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历七月中,正是陕西最炎热的时节,在户外什么都不做,光是呆在太阳底下站上一会,汗水就能把后背的衣衫给浸湿,也只有后半夜到清晨能够凉快一些,让人好好休息。不过澄城的百姓却在这样的天气中一早就爬了起来,他们要赶着早上的这点凉爽空气,赶紧将地里成熟的春小麦给收割起来。

    今年陕西的年景虽然算不上风调雨顺,但比起前几年来倒是好了太多,总算是给了这些农夫一个平常年景。如果不是那些外地来的流民军糟蹋了一部分收获,凭借着朝廷颁布的免税令,他们今年原本倒是可以过的宽裕一些,现在么也只能落个勉强度日而已。

    虽然澄城的百姓今年连续受到了流民和官军的两次劫掠,不少百姓家中都有亲人无辜的死在了变乱之中,但是为了能够让剩下的家人存活下去,这些百姓们都无暇去哀伤亲人的逝去,而是豁出了性命一般,全家大小一起上阵,抢收着一家人生存的希望。

    当阎应元带着一队骑兵,押送着五、六名五花大绑的逃兵,顺着官道向澄城大营行去时,便看到了官道两侧连绵不绝的麦田内,分散着三五成群的农人弯腰收割着黄澄澄的麦子。这些割麦的农人中并不都是男性,还有好大一部分是女子,其中一些女子的身上甚至还捆着个娃娃在干活,显然这次兵乱,澄城损失的不只是财物而已。

    看到他们这队官兵的出现,原先埋头干活的农人们顿时警惕的站立了起来,不少女子则面露惊恐的藏在了麦浪之中。显然在他们的眼中,代表朝廷的官军已经和流匪没什么区别了,这个发现让阎应元的心里感到沉甸甸的。

    出身门第并不高的阎应元,在军校中学习的时候,还是相当认同皇帝提出的以民为本的治国理念,和军队最根本的任务乃是保家卫国的**。而作为新编陆军,他们得到资源也不是大明其他军队能够比拟的,比如新军就是大明军中为数不多的不欠饷军队。

    正因为在物质上得到基本的满足,因此宣教司对于新军将士的思想和文化教育,才能真正的为这些将士们所接受。新军六师人员虽然有不少出身于京营和辽西镇,但是在总参谋部的打散重编之后,这些部队中反而以新招募的京郊农夫出身的士兵较多了。

    这些淳朴而老实的农夫被征召进新军后,就经历了长达半年的新兵训练和一年多的军队生活,他们已经习惯于在严格的军纪下生活,和那些沾染了恶习的旧官军们相比,就显得有些格格不入的味道。

    而去年末的那场战争,也让新军的将士们接受了一次血与火的考验,让他们加快了从平民向军人的转变过程。而从旧官军中挑选出来的人员和这些农夫新丁,在经历了一场战争之后,他们之间原本隐隐存在的无形界限,开始慢慢消失,双方似乎开始凝聚为一个紧密的团体。

    不过新军内部的矛盾虽然在化解,但是他们对于大明的旧官军们,还是保持着一种居高临下的态度。当然这种因为所在军队而产生荣誉感,也正是新军和旧官军的最大区别。

    但是,新军将士们极力维护的自身荣誉感,现在却被一群旧官军所破坏了。看着路边麦田中百姓眼中传来的恐惧、愤怒、鄙夷等情绪,阎应元部下们的情绪也低落了下去。

    石门之战中立功的小兵张二五,现在已经成为了阎应元手下的一个排长,并把自己的名字改成了张青石。他对于眼前的场景很是不满,但又不能往那些胆颤心惊的农夫身上发泄,就将怒气撒在了押送的俘虏身上。

    他狠狠的抽了拖延时间不肯前进的俘虏,并大声怒斥道:“看看你们干的好事,连自家百姓你们也下得去手,真是给朝廷丢脸。”

    几名逃兵中年纪较大的那位立刻大叫道:“大家都是当兵吃粮的,何必如此为难我们。朝廷不发粮食,让我们提着脑袋过来拼命,难道还不许我们自己在地方上征收一点?

    我们跑了这大老远的路过来解救他们,拿点报酬有什么不对?这官司就算打上金銮殿,我也决不服气…”

    张青石看到还有人敢顶嘴,正欲再抽上几鞭子,阎应元却回头叫停了他,并对那名逃兵说道:“征粮劫财也就罢了,为何又要坏了别人良家女子的清白;坏了人家的身子也就罢了,还要杀人放火,连小孩子都不放过,你们这么丧尽天良,和那些贼寇又有什么区别?”

    那名刚刚还愤愤不平的逃兵顿时楞了楞,有些底气不足的回道:“我白广恩虽然劫了财,但可没有杀人放火,你不要凭白诬陷我。”

    阎应元看了他一眼,便转回头,看着道路前方说道:“你有没有杀人放火,朝廷派出的官员自然会勘察清楚明白,你若心里没鬼,又为何要逃亡?不过你也不必向我辩解,我部受命清剿此地余匪,并不管你的案子,待我将你交给你家将主,你家将主自然会有所处置。我劝你一句,不要再跑了,下次如果再抓到你,我便砍了你的脑袋宣首辕门示众。”

    白广恩咬了咬牙,跟着阎应元的马尾向前默默的继续走去了。等阎应元带着队伍抵达了澄城西门外的大营门口后,他便叫来了守营门的值日军官,将自己抓获的逃兵交给了他,便带着自己的部下返回了和大营一水之隔的新军大营中去了。

    就在阎应元交割逃兵的时候,被军中同僚称为“贺疯子”贺人龙,正站在营内一处山坡上注视着大营门口发生的这件事。围在他身边的部将周国卿、魏大亨、贺国贤、高进库、贺勇等人同样看到了这一幕,但是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都转过了头去,只当未看到这些从京城来的将士羞辱了自家的军士。

    不过和贺人龙关系最为密切的周国卿和魏大亨两人,对此却没有沉默下去,魏大亨首先愤愤不平的向将主贺人龙抱怨道:“这些京城来的新军实在是太不把咱们陕西人放在眼中了,我们累死累活的攻下了澄城,没有功劳也有苦劳。

    可现在朝廷居然要追究什么杀良冒功和奸**女的罪行,这打仗又不是过家家,上了战场挥刀之前,难道还要问一问对面是不是被裹挟的良民吗?至于奸**女什么,兄弟们提着脑袋把她们救出了匪窟,难道还不许她们报答一下兄弟们?

    我看啊,这朝中是出了奸臣,有人眼热咱们立下的功劳,又看将主在朝中没什么靠山,这是想要抢功啊。”

    周国卿则较沉得住气的说道:“将主,大亨虽然说的是气话,但也不无道理。这新军到来之后,便和我们隔河另扎一营,这摆明了是在监视我们啊。

    这澄城一役中的确是出现了几起杀良奸淫之案,但是这又不是咱们一家干的,这艾万年的部下就这么清白?再说了,这次将主也是奉命行事,咱们成全了洪巡抚一场,这朝廷怪罪下来,这巡抚大人怎么也得替咱们出出头吧?

    那些下来的京官和锦衣卫是瞧不上咱们这些老粗,但他洪巡抚可是进士出身,又是陛下亲自简任山西巡抚之人,他要是出面转圜一二,比咱们自辩百句都强…”

    “住口。”被两人吵的头晕的贺人龙终于受不了,出声打断了两人。这位上了战场就发疯的猛将,对于眼下的局势却完全是一筹莫展。他把自己的胡子都捏断了一两根,也没能从浆糊一般的脑子中想出什么主意来。

    虽然被朝廷如此逼迫着,但是贺人龙却从来没想过起兵反抗朝廷。原因吗,一来他不愿意坏了自己的前途,连累了在米脂老家的亲族;二来他也知道自己这点人马起兵反抗朝廷,那就是找死。先不说对岸那些训练有素装备精良的新军,便是艾万年率领的山西军都不会跟他一起胡闹,说不定还要拿他的人头来将功赎罪。

    贺人龙思考了大半天,终于还是摇了摇头说道:“贺勇,你私下去和艾万年联系联系,他特娘的到底是个什么主张,就算是认罪受罚,也传句话过来。他要是能走通那位骆指挥使,该花的钱,我也绝不含糊,就算是砸锅卖铁也给他凑齐了。”

    贺勇赶紧回道:“是,叔父,我这就去山西军的东营打探打探,一定把叔父的话给艾将军带到。”

    看着贺勇离去之后,贺人龙心里也下了决定,还是再跑一趟城内,去见见洪承畴,总要去讨个底气回来。他想定之后,便嘱咐一边的亲卫给自己备马,他要进城一趟。

    看着贺人龙要走,周国卿赶紧上前拦了拦他说道:“将主,那几人如何处理?”贺人龙看着大营门口跪着的那一排逃兵,心中火气顿时就上来了,“还问什么问,先打30军棍,然后关起来,等老子回来再说。真他娘给老子丢人,他们也算是陕西人,居然对本地地形还没一群外地来的新军熟悉,都是些废物。”

    在洪承畴亲自驻扎在城内县衙后,被流民和官军连续蹂躏过的澄城终于恢复了几分生气。城内在战乱中被烧毁的残垣废墟,还有那些遍布街头的尸首残肢,现在都已经被清理了一遍,已经看不出多少战争留下的痕迹了。

    城内百姓的人口虽然减少了许多,但剩下的百姓为了自家人的生计,不是响应官府的招募清理废墟,便是将废墟中翻捡到的一些笨重家什摆在街头出售,街上三三两两讨价还价的人群,看起来倒是和战前没多大区别了。

    只有当贺人龙带着一队亲兵进城的时候,远远的看到他们过来,街上的行人商贩立刻丢下了手中的物什四散躲避。这才能看得出,战争在这些普通百姓心中留下的深刻记忆。

    PS:大年初一,给各位拜年了,新春大吉啊。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三卷 帝国之路 第123章…是作者富春山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三卷 帝国之路 第123章…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挽明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富春山居写的《挽明》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三卷 帝国之路 第123章…是作者富春山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三卷 帝国之路 第123章…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挽明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富春山居写的《挽明》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挽明最新章节- 挽明全文阅读- 挽明txt下载- 挽明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历史军事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三卷 帝国之路 第123章…】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挽明】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挽明》书迷评论

  • 仙道横行最新章节

        万般皆下品,惟有修仙高。
        远古群仙探索天地,于上见宇宙无垠,星罗棋布;于下见深渊地狱,无穷无尽。
        宇宙星空广袤寂寥,深渊地狱却有无数的敌人,激战多年,仙门已显败势。
        这是一个仙道殒灭的开端。
        这样的时代,英雄辈出!

  • 灵武神皇最新章节

        乡村少年,偶得匠神记忆,拥有惊人的雕刻技艺。刻灵玉,化灵阵,古天奇一步一步走上修行之巅。修行之道,一路荆棘,且看古天奇,打破所有阻碍,成为一代灵武神皇。

  • 恶梦最新章节

        这是我第一次写的小说
        不太好还请多指教

  • 武逆最新章节

        沉眠三载,不知岁月流江。 废材?不是,是天才!
        帝脉天赐,指天斥神张扬。 废体?不是,是神体!
        天下为敌,为伊孤战八方。 男人的尊严,需自己找回!
        武逆修神,古今天地至上。 神体开启,不生即死!
        一朝成神,纵横万载无双! 以异晶淬气,以精魄炼体!
        天笑我,我笑天! 神体大成,碎灭乾坤!
        武徒--武者--武师--大武师--武灵--武宗--武尊--武王--武皇--武圣--武帝

  • 良缘多磨最新章节

        颜倾颜穿越后真的一纸婚约嫁给了两小无猜的青梅竹马。只不 过是昏的昏,误会的误,倒霉的霉,麻烦的麻。js330

  • 李教授的首尔悠闲生活最新章节

        天才外科医生的悠闲日常,1V1女主金泰熙js330

  • 暗恋你的那些时光最新章节

        “有人说,彼岸花开开彼岸、奈何桥上可奈何;西岛的花就要落了,我想我不会在来这里了。”她静静地站在花前,望着即将凋零的花朵,平静的说道。
        “您真的舍得留她一个人在世上吗?”他站在她的身旁,转过头看了一眼,尊敬的问道。
        “不,她不是一个人,她还有你”。
        她转过头看向他,微微一笑,眼中充满了信任与怜爱。
        他也笑了,那一刻他知道,他多了一份使命;一份只属于他的使命。

  • 随便当个贼最新章节

        男版简介:世间总是有不断的诱惑,当他心灰意冷地以为自己就是那个多情的男子,同时爱上两个女子时,却没料到,诱惑他的两个女子,原来竟是同一个人……女版简介:她是绝世神偷,盗尽天下所有瑰宝,每一桩盗案都轰动无比。后来有人这么问她,最让你引以为傲的是哪一桩盗案?她娇羞垂眸,纤细的指头戳了戳某人的胸膛,“这辈子我做得最成功的,是偷了这颗心……”众人如梦初醒。啊!原来还是个偷心贼……做贼嘛,最重要的就是偷心。

  • 瑞亲王府最新章节

        附带着权力的爱,没有谈真的权力,可是离开权力的爱,又如何在权力的漩涡中生存?玉琇、玉芬真的爱三阿哥,玉琇爱的内敛,得到的是相敬如宾;玉芬爱的炙热,却烧伤了自己。三阿哥真的爱紫镯,但不得不忍受紫镯的心不能完全属于他,在爱的世界里,每个人都伤痕累累。

  • 总裁大人放过我最新章节

        消失多年的他再次回归,一个冷血无情,一个柔肠百转,她又该何去何从?

  • 雾夜赶尸人最新章节

        和往常接的活有些不一样,这次赶尸的对象是一个相当惊艳的美女老板的尸体,我年轻气盛,一时没有忍住……结果出了事。所以说珍爱自我,远离美女!

  • 甘棠盛开最新章节

        回到了盛唐时候的盛家,盛开下定决心过好每一天,就算付出多大代价,也要先打开跟随她一起前来的宝贝,不遗憾,不后悔,活出一个怒放盛开的璀璨人生……

  • 故事修正大师最新章节

        身为故事乡的修正者,陈半溪活得很忙碌。什么?《斗破苍穹》里魂殿的药老魂魄又失踪了?什么?《仙剑奇侠传》中羲和剑没有被封印起来?当“一步之遥”响起的那一刻,人生便会完全翻转。

  • 双魂武神最新章节

        神武大陆,以武为尊。高考少年因缘际会,穿越后获得了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双生武魂,在强者如云的神武大陆上演绎了一场轰轰烈烈的崭新人生!

  • 租个青梅当助理最新章节

        七年离别,他找回了她。再相见,她畏惧过逃避过,终究敌不过一个爱字。相处六个月,她满心甜蜜,突然出现的孩子打破了所有。她伤了心,也断了情与念,一气之下揣着肚子里的娃离开。一年之后,两人意外相遇,她已是他人妻,他强行把她带回。她不爱他了,而他却阴谋阳谋,步步紧逼……

  • 乔先生,撩妻上瘾!最新章节

        贺兰槿有个曾救她一命的妹妹,还有个闻名江城才俊未婚夫陆子凡。原以为是人生赢家,没想到现实却打脸。订婚前夜,妹妹和未婚夫在夜店玩厕所PALY,合谋算计着贺家。贺兰槿琢磨了下,觉得该普天同庆,当即送他们上了江城头条。没想到因此招惹到了一个可恶的男人,乔寒夜。“嫁给我,贺家是你的,陆家也是你的。”乔寒夜说。贺兰槿摇头。“给我生个孩子,不仅乔家,连整个江城也是你的。”乔寒夜继续诱惑道。贺兰槿,坚定摇头。“还是不嫁?嗯?那我给你生个孩子,我是你的,大宝贝也是你的,如何?”乔寒夜优雅解衣淡定把她床咚。男人财大器粗了不起?本小姐可是正经人,不受美色诱惑。一夜过后,贺兰槿:那啥,民政局明天几点开门,咳咳。

  • 混乱之主最新章节

        天道有两条规则。一条代表秩序,一条代表混乱。两条规则相互碰撞构成了无穷无尽万界宇宙的能量。有一天,秩序遭到破坏,混乱便成了主宰!

  • 医道圣手在都市最新章节

        医者,达济天下!
        何为医,心怀天下。
        一代中医传奇,在医学界掀起惊涛骇浪!

    本章内容提要:
    ...    农历七月中,正是陕西最炎热的时节,在户外什么都不做,光是呆在太阳底下站上一会,汗水就能把后背的衣衫给浸湿,也只有后半夜到清晨能够凉快一些,让人好好休息。不过澄城的百姓却在这样的天气中一早就爬了起来,他们要赶着早上的这点凉爽空气,赶紧将地里成熟的春小麦给收割起来。     今年陕西的年景虽然算不上风调雨顺......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