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崇文门东北方的泡子河,在元代曾是通惠河在城外的一小段故道。永乐帝迁都北京后,将元大都南城墙南移二里,重新挖掘护城河。在内城建成后,这河道就成了内城东南角的一段“盲肠“。

    不过由于这里是内城较低洼的地方,因此沿河有数个积水的水洼,小的有十余亩,最大的有近百亩,北方人称之为“泡子“,这条河也就被叫做了“泡子河“。

    各处泡子被玉带式的河流连接了起来,周边草木青翠,因此风景倒是相当的不坏。不少权贵富豪喜欢这里的风景,于是便依河修建了不少私宅。郑彩获得了崇祯的信任之后,将弟弟送来了北京,并顺便在此买下了一处宅邸,以用作他在北京的家宅。

    这处十来亩大小的宅邸修建在一处小泡子边上,将小半个泡子围进了后院的园林之内。在这秋高气爽的季节,后院内草木青翠,鸟语花香,不看远处高耸的城墙,很难让人相信这里居然是在大明的都城之内,而不是某个乡野之中。

    不过今天的郑宅后院内,却是人声鼎沸,完全打破了往日的那份幽静。临近湖面的草坪上,放置着一长排桌子,洁白的桌布上放置着一份份用精美瓷器盛放的菜肴,供人自己取用。近百名宾客三三两两的分散在后院内交谈着,似乎就在自家庭院内和友人聚会一样这么轻松写意。

    郑彩和朝鲜王国驻京使节沈器远坐在湖边的凉亭内,一边观望着院内的众人,一边随意的交谈着。

    闲聊了几句之后,郑彩收回了对草坪上几名宾客的注视,转头看着沈器远问道:“遂之兄,对于明年和我国一起纪念万历援朝之役的胜利,你有什么看法?”

    穿着一身青衣的沈器远沉默了片刻,才对郑彩说道:“纪念上国和鄙邦联手战胜倭寇之役,下官自然是赞成的,想必鄙邦国内也不会有人反对。

    可壬辰倭乱时,拯救鄙邦全赖上国天兵之助,这李忠武虽然有些小小功劳,但岂敢同上国大将并列?上国可否将此人的名字从纪念仪式中去掉?”

    能够获得大明皇帝的认可,承认朝鲜军队在壬辰倭乱中有过贡献,是朝鲜王国同大明一起联手赶跑了日本入侵者,对于沈器远这样的朝鲜士大夫来说,无疑是乐见其成的。毕竟这大大的给朝鲜王国脸上贴了金,也可稍稍掩盖下朝鲜士大夫和国君在这场战争中的无能表现,不至于让他们在后世子孙面前丢脸。

    但皇帝陛下选择李舜臣作为朝鲜王国将领的代表,却让沈器远陷入了困境,让他不得不试图劝说大明更换一下对象。因为李舜臣是被南人党柳成龙发掘出来的,理论上属于南人党。

    朝鲜的地方虽然不大,但是两班大臣之间的内斗却比大明的党争更为激烈和源远流长。从朝鲜宣祖时代起,朝鲜两班分为了东人党和西人党,这也是朝鲜党争的开端。

    不过刚开始的时候,朝鲜的执政权力都在东人党手中,和西人党毫无关系。不过东人党一党独大,执政太久之后内部就出现了分裂。在宣祖册立王世子的问题上,东人党分裂成了南人党和北人党。

    壬辰倭乱中,主张邀请明军保护朝鲜的南人党,在复国之后地位上升,开始执政朝鲜。但很快朝鲜王担忧南人党会勾结明国架空自己,在明军退出朝鲜之后,扶植了北人党,南人党开始式微。

    随着仁祖反正的事件,一直游离在朝堂之外的西人党终于抓到了机会,趁着废除光海君的机会,联合南人党将执政的北人党推翻了下去,从此开始了西人党执政的时代。

    虽说西人党联合了南人党,但并不代表西人党会信任这些南人党。毕竟西人党是支持李倧取代光海君成为朝鲜国王,而南人党只是因为反对光海君,而不得不同西人党联手。

    比西人党更为亲明的南人党,在大明带走了废君光海君之后,就有了一些不稳的迹象。而出使北京的沈器远知道光海君的昭容任爱英诞下一子,并被皇帝赐名为李忠之后,便知道朝鲜的未来估计要不妙了。

    因此此前皇帝虽然册封了李倧为朝鲜国王,但是却并未对仁祖反正的事件进行表态,也没有对前往沈阳作为人质的王世子李溰有任何提及。一旦李倧有什么不测,皇帝要送光海君之后返回朝鲜,必然会兴起新的争斗。

    在朝鲜国,遵从于大明建立的宗藩体制乃是最大的政治正确,违反这个政治正确都会受到两班大臣们的攻击。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政治正确,不在于明国过去有多么强大,不在于当年神宗皇帝的复国之恩,而在于从大明传来的伦理纲常。

    朝鲜赖以立国的两班体制,就是建立在儒家的伦理纲常之上,而壬辰倭乱让这种两班体制遭到了极大的打击。朝鲜的两班贵族们纷纷发现,和那些主动抗击日本入侵者的义军相比,两班所拥有的力量简直微不足道。

    凭借着大明的支持,朝鲜王国虽然再度光复,但是在抗击日本入侵战争中成长起来的朝鲜义军,已经成为了朝鲜国内一只不可小窥的势力。当朝鲜的两班贵族费尽脑筋把明军送出国境后,他们要面对的便是自家这只难以用武力压制的义军势力。

    在这样的状况下,想要让两班贵族的统治继续下去,而不至于再爆发一次内乱,那么从思想上对国民进行洗脑,让他们主动接受两班贵族的统治,自然是最恰当不过的。

    所以,对内讲伦理纲常万世不移,对外讲大明对朝鲜王国的再立之恩永世不忘,也就成了两班贵族们的政治正确。即便是建州女真崛起,甚至后金军队打倒了汉阳城下,也不能改变他们亲明的态度。

    因为建州女真是一群蛮夷,他们并不是依赖于自己的血统和宗主国的允许建立了后金,而是以自己的武力霸占了辽东建立了后金。

    如果朝鲜的两班贵族认可后金的崛起,无疑就是在对底层的贱民、奴婢说,伦理纲常是不存在的东西,唯兵强马壮者为两班耳,这就等于是在给自己自掘坟墓了。

    沈器远对于南人党有可能借助这场纪念仪式在国内兴起的势头极为避讳,但郑彩显然并不想去了解朝鲜国内的复杂党争。

    他对沈器远毫不留情的嘲讽道:“沈兄倒不妨说说看,去掉了李舜臣将军之外,还有什么人可以代表朝鲜军队,值得我们两国进行纪念的?”

    沈器远的脸色顿时难看了起来,他绞尽脑汁也无法回答这个问题。毕竟在壬辰倭乱时,主战派都是南人党,其他两班大臣都跟着宣祖大王四处逃亡,差点就逃过鸭绿江去了。

    虽说当时西人党远离了朝堂,但是他们在地方上也没干出什么出色的战绩出来,倒是有不少人为了保住家产,选择投降了日本人。

    看着沈器远无言以对的神情,郑彩缓和了一些语气说道:“沈兄也不要过于多虑了,纪念仪式上,朝鲜方面以李舜臣将军为代表,这也是陛下的意思,我相信朝鲜国内也不会有多大的反对声音。

    虽然我对于朝鲜国内的政局不是很了解,但也明白你之所以不愿意在纪念仪式上提及李舜臣将军的名字,说到底还是担心朝鲜国内再起争斗而已。

    不过这场纪念仪式,是大明和朝鲜展示团结友爱精神和宗藩一体的象征活动,也是为了消除我大明一些人对于朝鲜的偏见。他们认为朝鲜在丁卯胡乱中,和后金在平壤会盟,已经有沦为蛮夷化的危险,不能再视为我大明的盟友…”

    沈器远吓了一跳,顿时起身满面通红的辩解道:“绝无此事,鄙邦不过是迫于形势,对后金虚以委蛇,绝没有背叛大明和后金胡虏结盟的打算。

    当年我王曾经就此事向先帝解释过,先帝还对我王加以抚慰,表示谅解。这封信件,现在还供奉在我国宗庙之内呢…”

    郑彩听完之后,不以为然的回道:“既然朝鲜并没有同后金真正结盟,那么朝鲜王世子现在在什么地方?”

    沈器远的喉头蠕动了几下,终于还是没有发出什么声音,缓缓的坐了下来。

    郑彩看着他严厉的说道:“陛下不愿派人去汉阳质问朝鲜王,而只是让本官私下约谈贵使,就是已经顾及到了朝鲜王的颜面,和大明、朝鲜之间的宗藩关系。

    陛下还让本官传达给你一句话,大明绝不会坐视朝鲜变成蛮夷之国,也绝不会容忍一个蛮夷化的王世子登上朝鲜王位,勿谓言之不预也。”

    沈器远的脸色顿时变得惨白,他下意识的看了看左右的环境,才低声对着郑彩说道:“大王膝下并非只有世子而已,还请贵官回复陛下,只要陛下首肯,我国可另立世子,下官愿以身家性命担保。”

    郑彩看着他摇了摇头说道:“可是现在的王世子乃是先帝所册封,在没有大的过错之前,废长立幼并不可取。到时尔国之内必然会有反对的声音,陛下又何必干这等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当年光海君有过错,所以才会有现在的朝鲜王。但是按照礼法,光海君的过错并不能延续到他的子孙身上,现在既然光海君有后,为什么不能够拨乱反正,重新让朝鲜王系回到正途呢?”

    沈器远低头沉默着,死活不接郑彩丢过来的话题,郑彩等待了一会,终于忍不住再度劝说道:“沈兄为何如此不知变通?胡乱之后,我听说朝鲜王并没有就此洗心革面,在国内励精图治,以抗胡虏的举动。

    倒是将沈兄这样的大才驱逐出朝堂,一味纵容臣下争权夺利,以维护自己的地位。朝鲜王如此作为,我看朝鲜遭遇第二次胡乱也是不可避免的事了。

    当此之际,沈兄就算不为朝鲜的将来着想,也当为自己的家族考虑一二了。老实说,对于这次的纪念仪式,贵国的德水李氏、恩津宋氏、全州金氏等家族在京城的人士都很是支持,东江镇参将兼朝鲜三道水使林庆业将军也不会拒绝。

    借助这次纪念万历援朝之役的机会,沈兄何不同光海君尽弃前嫌,双方握手言和为好呢?”

    沈器远低头想了许久,才慢慢抬头看着郑彩说道:“吾观宋史,太宗晚年欲传位于太祖子,询问于宰相赵普,普曰:太祖传弟而不传子,已是大错。皇上岂可一错再错!

    今日鄙邦也是如此,一错岂可再错?更何况,光海君性情暴戾,待到光海君之子重登王位,我等这些昔日得罪于他的罪人,岂能不被清算?”

    ps:23日的欠债补上了额。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171章 郑府的宴会一是作者富春山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171章 郑府的宴会一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挽明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富春山居写的《挽明》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171章 郑府的宴会一是作者富春山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171章 郑府的宴会一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挽明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富春山居写的《挽明》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挽明最新章节- 挽明全文阅读- 挽明txt下载- 挽明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历史军事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171章 郑府的宴会一】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挽明】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挽明》书迷评论

  • 我和神仙抢红包最新章节

        高中生杨丰意外进入仙界聊天群,和神仙抢红包,顺便围观神仙们的掉节操日常。“文运造化,高考状元是我的”“姻缘线,不小心留住了美女老师”“老妈,这我能解释。我房里的美女是个仙女,从手机里出来的。你要相信我啊!”

  • 武道登仙最新章节

        灵魂的深处,十万年前的你为何选择我
        青天的尽头,众仙为何在苦苦挣扎
        梦境里,帝仙们活得水深火热

  • 脑公,我要给你生猴子最新章节

        他颜好手美声音苏,还是个救死扶伤的白衣天神。rn本来可以继续走高冷人设路线,偏他遇到了她。rn她就像是他命里的煞星,先是U盘,再是手机,之后又搭上了一条胳膊。rn可谁能想到,最后他却把自己也搭了进去。rn脑公脑公,我要给你生猴子!rn脑公脑公,我要给生个动物园!rn脑公脑公,我要给你生个非洲大草原!

  • 一纸婚约:白少的专属影后最新章节

        结婚前,白染墨在她眼里只是一个想要睡的男人,结婚后,白染墨在她眼里就是一个全能男人。她骄傲如刺猬,即使满身创伤,也会笑得一脸的骄傲,直到遇到了他。他说,“如果你累了,可以靠在我的肩膀上,如果你困了,还有我这个家,如果你想哭泣了,还有我替你擦眼泪。”他说,“如果有一天,你不想要伪装自己了,我来保护你。”他说,“我爱你,胜过我自己。”他宠她入骨,爱她至深。一日,某记者打电话采访,“白先生,昨日看到莫小姐与一男子出入酒店,请问是否是红杏出墙?”白染墨看着某个红杏出墙的女子躺在他怀里,淡定的说着,“她红杏出墙的对象,是我。”“莫小姐近日与一个男子拍湿身大片的杂志你看了吗?”白染墨想了一下,“恩,我拍的。”记者,“……你真有情趣。”

  • 魔尊雨池最新章节

        她曾是21世纪的女大学生,却因为家庭的变故,她接受不了于是跳江自尽。本以为可以解脱,谁知天不尽人意……他是一代魔尊,可谁曾知道他背后的故事,直到遇到她……当时三国和平相处,却因宣国鼎立遭他国嫉妒,于是战乱不断。他们从旁观者渐渐演变成了当局者!女孩雨池和羽寒的一段凄惨的爱情故事,在悲惨的分离之后回到了二十一世纪,一个总裁和灰姑娘的故事正式开始了……

  • 雄起澳洲最新章节

        一辆回家的高铁上,突然遇到了前所未有的雷电风暴。两架客机也被无端卷入,时光倒转两百年,回到了179o年的澳洲。在那个还是蛮荒的大6上,这些现代人,该怎样生存下去呢?js330

  • 灵玉最新章节

        那天,隔壁洗浴中心的妹子来我店里丢下了一块玉,从此我的命就不属于我了

  • 兽妃狠辣:魔尊宠妻无度最新章节

        身为诛灵大陆最强者,让人敬畏崇拜的存在,却被亲信之人算计陨落,再次睁眼,时光蹉跎,已十年后,她成了人人鄙夷嫌弃的废物傻子,前有未婚夫的嫌弃,后有妹妹算计鄙夷,一朝蜕变,强者重生,掀起的是怎样惊涛骇浪,扰乱的是谁的人心!  嫌她,抽之!算计她,灭之。  不复以往的诛灵大陆,复杂莫测的家族势力,神秘难测的宗门,诡异多谜的身世,她一一迎上!  遇神杀神,遇佛杀佛!  且看一代天骄重生,谁与臣服!

  • 阴阳双修最新章节

        李安重生幸得阴阳噬天决,且看他如何玩转阴阳,如何掌生控死,如何宰鸡屠狗,如何迎向仙茫之路

  • 荒古剑尊最新章节

        荒古剑界,强者为尊,长生为道。剑尊萧晨意外重生,携天道意志,集天下神剑铸就百剑图谱。这一世,他立下宏愿,必以傲战九天,踏诸天神魔,当以无敌之姿,成就长生大业。

  • 北虚最新章节

        北冥有宇,其名为梦,梦之大,广阔无边。
        虚无的传说,铸就无数阴魂,冰冷的无情,斩断世间冷暖,英豪下的哭泣,盼来新的曙光。
        天地不仁,万物为刍狗,阴影笼罩的天地,唯有实力才是立身之根本,天地的无情,权利的践踏,唯有活着才是唯一。
        一个无助的孤儿,在命运的折磨下,披荆斩棘,以血骨铺路,以杀人安身立命,只为了能够活下去,只为了关心你的人安好。

  • 重生甘诺的逆袭之路最新章节

        如果人生可以重来,你最想要的是什么?
        她上辈子是个包子,
        被自己的闺蜜伙同渣男和继父,谋夺了她艰苦创业后的财产,
        一觉醒来,甘诺重生了
        甘诺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重生,
        她只想找回自己的记忆,找到重生的真相
        那些欠债的还命,欠命的踩死折磨好了
        有仇报仇有怨报怨,祛除心魔修得长生大道
        只是一个人的修仙路,怎么钻出个男人还自称是真爱?

  • 他脑中的橡皮擦最新章节

        一个脑子里装了橡皮檫的霸道继承者,遇到一个多重人格的上流弃女后,会发生怎样的化学反应呢?每天被巨美假想敌和国民boy真情敌刺激,女主的分身还时常跳出来一下勾搭男人。男主:“没关系,我有关键时刻就忘记她的必杀技。”但是怎么回事?怎么忘着忘着,就又爱上了呢?

  • 豪门绯闻,总裁宠妻无上限最新章节

        "十八线新人顾盼一炮而红。原因是她被生活逼得走投无路,一咬牙也学人家去借潜规则上位,结果错扑了万女景仰的男神傅景桁。从此开启了跟捅了马蜂窝似的,一边跟傅男神孽缘纠缠不清,一边被黑粉怼喷抹黑却红透半个天的奇葩演艺生涯……"

  • 傅先生,你又上头条了最新章节

        艳压群芳冠绝青城的豪门名媛顾七夕,其实是个睚眦必报的心机婊。吃瓜群众:哼,妖艳贱货!外表优雅看似禁欲的贵公子傅梓玉,其实是个一言不合就亲亲的色情狂。吃瓜群众:不,拒绝相信!某天,百折不挠的傅公子在论坛匿名求助:喜欢一个女人,怎么让她嫁给我?在线等,十万火急!睡了她!睡了之后还是不肯嫁呢?继续睡,睡到她嫁了为止!一夜之后,顾七夕爆了粗口,混蛋,禽兽,狗屁禁欲男神,脱了衣服都是禽兽!

  • 堕仙最新章节

        听说自己穿书了?听说自己有个很坑的系统?听说原书女主是重生的?听说自己和原书女主抢了男人?……谢瑾瑜表示,那又怎么样,反正她失忆了。道侣特别厉害还特别宠她!不服来打她啊!恋爱为主,修仙为辅。全程一本正经胡说八道,作者智商常年不在线,认真你就输了。rn

  • 午夜请闭眼最新章节

        五年前究竟发生了什么,让我的记忆成了一片空白!一场欢喜的订婚宴,我莫名的成了小三,买醉中,又被前男友骗去给他死去的老丈人配冥婚!千钧之际,他抱着黑猫,踏着星光救了我,本以为这是上天赐给我的绝逼好男人。结果却是让我跌入了更深的地狱。我拼命的想逃离,却怎么也无法逃出他的掌控!他看着我愤怒的样子,轻勾唇角,冷漠的甩出亲子鉴定报告,夺去我的儿子,将我囚禁在那空旷带着回音的老宅中。“你是我的,永生永世……都别想逃走!”他压着我,看着我颤抖的身体,笑得如沐春风。“笃笃笃……”午夜的敲门声准时响起,我再次被迫承受着,他一次次禽兽般的掠夺和不分昼夜的疯狂索要。物极必反,想不在被强中沉默,就要在强暴中爆发!终于有一天,我联手他的仇敌逃了出来,结果,发现真相竟是——

  • 高门弃女:江山复我谋最新章节

        前世的真情付出换来的却是满门屠戮,孟昕然好恨,恨那个男人无情,也恨自己无用,今生复仇无门,她必化为厉鬼索命。好在老天有眼,她孟昕然重活这一遭,这一世定要向那负心汉复仇。只是这一世一切都好似与前世不同,怜爱自己的祖母,敬畏自己的庶妹背后似乎都有所图谋,甚至那紫禁之巅的帝王,都与孟家有了联系。不过无妨,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她孟昕然必要护得孟家一世周全。

    本章内容提要:
    ...    靠近崇文门东北方的泡子河,在元代曾是通惠河在城外的一小段故道。永乐帝迁都北京后,将元大都南城墙南移二里,重新挖掘护城河。在内城建成后,这河道就成了内城东南角的一段“盲肠“。     不过由于这里是内城较低洼的地方,因此沿河有数个积水的水洼,小的有十余亩,最大的有近百亩,北方人称之为“泡子“,这条河也就被......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