼说道:“不是每个人都能获得这种荣光的,你们两人还是不要玷污武士的名誉了,老实的接受切腹的处分吧。”

    还在犹豫的片冈左卫门听了这句话后,终于向李晨芳回道:“罪人愿意接受大人的美意,若是不能攻下兵库津,罪人绝不生还大阪…”

    李晨芳对他点了点头,便示意卫兵把他带去了一边,然后命令五郎左卫门、石田岸和开始切腹。李晨芳也是第一次看切腹这种武士特有的刑罚,他一直都很怀疑,这两个贪生怕死的武士究竟要怎么完成切腹的处分。

    最后他才发现,所谓的切腹不过是一种仪式,两名武士只是拿起短刀在腹部划了一道,接着介错人便挥刀砍下了两人的头,完成了切腹的处分。

    李晨芳面无表情的看完了整个过程,让一边哭哭啼啼的武士家属上前收敛尸体,这才退回了天守阁内。跟在他身后的郑香这才开口问道:“放了那个片冈左卫门真的好吗?你真想让他带人去攻打兵库津?”

    李晨芳回道:“重点不在于攻打兵库津,而是借着这个机会,把金库里的存金、存银运出一部分。

    我打算让他们坐船去袭击兵库津,本丸金库里的11万余两黄金正好伪装成军需全部运出去,至于白银能运多少算多少。否则的话,我们根本没借口运输东西去码头…”

    郑香的眼睛顿时一亮,日本人计算的11万余两黄金,也就是4万4千余中国两黄金。再加上白银的话,大约能够运出价值200余万两白银的金银。

    大阪不愧是仅此于江户和京都的商业城市,这座城市的财富以日本的方式计算,不会少于80万两黄金,其中大半在幕府手中,小半则在大阪的豪商手里。

    当然以中国的方式计算,恐怕就不值这么多了,毕竟除了黄金和白银之外,其他的财物在中国的价值并没有这么高。光是一个粮价,以3贯每石计算,都已经相当于中国的三倍了。

    所以只有黄金和白银,才是郑香等人看得上的财富。听到能够利用这个机会偷运金库里的金银,郑香便认同了李晨芳对片冈左卫门的处置。接着他们便把话题转回了,如何编练军队,抵抗幕府军队反攻的问题上去了。

    就在李晨芳等人组织着大阪城的防御工作时,大阪城被大纳言忠长殿下派人夺下的传闻,也随着一些从大阪城内逃出的官兵和商人向大阪府四周传播出去了。

    要说接到消息最快的,那还得是居住在和歌山城的纪伊藩藩主德川赖宣。德川赖宣是德川家康的第十个儿子,他原本受封于靠近江户的常陆水户藩,接着又受封于骏远领有五十万石。

    可是在家康去世之后,在二代将军的授意下,德川赖宣不得不主动提出转封到纪州,领有和歌山三十七万石,外加伊势、松阪、纪伊等地合共五十五万五千石。

    可纪伊藩虽然囊括了大半个纪州半岛,还威胁着纪伊水道,号称是西国之要冲。但却真正是一片荒山僻岭,除了纪川下游区域的和歌山平原以及有田、日高川河口一带的狭窄地区外,本藩70%都是山地。

    和位于京都和江户之间通道上的骏远地区相比,简直是从城市搬迁到了乡下。而所谓的五十五万五千石,也是虚有其表。此地百姓贫困,山民彪悍,战国时代便以国人暴动频繁而著称。这里的百姓哪是骏远田地开发成熟的温顺领民能够比拟的。这五十五万五千石,德川赖宣能够控制一半就不错了。

    对于改封之后的结果感到不满的德川赖宣,初到和歌山城的时候脾气不免暴躁了许多,对于家臣也是动辄打骂。在德川赖宣看来,二代将军德川秀忠说是让他就近监视京城和西国的动向,实质上就是想将他困在偏僻的乡下纪州半岛,让他远离幕府的权力中心江户。

    之所以德川秀忠会如此提防这个弟弟,不仅在于德川赖宣深受家康的喜爱,且酷爱儒学,深得一些儒学者的吹捧,如被日本俘虏的朝鲜学者李梅溪、李荣真父子,及日本汉学名儒永田善齐、荒川景元等。

    在大阪夏之阵后,和平治世已经成为了幕府上下的共识。而如何治理一个和平的日本,向大明学习儒学,正江户最为流行的治世学说。德川赖宣在儒学学者中过高的声望,显然不利于幕府推广儒学的政治利益。

    因此将之远封到纪州半岛,也是二代将军为了稳固自家权位的动作。不过对于德川赖宣来说,被赶来纪州乡下,一直是一件让他耿耿于怀的事情。因此他一直期待着,江户能够弄出什么笑话来,让他出一出这口怨气。

    从元和五年来到和歌山城为止,在纪州待了将近12年的德川赖宣,终于等到了这个机会。在表向内接见酒井重澄的德川赖宣,对于大阪城的沦陷不仅没有感到愤怒,反而觉得心中是一阵阵的畅快。

    看着灰头土脸向自己哭诉的酒井重澄,德川赖宣终于听不下去了,他重重的咳嗽了一声说道:“酒井,你丢了大阪城,不去京都向板仓重宗大人求援,跑到我这里来哭哭啼啼的做什么?”

    酒井重澄趴在了地面上愁眉苦脸的说道:“丢了大阪城,罪人实在是罪无可赦,本应该自行前往京都向板仓重宗大人请罪。

    但此次大阪城失陷,实在不是罪人作战不力啊。谁能想到忠长殿下居然会如此胆大妄为,派兵伪装成幕府将士突袭了大阪城。

    在下若是就这么前去京都领罪,岂不是做实了忠长殿下的谋逆之罪。罪人虽然甘于受到将军大人的惩戒,但也不敢陷将军大人于不义,成为幕府手足相残的开端。在这风雨飘摇之际,更不能让那些西国大名看了笑话去。

    在下在江户时就久闻纪州殿下的威名,以为此事非纪州殿下出面,不能有两全其美之策。在下请求纪州殿下出面,说服忠长殿下的部下交出大阪城,自己前往江户向将军领罪。则幕府手足相残之祸可解,而纪州殿下也保全了将军的名誉和忠长殿下的性命…”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三卷 帝国之路 第280章…是作者富春山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三卷 帝国之路 第280章…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挽明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富春山居写的《挽明》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三卷 帝国之路 第280章…是作者富春山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三卷 帝国之路 第280章…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挽明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富春山居写的《挽明》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挽明最新章节- 挽明全文阅读- 挽明txt下载- 挽明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历史军事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三卷 帝国之路 第280章…】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挽明】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挽明》书迷评论

  • 少主有令:契约一品小萌妃最新章节

        “宝贝儿,想吃还是想被吃?”“想吃……”“那好,给你吃……”他微勾唇角,欺身压了下来,“唔……不要这个,不要……我要那个,那个……”某吃货两眼放光的看着他手上的巧克力脆皮香蕉奶糕。“哦?”他意味深长的看着她,宽衣解带,满眼宠溺,“那……便给你吧……”她是阴差阳错被邮寄过来的财阀千金,他是身份神秘容貌倾城的邪魅殿下。她拥有不知所用的雨霖铃,他手握掌控世界之命脉!至圣三者,风平浪静之下的波涛涌动,阴谋,算计,步步为营;爱恋,背叛,爱恨交织!谁能携手一生,谁又为情所伤?!【此生如有你相伴,不羡鸳鸯不羡仙】【前十五万字免费,请宝贝儿们放心入坑】

  • 侯门闺香最新章节

        人常言,大梦浮生,苏卿算是领略到了其中真谛。怎就一夕之间,她身边便是翻天覆地变了个模样。视她为眼中钉的嫡母,对她冷嘲热讽的姐妹。一个不谙世事的懵懂世子,一个对爱偏执的青梅竹马。如今只见这位满腹诡谲的富贵皇子倚着下颚问:“小小庶女,心气儿倒不小。世子不要,将军不要,你倒说说你想要什么?”她恭顺回答:“只要殿下离我远一些。”他收了嘴角噙笑,正色回道:“此事免谈。”

  • 灵皇最新章节

        少年林逸得永恒芯片穿越到灵气为主的世界,手中三尺青峰,败尽万族天骄,刺碎凌霄,踏破九天!三杯吐然诺,五岳倒为轻。男儿意气发,壮志敢冲霄。

  • 大巫驾到最新章节

        我曾驾马游长安,也曾南极北极吃火锅。我曾泛舟于东海,也曾与沙尘暴肩并肩。我想腰缠十万贯,做一个最酷的人。我想开个小店想环游世界,我这么想也这么做了。只是。李由从未想到有这么一天,当他的手臂高高扬起,世界上竟然充满了恐慌。但在未来的一千年之内,没有人可以遗忘他的名字,哪怕他曾堕落于黑暗。这是一个愚蠢凡人获得了巫师的传承开始,从此走向不朽。千磨万励,大巫驾到!开启巫术新篇章!(ps:本书不含修真、神话、商业元素,绝对不会种马!)(ps:存稿充足,请放心收藏投票!)js330

  • 回忆的另一端是相守最新章节

        &#;&#;现在的我,犹如行尸走肉一般,我失去了我原本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生活,骄傲的提着行李箱,离开了这个把我的尊严践踏的一无所有的男人。
        &#;&#;他叫宋连城,包养了我整整三年,最终,他还是迎娶了他的初暗恋情人,方圆。
        &#;&#;我知道,我只是他众多玩物的其中一个而已。可我,却还是动了真心,我是时候该放手了,去过我自己的生活。
        &#;&#;可是,我肚子里的孩子,该怎么办?
        &#;&#;…………
        &#;&#;喜欢看下去的朋友们,方便下次观看,不要忘记把本书加入书架哦。
        &#;&#;有鲜花的朋友们,把免费的鲜花送给小苏嘛!好不好?我知道你们都是最好的,会送给我的啦!
        &#;&#;苏拉拉书友群,申请即可加入。

  • 上流痞婚最新章节

        从火海中逃生,本以为这个温润淡雅的男人救了她,谁知他像个痞子似的将她脱光剥净禁锢床上,拷问她是不是故意设计接近他。她以身魅惑,打伤他后逃走。三年后拉斯维加斯,他是赌客她是荷官,他拿她的命做赌注搏斗。知她另有所爱,他以近乎自残的方式威逼利诱,然而这次她才是真正有所图的商业间谍。星光琉璃的上流社会险象暗生,锁链式的秘密环环相套,爱情和权术二选其一?NO!她和他全部都要!“雅雅,你落网了!”

  • 狂情霸爱,老公放过我最新章节

        “等你长大,我就吃了你!”八岁的秦天昊威胁着九岁的童心,将她逼得小脸通红,又急又气。“童心,我喜欢你。”十九岁的童心双手抵着秦天昊,害羞的不知所措。“童心,我爱你。”“天昊,爱有很多种爱,亲情,也是一种爱。”秦天昊将童心往床上一丢,坏坏说道:“宝贝,我爱你的方式比较特别……”事后,他甚至还引导她,“童心,我希望以后你也用我爱你的方式爱我!”童心小拳头握得“咯吱”响,一气之下直接离家出走!再见时,她手里牵着个小男孩,挺着七个月的大孕肚,指着秦天昊教孩子:“乖,叫舅舅!”

  • 重生娱乐教父最新章节

        重生平行世界!林清凭借着前世记忆,无往不利!XX新人:林哥林哥,你瞅瞅我能不能像你一样,成为家喻户晓的大明星?林清眨眨眼笑道:你小子底子不错,我下部电影有你的位置。当他处于巅峰,无数新人、明星登门拜访,成为了真正的娱乐圈教父!

  • 绝顶枪王最新章节

        一块键盘,一只鼠标,要么杀戮,要么死亡!    从深山里走出来的猎人少年,一头扎进了陌生的城市、陌生的学校和陌生的电竞职业圈——带着他飞扬的双手,和他的枪!    ……    呐,所以,你以为我们要讲的是一个失足少年撞大运捡秘籍得金手指然后人挡杀人佛挡灭佛的故事?    不不不,并没有那么复杂。    这是一个失足少年没大运没秘籍没金手指然后人挡杀人佛挡灭佛的故事。js330

  • 银防传奇最新章节

        岁月悠悠长河霄汉,天路漫漫繁星璀璨。茫茫天涯的路,淡淡相思的苦。轮回在梦里的心啊,牵挂在心里的梦啊。多少铿锵的故事,化作这茫茫的星辰。多少峥嵘的岁月,化作这漫漫的长河。看那漫天的闪烁,流淌着美丽的传说;看那万家的灯火,诉说着悲欢的离合。为了这天,为了这地,为了这恒古不变的真理;为了这爱,为了这梦,为了这万古长青的文明。

  • 快穿之天运贵女最新章节

        一朝身死,舒寤从此跟着萌蠢系统踏上了穿越诸天万界之旅。舒寤持剑谨慎的看着眼前的化神妖修。系统口水横流:“女神宿主,它看起来好好吃的样子”战宠双眼冒绿光:“主人,吃它吧吃它吧!”舒寤:……化神妖修脚下一个踉跄,被斩于剑下,尸身惨遭“十八般酷刑”:煎煮烹蒸熏,炸烤烧焖炖,炝炒爆熘烩,拔丝腌拌蜜汁。舒寤看着吃到撑的两只,一时无语凝噎,说好的逼格呢?说好的高大上呢?两只:“嗝好星湖不想离开这个世界了!”舒寤怒,撩袖子上家法!还能不能好好做任务了?

  • TFboys之恶魔少爷在身边最新章节

        那天,猝不及防地,他吻了她。“肉团子,有件事情,我一直都很想做……”长睫毛微微地下垂着,他淡淡地说着。“哈?”白皙的脸上带着困惑,她的眼眸瞪得更加的大了。“嗯,这样……”单手从她的腰后横过,搂紧了她的小腰肢,低眸,那温热的唇,轻轻地贴了上来。只是轻轻的一下,他很快地就在她准备对他拳打脚踢的时候,迅速地后退了几步,摸着下巴,他轻笑着,“不错,还真甜。以后,那里……”手指抬起,指尖轻轻地指了指,他将额前的刘海撩起,扯唇,“只准我一个人碰。”一个吻,从此纠缠不休的爱情,亲情,友情问题都向她袭来,她到底该如何选择?是温柔儒雅的王源,还是霸道狂妄的王俊凯?抑或是那不知道带着何种目的而靠近的易烊千玺?可那突然冒出来表白的金毛狮王——弋江为什么又处处撩动着她的心?

  • 错嫁王妃有点忙最新章节

        穿越遇错嫁本就是个倒霉透底的事情,不曾想这倒霉背后竟还蕴藏着阴谋。曾经文雅如风与她情意绵绵的沈家公子,竟然是个披着羊皮的大尾巴狼。而那个传闻中痴傻的旭王爷,竟然也不是真的傻子。在这爱恨交错的阴谋诡计之下,她究竟该何去何从?

  • 千金女贼:总裁的心尖宠最新章节

        她一个从未失手的神偷儿,因狂妄死于非命,却重生到豪门少奶奶身上?老公腹黑,奶奶刁难,妯娌陷害,豪门的生活简直是一场灾难!但,要想欺负她这个神偷儿,那她就把他们家搞得鸡犬不宁!谁怕谁!不过她这个腹黑老公是怎么回事,说好的对她熟视无睹的呢?为啥老是往她身边凑?走开啦,老子已经金盆洗手了好多年!某男人挑眉:“是吗?我怎么感觉自己什么东西不见了?”某女偷笑挑衅“老公你的心已被盗,我的心有能力你就来取,姐等你!”

  • DNF之不败战神最新章节

        少年偶得家传宝珠,穿梭异界,不料却得到鬼神卡赞的传承,毅然带着信念踏过熔岩,走过这世间的土地。神秘的帝国,神秘的鬼神,一切谜底都如同深渊一般黑漆漆看不到帝,家传宝珠为何物?为何自己会深陷这异界之中。僵尸之祸,雷绝神塔,暗精灵的灭亡,死神的降临,还有那不朽的战争,当日的不朽少年,今日却是站在高峰,茫茫四顾,谁与争锋?

  • 都市帝尊游最新章节

        诸天万界至尊仙帝重生地球,曾经的遗憾将在这一世全部弥补看似平静无比的地球,却暗藏了无数秘密且看帝尊萧麒,如何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笑傲苍穹

  • 重回十七岁最新章节

        苏岚刚结束多年的婚姻,岂料祸不单行,又迎面撞上一辆大卡车。本以为这辈子就这样结束了,却意外重生,回到了十七岁,那时候她还没嫁给那个男人,也还不是世人口中的黄脸婆。重活一世,这辈子她又怎能再让自己委屈?手撕心机婊养母、白莲花妹妹、渣男前任,皆不在话下。学霸是她,隐形商业大亨也是她,顺手还将高冷BOSS收入囊中,

  • 能穿越美漫的大奥术师最新章节

        我曾经行走在不朽堡垒的狭窄幽闭的地底街道,仰望那直插天际的穹顶。    我也曾见证德玛西亚城邦的英勇之门和宏伟广场。    我曾漫步在恕瑞玛沙漠的炎热,我也曾经历弗雷尔卓德的冰霜。    暗影岛、巨神峰、艾欧尼亚……    我们遨游星界,穿梭无数个位面,和漫威宇宙相遇:    黑默丁格:钢铁侠(敲敲他的钢铁战衣),你管这个叫科学?    伊芙琳:黑寡妇,啧啧。    伊莉丝:蜘蛛侠,你说那个跳来跳去的猴子么?    卡尔萨斯:(紫薯精),死亡不是终点,旅程,才刚刚开始……    铸星龙王?索尔:所有人,你们和你们的世界,全是我玩弄于指掌间的游戏!    提示:本书主世界是魔改版背景的英雄联盟,如易引起不适,请谨慎阅读。副本世界基本尊崇漫威电影宇宙,不是漫画,请勿对照。

    本章内容提要:
    ...    就在李晨芳忙的快要忘记对于义勇们的处分时,片冈左卫门穿着一身素衣在午时之前抵达了三之丸的西大门。     在李晨芳的纵容下,昨日参与本丸庆功宴席的义勇们,早就把片冈左卫门等人受到的处罚传播了出去。     对于城内的普通町人来说,他们最为关心的还是,在昨日这样一场**之后,夺取了这座城市的统治者究竟有没有恢复城......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