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祯三年五月一日一早,位于陕西西安城西的都察院内,陕西巡抚杨鹤、锦衣卫指挥使田尔耕、太监武俊三人,正在后堂闭门详谈。

    自八、九天前,田尔耕、武俊等人快马加鞭的抵达西安后,匆匆来见了杨鹤一面,从他手中调用了几队官军,便从西安城内销声匿迹了。今日一早,才又重新出现在了杨鹤面前,一见到他,便要求闭门详谈,这让杨鹤有些诧异,也有些不快。

    不过想到了现在陕西如同火堆一般的危局,杨鹤还是忍耐了下来,想要听听这两位想要说些什么。作为一名文官,杨鹤并不乐意同锦衣卫、太监在工作上有交集,但是朝廷派下来的钦差队伍,此刻还在山西境内,起码也要六、七日才能到达。

    虽说此前朝廷发下的旨意,暂时安抚住了陕西的士绅百姓,没有让他们之间的矛盾继续恶化下去。但是朝廷的旨意对于亲藩和宗室来说,效力就没有这么大了。这些亲藩、宗室该拦截水源的继续拦截水源,想要夺取良田的也没有丝毫停下的意思。

    杨鹤原本指望,让田尔耕、武俊去吓唬下秦王和西安城内的几位郡王,让他们收敛下自己的行径,让地方上的矛盾缓和下来,等待朝廷钦差到来后的正式处置。但是这两人到了西安,只见了他一面就失踪了,就好像那个陕西镇守太监庞天寿,看到西安城内风波大起,便找借口外出巡抚边军去了。

    这让杨鹤对于两人的期待顿时降到了最低,因此对于所谓的闭门密谈,也表现的相当的冷淡。而田尔耕和武俊两人却并没有关注杨鹤的神情,两人小声的商议了一下,便决定由武俊来念他们这些日子调查到的情况。

    武俊清了清嗓子,便对着杨鹤说道:“杂家和田指挥使受陛下之命前来陕西,只为了办理一件事,就是关于当地亲藩和宗室的违法乱纪之事。至于陕西百姓和士绅之间的矛盾,或是什么土地、水源的问题,我们是一概不理的。还请巡抚大人理解。”

    杨鹤脸色不变的回道:“武公公请说,有什么要本官配合的,只要符合朝廷律法,本官自然不会阻扰二位。”

    武俊看了边上的田尔耕一眼,便收回了目光,将一边的一份小册子翻开念了起来,“我大明现存有二十八亲藩,而陕西一地便有有秦、韩、庆、肃四藩。陕西往年夏税收69万余石,秋税104万余石,总计不过173万余石,但是供给陕西四藩宗室的禄米就达到了97万余石…”

    武俊念得不疾不徐,听起来甚为悦耳。而杨鹤听了一段之后,脸色也开始变得认真了起来,因为他倒是听了出来,这小册子里对于陕西宗室的调查情况甚为切实可信,他这时候倒是有点相信,这两人不是来陕西和稀泥的了。

    小册子里记录道:秦、韩、庆、肃四藩中,秦、肃两藩除了岁支禄米九千石外,名下还各有近万倾的庄田。而韩、庆两藩虽然岁支不过3000石,但是王府庄田也各有四、五千倾。

    在这四藩之中,以位于平凉的韩藩人口最多,因此地方供给禄米数量也是最多,而朝廷积欠韩藩的禄米也超过了其他三藩。韩藩宗室因为人口多而位置差,因此是四藩中最为贫困的,也是最喜欢同陕西地方闹事的亲藩。接下来,人口排在韩藩之后的,便是秦、肃、庆三藩。

    陕西四藩之中以秦藩地位最高,因秦王一系起于太祖之子,所以累年积蓄之下,秦王府也最为富有。秦王不仅在自己的王城之内建了四时不谢之名园,更在王府之外修建了大量的离园别馆。西安城西北,都察院北面的莲花池和莲池寺即为秦王所有;长安县西北的最乐园、城东兴庆宫内的九龙池、周至县东的斑竹园,这些占地数倾到十多倾的名园胜地,也都是秦王的产业。

    而和秦王府同处西安城内的各郡王府,奢华之处同样不逊色于秦王宫,为了修建供自家游玩的园林美景,城外的龙首渠、通济渠和新开凿出来的引水渠道,大多被引入了城内各王府之中,成为了这些王府园林美景中的活水源头。而西安城内外百姓的生活耕作用水,却不能得到保障,因为王府派出的人员常年固守在水渠之上。

    虽然大明皇室对于各地藩禁条款制定的甚为严厉,但是对于宗室触犯普通刑法和民法的行为,却又极为宽容,因此宗室犯下的不法之事屡见不鲜。如强夺军民子女而打死人命的;谋取外人之子作为子息的;呼唤乐妓入府而强奸的;甚至还有拦路抢劫杀人的。

    由于宗室犯法,除了谋逆之外,其他罪行都只有京城的宗人府才能进行审判,地方法司发现宗室罪行之后,只能向朝廷奏报,不得逮捕询问。因此,地方上宗室犯罪的风气已经变得越来越恶劣了。像秦藩宗室朱怀埒、朱怀靬二人,平日里聚集地方上的无赖匪徒,在城内打家劫舍,行径之恶劣连秦王都看不下去了,却也一样无法惩治两人。

    至于王府仪宾殴打平民,致人伤残;辅国中尉杀一家两人性命;韩藩数位宗室出游,喝醉之后打死遇到的路人;乐平王府的辅国将军公然纠结党羽谋害人命;或是其他宗室窝藏盗贼分赃的违法乱行之事,更是数不胜数了。

    听完了武俊和田尔耕的调查报告之后,杨鹤狐疑的看着两人问道:“武公公和田指挥使既然是来处理陕西的宗室问题的,现在又调查出了如此详细的情报,那么两位接下去,打算要怎么做呢?”

    武俊放下了手上的册子,将目光看向了坐在一边的田尔耕,似乎在等他来回答杨鹤的问题。面对杨鹤同武俊两人的目光,田尔耕终于沉默不下去了。

    他咳嗽了一声之后,终于开口说道:“本官和武公公离京向陛下辞行时,陛下曾经对我两人如此说过,当下之世,正处于治世和乱世之间,若是朝野上下一心,渡过了眼前的难关,则大明还能安享几十年的安乐;若是上下离心,各人只顾自己的小家,而不理会门外的是非,那么大乱之世也未必不会就在前方。

    是以,陛下对我两人最后嘱咐道:乱世当用重典。陕西地方面积广阔,下辖陕西、延绥、宁夏、甘肃四省,但是除了关中平原和宁夏河套地区外,其他地方都是土地贫瘠之所在。昔日太祖等皇帝在此地分封诸王,乃是为了让他们守卫边疆,抵御外敌入侵。

    可是200余年过去了,诸王身边的护卫已经削除的寥寥无几,守卫边疆的职责也成了一纸空文。倒是存留至今的陕西四藩,因为人口繁衍的缘由,已经成为了地方上最为沉重的负担。陕西乃是边塞之地,也是草原民族进入中原的第一道屏障。

    陕西地方光是负担边军的需求已经是捉肘见襟,如今还要供养数量越来越庞大的四藩宗室,更是让当地百姓已经喘不过气来了。如果再遇到像前两年这样的灾荒之年,则陕西一定会像是一个被点着了的桶,将大明的西北边防要地炸的一片狼藉。

    是以要解决陕西的问题,必先要解决陕西四藩之问题。如何解决陕西四藩之问题,陛下以为只有撤、转、削三途。如何行使这些手段,陛下已经交由我等调查处置。

    在抵达陕西后这些日子的调查之中,我们发现,四藩之中,居住在兰州的肃王一系,一向人丁单薄,也没有多大恶行,因此暂且不必去惊动他。

    宁夏庆王一系,虽然做了一些违法乱纪之事,但是因为人丁稀少,所以地方民愤倒也不大。但是如陕西为大明之边墙,则宁夏便是陕西之边墙,庆王府虽然恶行不大,但是他在当地占据了最好的土地,宁夏军民怨气还是不小。因此我们打算向陛下请求,将庆王移封,以缓和宁夏军民对于朝廷的不满。

    而接下来的韩王和秦王两藩,前者人口最多,后者权势较大,而论起他们在本地的名声,都是不相伯仲之间。

    比如永兴王府的辅国中尉,怀劸、怀墉、怀坚等四人,被百姓称为四凶,以傲狠不才而著称。秦王府承奉张青、校尉潘福等,依仗王府势力,狐假虎威,讹诈他人钱财,或是抢夺他人产业,又或是行凶杀人,甚至于在私底下设立衙门盘剥宗室小民。种种恶行都说之不尽。

    因此我们以为,韩、秦两藩应当从重从快进行处理,以安陕西之民心,也好给朝廷解决陕西其他问题创造条件。所以,我们今日来见大人,就是希望大人能够配合我等行事,拿下韩、秦两藩。”

    田尔耕的话语让杨鹤听的眼皮直跳,但他终于还是没有打断对方的话语,从头到尾的听完了田尔耕的话语,这才吞咽了一口口水问道:“你们想要本官如何配合?你们又打算如何拿下两位亲藩?”

    田尔耕踌躇不决,一旁的太监武俊终于忍耐不住心情,向着杨鹤说道:“以其他罪名处置两藩,都不是一时半会能够得出结论的。如今想要快刀斩乱麻,只有谋逆的罪名最为合适,不仅可以将两藩一网打尽,也堵上了旁人的悠悠之口。”

    杨鹤的脸色终于变了,他声音微微有些高昂的质问道:“难道这也是陛下的吩咐?你们可知道假传圣旨是什么罪名吗?”

    武俊被质问的一时难以回答,倒是一旁的田尔耕终于调整好了心态,对着杨鹤开口说道:“大人难道不知下官的过往吗?以下官现在的地位,如何敢出言诓骗你呢?

    当然,这话也是在大人面前说说。若是日后此事败露了,自然是我和武公公两人诓骗于你,大人可将罪责推到我两人的头上就是了。”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75章 陕西宗室是作者富春山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75章 陕西宗室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挽明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富春山居写的《挽明》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75章 陕西宗室是作者富春山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75章 陕西宗室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挽明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富春山居写的《挽明》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挽明最新章节- 挽明全文阅读- 挽明txt下载- 挽明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历史军事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75章 陕西宗室】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挽明】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挽明》书迷评论

  • 医女修成宠妃记最新章节

        他是谈之色变的眼盲王世子,也是袖里乾坤的隆中诸葛。她临危受命,以侧妃身份嫁于他,只为了贴身保护他的安全;他外表冷漠游戏世间,却被她的淡然处之深深吸引。两颗冷漠的灵魂彼此接近,最终成为温暖对方的唯一。一抹幽魂穿越于异世,搅动起整个天下的波诡云谲。四国版图之下,到底隐藏了什么样的滔天秘密?

  • 超眼透视最新章节

        一场意外,让杨峥获得透视超眼。透视电磁波信号,你的微信QQ聊啥我都知道,没有秘密;透视爆炸热能,让他一跃拥有超人之力,所向无敌;风雨雷电、万物运行,在他眼中,统统成为自己的工具;超眼世界,风起云涌,他就是时代的主角。

  • 王牌婚约,总裁聘金12亿最新章节

        陌生的触感伴随着强烈的羞耻感从体内撤离,严颜颤抖着紧抓住冰冷的检查床扶手。“不错,很干净!”男人凉薄的声音,带着满意的口吻,无关赞赏与欣喜。一纸契约,她成为他的代孕新娘。她的存在,只为给他生下孩子!她是个好的商品,而他是她的买家。她的肚子一天天隆起,一切感官也随之退化,一同随之迷失的,依稀还有那颗沉沦的心。十月怀胎,他终于如愿以偿。那个华丽高贵的女子归来,她尚处在产后痛中没能恢复。而他,再没踏进他为她打造的家,当初的一纸婚约,换成了面前的离婚协议!颠沛流离,她尝尽了辛酸与落魄三年后,他再度进入她的生活。“我找了你这么多年”男人的话语温情四溢,听在她耳里却是无比讽刺。咬紧牙,指甲嵌入手心,刺破皮肉,严颜笑着说:“啊,对了,当年的钱款,你还没有付清!”

  • 王爷撩人不犯法最新章节

        我只是一个碌碌无为的女人而已,居然也给我赶上穿越,还穿到一个男子的身上。穿就穿吧,反正还是一样过生活,可是为什么老天你是不是觉得我的女子生活过的无波澜?作为男子的我,亲情,爱情,都那么轰轰烈烈?生在豪门,走的却是不同的路,我情愿过着我曾经平淡的生活……

  • 冥媒正娶,腹黑鬼王废材妃最新章节

        废柴易家小姐,摇身一变鬼修,一切身世谜团,皇城迷雾,都由命而起。一场冥婚,将一个翩翩少年,修炼天才和一个废柴女子捆绑在一起。南宫家族以卜算瑰机壳,为聘礼。上官家族以斗气精元铁,为聘礼。轩辕家族以八卦奇门阵,为聘礼。慕容家族以纯阴元阳剑,为聘礼,都欲求娶之。奈何都不及皇家东方鹤,以天下为聘礼,活着操纵人,死了操纵鬼。鬼修冥婚,谁敢说不?

  • 血族先生,你撩到我了最新章节

        百年寂寂,无欢无爱,可从你出现的那一刻起,我就无师自通地学会了爱。这是个有点害羞、有点保守、有点社交障碍的血族后裔。这是个红得发紫、演技一流、却自恋自负的一线女星。两条平行线一旦交汇,会起怎样的化学反应呢?娱乐圈的勾心斗角、尔虞我诈、阴谋阳谋,古老血族的神奇起源、隐晦秘闻、惊天秘密,桩桩件件都在那个交汇点上爆发、炸裂。而他们也明白得不算晚,百年虽长,与你厮守,不过也是白马过隙。不会撩妹的血族后裔都不是好先生。没有套路痕迹的撩妹最致命。

  • 阿拉德之雄鹰最新章节

        克洛斯终于道出了其了解到的一段故事——雄鹰公会的历史,传闻中血魔马费奥所在的公会,一座在阿拉德历史上留下了浓厚一笔的公会js330

  • 帝少心尖宠:娇妻,不准逃最新章节

        “女人,今夜,你是我的。”他,一手掌控整个商业帝国命脉的男人,北氏家族的掌权人。叶蓁蓁是脸上有着丑陋胎记的丑女人,却被帝少盯上。她仓皇躲避,他步步紧逼,挚爱偏执,宠溺无度。“总裁,孙小姐说夫人长得丑。”“把她整容前的照片给报社发过去。”“总裁,林小姐说夫人太大手大脚太败家。”“花她钱,败她家了?叽叽歪歪话真多,抄底林氏股票,给她找点事做!”夜晚,某女人躺在男人怀里,娇嗔道:“你对他们是不是太狠了?”“狠?你是我的心肝儿,他们踩我的心,踏我的肝,还不允许我怼回去?”

  • 侯门嫡女翻身记最新章节

        苍穹变星象乱大道三千生死乃至劫数!太始年间星域长河为修炼大道宗旨强者开拓传记!数千载之后一代天娇身怀战神血脉震慑八荒星域携手同伴踏上武者征程!夺天命临九霄武道盛世非传说!

  • 歌星最新章节

        “爸,你想不想要那个长腿姐姐的电话?”  “哪个长腿姐姐?”  “就是喷泉旁边那个长得很漂漂的长腿姐姐,我给你要到她电话,你给我买个甜筒怎么样?”  不待黄国仑答应,他的吃货儿子黄桃已经舔着舌头跑去要人家的电话了。  几分钟后,黄国仑的手机响了,是一个陌生号码来电,上来就问他:“请问您是黄桃的父亲吗?您儿子在公园里迷路了……”

  • 剑侠布袋戏最新章节

        一口道尽天下事,空手操弄百万兵。
        江湖霸业谁做主?红尘剑侠梦中听。
        佛道儒三教,谁居鳌首?
        天下征战事,谁主沉浮?
        一名武林新秀,不在三教,却心怀天下;不恋权势,却念怀苍生
        试问其要如何走出自己的江湖路?
        (本作品改编自西山居网游《剑侠情缘三》)

  • 绿茵圣父最新章节

        我是夏洛,这是我的故事,欢迎来到一个关于足球的世界!
        “足球对于我而言象征着什么?毫无疑问,第二生命!”
        ————摘自《圣·夏洛》第五十七章第八节
        (Ps:老规矩,小七的书一向不代表立场和观点,只为博君一笑。)

  • 美女的贴身民工最新章节

        作为一个勤劳的农民工,哪里有活干哪里就有陈锋的身影。“可是,为什么有我的地方,总有那么多的美女呢?”陈锋如是说。上联:校花、警花、姐妹花,花花盛开;下联:仙女、魔女、妖媚女,女女争艳。横批:美女如云。农民工陈锋,为救工友,意外坠楼,机缘巧合之下融合了渡劫身死的丹祖灵魂,从此他的世界变了。且看一个小小农民工,如何玩转于美女丛中,霸艳都市!

  • 权婚撩人:BOSS娇妻太惹火最新章节

        他是S国九大军区最高领导,是最年轻的首长,也是军中不败的神话。——冷漠高贵,独断傲娇,是个高高在上、不可驾驭的王者。她无耻缠上他,口口声声喊着喜欢他,要嫁给他,是他见过最厚颜的女人。“顾霆臻,我要你做我儿子的阿爹!”“顾霆臻,我肤白貌美,精通医术,是个顶顶好的贤妻良母,你娶我好不好?”“顾霆臻,你再不娶我,我就带球嫁给别人了!”某个正在参加军事会议的男人猛地起身,“华紫苑,你敢!”

  • 婚色袭人:早安,靳先生最新章节

        结婚两年,唐晚晚成了八卦杂志都不愿意再扒的豪门受气小媳妇。离开爱得撕心裂肺的初恋周子琰,嫁给谁,已经不是她关心的问题。可,面对得寸进尺,公然将姘头带回家,在沙发上就开战的丈夫,是可忍,孰不可忍!“那你替我生个孩子呀!”男人阴沉沉的笑着,将她逼到了墙角。唐晚晚半分没有将逼近的男人放在眼里,“就算我替一个乞丐生孩子,也不可能替你生!”“老婆,行行好?”“……”

  • 重生之大国重器最新章节

        一觉醒来,秦舒淮回到20年前,此时,高铁还没起步,‘高速轮轴’和‘磁悬浮’轮正展开激烈争论,面对国家兴旺,家族没落,秦舒淮该何去何从……

  • 最强女仙尊最新章节

        三界动乱,高高在上的大人物一个个沦为棋子,是谁设下如此缜密而高深的棋局?师尊父子的死究竟又在整个局中扮演了什么角色?一个无禄而为的小职员如何在一场穿越后坐拥帅男掌控大局

  • 甜宠专属:小太太,心尖尖儿!最新章节

        被离婚后的苏若浅,一提到前夫叶暮深,就恨得牙根直痒痒儿!结婚两年,自己不仅仅未损分毫,一直到离婚,那一层保鲜膜还在!    可是,前夫也是夫,知道当年被离婚的真相后,苏若浅被感动到发狂,疯狂决定要为叶暮深生个娃!    于是特意制定生娃三步走……    献身,偷精,下药全失败!    怎么办?    “那个,前夫哥,你好可怜,果然人是没有完美的,我终于知道了你的缺陷在哪里……”    苏若浅眉眼儿惨淡,望着某个人可怜兮兮。    “苏若浅!”    叶暮深顿时黑脸,眸光深邃的黑不见底,咬牙切齿外加气急败坏的身体力行!    天知道为了诱捕这只可爱前妻回来,他忍得有多辛苦!    “天啊,原来叶暮深你的小丁丁是会变大的……”    于是,腰酸腿疼的苏若浅终于用实践证明这个真理。

    本章内容提要:
    ...    崇祯三年五月一日一早,位于陕西西安城西的都察院内,陕西巡抚杨鹤、锦衣卫指挥使田尔耕、太监武俊三人,正在后堂闭门详谈。     自八、九天前,田尔耕、武俊等人快马加鞭的抵达西安后,匆匆来见了杨鹤一面,从他手中调用了几队官军,便从西安城内销声匿迹了。今日一早,才又重新出现在了杨鹤面前,一见到他,便要求闭门详......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