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和复社友人高谈阔论的杨廷枢和张溥,突然听到了吴昌时这石破天惊的一声高呼,两人顿时心中一跳,差点连手中的酒水都洒掉了。

    这座大厅内的丝竹之声已经曳然而止,几位乐师都有些茫然的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不知道他们还要不要继续奏乐。

    西厅内坐着的近百位士人,不约而同的停下了动作,都震惊的看向了站出来高喊本科有舞弊的吴昌时,而西厅外院子内就坐的2、3百士子,此刻还未曾察觉厅内发生的状况,不时的有些许杂音传入厅内来。

    首先反应过来的陈子龙,赶紧放下了酒杯向着吴昌时走去,口中还笑骂道:“来之兄你这是喝多了啊,还是让小弟先扶你回去休息,免得扫了大家的兴致。”

    作为今日宴席的主角,本科解元公杨廷枢对于吴昌时的表现也非常不满,但是他表面上又无法发作,只能附和着陈子龙说道:“不错,来之看来今日是不胜酒力了,还是先让他回去休息吧,来日我们复社朋友再重新聚过。”

    张溥脸色终于恢复了平静,他伸出右手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却对吴昌时的言论什么也没有评价。

    然而吴昌时却并没有就着陈子龙的说法下台,他稍稍偏了偏身子,让过了前来搀扶自己的陈子龙,然后便咆哮着对众人说道:“我可没有喝醉,我现在心里明白的很。

    今日有些话,我是不吐不快啊。趁着诸位朋友都在,我就是要说,今科乡试必有舞弊。

    诸位朋友,你们且想一想。我们复社同仁和各地俊杰今次前来南京参加会试,那一个不是文名耸动江南,如杨解元和张乾度、卧子…”

    吴昌时虽然两颊绯红,但是他一连串报出的名字,却大多是在座众人早有听闻的才子,也是本科中举之人。

    听着他口齿清晰的报着名字,一点都不像是有喝醉的样子,几个原本在他附近就坐的士子,顿时熄灭了想要上前阻止他的举动,又慢悠悠的坐了回去,想要听听吴昌时究竟要说出一个什么道理来。

    陈子龙看到这个状况,也知道暂时难以阻止吴昌时说下去了,他对着相熟的几个朋友摇了摇头,也站在一边听了下去。

    吴昌时一口气报了2、30人的名字之后,换了口气便再次报了七、八个人名出来,向着众人发问道:“…这七、八子的名头,在今日之前各位可曾听说过吗?”

    不少人互相对视之后,都摇着头否认了,于是席间便有好事者向着吴昌时发问道:“来之兄,你说的这些人都是什么身份?难道他们都有什么蹊跷不成?”

    “似乎有几人的名字,我在榜单上见过…”有一、两名士子绞尽脑汁的想了一阵,突然如此说道。

    不待众人反应过来,吴昌时已经接下去说道:“这位仁兄说的正是,这些人也是今日榜单上列名之人。

    这些此前籍籍无名之辈,今日却压过了昌业兄…这些才名卓著之辈上了榜,诸位可知原因在哪里吗?”

    顿时有一大半的士子都好奇的向吴昌时追问了起来,而此时西厅内的动静终于引起了东厅和西厅外士人的注意,不少人开始向着厅内挤了进来,想要了解里面发生了什么事。

    看着百多双眼睛注视着自己,吴昌时顿时感到有一种热血涌上了头部,他稍稍停顿了一会,才怒不可遏的喊道:“他们都是金陵大学的学生啊。

    金陵大学不就是此前的南京国子监吗?往年南京国子监在乡试中就是中上一个都难。现在改了一个名字,就能中上10多人,这不是在糊弄天下人吗?

    我等寒窗苦读十多年,每日战战兢兢不敢有所松懈,方才在学问上有所进益。而这些拿着钱就能入学的蠢笨之辈,今日却能力压我等中举,难道其中会没有猫腻?”

    吴昌时的怒喝,顿时让厅内细微的议论声停了下来,厅内立刻变得宁静了起来,似乎除了远处院内传来的隐隐歌声,就听不到其他声音了。

    看着这种可怕的沉默气氛,坐在上首的杨廷枢和张溥等复社领袖,顿时脸色微变,他们心里不约而同的想到了,今晚说不得要闹出一件大事来了。

    张溥终于坐不住了,他清了清喉咙说道:“来之…”然而他才说了两个字,便被某位落选的士子给打断了。这位落榜的士子显然不是家世良好出身,一身襕衫也是半新不旧,入席之后也是一直喝着闷酒,似乎想要将自己灌醉一般。

    若是没有吴昌时这一出,这位士子大约灌醉了自己之后,便能暂时忘却今日的不幸,明日起来也就接受现实了。但是现在么,喝的醉醺醺的他,顿时被吴昌时的话语给煽动了起来。

    他霍的起身将手中的酒杯扔在地上,眼睛发红的对着身边的友人喊道:“国家抡才大典,岂容一班硕鼠上下其手。我这就去向大宗师告状去…”

    本就已经喝的差不多的士子们,顿时纷纷响应了起来,这场面倒是颇有一夫倡议,万夫景从的架势。而原本厅外不明所以的士子们,在听了厅内士子加油添醋的传话后,也不由纷纷嚷着要同去。

    原本厅内挤挤挨挨的人群,很快便向着外面走了出去,一些还嫌热闹不够大的士人,纷纷喊着要去河房将其他考生也喊了来,一起去讨个公道回来。

    把众人情绪煽动起来之后,吴昌时到是没有冲到最前面去,而是混在了人群之中走掉了。

    听到了这些士人要去闹事,杨廷枢是最先感到害怕的人,今晚的宴席是他和几位友人做的东,在这场宴席上闹出了这等事情来,不管结局是什么,他都要背上一个黑锅了。

    张溥虽然同样脸色发白,但是好歹还是保持了镇静,看着厅内留下的十来位复社骨干,他不由开口说道:“各位同志,今晚之事必然不会轻描淡写的结束。

    这吴来之毕竟是我复社同志,他今日做的事情,必然是要算到我复社头上。本科南京乡试必然是要出大事了,两位主考官恐怕也要受到无妄之灾,对于这件事,你们可想到什么应对的策略了吗?”

    不待其他人出声,呆坐在一旁的夏曰瑚,却突然面如土色的说道:“不好,孙师危险了,来之兄误了我复社啊。”

    夏曰瑚口中所言的孙师,正是本科的副主考官孙肇兴,听到他说起这个名字,杨廷枢和张溥等几位复社领袖的脸色顿时变得有些微妙了起来。

    作为一项考试,科举的监考措施虽然已经发展的非常严密了,但是考生的作弊手段却也更是防不胜防。

    对于普通考生来说,想要作弊无非就是携带小抄而已。稍稍有些身家的考生,则会试着去购买考题。有些背景的考生,则会去收买考官,在试卷上书写暗语,让考官挑中自己。

    不过这些手段都算是等而下之的作弊手法,真正高明的作弊手段,让主考官通过个人的行文风格来判断出考生的身份,而这样的考生一般都是颇有名气的才子,这样即便是取中了他,也没有人会感到怀疑。

    孙肇兴和复社成员夏曰瑚私交甚好,这次乡试又是复社成立之后的第一次乡试,为了打响复社的名气,让复社成为江南士人心向往之的文社,张溥便提出要在今年的乡试和明年的会试上,让复社的名字名闻天下。

    而想要让复社的名字闻名天下,那么几位复社领袖自然就不能名落孙山了。虽然张溥等人对于自己的才能很有自信,但是对于能不能中举,他们也同样没有必定的把握。

    因此,在张溥的授意下,杨廷枢、张溥、陈子龙等复社领袖的文字,就通过夏曰瑚转交给了孙肇兴,好提高他们几人的录取概率。

    虽然,张溥并不认为这是一种舞弊手段,但是一旦本科乡试被传出有舞弊的行为,天知道吴昌时丢出的这块石头,会不会落到他们的头上。

    当复社几位领袖在富乐院中对坐无言的时候,跟着士子队伍离开富乐院游行的吴昌时,看着街上越来越庞大的队伍,终于有些吃不准事态的发展,悄悄脱离了队伍,返回了自己借住的河房内。

    他刚刚走进自己居住的院子,却发现自己的房间内却亮着灯,这顿时让还有些醉意的他清醒了过来。

    吴昌时先走到了院子一旁的水井,打了一盆水洗了一把脸。虽然这个季节的南京,白日里已经颇有些热度了。但是这打上来的井水,还是有些冰冷的感觉,冷水覆在额头上之后,吴昌时终于完全冷静了下来。

    他这才用袖子擦了擦脸,向着自己居住的堂前平静的走了过去。小小的堂屋之内,只放着一张八仙桌和数把交椅。

    当吴昌时走进去的时候,正看到一位做书生打扮的年轻人,正坐在一支明亮的烛台前看着书。他对此并不感到惊讶,只是上前屈身行礼后,恭敬的说道:“属下吴昌时,参见百户大人。”

    锦衣百户白何存这才似乎被惊醒了一般,放下了手中的书籍,抬头看着他,满面堆笑着说道:“吴朋友太客气了,咱们还是按朋友关系称呼吧。

    在这里,你才是主人,我不过是一个不速之客而已。主人未归,而我却不请自入,吴兄不会见怪吧?”

    吴昌时丝毫没有不满的说道:“白兄客气了,白兄到我这里,就和到了家里没区别,还请白兄随意一些好了。我这就去叫人沏壶茶来,陪白兄说话。”

    白何存却笑眯眯的叫住了他说道:“不用这么客气,我马上就要离开了。而且吴兄你今晚也忙的很,想来是没空陪我喝茶了。”

    吴昌时心里顿时一跳,脸色有些僵硬的说道:“我今晚其实有些不胜酒力,若是白兄离开了,我也就先歇息去了,并没有什么可忙的…”

    白河存立刻打断了他说道:“吴兄莫不是在说笑,你今晚点起了偌大的火头,整个南京今晚都要彻夜难眠了,你如何能够独善其身呢?”

    吴昌时的嘴角抽动了下,勉为其难的做出了一个笑容说道:“白兄说笑了,我今晚可什么也没做…”

    “我可不是说笑,难道你以为,我们锦衣卫在复社中,只有你这一位朋友么?”白河存打断了他,有些意味深长的说道。

    吴昌时顿时如同呆若木鸡的站立在堂前,不知道如何应对眼下的局面。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71章 白河存是作者富春山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71章 白河存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挽明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富春山居写的《挽明》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71章 白河存是作者富春山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挽明》之 第71章 白河存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挽明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富春山居写的《挽明》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挽明最新章节- 挽明全文阅读- 挽明txt下载- 挽明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历史军事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71章 白河存】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挽明】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挽明》书迷评论

  • 生生不灭最新章节

        少年陈枫
        身怀绝世神器,修盖世魔功。
        战人界、屠魔界、挑仙界、冲神界。
        打遍诸世界,杀出冲天血路,成就无上至尊。
        (声明:新书发布,各位新老书友多多支持。群号:158697732)
        </p>
        各位书友要是觉得《生生不灭》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p>

  • 老婆爱上我最新章节

        失踪了几年的超级纨绔唐正重新回到了华夏,一场婚约让他陷入了无穷无尽的麻烦当中。娇柔的美女房东,绝色的公司总裁,冷艳的特种女兵……但他唯独不喜欢的,就是自己那如冰山般的老婆。

  • 烈爱之画帝为牢最新章节

        她是骄傲跋扈的公主,他是敌国乖戾残暴的公子。在最叛逆最狂妄的年龄遇到他,她用尽手段讨好他,绞尽脑汁想要得到他,不想却铸成大错。他灭了她的国,毁了她的家,杀光她的家人。于尘埃里挣扎流亡,她逐渐成长强大。三年后,她带着仇恨回归,做了他的宠妃。倾他心,夺他位,她发誓,定要让他曾经加诸在她身上的痛苦加倍地讨回来。“我才是罪魁祸首,你杀了我,放了他们吧!”“孤恨不能把全世界都给你,恨不能把自己的心剜下来取悦你,孤怎么会杀你?洛倾璃,你的心是石头做的吗?你这么狠,这么狠好,要孤放了他们,可以,你先侍寝700天再说!”

  • 温馨小品最新章节

        我想写些会发光的故事
        温暖你我的心

  • 转啊!转啊!旋转木马┅最新章节

        平常就写写些小品文,没想到很多人喜欢,
        现在也拿来这边,跟你们分享一下。
        看过一些事情,它们都让我忘记了!
        想起一些事情,它们都让我伤心...
        也许,因为太爱了!
        所以才会企图忘记吧?

  • 我的校花学姐最新章节

        她的父母都将她视作掌上明珠,除了学习上的事情,其余的就百依百顺,恐怕她要天上的月亮,他们也会毫不犹豫的给她去摘下来。正因为这样,这位官家千金从小就养就了一种唯我独尊的性格。学校里有多少人在追求着她,恐怕都可以排成一字长蛇阵了。可是这位官家千斤愣是横挑鼻子竖挑眼,一个都没有让她看上眼的。我正在丫丫的向着,忽然,陈丽莎一下子轻轻地抓住了我的手说道:“你看。”我一个激楞,顺着她的手指看去,只见那两个人已经紧紧地依偎在一起了。

  • 鲛人泪最新章节

        我叫聂流珠,本来只是想着能在师尊身边快乐生活一辈子就够了。一个小意外却让我终生被贬下东海,我邂逅了一生中最重要的人。海妖,人类,妖族,修仙者,上界,下界,内陆王朝,各方势力搅扰。而我也只是希望在他身边,即使经历这生离死别的一切

  • 神奇的相机最新章节

        主角偶然获得了一部将照片可以提取为实物的相机,从此主角走上了与众不同的道路。js330

  • 练虚化神最新章节

        &#;&#;皇者,恩威并用;道者,包罗万象;佛门,金身辉煌。却都免不了修者言善不行的本质。天地不仁,圣人不仁,大道如此,夫复何求!看我虚剑天下,行另一条道,虽曲折却不失本心,纵碎魂仍一往无前。持一柄虚剑,荡尽爱恨情仇,逍遥了这天下,这宇宙。

  • 史上第一败家最新章节

        &#;&#;方成穿越了,但他蓝瘦香菇,自己居然是个xx无能!还好有个系统帮忙,能够通过败家,重获男人的雄风!
        &#;&#;书友群:

  • 非凡洪荒最新章节

        “求大仙收小子为徒,小子愿终身侍奉大仙!”    “哦?你是何人?”    “小子鸿钧。”js330

  • 超级异能天才最新章节

        板砖能建房,也能改变一个人的命运,唐峥,小时候飞来横祸,后脑勺挨了一板砖,于是,这一板砖改变他的人生轨迹,救美女,惩恶霸,开公司,在异能的帮助下,开始了屌丝逆袭的精采人生路。

  • 凡尘战仙最新章节

        天地初开,混沌分化,仙魔并存……
        他,是一名于俗世之中崛起的剑客,虽执三尺青锋,亦敢怒对苍天。
        他,是一名敢于亮剑的剑客,虽以凡人之躯直面仙魔,亦不落下风。
        他,是一名背负血海深仇的剑客,以凡人之躯征战于修真之界,挥剑斩仙魔,江山尽在手。
        新手上路,弱弱地求波推荐,求评论,求点击,求订阅

  • 超级母舰最新章节

        意外被神秘流星击中,与自己的小渔船建立神秘的联系,然后发现自己的小渔船竟能够进化升级?!  当整个地球都被那巨大的母舰舰影所笼罩时,聂云发出了嚣张的宣言:“从今天起,海狼号将带领地球征服星辰大海!”  Q群:702875832

  • 卧底娇妻:总裁前任太难撩最新章节

        第一次见面,他以为她是天真无邪的单纯少女第二次见面,他以为她是一心想嫁入豪门的拜金女。他说:乔伊,你为什么要这么作践你自己他说:乔伊,是你先来招惹我的。他说:你不就是为了钱吗?他没我年轻,没我有钱,你为什么不来找我。他步步紧逼,她避之不及却无路可退。贺流风,帝都贺家长孙,贺氏集团的继承人。他却将所有的深情都给了她。生生世世,任她索取。她是他命中的劫数,是他心头上的刺,是他无法跨过的坎。

  • 一等贤妃,冷王请赐教最新章节

        楚语清魂穿成为娇若王妃,第一眼便是看着丈夫王爷跟小妾苟合,忍无可忍,她闹的王府鸡飞狗跳。误打误撞,坠入神秘男人的浴池。媚药发作,她宁死不从,而他却对她产生了不小的兴趣红杏出墙的王妃,不如当我的女人如何?

  • 树和村庄最新章节

        完成于15年前。大龙受百岁太爷蛊惑到魔鬼城寻找神药圣芸抢救父亲,误入海市蜃楼。神药未能救活父亲,他受命延修族谱,整理家族传奇故事。于是,檀树村、枫林寨、白果园、樟树港、桂花坝、青松镇、胡杨沟的传说慢慢道来。玖、瞎眼睛太祖、猫、童男童女、种田佬忠、弹花匠信、染布匠信、船佬德、船家女德、小造船匠、北方佬等等先人缓步走来。还有长须龙家族、紫檀河、香樟树湖、笔架山、五彩稻米等等,有声有色。

  • 逆天魔尊最新章节

        战斗天使沙坦因窥见圣主耶和华堕落邪恶的秘密,被天界追杀,不幸身死。灵魂穿越至异世大陆,苏醒后却发现自己不但实力尽失,悲惨失忆,而且莫名中早已堕落成魔。为寻求真相,找回本心,沙坦踏上魔途,一路走来恩怨情仇,杀戮不绝!最终历经重重险阻,重返天界,又被圣主耶和华蛊惑,成为天使先锋军征战地狱。侥幸在旧日好友的帮助下,找回记忆,战胜圣主耶和华,却发现一切的一切不过都是徒劳,所有的因果都已命中注定!

    本章内容提要:
    ...    正在和复社友人高谈阔论的杨廷枢和张溥,突然听到了吴昌时这石破天惊的一声高呼,两人顿时心中一跳,差点连手中的酒水都洒掉了。     这座大厅内的丝竹之声已经曳然而止,几位乐师都有些茫然的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不知道他们还要不要继续奏乐。     西厅内坐着的近百位士人,不约而同的停下了动作,都震惊的看向了站出来高喊......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