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有镒简单扼要的向广南世子阮福澜解说了下,他今晚出行所获得的成果。

    阮福澜听完之后,顿时变了脸色说道:“这,这算是什么协商?220万大明元赔款减少到200万元,但是我们要从西贡、占城撤出,还要将会安城租借给那个什么商行20年,父亲必然是不会同意这份协议的。”

    看着阮福澜惊慌失措的样子,阮有镒反而冷静了下来说道:“不,国主一定会接受这份协议的。国主乃是聪敏之主,他一定会明白,若是不能达成和这些中国人的协议,我们就会陷入两面作战的困境。

    以我国的国力,光是对付一个北朝已经是岌岌可危了,若是再竖立一个大明这样的强敌,无疑是自寻死路。若是广南国不复存在了,我等也就成了孤魂野鬼,到时这广南的百姓是不是幸福安康,于我等又有什么关系呢?”

    沉默了许久,阮福澜的心情终于稍稍安定了下来,但是他还是犹豫不决的说道:“放弃占城也就算了,但是会安城难道也要让给他们吗?会安城一年的税入不会少于10万两,乃是我广南最大的一笔现银收入,租借给他们20年,岂不是已经超出了他们索要的赔款?”

    阮有镒看了看左右,发觉没有其他人在院内旁听之后,才小声的对着阮福澜说道:“那些中国人的意思是,既然我们不能一次付赔款,那么每年就要缴纳6的利息收入。

    另外,我还向那位大明海外银行的代表,为世子你另外借了50万大明元的款项。”

    阮福澜顿时有些惊讶的说道:“为我借钱?为什么?”

    阮有镒看着他毫不惊慌的说道:“国主对陶军师可谓言听计从,但是陶军师和世子你却并不是那么亲近,国主毕竟已经年老体衰,世子也应当为自己稍作准备才好。这国主身边的人,世子还是要花钱打点一二的。”

    阮福澜沉思良久,才有些疑虑的问道:“50万大明元,这是将近30多万两白银,这么大笔钱要如何运入顺化?恐怕很难瞒过父亲吧。”

    阮有镒马上回道:“我已经和中国人谈妥,约定可以用稻米和人口进行抵扣赔款。每石稻米折合大明元052元,每一成年男丁折20石稻米,成年女子折15石稻米…

    我们可以将北朝那些不肯投降的俘虏和南方的占婆人交给中国人,这不仅为国内消灭了叛乱的隐患,还能空出占婆人的土地交给我国百姓,正是一举两得之策。

    通过和这些中国人进行人口和稻米的交易,大量钱财流入顺化城内,就不会引起国主的猜疑了。”

    阮福澜过了许久,才默默的点了点头,眼神闪烁的说道:“我方寸已乱,明日的会谈,便一切交给先生处置了…”

    翌日上午,会安城港口东面的海面上,一艘形如荷兰夹板船的船只,正围绕着港口东北高地上耸立的炮台进行炮击训练。

    这艘名为“明远号”的双层甲板木帆船,虽然比起前往欧洲的“郑和号”要小上一些,但满载时的排水量也达到了587吨,同港口中停泊的中国式帆船相比,俨然是一艘庞然大物,只有那几艘海盗的旗舰可以盖过它。

    “明远号”的定员编制是129人,船上还有30门火炮,虽然在靠近海岸线的地方航行,看起来有些笨拙。但是和这艘船一同航行过的海盗们,倒是对“明远号”在大洋上灵活的操船速度,和猛烈的炮火威力记忆犹新。

    郑芝龙第一眼看到这艘船时,就对自己的兄弟赞叹过,说:“这是一艘好船,荷兰人的夹板船也不过如此了。”

    虽然海盗们承认,“明远号”的确是条好船,但是对于操纵“明远号”的船员和船长却很不以为然。“明远号”的船员们和船长李洪桂,虽然看不起这些打家劫舍的海盗们,但在旅途中也不得不认可了,这些海盗们在海上操纵船只和战斗的能力。

    李洪桂在张燮的弟子中,并不算是什么出色人物。他出身贫寒,才智也不出众,但是服侍张燮极为周到,所以才被张燮收做了入室子弟。

    对于张燮的北上之行,弟子们刚开始并不看好,毕竟皇帝邀请他上京是去教授航海之术,而不是讲述道德文章。因此出身较好的弟子,最终都选择了留在书院继续读书,依旧走科举正道。

    李洪桂自知自己难以中举,因此便和另一位对于科举不感兴趣的富家子弟何昌旗,陪着师父张燮上京了。

    李洪桂虽然读四书五经不通,但是对于海上之事倒是颇有天赋,因此他很快就成为了第二艘军舰“明远号”的舰长。

    出身贫寒的李洪桂,对于皇帝所给的这个机会自然是非常珍惜的。因此,虽然在航行途中被那些海盗们所嘲笑,他还是极为虚心的向这些海盗中的老手请教,操船和作战经验。

    虽然“明远号”上有十多位欧洲水手,但是这些人大多不是正经海军出身,也没有担任过大副以上的职位,对于东亚海面上的气候、洋流也不熟悉。

    当李洪桂从这些中国海盗那里汲取经验后,“明远号”在海上的作战能力,也就一日胜过一日了。待到攻下会安城后,“明远号”的操船能力已经差不多赶上普通海盗操纵的船只了,而“明远号”上装备的火炮,更是让这艘船的战斗能力超过了海盗们的主力旗舰。

    不过即便是如此,李洪桂也没有放弃对于船员的训练,在海盗们上岸休息的时候,他又抓着自己的船员们开始了进攻港口的训练。

    一轮瞄准炮台的虚拟射击完成之后,指挥炮击训练的值日军官李昌和郑香,便跑来上层甲板向他报告道:“老师,炮击的效果很不理想,上层甲板的大炮口径太小,威力不足以摧毁炮台。下层甲板的大炮威力是足够,但是角度不足,根本攻击不到…”

    李洪桂皱着眉头看着远处小山上的炮台,不由说道:“看来,想要用舰炮直接攻击摧毁炮台,再进攻港口的战术并不怎么实用。陛下的估计还是有误,我们必须要派人先登岸攻占了炮台,然后才能进攻港口啊。先中止训练,讨论下如何进攻炮台的方案…”

    作为“明远号”的舰长和大明海军军官学校的教官,李洪桂带出来的学员自然不会只有船上这20几位实习军官,还有一队海军军校学员,正带着一只小部队守在会安城的城头上,监视着城内和港口的动静。

    在李洪桂带着“明远号”在港外海面上操练时,李国瑞和蒋成勇也正带着一班学员,站在面朝港口的城墙上观望着“明远号”的行动。

    和船上那班学员相比,站在会安城墙上的这班学员,装束显然要华丽的多。为了避免被人批评,不仅那些从良的海盗没有穿戴大明官军的顶戴,他们这些海军学员们也脱掉了海军学校发放的统一制服。

    穿回了民间装束之后,原本看似无分彼此的海军学员们,很快就分成了两个泾渭分明的阶级。张燮主持校务后,在他严厉的校风整顿下,原本海军军校内的小团体斗争大致是消失了。

    但是勋贵将门子弟和平民商人子弟之间的阶级区分,可并没有就此完全抹平。李洪桂究竟不如老师张燮强硬,为了减少双方之间的冲突,他便干脆将双方编成了两队人马,交换船上的值日备战工作。

    攻下会安后,更是把两队人分置于岸上和船上,每三日一交换。虽然这些勋贵将门子弟在平民学员面前极力保持自己的身份,但是在严格的海军学校教育下,并没有人在执行军务中有偷奸打滑的作为。爬桅杆,收放软帆,装填弹药,他们也还是能够一一做到的。

    之所以会出现如此状况,不是因为这些勋贵子弟有多自觉,而是在于崇祯严厉的惩戒下,无法完成海军军校教育的子弟,将会失去继承爵位和任何官职的授予。

    几位被海军军官学校除名的勋贵子弟,几乎立刻便被家族驱离了京城,被赶到了乡下庄园中去生活了。有阳武侯的前车之鉴,京城勋贵都不愿意冒险去挑战年轻气盛的皇帝的喜好。

    而被送入海军军官学校的勋贵子弟,一般也不是什么家中重视的子弟,否则他们就会被送入更有前途的陆军军官学校或是燕京大学、金陵大学。

    不想被送去乡下当农夫的勋贵子弟们,只能努力学习不让自己被淘汰掉。而当他们上了船之后,更是明白了一件事,坐在同一条船上的人,如果有一个人的工作出现了纰漏,那么受到影响的便是所有人。

    仅仅是为了自己的性命着想,他们也要努力记住老水手的教导,否则在茫茫大海之上,谁也不能保证自己能够单独活下来。在军校中的教育和海上受到的严苛训练,使得这些从前的纨绔子弟,现在倒是显露出来几分军人的模样来了。

    不过今日这些站在墙头的勋贵子弟们,显然有些魂不守舍,似乎在等待着什么消息。

    带领这些学员的武清侯幼子李国瑞和定西侯族人蒋成勇,两人正一边拿着望远镜看着“明远号”,一边的交谈着的时候,突然听到了远处马道上传来的急促脚步声。

    这些勋贵子弟们顿时都扭头望去,很快便看到一名海军学员跑上了城墙,这名学员匆匆跑到李国瑞和蒋成勇面前行了一礼,便气喘吁吁的说道:“出来了,谈判结果出来了。广南国愿意赔偿200万元,分10年还清,年息6。

    广南国从西贡和占城退兵,租借会安城于我20年,每年租金10万元,作为赔款保证金…”

    在场的海军学员顿时有人诧异的说道:“他们这就投降了?这还不到两个月呢?当年永乐帝花了十几年也没征服安南啊。”

    就在一班学员们还在惊奇于广南人的快速投降时,李国瑞已经快速在心里计算这次出兵的费用了。

    大军开拨费用应当不到15万元,作战一个月维持的经费也就8万元上下,两个月不到,一共大概花去了不到30万元。他们这些日子在广南和占城劫掠的财物,也差不多有17、8万。

    凭借着学校教授的良好算数,李国瑞很快便得出了一个结论,他下意识的握紧了腰间的佩剑说道:“两个月不到就赚了近180万,这帮海盗也太他妈好赚了,难怪他们都不肯上岸呢。”

    在李国瑞的低吼中,大家顿时安静了下来,一名学员啧啧的说道:“我老子当日喝京营的兵血,一个月能收到数百两,那已经是顶了天的。这堂堂大明的公侯,还不如区区一群海盗头子啊。”

    “我们这次可也是出了力的,总不能把这些银子都分给那些海盗吧…”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113章 欲望是作者富春山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113章 欲望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挽明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富春山居写的《挽明》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113章 欲望是作者富春山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113章 欲望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挽明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富春山居写的《挽明》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挽明最新章节- 挽明全文阅读- 挽明txt下载- 挽明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历史军事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113章 欲望】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挽明】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挽明》书迷评论

  • 重生一品凰妃最新章节

        被灭族后的安沁心魂穿到表妹牧九歌身上!她一心复仇,可这仇人居然是未婚夫!既然是仇人,那就不能当夫君了!当真相一步步被揭开??原来她只是那些人的棋子!再世重生,岂能任由他人摆布,今生她要成为下棋人,遇恶除恶,遇邪斩邪!

  • 生死丹尊最新章节

        唐明阳,一个逐出家族的纨绔废物,却意外觉醒前世生死丹尊的记忆,从此他的人生开始张狂肆意。世家天才,辱他欺他?踩踩踩!妖女圣女,芳华绝代?收收收!老祖老怪,看他不顺?杀杀杀!在这个强者为尊,弱者为蝼蚁,看你不顺眼,即可来杀你的残酷世界,且看唐明阳如何逆势而起,纵横九天!

  • 豪雄时代最新章节

        我本善良,却与恶起舞;我本仁慈,却屠戮天下;我本纯洁,却美人环绕;我本卑微,却君临天下。
        曾经的孤儿,后来的囚犯,昨日的兵王,今日的他带着荣耀和信仰重返故乡,化身都市小保安,在这个时代,他又能掀起怎样的血雨腥风?
        师傅告诉他,这是一个英雄远去的时代;兄弟告诉他,这是一个枭雄难立的时代;秋天后来慢慢知道,这个时代,是一个属于他的----豪雄时代!
        ·······················································································老书《天下》已完成450w字权威认证,新书爆更无限,只要有支持,爆更大大的有啊!
        另外,新建的个交流群,,希望大家一起进来,聊聊天,扯扯淡,没事开开黑~~~

  • 超级强兵最新章节

        国际顶尖杀手组织影夜的头号杀手李啸天在组织覆灭前一天被教官强行送回国,并且叮嘱他三年内不得报仇。回国后各种魑魅魍魉纷纷找上门来,李啸天王者归来,横推天下,纵横四海。胸有不平气,一朝全扫清。十步杀一人,事了拂衣去。

  • 羊入狼口·老婆,要定你最新章节

        先婚后爱是不是太前卫了?如果你问叶安,她肯定会吼你!这算屁啊!姐18岁嫁给雷子韧,26岁才开始跟他谈恋爱!叶安也曾郁闷地问过雷子韧:“你是不是不喜欢吃嫩草啊?”雷子韧看向她比18岁时明显长大了的地方。“可能我在意尺寸。”叶安瞪眼看向他某地儿,恍然大悟:“原来你那时不好意思亮相!”雷子韧满脸黑线,一口老血差点喷出老远!……月黑风高的夜晚,朦胧壁灯下,适合做点儿童不宜的事情。叶安身穿透明睡衣靠在床头,怀里仅一个遮丑的枕头!旁边,雷子韧正手持一份财经报纸,看得津津有味!叶安悠悠地叹了一口气:“一个男人面对一个近乎全luǒ的女人还无动于衷,他一定是太监!”雷子韧手一顿,丢掉报纸,扑过去把叶安从头到尾啃了个精光!末了,他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嘴唇,道:“我是太监?”叶安泪眼汪汪地摇摇头

  • 快穿之笑着活下去最新章节

        江澄和许弋白在一次睡梦中突然穿越到一个光怪陆离的世界。这个世界里充满了惊险和刺激,也困难重重,充满了危险与杀机。在任务世界里,江澄和许弋白意外激活了系统,这个系统只是发布给了他们一个任务——努力活下去!只有在十个世界里他们的任务完成度为A,才能够通过时空隧道,回到原来的世界。在每个世界里他们都遇到了不同的任务。这些困难的任务不仅阻挠了他们回到原本世界的步伐,也让他们面临着各种各样的危机……

  • 地球唯一修士最新章节

        天降神器,内藏奇葩器灵,平凡学生徐志化腐朽为神奇,纵横红尘都市……
        小段探花都市新书,已完本16oo万字起点仙侠第一长篇《修神外传》,关心小段探花新书展的书友可加QQ群谈论剧情:116565446,17o571364

  • 醉宝鉴最新章节

        刚刚毕业的大学生柳亦辰因为一次意外被雷劈出了异能,从此开启了不可思议的传奇人生。传世玉佩,脑波异变,为寻方尖碑。秦俑汉陶,晋帖唐画,皆在一人手。翡翠和田,田黄鸡血,名镇玉石界。

  • 王者近卫军最新章节

        1999年圣诞节刚过,利兹联死忠球迷迈克尔(赵青)因父母意外离世,继承了父母的财产,不过痛失双亲,他伤心过度昏厥过去,机缘巧合下庄周梦蝶,一梦二十年。梦醒后的迈克尔通过一些事情验证了梦的真实性,拥有对未来二十年的预知,他却高兴不起来,因为梦里,他喜爱的利兹联不仅差点破产,还降级了,于是他决定收购利兹联,让青年近卫军成为王者近卫军。【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 青翔最新章节

        九州大地,修真世家、门阀林立,呈现前所未有之盛世。人们修真炼道,寻求长生。只是千百年下来,长生还没有找到,门派之别却是渐渐凸显,常常是门阀之间明争暗斗,越演越烈。当此之际,徐州江家如雨后春笋般崛起。更有传言说,江家雪藏多年的天才江南雁出世。然而就在这个消息刚出来之时,传言说江南雁却于东海之滨被人抹杀。紧接着一个个不世人物出现就在九州大地上风起云涌的时候,一个偏僻的小山村里,一个从小和他爷爷相依为命长大的小男孩却是意外救了一个人,而这个人正是世人以为死了的江南雁我们的故事就此开始。

  • 弃妇经商忙:官人,行行好最新章节

        姚瑶无语望天,她恐怕是史上最倒霉的穿越者
        家徒四壁也就算了,居然还惨遭表哥退婚
        好在她有一技在手,不至于让全家人饿死
        只是,眼看着日子越来越好过了,极品亲戚却眼红了,一个个想方设法的上门来打秋风
        姚瑶大吼一声:滚你丫的!
        从此,悍妇恶名远播,婚事一波三折
        原本以为会嫁不出去的,结果某天,在村里有着天才之称的崔举人上门来提亲了
        你以为幸福的小日子开始了?呵呵…
        崔举人一鸣惊人中状元了!
        这还没完,闷骚傲娇的他竟然还有着非凡的身世…
        姚瑶表示鸭梨山大

  • 逍遥神帝最新章节

        修炼最顶级的仙佛功法,掌握最强的灵魂秘术,神灵转世的绝世天才,上古大能转世的天才!修炼最顶级的炼体功法,打破仙佛的身体桎梏,开发最强的神通法术,虐爆一切傲世的天才!八荒六合尊我为王,九天十地称吾为皇!总有一天,我要这天再也遮不住我的眼,视线所及,九界俯首,十方皆寂,万族共尊!

  • 风之灵术师最新章节

        自认为能完美隐藏自己能力的风零一在入学的第一天就遇见了和自己一样的神秘少年,在二人都被测试老师判为“没有灵力的残疾人”的情况下,事件会怎么发展?rn国家级灵术师?在这群少年里面真的有人能完成这个梦想吗?rn世界第一的数学王子?究竟是谁走错了片场?rn青史留名!完美一生!rn咦?只要结婚就满足了?你们怎么想的!rn这是一个关于青春和热血的故事。rn这是一个关于梦想和信念的故事。rn这也是,属于另一个世界的故事。

  • 都市之齐天大圣最新章节

        【火爆免费】父亲被害,家财被夺,手脚全数打断,复仇火焰点燃之际,获得齐天大圣传承。自此逆天崛起,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秦风身披金甲战袍,手持定海神针:“我要这万界三十六天,尽归大圣旗之下!”

  • 重生之修真狂少最新章节

        修真强者重生,进入一个庞大的科技帝国!我的一粒丹药,众多权贵富豪争破了头!我虎躯一震,无数校花警花明星竞折腰!我一出手,掀翻了整个星球!什么,皇帝老儿想干掉我?他奶奶的,皇上轮流做今天到我家了!

  • 重生八零:小裁缝致富记最新章节

        上一世,她误信他人,亲手害了这段姻缘。重生回到八零年代,他依然是那个高高在上的中尉大人,她只是一个毫不起眼的小裁缝。她盯着他,仿佛一辈子都看不够。他嫌恶她,甚至将她当做犯了春心的女人。她“奸险狡诈”,成功嫁给了他,新婚夜,她打算将他吃抹干净(等了整整四十年)。男人终于露出伪装已久的真面目,“夫人,让你久等了,我会让你尝尝不能喊冤的滋味。”

  • 帝尊最新章节

        神武大陆,武道为尊,天骄无数,蝼蚁无数。蝼蚁庸碌无为,任人宰割,强者一怒,天崩地裂!少年林暮出身卑微,天赋一般,却意外获得了一块神秘的兽皮,从此身藏无上修炼宝库,修上古神秘功法,所向披靡,战威无可敌!会练药、懂阵法、能炼器……展望未来,林暮淡然说道“打败天下无敌手,我的目标是整个星辰大海。”

  • 超级富豪系统最新章节

        林凡本是穷苦屌丝,女友劈腿和他分手,母亲生病住院,面对巨额的医疗费,他无力负担,人生一片黑暗,却因意外绑定了超级富豪系统,启动了他开挂般的人生,而代价则是从今天开始在他必须在横着走,开最好的车!装最狠的逼,打最疼的脸!让以前看不起他的人统统付出代价!

    本章内容提要:
    ...    阮有镒简单扼要的向广南世子阮福澜解说了下,他今晚出行所获得的成果。     阮福澜听完之后,顿时变了脸色说道:“这,这算是什么协商?220万大明元赔款减少到200万元,但是我们要从西贡、占城撤出,还要将会安城租借给那个什么商行20年,父亲必然是不会同意这份协议的。”     看着阮福澜惊慌失措的样子,阮有镒反而冷静了......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