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台吉对着普陀寺前的雪松发呆的时候,突然远远的山道上出现了数名人影。眼尖的官员已经看到,正在攀登山道的乃是几名身着正黄旗服饰的侍卫。

    护卫黄台吉的侍卫佟盛年立刻上前询问来人,很快又飞奔了回来,向黄台吉禀告道:“汗王,是舒穆禄·谭泰牛录额真,他说有紧急军情向汗王禀报。”

    黄台吉顿时一惊,不过面上不动声色的说道:“让他过来吧。”

    谭泰走到黄台吉四五步远的距离,便立刻打千行礼说道:“奴才谭泰问汗王安。”

    黄台吉走上前去扶起了谭泰说道:“既然有紧急军情禀报,这等虚礼就免了吧。说说吧,什么事情这么紧急,连二哥都处理不了?”

    谭泰低着头恭顺的说道:“汗王,是义州的军情,大贝勒不敢擅专,才让奴才上山来找汗王的。”

    黄台吉楞了下,方才皱起眉头说道:“义州?义州出什么事了,难道是那些入关的喀喇沁人闹事了?”

    谭泰赶紧回道:“不是喀喇沁人闹事,是杜度贝勒带着明军追捕这些喀喇沁人,追进了关内。驻守义州的镶黄旗将士阻挡杜度贝勒时吃了几个亏,现在义州左近的蒙古人和汉人都人心惶惶,正渡过大凌河逃往北镇去了。

    豪格贝勒收到消息后,正带着镶黄旗将士从北镇出发,现在正前往义州,欲同杜度贝勒对阵。北镇守将担心豪格贝勒有失,派人将这个消息传到了大营,大贝勒知道后便让奴才来寻汗王了。”

    “混账。”在人前一向宽厚大方的汗王突然爆了一句粗口,这让他身后的汉官们有些错愕,他们有些糊涂了,不知道汗王这两个字究竟是在骂豪格贝勒,还是在骂杜度贝勒。

    黄台吉转身看了身后的官员们一眼,这才对着面前的侍卫下令道:“收拾一下,准备下山回营。”

    后金的大营就在北普陀山下不远,当黄台吉驰入营中之后,便召集了留在大营内的宗室和将领进行了军事会议。

    会议上,主持前线战事的多尔衮,先是为众人介绍了目前战场上的形势,“…锦州城内的守军,依然没有大举出动救援松山明军的迹象,但是锦州城的守军还是会不定时的派出小股部队出击,试探我军围城部队的虚实。

    至于松山上的满桂所部,在我两白旗的轮番进攻之下,已经丢失了山腰以下的所有阵地。根据从山上逃亡的明军口中得知,山上的明军现在已经不足一千五百之众,不过他们之前已经宰杀了所有马匹牲畜,加上山上人数的减少,现在军粮反而宽裕了许多。加上食水有松山堡内的几口水井补充,倒也并不缺乏。

    现在山上的明军,意志薄弱之辈已经差不多都逃下山了,剩下的都是敢于和我军拼命的硬骨头。这些明军有地势之利,又敢于和我军拼命,再这么和他们打下去,就算能够消灭他们,我军的损失也不会小。

    至于宁远这边,岳托贝勒的汇报是,宁远城的守军第三次大张旗鼓的出城,但是不到30里又返回了。明军派出的斥候同我军游骑倒是打了数仗,大多以平手而告终…”

    听完了多尔衮的汇报,代善不由笑了笑说道:“现在主持宁远守军的是什么人?他是把我们当鹰来溜了么。这样下去,好像不是我们在试探宁远防线的虚实,倒是对方在试探镶红旗的虚实了。”

    黄台吉并没有搭代善的话,而是单刀直入的说道:“前方的局势大家已经知道了,现在我告诉大家一个坏消息,杜度这个数典忘祖的败类,投降明国不说,还带着一批女真叛徒助纣为虐,帮着明国皇帝来打我们了。根据义州传来的消息,他带着千余人马突入了义州地区,还击败了数次义州守军的拦截。大家说说看,我们应当如何应对这事?”

    阿济格大大咧咧的说道:“有豪格贝勒坐镇北镇,就算杜度带着千余人进入义州,难道还对付不了么?”

    顿时便有宗室反驳道:“杜度是带着千余人,但是谁知道他后面还有没有明军啊?镶黄旗加上义州、北镇两地的汉人军队,也就3000人上下,如果杜度身后还有援军,义州恐怕就要危险了,那里可是大军的粮仓啊。”

    正黄旗固山额真纳穆泰却说道:“根据喀喇沁部送来的消息,此次杜度进攻龙山、大小凌河的蒙古诸部,起因是此前明国皇帝在滦河中游附近召开那达慕,这些亲近我国的喀喇沁部族没有应召赴会。

    这些逃亡入关的蒙古人说,杜度所部一直没有超过两千人,其中女真一族不过数百,可见明国皇帝对其也未必是尽然放心的。奴才以为,杜度此次突入义州应当是其个人向明国皇帝的邀功之举,他的身后不一定有大队明军以为后盾。”

    纳穆泰的说法倒是让帐内的不少人松了口气,要是杜度真有威胁义州、北镇的能力,这次征明之战算是要到此终结了。

    多尔衮悄悄的看了一眼黄台吉的脸色,发觉这位兄长依旧脸色凝重,他心下盘算了一阵,就开口说道:“就算杜度后面没有援军,光靠豪格贝勒和镶黄旗的力量,也未必能够拿下杜度。

    大家不要忘记了,跟着杜度投奔明国的那些家将,都是镶黄旗出身。他们跟随废贝勒出征时,也是屡立战功,在本旗内颇有威望。杜度又是镶黄旗旧主,难保旗内没有几个糊涂之人。若是有人内外勾结,豪格贝勒此次出征义州,也许就会出现意外。

    义州是大军之粮仓,北镇不仅是粮食中转之枢纽,更是前线和沈阳交通往来之要道。要是这两处地方有失,那就不是此次出征有没有成果的问题,而是我们能不能安然返回沈阳的问题了。”

    在多尔衮的恐吓下,帐内的宗室大将都陷入了沉默。大家此时倒是都记起来了,现在沈阳城内还有一个被关押的二贝勒,而三贝勒又远离锦州。若是这边有什么变故,这沈阳到底姓什么,还真不好说了。

    不过这种事情,大家也只能在心里想想,爱新觉罗家的家事,不是他们这些小贝勒和八旗将领能够谈论的。

    多尔衮说的这些话,也正是黄台吉想说的。让众人把杜度入侵义州的事重视起来,才能杜绝有人坐山观虎斗的心思,看豪格同杜度分个你死我活。帐内的众人虽然担忧杜度对义州的威胁,但是他们更愿意看到豪格同杜度两败俱伤,能够削弱他的势力,恐怕有不少人是要拍手称快的。

    看着帐内众人沉默不语的样子,黄台吉不得不出声说道:“多尔衮贝勒说的正是持重之言,豪格虽然颇有勇力,可是杜度为人阴沉。若是折了豪格,倒也罢了,但是如果镶黄旗受挫,则不仅义州,连北镇都要动摇了。

    孙子兵法有云:故善战者,立于不败之地。而不失敌之败也。是故胜兵先胜而后求战。败兵先战而后求胜。

    既然我们现在已经知道,义州乃是我军之要点,岂能不加以重视。老虎搏鹿尚需全力以赴,更何况是对付杜度这样的阴险小人。

    再说了,杜度乃是先汗之长孙,可是自幼失教,乃至于利令智昏,前去投靠了明国。这要是传扬了出去,于我国威望大大有损。此次他既然深入义州,正是将之擒下,送去于先汗陵前守陵,以惩罚其过错的最好机会。

    是以,我打算调动一支军队前去支援豪格,将杜度及其之下的女真叛人尽皆拿下。诸位不妨议一议,由哪只军队前去较好。”

    黄台吉虽然说是让大家商议,但是与会之人只要稍稍思考一下便清楚,眼下能够抽调的军队不过只有两只,一个是黄台吉亲领的正黄旗,一个是大贝勒代善所领的正红旗。

    在眼下这个关头,有谁敢劝汗王自己带正黄旗去义州,却将前线大军交给其他人率领的呢。因此汗王这问话,明显是希望大贝勒主动请缨出征而已。众人既然知道了黄台吉的想法,却也无意去得罪大贝勒,他们毕竟不是岳托啊。

    黄台吉问过之后,众人只是低头不语,而代善也仿佛眯着眼睛睡着了,并没有主动站出来。黄台吉虽然心中恼怒,但也知道这是自己威望下降的结果,此刻倒是不能再对众人紧逼下去了。

    他眼珠子转了转,突然温和的说道:“看来大家都不愿意前去义州啊,也罢,这前线看起来也只有本汗是个闲人了。正黄旗代表本汗坐镇前线,不能轻易移动,否则就会动摇我军军心。这样,不如让本汗带着正红旗的人马前去义州,二哥你坐镇大营监督作战如何?”

    代善马上惶恐的说道:“汗王是大军之胆魄,岂能用来对付区区一个杜度。既然大家都有重任在肩,臣虽然腿脚有些不利索,但也愿意为汗王走这一趟…”

    代善脸上诚惶诚恐,但是心里可一点都不舒服。黄台吉想要带正红旗出征,这无疑是光明正大的逼迫他出征了,这位汗王可是越来越不像从前的八弟了。

    黄台吉很是关心的问道:“二哥的腿脚可受得了么?实在不行就让其他人代二哥走这一趟吧。”

    代善立刻连连拒绝,还起身走了几步,表示身体并无大碍。于是在会议结束之后,代善便点了25个正红旗牛录,准备走上这一趟。

    自年初他们返回沈阳之后,黄台吉下令整顿八旗军制,凡出征之时,每六十人为一牛录,不足者必须要补足人数,否则该牛录战利品要减半分配,所领贝勒罚良马一,素鞍二。这25个正红旗牛录,刚好是一千五百人马。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216章 代善出征是作者富春山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216章 代善出征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挽明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富春山居写的《挽明》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216章 代善出征是作者富春山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216章 代善出征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挽明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富春山居写的《挽明》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挽明最新章节- 挽明全文阅读- 挽明txt下载- 挽明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历史军事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216章 代善出征】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挽明】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挽明》书迷评论

  • 公主上位记最新章节

        一国公主,沦为醉春楼清流头牌,忍辱负重六年,编织一张巨网,运筹帷幄,誓要将属于自己的东西一样一样的拿回来。

  • 名门宠婚:老婆太迷人最新章节

        “喂!我漂亮吗?”前男友婚礼上,她喝的醉醺醺坐在一个年轻、英俊的男人大腿上强吻了人家,一觉醒来,却发现这个男人正是A市顾氏荣耀集团的总裁。“小东西,撩了我还想跑?”回头,她便送了他一份大礼,喊了两个男人为他上门服务,让全A市的人都以为他是gay。面对家族的逼婚,他暴跳如雷,干脆威逼利诱把她抓来当契约妻子。“喂、喂,说好的只是演戏给爷爷看,干嘛又动手动脚啊?”“用行动向你证明,我到底是不是gay!

  • 讨厌!讨厌!喜欢!最新章节

        这是我第一次写作
        所以如果有意见可以告诉我ㄛ~

  • 乱清最新章节

        孤灯一盏,
        新月高悬,
        美人如玉,
        万里江山。
        一名小博物馆的兼职讲解员,经历了史上最悲催的穿越,死而后生,绝地求存,誓要凭一己之力,祸乱宫廷,颠覆王朝,开创一个全新的世代——
        吾今欲将大笔,重写春秋,天下尚且如此,况一家一室和几个嫂子乎?</p>
        </p>
        各位书友要是觉得《乱清》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p>

  • 豪门盛宠108次最新章节

        渣男贱女的背叛,让她遇上了龙司,本来以为他是普通的白领,却没想到他竟然是龙司集团的掌权人,两人身份的悬殊碰撞了生活的火花

  • 爱情是一场偶然最新章节

        爱情总是源自一场偶然的意外,如果没有你,我就会失去我的爱情。顾清乔和季陌凉的相遇是因为一场乌龙,顾清乔破坏了他的订婚礼,所以只好用自己去赔。季陌凉原本只想培养顾清乔,结果一不小心就培养成了自己的总裁夫人。顾清乔原本只想学习季陌凉,结果一不小心就学会了爱情。季陌凉爱情的方式是一面不停地嫌弃你,一面又偷偷的帮着你;你狠狠地摔了,他会满脸鄙视的扶起你,又心疼的替你拭去疼痛。顾清乔爱情的方式是不管你多傲娇不承认,她也要死追到底;既然是认定了自己的爱情,她就绝对不会放弃。虽然爱情是一场偶然,但是有些偶然一旦开始,就会是永恒。

  • 惹火皇后:暴君的心尖宠最新章节

        前世她自愿入宫,圣眷正浓时家破人亡,落个自尽身陨的下场。一朝重生成了嫡公主,还被暴君赐婚给风光霁月的国师。小公主:幸福来得太突然!大婚那日她身着喜服,迟迟未等到新郎。杀气凛然的暴君却破门而入,她吓得发抖:“我现在是公主,我们是兄……”暴君痞气一笑,“是我的公主,我的皇后,我的……情妹妹。”“李商言,你说会放过我的……”“哦,我忘了。”他满是鲜血的手抓着她不放,苒苒,我来带你回家。

  • 龙族的觉醒最新章节

        "龙族觉醒主角付出了怎样的努力?龙族灭绝又有怎样的原因?为什么龙族竟然很害怕一只小小的狼?看主角与狼为伴与龙为友在魔法大陆上翱翔天空"

  • 千亿平胸娇妻:总裁霸宠难耐最新章节

        胸不平何以平天下,平出新高度,平出新水准,反正帅气腹黑总裁宠得不要不要的,长平公主也有爱,他说四海如家888,司机技高么么大!哼,我才不信他的邪!

  • 包子,咱们回去种田吧最新章节

        家园被毁,无奈卖身也就罢了,为嘛哥哥也被拐!她发誓,要挣钱,养家,找回哥哥回家种田,可是……咦?半路怎么来了个包子?那好吧,就加个包子吧,可是,包子你脸为什么黑黑的?

  • 似曾相识君归来最新章节

        画笔执千年,一念动情离,只为君生故,何来自叹息
        一个古灵精怪的刁蛮女孩儿和一个冷漠深沉的超能男人,该有怎样的故事?

  • 系统大逃杀最新章节

        叶子明穿越到异界,本以为自己是天命主角,却发现他其实是主角的经验怪!这里是什么情况?为什么到处都是系统?叶家的废材突然崛起,放话莫欺少年穷?孤儿小药童忽然炼制出绝世丹药,立志成为丹神?不能修炼的宗门杂役,一夜觉醒,连升十级?到处都是逆袭大佬,系统福利满天飞!万千系统,万千主角,只有一个能活下去!

  • 惊华嫡女最新章节

        现代盗墓世家唐家嫡女,爱玉成痴,终于因为一块玉穿越了。姐只是想混吃等死,但这么多人要杀姐是怎么回事?真当姐好欺负吗?强势回府,斗庶姐,整继母,宫宴之上,唐家嫡女,惊世风华。据说皇陵中有宝物,哎呦,职业病犯了怎么破。“爷,我助你夺得帝位,你答应我一个条件如何?”某女一本正经。“你说。”某男淡定的喝茶。“我想挖你家祖坟。”“……噗!”

  • 重生之我本枭雄最新章节

        秘密特工高飞被老天爷捉弄,重生在一个小混混的身上。于是他微笑的接受了一切,踏上一条制霸全球的道路。在这条制霸的路上,高飞给自己制订了四个小目标:1、做强者的师父2、做富豪的明灯3、做明星的干爹4、做大佬的主人

  • 重生之毒医大小姐最新章节

        惨死重生,这一世,她为刀俎,定要将那些人送进地狱!

  • 染爱成婚:司少宠上瘾最新章节

        她原本抵触着这场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婚约,趁机想要逃脱,可偶然的机会却与他相遇,初吻,初恋……直到被他吃干抹净。自此之后,他步步为营,爱她成瘾,当她再回首时才发现,原来从第一个吻开始,他们便注定了这辈子都要爱在一起……

  • 楚少的暖婚旧妻最新章节

        一觉醒来,被楚市第一人物带回家,硬说是他们是夫妻。众人都知道,以前的楚夫人不得宠,可如今,却被宠上天。“楚先生,这是离婚协议书,我受不了你的宠。”夏如沐转身就逃。“看来宠你还不够。”说完,男人就抓她回房。楚太太,我要对你,一宠到底。“楚先生,不好了,夫人跑了!”某男人怒了,追回来,往死宠!

  • 九阳武帝最新章节

        神域浩瀚,武者林立,蛮兽撕天!!  炎阳之主,江辰,遭人暗算,重生三百年后,昔日敌人,已经成为遥不可及的九天至尊。  江辰发誓,定杀回神域,以无敌神威,踏碎星辰,杀他个尸山血海,诸天崩灭,以滔天战火,燃遍九天星河!!!

    本章内容提要:
    ...    黄台吉对着普陀寺前的雪松发呆的时候,突然远远的山道上出现了数名人影。眼尖的官员已经看到,正在攀登山道的乃是几名身着正黄旗服饰的侍卫。     护卫黄台吉的侍卫佟盛年立刻上前询问来人,很快又飞奔了回来,向黄台吉禀告道:“汗王,是舒穆禄·谭泰牛录额真,他说有紧急军情向汗王禀报。”     黄台吉顿时一惊,不过面上......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