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维贤思考了许久,抬头看向崇祯说道:“敢问陛下,那么周皇亲这边应该怎么办?”

    朱由检想了片刻便平静的回道:“朕听说,济州岛的气候不错,也很养人。朕打算下个月送周皇亲一家去济州岛养老,想来他们是不会有什么意见的。”

    张维贤听后顿时沉默了,过了好一会,他才开口请求道:“臣想向陛下求个恩典,犬子张之极也需要找个地方休养,陛下能否也将他发落到济州岛去?”

    朱由检注视着英国公的眼睛看了许久,方才说道:“济州岛的气候不适合张之极,朕觉得婆罗洲倒是不错。婆罗洲物产丰饶,却又地广人稀。朕打算迁移民众开发婆罗洲的资源,如果有一个地位较高的人在当地调解大明移民和土著部族之间的矛盾,想来对大明开发婆罗洲是很有帮助的。”

    张维贤很快便点了头,算是同崇祯达成了交易。但他虽然同皇帝达成了交易,心里却并不轻松,他依然想要明白崇祯的真实心意是什么。于是他取过了桌上的文件问道:“陛下只要兴起大案,一样可以要求他们交出土地,为何要让臣来处理这件事?陛下是不愿意手上沾血,还是想给臣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

    朱由检的目光飘忽了一下才说道:“国公以为,在今日的大明,不,就在今日的北直隶内,朕想要做些什么,可有什么人能拦得住吗?”

    张维贤在脑子里仔细的想了一回,终于还是摇头说道:“陛下真想要在北直隶内做些什么,恐怕没人可以拦的住了。”

    朱由检这才脸色平静的说道:“是啊,正因为没人可以拦得住朕,所以朕才不想被人激怒。

    西方古代有位哲人曾经说过,每个人心里都住着一头野兽,只有用道德或是法律关住每个人心中的野兽,我们才会成为一个完完全全的人。

    想要放出心里的野兽并不难,但是朕并不知道如何将它关回去。所以,让朕畏惧的,不是手上沾上别人的血,而是担忧自己会喜欢上鲜血的味道…”

    张维贤在田尔耕、张世杰的扶持下,走下了午门。直到坐在马车内,他还在思考着自己同皇帝的这场谈话。

    看着英国公坐上马车离去之后,朱由检才收回了目光对王承恩说道:“去掉有关周皇亲和英国公方面的口供,将卷宗交给首辅过目,只准首辅一个人看,看完就收回来。告诉首辅,接下去英国公将会处理谋逆案,希望首辅约束阁臣和六部官员,不要胡乱介入。”

    王承恩答应了一声,便叫上了两名太监去整理卷宗了。王德化突然发觉,这案子似乎和自己无关了,他忙碌了几昼夜,颇有些不甘心失去这个将功赎罪的机会。

    “陛下,这英国公府本身就和案子牵涉不清,现在让英国公单独处理此案,会不会有包庇人犯,高举轻判的举动?臣愿意替陛下分忧,前去监督英国公办案的整个过程。”

    朱由检转头来颇有深意的看了他一眼,方才说道:“现在重要的已经不是查办案子了,而是要确定京城内的这些勋戚们,到底有多少人是愿意无条件效忠于朕的。

    从他们口中掏食,就是一个得罪人的活计,英国公倒是无所谓,反正他也快走到人生尽头了。你去监督英国公办案,难道是想让这些勋戚的仇恨再转到宫内来么?”

    王德化顿时支支吾吾的退下了,朱由检这才转回头来,看了看天色说道:“时间也不早了,回尚书房去吧。”

    马车载着张维贤回到了自家府门前,田尔耕对着被张世杰搀扶的英国公抱拳行礼道:“老公爷请先回去休息,明日一早下官便来府上报道,老公爷觉得可以吗?”

    张维贤眼睛半开半睁,有气无力的对田尔耕说道:“好,就这么办,明日你过来的时候,再带上两百户过来…”

    听完了张维贤的吩咐之后,田尔耕便重新上了马,带着马车离去了。看着田尔耕的车队都消失在巷口之后,张维贤才在张世杰和家仆的搀扶下进入了家门。

    刚刚走进庭院,张维贤便站定了脚跟,对着边上的管家说道:“去将世子叫去后院的祠堂,我要在那里见他…”

    听到老主人的吩咐后,边上伺候的家仆们顿时有些紧张了起来,不少人纷纷审视了自己的服饰举止有没有出错,免得被老主人看出来责罚。在这个时间开祠堂,显然是要准备教训某个不守规矩的子孙了,主子们心里不痛快,他们这些奴婢要是出错,自然就是主子最好的出气筒了。

    从小和张维贤一起长大的老管家,很快就让人打开了后院的祠堂,并点上了香烛,好方便主子们祭拜。

    每日都有人前来清洁的祠堂,显得格外的干净。前厅后堂,加上中间四方的天井,便是最为典型的一个祠堂格局了。

    一般来说,后堂是放置神主牌、族谱和祭祀的地方,前面的大厅则是族人议事的地方。不过英国公府内的这个小祠堂主要是府内家人祭祀所用,因此大厅的面积就小了些。

    青石板铺就的地面,油漆成暗红色的柱子和天井内放置的两个蓄水铜缸,配在一起倒是颇有意趣。只不过今天张之极并没有欣赏这些的雅兴,他刚一跨过门槛,便听到了父亲一声怒吼:“跪下。”

    张之极虽然已经是个中年人,这些年来也算是英国公府的真正主事者,但是在这一声断喝下,他还是下意识的就跪了下去。膝盖和地面的碰撞,让他的膝盖和地面交接处有些火辣辣的疼痛感。但张之极并没有在意这个,而是拼命在脑海里寻思着,父亲为什么会发怒。

    还没有等张之极想明白,坐在太师椅上的张维贤已经向他发问道:“昨日那个管家是怎么死的?老老实实的交代出来,有半句瞎话,我就在列祖列宗面前活活打死你这个孽障。”

    张之极立刻明白了过来,自己是东窗事发了。他再不敢有所隐瞒,将事情一一托出了。

    管家其实是张之极命人灌醉了之后吊在屋梁上的,他之所以如此,是因为这位管家数日没有见到宫内和他接头的人之后,感觉情况不妙,便回来向他禀告了。

    张之极顿时明白宫内大约是出事了,若是通过管家查到自己头上,那可就大事去矣,因此便命人灭了口。

    张维贤感到自己的脑子里嗡嗡作响,差点就要昏过去了。他凶狠的看着儿子说道:“这么说来,送那个嬷嬷进宫谋害皇子,确实是你的手脚了?”

    张之极脸色惨白的回道:“孩儿刚开始的时候确实不知道这件事,孩儿只是和东宁伯他们喝酒时谈及新政,还有最近这个所谓的粮棉统购之策,大家一时有所抱怨。

    然而就有人提出,说礼妃殿下一向深受陛下宠爱,礼妃所生之子有可能继承大统,不如先和礼妃拉上关系,日后也好请礼妃在陛下面前说说好话,放开对勋家的土地限制。

    于是儿子一时糊涂,听了他们的怂恿,将一名善于照顾小儿的嬷嬷送去宫内。但是没多久,此前被打压下去的孝定皇太后要责罚陛下子嗣的谣言又在勋贵中流行了起来。

    接着便听到了大皇子夜间无故啼哭的消息,然后那位嬷嬷便传出消息,说儿子让她做的事情她完成的很好,以后每隔一日会报一次平安。

    可儿子什么都没跟她说过,我都不知道她做了什么,但是儿子也不能跑去宫内揭发,因为大皇子的病症当时已经很严重了,儿子担心洗脱不干净,只能每隔一日等宫内传一个平安出来…”

    看着还在絮絮叨叨的儿子,张维贤觉得当初生下他时就应当把这个蠢货淹死在马桶里。他猛烈的咳嗽了几声,方才问道:“这个嬷嬷是你从哪里找来的?她的家人在哪?”

    张之极有些茫然的回道:“是东宁伯推荐的,说是扬州人飘落在京城,并无什么家人。当初看她同礼妃是同乡,又穿戴干净整齐,为人老实,孩儿才挑她入宫的。”

    张维贤立刻追问了下去,“那么东宁伯是怎么找到她的?”

    张之极回道:“是东宁伯门下的一个清客举荐的,说是念在同乡之谊,不忍她流落街头,便向东宁伯举荐了。”

    张维贤又问:“那个清客呢?”

    张之极茫然的回道:“半个月前回南方探亲去了…”

    就在英国公盘问儿子的时候,宫内一处庭院内,王德化脸色难看的看着脚下一具湿漉漉的女尸,女尸边上还跪着两名浑身颤抖的太监。

    其中一人正在给他解释道:“之前这位李嬷嬷都很配合,我们问什么她就招什么,小人们就有些放松了。

    从五凤楼押回来的时候,她喊着肚痛要上茅厕,小人就解开了她手上的绳子。可没想到,她就这么跳到井里去了,小人该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239章 祠堂问话是作者富春山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239章 祠堂问话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挽明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富春山居写的《挽明》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239章 祠堂问话是作者富春山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239章 祠堂问话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挽明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富春山居写的《挽明》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挽明最新章节- 挽明全文阅读- 挽明txt下载- 挽明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历史军事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239章 祠堂问话】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挽明】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挽明》书迷评论

  • 鸳鸯琉璃梦最新章节

        丑女戏君王:鸳鸯琉璃梦
        是身体的疼痛要命,还是内心的折磨更难受?到底是天下,还是你我?
        前世姻缘劫,今生锁情印.
        先是放不下前世情,倒追太子,除尽异己。
        再而为大义,挥刀断情,迷倒君王,直闯仙山。
        上一世,我因为你看轻自己,
        我给过你机会,可是,你没有好好珍惜,
        别怪我无情,联合别人,推了你的江山。
        害你的人,无论是谁,我也要他付出沉重的代价。

  • 恶魔的牢笼II最新章节

        扎在心底十一年的那根刺,只有一个人能替他拔出....
        当单纯的守护变成霸道疯狂的爱欲。
        当温柔意味着失去,偏执的渴望令他开始了不择手段的占有。
        人越搂越紧,心却被越推越远....
        可当诡异的真相被揭开,努力堆砌起来的美好又在瞬间,灰飞烟灭...
        温洋:当我遍体鳞伤的爱上你,你却给了我最狠的一刀!
        (一句话概括:这是一头玛丽苏狼和一只玛丽苏羊的故事.....认真你就输了,啊呜~咩~~)

  • 凰权:美人如毒药最新章节

        临死,云倾娆才知道自己这一世活的有多荒唐。她贵为长公主,费尽心机辅佐弟弟登上皇位,却没想到弟弟并非亲生,被人随便挑拨便将她推下地狱,身边的人更是从一开始就暗藏鬼胎。公主府被血洗,亲妹妹当着她的面被剁成肉泥,她幡然醒悟,狡兔死走狗烹……今生,她是相府心智未开的庶女,天崇第一美人,被赐给生前的死对头,战功赫赫,弑杀成性的天崇国唯一外姓王为妾。这一世,她不会再那么痴傻,被人哄骗,那些欠她的,她欠的,她都会一一还回去!她要血债血偿!?新婚夜。“把衣服脱了。”这声音她再熟悉不过,正是她在朝堂上最大的死对头,裕亲王!“就这种货色,她还好意思送过来,哼!”她捏紧手里的珠钗:“听闻王爷武功不俗,所以想找机会与王爷切磋一下!”

  • 鬼吹灯之抚仙毒蛊最新章节

        《鬼吹灯之抚仙毒蛊》是网络作家天下霸唱和御定六壬创作的一部惊悚探险小说。小说主要讲述了经历了南美的圣泉诡异之后,大金牙一封莫名其妙的挂号信,让重归平静的局面再次出现波澜。胡八一、王胖子、Shirley杨为了追查苗族毒蛊的真相,以及幕后的神秘人,又不得不重新起程回国,开始了一系列新的神秘探险经历。他们返回南京,突然成为国家通缉的要犯,被追得四处逃窜,后来又闯入古代的坟头村阳山,接着再亲身陷入苗族地区的抚仙湖,深入湖底寻找传说中的滇王墓,可谓一路艰险不断,步步惊心。

  • - 云之彼端.界之深渊 -最新章节

        第一部.传承 - 云冀断章
        --
        第二部.临界 - 幽旋夜语(螺旋幽语)
        --
        第三部.魂归 - 魂渊星界(夜半圣魂)
        【简介∶无】
        外传之一《暗月.炀日》(←bl倾向喔!)
        【简介∶
        (上部) - 那一年,他们遇见了彼此┅┅
        (下部) - 无
        (外一章) - 从那时起,我的名字-仇!】
        外传之二《魔女的继承人》
        【我们绝不做魔女!!绝不!】
        ---
        8/8 把三个专栏合为一...啊啊~大坑一个呀!
        【祝88节快乐~】

  • 娘子总想做寡妇最新章节

        孔楠笙魂穿到了一个奇怪的世界,在这个世界里面她是人尽皆知的废材,最后“好运”的嫁给了同样是废材然后活不过二十岁的八皇子。对于这门婚事,大家都很是同情的孔楠笙,觉得她很是倒霉,有可能才刚刚嫁过去就变成了寡妇,相对于大家的同情,孔楠笙自己就很是满意这门婚事了,毕竟老公要是死了,皇子府不就她说的算了。嫁过去之后,相公你到底什么时候死啊!

  • 这个巫师不太冷最新章节

        他是巫师界的异类,在冷酷的,缺乏人情味,以利益为先的巫师界中,他保持着自己前世的道德底线,有点同情心,有点装B,又有点好色。    他作为人族的一员,以解放异世界的人族为己任,成为人族公认的人皇。    他的传说,传播无尽宇宙,异界的强者们尊敬地称他为:人皇,恶魔召唤者,时空掌控者,巫师之神。    龙与魔法,剑与骑士,美女与异族,构成了一个梦幻般奇妙的世界。而他的传说——就从这里开始!js330

  • 强欢专宠总裁妻最新章节

        &#;&#;南箫遇见顾笙,是在17岁,彼时顾笙15岁,都是天真烂漫的好年纪。南箫将顾笙视作他的阳光,自负的以为顾笙会一直在他身边,而他会等着她长大,娶她为妻。可他没能等到顾笙长大,19岁他弄丢了顾笙,还永远的失去了南安。南箫找顾笙找了8年,爱了她10年。8年后,S市,顾笙回国...
        &#;&#;微博:米萧潇,分享生活琐事。

  • 天降总裁:小娇妻,很甜美最新章节

        被亲姐出卖!一觉醒来,居然成为顾择诚的女人!父亲被小三哄着举行婚礼!准备大闹一番!没想到,小三居然是顾择诚的小姨!什么时候世界那么小了!不是冤家不聚头!还敢禁锢她,不准她吃事后小药片!还美名其曰,为了他的下一代!想她生娃,没这么容易!

  • 花田空间:农门长姐俏当家最新章节

        盛玉萱一觉醒来,变成了山沟沟里的农女一枚,父母双亡,弟妹年幼,家贫如洗,还有各种极品亲戚的百般算计。不怕不怕,姐有花田空间在手,做美妆,斗极品,发家致富奔小康。谁知意外救下一个失忆美男,要以身相报,从此怎么甩都甩不掉……

  • 仙纪遥最新章节

        ‘二世祖’族兄找茬在前,‘吃货’好友闯祸在后,慕夕辞穿越后的修仙路,真可谓是困难重重麻烦不断。——修仙是为了那通天大道,你准备好了么?——自然是准备周全了……才怪看她步步为营,迈上那通天成仙之途!

  • 强撩陆先生:今晚,约吗?最新章节

        黎昔快要结婚前才发现,她的未婚夫半年前就跟女同事有一腿还让令对方怀上了。呵呵哒,对待渣男最好的报复方式就是成为他的老板娘,每天打脸PAPAPA。没错!她要撩到渣男的顶头上司高盛集团老总——陆廷铮。可是怎么撩着撩着好像越来越喜欢他的颜和钱了呢,啊呸!是喜欢他的人。

  • 系统是我跟班最新章节

        系统版:携带超级跟班系统穿越而来。  “你是一朝太子?”  “不好意思!你爸是我跟班。”  “你是绝世天骄?千年可达武神?”  “不好意思,武神是我跟班。”  你是穿越者?重生者?超级剑帝系统?超级召唤系统?超级杀戮系统?........  “不好意思,系统是我跟班。”

  • 龙皇进化系统最新章节

        柳杨一朝醒来,竟发现重生为蛇,更获龙皇进化系统,靠着吞噬不断进化蜕变,最终为蛟,为龙,遨游天地,展现进化的可能性!注:本书是一本重生,变身,一段都市剧情,灵气复苏,以及宇宙争霸文,精彩将慢慢呈现。

  • 闪婚绵绵:首席总裁,晚上好最新章节

        人生若有重来,贪婪有何不可,昔日种种,如繁华大梦,恐惊魂一场。前世约定,未曾圆满,他盛世辉煌,不可一世。今生她意外重生,开始死缠烂打,非他不嫁。他是她的梦,那是关于爱恋与青涩的幻想。她为他,放弃进入特工组织的机会,守在他身边,当起家庭主妇,却被他无情抛弃。这一世,她只为复仇而来。

  • 重生军少辣娇妻最新章节

        生无可恋的顾乔乔绝望的跳下了悬崖,却意外重生回到了十一年前。  这个时候,她没有被陷害拐卖进大山,父母弟妹都还好好的活着,她没有经历家破人亡的锥心之痛。  重活一世,她手撕白莲花,脚踹绿茶婊,干掉贱渣渣,用一双素手,为家人雕刻出了灿烂人生。  可是唯一遗憾的是已经嫁给了秦以泽,那个光风霁月的年轻军长,上辈子就是因为他而遭受的那些磨难,让顾乔乔只想离他远远的,却没想到,命运兜兜转转,生生世世,依旧无法逃离……

  • 末世的方舟最新章节

        八九的第三本书,故事紧接荒野巅峰故事的五十年后。  维度之链展开那一刻,天狗食日,太阳从此再没有出现过。  人类的世界由三维空间向着四维迈进。  低等动物植物在这样的环境下,借势变异进化。  那些高纬度的可怕生物,头顶着慧光,出现在人类的世界,它们自称“神”。  神话传说之中的黑暗时代来临。  没有光,人类需要盗火的普罗米修斯。  滔天的洪水,人类等待着末世的方舟。  人类苟延残喘,抵抗着无边的天灾人祸。  不仅如此,为了活着,人要杀“神”......

  • 图腾古祭最新章节

        蛮荒少年,身负家族密辛。当突然有一天,从小相依为命的爷爷突然离开村子时,他又将何去何从?金鳞大比,阎门试炼,帝都风云……这个少年从出生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了他波澜壮阔的一生!

    本章内容提要:
    ...    张维贤思考了许久,抬头看向崇祯说道:“敢问陛下,那么周皇亲这边应该怎么办?”     朱由检想了片刻便平静的回道:“朕听说,济州岛的气候不错,也很养人。朕打算下个月送周皇亲一家去济州岛养老,想来他们是不会有什么意见的。”     张维贤听后顿时沉默了,过了好一会,他才开口请求道:“臣想向陛下求个恩典,犬子张之......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