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和复社友人高谈阔论的杨廷枢和张溥,突然听到了吴昌时这石破天惊的一声高呼,两人顿时心中一跳,差点连手中的酒水都洒掉了。

    这座大厅内的丝竹之声已经曳然而止,几位乐师都有些茫然的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不知道他们还要不要继续奏乐。

    西厅内坐着的近百位士人,不约而同的停下了动作,都震惊的看向了站出来高喊本科有舞弊的吴昌时,而西厅外院子内就坐的2、3百士子,此刻还未曾察觉厅内发生的状况,不时的有些许杂音传入厅内来。

    首先反应过来的陈子龙,赶紧放下了酒杯向着吴昌时走去,口中还笑骂道:“来之兄你这是喝多了啊,还是让小弟先扶你回去休息,免得扫了大家的兴致。”

    作为今日宴席的主角,本科解元公杨廷枢对于吴昌时的表现也非常不满,但是他表面上又无法发作,只能附和着陈子龙说道:“不错,来之看来今日是不胜酒力了,还是先让他回去休息吧,来日我们复社朋友再重新聚过。”

    张溥脸色终于恢复了平静,他伸出右手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却对吴昌时的言论什么也没有评价。

    然而吴昌时却并没有就着陈子龙的说法下台,他稍稍偏了偏身子,让过了前来搀扶自己的陈子龙,然后便咆哮着对众人说道:“我可没有喝醉,我现在心里明白的很。

    今日有些话,我是不吐不快啊。趁着诸位朋友都在,我就是要说,今科乡试必有舞弊。

    诸位朋友,你们且想一想。我们复社同仁和各地俊杰今次前来南京参加会试,那一个不是文名耸动江南,如杨解元和张乾度、卧子…”

    吴昌时虽然两颊绯红,但是他一连串报出的名字,却大多是在座众人早有听闻的才子,也是本科中举之人。

    听着他口齿清晰的报着名字,一点都不像是有喝醉的样子,几个原本在他附近就坐的士子,顿时熄灭了想要上前阻止他的举动,又慢悠悠的坐了回去,想要听听吴昌时究竟要说出一个什么道理来。

    陈子龙看到这个状况,也知道暂时难以阻止吴昌时说下去了,他对着相熟的几个朋友摇了摇头,也站在一边听了下去。

    吴昌时一口气报了2、30人的名字之后,换了口气便再次报了七、八个人名出来,向着众人发问道:“…这七、八子的名头,在今日之前各位可曾听说过吗?”

    不少人互相对视之后,都摇着头否认了,于是席间便有好事者向着吴昌时发问道:“来之兄,你说的这些人都是什么身份?难道他们都有什么蹊跷不成?”

    “似乎有几人的名字,我在榜单上见过…”有一、两名士子绞尽脑汁的想了一阵,突然如此说道。

    不待众人反应过来,吴昌时已经接下去说道:“这位仁兄说的正是,这些人也是今日榜单上列名之人。

    这些此前籍籍无名之辈,今日却压过了昌业兄…这些才名卓著之辈上了榜,诸位可知原因在哪里吗?”

    顿时有一大半的士子都好奇的向吴昌时追问了起来,而此时西厅内的动静终于引起了东厅和西厅外士人的注意,不少人开始向着厅内挤了进来,想要了解里面发生了什么事。

    看着百多双眼睛注视着自己,吴昌时顿时感到有一种热血涌上了头部,他稍稍停顿了一会,才怒不可遏的喊道:“他们都是金陵大学的学生啊。

    金陵大学不就是此前的南京国子监吗?往年南京国子监在乡试中就是中上一个都难。现在改了一个名字,就能中上10多人,这不是在糊弄天下人吗?

    我等寒窗苦读十多年,每日战战兢兢不敢有所松懈,方才在学问上有所进益。而这些拿着钱就能入学的蠢笨之辈,今日却能力压我等中举,难道其中会没有猫腻?”

    吴昌时的怒喝,顿时让厅内细微的议论声停了下来,厅内立刻变得宁静了起来,似乎除了远处院内传来的隐隐歌声,就听不到其他声音了。

    看着这种可怕的沉默气氛,坐在上首的杨廷枢和张溥等复社领袖,顿时脸色微变,他们心里不约而同的想到了,今晚说不得要闹出一件大事来了。

    张溥终于坐不住了,他清了清喉咙说道:“来之…”然而他才说了两个字,便被某位落选的士子给打断了。这位落榜的士子显然不是家世良好出身,一身襕衫也是半新不旧,入席之后也是一直喝着闷酒,似乎想要将自己灌醉一般。

    若是没有吴昌时这一出,这位士子大约灌醉了自己之后,便能暂时忘却今日的不幸,明日起来也就接受现实了。但是现在么,喝的醉醺醺的他,顿时被吴昌时的话语给煽动了起来。

    他霍的起身将手中的酒杯扔在地上,眼睛发红的对着身边的友人喊道:“国家抡才大典,岂容一班硕鼠上下其手。我这就去向大宗师告状去…”

    本就已经喝的差不多的士子们,顿时纷纷响应了起来,这场面倒是颇有一夫倡议,万夫景从的架势。而原本厅外不明所以的士子们,在听了厅内士子加油添醋的传话后,也不由纷纷嚷着要同去。

    原本厅内挤挤挨挨的人群,很快便向着外面走了出去,一些还嫌热闹不够大的士人,纷纷喊着要去河房将其他考生也喊了来,一起去讨个公道回来。

    把众人情绪煽动起来之后,吴昌时到是没有冲到最前面去,而是混在了人群之中走掉了。

    听到了这些士人要去闹事,杨廷枢是最先感到害怕的人,今晚的宴席是他和几位友人做的东,在这场宴席上闹出了这等事情来,不管结局是什么,他都要背上一个黑锅了。

    张溥虽然同样脸色发白,但是好歹还是保持了镇静,看着厅内留下的十来位复社骨干,他不由开口说道:“各位同志,今晚之事必然不会轻描淡写的结束。

    这吴来之毕竟是我复社同志,他今日做的事情,必然是要算到我复社头上。本科南京乡试必然是要出大事了,两位主考官恐怕也要受到无妄之灾,对于这件事,你们可想到什么应对的策略了吗?”

    不待其他人出声,呆坐在一旁的夏曰瑚,却突然面如土色的说道:“不好,孙师危险了,来之兄误了我复社啊。”

    夏曰瑚口中所言的孙师,正是本科的副主考官孙肇兴,听到他说起这个名字,杨廷枢和张溥等几位复社领袖的脸色顿时变得有些微妙了起来。

    作为一项考试,科举的监考措施虽然已经发展的非常严密了,但是考生的作弊手段却也更是防不胜防。

    对于普通考生来说,想要作弊无非就是携带小抄而已。稍稍有些身家的考生,则会试着去购买考题。有些背景的考生,则会去收买考官,在试卷上书写暗语,让考官挑中自己。

    不过这些手段都算是等而下之的作弊手法,真正高明的作弊手段,让主考官通过个人的行文风格来判断出考生的身份,而这样的考生一般都是颇有名气的才子,这样即便是取中了他,也没有人会感到怀疑。

    孙肇兴和复社成员夏曰瑚私交甚好,这次乡试又是复社成立之后的第一次乡试,为了打响复社的名气,让复社成为江南士人心向往之的文社,张溥便提出要在今年的乡试和明年的会试上,让复社的名字名闻天下。

    而想要让复社的名字闻名天下,那么几位复社领袖自然就不能名落孙山了。虽然张溥等人对于自己的才能很有自信,但是对于能不能中举,他们也同样没有必定的把握。

    因此,在张溥的授意下,杨廷枢、张溥、陈子龙等复社领袖的文字,就通过夏曰瑚转交给了孙肇兴,好提高他们几人的录取概率。

    虽然,张溥并不认为这是一种舞弊手段,但是一旦本科乡试被传出有舞弊的行为,天知道吴昌时丢出的这块石头,会不会落到他们的头上。

    当复社几位领袖在富乐院中对坐无言的时候,跟着士子队伍离开富乐院游行的吴昌时,看着街上越来越庞大的队伍,终于有些吃不准事态的发展,悄悄脱离了队伍,返回了自己借住的河房内。

    他刚刚走进自己居住的院子,却发现自己的房间内却亮着灯,这顿时让还有些醉意的他清醒了过来。

    吴昌时先走到了院子一旁的水井,打了一盆水洗了一把脸。虽然这个季节的南京,白日里已经颇有些热度了。但是这打上来的井水,还是有些冰冷的感觉,冷水覆在额头上之后,吴昌时终于完全冷静了下来。

    他这才用袖子擦了擦脸,向着自己居住的堂前平静的走了过去。小小的堂屋之内,只放着一张八仙桌和数把交椅。

    当吴昌时走进去的时候,正看到一位做书生打扮的年轻人,正坐在一支明亮的烛台前看着书。他对此并不感到惊讶,只是上前屈身行礼后,恭敬的说道:“属下吴昌时,参见百户大人。”

    锦衣百户白何存这才似乎被惊醒了一般,放下了手中的书籍,抬头看着他,满面堆笑着说道:“吴朋友太客气了,咱们还是按朋友关系称呼吧。

    在这里,你才是主人,我不过是一个不速之客而已。主人未归,而我却不请自入,吴兄不会见怪吧?”

    吴昌时丝毫没有不满的说道:“白兄客气了,白兄到我这里,就和到了家里没区别,还请白兄随意一些好了。我这就去叫人沏壶茶来,陪白兄说话。”

    白何存却笑眯眯的叫住了他说道:“不用这么客气,我马上就要离开了。而且吴兄你今晚也忙的很,想来是没空陪我喝茶了。”

    吴昌时心里顿时一跳,脸色有些僵硬的说道:“我今晚其实有些不胜酒力,若是白兄离开了,我也就先歇息去了,并没有什么可忙的…”

    白河存立刻打断了他说道:“吴兄莫不是在说笑,你今晚点起了偌大的火头,整个南京今晚都要彻夜难眠了,你如何能够独善其身呢?”

    吴昌时的嘴角抽动了下,勉为其难的做出了一个笑容说道:“白兄说笑了,我今晚可什么也没做…”

    “我可不是说笑,难道你以为,我们锦衣卫在复社中,只有你这一位朋友么?”白河存打断了他,有些意味深长的说道。

    吴昌时顿时如同呆若木鸡的站立在堂前,不知道如何应对眼下的局面。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71章 白河存是作者富春山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71章 白河存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挽明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富春山居写的《挽明》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71章 白河存是作者富春山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71章 白河存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挽明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富春山居写的《挽明》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挽明最新章节- 挽明全文阅读- 挽明txt下载- 挽明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历史军事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71章 白河存】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挽明】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挽明》书迷评论

  • 邪王独宠:医妃毒霸天下最新章节

        &160&160&160&160初见,摸了他,绑了他,却被偷了全部身家。二见,失了吻,看了身,却扎了好几针。三见,亏损……洛白骨,杏林界的鬼医毒女,神针圣手,碾压所有,莫名穿越成了嚣张无脑的废材。什么?她要引起战乱?淡定!强势洗刷冤屈,退皇婚,坑庶姐,虐姨娘,斗亲爹,公主不服?打到你哭,霸气逆袭惊艳四座。心力为零?魔魂缠身?见鬼去。她不懂妥协为何物,她只信奉:我命由我不由天。“嫁给本王。”“来,吃药了。”“爱妃,本王也会扎针。”“滚!”“妃叫本王滚?”“……嗯。”“爱妃叫吧,本王这就与爱妃滚……”他,遨游世间的九爵神君,冷酷狠辣一邪君,琴棋书画样样行。说好的粘人邪魅大叔呢?一转身却成了叱咤风云,傲视天下的九势之王。某人月下长叹:“她若无心,天下为聘又如何?”他只感叹:“问世

  • 地狱魔灵最新章节

        一个可怕的医院,隐藏著一个来自地狱的魔灵,带来一场前所没有的血腥恶梦。

  • 夫君,你节操掉了最新章节

        飞机上睡一觉醒来就穿越了?穿了就穿了,只是为啥别人穿越不是王妃就是皇后,再不济也是个官家小姐豪门千金,为啥她穿成个乡野小村姑?住的是春天漏雨冬天刮风的破茅屋,身边还围着一群如狼似虎自私势力的极品亲戚。苏梓筠抬头无语问苍天,这穿越是谁设定的?你给我滚出来,保证姑奶奶不打死你!一时手贱救了个命悬一线的神秘男人从此却被无耻纠缠上?“筠儿,昨日没有伺候好你,不然我们今日换个姿势再来一次?”某殿下食髓知味将那张倾城妖孽的俊脸凑过去恬不知耻的说道。某女一巴掌朝那张帅的人神共愤的脸挥过去:“滚!”

  • 娘子太强,少主夫君有点慌最新章节

        她是让警察界闻风丧胆的头号杀手,各国警察联合追踪她数十年,不知其名不知其模样,只知其心狠手辣,一击致命。一朝穿越,她乃人人不耻的妓女之女,受尽嘲弄侮辱。不懂人情世故,不分尊卑亲疏哪又怎样?灵术天赋惊人,武技举一反三,不服打到你服!却不想总是畅通无阻的她遇到了容貌有着倾城之资,长于计谋的他。她气急败坏,“有本事,你堂堂正正的跟我打一场!”他宠溺一笑,“我说了,我的一切都是你的。”

  • 怪谈餐厅最新章节

        刚被炒鱿鱼,就遇到了试用期八千,转正月收入两万的工作,还只是到一个家餐厅端盘子。可这餐厅有点怪,夜里十二点之后才开门,凌晨三点半之前必须关门。这里还有一群爱讲故事的古怪客人,和一个美艳老板娘。后来我才知道,这些人都……

  • 唐朝好相公最新章节

        秦带着系统回到唐朝,励志要成为大唐第一人,然而让秦没有料到的是,最不靠谱的竟然是这个系统……js330

  • boss,求放过最新章节

        某人:领导,来来来,炕头热乎着,快上来造人撒←_←首长冷笑:门外都排着队呢?不打算先将你那些姘头给解决了?外面的人:庄靖郝,你开门啊,你有本事脚踏几条船,没本事开门是吧?!这是一个不知道节操为何物的女人没脸没皮的故事……

  • 奇门医仙最新章节

        三年出一个秀才,十年出一个江湖猛人,百年出一个大妖,他能惊天动地,颠倒众生,令异性追捧,让同性诚服,敌人虽恨不得啖其血肉,亦难掩对其钦佩之情。李运就是这样的妖孽,手执万物鼎,横扫八方,与神秘强者作战,不经意间挖出世间最大的隐秘,那个属于神魔的领域!在他的一生中,最不缺的就是女人,从校园到战场,美女纷至沓来,可他有种错觉,仿佛从未拥有过某位女子,在这梦幻中,他醉卧美人膝,醒掌天下权!

  • 重生之邪魅王妃最新章节

        大病一场后,醒来以后灵魂换了一个人,是五年后的沈琳被人杀害因为执念重生回到嫡亲姐姐的身上,灵魂是五年后的沈琳,身体是沈冰……

  • 最道士最新章节

        天地规则重置,一切都变了模样。  在这个觉醒的时代,只有强者才有话语权。  杨豪:一个人,一只狗,天下任我行走。  狗:我是神兽!

  • 姐妹情:姐姐,我错了最新章节

        姐姐,我错了,请你原谅我,如果下辈子,我们还要做姐妹。所谓姐妹情比天大,更何况是亲姐妹呢?一对情深意重的孪生姐妹在面对爱情的同时,却不择手段的伤害了对方,导致她们反目成仇,一次次的错过,一次次的不知悔过,才会酿成最后的悲剧,在最后一刻,妹妹倒在了姐姐的怀中,流下了一滴晶莹的泪珠,她轻轻地说了最后一句:姐姐,我错了……

  • 神诫事务所最新章节

        破破烂烂的店门口,上书五个大字:神诫事务所。小黑,“妹,你确定咱们没找错?”小白咬碎棒棒糖,确认的瞧了瞧招牌,“没。”后来,小黑曾一度认为自己真的找错了地方。所长无名,用贪财二字已经不足以形容。小黑,“我叫重吾,小名小黑。”无名,“哦,大黑。”大黑,地府猎犬的名字,小黑,“……小黑。”“大黑。”“小黑。”……无名笑眯眯,“黑黑。”累成狗的小黑:好吧,你赢了。

  • 神武狂潮最新章节

        一夜之间,世界沦为死亡之地!身处末日的边缘,是背负罪孽进行疯狂,还是挣脱枷锁获得救赎?魔界降临,史诗重现。“我说过,我会带你们活下去。”——许飞。

  • 侠义人间道最新章节

        现代人穿越到嘉靖时期一个富家公子阴步云体内,恰巧在这阴步云体内还寄存了侠道功德至人马良的真灵,马良真灵教导他修炼侠道秘术,展开了他侠道修真,建立侠国和侠界的历程。

  • 重生学霸天后最新章节

        小唯是辅助过多位宿主成功上位的高级智能。  带着实习智能去做训练,但进入小世界时,出事了!!  小唯:主脑大人,我变成了宿主…  主脑:……(失联中)  实习小八:前…前辈,请继续任务,成为学霸、天后!  小唯:小八,马上兑换道具。  实习小八:没积分、权限。  小唯:什么都没有,要你何用?!  实习小八:发布任务1,前方有一金大腿,请及时抱住。  原以为是个黑户的大腿,没成想是个根正苗红的某三代。  [1对1,双洁]

  • 荆棘王座最新章节

        阿斯莫德大陆永远不缺乏迷人的英雄传说。不管是神话时代、巨龙时代、精灵时代、巫师时代、骑士时代……永远不缺乏。哪怕是被称为“恐怖世纪”、“罪恶时代”的现在

  • 如梦令之宅门嫡女最新章节

        她一朝厌生,魂归旧古。再生一世,她是新贵深宅的嫡女,过的是童年无忧,伴的是青梅竹马。一纸家书,她是低嫁联姻的棋子,办的是十里红妆,断的是两小无猜。十二岁,她嫁进沈家,身为嫡妻却空守独宅,所谓良人,前程不测生死未卜。迟了的洞房花烛,寡言的丈夫,成双的妾室幼子,泼了天的富贵让她如坐针毡。平步青云的竹马,暗波汹涌的内宅,恶意作对的妾仆……她的生活看似平静实则步步惊心。两世再生,她看透浮华,想要的不过是举案齐眉、白首相携。且看她小小宅门嫡女,如何安身立命守住幸福

  • 诸天神帝最新章节

        落魄天才,叩响龙门,重拾天才荣耀,成就王者之姿。别和老子说自己是天骄,去年有人跟我说,坟头草现在半丈高了;这是谁家的妖媚姑娘,没事别老朝我眨眼,我知道自己长得好看;大家都不要拦我,我的征途是星辰大海天文学博士方云总觉哪里不对,我只想好好的探寻宇宙真理,你这姑娘穿这么少,还让不让人好好搞学术了!

    本章内容提要:
    ...    正在和复社友人高谈阔论的杨廷枢和张溥,突然听到了吴昌时这石破天惊的一声高呼,两人顿时心中一跳,差点连手中的酒水都洒掉了。     这座大厅内的丝竹之声已经曳然而止,几位乐师都有些茫然的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不知道他们还要不要继续奏乐。     西厅内坐着的近百位士人,不约而同的停下了动作,都震惊的看向了站出来高喊......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