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台吉对着普陀寺前的雪松发呆的时候,突然远远的山道上出现了数名人影。眼尖的官员已经看到,正在攀登山道的乃是几名身着正黄旗服饰的侍卫。

    护卫黄台吉的侍卫佟盛年立刻上前询问来人,很快又飞奔了回来,向黄台吉禀告道:“汗王,是舒穆禄·谭泰牛录额真,他说有紧急军情向汗王禀报。”

    黄台吉顿时一惊,不过面上不动声色的说道:“让他过来吧。”

    谭泰走到黄台吉四五步远的距离,便立刻打千行礼说道:“奴才谭泰问汗王安。”

    黄台吉走上前去扶起了谭泰说道:“既然有紧急军情禀报,这等虚礼就免了吧。说说吧,什么事情这么紧急,连二哥都处理不了?”

    谭泰低着头恭顺的说道:“汗王,是义州的军情,大贝勒不敢擅专,才让奴才上山来找汗王的。”

    黄台吉楞了下,方才皱起眉头说道:“义州?义州出什么事了,难道是那些入关的喀喇沁人闹事了?”

    谭泰赶紧回道:“不是喀喇沁人闹事,是杜度贝勒带着明军追捕这些喀喇沁人,追进了关内。驻守义州的镶黄旗将士阻挡杜度贝勒时吃了几个亏,现在义州左近的蒙古人和汉人都人心惶惶,正渡过大凌河逃往北镇去了。

    豪格贝勒收到消息后,正带着镶黄旗将士从北镇出发,现在正前往义州,欲同杜度贝勒对阵。北镇守将担心豪格贝勒有失,派人将这个消息传到了大营,大贝勒知道后便让奴才来寻汗王了。”

    “混账。”在人前一向宽厚大方的汗王突然爆了一句粗口,这让他身后的汉官们有些错愕,他们有些糊涂了,不知道汗王这两个字究竟是在骂豪格贝勒,还是在骂杜度贝勒。

    黄台吉转身看了身后的官员们一眼,这才对着面前的侍卫下令道:“收拾一下,准备下山回营。”

    后金的大营就在北普陀山下不远,当黄台吉驰入营中之后,便召集了留在大营内的宗室和将领进行了军事会议。

    会议上,主持前线战事的多尔衮,先是为众人介绍了目前战场上的形势,“…锦州城内的守军,依然没有大举出动救援松山明军的迹象,但是锦州城的守军还是会不定时的派出小股部队出击,试探我军围城部队的虚实。

    至于松山上的满桂所部,在我两白旗的轮番进攻之下,已经丢失了山腰以下的所有阵地。根据从山上逃亡的明军口中得知,山上的明军现在已经不足一千五百之众,不过他们之前已经宰杀了所有马匹牲畜,加上山上人数的减少,现在军粮反而宽裕了许多。加上食水有松山堡内的几口水井补充,倒也并不缺乏。

    现在山上的明军,意志薄弱之辈已经差不多都逃下山了,剩下的都是敢于和我军拼命的硬骨头。这些明军有地势之利,又敢于和我军拼命,再这么和他们打下去,就算能够消灭他们,我军的损失也不会小。

    至于宁远这边,岳托贝勒的汇报是,宁远城的守军第三次大张旗鼓的出城,但是不到30里又返回了。明军派出的斥候同我军游骑倒是打了数仗,大多以平手而告终…”

    听完了多尔衮的汇报,代善不由笑了笑说道:“现在主持宁远守军的是什么人?他是把我们当鹰来溜了么。这样下去,好像不是我们在试探宁远防线的虚实,倒是对方在试探镶红旗的虚实了。”

    黄台吉并没有搭代善的话,而是单刀直入的说道:“前方的局势大家已经知道了,现在我告诉大家一个坏消息,杜度这个数典忘祖的败类,投降明国不说,还带着一批女真叛徒助纣为虐,帮着明国皇帝来打我们了。根据义州传来的消息,他带着千余人马突入了义州地区,还击败了数次义州守军的拦截。大家说说看,我们应当如何应对这事?”

    阿济格大大咧咧的说道:“有豪格贝勒坐镇北镇,就算杜度带着千余人进入义州,难道还对付不了么?”

    顿时便有宗室反驳道:“杜度是带着千余人,但是谁知道他后面还有没有明军啊?镶黄旗加上义州、北镇两地的汉人军队,也就3000人上下,如果杜度身后还有援军,义州恐怕就要危险了,那里可是大军的粮仓啊。”

    正黄旗固山额真纳穆泰却说道:“根据喀喇沁部送来的消息,此次杜度进攻龙山、大小凌河的蒙古诸部,起因是此前明国皇帝在滦河中游附近召开那达慕,这些亲近我国的喀喇沁部族没有应召赴会。

    这些逃亡入关的蒙古人说,杜度所部一直没有超过两千人,其中女真一族不过数百,可见明国皇帝对其也未必是尽然放心的。奴才以为,杜度此次突入义州应当是其个人向明国皇帝的邀功之举,他的身后不一定有大队明军以为后盾。”

    纳穆泰的说法倒是让帐内的不少人松了口气,要是杜度真有威胁义州、北镇的能力,这次征明之战算是要到此终结了。

    多尔衮悄悄的看了一眼黄台吉的脸色,发觉这位兄长依旧脸色凝重,他心下盘算了一阵,就开口说道:“就算杜度后面没有援军,光靠豪格贝勒和镶黄旗的力量,也未必能够拿下杜度。

    大家不要忘记了,跟着杜度投奔明国的那些家将,都是镶黄旗出身。他们跟随废贝勒出征时,也是屡立战功,在本旗内颇有威望。杜度又是镶黄旗旧主,难保旗内没有几个糊涂之人。若是有人内外勾结,豪格贝勒此次出征义州,也许就会出现意外。

    义州是大军之粮仓,北镇不仅是粮食中转之枢纽,更是前线和沈阳交通往来之要道。要是这两处地方有失,那就不是此次出征有没有成果的问题,而是我们能不能安然返回沈阳的问题了。”

    在多尔衮的恐吓下,帐内的宗室大将都陷入了沉默。大家此时倒是都记起来了,现在沈阳城内还有一个被关押的二贝勒,而三贝勒又远离锦州。若是这边有什么变故,这沈阳到底姓什么,还真不好说了。

    不过这种事情,大家也只能在心里想想,爱新觉罗家的家事,不是他们这些小贝勒和八旗将领能够谈论的。

    多尔衮说的这些话,也正是黄台吉想说的。让众人把杜度入侵义州的事重视起来,才能杜绝有人坐山观虎斗的心思,看豪格同杜度分个你死我活。帐内的众人虽然担忧杜度对义州的威胁,但是他们更愿意看到豪格同杜度两败俱伤,能够削弱他的势力,恐怕有不少人是要拍手称快的。

    看着帐内众人沉默不语的样子,黄台吉不得不出声说道:“多尔衮贝勒说的正是持重之言,豪格虽然颇有勇力,可是杜度为人阴沉。若是折了豪格,倒也罢了,但是如果镶黄旗受挫,则不仅义州,连北镇都要动摇了。

    孙子兵法有云:故善战者,立于不败之地。而不失敌之败也。是故胜兵先胜而后求战。败兵先战而后求胜。

    既然我们现在已经知道,义州乃是我军之要点,岂能不加以重视。老虎搏鹿尚需全力以赴,更何况是对付杜度这样的阴险小人。

    再说了,杜度乃是先汗之长孙,可是自幼失教,乃至于利令智昏,前去投靠了明国。这要是传扬了出去,于我国威望大大有损。此次他既然深入义州,正是将之擒下,送去于先汗陵前守陵,以惩罚其过错的最好机会。

    是以,我打算调动一支军队前去支援豪格,将杜度及其之下的女真叛人尽皆拿下。诸位不妨议一议,由哪只军队前去较好。”

    黄台吉虽然说是让大家商议,但是与会之人只要稍稍思考一下便清楚,眼下能够抽调的军队不过只有两只,一个是黄台吉亲领的正黄旗,一个是大贝勒代善所领的正红旗。

    在眼下这个关头,有谁敢劝汗王自己带正黄旗去义州,却将前线大军交给其他人率领的呢。因此汗王这问话,明显是希望大贝勒主动请缨出征而已。众人既然知道了黄台吉的想法,却也无意去得罪大贝勒,他们毕竟不是岳托啊。

    黄台吉问过之后,众人只是低头不语,而代善也仿佛眯着眼睛睡着了,并没有主动站出来。黄台吉虽然心中恼怒,但也知道这是自己威望下降的结果,此刻倒是不能再对众人紧逼下去了。

    他眼珠子转了转,突然温和的说道:“看来大家都不愿意前去义州啊,也罢,这前线看起来也只有本汗是个闲人了。正黄旗代表本汗坐镇前线,不能轻易移动,否则就会动摇我军军心。这样,不如让本汗带着正红旗的人马前去义州,二哥你坐镇大营监督作战如何?”

    代善马上惶恐的说道:“汗王是大军之胆魄,岂能用来对付区区一个杜度。既然大家都有重任在肩,臣虽然腿脚有些不利索,但也愿意为汗王走这一趟…”

    代善脸上诚惶诚恐,但是心里可一点都不舒服。黄台吉想要带正红旗出征,这无疑是光明正大的逼迫他出征了,这位汗王可是越来越不像从前的八弟了。

    黄台吉很是关心的问道:“二哥的腿脚可受得了么?实在不行就让其他人代二哥走这一趟吧。”

    代善立刻连连拒绝,还起身走了几步,表示身体并无大碍。于是在会议结束之后,代善便点了25个正红旗牛录,准备走上这一趟。

    自年初他们返回沈阳之后,黄台吉下令整顿八旗军制,凡出征之时,每六十人为一牛录,不足者必须要补足人数,否则该牛录战利品要减半分配,所领贝勒罚良马一,素鞍二。这25个正红旗牛录,刚好是一千五百人马。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216章 代善出征是作者富春山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216章 代善出征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挽明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富春山居写的《挽明》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216章 代善出征是作者富春山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216章 代善出征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挽明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富春山居写的《挽明》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挽明最新章节- 挽明全文阅读- 挽明txt下载- 挽明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历史军事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216章 代善出征】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挽明】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挽明》书迷评论

  • 罚罪手记最新章节

        会扒皮的女人、死因离奇的案件,死神无时无刻不在身边的恐惧。石鼓村冥婚之谜:带你探索未知的恐惧;惊魂度假村:离奇的死亡,没有看不到的,只有想不到的。塑体:把尸体一块块的拼接,血肉模糊的场面,你还有胆再继续吗?黑猫:诡异神秘的“凶手”,动物不单只会讨好人类,它们很可能是杀死你家隔壁邻居的“凶手”,来自地狱的惩罚。。。。。谁是那个最后的凶手?

  • 宦妃权倾天下最新章节

        她本为现代化先被继母和姐妹们欺凌致死,穿越成不受宠的相府嫡出大小姐,运用前世的制香技能,斗姨娘斗庶妹斗它个天翻地覆!本想靠双手在这异界挣个锦绣前程,谁知道被九千岁看上,还逼婚???他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厂督,人称九千岁。妖异邪肆,心狠手辣。偏偏被她的桀骜不驯吸引,一心收为己用。却不料嗜宠上瘾,发誓得到她的身和心!

  • 祭爱(BL)最新章节

        不要跟我说永远的承诺!
        因为我们是没有明天的┅┅

  • 天岚咒语Ⅱ最新章节

        陈文杰,1980年出生,江苏省东台人。毕业于扬大师院。在大学期间创作完第一部长篇武侠小说之後,初尝写作的欢乐与悲伤,至如今再不愿割舍。
        虽然由武侠创作开始其职业作者的漫漫生涯,但同时视超时空和魔法师的玄幻与魔法小说为阅读创作最钟爱。文浅情深,愿与读者朋友共体会美妙神奇的另类空间世界。

  • 金牌小侍女最新章节

        父亲惨遭诬陷,一朝家破,独留她苟活于世。从千金小姐化身为人人可欺的官奴,受尽白眼,最终卖入平王府为奴,没想到却成为平王最入眼的独宠侍女。她以为他待她与众不同,便一心要留在他身边哪想真相暴露,眼前挚爱之人竟是自己的灭家仇人悲愤下逃出囚牢,远离天涯却不想他竟不放过她,难道真要致她于死地?不想竟遇到他,化险为夷一片痴心,搅动她沉寂的心河自此盛宠如天,情意绵延他说:顾兰卿,你就算死也要死在我身边他说:兰卿,这苍茫大漠,任你驰骋,可好?

  • 快穿之炮灰凶猛最新章节

        瑾瑜逆走轮回失败丢了记忆,进入一个特殊体系,为怨气冲天的炮灰复仇,从而积累功德值,用于修复受损的灵魂。随着任务越做越多,她的记忆便越来越多,女主知道自己是一个被天道坑死了的妹子,为了讨回公道,她在任务里为各种炮灰征服各路男神。

  • 泥菩萨最新章节

        大道四九,左道八百,旁门三千,古今来奇人无数,有歌曰:玄门证道长生术,地师起手撼昆仑。湘西自有起灵法,一苇坐船渡人西。衡阳陷手催更走,出马家仙阎王敌上下千年,奇人异事又哪是一首歌唱的完的,诡异的奇门世家、不予外人接触的石家村、鲁班书、祝由术、二郎巡山图,还有那神秘的泥菩萨,本书,将一一揭开他们的神秘面纱。

  • 丹心碧血最新章节

        一部陈旧的电话,不仅突破了地域,同时突破了时空。  现在与过去接通,一对阴阳相隔的警察父子,再一次对话交流。  逍遥法外的罪犯,不要认为抺去罪证,就已经万事无忧。  因为案发的现场,还有一双眼睛盯着你,看着你的一举一动。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这对警察父子,共同谱写了一部正义,热血的英雄赞歌……郑重申明:本书纯属虚构,如有雷同,实属巧合。

  • 湮花语柒最新章节

        一场宁鸣而死不默而生的赌局,一种从慎独到博爱到禅心的处世态度,一章变与不变的人生哲学,一次荒诞不羁、落魄成形的惊世之谈。本来为了一件事情而倾注一切到头来发现原来这是别人的一场赌局,而自己倾注一切做的居然是为了去完成另一个完全不知的使命,是逃避或是前进?人生责难如此,恻隐之心又怎能够?看主角如何在这局中局的局中成就思想的转变,成就完整的一生。

  • 权婚蜜爱,教官么么哒最新章节

        “今晚你陪我。”“啥?”“要是不,我就叫二十个兄弟陪你。”“啊?!”“记得穿上这件衣服。”这是什么裁缝哪!这么节省!“要是不穿,以后你都不会有衣服穿了。”摔!“少将!您就是这么报答自己的救命恩人的吗?”“我这不都在以身相许了吗,你还想怎样?”一篇小萝莉被少将哥哥缠上,甩也甩不脱的血泪史……

  • 抓鬼奇人最新章节

        艳鬼,怨鬼,厉鬼,众多的孤魂野鬼,在乡野都市间游荡,心术不正的降头师,利用他们无恶不作,此时,道法高深的美女郎子萱出现,带领开山大弟子郎硕阳与众鬼怪抗衡,救人于水火之中!

  • 我的喵星女友最新章节

        唐九辰,天府大学的普通学生,因捡到一个小猫玩具而改变人生,这个小猫玩具里面藏着一个天猫灵女,原来天猫灵女私自离开天猫门,被天猫结界封住,落入唐九辰手中,得到天猫灵女的帮助后,唐九辰在学校混得顺风顺水,边修仙边泡妞,看看唐九辰是怎么玩转都市的吧。

  • 末世之召唤悍妞最新章节

        异界侵蚀,末日降临,遍地活尸,世界剧变,动植物超凡进化。更有黑暗之门开启,异界生物源源来袭……灾变之前,王铮喜获金大腿,能召唤小说、游戏、动漫、电影里的猛女悍妞!越女剑、街霸春丽、荣耀花木兰、超电磁炮、冰雪女王……

  • 重生异世当盟主最新章节

        苏东方异世重生,本想脚踏实地修炼求长生,却无意被卷入修仙界的风云之中,知晓了修仙界的残酷真相!是该同流合污,还是该为苍生立命?……既然不知该如何抉择,便成为规则制定者!让这苍生为我所制,让这仙佛为我歌颂!

  • 神探洛秋:邪手最新章节

        连环谋杀,是堕落的天使再现人间,还是阴谋的恐怖向邪恶复仇?命案的背后,又是怎样不为人知的幕后?邪恶的大手,秘密操控着所有的一切,深邃的黑眸,暗暗的注视着这里的一切,睁大眼睛,我们看到的东西,是真的吗?

  • 仙魔妖道最新章节

        地球少年被雷劈中,穿越异世重生为凡俗皇朝少主。炼体术、踏仙门、登仙路,斩荆棘,灭天宫,除群魔。仙、魔、妖修何为正道?一个群修争锋,光怪陆离,浩瀚无比的仙侠世界,一场妖魔鬼怪引起的浩劫。哪处才是登天之路?证道者,不归路!

  • 古代养虾日常最新章节

        别人穿越,苏含玉也穿越,只是人家带着空间、灵泉、淘宝、系统,她带着一只……半死不活的小龙虾。看看分到的破茅屋和低洼田,再看看这一家子:爹娘没了,哥哥瘫了,弟妹一瞎一傻,未婚夫和堂妹搅和到一块,还被无赖缠上,人家一辈子都遇不到一件的事儿,搁她这儿,全摊上了。她能怎么办?当然是发展养虾大业挣钱阿。没想到大业未成,大爷倒是招来了一个,赖在她家死活不肯挪窝。“想赶爷走?行,赶紧收拾收拾,跟爷回京拜堂!”

  • 盛宠闪婚:腹黑老公请节制最新章节

        被渣男抛弃,被姐姐挖墙脚,被好友设计上了墨城第一权贵的床。从此,她成了梁墨城闪婚的小娇妻。本以为无爱婚姻平淡如水,他却帮她报仇,铺平明星路,给她想要的一切。外人都说顾思思被梁墨城宠的无法无天,就在她也这么以为,深陷这段感情当中的时候……宠婚的假象终于被戳破,顾思思心如死灰,留下一纸离婚合约狼狈落逃。五年后,顾思思带着小包子回国,却直接被梁墨城拦下,她笑得灿烂而温婉:“前夫,我们已经离婚,请自重。”梁墨城拿出离婚合约直接撕碎,把她抵在墙角:“自重?我儿子都五岁了,是时候该要个妹妹了。”

    本章内容提要:
    ...    黄台吉对着普陀寺前的雪松发呆的时候,突然远远的山道上出现了数名人影。眼尖的官员已经看到,正在攀登山道的乃是几名身着正黄旗服饰的侍卫。     护卫黄台吉的侍卫佟盛年立刻上前询问来人,很快又飞奔了回来,向黄台吉禀告道:“汗王,是舒穆禄·谭泰牛录额真,他说有紧急军情向汗王禀报。”     黄台吉顿时一惊,不过面上......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