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维贤思考了许久,抬头看向崇祯说道:“敢问陛下,那么周皇亲这边应该怎么办?”

    朱由检想了片刻便平静的回道:“朕听说,济州岛的气候不错,也很养人。朕打算下个月送周皇亲一家去济州岛养老,想来他们是不会有什么意见的。”

    张维贤听后顿时沉默了,过了好一会,他才开口请求道:“臣想向陛下求个恩典,犬子张之极也需要找个地方休养,陛下能否也将他发落到济州岛去?”

    朱由检注视着英国公的眼睛看了许久,方才说道:“济州岛的气候不适合张之极,朕觉得婆罗洲倒是不错。婆罗洲物产丰饶,却又地广人稀。朕打算迁移民众开发婆罗洲的资源,如果有一个地位较高的人在当地调解大明移民和土著部族之间的矛盾,想来对大明开发婆罗洲是很有帮助的。”

    张维贤很快便点了头,算是同崇祯达成了交易。但他虽然同皇帝达成了交易,心里却并不轻松,他依然想要明白崇祯的真实心意是什么。于是他取过了桌上的文件问道:“陛下只要兴起大案,一样可以要求他们交出土地,为何要让臣来处理这件事?陛下是不愿意手上沾血,还是想给臣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

    朱由检的目光飘忽了一下才说道:“国公以为,在今日的大明,不,就在今日的北直隶内,朕想要做些什么,可有什么人能拦得住吗?”

    张维贤在脑子里仔细的想了一回,终于还是摇头说道:“陛下真想要在北直隶内做些什么,恐怕没人可以拦的住了。”

    朱由检这才脸色平静的说道:“是啊,正因为没人可以拦得住朕,所以朕才不想被人激怒。

    西方古代有位哲人曾经说过,每个人心里都住着一头野兽,只有用道德或是法律关住每个人心中的野兽,我们才会成为一个完完全全的人。

    想要放出心里的野兽并不难,但是朕并不知道如何将它关回去。所以,让朕畏惧的,不是手上沾上别人的血,而是担忧自己会喜欢上鲜血的味道…”

    张维贤在田尔耕、张世杰的扶持下,走下了午门。直到坐在马车内,他还在思考着自己同皇帝的这场谈话。

    看着英国公坐上马车离去之后,朱由检才收回了目光对王承恩说道:“去掉有关周皇亲和英国公方面的口供,将卷宗交给首辅过目,只准首辅一个人看,看完就收回来。告诉首辅,接下去英国公将会处理谋逆案,希望首辅约束阁臣和六部官员,不要胡乱介入。”

    王承恩答应了一声,便叫上了两名太监去整理卷宗了。王德化突然发觉,这案子似乎和自己无关了,他忙碌了几昼夜,颇有些不甘心失去这个将功赎罪的机会。

    “陛下,这英国公府本身就和案子牵涉不清,现在让英国公单独处理此案,会不会有包庇人犯,高举轻判的举动?臣愿意替陛下分忧,前去监督英国公办案的整个过程。”

    朱由检转头来颇有深意的看了他一眼,方才说道:“现在重要的已经不是查办案子了,而是要确定京城内的这些勋戚们,到底有多少人是愿意无条件效忠于朕的。

    从他们口中掏食,就是一个得罪人的活计,英国公倒是无所谓,反正他也快走到人生尽头了。你去监督英国公办案,难道是想让这些勋戚的仇恨再转到宫内来么?”

    王德化顿时支支吾吾的退下了,朱由检这才转回头来,看了看天色说道:“时间也不早了,回尚书房去吧。”

    马车载着张维贤回到了自家府门前,田尔耕对着被张世杰搀扶的英国公抱拳行礼道:“老公爷请先回去休息,明日一早下官便来府上报道,老公爷觉得可以吗?”

    张维贤眼睛半开半睁,有气无力的对田尔耕说道:“好,就这么办,明日你过来的时候,再带上两百户过来…”

    听完了张维贤的吩咐之后,田尔耕便重新上了马,带着马车离去了。看着田尔耕的车队都消失在巷口之后,张维贤才在张世杰和家仆的搀扶下进入了家门。

    刚刚走进庭院,张维贤便站定了脚跟,对着边上的管家说道:“去将世子叫去后院的祠堂,我要在那里见他…”

    听到老主人的吩咐后,边上伺候的家仆们顿时有些紧张了起来,不少人纷纷审视了自己的服饰举止有没有出错,免得被老主人看出来责罚。在这个时间开祠堂,显然是要准备教训某个不守规矩的子孙了,主子们心里不痛快,他们这些奴婢要是出错,自然就是主子最好的出气筒了。

    从小和张维贤一起长大的老管家,很快就让人打开了后院的祠堂,并点上了香烛,好方便主子们祭拜。

    每日都有人前来清洁的祠堂,显得格外的干净。前厅后堂,加上中间四方的天井,便是最为典型的一个祠堂格局了。

    一般来说,后堂是放置神主牌、族谱和祭祀的地方,前面的大厅则是族人议事的地方。不过英国公府内的这个小祠堂主要是府内家人祭祀所用,因此大厅的面积就小了些。

    青石板铺就的地面,油漆成暗红色的柱子和天井内放置的两个蓄水铜缸,配在一起倒是颇有意趣。只不过今天张之极并没有欣赏这些的雅兴,他刚一跨过门槛,便听到了父亲一声怒吼:“跪下。”

    张之极虽然已经是个中年人,这些年来也算是英国公府的真正主事者,但是在这一声断喝下,他还是下意识的就跪了下去。膝盖和地面的碰撞,让他的膝盖和地面交接处有些火辣辣的疼痛感。但张之极并没有在意这个,而是拼命在脑海里寻思着,父亲为什么会发怒。

    还没有等张之极想明白,坐在太师椅上的张维贤已经向他发问道:“昨日那个管家是怎么死的?老老实实的交代出来,有半句瞎话,我就在列祖列宗面前活活打死你这个孽障。”

    张之极立刻明白了过来,自己是东窗事发了。他再不敢有所隐瞒,将事情一一托出了。

    管家其实是张之极命人灌醉了之后吊在屋梁上的,他之所以如此,是因为这位管家数日没有见到宫内和他接头的人之后,感觉情况不妙,便回来向他禀告了。

    张之极顿时明白宫内大约是出事了,若是通过管家查到自己头上,那可就大事去矣,因此便命人灭了口。

    张维贤感到自己的脑子里嗡嗡作响,差点就要昏过去了。他凶狠的看着儿子说道:“这么说来,送那个嬷嬷进宫谋害皇子,确实是你的手脚了?”

    张之极脸色惨白的回道:“孩儿刚开始的时候确实不知道这件事,孩儿只是和东宁伯他们喝酒时谈及新政,还有最近这个所谓的粮棉统购之策,大家一时有所抱怨。

    然而就有人提出,说礼妃殿下一向深受陛下宠爱,礼妃所生之子有可能继承大统,不如先和礼妃拉上关系,日后也好请礼妃在陛下面前说说好话,放开对勋家的土地限制。

    于是儿子一时糊涂,听了他们的怂恿,将一名善于照顾小儿的嬷嬷送去宫内。但是没多久,此前被打压下去的孝定皇太后要责罚陛下子嗣的谣言又在勋贵中流行了起来。

    接着便听到了大皇子夜间无故啼哭的消息,然后那位嬷嬷便传出消息,说儿子让她做的事情她完成的很好,以后每隔一日会报一次平安。

    可儿子什么都没跟她说过,我都不知道她做了什么,但是儿子也不能跑去宫内揭发,因为大皇子的病症当时已经很严重了,儿子担心洗脱不干净,只能每隔一日等宫内传一个平安出来…”

    看着还在絮絮叨叨的儿子,张维贤觉得当初生下他时就应当把这个蠢货淹死在马桶里。他猛烈的咳嗽了几声,方才问道:“这个嬷嬷是你从哪里找来的?她的家人在哪?”

    张之极有些茫然的回道:“是东宁伯推荐的,说是扬州人飘落在京城,并无什么家人。当初看她同礼妃是同乡,又穿戴干净整齐,为人老实,孩儿才挑她入宫的。”

    张维贤立刻追问了下去,“那么东宁伯是怎么找到她的?”

    张之极回道:“是东宁伯门下的一个清客举荐的,说是念在同乡之谊,不忍她流落街头,便向东宁伯举荐了。”

    张维贤又问:“那个清客呢?”

    张之极茫然的回道:“半个月前回南方探亲去了…”

    就在英国公盘问儿子的时候,宫内一处庭院内,王德化脸色难看的看着脚下一具湿漉漉的女尸,女尸边上还跪着两名浑身颤抖的太监。

    其中一人正在给他解释道:“之前这位李嬷嬷都很配合,我们问什么她就招什么,小人们就有些放松了。

    从五凤楼押回来的时候,她喊着肚痛要上茅厕,小人就解开了她手上的绳子。可没想到,她就这么跳到井里去了,小人该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三卷 帝国之路 第239章…是作者富春山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三卷 帝国之路 第239章…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挽明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富春山居写的《挽明》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三卷 帝国之路 第239章…是作者富春山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三卷 帝国之路 第239章…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挽明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富春山居写的《挽明》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挽明最新章节- 挽明全文阅读- 挽明txt下载- 挽明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历史军事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三卷 帝国之路 第239章…】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挽明】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挽明》书迷评论

  • 惹火辣妻总裁请当心最新章节

        每一次被他拥入怀中,她只感觉流浪的浪子找到了港湾,有无穷无尽的安全感随之而来。每一次他对她的伤害,她都笑着忍受,独自缝补那颗早已支离破碎的心脏。以查明真相复仇为目的的婚姻,她终究还是陷落了进去。偏生他的若即若离让她愈加糊涂愈加撕心裂肺,那一夜云雨之后她蜷缩在他怀中,“你爱我吗?只要你爱我,我就放弃一起,来到你身边。”他的嘴角扬起讽刺的笑容,“不爱。”她伤心离去,五年风雨归来。他却缠绕在她身边。“复婚吧。”他堵住她的去路。“你还要脸吗?”她翻了个白眼。此时他笑,强行吻住她,“不要啊。”

  • 元灵争霸最新章节

        穿越异世,被迫送去琳琅谷,重遇旧爱,再续前缘还是有缘无份?父亲和旧爱的失踪被迫踏上救爱寻父的路;龙神诀,一出灭灵,二出毁魔;元灵大陆,一场以忠之名的欺骗,一场以爱之名的救赎,一场以义为名携手。正邪难辨,忠奸难分,堕入魔道被利用,毁天灭地,焚天煮海,安能辨我是神魔?魔君醒,众生灭,力挽狂澜还看今朝。

  • 琴剑情侠最新章节

        内容简介
        本剧故事以宋金两国交兵为起线,展现中原武林人士的爱国豪情和同邪恶势力斗争的英雄不屈精神。
        剧中一邪教组织打着正宗教派的幌子和救世主的旗号,蛊惑人心,广招门徒,从而聚敛钱财、祸国殃民。他们和敌邦勾结,肆无忌惮对南宋疆土和中原武林鲸吞蚕食,武林正界人士深受其害。该教用心恶毒、所谋狡诈,而其教内又高手如云,距势险要,官兵及武林正派一时甚难剿灭。同时江湖突又出现另一妖恶势力,武林称之为三仙会。武功怪异,正邪不分,在黄山之巅以凶残霸狠得手段慑服武林各派,其后又欲一统江湖,同邪教教主为争夺武林之帝的称号而相互厮战。

  • 幻魔录最新章节

        两百年前,三大灵具因血洗人间而遭到封印!
        如今,
        在愚昧无知的人们欲念之下,
        封印被启!
        血腥疯狂的杀戮将再次席卷人世间!
        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不动这部拙作已经改名,因天堂网页有些问题,因此改名後的《幻魔录》将发表在新的专栏 - 《封灵之道》!而这边可能不会再继续更新!
        希望大家能够继续支持不动,读者的支持就是不动写作的动力~≥ ≤~如果觉得好看的话,就请到新的专栏惠赐您们手中神圣的一票给不动吧~≥ ≤

  • 帝姬嫡女最新章节

        前世她是世界顶级雇佣兵,她幼穿而至,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公主,一场意外让她痴傻三年,再次清醒,却是国破家亡之时,而元凶却是她的夫君!她亲手灭族杀父,为的只是让他们死前少受些屈辱痛苦。一场意外,她成了左西国太师的弃女。唯有他,英雄救美,甜言蜜语,温柔至极,一年的时间他将深情厚爱演绎的淋淋尽致。她却已情根深种。他给她的只是那深深刺入身体的利刃。只为替他心爱的女人报毁清白之仇。

  • 神魔醉红尘最新章节

        世上是否有这样一个上神:
        爱过同一个人两次,又忘却了两次,只愿这是最后一次,至此以后,不相负也不相忘。
        世上是否有这样一个魔尊:
        爱过同一个人两次,牢牢记了万年,只愿这是最后一次,至此以后,不再是他一个人的思念。
        世上是否有这样一个女子:
        爱他成魔,爱他赴死。只愿这是最后一次,至此以后,不想见也不相忆。

  • 倾城医妃:王爷很专一最新章节

        两眼一睁,变成废柴。爹爹不疼,娘娘不爱。夫君无视,妹妹欺凌。不过想让她就地认怂,成为专属包子任人搓扁揉圆?开玩笑!知道她穿前什么身份不?全球顶尖的医学砖家哎!那喜欢玩药草不被重视,活活被虐待致死的悲催原主,亏你还是名门嫡女!想想都替你蓝瘦香菇啊!不过被本菇凉穿越附身算你走运,看本菇凉如何为你清理门户,报血海深仇!

  • 全职神医最新章节

        神医会武术,谁都挡不住!    上到九十九,下到刚会走!    坏蛋通杀,美女通吃!    “这位姑娘,我见你皮肤白皙,五官精致,身材妖娆,真是天生做我老婆的料啊!不如到我房间来,我有个几十亿的项目想和你好好谈谈!”    ps:书友可加群: 251833299js330

  • 极品网红小娇妻最新章节

        作为一个网红,为了涨粉,她设计了高冷大总裁。结果一觉醒来,发现自己衣衫全无,一个帅气邪魅的男人正躺在一旁……“别别别,总裁大人,我不就说你搞基去了吗……”没等她说完,总裁大人就身体力行堵上了她的嘴,各种姿势品味一番:“喜欢男人?是这样喜欢的,还是这样?”她后悔了,为了红,为了钱,她蒙蔽了双眼。从此惹上这个高冷、霸道的恶魔总裁……

  • 傻白甜王妃升职记最新章节

        本文讲述了一个乐坊舞姬,阴差阳错之下嫁入王府,在经历各种王府后院的斗争和吃人礼教的束缚,后终于下定决心,勇敢的冲破封建枷锁逃出牢笼……从一介舞姬,到江湖杀手,再到一国之后。看傻白甜姑娘的升职之路!

  • 桃运圣手最新章节

        年轻的神医?!他继承师傅医术,不靠正宗药方,却靠偏方和神奇针灸打败天下名医,名利双收!他想下山悬壶济世,却不想从此开始了桃运人生,心意相通的姐妹花,呆萌可爱的小医女,冷艳高傲的女总裁,美女们实在太热情,他烦不胜烦,只能仰天长叹:请关注我的医术而不是我的脸,虽然后者同样是重点!

  • 天命武君最新章节

        天命碑前,上古武君重生于废脉公子身上,重修天命神诀,再次逆天改命。醉卧美人膝,弹指灭千军。武君天命归,环宇谁可敌?

  • 步步锦绣最新章节

        她,亲爹不疼,后娘不爱,看似人人可欺的尚书府嫡小姐实则聪敏灵慧,善于示弱,扮猪吃虎。他,大梁赫赫有名的六皇子,丰神俊朗,手握重兵一心只想自保,却被皇帝猜忌,后宫忌惮。一场指婚,将她与他的命运彻底改变。当软弱可欺的尚书府嫡小姐露出本相,睚眦必报,那些曾经欺负过她的人就只能乖乖的被玩弄于鼓掌之间。当一心只想自保的六皇子遇到了真心想要守护的女人,只能撕碎伪装,拨弄朝堂风云。自古皇家多无情,朝局更迭伴血腥。且看她与他如何一一化解,登上权利的顶峰。(腹黑王爷霸道宠妻!人人都以为她只是他手中的一颗棋,却不知她虐人,他看戏;她杀人,他鼓励;她招蜂,他碎巢;她招花,他掐枝,夫唱妇随,好不欢喜!)

  • 万界神豪都市行最新章节

        沈晨:“花钱……可真是一件令人苦恼的事情啊。”沈晨:“我喜欢她根本不在乎她好看不好看,因为我不喜欢不好看的。”众人:“不要以为有钱就可以为所欲为了!”沈晨:“呵呵……你猜我要说什么?”

  • 末日审判使最新章节

        一座古老神秘的灵术学院,一次密谋无情的审判,连接了平凡与神圣,审判使开始食尽人间烟火,而他开始对抗。命运之轮开始转动,一个在寻找罪的救赎,一在寻找爱的归属。不可思议的旅途,收集七件圣物,英灵殿,黑白国度,雪域谜城·····魔族,吸血鬼,影子王国,狼王····难以置信的身世,不停的追念,寻找的大哥竟是魔族之人,以男人身份活到至今却发现是女人。惊天现世的谎言,她不再是原先那个他。接二连三的审判,高冷的审判使竟然是两个!红色的那位貌似很……

  • 阴婚难逃最新章节

        我在公交车上看见一位老太太,给对方让座之后,她却把我拐到一个穷山沟里面,老太太有七个歪瓜劣枣的女儿,我以为我会成为那七个女儿的禁脔,但却没想到老太太给我配了冥婚,把我许配给了白骨夫人……

  • 柔情似水:命中注定我爱你最新章节

        两个月而已她经历了从天上被摔倒地下的惨痛。她说“抱歉,我已经结婚了。”他将她抵在墙壁上:“老婆,你不是和我结婚了么。”她心里很痛,也想自己是他的妻子,但却不能辜负那个为她付出那么多的男子。冷漠的说道:“宫昊轩,早在你失忆的时候,我们就已经彻底玩完了。”

  • 重生之逆袭影后最新章节

        重活一世,林染只想着修理渣男,灭掉渣女。可为什么自己成了全世界公敌,不就是个当红明星嘛!重活一世老娘还能这么憋屈?小止子,跟着老大去升级打怪!韩止:老大且慢,为夫先去探探路。某小只默默看着自家老爹这副狗腿德行,说好的重振夫纲呢!难怪大家都说韩氏集团总裁惧内!韩止拍了拍某小只的头:臭小子,懂什么啊!我不宠你老娘谁宠!顾泽溪心里呐喊:还有我!众粉丝叫嚣:还有我们!韩止咳咳,大家都洗洗睡吧······

    本章内容提要:
    ...    张维贤思考了许久,抬头看向崇祯说道:“敢问陛下,那么周皇亲这边应该怎么办?”     朱由检想了片刻便平静的回道:“朕听说,济州岛的气候不错,也很养人。朕打算下个月送周皇亲一家去济州岛养老,想来他们是不会有什么意见的。”     张维贤听后顿时沉默了,过了好一会,他才开口请求道:“臣想向陛下求个恩典,犬子张之......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